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從我手中你自然搶不到什麼。不過你卻從我們傭兵團的團長手中搶奪了。如果你識相的還回來,我或許可以考慮既往不咎!」羿鋒淡淡的說道。

2021 年 1 月 17 日

眾人聽到恍然,不過心頭更是疑惑了,有如此強者的傭兵團,怎麼可能是默默無為之輩?可是從來沒有聽過有這麼一個傭兵團啊。

在一個角落,幾個散著沉穩氣息的人,也互相疑惑的對望了一眼。

「木團長,你在傭兵之城最久,而且還佔據著第一的位置,傭兵之城什麼時候有這樣一個傭兵團了?」

那位年老的木團長搖搖頭道:「幾位團長都不知,我又如何得知。或許是其他地方的傭兵團。呵呵,猛虎傭兵團算是惹上大麻煩了。這少年我看不透啊,不過卻給我一種驚悚的感覺!」

幾個人聽到他這句話,一個個望著羿鋒的眼神滿是驚駭之意,面前這個老傢伙的實力他們很清楚。就是他們三人齊上也不是他的對手,可是卻在一個少年身上感覺到驚悚,那豈不是說這少年游威脅他的實力?

想到這,原本還有著一些異樣心思的幾人,也收斂了心頭的心思。

劉偉志微微想了想,最後終於想到了什麼,他瞪大眼睛的望著羿鋒道:「你是哪個小傭兵團的?為的是毒蠍搶回來的寶物?」

羿鋒哼了一聲道:「想起來了最好,把東西教出來,我或許可以考慮留你的命!」

羿鋒從聽到葛大叔說能迷失心智,對方派人滅口中就隱隱猜測到,這東西可能是屬於那個等級的寶物。無論如何,羿鋒都要奪回來。

==第五更。被書迷驚鴻十餘個電話催回來的,丫的,約會都還沒進行到最後一步,就被那連綿不絕的電話催回來碼字了,還揚言說:「約什麼會啊,要約會也找我啊,趕緊丫的去更新。再不回來就食言。」嗚嗚,在煩不勝煩下,我終於打道回府了。估計那約會的mm恨我了!呵呵,總算沒食言,小爆完畢,整個人累的頭疼。呃,不牢騷了,繼續無恥的求金磚和推薦票,沒辦法,對我太重要,只能每天無恥的求,即使以我的臉皮,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第八百零六章

「做夢!」劉偉志哼了一聲,眼中的寒光閃動。雖然他不明白那珠體是什麼東西,但是單單那份功效,就足以讓他動心了。即使是賠上整個傭兵團也在所不惜。

羿鋒見對方如此,心頭的懷疑就更濃厚了,羿鋒輕呼了一口氣,看著劉偉志說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

羿鋒死字剛落下,他一拳就已經砸到了劉偉志身前,龐大的拳力蘊含著無窮的能量,這一砸之下勁氣飆飛,包圍著羿鋒比較近的一些人,感覺臉上有刀擦過似地,一陣陣火辣辣的疼痛,情不自禁的後退兩步,面露驚駭的望著已經快要轟到劉偉志胸前的羿鋒。

「哼!」

「轟!」

劉偉志哼了一聲,他體內的鬥氣猛的運轉了起來,一拳狠狠的向著羿鋒轟了過來,片刻之間,羿鋒就感覺到一股莫大的力量,狠狠的和他的拳頭對碰在一起。

羿鋒感覺這股力量飽含尖銳和鋒利,彷彿可以把一切給劃破似地。羿鋒只是和這股力量對碰在一起,他的身影就向著後面倒退數步之遙,嘴角也微微有些抽搐,這股帶著莫大攻擊力的能量,幾乎要把他的人刺穿似地。

羿鋒努力的運轉著鬥氣驅散著疼痛的感覺,他深吸了一口氣。心中看了看有些淤紅的拳頭,心中也泛起了道道想法:這就是屬性能量嗎?那股破開一切的鋒利應該是金屬性能量。果然,擁有屬性能量實力會有一個質的變化。就算是他啊隨意的擋上一拳,都能讓人吃大虧。

羿鋒這才明白,原來擁有屬性能量的強者,比起平常的王階強這麼多。難怪有人把五階作為一個分界點,確實,這個分界點雖然比不上兩個級別,但是比起異常的一階差別卻有天壤之別。要是沒有一點特別的手段,五階之下,是不可能越級挑戰五階的。

眾人望著劉偉志隨意一拳就把羿鋒給轟的倒退數步之遠,一個個面色古怪的看著羿鋒。這樣的結果,可不想實力達到五階的表現。就算劉偉志擁有五行之中,攻擊力最強的金屬性能量,但是羿鋒要是達到五階的話,對方也不可能一拳就把他轟的倒退。

想到這,一個個升起了一個他們不敢想象的事實:這個少年難道還未達到五階不成?

眾人瞪大眼睛的望著羿鋒,這種可能讓他們心頭驚駭不已:一個不到五階的王階,去挑戰五階和找死沒有什麼區別。特別是,還跑到人家的地盤上來,這小子是不是囂張的有些過分了。

眾人深吸了一口氣,眼神直直的定在羿鋒身上,卻見對方依舊面靜如水。

「你居然五階都不到?」劉偉志望著他的拳頭,感受到剛剛那股力量,他同樣失聲大喊了起來。

劉偉志感覺他的怒火徹底被點燃了,一個不到五階的王階,居然敢在他面前耀武揚威,甚至把他的兩個團長給解決了,心底大罵他兩個弟弟廢物的同時,也把兇殘的目光轉移到羿鋒身上。

「小雜種,你等著老子把你一根根骨頭捏碎!」劉偉志的氣勢逐漸的攀登起來,金色的能量在他身上流轉不息,散出耀眼光芒。和別的金色能量不同,羿鋒從這股金色能量之中感覺到破碎一切的鋒利,彷彿擋在他面前的一切東西都要被刺破似地。

這就是金的屬性,所向無敵的鋒利。

羿鋒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也慎重無比。這股屬性能量,讓他感覺到莫大的威脅性。他鬥氣緩緩的在體內運轉開來,碎破瞬間在拳身凝聚,邪帝之力緩緩的融入其中,羿鋒依舊沒有動用噬珠能量。羿鋒想看看,這屬性能量,是不是能高過他的邪帝之力。

這股屬性能量雖然讓他感覺到驚悚,但是羿鋒相信,這世上除去噬珠,能堪比邪帝之力的寥寥無幾。即使是偽噬珠能量也遠比不上。要不然就不會是偽噬珠在融合噬珠的時候吞噬的乾乾淨淨,以至於消失,而邪帝之力卻完好無損的保存了下來。

羿鋒體內的邪帝之力雖然比起傳承的時候多了數倍,可是在羿鋒極力的驅動下,很快就消逝了大半。如此情況讓羿鋒不由嘆了一口氣,要是他體內的鬥氣都是邪帝之力和噬珠組成的那該多好啊,想到那種恐怖效果,羿鋒都忍不住砸舌。

劉偉志一拳狠狠的轟向羿鋒,眼中滿是不屑之色,一個屬性能量都不到的王階,居然妄想和他對抗,既然對方找死,那就成全他。

「去死!」

劉偉志怒吼一聲,一拳直接對著羿鋒胸口轟了過去,眾人看到這一幕,不由提緊了心,望著羿鋒居然同樣用著拳頭迎向對方,一個個驚訝不已。

這小子是不是腦袋抽了,居然和他直接對碰。對方可是擁有屬性能量,而且是攻擊力最強的金屬性能量。

「碰……」

兩個肉拳毫無意外的對碰在一起,羿鋒甚至能隱隱聽見金屬的聲音在他耳邊想起,拳身之上湧來的龐大能量,把他的防禦盡數轟破。

即使是施展碎破的加成效果,羿鋒的鬥氣被他一轟而散。羿鋒心頭駭然無比,沒有想到屬性能量如此恐怖。

破開羿鋒鬥氣的能量,直直的轟在包裹羿鋒拳身的邪帝之力之上。

「轟……」

帶著金屬鳴聲的能量,和羿鋒那薄薄的一層邪帝之力對碰在一起,整個虛空也要被劃破似地,龐大的勁氣在眾人身邊擦肩而過,讓他們一個個驚駭的退後數步。

虛空也在此刻,被劃破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縫。

羿鋒的向著後面倒飛出去,他狼狽的站穩之後,嘴角一絲血液壓制不住的流露出來。

眾人望著這一幕,一個個望著劉偉志的眼神有些驚恐。沒有想到他一拳之力如此恐怖,竟然有這破開一切的鋒利。

眾人望著羿鋒,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年輕人就是狂妄,連五階都沒到,居然敢來對付劉偉志。

而站立的羿鋒,壓制心頭有些翻滾的血氣,取出一顆丹藥丟入口中。眼中也有些無奈之色,憑藉著那薄薄的一層邪帝之力,羿鋒擋下了他大半的攻擊。可是邪帝之力畢竟太過稀少,還是被那股龐大的力量給消耗殆盡,羿鋒也在這股力量下吃了一個不大不小的虧。

但是不可否認,僅僅是那麼一小層邪帝之力,就有如此效果,難怪是歷代邪帝的傳承力量。 第八百零七章

葛大叔和奧火等人見羿鋒被對方一擊就打的滲透出一絲血液,幾人心頭大驚,蓉兒更是想跑上前。但是卻被葛大叔一把抓住。


「羿鋒哥哥他……」蓉兒大急,努力的想要掙扎葛大叔的手。

「別去給羿鋒做累贅!」葛大叔雖然不知道羿鋒什麼情況,但是也知道他們這些人出去,只能是羿鋒的累贅。

蓉兒雖然心頭依舊擔心,但還是聽話的呆在原地。只不過眼中流露出的擔心不可抑止。

而在葛大叔不遠處,隱藏在一個角落的幾個人影,望著這一幕他們也微微一愣,不由轉頭看向那個木團長。

木團長對著對著他們笑了笑說道:「慢慢看,剛剛這少年雖然吃了點小虧,但是影響並不大,不到最後,誰知道結果呢。」

幾人面面相窺,對於這個老傢伙的目光他們是很認可的,但是一個五階都不到的王階,真的可以對付劉偉志。

眾人不由狐疑的看向羿鋒,不住的打量,他們怎麼也看不出羿鋒有那點能讓木團長驚悚的地方。眾人苦笑了一聲,不由再次把目光凝聚在場中。

劉偉志望著羿鋒居然平穩的站在那裡,他也同樣微微一愣,對於那一拳的力道他很清楚,蘊含著他八成力量。他原以為對付一個五階不到的人,足以把他打的吐血重傷。畢竟屬性能量不是吃醋的。

可是只是讓對方受點小傷,他怎麼也想不通。那可是足以重傷四階王階的力量。

「小子,我倒是小看你了。希望你還有這麼好的運氣。」劉偉志哼了一聲,金色的能量把他的拳身層層包圍,然後狠狠的甩著手臂,向著羿鋒再次轟了過來。

「希望你也還有這樣的好運!」羿鋒冷笑了一聲,隨著羿鋒的話音落下,劉偉志的拳頭狠狠的轟在了羿鋒的身上,這讓劉偉志眼中閃過了一絲鄙夷。

「殘影?!」

眾人望著那消散的人影,眾人為之一愣。

「呲……」

就在劉偉志也微微一愣之間,他感覺身後一股強大的力量猛的向著他轟了過來,劉偉志雖然有些驚訝,但是臉上卻沒有絲毫的擔心,鬥氣鎧甲瞬間在他身上凝聚而成,散著金色光芒的鬥氣鎧甲,就如同戰神一般,讓圍觀的人群不由咂了砸舌,眼中也有著驚懼之色。

帶著強烈金屬屬性的能量的鬥氣鎧甲,覆蓋了劉偉志全身,劉偉志居然沒有去抵擋羿鋒的拳頭,就任由羿鋒的拳頭狠狠的轟在他的金屬鎧甲之上。

「碰……」

彷彿砸到金屬之上似地,出一聲悶響,羿鋒倒退而去。羿鋒滿含鬥氣的力量,轟在他鬥氣鎧甲之上,居然連一點漣漪都沒起。

羿鋒感覺到心頭麻的手臂,眼中的驚駭之色更濃厚。屬性能量居然恐怖至斯,這和平常鬥氣絕對是兩個等級的存在。

羿鋒心想難怪眾人都說,五階之下不可能對抗五階之上。確實,在屬性能量面前,其餘鬥氣受到了極大的壓制,比如羿鋒淡淡依靠鬥氣的話,想要破開對方防禦簡直是痴心妄想。

「怎麼樣?一個五階都不到的武者,居然妄想挑戰我。」劉偉志無比鄙夷的望著羿鋒,達到五階之後,那是質的變化,絕對不是數量能彌補的。

就算是數個四階頂峰王階轟在他身上,他也能抵擋掉。這就是屬性能量的恐怖。

這還僅僅是因為他才五階,要是實力越強的話,那可控制的屬性能量就越強,威力也更大。

「沒有媲美屬性能量的力量,你是不可能對我產生威脅的。」劉偉志看著羿鋒鄙夷的說道,僅僅憑藉著他擁有五階能量,就立於不敗之地。

「是嘛!誰告訴你,我沒有媲美屬性能量的力量了?」羿鋒淡淡的說了一句,終於開始調動著噬珠能量了。儘管邪帝之力也遠遠勝於屬性能量,可是邪帝之力畢竟還很少,羿鋒現在步入王階也才修鍊到傳承時候的數倍而已。邪帝之力強者強,但是太難修鍊了。羿鋒覺得有必要問問老頭子怎麼樣才能加快度。

劉偉志聽到羿鋒的話,目光也猛的一凝。他上下掃量著羿鋒,看羿鋒並不像隱藏實力的模樣。而且看羿鋒剛剛交手的樣子,顯然力道揮到極致。


想到這,劉偉志微微鬆了一口氣。雖然連續挫了這個少年幾次,但是他依舊有種不安之感。

「既然你對你的屬性能量這麼自信,那不知道能不能擋下我這一拳。」

羿鋒的話說完,拳頭狠狠的就向著劉偉志狠狠的轟了過去,羿鋒拳身之上,鬥氣纏擾,把他的拳身包裹的耀眼無比,若隱若現的藍色能量在其中盤旋,把原本就十分凝聚的能量再次凝聚的數倍不止。

「不自量力!」劉偉志見對方還敢和他對碰,他的力量猛的一漲,九成的力量轟涌而出。對於一個五階都沒到的王階,運用他九成力量,就算羿鋒敗了,也會讓人驚駭。

可是接下他八成力道的劉偉志,絲毫不敢小視。他想一舉就把羿鋒給廢掉。

「轟……」

巨大的碰撞之上,讓眾人忍不住捂住耳朵,虛空之上,兩人對碰出空間裂縫如同蜘蛛網似地遍布整個虛空。龐大的能量轟向四周,砸出一陣陣轟隆隆的聲響。

讓所有人不敢置信的是,這一拳的結果居然是羿鋒倒退三步,而劉志偉倒退五步之遠。


一個個愣愣的望著如此強勢的羿鋒,心中都揚起的一個念頭:對方剛剛隱藏的實力?

在那個角落,那幾個人也微微的愣了愣,他們從劉志偉的攻勢之中,就能查探出劉志偉的力量多麼強大,可是這樣一股力量,居然比不上這個少年。

一個個不由不管轉向木團長,一個個佩服他眼神的凌厲,這個少年果真如同他說的那樣。

「難道他達到六階不成?但是我沒看出他帶有什麼屬性的能量啊?」一人喃喃自語道。

「他應該沒達到五階,不過體內卻有一股讓我驚悚的力量,這股力量比起屬性力量強多了。這少年應該還控制不了,所以散的氣息我微微能察覺到,要不是如此,我也看不出!」

眾人聽到木團長的話,一個個恍然,不過心底卻十分驚訝,有什麼力量比起屬性力量還強的?

眾人看向羿鋒的眼神更加疑惑了起來,這個少年比起他們猜想還不簡單啊。能讓木老頭都驚懼,那絕對不是他們能招惹的。 第八百零八章

「羿鋒哥哥好棒!」蓉兒站在外面,見羿鋒佔據著上風,她高興的拍著手掌,「我就知道,羿鋒哥哥是最棒的!」

葛大叔望著如同花蝴蝶飄揚的女孩,他苦笑了一聲。目光再次轉向羿鋒的方向,對於羿鋒這一次交鋒能佔取上風,他臉上也有著笑意。

「這一拳感覺如何?」羿鋒目光轉向劉偉志,眼中頗帶玩味之色,這一拳之中雖然沒有調動他全部的噬珠能量,但是卻也調動了他所能控制的大半。羿鋒就不信,屬性能量還能比噬珠還恐怖,事實也也告訴羿鋒。儘管他只是能利用一部分噬珠,可是面對五階王階也能佔優勢。

劉偉志臉色變幻莫定,剛剛羿鋒那摸不清屬性的力量確實讓他驚懼,甚至有一股侵入他體內,即使擁有屬性能量的他,都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把它驅除出去。

想起剛剛那股能量居然有著吞噬屬性能量的效果,他心頭的震撼更濃。這般屬性的能量,他聽都沒聽過,但是毫無疑問,這股能量比起他屬性能量強上一籌。


想到這點,劉偉志剛剛的得意消失的一乾二淨,望著羿鋒的眼神也無比慎重。劉偉志現在明白對方為什麼沒有步入五階,卻敢找他的麻煩了。

不過那顆珠體,就算陪上整個傭兵團,他也絕對不會放棄。

「就算你擁有可以對抗屬性能量的鬥氣,但是我倒要看看,一個未步入王階五階的人,能不能敗我!」劉偉志猙獰的望著羿鋒,他再沒有保留,龐大的鬥氣轟涌而出,金色的光芒把太陽的光輝也遮蓋,金屬轟鳴聲也似乎響徹整個虛空。

羿鋒望著氣勢不斷攀升的劉偉志,眼中也微微有些警惕,這股力量讓他都感覺到壓力。

劉偉志依舊不斷的爆著鬥氣,彷彿要把體內的鬥氣全部抽之一空似地。面色顯得無比猙獰,原本一直沒動用的兵器,也在這一刻抽了出來。

龐大的能量柱湧入兵器之中,那把刀不像刀,劍不像劍的兵器頓時鳴鳴作響。甚至出現了道道裂縫。

眾人驚駭的望著這一幕,想不到單單鬥氣的灌輸,就能讓這把鋼鐵做成的兵器開始碎裂。劉偉志望著手中的兵器碎裂,他並不在意,這樣的兵器確實不能承受屬性能量的全部灌輸,即使他灌輸的是同屬性的金屬能量。不過,兵器用一次就足夠了,劉偉志不信羿鋒能擋住他全力的一擊。

在角落的眾人,看到這一幕之後,一個個眼神之中也有著慎重之色。想不到劉偉志會瘋狂到這種地步,居然把全身的鬥氣都凝聚起來,就是為了這一招。

幾人明白劉偉志的想法,怕是想一招就把羿鋒給幹掉。凝聚五階王階全身力道的一招,他們其中除去木團長,其他人也會大感頭疼。

眾人不由看向羿鋒,卻見羿鋒依舊面色平靜的望著劉偉志,彷彿他現在驅動的能量根本入不得他的眼睛似地。


羿鋒的淡定,讓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這帶著金屬性能量的一招,單單散的龐大壓力,就讓空間有些扭曲,那可想而知其中的力道。

眾人情不自禁的後退了數步,這股力道讓他們感覺到莫大的壓力。

「去死!」劉偉志怒吼一聲,那把已經有眾多裂縫的兵器,向著羿鋒的方向狠狠的就劈砍了過去,兵器所過之處,帶出尖銳的金屬之聲,虛空居然也劃開了一道口子,原本金光耀耀的天空,一時間居然有些灰暗了起來。

兵器破盡一切一般,直直的向著羿鋒劈了過去。

反觀羿鋒,嘴角卻有著一絲鄙夷之聲,他依舊站在在原地,甚至連動都沒動,嘴角除去譏笑還是譏笑。

眾人望著羿鋒,不由一愣,這小子是被嚇傻了,這樣恐怖的力量,就算實力達到尊階,不做任何阻擋,也只有死路一條。

木團長等人直視羿鋒,懷疑是不是面前的人影又是殘影,可是在羿鋒那道人影身上,他們確確實實的感覺到氣息,也就是說,這是羿鋒的本尊。

望著嘴角洋溢著譏笑的羿鋒,幾個人不由面面相窺了一眼,這傢伙不像腦子有問題的人啊。

劉偉志的兵器轉眼就至,劃破虛空宛如神兵一樣的兵器,在無數人被震懾的目光下,狠狠的向著羿鋒腦袋劈了過去。

「羿鋒哥哥!」

蓉兒見到這驚險的一幕,她險些痛哭了出來,就算羿鋒實力再強,此時也來不及擋啊。

同樣,劉偉志眼中也有著一絲放鬆,這個難纏的小子,終於要隕落在他手下了,那寶物也沒人來搶了。

可就在劉偉志兵器落在羿鋒腦袋之上的時候,卻一把劈空,這龐大力量的攻擊,轟在空蕩蕩的虛空之上,原本平靜的虛空彷彿玻璃似地,被砸的如同蜘蛛網一樣蔓延出無數裂縫。

而與此同時,劉偉志兵器也化作碎裂開來,化作一塊塊碎鐵向著四周飆射出去,其上帶著的強大力量,即使將階武者斗為之驚悚。

望著憑空消失的羿鋒,眾人忍不住愣了愣,一個個面面相窺似乎沒有反應過來。

蓉兒一怔的同時,原本還掛著眼淚的漂亮臉蛋之上,也猛然綻放了笑容,輕呼了一口氣緩緩嘀咕道:「壞哥哥,嚇死我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