img

「恩!」瑪莎姬重重的點了點頭。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那你能告訴我你們要殺的人到底是誰?竟然需要出動重武器的地步!」葉星辰再次開口問道。

「靜海市駐軍司令羅明海……」瑪莎姬口中淡淡說道,葉星辰卻再一次臉色劇變…… 不管瑪莎姬說要刺殺的是誰,葉星辰都不會這麼震驚,可說到羅明海,卻是不得不震驚,倒不是說羅明海正是他現在的頭號大敵,而是羅明海的身份,中國靜海市駐軍司令,這可絕對是中國軍方的一個重要人物,就算以葉星辰的膽大也不敢強行擊殺羅明海,畢竟他代表的不僅僅是他自己而已,代表的是整個軍部,要是他遇刺身亡,受損害的可是整個中國的軍方。

再厲害的個人,再厲害的組織,也不可能向整個軍方挑戰,那無疑等於得罪了整個中國軍方,也就是說得罪了中國這個龐大的機構,到底是誰會有這麼大的膽子?

當然,這不是葉星辰關心的,在片刻的震驚之後,他心裡可是樂開了花,畢竟,羅明海可是他此時最大的敵人,而且他已經知道羅明海和山口組有染,只是唯獨沒有證據,就算一國安局的能力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也不敢直接逮捕這樣一個軍部的重頭,這樣的人想要對付他可得費很大的困難,現在有人要殺他,那自然再好不過了、只要羅明海一死,他與黎天,朱立帝三人組成的鐵三角也宣布破解,到時候只要再想辦法讓鄭宏上台,那要一統靜海市也容易得多。至於殺掉羅明海會帶來多大的轟動,這可不是他關心的事情,所以,在片刻的思量之後,葉星辰心裡已經有了決議。

「這個沒問題,不過有一個條件!」葉星辰對這瑪莎姬,露出一臉奸詐的笑容。

「什麼條件?」瑪莎姬想也不想,直接開口問道。

「我想知道到底是誰要刺殺羅明海!」葉星辰心裡很是好奇,到底誰這麼大的膽子,敢刺殺中國的軍部司令。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的規矩!」瑪莎姬卻是翻了一個白眼。

「我當然知道規矩,可我也是黑豹的成員啊,而且你們還要我負責提供軍火,我也算是這次任務中的一員不是?知道這些應該不存在任何問題吧?」葉星辰奸詐的笑了笑。

「你理由最多,我才懶得跟你多說,不過告訴你也無妨,幕後主使正是歐洲義大利的黑手黨!」瑪莎姬哪裡不知道葉星辰的陰謀,不過想到他的確也算是黑豹的一員,所以也說了出來。

「義大利黑手黨?」葉星辰臉上再一次一陣疑惑,義大利黑手黨掌握著幾乎整個歐洲的地下世界,而羅明海只是中國軍部的一個司令,兩方怎麼可能有衝突?

「聽說義大利黑手黨想要將勢力擴展到亞洲,而你們中國自然是最好的地方,特別是靜海市,乃整個中國經濟最為發達的城市,這裡的利益是何等的豐富,想必你應該知道,黑手黨自然不會放過這樣一塊肥肉,可惜日本山口組卻是先下手一步,秘密和羅明海聯繫到了一起,已經走到了黑手黨的前沿,所以黑手黨決定給山口組一點顏色看看,而刺殺羅明海這個軍部重臣,自然是能夠掃去山口組顏面的事情!」瑪莎姬自然知道葉星辰的想法,開口解釋道。

「我操,我掃掉顏面的應該是中國軍部吧?黑手黨難道想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葉星辰口中大罵道。

「嘿嘿,那是上面的政客考慮的問題!」瑪莎姬也是嘿嘿一笑,他們只執行任務,其他的都與他們無關。

「說的也是,這是他們的問題,說吧,要哪些武器,我幫你搞定,不過話說在前頭,我們熟歸熟,該得到的報酬我還是要的噢!」葉星辰露出一臉的奸笑,能夠藉助黑手黨幹掉羅明海這個頭號大敵,他自然樂意,至於之後黑手黨想插手靜海市的地下世界,他卻一點都不擔心,你黑手黨勢力再大又如何?這裡可是中國大陸,可不是其他的小國家,想在這裡發展自己的勢力,得先過了政府這一關不可,沒見山口組這種同樣強勢的幫派也要靠著菊花會這樣的小幫派在前面打前陣么?

「怎麼?小星星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吝嗇了?還要姐姐的錢么?我看還是姐姐今晚還好的陪陪你吧,怎麼樣?自從你走後,姐姐可是沒找過其他的任何男人噢?」瑪莎姬卻是曖昧一笑,那火爆的身體已經朝葉星辰靠去,一對爆乳更是破衣而出一般。

「厄……那個……我最近身體不適……還是改天吧……」葉星辰忍住噴鼻血的衝動,趕緊朝後退去,如果是在其他場合,是在其他地方,他倒不介意和瑪莎姬好好的發展發展,可現在樓上還有五個醋罈子需要安慰,要是再在這裡發展點什麼,那肯定死無全屍,他還很年輕,可不想死。

「呵呵,小星星怎麼也有身體不適的時候呢?是不是現在老婆太多了,吃不消?」瑪莎姬依舊一步一步的朝葉星辰走去,眼神更是充滿了貪婪的目光,那神情就像惡狼遇見小綿羊一樣。

「這個……就不是你所考慮的範圍了,還是說說你需要的武器吧,我好找漠飛給你弄來!」葉星辰可不想繼續再在這個問題上討論下去,直接開口問道。

「三輛85-2M輕型坦克……」瑪莎姬眼見葉星辰如此窘樣,心裡一陣好笑,口中開始說道,可剛剛說完第一句,就見到葉星辰整個人差點摔倒在地,不由的開口問道,「你怎麼了?」

「我說大姐,這裡是中國,這裡是和平國家,好不好,你當是在伊拉克戰場?是在非洲大陸么?坦克,我要不要再給你來幾枚洲際導彈?」葉星辰兩眼一翻,一副看白痴般的眼神望向瑪莎姬,在中國軍火控制嚴格,就算上次漠飛找來的火箭炮已經是很強大的重型武器了。

「中國的管制真的這麼嚴么?」瑪莎姬疑惑的問道。

「當然,你以為是你們俄羅斯啊!」葉星辰再一次白眼一翻,不過卻也是一陣無奈,想象他們當年在南非戰場的時候,硬是開著最先進的坦克四處狂轟亂炸,那等威風,那等瀟洒……

「這樣啊,那你就想辦法弄點最厲害的武器吧,反正只要能夠滅掉一個連的火力就行了!」瑪莎姬想了想最後說道。

「行,我會儘力的,等算好了價錢再告訴你,你……」葉星辰正想發出送客令然後會樓上勸解幾位醋罈子的時候,電話鈴聲卻是忽然響起。

「喂!」葉星辰朝瑪莎姬看了一眼,接通了電話。

「喂,星辰,白雲幫突襲星戰堂,韓強受了重傷,你快過來!」電話那頭傳來陳小龍焦急的聲音,葉星辰原本滿帶笑容的臉龐頓時陰冷下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瑪莎姬見到葉星辰這個樣子,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因為她感受到了葉星辰身上的殺氣,雖說完全的隱逸起來,但畢竟兩人曾經是最親密的戰友,哪裡有不知道的道理。

「我兄弟被人砍傷了!」 禁忌遊戲:總裁的夜寵 葉星辰淡淡說道,韓強是當初紫楓帶出來的,可以說是在最早的幾位堂主之中,是唯一一個靠著自己的實力和忠誠成為堂主的,在星曜會也絕對是元老級別的人物。

雖說韓強沒有歐陽俊的果斷,沒有陳小龍的智謀,沒有何佳傑對槍法的精鍊,更沒有紫楓王小虎等人的強大,可以說,與他們比起來,韓強幾乎可以說一無是處,但正是這樣一個一無是處的人,將星戰堂,這個除了白虎堂外主罰戰鬥的堂口打理的緊緊有條,雖說難以和四象堂想必,但比起其他幫派的堂主來卻是不妨多讓,這對於一個毫無特色的二十多歲男人來說是多麼的不容易。

可以說,他能夠走到今天的地位,靠的全是他的那一顆赤忱的心,不斷的努力,不斷的進步,不斷的成長,不斷的成為星曜會不可缺少的一員重將,可現在,他卻被人砍傷,生死不知,這叫葉星辰如何不痛,如何不怒。

「操,小星星,我們走,誰砍傷了你兄弟,姐姐我今天一定費了他!」瑪莎姬一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頓時體內的戰火爆發而出,口中更是大罵粗話,一把上前拉著葉星辰就朝外面衝去。

「等等……」葉星辰卻是掙脫開瑪莎姬的拉扯,朝樓上喊道:「冰冰,你在家留守,菲菲,馬上通知朱雀堂的人,準備戰鬥,韓強被砍了!」

原本還在房間里生著悶氣的黃奕菲和冰冰聽到葉星辰的喊話之後,一個個從房間里沖了出來。

「是白雲幫嗎?」黃奕菲直接開口問道,剛才的酸氣消失的無影無蹤,整個人更是從一個小女人變成了讓人聞風喪膽的玉面修羅黃奕菲。

「是的,小龍剛才打來了電話,我想應該是韋賢超恢復了!」葉星辰冷淡說道。

「那好,我們馬上趕過去!」黃奕菲也不廢話,直接說道。

「恩!」葉星辰點了點頭,轉身走出了房門,卻沒有發現慕容蓉,李筱婷,李妍三女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出了房間,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微微的嘆息了一口氣,眼中更是充滿了難以言表的傷感,雖說她們都希望自己的男人能夠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但她們又何嘗不希望葉星辰能夠多陪陪她們呢?

當葉星辰,黃奕菲,瑪莎姬趕到星強路星戰酒吧的時候,只有陳小龍一人在那裡,紫楓和王小虎已經帶著人馬進行反攻了,歐陽俊卻是留在了蜀雲街,畢竟,那裡是處於白雲幫中心地帶,要是真的大決戰的話,絕對是攻擊最激烈的地方,要是沒有一點魄力的人,想要防住那實在太困難,整個星曜會,也只有歐陽俊和紫楓以及王小虎有那能力。

紫楓和王小虎要乃戰鬥的主力,自然不會留守那裡,所以也只能是歐陽俊了,有他的狴犴戰隊在,白雲幫想要攻破蜀雲街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此時,整個星戰酒吧千瘡百孔,酒吧的櫃檯被砸的粉碎,大廳的桌子,茶几,沙發更是被砍刀砍得粉碎,到處都是亂飛的羽毛,傷員已經被送走,屍體更是被移開,可整個酒吧的地面卻是被鮮血染紅,足以想到剛才的戰鬥是多麼的激勵,而陳小龍身後的數人更是一個個氣虛喘喘,熱汗直冒,顯然也參加了剛才的戰鬥,不過他們卻都是玄武堂的人,竟然沒有一個是星戰堂的成員。

「人呢?」一股不祥的預感出現在葉星辰的心中。

「白雲幫出動了五百多人突襲這裡,到了這裡見人就殺,短短半個小時內,擊殺星戰堂成員五十多人,一百多人身受重傷,已經送到了醫療所搶救,韓強也是身中十五刀,u最危險的一刀從胸口插入,險些切壞了心臟,剛才醫療所打來電話,說還在搶救之中,但我想……」陳小龍面露悲色,要不是在這裡等待葉星辰,他很可能已經親自帶著玄武堂的成員找白雲幫算賬了,而他的話也沒有說完,不過葉星辰卻完全明白他的話中之意。

「如果韓強有事,不惜一切代價消滅白雲幫!」葉星辰幾乎是咬牙切齒道,此時,他心中的憤怒已經達到了極致。

「不管韓強有沒有事,我都要白雲幫付出慘重的代價!」陳小龍也是咬牙切齒道,這讓葉星辰也有些驚愣,一直以來,陳小龍都是笑對人生,他還經常說不管什麼樣的情況,在做事的時候都不要帶著感情這東西,那會擾亂人的判斷的,所以,在很多情況下,他都保持著一顆平靜的心,或者說無情的心。

可現在,繞是以無情的他卻也如此f憤怒,足見幾人之間的感情深厚,但有了情感的陳小龍還是那個布局無敵的陳小龍么?

「走吧,血債,要用鮮血來償還,靜海市平靜了這麼久,也是時候沸騰了!」葉星辰心裡只是微微嘆息了一聲,也不多勸解。

布局就如下棋,有了情感或許會失去應有的判斷力,但這何嘗不能夠激發人的潛能呢?人之所以成為萬物之靈,不斷的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迹,不正是因為人與人之間有著深厚的感情么?無情的小龍是無敵的,那有情的小龍呢?葉星辰不知道,但他知道,小龍定不會讓他失望…… 靜海市白雲酒樓第八層的豪華包間之中,白雲幫幫主韋賢超身穿著一件白色的休閑服,下身也是一條白色的休閑褲和白色的皮鞋,隨意的坐在沙發上,整個人看上去就如同婚禮上的新郎一般,哪裡有一點黑道大佬的氣質。

而他的對面,坐著的卻是身穿一身黑色中山服的馮嘉霆,偌大的房間之中,就只剩下這兩人,而在房間外面,韋賢超的幾個屬下和天門會的幾個堂主正爭鋒相對著。

「馮會長,葉星辰如今如此猖狂,根本不把你我二人放在眼裡,我想我們是不是應該多親近親近?」韋賢超慢悠悠的品著一口茶,淡淡說道,在這次邀請馮嘉霆前來這裡的時候,他已經布下了兩手打算,除了派人襲擊星曜會外,還派人守護在天門會的個個堂口附近,要是合作不滿意的話,他不介意趁著馮嘉霆不在總部的時候一舉消滅天門會。、「韋先生,你邀請我來就是為了這事?」馮嘉霆從衣兜里拿出一根煙斗,也是慢悠悠的點燃,輕輕的抽了一口,也才慢悠悠的說道。

「當然,今夜我已經派人突襲了星曜會的星戰堂,如果不出意外,現在葉星辰應該開始準備反擊了,如果馮會長有心思的話完全可以在他對我白雲幫發動反擊的時候進行毀滅性打擊,到時候打下的地盤馮會長只要分不一部分給我們就行了!」韋賢超點了點頭,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

「噢?有這麼好的事情?」馮嘉霆心中微微有些詫異,一般來說,兩方商討合作的時候都是先商討完畢后才開始行動,哪裡像韋賢超這樣,還沒有開始商討就已經行動。

「呵呵,我也是被逼得無奈,想必馮會長也知道,我白雲幫和星曜會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所以不管馮會長怎麼決定,我也會對星曜會下手,當然,之所以邀請馮會長一起對付星曜會,只是不想和馮會長為敵而已,怎麼說馮會長也是前輩,我們做晚輩的應該也有坐晚輩的規矩!」韋賢超臉上一直掛著淡淡的笑容,他所說的話也很客氣,但話中的威脅之意卻是顯露無疑。

不過馮嘉霆可是人老成精的怪物,哪裡會將情緒露與表面,聽到韋賢超這麼一說,也似笑非笑道:「這注意不錯,但你白雲幫勢力龐大,要是沒有星曜會的牽扯,我想你們下一個對手就是我們吧?」

「呵呵,這點馮會長完全可以放心,反正這次主攻的是天門會,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吸引星曜會的主力,打下的地盤馮會長完全可以自由分配,你想分多少就分多少,我需要的只是葉星辰的性命而已!」韋賢超淡淡一笑,從表情上看去,根本不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

「真的?」馮嘉霆疑惑道。

「真的!」韋賢超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好,打下的地盤,我們八,你二,如何?」馮嘉霆繼續說道。

「好,不過葉星辰必須死!」韋賢超一口答應下來。

「沒問題!」馮嘉霆點了點頭。

「來,為了我們的合作乾杯!」韋賢超眼見馮嘉霆答應下來,面色一喜,從旁邊的桌上舉起了酒杯。

「呵呵,我看乾杯還是算了,你的人已經動手了,我也該回去布置布置了,不然要是到了最後星曜會有了回應可不好!」馮嘉霆可不想被韋賢超的酒水毒死,所以直接謝絕道。

「如此甚好!」韋賢超也不勉強,人已經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擺出了一幅送客的樣子。

馮嘉霆朝他點了點頭,也站起身來,朝外面走去,不過他的注意力卻一直沒有從韋賢超身上移動,對於兩人之間的協議,他可是清楚的明白,這中口頭上的合約可是比處女的膜還要脆弱。

包間外面,藍楓等人眼見到馮嘉霆從裡面走了出來,一個個趕緊迎了上去,韋賢超的人也一個個奔進了豪華包間之中,雖說一個個面露怒色的望著對方的人馬,但終究還是沒有打起來。

「會長,他邀請我們來到底是為了做什麼?」走出白雲酒樓之後,起碼有四五百人從周圍圍了上來,護送著馮嘉霆的加長勞斯萊斯朝西區駛去,跟在馮嘉霆身邊的藍楓說道。

「韋賢超那小子小借我們的手對付星曜會!」馮嘉霆也不保留,將他和韋賢超的談話說了一遍。

「那會長答應他了?」藍楓一聽到要對付星曜會,腦海中首先想到的是紫楓,這個他宿命中的對手。

「如果我不答應,他很可能已經發動了對我們地盤的掃蕩,而且也不可能讓我們這麼容易的離開!!」馮嘉霆繼續說道。

「那我們是不是現在要對星曜會發動攻擊了?趁著他們和白雲幫大戰的時候從背後給予沉重打擊呢?」藍楓聽到自己的會長答應下來,追問道,他很早就期盼著與星曜會的大戰,可惜一直沒有機會而已。

「呵呵,答應是一會兒事,做是另外一回事,這個韋賢超,有勇有謀,是個不錯的人才,可惜還是嫩了一點啊!趙漠,通知葉星辰,問他有興趣合作嗎?」馮嘉霆眼睛眯成了一條線,望向了車窗外面的夜景。

「是,會長!」一旁的趙漠點了點頭,藍楓卻是一臉疑惑的望著自己的會長,怎麼剛剛答應了韋賢超,現在又要聯繫星曜會呢?難道他準備將白雲幫和星曜會一起滅掉?

而在白雲酒樓的那間豪華包間之中,韋賢超望著馮嘉霆那逐漸遠去的車隊,嘴角掛起了絲絲冷笑:「馮嘉霆這老狐狸,想要敷衍我,也太小看我韋賢超了,小風,通知那些人,是時候行動了,這一次,我們一定要一錘定音!」說完之後,韋賢超一把將手中的酒杯砸在地上,轉身朝外面走去,只留下殷紅的液體慢慢的滲進那米黃色的地毯之中,是如此的妖艷絕倫……

閃耀之星總部,葉星辰和陳小龍留守,其他的各個堂口全部派了出去,開始對白雲幫的各大堂口進行攻擊,可白雲幫早有準備,每一個堂口都是重兵把守,如果不動用熱武器的話,根本難以攻破。

這讓葉星辰和陳小龍一直眉頭緊鎖,如此下去,根本占不到多大的便宜,就在葉星辰想著要不要讓隱藏起來的漠飛加入戰局的時候,卻接到了趙漠打來的電話。

「是辰哥嗎?」電話那頭傳來趙漠那有些緊張尷尬的聲音。

「是我,你是老四吧,有什麼事情?」葉星辰現在心裡正火,口氣也不是很和善,他當初曾經給過趙漠機會,可惜他卻依舊選擇留在了馮嘉霆身邊,他們之間的兄弟之情也走到了盡頭。

「剛才韋賢超約見了馮叔叔,馮叔叔想和你說說話!」趙漠聽到葉星辰這樣的口氣,心裡也是一陣無奈,人很多時候一旦走錯了路,想要回頭已經不可能了,只能夠繼續的錯下去,慢慢的走進罪惡的深淵。

「噢?你把電話給他吧?」聽到趙漠這樣說,葉星辰的語氣稍微緩和了一點。而電話那頭的趙漠卻是將手機遞給了馮嘉霆。

「小葉啊,叔叔這次想和你合作一次,一起幹掉白雲幫怎麼樣?」馮嘉霆接過電話之後,笑盈盈的說道。

「呵呵,叔叔剛才不是和韋賢超見過面了嗎?想來已經達成了什麼協議了吧,怎麼又想到和我合作呢?」葉星辰雖說很年輕,但經驗上卻是一點也不嫩,要不然也不會在短短一年的時間內將星曜會帶到了這種地步。

「呵呵,怎麼說我天門會與星曜會也是淵源頗深,如果真的要合作的話,我肯定希望和你一起合作,至少你承諾的事情絕對不會反悔,至於韋賢超,嘿嘿,你覺得我會信任他么?」馮嘉霆陰笑了幾聲。

葉星辰微微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繼續說道::「那馮叔叔怎麼打算的?」

「呵呵,很簡單,你繼續攻佔白雲幫,我馬上派人全面攻打白雲幫,以我們兩幫之力,最大限度的擊殺白雲幫,你看如何?」馮嘉霆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心中一喜。

「好!」葉星辰這次不再猶豫,直接答應了下來。

「呵呵,那先就這樣吧,我馬上命人全力攻打白雲幫!」馮嘉霆淡淡說著,心裡卻是一陣冷笑,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初葉星辰拒絕了和他聯手對付白雲幫的事情,如今能夠這麼爽快的答應,以葉星辰性格來說,肯定是星曜會遇到了極大的威脅,這也足以說明了星曜會的實力並非想象中的那麼強大,那對天門會的危險也自然不大,正好可以趁著他們和白雲幫拼得兩敗俱傷的時候坐收漁翁之利。

「恩!」葉星辰說完直接掛掉了電話,目光卻是望向了陳小龍,口中淡淡說道:「想到了什麼?」

「你剛回來的時候馮嘉霆曾經希望和我們一起合作對付白雲幫,只是被你拒絕,現在他忽然提出和我們聯手對付白雲幫,絕對不會那麼好心,如果我猜得不錯,他只是表面上敷衍我們而已,等著我們和白雲幫拼得兩敗俱傷,然後坐收漁翁之利!」陳小龍分析道。

「我也這麼認為,不過你說要是韋賢超知道這條消息后,他會做些什麼?」葉星辰臉上露出了奸詐的笑容,星曜會裡面的內鬼還沒有除去,正好可以藉助這內鬼的渠道將這條消息通知韋賢超。

「嘿嘿……」陳小龍也會意的笑了幾聲,已經掏出電話,開始發布命令起來。、……

白雲酒樓的天台之上,韋賢超坐在一張躺椅上,背後站著密密麻麻的數百人,身前卻是一套無線電裝備,他剛剛從無線電裝備裡面知道了馮嘉霆和葉星辰聯繫的消息,不過他的臉上卻並沒有露出憤怒之色,依舊是一臉的冷笑。

「馮嘉霆,想跟我玩,你還籌碼還不夠呢!傳我命令,所有埋伏的人不用再等候,全面攻擊天門會,想坐收漁翁之利,今天我就讓你們所有人看看我白雲幫真正的實力!」韋賢超對著身後的人大吼了一聲,臉上卻是露出了猙獰之色。

隨著韋賢超的這一聲令下,靜海市四處人影閃動,特別是西區天門會的地盤,忽然之間多了許多的陌生面孔,每一個人的手中都緊握著一把三尺長的鋼刀,一個個彷彿惡魔一般,直接撲向了天門會的各個堂口,一進酒吧或者夜總會,就開始全面鬧事,凡是前來阻止的人,直接砍殺,一時之間,整個靜海市的夜一片沸騰,那些在酒吧夜總會玩樂的年輕人們被這樣的情況嚇得驚慌失措,一個個的奔出酒吧外面,遠離這些是非之地,而天門會的人卻是自主的拿出武器,和白雲幫的人拼殺在一起。

不過這些突襲天門會的成員卻是一個個勇猛異常,簡直就是一具具殺戮的機器,和突襲星曜會星戰堂的那五百多人一樣的兇悍,一樣的殘忍,而且出動的人數更多,一時之間,還等著坐收漁翁之利的天門會損失慘重。

馮嘉霆自然暴跳如雷,再也顧不得等待機會,直接發動了全面的攻擊,葉星辰等人卻反而冷靜了下來,白雲幫什麼時候擁有了這等強悍的力量?不僅輕而易舉的消滅了星戰堂,如今竟然連天門會的眾多堂口也抵擋不住那群黑衣人的攻擊,他們到底是誰?會不會是山口組潛伏在白雲幫的人?如果是的話,那現在的白雲幫也太可怕了一點,怪不得敢於同時和兩大幫派開戰。

「小龍,或許我們該出動戰神堂了!」葉星辰望著那已經被雲層遮蓋的明月,淡淡的說了一句。

「恩!」陳小龍微微沉思了片刻,也知道再不出動戰神堂的話,很可能已經沒機會了。

就在葉星辰要打電話通知漠飛的時候,外面卻傳來了謝天涯的聲音,在王強保護關婷婷的時候,他一直都負責葉星辰的安全。

「辰哥,有一群穿著迷彩服的大漢在閃耀之星樓下,想要見你!」

葉星辰朝監控電視上望了一看,看到帶頭的一人正是穿著性感的瑪莎姬之後整個人面色一喜…… 「我操,你們還真他媽快速,這麼快就來了!」閃耀之星三樓的大廳之中,葉星辰哈哈大笑的朝瑪莎姬身後的五名大漢奔去。

「臭小子,一年不見混的這麼好!」其中一名頭髮棕色,長著一大把鬍子的大漢走在最前頭,一把和葉星辰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哈哈哈,德林卡夫,我要是真混得好,也不用找你們幫忙了!」葉星辰也和他緊緊的擁抱在一起,臉上都露出興奮的神色,這大鬍子正是黑豹傭兵團的副團長德林卡夫,除了本身的力量強大之外,對於各種軍火都是得心應手,如果給他足夠的裝備,即是是他一個人,也能夠毀掉一個三萬人的基地。

在國際上,他更有一個簡單明了的外號,人形殺戮器!

「嘿嘿,就算沒有我們,你還不是照樣混得風生水起!」德林卡夫哈哈大笑道。

葉星辰也是哈哈大笑起來,又和其他幾人相互擁抱了下。

「來,我給大家介紹下,這是我兄弟小龍,這是開膛手傑克,能夠空手撕碎一頭老虎,曾經是美國芝加哥地下拳壇霸主,這是金絲猴黎衛家,最擅長的是電腦黑客和玩槍,一手槍法驚艷絕倫,就是老何也不是對手,至於黑客這方面,小龍,你可以和他交流交流噢,估計你們兩人聯手,就算是攻破瑞士銀行的系統也不是不可能,這是阻擊之王林克雷斯,從來都只開一槍,一槍必中!這是車神莫翰林,乃美國最大監獄阿布格萊布監獄死亡賽車連續五屆冠軍,這是烈火女瑪莎姬,近身戰鬥絕對強悍!」葉星辰一一幾人介紹了一遍。

「你很擅長電腦程序?」金絲猴黎衛家一聽到陳小龍也是一個黑客高手,立馬來了興趣。

「只是略懂皮毛而已!」陳小龍謙虛的說道,他可是清楚的明白,國際上有個叫金絲猴的超級高手,很可能就是眼前這位瘦高瘦高的男子。

「能夠被這小子稱讚的人絕對不簡單,要不我們馬上去切磋切磋?」黎衛家一聽到陳小龍也是一名黑客高手,立馬來了興趣。

「操,要切磋以後有的是時間,這次找你們來可是有正事要做!」葉星辰一見到黎衛家兩眼放光的望著陳小龍,趕緊開口阻止道,要是讓他們一起去切磋電腦技術,還不知道玩到什麼時候。

「小星星啊,我可說好了噢,我們熟歸熟,這該出的傭金還是要給的噢!」一旁的瑪莎姬立馬嬌笑出來,她可清楚的記得葉星辰在說到武器的時候曾說過同樣的話。

報復,赤裸裸的報復,葉星辰心中大罵,不過臉上卻毫不在意的說道:「當然,這次兄弟們來靜海市的吃喝玩樂我全包了,副團長,我這裡有很多正點的妞噢,各個國家的都有,一會兒活動完成之後,我們一起去樂樂?3P,7P,隨便玩!」葉星辰故意不看瑪莎姬,直接朝德林卡夫說道。

「哈哈,好小子,老子就等你這句話,走吧,今天要做了什麼?速戰速決,如果人手不夠,我再把那群小傢伙拉過來!」德林卡夫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他們都是在刀口上添生活的漢子,都是有今天沒明天的生活著,平日里不出行任務的時候,都是在女人與酒之中渡過,一聽到女人,自然一個個興奮起來。

「嘿嘿,不用了,有你們幾個在,要是還擺不平這些垃圾,那我們黑豹之名且不是白叫了么?」葉星辰哈哈大笑,卻是率先就朝閃耀之星的地下室走去,看也不看臉色劇變的瑪莎姬。

閃耀之星地下室三層,乃葉星辰花費了數千萬打造的絕對強悍的堡壘,地板,牆壁全是以最強硬的鋼板打造,每隔五十米,就有著四名全副武裝的麒麟戰隊成員守護,裡面的監控設備也是陳小龍親自動手製作的,就算是一隻蒼蠅想要飛進來也根本不可能。

當葉星辰帶著眾人來到最裡面的武器庫的時候,繞是以德林卡夫等人的見識,也是一陣目瞪口呆,這他媽的哪裡是一個武器儲藏室,簡直就是一個軍事堡壘。、常用步槍,AK47阻擊步槍,卡賓槍,G11無彈殼步槍,自動手槍,沙漠之鷹,四連發手槍,微型衝鋒槍,機關槍,轉輪磁暴機槍,等等等幾乎囊括了國際上所有的最先進的槍支。

除此之外,還有射程直達千米的火箭炮,機關戰刀,叢林刀,格鬥刀,等等等各種軍事武器應有盡有,可以說,除了大型的坦克和導彈外,國際上幾乎所有的槍支這裡都能夠看到。

「我操,臭小子,你似乎沒賣軍火吧?哪兒搞來這麼多?」德林卡夫驚訝的呼道。

「是啊,小星星,我找你要武器的時候你不還說要等那個漠飛弄回來么?你這裡有這麼多現成的怎麼不說?」一旁的瑪莎姬也是滿臉詫異的望著滿屋子的槍支。

「這些都是漠飛搞來的,不過卻全部只有一把,根本不夠你們的需要,大家選武器吧,再不快點,我的那些兄弟可就損失慘重了!」葉星辰現在也不過多的解釋,直接朝幾人說道。

「那好,兄弟們,干吧!」德林卡夫大叫一聲,卻是上前拿起兩把重型機關槍掛在身上,接著又開始裝起彈藥來,更是將一大捆的炸彈不斷的往自己的身上狂塞,看得一旁的陳小龍心驚膽顫,這要是不小心引爆,哪裡還會有人……

而黎衛家卻也奔了出去,挑選了一把沙漠之鷹,一把衝鋒手槍,一把運動手槍,總之,幾乎全是手槍,而開膛手傑克卻是隨意拿了幾把各種款式的軍刀放在身上,接著隨便拿了兩把衝鋒槍,至於林克,卻是挑選了一把美國研製的M-82M-110重型阻擊槍,射程長達五千米,這可絕對是所有阻擊手夢寐以求的武器,黑豹雖然也有兩三把,但卻無法帶進國內來,卻不知道漠飛是通過什麼方法將這樣的重型武器弄了進來……

至於瑪莎姬,卻也隨便挑選了幾把衝鋒槍和一些彈藥,就已經準備妥當!

葉星辰看了一眼眾人的武器,微微點了點頭,這些武器一直留在這裡沒有用武之地,現在總算可以大放光彩了,至於旁邊的陳小龍,卻是滿臉驚愣的望著這幾個怪獸,每一個人都扛著一個那麼大的槍支,卻感覺像小孩子的玩具一般輕鬆,這怎叫他不驚訝,早聽說黑豹傭兵團戰力極強,現在看來果然名不虛傳。

「小龍,你把韋賢超以及他身邊一些人的資料給大家看看,十分鐘后,我們行動,目標,白雲酒樓!」葉星辰眼見眾人都基本準備好,趕緊朝陳小龍說道。

「白雲酒樓?星辰,你要直接轟炸白雲酒樓?」陳小龍聽到要把資料給大家看,正準備出去取資料,可聽到葉星辰的目標竟然是攻佔白雲酒樓,卻是心中大驚,如今白雲幫可是全幫出動,除了不知道哪兒來的對付天門會的人外,其他的堂口都是嚴密防守,抵擋著星曜會的攻擊,紫楓等人攻佔了那麼久卻是連一個堂口都沒攻佔下,現在竟然要直接攻擊他們的總部,這不是送死么?而且這麼多重型軍火在靜海市市區開火,那會引來什麼樣的後果,這根本難以想象。

「嘿嘿,轟炸是不可能的,不過毀掉白雲酒樓還是有這個想法的,放心吧,我已經打電話通知了張佳,他手下的人都已經潛伏在白雲酒樓的附近,就算我們真的炸掉了白雲酒樓,也不會有事的,韋賢超,這次你還不死定了!」葉星辰冷笑了一聲,卻是扛著一把重機槍沖了出去,陳小龍聽到葉星辰這麼一說,也不再多說什麼,趕緊走出去取出一些資料遞給了德林卡夫等人。

「小龍,你就留守總部,指揮戰鬥,今夜,我定叫韋賢超血債血還!」葉星辰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上了王小虎的那輛改裝過的軍用悍馬,有著車神之稱的莫翰林直接坐上駕駛座的位置,其他的幾人更是以最快的速度跳上悍馬,在陳小龍驚愣的目光中,莫翰林已經啟動悍馬,直朝白雲酒樓衝去,速度之快,簡直就如同一頭狂牛奔過。、「林克,瑪莎姬,你們在這下車吧,這座能夠觀看整座白雲酒樓,如果有機會,你幫我一槍爆了韋賢超,媽的,他不死,靜海市實在難以平靜!」 霍少又在熱搜撒糖啦 僅僅用了三分鐘的時間,葉星辰等人已經來到了白雲酒樓附近的一條街道上,葉星辰直接朝阻擊之王林克雷斯說道。

「放心,包在我身上!」林克雷斯一邊說著,一邊跳下了悍馬車,而瑪莎姬也是嬌媚了看了葉星辰一眼,跳了下來,隨著林克雷斯朝樓頂奔去。

「莫翰林,這次就看你了,我們直接殺上去!」葉星辰望著林克雷斯和瑪莎姬遠去的背影,朝駕駛座上的莫翰林吼道。

「沒問題!」莫翰林直接用英語說了一句,腳下用力一踩油門,載著幾人就朝白雲酒樓狂沖而去。

此時已經凌晨三點過,正是三大幫派戰得熱火朝天的時候,一直呆在樓頂的韋賢超不斷的下達各種命令,靠著山口組的那些精銳,不斷的打擊著天門會的各個堂口,而他們的堂口在星曜會的打擊下卻是固若金湯,不管紫楓等人用盡什麼辦法,也休想佔到任何的便宜。

這個時候,白雲酒樓下面卻是響起了巨大的馬達聲,留守白雲酒樓的白雲幫成員一個個朝街道上望去,就見到一輛軍用悍馬朝這邊疾馳而來,一個個心中疑惑不已,這麼晚了,怎麼還會有人開著這種車到處亂逛呢?

他們可不會想到白雲幫最大的敵人葉星辰就呆在這輛悍馬車中,畢竟誰也不會想到他們就這麼幾個人敢沖向白雲幫的總部。

這個時候,號稱人形殺戮器的德林卡夫忽然打開悍馬的車蓋,整個人站了起來,兩隻手分別抓著兩把重型機槍,直接扣動扳機,噠噠噠的聲音響徹整個白雲街。

一聲聲慘叫更是自白雲酒樓的門口響起,這些人雖然提高警惕,但哪裡會將槍支帶在身上,裝備最好的也就一些鋼刀等等,怎麼可能和葉星辰他們的重型火器相比,與其說是和葉星辰等人戰鬥,不如說是等待他們的屠殺。

是的,這是一場單方面的屠殺,為了防止星曜會突襲白雲酒樓,韋賢超可是在樓下埋伏了三百多人,當這些人聽到馬達聲的時候,就一個個的沖了出去,可迎接他們的卻是各種機關槍和衝鋒槍瘋狂咆哮的聲音,接著就是一粒粒冰冷的子彈射進自己的身體,看著自己的身上綻放出一朵朵艷麗的血花。

當他們反應過來對方有槍支想要返回拿取槍支的時候,莫翰林已經駕駛著悍馬衝進了白雲酒樓的內部,那巨大的落地窗被撞得粉碎,數千萬的玻璃渣灑落下來,混合著地面的血液,看上去是如此的妖艷。

而德林卡夫,開膛手傑克,金絲猴黎衛家,包括葉星辰卻是紛紛從車上跳了下來,德林卡夫抱著兩把激光槍繼續狂掃,傑克也是抱著衝鋒槍一陣亂掃,而黎衛家卻是雙手緊握兩把手槍,每一槍點出,總是帶走一條人命,不是i破頭,就是從打入心臟,這等槍技簡直驚艷絕倫,現場包括葉星辰在內,沒有一個人能夠抵得上。

至於莫翰林,卻是開著那輛悍馬車在白雲酒樓的大廳之中狂奔,不管是桌椅,還是櫃檯,又或者那些躲閃不及的人員,全部被撞飛,凡是被撞飛的人,沒有一個能夠活命,就算沒有被摔死,也被莫翰林直接開車壓過,腸子,肝肺,灑了一地,有的更是腦袋被壓得粉碎,腦漿飛灑而出,整個大廳一片凌亂,簡直就是人間煉獄。

慘叫聲不斷的在大廳響起,面對如此瘋狂的幾人,竟然沒有一人能夠抵抗,樓頂之上的韋賢超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帶著人朝樓下趕去,可剛剛起身,白雲酒樓對面樓上就響起了一聲巨大的槍響…… 槍聲剛剛一響,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機感出現在韋賢超的心頭,整個人想也不想,直接就朝

前面撲去,撲去的過程之中,還順手將旁邊的一名小弟往前拉去。

「轟隆!」一聲巨響,重型阻擊槍的強力子彈直接射在了那名小弟的胸口,整個爆裂開來,直接將那名小弟的胸口炸得粉碎,一個足球大小的血洞出現在其中,爆裂的碎片依然朝周圍擴散開來,繞是以韋賢超的速度全身上下也被破裂的碎片炸傷,手臂,後背,肩膀,全部被碎片擊中,數道血痕流淌而出,韋賢超悶哼了一聲,身子連續幾個打滾,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奔到了樓梯口,不過槍聲卻再也沒有響起,只是周圍的一百多名小弟一個個混亂不堪,都是爭先恐後的尋找掩體。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