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恩師!」

2021 年 1 月 18 日

「人皇!」

陸婉晴等幾位管轄者齊齊恭聲叫喊,城中百萬居民也是一愣間,齊齊跪拜下去,雖然不知曉人皇到底何人,但是經過夏天與上天的對話,皆是知曉了人皇萬載前阻止了大陸浩劫,此番見到身影chuxian,眾人當即抓到了救命稻草。

「唉……當年我不殺你,並非怕了你,而是這界無人可以擔當上天之位,而我心中有愧,若非當初降臨此界,也不會將你心中的惡念催動,讓你動了凝練億萬生靈之血達到至高境界的念想!」人皇緩緩嘆息道,金色的身影微微擺動,刀削的臉龐之上滿是無奈。


「什麼!這yiqie居然都是人皇所致?」

「這怎麼可能!難道死去的億萬人都是人皇之因嗎?」

人皇的聲音雖小,但卻傳遍了整個大陸,聚集在乾州存活的千萬人盡皆聽在耳中,隨即皆是面色驚疑不定起來,眼中滿是不可置信之色。

「哈哈!無知的生靈啊!人皇你可曾看見了?即使你為他們做的再多,到頭來也只是換來懷疑而已!難道你認為僅憑你的一道意念,便可再次阻止我嗎?」上天之眼放聲大笑道,完全不在意人皇chuxian,反而更加的暢快起來。

「嘿嘿!即使人皇不chuxian,大陸之上的生靈也會被強行滅殺!即使境界地位,但熔煉在一起也能助天主大人成就高位,只不過是不能達到那至高境界罷了!」月印撇了撇嘴冷笑道,滿是嘲諷。

嘩!

千萬存活之人頓時滿面愧疚,皆是跪拜在地一言不發,心中隨即的又驚恐起來,若不能阻止上天,zi等人還是躲不過一死,既然上天肯將實情說出來,定然有必勝的把握,此番念想一出,頓時讓眾人更加絕望恐懼。

「呵呵,我這一道殘留的意念,確實不能將你如何,但我的傳人!他!夏天!卻能將你斬殺!而這界的天主之位!也會是我的傳人所得!」人皇淡淡的笑了笑,隨即聲音加重,抬起手便指向了夏天,滿臉的欣慰與傲然之色。

唰!

上天之眼與月印頓時啞口無言,但隨即的卻是大聲笑了起來,好似看白痴一般的望向了人皇。

「嘿嘿!我從來不想得到這什麼狗屁的天主之位!但他卻害的億萬生靈慘死!雖然我不並不是善人!但今日即使是一死!也要撕破了這個天!」夏天低笑一聲,提起戰天劍,周身赤紅之色炸現,身形緩緩站在了人皇一旁。

「主公!」

「聖主!聖主!」

「是人皇!人皇!」

何老等人頓時身軀一震,乾州的千萬絕望的居民,此時也是精神一顫,皆是齊齊大吼起來,眼中猛然升起了無邊的希望與期盼,面龐之上滿是敬意。

「哈哈哈!不錯!不愧為本尊的傳人!」戰天劍突然顫抖了起來,金光一閃間,與人皇身影一般moyang的意念chuxian,正是戰天器靈。

「嗯,戰天劍的器靈便是我的意念所化,今日我便將這道意念打入你身!助你成就巔峰之位!不要過於悲傷!只要你實力足夠!即可恢復戰天器靈!」人皇緩緩笑道,隨即自身融入了戰天器靈之中。

夏天瞳孔猛然一縮,心中雖然震驚戰天器靈是人皇的意念,但豈能願意戰天器靈消散?自從修習戰天決,器靈多次救zi於生死之中,雖然人皇所說可以恢復,但也不願如此一做。

「哈哈!小子不要抵抗!本尊親眼見證了你的成長!日後你成功踏入仙神界,自然會得到恢複本尊意念之法!為了大陸生靈,不可存有私念!」戰天器靈的大笑聲響起,人皇的笑聲也隨之響起,兩道意念合二為一,頓時化作金光沒入了夏天體內。

「人皇!」

「恩師……」

「前輩!啊!」隨著眾**聲呼喊,夏天眼睜睜的望著金色的意念沒入體內,卻不能做出任何抵擋,感受著一道道力量融化,目中有的儘是冰冷的寒意與殺心。

「哼!白費力氣而已!即使你突破了仙人巔峰又如何?本天主有天道護身!豈能被區區仙人境斬斷?」上天之眼不屑的冷哼道,浮動著鎖鏈將月印與王婷護在其中,滿不在意的盯著夏天,連出手阻止之意都沒有。

「垂死掙扎而已!待得本仙主成為上天之眼,重新將大陸生靈凝聚豈不更好?為了這區區千萬生靈,自尋死路!真是傻到了極點!」月印嘲諷笑道。

「咯咯咯!夏天,你不但要死!你的族人也會隨你陪葬的!」王婷尖利的笑道,滿臉的陰毒之色。

轟轟轟!

就在千萬人的注視下,夏天周身赤紅色的仙力突然增長,陣陣恐怖的氣息席捲而出,將陸婉晴等人盡皆震的急忙躲閃,四周空間逐一崩碎,仙人境初階的夏天,瞬時便踏入了仙人巔峰之境!

祝所有讀者朋友中秋節kuaile!事業順利!家庭美滿!夏天在這裡給諸位抱拳了! 「人皇!人皇!」

「人皇!」

隨著夏天突破,可怖的氣息漫延整座大陸,仙人巔峰之境與上天相同,無邊的偉力讓人望而生畏,千萬人望著空中與上天之眼對立的夏天,齊齊以人皇恭聲叫喊.

「今日!你們都要死!碎穹斬!」夏天雙目血紅,腳步一點間消失半空,再chuxian之時卻直接揮劍斬向了月印與王婷。

「哼!不自量力!」月印與王婷齊齊不屑的冷笑,身形在上天之眼的鎖鏈之中,滿不在意的盯著砍來的夏天,連躲閃之勢都沒有做出。

嗡!嗡嗡!

突然,戰天劍赤紅色光芒大閃,氣息猛然提升數倍,仙人巔峰的威壓席捲肆虐,劍身還沒有斬在鎖鏈之前,上天之眼的鎖鏈便被恐怖的氣息壓迫的chuxian裂痕。

咔嚓!咔嚓!

「天主!救我……」

「夏天!你的族人還在我手……啊!」

隨著巨大鎖鏈崩碎,月印與王婷皆是齊齊驚吼,但戰天劍卻還是無情斬下,頓時將chuxian裂痕的鎖鏈碾壓斷碎,散發著恐怖氣息的劍身當即將二人橫腰斬過。

啪嚓!啪嚓!

兩道慘叫聲響起,月印與王婷身軀分離,仍舊保持著大張嘴巴吼叫之態,目中的驚恐之色慢慢褪去,隨著失去了光彩的瞳孔,分離的身軀炸裂成血肉灑落而下。

呼哧!呼哧!

如此震撼的一幕,盡皆落在了千萬人的眼中,一擊便將上天之眼的鎖鏈斬碎,身為仙人高階的月印頃刻被滅殺,如此強悍的身姿,震撼了所有人的心弦。

「夫君……」

「天弟弟……」

「聖主!」

身在夏天領域之中月櫻等女,九門的一眾門人,盡皆將這一幕收入眼底,神色狂熱崇拜不已,尤其是蕭舒璇等女,美眸中儘是滿滿的痴迷之色。

夏天面龐一片冰冷,抬手將領域中的眾人放出,推送到了尚武城之外,目光轉而掃向了上天之眼,接下來定然是大戰,若是將眾人放在領域,難免會波及危害眾人性命。

「嘿嘿!不錯!既然那個月印已死,不如本天主將這上天之位給你,而這千萬生靈便交給本天主如何?只要你成為上天,便可再次創造出無數生靈,而你的族人,親人朋友,也會每萬年便得到一次破入仙神界的資格!」上天之眼慢慢講述,語氣充滿誘惑的笑道。

唰!

大陸僅存的千萬人盡皆安靜了下來,面色忐忑不安,如此大的誘惑力,即使是給zi挑選,也會選擇答應。

「上天之位?破入仙神界的資格?何須用你來給!如若上天之位所修的便是要讓億萬生靈身死之法!要你有何之用?」夏天目光愈發的冰冷,周身赤紅色的仙力翻騰,盡皆匯聚在戰天劍之上,遙指向上天之眼,殺氣席捲而出。

「人皇!人皇!」

「將上天斬殺!我等尊你為天!」

「夫君……好英俊!」

「天弟弟,姐姐愛死你了!」

千萬人盡皆恭聲叫喊,神色皆是尊敬萬分,月櫻等女此時也是面帶羞紅,美眸中一片痴迷之色,連身為管轄者的慕容邀月蕭瀟楊語蝶雲芊芊等女,此時也是美眸異彩漣漣。

「夏天……」月顏輕聲呢喃,望著月櫻等女幸福的moyang,再看向凌立在半空的威武身姿,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失落感。

「註定有緣無份了嗎?」程靜與白萱兒輕聲嘆息,淚水劃過臉龐,望著夏天身影,與月櫻等幾位他的紅顏,心中滿是自卑之感。

轟隆隆!轟隆隆隆!

上天之眼一旁凝聚的血色光團,隨著陣陣巨響縮小,片刻間便成了人頭大小,其中流溢出澎湃的生命氣息,大陸億萬人的鮮血氣息何其強大?

「狂妄!雖說你與本天主境界相同!但作為上天之眼,自然有天道護身!這便是上天不滅的根本!在諸天萬界中,天賦超強的驕子何其千萬?達到仙人境巔峰的不只你一個!但為何還要任憑上天擺布?哼!」上天之眼冷冷哼道。

「天道!」

上天之眼話音一落,那顆由億萬生靈鮮血匯聚的血團,瞬間沒入眼球之中,而隨後的整個天空盡皆灰暗下來,一道道純銀色的光彩閃現而出,形成一條條鎖鏈環繞在眼球周圍,每一根鎖鏈之上都刻畫著繁瑣的紋理,陣陣不可抗拒的氣息降臨而下。

嗡!

「諸位不必擔憂!夏天大人定會將上天戰敗!」

「人皇!人皇!」

天空突然的灰暗,使得千萬人盡皆驚慌起來,但隨著月櫻等九門門人的齊聲撫慰,漸漸的放緩了情緒,期盼不已的望著夏天。

「你所謂的天道便是蒼天之力嗎?」夏天雙目一沉,冷冷的說道,周身突然被一股壓力束縛,身軀一震間,戰天之力爆發而出,頓時將束縛之力擠壓破散。

「哈哈!不錯!蒼天之力為最強之力!不過本仙主卻不想這麼快就將你斬殺!我的那位傳人是你所愛之人吧?」上天之眼緩緩笑道,巨大的眼球純銀色閃耀,在灰暗的天空中,尤為詭異刺眼。

唰!

「該死!你若敢對櫻兒有半分危害!我勢必將你折磨千刀萬剮致死!」夏天怒吼一聲,身形隨即消失,奔向了月櫻所在之處。

嗖!

上天之眼微微眯起,純銀色的鎖鏈纏繞而下,當即便將面部驚慌的月櫻環繞,純銀色的天之力盡皆沒入其體內。

「櫻兒!」

「門主!」

「櫻兒姐姐!」

眾人盡皆驚呼起來,夏天的身影也隨即chuxian,戰天劍一揮間將眾人齊齊震退百里之外,盯著周身被純銀色籠罩的月櫻,目中儘是冰冷之色。

「哈哈!便在本天主成就至高境界前,見識一番自相殘殺的戲段!」上天之眼冷笑連連,純銀色的鎖鏈隨即收回,便眯起巨大的眼球,滿是戲謔之色。

轟轟!

隨著上天之眼收回鎖鏈,月櫻的雙目猛然睜開,周身蒼天之力席捲而出,形成實質性的刺向夏天,美眸中此時滿是冰冷殺意。

啪嚓!啪嚓!啪嚓!


「櫻兒!」夏天不斷呼喊,揮舞著戰天劍抵擋著蒼天之力,感受著月櫻的氣息從原本的聖者突破到了仙人巔峰,心下愈發的陰沉下去,身形不斷閃動間,根本想不出一道辦法讓其醒轉過來。

祝所有讀者朋友中秋節kuaile!事業順利!家庭美滿!夏天在這裡給諸位抱拳了! 「哈哈!人皇可以將你破升為仙人巔峰,本天主一樣可以!」上天之眼放聲大笑道.

轟轟轟!

嗖嗖!

夏天身形不斷閃現,抵擋著衝擊而來的蒼天之力,望著儘是冰寒殺意的月櫻,一顆心涼到了谷底。

「櫻兒!櫻兒!」夏天大喝連連,周身髮膚轉化為金黃之色,隨即將戰天劍橫於胸前,身形一步一步走向了月櫻。

「死!」月櫻紅唇輕啟,純銀色的蒼天之力瞬間變化,凝聚成一把七尺長劍,直直的對著夏天心口刺去。

夏天雙目一沉,腳步沒有任何停頓,而隨後的一聲嗡鳴之聲炸出,月櫻長劍點在了戰天劍劍身之上,強大的震力帶動著身形斜仰向後劃出。

「天地囚籠!」夏天大喝一聲,抬手五指緊扣,五道白色的天火飄飛而出,將面前的月櫻環繞在內。

砰!

哧啦!哧啦!

白色的天火侵襲著蒼天之力,月櫻刺劍的身形也猛然停下,面部溢出陣陣香汗,而隨即的腳邊突然chuxian了一道純銀色的鎖鏈,若隱若現的鎖鏈正接連著上方的上天之眼。

「上天之眼!你明知櫻兒即使覺醒蒼天之力不會對我出手,便使出如此卑鄙的手段控制她嗎?煌炎!煉!」夏天怒吼說道,天火突然更加兇猛的燃燒起來,唯有將上天控制的純銀鎖鏈斬斷才可讓櫻兒醒轉。

轟!

夏天話音一落,白色的天火籠罩向純銀色鎖鏈,將其整根覆蓋燃燒,恐怖的天火直接順著鎖鏈席捲向了上天之眼。

噗!噗!

哧啦!

被封困在天地囚籠中的月櫻,隨著天火對純銀鎖鏈的燃燒,面龐突然變的蒼白起來,美眸中浮現出了掙扎痛苦之意,與冰寒的殺意不斷交替。

「天弟弟……相信櫻兒嗎?即使覺醒了蒼天之力,我也不會對你出手……」月櫻聲音哽咽,斷斷續續的傳出,滿是忐忑不安。

「櫻兒!我信你!等我將這上天之鏈焚燒斬斷……」夏天雙目一喜,柔聲的anwei道,隨即臉龐一狠,更加兇猛的催動天火焚燒著鎖鏈。

啪嚓!啪嚓!

滋滋滋!滋滋滋!

突然,漫延而上的天火悉數熄滅,上天之眼純銀色光芒閃爍,頓時將封困住月櫻的天火打散,而純銀色鎖鏈則沒有半點損壞,氣息反而更加強烈了起來。

「哼!區區天火而已!即使是神火也奈何不得本天主!蒼天之力傳人!將城中生靈悉數斬殺!」上天之眼冷哼一聲,好似失去了興趣般的命令道。


唰!


月櫻美眸一凝,再次轉變為了冰寒殺意,冷冷的掃了夏天一眼,身形閃動向著城中飄去。

「啊……不好!大家快跑!」

「戰門門主已經被上天控制!我等速速退去!」

城中眾人滿臉驚懼之色,驚叫幾聲便慌忙四散逃去,但卻發現身形無法動彈絲毫,在抬頭之時,卻發現月櫻掌控著蒼天之力將眾人盡皆定在原地。

「該死!天火也難以焚燒上天之鏈嗎?」夏天咬牙冷道,望著滿是戲謔之色的上天之眼,心中愈發的fen起來,身形一閃間,便遮擋在了月櫻之前,戰天劍也隨之揮舞而起。

「哈哈!要對你所愛之人動手了嗎?斬吧!只要斬了你便可與本天主一戰了!」上天之眼微微眯起,滿是嘲諷的大笑道。

「人皇!人皇救我!」

隨著夏天的chuxian,城中眾人盡皆求救起來,身形無法動彈一分,若夏天不能將月櫻阻止,zi等人定然會被悉數滅殺。

「碎穹斬!」夏天臉龐一沉,戰天劍猛然揮舞而下,但卻是斬向了月櫻的腳旁,既然天火無法焚燒,那便以戰天之力斬斷。

啪嚓!嗡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