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怪你什麼?阻攔葉鈞跟瑩瑩?」莫父明知故問道。

2021 年 1 月 10 日

「不是。」沈慧搖了搖頭,道:「儘管都過去二十幾年了,但有些東西一直沒有變,可你從沒問過我,為什麼?」

「因為愛,所以懂得包容。」

莫父坐在樓梯上,嘆道:「年輕的時候,我確實有些心結,可瑩瑩出世后,我就看開了,誰都有青春年少,誰都有值得一輩子珍惜的回憶,這是見證這個人從青澀邁向成熟的證據,阿慧,我很早之前就真的不在意了。」

「硫華,謝謝你。」沈慧忽然破涕為笑。

她摸了摸手中的這部日記,忽然間,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手中的日記本也沒有先前那般笨重了,良久,她才低聲道:「葉鈞有句話說得沒錯,瑩瑩,並沒有我想得那麼堅強。其實換個立場想,瑩瑩不就是年輕的我嗎?」

「你曾不止一次說過,憎恨那種枷鎖。」莫父若有所思道。

「是呀,是時候砸掉這種枷鎖了,更沒必要再套到自己女兒身上。」

沈慧說完,忽然有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莫父凝視著沈慧離去的背影,嘴角懸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沈慧關上房門的那一刻,先是看了眼手中的日記本,才喃喃自語道:「媽,您過去確實錯了,但也對了,對在於替我選中了硫華,錯在於束縛我對夢的追逐。」


葉鈞跟莫瑩瑩漫步在街道上,莫瑩瑩一直悶悶不樂的,低著頭,臉上都快擠出那種怨婦的情緒來了。

一旁的葉鈞看著好笑,道:「放心,我相信待會回去,你肯定能收穫不一樣的東西。」

「我才不回去,媽不疼我。」莫瑩瑩嘟著嘴,一臉的情緒。

葉鈞搖了搖頭,以他最後跟莫父的眼神交匯,他已經意識到最後的結果絕不會糟。同時,因為看過那部日記,所以知道那句話的殺傷力,葉鈞能體會到之前沈慧那種複雜的心情,一方面害怕莫瑩瑩真的想不開,另一方面又擔心莫瑩瑩會恨她一輩子,就像她恨沈家一樣。

當走到一間咖啡廳的時候,葉鈞笑道:「進去坐坐。」

「恩。」

莫瑩瑩點了點頭,陪著葉鈞進入咖啡廳,他倆都經過一番喬裝打扮,所以旁人認不出來。

「哼!」

剛坐下沒多久,一道冷冷的哼聲就從隔壁的座位上傳了過來,葉鈞心中一動,因為這聲音有些耳熟,當下偷偷瞥了眼,隱約看見一道熟悉的背影。

是她?

暗暗感慨這世界還真是小的可怕,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韓喬慧,不過看她如今的情緒似乎相當不爽,葉鈞不由將目光投在韓喬慧身前的那個中年人身上。

只見這中年人一臉的賤笑,望向韓喬慧的眼神中透著一股**裸的佔有,這讓他有些好奇起來,暗道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韓喬慧這種驕傲的女人竟會忍得住這種粗鄙不堪的男人。

難不成,是生意場上的合作夥伴嗎?也不像呀,眾所周知韓喬慧是一朵帶刺的玫瑰,就因為她帶刺,所以面對這種別有用心的男人的時候,才有的是辦法打擊對方,可眼下卻暴露出與之名氣不相符合的不禮貌行為,這讓葉鈞更加好奇了。

「只要你答應,我可以保證原原本本把令尊交還給你。」中年人直勾勾盯著韓喬慧,眼中的褻瀆可謂到了無法無天的地步。


韓國慶?

葉鈞皺了皺眉,這番話,說明如今韓國慶的處境相當不妙,搞不好還被這中年人給控制住了。

雖然葉鈞對於韓國慶這人相當不感冒,但又不得不承認韓喬慧確實很會做人。

「做夢!」韓喬慧怒氣沖沖的瞪著這中年人。

「韓小姐,你真是不太懂得做生意呀,路,我已經劃出來了,該怎麼選,就看你自己的了。」

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站起來,低聲道:「現在我心情相當不好,原先我只想要韓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現在,你就算送給我,我也不稀罕,等著給韓國慶那老傢伙收屍!」

「你想做什麼!」韓喬慧震怒且驚的看著中年人。

「話說到這份上,還聽不懂嗎?」中年人冷笑連連。

「別!容我想一想,好不好?」似乎聽出對方不是說笑,韓喬慧有些慌亂了。

「想?當然可以。」中年人看到韓喬慧服軟,笑道:「不過,我這人耐性不高,若是韓小姐今晚上能來陪我,興許我可以讓韓小姐多想幾天。」

「你!」韓喬慧羞怒的瞪著中年人,道:「你別得寸進尺!」

「韓小姐,今晚上若是看不到你的人,那麼,明早韓國慶這老傢伙就會渾身冰涼的躺在你面前,你看著辦。」

中年人一副吃定你的樣子,當下大笑著離開。

韓喬慧有些無力的癱坐著,她此刻相當慌亂,如今,不僅僅是韓國慶落在這夥人手上,連她的大哥韓喬毅也是下落不明,不用想,肯定也被這夥人給抓住了。如今,整個韓家,就只剩下她一個人,她才發現往日的堅強到了如今,是這般的不堪。

「你先回去,我有點事要處理,乖,我明早去找你。」葉鈞朝莫瑩瑩笑了笑。

莫瑩瑩露出疑惑之色,但她沒有說什麼,只是點頭道:「好,我回去也順便收拾一下,咱們明天回天海市?」

「不著急,相信我,你回去后,肯定結果不一樣,我明天還指望著跟你一塊去見沈老爺,你外公挺想你的。」

葉鈞這種篤定的神色讓莫瑩瑩不知為何心安不少,她使勁的點了點頭,心情也開朗了許多。

在確定莫瑩瑩離開后,葉鈞才緩緩坐到韓喬慧的身邊。

原本捂著頭想事情的韓喬慧似乎感覺到有外人坐到她身邊來,頓時冷聲道:「你還沒走?」

「韓小姐,你是說我嗎?」葉鈞乾笑道。

韓喬慧猛的把手鬆開,當下震驚的撇過頭來,她在愣了三秒鐘后,驚喜道:「是你?你什麼時候來了?」

「噓…」

葉鈞將手指搭在嘴唇邊上,笑道:「其實我來了有一會了,就坐在隔壁座位上,剛才,我好像聽到了一些事,韓小姐,不妨說給我聽聽,怎麼樣?」

韓喬慧看了葉鈞好一會,不知為何,她有種能對葉鈞信任的感覺,所以,她猶豫了一下,就把整件事說了遍。

原來,那中年人叫徐高,是韓氏集團的一名古董,就在前些日,徐高忽然從韓氏其他股東手中收購了股權,如今持股數已經得到百分之四十五,徐高用這百分之四十五的股權上門提親,對象自然是韓喬慧。

韓國慶自然不肯,更別說當事人韓喬慧了,且不說徐高心術不正,就說年紀也四十七歲了,整整大韓喬慧二十歲,這年齡的差距很大。更何況,韓喬慧是韓家的寶,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嫁給別人?

這直接導致徐高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不但綁架了韓國慶,連韓喬毅也下落不明,之後,就有了這次的談論。

「看來,這徐高不僅僅是覬覦你的美貌,更是想要霸佔整個韓氏呀。」良久,葉鈞得出結論。

「我該怎麼辦?」韓喬慧有些六神無主起來,她看著葉鈞,希望葉鈞能幫她解答。

「報警。」葉鈞皺了皺眉,道。

「不行,沒有證據證明是徐高綁架了我爸跟我哥,就算有證據,徐高敢做更敢說出來,就肯定有後手,萬一他沒死,卻被逼急了撕票,那麼…」韓喬慧不敢說下去了。

「這可難辦了。」葉鈞捏了捏下顎,然後道:「我可以幫你這個忙,不過只能我們倆知道,我不希望過多摻合這種事。」

「真的?謝謝!葉鈞,相信我,我一定不會亂說的。」韓喬慧直接抓住葉鈞的手,顯得很激動,好一會才意識到她這種舉動有些曖昧,頓時不好意思的鬆開手,低下頭去。

葉鈞淡淡的笑了笑,然後掏出etl手機,順手給林嘯羽打了個電話。

電話那頭的林嘯羽放下電話后差點就大笑起來,如今的情況是甭說跟葉鈞見面了,就是說話都難,更別說葉鈞有事找他做。

林嘯羽第一時間下達命令,偌大的港城幾乎全部陷入震蕩當中,因為有了李誠、榮健的資金注入,林氏這一年來可謂得到了全面的升華,周記幾乎被壓得死死的。李誠跟榮健之所以注資林氏,一方面是考慮到林嘯羽跟葉鈞的關係,另一方面就是有錢人害怕被一些黑道人士或者不良媒體惦記,有了林氏這種超級打手,自然可以高枕無憂。

「放心,你爸爸跟你哥很快就有消息了。」葉鈞淡淡的道。

「真的?」韓喬慧顯得很激動。

「放心,那種看似很狗血的硬漢子,就怕比他還硬還狠的犢子。」

儘管韓喬慧聽不懂葉鈞這番話的意思,但看到葉鈞那種篤定的氣勢,不知為何,她有過一瞬間的目眩神迷。

果然,不到半小時,林嘯羽就打了三個電話來,最後一個電話是,如今已經控制住了徐高,並從他嘴裡知道了韓國慶跟韓喬毅的關押地點,現在正召集人手前去救援。同時,葉鈞還知道徐高請來的人竟然是大圈的,是到港城來淘金的,只能算是大圈的外圍成員,死了也不會有太多人惦記。

既然林嘯羽這麼說,葉鈞也就放心了。

又過了大半個小時,忽然,韓喬慧的手機響了,她激動的站起來,接通電話后聽到韓國慶有些虛弱的聲音,頓時眼睛都紅了。

父女倆說了好一會,韓喬慧才掛斷電話,當下,她做了一個很曖昧的動作,直接朝葉鈞臉上親了口,然後激動道:「我爸現在正在醫院裡,我現在要過去看他,謝謝你。」

摸了摸臉上先前被佳人親吻過的地帶,然後放到鼻子嗅了嗅,一種淡淡的芬芳被葉鈞吸入鼻中。

「有趣,有趣。」葉鈞淡淡的笑道。

第二天,當葉鈞來到莫家的時候,莫瑩瑩臉上已經沒有了那種哀怨之色,整個人也精神很多。

看著莫瑩瑩再次恢復到以往的俏模樣,葉鈞心裡挺開心的。

沈慧也沒有了那種外熱內冷的情緒,當提到去沈家的時候,莫瑩瑩第一時間拉著沈慧,想讓沈慧一道前去。起初,沈慧有些猶豫,但經不住莫瑩瑩跟莫父一個勁的慫恿,終於還是鬆了口。

沈程輝甭提有多高興了,女兒原諒了他,又能聽到外孫女開開心心喊他一聲外公,整個人徹底精神起來,就好像一下子年輕了十來歲似的。

沈家人其實真正知道葉鈞跟莫瑩瑩關係的並不多,而沈程輝也知道控制住,保證消息的隱蔽性,所以這個聚會倒是支開不少沈家人。

離開沈家后,莫父摸了摸莫瑩瑩的腦袋,笑道:「你也該回去工作了,放心好了,我跟你媽都支持你的事業。」

說完,他猶豫了一下,低聲道:「當然了,還包括你的選擇。」

「謝謝爸。」莫瑩瑩說完望向身邊的沈慧,笑道:「也謝謝媽。」

沈慧也不知道聽沒聽到,只是眯著眼靠在椅子上。

葉鈞跟莫瑩瑩繼續留在港城休息了一晚后,第二天,就搭乘飛機回到內地。

一晃眼,又過了三個月,期間韓喬慧來過好幾次,葉鈞知道這女人的心思,不過他可不願再招惹太多的女人,就把韓喬慧介紹給了夏師師,讓夏師師給她一些業務。而他,則是將精力全部用在監督管理上。

「很好,這計劃很好。」

葉鈞看著周元浩遞交上來的計劃書,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不過,我並不覺得單純做娛樂新聞就是正確的理念,未來的網路會相當繁榮,所以從一開始就必須以多元化發展,大可以藉助娛樂新聞為吸收流量的利器,全方位打造一個多元化的門戶網站。」

「葉總,其實一開始我也是這麼想的,只是擔心網路不會那麼快得到普及。」周元浩笑道。

「既然要做,就做最好的,或許如今計算機還不能很有效的普及到普通家庭了,但卻會有網作為一個緩衝。」

「好的,葉總,我立刻修改一下計劃書。」

周元浩離開后,葉鈞在辦公室里凝視著窗外的風景,一種一覽眾山小的豪情油然而生。

港城時尚周刊很快就要面臨轉型,由實體慢慢朝虛擬靠攏,在不久的未來,隨著互聯網越來越普及,電視、娛樂雜誌都會漸漸被淘汰,前者還好,就算沒有年輕市場,還是有著上年紀的用戶群體。可娛樂雜誌一般都是針對年輕的消費群體,除非是鐵杆,不然,網路都能第一時間看到的信息,壓根就沒必要買雜誌,而且看的信息還是三天前的『老新聞』。

所以,改革,勢在必行,而且還必須搶先登錄!

「葉,是我,后議院邀請你。」莫格拉簡短的說了這麼一句。

「我知道了。」

與莫格拉寒暄幾句后,葉鈞就掛斷了電話。其實,一早就有過數次來自於后議院的邀請,可當時葉鈞忙得一塌糊塗,不得不找借口一拖再拖,剛開始洛克菲勒家族還有部分人發出埋怨,可當葉鈞攜著etl手機在北美爆賣后,所有人都閉嘴了。

如今,葉鈞的壓力確實小了很多,而且他也想趁著這個機會,去一趟etl國際部跟洛克商量未來的一些主營項目,如今,矽谷已經有好幾家公司被etl國際部收購,同時洛克還遵照葉鈞的意思,開設了一些第一方的工作室。

目的,就是未來的網路遊戲市場。

抵達美利堅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飛機停靠的地點的是洛克菲勒家的私人機場,這裡有著極為嚴格的軍事保護,安全問題絕不是問題。

「到了后議院別亂說話,我偷偷漏一點信息給你,其實,在法西斯那個年代,家族內部就有這麼一個說法,說那時候有外星人扶持希特勒上位,到了一九四五年,這批握有超前科級的外星人就開始扶持美利堅政府,一直到今天。這些外星人長得跟我們人類差不多,說好聽點是扶持當局政府,可我認為,更像是控制。」

莫格拉這麼一句話,讓葉鈞有些意外。

「別奇怪,我曾懷疑后議院就有外星人的存在,或者說,整個后議院也是被外星人控制著。」莫格拉若有所思道:「甚至,包括整個共濟會,甚至有一種說法,共濟會之所以存在了這麼久仍然不衰落,本身,創建共濟會的人,就是外星人。」

葉鈞用一種很詭異的目光看著莫格拉,低聲道:「為什麼跟我說這些?」


「因為內部有消息泄露出來,說后議院打算在總部議會上提名你為洛克菲勒家族新一任的發言人,也就是說,你很可能接觸到那個人。」莫格拉壓低聲音道。


「我明白了。」

扯談嗎?

葉鈞心裡犯嘀咕,且不論這是真是假,但外星人控制一個當局政府,尤其是世界第一強國這種說法,他是不相信的。如果換做是幾十年前,尤其是肯尼迪被刺殺的年代,興許還說得過去,可現在,這種說法真的有些值得猜疑了。

不過,他也不會真的把這種說法當作是謬論,因為他本身就不能算是個正常人,更何況系統的存在也早就讓他有種外星人在地球的覺悟,再加上共濟會歷來的神秘感,說是一個地球人開創的這種盛世,且經久不衰,葉鈞也不相信。

唯一的解釋是,共濟會可能真有外星人的存在,那麼金字塔、百慕大這些未解之謎,就都有了一個很合理的解釋了。

不管怎麼樣,葉鈞還是打算先把這種臆測扔到一邊,他現在首要的任務,就是跟后議院的元老們進行第一次的會面跟談話。 所謂的后議院,遠比葉鈞想象中的要誇張得多,在葉鈞看來,后議院這種地方,非是一群老掉牙快躺棺材的老傢伙們養老的地方,可眼下,他就像是進入了美利堅議會一樣。

環形的會議室,四面八方的座位像是金字塔一樣一層又一層,中心有一個比較寬廣的高台,應該是講話用的。

四周座椅的排列是越往後越高,就像古羅馬的競技場一般,不過排列的順序卻有著一些差別,那就是身份越高的越坐得靠前,也就是比較低的地方。而身份不高的則要坐到後面去,也就是比較高的地方。

此刻,會議室裡面人很少,據莫格拉說,以往召開家族會議時,會提前一個月通知分居在全球各地的成員,不管是嫡系的,還是旁系,幾乎都分散在外,那些不懂這種超級大家族的外人,總會說一些他們的壞話,說什麼家族的凝聚力不高,成員分散在外執行力不夠,這簡直就是笑話。

莫格拉還說,記得上次他獲得子爵身份的時候,這間會議室里坐滿了人,密密麻麻的足有上千之數。

「你好,葉鈞。」一個身穿中世紀禮服的老人伸出手揮了揮,像是在跟葉鈞打招呼,不過他臉『色』很嚴肅。

「您好,戴夫老爺。」莫格拉一早就偷偷跟他說過這些人的名字、身份,而葉鈞也都記下了。

「相信莫格拉已經跟你說過這次找你來的目的,是的,我們經過研究,對於你近段時間的作為相當滿意,想邀請你進入后議院,成為洛克菲勒家族在總部會議上的發言人。」

「戴夫老爺,我還年輕,擔心資歷太淺,人微言輕。」葉鈞謙虛道。[

「不礙事。」戴夫擺擺手,與在座的其他人互視點頭,道:「這是洛克菲勒家族后議院一致通過的決定,質疑你的能力,就等於質疑洛克菲勒家族后議院的權威。」

「說完,他凝視著葉鈞,緩緩道:「你還有疑問嗎?」

「沒有了,謝謝在座各位元老的肯定,我會盡全力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葉鈞躬了躬身。

戴夫正準備說什麼,忽然,他皺起眉頭來,有些疑『惑』的望向身邊朝他附耳的老人,然後點了點頭,道:「好了,各位都回去吧,今天只是當著各位的面宣布這個授予。」

戴夫說完后,原本在場的老人們一個個都離席走出會議室,每個人神『色』都相當嚴肅,甚至有種拘謹的味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