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張小姐,別這麼看著我!你喜歡薄寒池很正常,畢竟,放眼整個帝都,像他那樣的男人也不多,尤其是你這樣身份的人可以接觸到的,更是微乎極微,我要是你,我也會把握住機會的。」

2020 年 10 月 29 日

阿黎突然覺得張雪梨挺可憐的,沒事兒跑來找她做什麼!

就算是忍不住想在她面前炫耀,那也得事先打聽一下她的人品怎麼樣!就這麼莽莽撞撞地撲過來,這吃相……也太難看了。

被宋黎教訓了這麼久,張雪梨氣得咬緊了后牙槽,最後忍無可忍,憤怒地瞪向她,「你,你根本就配不上薄少!」

阿黎先是一愣,旋即笑得煙花亂墜的,好一會兒,她才止住了笑,玩味地睇了一眼張雪梨,說道;「就你這智商,我真沒把你放在眼裡。對了,你要真喜歡薄寒池,我給你像個辦法。」

「你這樣,找個機會把自己脫光了,然後往他面前一站,他要是睡了你,就說明你還有那麼一丁點希望,要是連看都不看你一眼……」

阿黎邪氣地勾了勾紅唇,一雙清透的深眸閃著邪肆的光芒。

張雪梨面頰一紅,恨不得挖個地縫鑽進去,宋黎的眼神太犀利了,尤其是看向她的時候。

她嘴巴張了張,想說點什麼,她沒有忘記自己來找宋黎的目的。

「宋小姐,你說了這麼多,無非是覺得薄大哥不可能喜歡我,因為你很自戀,你也很驕傲,你覺得我不如你,所以就算薄大哥喜歡我,你也不好承認的,因為你覺得這樣一來你很沒面子。」

話音剛落下,一陣清脆的掌聲響起來,阿黎微揚起下頜,意味深長地看向張雪梨,說道:「這就是你今晚上找我的目的吧!」

「我……」張雪梨一下子就噎住了,那一張臉就像是調色盤。

「行吧!你的目的達到了,可以離開了。」

視線與阿黎那雙幽黯的深眸對上,張雪梨莫名覺得臉頰發燙,在宋黎面前,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個使勁渾身解數,想要引人注意的小丑。

她用力地握緊拳頭。

見張雪梨半天不動彈,阿黎頓時沒了耐心,冷冷地眯起眼,「還不走?等著我請你吃夜宵呢!」

張雪梨咬著牙,氣得差點沒吐血,「你,你別太過分了!」

「嘁!我過分又怎麼樣! 偏就不談愛 我還想打你呢!」

見過不要臉的,還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那廝的眼光果然差了很多,就算要助人為樂,就不能找一個人品好點的人的嗎?

張雪梨嚇了一大跳,連忙打開車門走出去,還真害怕她會動手!

「張小姐,麻煩你下回再找我的時候,先去H國整個容。」

撂下話,阿黎鎖了車,利落地走出去。

看著那一抹婀娜多姿的背影,張雪梨用力地攢緊手指,不甘心地轉身離開。

「回來了?」

阿黎剛一走進客廳,就看到半躺在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傾城。

她聳聳肩,有氣無力地「嗯」了一聲,「你玩著,我回房間休息去,累了。」

「別啊!這才幾點,還早著呢!要不我們一起喝酒去?反正也睡不著。」傾城眼巴巴地瞅著她,「阿黎,我們已經很久沒一起喝酒了。」

「改天。」

「真不去?」

「嗯,我困了,想睡覺。」

……

阿黎躺在床上,好一會兒也睡不著,她心裡記掛著小糯米,也不知道薄寒池能不能照顧好他,甚至有些後悔把小糯米送到他身邊了。

可世上沒有後悔葯,她只得儘快找個恰當的機會把小糯米要回來。

薄公館。

床很大,足夠這倆父子在上面打滾,可他們既沒有打滾,也沒有聊天,只是大眼瞪小眼,這樣的姿勢維持了好幾分鐘。

「爸比,你會講故事嗎?」

小糯米扯了扯爸比的衣袖,奶聲奶氣地問道。

薄寒池搖搖頭,「不會。」

「爸比,你連故事都不會講嗎?媽咪就比你厲害多了,她會將很多故事。」

他這是被一個小屁孩鄙視了嗎?

薄寒池眯了眯眼,語氣略有些嚴厲:「你之前不是說困了嗎?為什麼一個小時過去了,你還是不睡覺?」 小糯米撇撇嘴,在爸比的威逼下,他心不甘情不願地閉上眼睛。

薄寒池頓時吁了一口氣,這小傢伙要是再不睡覺,他還真不只得該怎麼辦!打不得,罵不得,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睜著眼陪他。

放在床頭柜上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小糯米偷偷睜開了眼睛,眯了一條縫兒,生怕被爸比發現,又連忙閉上。

都這麼晚了,誰給爸比打電話呀!

為了不吵到小糯米,薄寒池連忙拿起手機下了床,朝著陽台走去,「喂?」他的嗓音低沉而暗啞,又透了一絲冷寂。

很快,手機聽筒里就傳來一個清冷的聲音:「老大,沈凡凱回帝都了。」

薄寒池一怔,連忙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據我查到的情報,他應該是三天前就回帝都了,但一直到今天晚上十點多他才出現在沈家。」

「嗯,我知道了。」

「老大,那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先跟著他,從長計議。」

……

已經過去七年多了,他晚上做夢的時候,還是會夢到那個血腥的場面,他最親近的戰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是被孤狼活生生地折磨死的。

生前,他被注射了大量的安非他命,在被折磨的時候,他整個人都是清醒的。

五根肋骨被人硬生生敲碎是什麼感覺?兩條腿膝蓋以下被人削皮削肉又是什麼感覺?眼球被人搗碎呢?十根手指被人一根一根卡掉呢?

生不如死!

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戰友死掉,可他卻救不了他,這是他一直以來的心魔。

薄寒池折回房間,從抽屜里拿出一包煙,又拿了一個打火機,他從煙盒裡抽出香煙的時候,手指顫抖了幾下,這才將香煙穩穩地送進嘴裡。

星芒忽明忽滅,灰白色的煙霧模糊了那一雙湛黑的眸子。

他眯了眯眼,眼底閃過寒芒。

一根煙抽完了,他又拿起一根,不過,他沒有把香煙放進嘴裡,只點習慣地燃了,然後看著它一寸一寸地燃盡,最後變成煙灰掉落。

「爸比,爸比,你陪我睡覺……」

等了老半天,爸比也沒有回房間,小糯米頓時不高興了。

站在陽台上的薄寒池微怔,連忙摁滅了煙蒂,轉身折回房間。

看著爬起來坐在床上的小糯米,薄寒池皺了皺眉,忍下心裡的燥意,耐著性子問道:「你為什麼還不睡覺?是不習慣嗎?」

小糯米揉了揉蓬鬆的眼睛,迷迷糊糊地點點頭,「唔,我有點想媽咪了,可媽咪說了,要我好好待在爸比身邊,等她忙完了才接我回去。」

對於小糯米一口一個爸比,薄寒池依舊不習慣,「宋承安,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是你的爸比,你這樣一直叫一個陌生男人做爸比,你的親生父親會不高興的。」

小糯米無奈地嘆了口氣,在心裡暗忖:我怎麼可能認錯人!媽咪把我們一家三口的照片放在床頭,我每天早晨一醒來就看到了。

他低頭沉默著,沒有媽咪的允許,他是不能告訴爸比真相的,不然媽咪會生氣。

「算了,你現在還小,我跟你說了你也會不明白,還是等見到你媽咪的時候,我跟她說。」

「爸比,那我們現在可以睡了嗎?」

「嗯,睡吧!」

……

睡到半夜的時候,薄寒池只覺得身體下一片潮乎乎的,他猛然想起什麼,連忙伸手摸了摸,嘴角狠狠一抽,身邊的小傢伙竟然尿床了!

偏偏,這個「罪魁禍首」還睡得很熟,也不知道做了什麼美夢,竟然咯咯笑了起來。

薄寒池一臉無奈,只得開了床頭燈,然後小心翼翼地將小傢伙抱起來。

他得帶著小糯米換個房間睡覺,不然的話,明天一早醒過來他肯定會感冒。

剛將小傢伙抱起來,他突然就醒了,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有光亮照進眼裡。

小糯米一抬眼,就瞧見爸比那一張好看的面龐,「唔,爸比,你要抱著我幹什麼?」

「醒了?」

薄寒池耐著性子問。

小傢伙氣呼呼地嘟起小嘴,儼然一副沒睡醒的樣子,「我是被爸比吵醒的。爸比,我還想睡覺,好睏哦!我要睡到天亮的時候。」

薄寒池:「……」忍住!不能跟小傢伙一般見識。

「爸比,你要睡覺。」小傢伙又閉上眼睛,也不管爸比要把他抱去哪了,總不能將他賣了換錢吧!媽咪說過,爸比不缺錢的。

低頭瞧了一眼懷裡的小傢伙,薄寒池想發火都找不到地方,這個尿濕了的床的罪魁禍首,竟然像個沒事兒人似的繼續睡覺。

薄寒池完全拿這小傢伙沒轍了,只好抱著他去了隔壁的客房繼續睡。

翌日清晨,小糯米一大早就醒了。

他睜開眼睛,看著狐疑地打量了一眼房間的布置,怎麼跟昨晚上的不一樣?他又連忙揉了揉眼睛,下一刻的時候,小傢伙「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一定是昨個兒半夜,爸比趁他睡著的時候把他賣給別人了!

小傢伙吧嗒吧嗒地掉著眼淚,好不可憐!

客廳里,正在擺放早餐的蘭姐似是聽到了哭聲,這個蘭姐是兩年前來到薄公館的,之前的張嬸因為家裡有事兒辭職回鄉里了。

她想到昨晚上少爺抱回來的小男孩,可這個時候少爺晨跑去。

猶豫了一下,蘭姐放下手裡的餐盤,朝著樓上的客房跑去。

小糯米已經停止了哭泣,他安靜地坐在床頭,可一想到爸比趁他睡著了就將他賣掉的事情,他心裡很不開心,又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想了想,小傢伙穿著昨晚上爸比買給他的家居服,窸窸窣窣地下了床。

床有點高,他只能試探性地往下爬。

就在小糯米的腳尖快要踩到地面,蘭姐從外面走了進來,被他的動作嚇了一大跳,連忙跑過去將小傢伙抱起來,戰戰兢兢地喊道:「我的小祖宗,你小心摔下來!」

小糯米頓時被嚇到了,拚命地掙扎,「你放開我!放開我!我要爸比……」

「哎喲!我的小祖宗,少爺出去晨跑了,他一會兒就回來。」 蘭姐連忙解釋,生怕這小傢伙傷到自己。

呃,小糯米愣了愣,扭頭瞧了一眼身後的人,蘭姐?他記得昨晚上爸比叫她蘭姐!難道,難道是我誤會爸比了嗎?爸比根本沒有把我賣掉。

「我,我醒過來沒見到爸比,有點害怕……」

小傢伙說話的聲音小了,還有些心虛。

蘭姐微微嘆了口氣,只覺得這小傢伙挺可憐的,「小小少爺,要不我們先下樓吧!少爺很快就回來了。」

「好吧!」

小糯米任由蘭姐抱著他下了樓。

他們剛到樓下,就碰到從外面回來的薄寒池,蘭姐連忙走上前,說道:「少爺,您回來了,小小少爺他醒過來沒見到你,哭得厲害!」

小糯米:「……」我哪裡哭得厲害了,就哭了一下下而已。

心裡這樣想著,立刻有些不待見蘭姐了,不爽地扭動著身體,「我要下去。」

蘭姐呵呵笑了笑,連忙將小糯米放下來。

薄寒池挑眉,居高臨下地看向眼前的小傢伙,眼眶紅紅的,是哭過了!

小糯米也望向爸比,毫不畏懼。

「告訴我,你為什麼要哭?」薄寒池蹲下來,視線與小糯米的眼睛齊平。

小糯米別過臉去,小嘴緊緊抿起,這麼丟人的事情我才不要說!

薄寒池忍不住笑了,故意打趣地說道:「小傢伙,你昨晚上尿床了我都沒說你,你還好意思哭!」

小糯米瞬間睜大了眼睛,惱羞成怒,氣呼呼地瞪著爸比,「你騙我!我才不會尿床,我已經長大了!」

薄寒池眉梢一挑,說道:「你要是不相信,你大可以跟我回房間看看。」

「我……」小糯米一下子就噎住了,一步也不願意挪動。

「相信我的話了?」

「才不相信。」

「因為昨晚上你尿床,所以半夜的時候,我抱著你去了客房睡。」

聽到爸比的話,小糯米越發心虛了,低著頭,目光的焦距落在自己的腳尖上,真是該死!他還以為爸比趁他睡著把他賣了。

想了想,小傢伙還是還是覺得自己不可能尿床,因為他已經很久沒尿床了,「爸比,也有可能是你尿床了,然後你抱我去客房。」

薄寒池:「……」這小傢伙倒打一耙的功夫倒是學得爐火純青!也不知道師從哪家?

「爸比,媽咪說過,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一切都有可能。」

「小傢伙,你媽咪說的話不可信。」

「才沒有呢!媽咪從來不會騙我,媽咪對我很好的,不像爸比你……」小傢伙委委屈屈地嘟起小嘴,「我在這之前,都沒有見過活著的你。」

薄寒池:「……」難道這小傢伙是單親家庭,出生之後就再也沒有見過父親?

見爸比沒有作聲,小糯米只以為他生氣了,連忙低下頭,不敢再去惹他。

薄寒池不由得彎起唇角,經過一晚上的相處,他倒是挺喜歡這小傢伙的,「行了!不就是尿床了嗎?我又不笑話你。如果你今天還想一直跟著我,那現在就去洗漱,一會兒吃早餐。」

小糯米頓時滿心歡喜,邁開小腿朝著樓上跑去。

一個小時之後,薄寒池帶著小糯米出現在星辰大廈,他上午有一個重要的會議要開,只好將小糯米安排在辦公室,又叮囑秘書室的小阮照顧他。

小糯米的出現立刻引起公司職員的一陣騷動,尤其是小糯米叫薄寒池爸比的時候,一個個都把嘴張開老大,幾乎能塞進一個雞蛋。

大Boss竟然有私生子了!

「喂!你們聽說了?大Boss帶著他的私生子來公司了,那孩子長得很好看,也不知道哪個女人這麼有福氣,竟然能給大Boss生孩子。」

「你羨慕了?」

「當然羨慕!不只羨慕,我還嫉妒呢!這可是一步登天,而且誰不知道咱大Boss的潔身自好,身邊從來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

「也是!這個女人上輩子肯定拯救了銀河系,要不然怎麼會生下大Boss的孩子,而且還一舉得男,說不定哪天就能母憑子貴了。」

……

聽到市場部幾個女人的竊竊私語,張雪梨愣了愣,眼眸中閃過一抹異樣,旋即冷誚地勾起嘴角,她不是很得意嗎?以為薄少不會喜歡上其他女人,如今人家連私生子都有了,看她還能得意什麼!

張雪梨一想到昨晚上宋黎對她的侮辱,她就恨不得撓花她那一張臉。

不就是長得好看一點嗎?有什麼了不起的!薄少還不是連私生子都有了。

以她的驕傲,如果把薄少有私生子的事情告訴她,她一定會很憤怒吧!

「對了,我以前聽說,咱薄總不是喜歡一個女演員嗎?好像叫什麼宋黎的。」

張雪梨不動聲色地問了一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