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怎麼樣,肚子還疼嗎?」衛蘭擔心的詢問著女兒。

2021 年 1 月 16 日

臉色還真的是很差勁。

衛子衿點點頭,大概是偷偷哭過了,聲音有點沙啞,「疼!」 衛子衿的身體一直很好,小時候就生過一回的大病,把衛蘭給嚇了一回后,自此就一直生龍活虎的。

怎麼突然間,身子骨又不好了起來呢。

衛子衿半眯著眼睛,疼得都不想睜開,剛才睡了一會兒之後,才感覺到沒有那麼疼了。

繞過後面,發現來的不僅僅是媽媽,還有左應城檎。

剛想著要坐起來,小腹就疼得一抽,瞬間感覺有什麼東西從下面流出來的。

衛子衿年紀小,還沒有來過初潮,衛蘭也沒有跟她講過這類的事情。

衛子衿立即哭嚷著要去上廁所,她好像尿尿了!

肚子疼到站不起來,還是在衛蘭的扶持下,下了地魍。

將她帶進了廁所裡面,左應城奇怪的看著她們,本來是想跟過去看看的,但是一想他一個男生不太方便,還是就站在這裡等好了。

校醫務室裡面很乾凈,白色的床單,乾淨極了。

左應城眼睛一掃,突然看見衛子衿躺過的整潔的白色床單上面染了一抹紅色,立即蹙起了眉頭。

雖然說他是一個男生,但是該懂的生理知識他還是懂得。

衛子衿她好像是來那個了!

她自己不知道嗎?莫非這是她的第一次?

左應城想也不想的將床.上的床單給扯掉了,丟進一旁的垃圾桶裡面。

還好下面沒有沾染上去,不然真的會很丟人。

衛子衿蹲在廁所裡面急的大哭,看見自己的褲子上有血,還以為是自己生病了,嚇得衛蘭趕緊進去了。

衛子衿抬著頭,眼淚汪汪的瞧著媽媽,「媽媽,好疼!」

衛蘭是個過來人,看一眼就明白是什麼狀況了。

在廁所裡面給女兒好好的解釋了一番,最後說通了,衛子衿才沒有再哭。

……

學校裡面,沒有可換的衣服,就這樣回家也不太好,可是如果回家去拿衣服的話,也是太慢了。

衛子衿擦乾了眼淚,「媽媽,我的抽屜裡面,還有一條校服褲子的。」

「知道了,你等等啊!」衛蘭走出去,看著站在外面的男生。


麻煩的說,「那個,你能不能幫我女兒去拿個東西啊?」

左應城點頭,衛蘭說是衛子衿的褲子。

衛子衿說了自己的班級號,左應城便直接跑過去拿了。

那是,衛子衿的同學全部都是上體育課了,班級裡面空無一人。

左應城看著書本上的性命,找到了衛子衿的座位,從她的抽屜裡面拿了換洗的褲子。

這種感覺有點怪怪的,他應該是第一個知道衛子衿來初潮的人。

衛子衿在衛生間裡面等了沒多久,左應城就回來了。

衛子衿在媽媽的教導下,笨拙的墊上東西,再穿上乾淨的褲子才出來。

不敢抬頭看著左應城,感覺十分的丟人,身子躲在媽媽的身後。

衛子衿身體不舒服,跟老師請了個假之後,便跟著衛蘭離開了。

小腹還是有點疼,衛子衿伸手抓著媽媽的袖子,母女倆依靠的離開。

左應城的臉上有片刻的紅.潤,轉過身,回到自己的教室去。

左應城平時雖然冷漠了點,可也是三好學生,平時上課從來不會走神。

這天下午,左應城的注意力全部都不在學習上,就連任課老師也覺得奇怪。

今天的左應城給人的感覺,跟以往的不太一樣。

……

這邊,跟著衛蘭回去的衛子衿,回到家中,就直接撲到在自己的床.上。

還不太懂,衛蘭端了一杯紅紅的水上來,還冒著熱氣。

衛子衿聞了一下,就聞到了一股濃重的生薑,下意識的要推開。


不喜歡生薑,也更加的不想喝。

衛蘭說不喝的話,還會疼得,衛子衿第一次來,將信將疑的灌下了這一杯。

衛蘭跟衛子衿普及了知識,說只是正常的情況,不用害怕。

衛子衿虛心的聽著,有好多問題,十分害羞的問了媽媽。

喝過之後,確實有效果了,小腹上覺得熱熱的,終於沒有緊繃的那麼疼了。

第二天,衛子衿又生龍活虎的去學校了。

不過就是有點麻煩,走路很慢,而且不太好亂動,總有一種水龍頭好像沒有關緊的意思。

中午的時候,衛子衿趴在桌子上,一個上午過去,她都沉睡在睡意中,特別的想要睡覺。

耳邊很是嘈雜,便拿著手捂住自己的耳朵,閉著眼睛睡覺。

眯了一小會兒,聽見同桌在耳邊小聲的叫著她的名字。

「子衿,有人找你。」聲音裡面,難掩著激動。

衛子衿困的要死,迷迷糊糊的揉著眼睛,「誰啊!」

「就在門口,你去看啊!」同桌伸手指著門口的方向。

左應城雖然是高中部的學生,但是他的名氣很大,有很多初中的女同學都認識她。

這還是衛子衿後來才知道的,原來左應城的魅力有這麼大啊。

衛子衿抬起頭,看見站在門口的左應城,立馬吃驚的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後感覺到小腹一抽,又狠狠的彎下.身子。

這個大姨媽,真的是太折磨人了。

衛子衿捂著小腹,趕緊跑了過去,「你怎麼來了?」

「出來再說吧。」左應城掃了她一眼,冷漠的轉身就往外面走。

這是個什麼情況?

衛子衿乖乖的跟著左應城後面小跑著,一路到了沒人的地方。

不得不說,左應城的魅力還真是大,剛才一路走過來的時候,所有的女生全部都看著他,更有不少女生甚至從窗戶裡面探出了半個身子,只為了能夠看一眼。

衛子衿十分的驚訝,左應城居然會來找自己,因為平時以往都是自己去找的他的。

光顧著驚訝了,忘了忽略左應城手上的麵包與水。

左應城轉過身子來,將手上的東西塞進衛子衿的懷裡,「吃過了嗎?」

衛子衿下意識的搖了搖頭,「肚子疼得不想動。」

沒有胃口吃,小賣部與食堂都不想去,要不是他過來,估計她今天會老實的安分在椅子上一整天呢。

左應城就是擔心她這樣,才特意的去小賣部買了水和麵包。

衛子衿坐在椅子上,啃著,沒有喝水。

水是涼的,昨天媽媽叮囑過千萬不能喝的。

「你怎麼樣了,還疼嗎?」左應城憋了好一會兒,才問出這麼一句關心的話來。

衛子衿愣愣的看著他,將一塊麵包吞了下去,「左應城,你放心好了,我身子骨可強壯了呢!」

「不會就那麼輕易的流血而死的,我媽媽說了這是正常的情況,女孩子沒事的。」衛子衿為了證明自己的身體健康,還特意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差點被堵在喉嚨口裡的麵包給嗆到。

「……」

左應城黑了一臉,誰問得她是不是這個啊。

大概對方是左應城,衛子衿才沒有顧忌的把回家后的事情全部都告訴了他。

甚至說的十分的詳細,講的衛子衿的嘴巴都幹了,扭過頭拿了水小喝了一口。

「唉,左應城,你很熱嗎?」

「什麼?」

「你的臉好紅啊,你要是熱的話,就趕緊回教室去吧,我待會自己會回去的。」

「沒事。」左應城心虛的撇過頭,拿過手裡的水直接的灌了一大口。

「那個是我喝過的水,你怎麼就喝了呢!」衛子衿叫了一聲。

左應城回過頭,低頭看著椅子上的礦泉水,發現他的那一瓶還沒有開封。

果真是拿錯了。

冷漠的臉上愈加的紅著,衛子衿越看他越覺得可疑。

以往他可沒有這麼好心來看自己的,一定是有什麼陰謀的。

但事實上,左應城就的確是過來為了買了麵包和水的,其他的也沒有了。

放了學,因為突然來了一點東西,收拾東西的很慢,有氣無力的才才往學校門口走去。

剛走出學校沒有多遠,幾個穿著不倫不類衣服的女生從拐角里走了出來。

直接撞上了衛子衿的肩膀,差點一個摔倒。

衛子衿一直低著頭,不知道她們是故意的,還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呢。

連忙道歉的說,「對不起。」

道完歉,就想要繼續往前面走。

身體累的好想一回家就躺在床.上,悶著被子睡上一覺啊。

「道個歉,就想走,你覺得我們是那麼好欺負的嗎?」

尖銳的嗓音傳入衛子衿的耳朵裡面,一隻手用力的推.搡了下她。

衛子衿本來就無精打採的,這麼輕易的一推,就被推到了一旁的電線杆子上。 來者不善,更何況,對方一出聲音,就聽出了是誰的聲音來。


肩膀狠狠的撞上了電線杆子,疼痛一下子衝擊著她的神經,衛子衿剛站起來。

抬著眸子瞪著她們,「你們想幹什麼!」

這才注意到對方的人,竟然有七八個,還是一路貨色檎。

衛子衿在學校裡面,也有聽到一些小八卦,說是在放學后,攔路打人的事件發生的很多,沒想到今天居然會被她給撞上了。

為首的女人,「你說我想幹什麼,是你自己不聽話,非要去勾.搭左應城,你把我們的話當成是耳旁風了嗎?」

人長得也不漂亮,偏偏話說的還這麼難聽!

衛子衿理直氣壯,「我才沒有勾.引左應城呢,況且左應城也不喜歡程茜。魍」

這些人,憑什麼這麼理直氣壯的跑過來找她!

「喲呵,膽子還不小,還敢跟我頂嘴,你想皮痒痒了,欠揍了嗎!」女人面目猙獰的逼近她,「正好我最近休息了一段時間,好久沒有打人了,手都癢了!」

對方不斷的逼近她,她就不斷的往後退。

如果是講道理的話,她肯定不會害怕的,她又沒有錯,蠻不講理的人是她們。

可是她給忘了,這些個小女生就是一群小流氓,不會講道理,只知道用硬拳頭上。

在她們眼底看來,暴力才是唯一解決問題的辦法。

把衛子衿痛打一頓,打到她以後不敢再見左應城,或者是直接把她的這張臉給打殘了,看她還去怎麼勾.引左應城。

衛子衿是害怕的,平時她雖然也調皮搗蛋了點,可是也從來沒有跟人家女生打過架啊,連紅臉的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呢。

弱弱的往後退著,語氣上仍舊不忘警告她們,「你們不許亂來,否則我會去告訴老師的。」

「老師,你以為現在是什麼時候了,老師還會管你?」那個女生,直接將衛子衿推.搡在地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