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徐總,這樣不太好吧!」

2020 年 10 月 27 日

哪怕是曲母都覺得這樣的條件實在是太豐厚了,讓她都有點感覺不好意思。

「不好?怎麼不好了?莫非曲阿姨你覺得這個條件不行?」

看到曲母這個樣子,徐富康倒是急了,他以為曲母覺得自己開的條件不行,不滿意,那可怎麼辦,剛才秦穆然可是說了,他的態度取決於曲母的態度,這要是曲母不滿意了,那麼豈不是秦穆然不滿意,那麼自己豈不是要完蛋了?

不行,絕對不行啊!

「不是!徐總,你怕是誤會了,我覺得這樣的條件,受之有愧啊!」

曲母解釋了一下道。

頓時,徐富康整個人懸著的心都放了下來,長長舒了一口氣,連忙道:「不,這些都是我盛放集團該做的!曲阿姨,為了這些孩子,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獻愛心!這群孩子從小沒了爹媽,真的是太可憐了!我想能夠給他們提供一些幫助!」

徐富康說的言語懇切,這要是不知道的,還真的會覺得徐富康會是一個十足的大善人,可是知道行情的,都曉得,徐富康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讓秦穆然消氣。

「媽,既然人家徐總都這麼說了,咱們也不好總是回絕人家,你就答應了吧!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考慮下那些無依無靠的孩子們啊!」

曲天馳強忍著笑容,對著曲母說道。

「好吧!既然這樣,那我就替孤兒院的那些孩子們謝謝徐總了!」

曲母見曲天馳都這麼說了,只能夠勉強的答應了下來,曲母此時還在蒙圈之中,這才過了多久,這些人態度就這麼轉變了?

不過曲母也不傻,她感覺,這一切都跟秦穆然有關。

「不用謝!不用謝!都是應該做的!」

徐富康聽到曲母這麼說,如蒙大赦,激動的眼淚都快要落下來了,這一刻的心情,徐富康簡直比中了六合彩還要高興啊!

死裡逃生的感覺,大概就是這個樣子。

「好了!徐總,既然我乾媽原諒你了,那麼我也不好追究什麼了,不過有句話,你還是要記住,那就是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做的事,若是不兌現,你懂的!」

秦穆然看著徐富康嘴角微微上揚,略帶威脅地說道。

「我懂!我懂!秦少放心,我一定兌現!」

徐富康連連點頭。

「還有,以後這個孤兒院出了什麼事情,我都會算在黑虎幫的頭上!」秦穆然說著,目光便是落在了地上的瘋狼身上。

「秦少放心,以後沒人能夠動的了孤兒院,與孤兒院作對就是跟我黑虎幫作對!」

瘋狼立刻表示態度道。

「行!記住你們的話!我不希望我們再以其他形式見面!當然,作為朋友的形式見面,我是歡迎的!」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一定,一定!」

徐富康和瘋狼兩個人連連點頭,這一刻,他們的後背都已經浸濕了! 不等輕狂開口,燕回絲毫都不理會輕狂的臭臉,從懷裏掏出一本書就扔進快傻眼了的輕狂懷裏。

“現在起,先把書上前十頁的口訣背熟,等什麼時候全部把口訣背熟了,我便教你武功。”說完,瞄了一眼輕狂身後被毀了的假山石,“別還沒有學會走,就一心想着飛,虧得之前沒有人經過此地,如若不然,一條人無辜之人的性命,定然會就此葬送在你的手裏了,如若你沒有這吃苦的決心以及長久的毅力與恆心,現在打退堂鼓,說出來也成,反正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時間,更是寶貴的……。”

先是糖衣,後是炮彈,竟把憋得滿肚子怒火的輕狂被噎得無言以對。

雖然燕回這混蛋有可能是在陰她,但是,她卻不想冒險失去這個學武的機會,再說這世上,除了那個無相的變態,誓問還有幾個能有燕回這個戰場上的殺神厲害,無論如何,她都只能先暫且忍着,走一步看一步再說。

燕飛燕輕兩人端着茶水以及棋子剛走進院子,便看到自家那張牙舞爪的世子妃,此刻被世子訓得乖順得好似貓兒一般,好吧,雖然這隻貓兒野性難尋,但終究不再是如同平日裏那般的可怕了,於是,心裏對自家爺的手段,更是欽佩不已。

“爺,熱茶和棋盤拿來了。”

“嗯,放着吧!你們可以下去了。”坐在一旁石凳上的燕回,一邊把玩着棋子,一邊衝發愣的輕狂發號司令,“楞着幹嘛?還不趕緊開始背?”

“背就背,要是讓我發現你同我玩心眼陰我,老孃就不信你的骨頭能有這石頭硬……”語畢,輕狂怒氣沖天的寒着臉,一拳狠狠的砸在了假山石上,以此來震懾警告燕回。

瞬間,高達一丈多的假山,頓時轟然倒塌。

對此,燕回連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只是露出不耐煩的眸子掃了輕狂一眼,輕狂頓時就看懂了燕回眼眸裏的寒意,趕緊滿臉義憤的打開手中的書,開始專心致志的低聲呢喃朗讀了起來。

燕回在聽到輕狂準確無誤的讀出上面的字後,眸子閃了閃。

而輕狂在一連翻讀了五頁後,這才猛然發現的不對勁。

孃的,她又被燕回這黑心黑肺的混蛋給坑了……。

再次吃了燕回的悶虧,輕狂連發泄都不能,只能硬生生的憋着,心裏那叫一個鬱悶。

不多時,院門外突然傳來燕輕的通稟之聲。

“爺,表少爺和宮世子,以及右相府的羅謝大公子前來拜訪。”

燕回緩緩放下手中的茶盞,望向拱門處,脣角微翹,劃過一道譏誚的弧度,隨即又快速的收了回去,眸子略微一頓,終於緩緩開口。

“引進來吧!”

“……是,爺。”燕輕滿心的疑惑,搞不懂爲何主子待客會讓他把客人引來後院而非前廳。

輕狂手中拿着書,瞄了一眼燕回,本想開口離開,可突然間便又改變了主意,把書往胸前一塞,先聽散步似的走到燕回對面凳子上坐下。

既然現在暫時出不了世子府,不若多多瞭解結識一些京中的官二代,權二代什麼的,免得今後遇上後節外生枝,再次弄出個睚眥必報的假女人燕傾城那般的強勁小心眼敵人來。

燕回伸出骨節分明的大掌,倒了一杯茶後,自然而然的遞至輕狂面前,輕狂一怔,隨即坦然接過。

這一幕,敲好就被剛邁進院子的秦景瀾三人看到。

“表哥居然給一個女人親自倒茶?我該不會是眼花了吧?”秦景瀾不敢置信的急忙揉了揉眼睛,對着身旁的兩位好友道。

“……能百步穿楊的景瀾兄,何時變得如此謙虛了……你絕對沒有看錯,這一切,都是真的,嘖嘖……今天這一趟,真是來的值了……”京中出了名的紈絝子弟右相府的大公子羅謝,吊兒郎當裂開嘴並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目光在掃射到無比淡定接過燕世子遞過去茶盞的小丫頭,一看就是早已習慣了燕世子的服侍,不僅暗歎外間傳聞果然屬實。

這個沖喜的小世子妃,在戰神燕世子的心裏,當真有着不可估量的地位。

一旁的宮逸晨則眼神閃了閃,儒雅的臉上,掛着彬彬有禮的淺笑。

燕回看到京中出了名的浪蕩子羅謝目光專注的盯在輕狂身上,眉宇輕蹙,重重的放下手中的茶盞‘咚~’的一聲響,秦景瀾覺察到表哥眉宇間的不悅,趕緊伸手偷偷的拽了拽好友的衣袖。

羅謝看到燕回的眼神,嚇得一個激靈,趕緊腆着臉討好的望着燕回一邊走去,一邊雙手抱拳朝燕回行禮補救。

“燕兄,小弟在此恭喜燕兄身體痊癒,賀喜燕兄找回了愛妻,什麼時候燕兄有空,咱倆切磋切磋?”一開口,便沒個正經樣。

“就你?還想和我表哥切磋,去你吧!就你這弱雞似的小胳膊小腿,你腦子沒發熱吧?”秦景瀾頓時就毫不客氣的泄了好友的老底,並調解氣氛。

“今日沒有提前遞上拜帖便貿然魯莽上門拜訪,還請燕回兄莫怪。”宮逸晨略帶不好意思緊隨其後道。

“表哥,今日天氣着實不錯,正是狩獵的好時機,我們特地來邀請你一起去狩獵,不知你有沒有興趣?”秦景瀾趕緊適時的補充。

燕回不疾不徐的衝三人回禮後,依舊保持着高冷不苟言笑的面癱表情,“羅兄,宮兄能來,燕回哪有不歡迎的道理,在輪椅上癱坐了好幾個月,渾身骨頭都快要生鏽了,真好找個機會去放鬆放鬆呢!”

一聽此話,羅謝頓時眉飛色舞起來。

宮逸晨則依舊儒雅的淺笑。

秦景瀾則是一副即將要揚眉吐氣的模樣。

輕狂一邊難得的小口小口品嚐着茶水,一邊欣賞着眼前這一副四美男的美景,忽然,耳旁響起了燕回那冷冽之聲。

“不想去?”

輕狂愣了一下,隨即便猛的激動站了起來,“等我一刻鐘,我馬上更換了衣服就來。”

語畢!

還不等燕回回復,便宛如一陣風似的衝進了屋子,留下幾人面面相覷…… 不得不說,徐富康的辦事效率很高,在秦穆然話音落下后,便是安排人送來了相關的合同,在秦穆然和曲天馳還有曲母共同研究下,發現沒有什麼問題后,便是簽下了合同。

至於黑虎幫的瘋狼,則是被光頭男子送到了醫院,其他的人該就醫的就就醫,不用的,則是直接收拾現場的殘局離開了孤兒院。

一場鬧劇就這麼結束了,孤兒院再次安靜了下來。

「穆然,這一次,可真的要謝謝你了!」

曲母也沒有想到曲天馳的這個老大竟然有這麼大的能力,能夠讓盛放集團這麼大的集團都屈服,此時她還真的有些好奇,秦穆然到底是幹什麼的,不過他不說,曲母也不會主動地問。

「乾媽,你這話說的,你現在可是我乾媽,你受欺負了,我能夠不出頭嗎?而且這些對我來說都是小事,沒多大問題的!」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這麼多錢,可怎麼辦啊?」

曲母是一個淳樸的女人,一輩子或許都沒有見過這麼的多的錢,一下子擁有了,反而心裡有些沒底。

「很簡單啊,孤兒院搬遷以後,一些生活用品什麼的都翻新一下,讓這些孩子的生活條件好一點,剩下的,就作為一個基金,到時候就讓天馳安排人打理就好了!」

秦穆然想了想,沒有跟曲母說冥王殿的事情,不過這樣也好,有冥王殿在暗中幫襯,會好很多。

「對啊,媽,接下來的事情有我呢!以後呢,我有時間就回來看看你!這樣你也就不用那麼想我了,免得你總說我不孝順!」

曲天馳開了個玩笑道。

「我知道啦!走!我們去接孩子們回來!」

曲母臉上樂開了花,當即便是帶著秦穆然和曲天馳向著臨近的孤兒院去將那些暫時安置的孤兒們接回來。

孤兒院的事情告一段落了,但是龍天正的影響還是在的。

孤兒院的這件事,雖然沒有流傳出去,但是卻是在春城甚至雲省掀起了滔天巨浪。

先是春城的副市長引咎辭職,隨後副市長便是被紀委給帶走了,立案偵查,之後幾個部門的相關人員,都被紀委帶走調查,一時間,整個春城都人心惶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其實,就連那些被抓的,都很突然,有的人被抓的時候甚至還在開會,紀委直接不客氣地走了進去將他們帶走,有的則是出差,直接就在出差地被抓捕了回來。

他們的罪證,相對於國安來說,實在是太簡單了,一切都在國安的掌控之中,只是他們願不願意找你麻煩而已。

夜幕,很快降臨,孤兒院里亮起了燈,裡面一片歡聲笑語。

「穆然哥哥,聽說你很厲害,打倒了壞人,你能教教我嗎?」

一個剃著桃子頭的小孩童小跑了過來,鼻子上還掛著兩行鼻涕,看起來極其的可愛。

秦穆然蹲下身子來,用紙給他擦拭掉了鼻涕,臉上露出和藹的笑容道:「小剛,你為什麼要學習武功啊?」

「因為我不想再被壞人欺負,我想要保護奶奶!」

小剛抽著鼻子,一臉認真地說道。

當然小剛口中的奶奶指的就是曲母了。

「哈哈!好!小剛這麼小就這麼懂事,穆然哥哥當然會教你!不過學習武功之前,你們要知道,武功是讓你們用來防身的,而不是讓你們來欺負別人的!哥哥教你可以,但是你能答應哥哥以後不隨便欺負人嗎?」

秦穆然一臉認真地看著小剛,問道。

「我能!」

小剛連連點頭。

「哈哈!好!明天我就教你武功!」

看到小剛這麼可愛,秦穆然也是心情大好,爽快地答應了。

「真的嗎?穆然哥哥?」

小剛聽到秦穆然點頭,一雙水靈的大眼睛閃爍著光芒,激動地看著秦穆然。

「當然,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秦穆然臉上露出笑容道。

「太好了!我以後一定也要成為像穆然哥哥這樣的大英雄!」小剛激動地跳起來揮舞了下拳頭說道。

「你也可以成為天馳哥哥這樣的大英雄!」

曲天馳看著好生羨慕,醋味大發地說道。

「我才不要呢!」

小剛奶聲奶氣地說道,這小子這個時候竟然還傲嬌起來了。

「為什麼?」

曲天馳不解。

「因為天馳哥哥沒有穆然哥哥帥!我上次看電視劇的時候,電視上都說了,大英雄那都是很瀟洒的!你沒有穆然哥哥那麼帥,自然就不是大英雄了!」

小剛看著曲天馳一臉認真地說道。

「我特么!電視劇害人啊!」

曲天馳聽到小剛的話,氣的沒差點一口氣直接去了,真的是,哥難道不帥嗎?哥哥可是冥王殿的男神之一啊,這要是在西方地下世界,誰不知道我冥王殿的左護法?

哥要是說想要找一個妹子,那可是得有一大把的人過來追著哥呢!你現在竟然說哥不帥?

額,好吧,卻是比起秦穆然來說,曲天馳還是稍微有那麼一丟丟不帥的,不過這也不能代表全部啊!

容貌是爹媽給的,有沒有去棒國動過刀子,怎麼就能這樣了呢!

「哈哈!老曲,看見沒,小孩子說的話才是最對的!我一直說我是咱們的顏值擔當,你和雷凱還反駁我,說我不要臉,現在看看,小剛說出實話來了吧!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要相信群眾的話!」

秦穆然得了便宜還賣乖,一副我帥過你們真的不怪我的樣子,那個樣子,怎麼看著都想要給他兩巴掌呢!

「行了!我服了,老大,你最帥,但是你的臉皮也是咱們裡面最厚的!」

曲天馳給了秦穆然一個大拇指,鄙視地說道。

「那可不是必須的,咱是要麼不做,既然做了就要做最好的,臉皮,咱們只做最厚的那一家!臉皮不厚,你以為今天的事情能這麼容易解決啊!」

秦穆然給了曲天馳一個大大的白眼,理所當然地說道。

「老大,你今天是跟龍王打電話了?」

當時秦穆然給龍天正打電話的時候,曲天馳也在身旁,自然也能知道一點。

「當然!」

秦穆然點了點頭。

「我去!牛逼啊老大!龍老頭就這麼容易被你給忽悠了?」

曲天馳驚訝地說道。

「什麼叫做忽悠,我那是真誠地跟他等價交換,用這件事讓他幫個忙,同時讓他們清除人民隊伍之中的害群之馬,以免以後造成惡劣的影響,這種事,他可比你驚著呢!”秦穆然說道。

「也是,就他那個脾氣,從不做虧本的買賣,其實他真的不應該叫龍王,更應該叫狐狸!」

曲天馳想了想說道。

「沒錯,我也這麼覺得!」

秦穆然贊同地笑道。

說話間,兩個人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們這麼談論著龍天正,至於龍天正有沒有感應打噴嚏,他們就不知道,也管不著了! 皇城近郊,位於皇家獵場截然相反的南邊,有幾座山勢險峻的大山,由於山陡谷深,各種真氣猛獸品種繁多,狩獵風險太大,一般人根本就不敢入山。

於是,這裏便成了一些喜好冒險刺激之人狩獵最喜歡的去處。

一行人出京快馬奔跑了半個時辰後,便抵達了目的地的最外圍。

趙國公府中的嫡女,趙嫣然一身火紅的勁裝,身旁則是一身鵝黃色衣着的右相府嫡出大小姐,羅璇,兩人皆是帥氣的坐在馬背上,前者英姿颯爽,後者嬌俏可人。

皆是難得一見的美人胚子,只是,這兩個美人胚子,輕狂直覺一下便能感覺到,這兩個女人對於她的不喜。

趙嫣然目光掃了輕狂一眼,隨即對着一旁的燕世子展露出略帶憂心的一笑,好意提醒着。

“燕世子,此處可絕非清理過猛獸的皇家獵場,你確定要帶上世子妃?”

“嗷嗚~”壞女人,小白虎看着趙嫣然那皮笑肉不笑的望着自家主子,頓時就炸毛的站了起來,一聲怒吼。

“嘶嘶~”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