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少爺我一直再想,你這雪花的數量,應該怎麼樣才能壯大,雖然在運用中能在空氣和水中同化來不少,可那些終歸比不上你自身擁有的。如果你的雪花,能達到冬日暴風雪的數量,那你就能成為真正的冰雪女王了。」莫平安看著場中閃躲的濃,沉思的繼續說到。

2021 年 1 月 5 日

「如果只是提高修為才能增加雪花的數量的話,那這些雪花想形成殺傷力,還是欠缺了一些。」

聽到莫平安的話,黎秋同樣沉思起來。而一旁的虞不晚卻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睜著明亮的大眼看著二人驚喜的說到:「少爺,我好像知道怎麼做。」

「什麼叫好像?說說,看看你這傻丫頭能有什麼好意見。」莫平安颳了一下虞不晚的瓊鼻調笑到。

「哼~你才傻呢!」虞不晚不滿的噘起小嘴說到:「從小我就喜歡黃金…」

「你不說我們也知道,小財迷!」

「呀~別打斷我說話!」虞不晚輕錘了莫平安胸膛兩下后重新說到。

「從小我就喜歡黃金啦!而且在召喚出我的靈劍之後就越發的喜歡了,誰讓本小姐的靈劍是金屬性里的黃金呢!」

「所以我就偷摸用黃金打造了一套繡花針,而且每次刺繡的時候都會運用魂力,雖然魂力並不能覆蓋到繡花針上,但也會輕鬆許多的。」

「可在我靈劍認主后不久,有一天和往常一樣刺繡時,綉著綉著,我的黃金繡花針突然在我手中分解了,被風一吹后徹底不見了。」

「是么?這事倒是怪異,黃金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分解掉,哪怕被你的靈劍同化也不像啊。」莫平安疑惑的看向虞不晚,黎秋同樣轉過頭仔細傾聽起來。

「嗯!少爺猜的不錯,的確不是同化。本小姐也苦思許久,可依然沒有頭緒,後來我又找人打了一套黃金的繡花針。」

「不過這次沒用多久,繡花針又再次分解。哼~氣死我了,一怒之下本小姐拿出所有的積蓄全部打造成了繡花針,就不信想用個黃金繡花針這麼難。」

「可少爺你猜怎麼著,沒用兩年,這些繡花針全分解了,而且速度越來越快。那時我就在想,我這輩子是不是和黃金有仇啊?根本碰不得黃金。還好本小姐家資還算豐厚,乾脆貼身帶了幾塊金元寶。」

「這會挺的時間比較長,可金元寶還是在不斷的弱小。直到來莫府前,突然在我的劍魂空間發現了這個。」說著,虞不晚縴手一張,出現了一隻黃金繡花針。

「原本只是一塊很小很小的金疙瘩,是我廢了不少魂力才改成繡花針的,而且這隻繡花針與靈劍本體無異,是可以用魂力驅動的,並且比普通黃金堅韌許多,想來黎姐姐需要的就是這種方式獲得的雪花吧!」

「難怪你這麼財迷,不隨身帶點黃金就難受,這樣吧,等會讓你黎姐姐多領出來點黃金,給你打造一個實心的黃金床,也省的床板突然分解,在摔到地上了。」莫平安接過黃金繡花針,思索了一下說到。

「哎?我怎麼沒想到,還是少爺聰明,帶著金元寶多累,還是躺在黃金上舒服,而且還夠多。」虞不晚有些懊悔的掏出幾塊金元寶說到。

「不過黎秋的就有些難辦了些,馬上結冰了還好說,可一年中還有三個季度是看不到冰的,看來是時候挖個大點的冰窖了啊!」莫平安嘆口氣說到,不過心中卻思索起硝石的模樣來。 魂力即將枯竭的黎秋,揮手將雪花全部收回后,正要開口說話,便看到濃翻身落到了幾人身前。

「還真是不得了呢,竟然連這種事都被你們發現了,不過也好,既然你們發現了,再跟你們說這些也不會犯違反入世令了。」

聽到濃的話,三人齊齊轉頭認真的聽了起來。

「世人皆知靈劍在運用時,回將周圍同屬性事物同化並加以利用,所以選擇個有利於自身靈劍同化的環境,會很好的發揮實力。」

「可世人卻不知靈劍在運用中能同化的同時,平時也會在同屬性事物產生順應效果,各種屬性的靈劍,順應的方式也不一樣,不過單一純屬性靈劍的順應方式是最簡單的。就好比兩位妹妹的冰和金。」

「不過在不運用魂力時順應效果微乎其微,是很難被感知到的,所以這個秘密才得以在世俗封鎖,可沒想到不晚妹妹倒是個大毅力的人,發現靈劍空間內多出的小疙瘩,恐怕堅持了不少年吧?」

看著濃問向自己,虞不晚羞澀卻驕傲的回答到:「當然啦!本小姐可是前前後後用了五年的時間呢。」

「那麼恭喜你了,如果你最開始就是睡在金床上修鍊的話,也許幾個月你就會發現你靈劍空間中多個小金疙瘩。」

「這個…我家沒錢。」虞不晚害羞的低下頭,直接將剛剛說過的家資豐厚忘到了一邊。

「不過也不錯了,至少這是你發現的不是么?」濃勸慰了一句后,繼續說到。

「順應與同化不同,不但更加困難,需要長時間的堅持,而且與同化最大的差別就是,大量消耗少量吸收。通常這個比例會在幾百比一,甚至幾千上萬。」

「就用不晚妹妹的金來說吧,她有可能對幾百兩黃金進行順應,可最後只能得到一兩,甚至上千兩萬兩黃金中才能得到一兩,而其它的黃金,都會分解掉重新歸於大地。」

看到虞不晚沮喪的樣子,濃勸慰道:「不要沮喪,這個比例是越大越好的,因為順應而來的都是精粹,所以比例越大,你的靈劍品質越好,這也是世俗中很難發現的原因之一。」

「變異屬性同樣可以在原屬性事物中,得到順應效果,不過這個效果更加微弱著而已。比如黎秋妹妹的冰,就可以在水中順應而來,不過卻要多付出幾倍,甚至幾十倍的辛苦才行。當然,如果準備個冰窖的話,的確是個不錯的選擇。」

「對於最常見的土和水兩種屬性來說,順應起來不但省心,也要省錢的多,水屬性的人直接泡到水中修鍊可是再好不過的了。土屬性也一樣,不過沒有強橫的身體時,最好還是老實的坐在地面比較好。」

莫平安欣喜的看著濃,隨後輕聲問到:「如果是向你那樣的,靈劍是魂獸的該怎麼順應呢?」

濃看著莫平安一字一頓道:「不、告、訴、你!」

「不用想了,對植物系的靈劍還能稍微簡單一些,可幻獸系的,先決條件世俗中即便有人達到,也不會有人想到的。如果不是聽到你們剛剛的討論,我也是不會與你們說這些的,畢竟這是各宗派共同封鎖的信息,沒有人敢違背的,要不然世俗豈不是亂套了。」

「不過你們自己發現的,那就不在各宗派管轄之內了,不過要記住,這些信息,切莫透露出去,否則世俗中人得到的力量太過強大,只能滋生更多的殺戮和戰亂。」濃深深地看著三人警告到。

「我先回房間了,今後我會同你們一起訓練的。」濃說完,再三人錯愕的眼神中,快速的離開了健身房。

虞不晚伸出縴手,捅了通莫平安悄聲問到:「少爺,你和魘仙子是…」

莫平安得意的挑起虞不晚的小下巴說到:「以後私下裡無人的之後直接叫她姐姐就行了,濃姐姐!怎麼樣?少爺我威武吧!」

「額~我說夫人怎麼批下一筆黃金,將施粥延續了半個月呢。哼~少爺你偏心!」虞不晚突然撅起小嘴說到。

莫平安有些無奈的看著虞不晚,這丫頭聯想的倒是挺豐富的,不過還真被猜中了。

伸手攬過虞不晚的纖腰,莫平安勸慰道:「這可真不是少爺偏心啊,只能怪濃的實力太強大了,分分鐘秒殺少爺我,你說少爺我哪能不乖乖聽話呢!」

「是么?剛剛也沒感覺她有多強啊!在「步步生蓮」中跌倒好幾回呢,不過飛的倒是蠻快的。」虞不晚伏在莫平安的肩膀上輕聲說到。

「哈哈~那是你們沒看到她真正的實力,就我家那些老傢伙,恐怕加起來也只能給濃當點心吧!」莫平安想起那日的暗紅色的魘,仍舊一陣心怵,忍不住感嘆到:「實在是太兇殘了!」

正在一旁思索些濃話中信息的黎秋,突然站起身有些不安的看著莫平安急切的問到:「少爺,你和濃姐姐回來之後去過房間沒有?」

「嗯?沒有啊,她想參觀一下本少爺的健身房,所以就直接到這裡了。」莫平安疑惑的看著黎秋說到。

「壞了!」黎秋低語了一聲后,快速的說到。

「少爺,在你和濃姐姐進來前不久,月缺妹妹回來過,說給少爺準備了一份大禮,然後就又沖忙的離開了。」

「哦~怎麼了,大禮?」莫平安毫不在意的說到:「就那丫頭能有什麼大禮,說不定是賠禮還差不多,竟敢私自調動侍衛,等哪天逮住她非好好教訓一頓才行。」

黎秋見莫平安悠閑自得的模樣,焦急的說到:「少爺,難道您忘了交給月缺妹妹的事了么?」

「沒啊,不就是…我靠!本少爺早晚得被那丫頭害殘了不可。」莫平安說著直接站起身,沖忙的向健身房外跑去。

一路上莫平安不斷的祈禱著,心中所想的場景可千萬不能發生,月缺可是有過前科的,都敢把兩位公主扒光了就到莫平安的床上,還有什麼事,是月缺干不出來的?

這麼長時間過去,背不住在哪裡發現一兩個與目標相符的女子,這要是被濃髮現了,想想就不寒而慄。 在某個夜晚,朦朧的睡夢中猛然驚醒,窗戶被『滴滴^答答』的細雨怕打著,腦海中如閃電般劃過一張哀怨的臉龐,渙散的目光,落寞的身影……

於是有了這樣一個故事:

女主在小城市渾渾噩噩生活了二十多年,直到失去生命,智商都一直平平無奇,是個默默無聞純正的小人物。

背叛的感情衝擊中,她又恢復了前世的記憶,強烈想要報復。

然而愚鈍的女主思想是混亂的,她沒有任何方向,只能無知的混入人類之中,盲目尋求仇人,劇情也會非常平緩。

糾葛在愛與恨之間的女主,慢慢的發現,自己所擁有的特殊能力,其實只能在毫無修為的人類面前炫耀,這當她意識到自己需要成長時,女主復仇之路才正式有了開端…… 女主逐漸有了提升修為的意識后,踏上成長階段,雖如大流般需要不斷晉級,不過另闢蹊徑的晉級之路一定會給讀者帶來別樣的風采。

葬xin是新手,文筆也許不會太好,文章一開始十分平實,沒有波瀾,即便如此,葬xin還是看到好多朋友在發評論催更,心中甚是感激!葬xin一定會努力改進本書大綱,提高寫作水準,來回報各位的支持。

o(n_n)o哈哈~所謂生命不息,寫作不停,杜絕爛尾!葬xin不會讓看官們失望的。

至於更文速度,還請各位看官別著急!讓葬xin先多存點乾貨,等正式簽約后,一定讓各位飽餐~(*^__^*)……

看到這裡,各位看官千萬別緊張,擔心著會浪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

葬xin絕不會讓本書過於冗長,預計是在150萬字以內完稿。

————

ps:慎重感謝下(*^__^*)……所有支持葬xin的小夥伴兒們!!!

登上粉絲榜的朋友們,快把葬xin感動死啦!!

孤獨的甜蜜、舞琦、林燕81、cfjgmw1、丁聯、觀冰聽濤、星辰大海*、圓桌騎士_、林天小小、我是saskia、dc墳頭……\(^o^)/~

我就不挨個點名了,總之,葬xin的膝蓋已經屬於你們啦! 重生之美人兇猛 ~有你們,我會更有動力哦,(づ ̄3 ̄)づ╭近兩天臨時外出,存稿在家裡電腦里,忘記帶上,新章節只能推遲到2016-10-20號更新,請各位諒解。 程曦的耳朵轟轟作響,頓時一片空白,腦子也有點轉不過來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好一會兒才適應了下來,抬頭看了下屋頂的吊燈,白熾燈的光芒晃的她有些暈眩,兩眼刺痛的睜不開。她下意識的抬起胳膊想用手擋住這刺眼的光。

可是……

——好像……根本就沒用。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刺眼的燈光直勾勾的穿過了擋在眼前的手,還有幾乎融入空氣中的身體。而她的雙腳在半空中飄著,完全沒辦法接觸到地面。

程曦有些害怕的抖了下身體,隨即整個人在飄懸到了房頂,毫無重量的身軀,讓她整顆心也跟著懸吊起來,她害怕了。

誰來告訴她,她這是怎麼了,是在做夢嗎?——「沒錯這一定是個夢。」程曦在心底暗自告訴自己這是夢,跟著她也沒那麼害怕了。

等心裡的恐懼平復了些后,她四處打量著眼前的房間。

這是家裡的客廳,沙發上擺了幾件還沒整理的衣服,茶几的一角淌著血跡,茶几一角的玻璃也破了。

上面歪歪斜斜的放著一隻被打翻的牛奶杯,玻璃下的桌布被剛沒喝完的牛奶浸透了,不遠處有一張飯廳的木椅,倒放在地上。

程爸爸坐在地上,沉默的望著地上一具冰冷的屍體,那不就是自己嗎

空氣凝結般,程爸一動不動的在那裡,已經被抽空了一樣,不哭,不動,也不做聲。就那麼靜靜的看著,思緒不知道飛到了哪裡。

這時幾個穿警服的人走到窗邊,仔細的檢查著什麼。

其中有個人打開了緊閉的窗戶,窗外吹來一陣風,刮起來的窗帘穿過她的身體,她被風吹的向屋子中間靠近了一些。

懸在空中的身體,晃晃悠悠的,她強把自己定住,目光落在地上那攤鮮紅的血上。

程曦倒抽了一口氣

——這夢也太晦氣了吧。

大門敞開著,程媽媽在屋外一個勁的抽噎著,似乎喘不上來氣快要昏厥過去了。有倆個穿著白色護士服的人,正要扶她往救護車方向走去。

公安局的人陸續在屋裡屋外走動著,引來四周許多鄰居在那張望。

有些程曦還認得,都是這樓里的鄰居,有些還是跟她一起長大的小夥伴。可是他們卻冷冷的看著,眼睛不時的往屋內探,他們的眼神中除了看熱鬧並無半點哀傷。

——媽!

她掙扎著想去看看媽媽是怎麼了,用盡全身力氣剛飄到門口就被一陣風吹的更遠,試了好幾次都辦法飄到媽媽的方向。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媽媽半昏厥的被人扶上了救護車。

程曦突然好想哭,可轉念一想,這不就是個夢嗎,輕輕的搖了搖頭,嘴角微微上揚,感覺自己有些犯傻。

她努力想結束這個夢境,可是好像沒有用,手和身體都不聽使喚,自己就像一團空氣,完全不能觸碰到。

她被風吹到了屋子外面,如空氣般的身體根本無法固定。

程爸爸踉蹌的跟了出來,想要出來看看妻子的情況,此時眼裡的淚水已經止不住的一直往外掉了,身體也在顫抖著。

他看到被扶上救護車的妻子,突然用頭猛烈的撞到牆上,鮮血順著額頭流到臉。口中喃喃自語:「這到底是怎麼了,幾個小時前還給我們打電話說要明天回來吃飯。」

程爸的聲音有點撕心裂肺,想起電話里女兒的聲音剛剛還活潑明亮,這讓他沒辦法接受女兒已經死去的真相。

懸在空中的程曦又著急又心疼,她慌了。如果這是夢,拜託!讓她趕緊醒過來吧。

程曦感覺到風穿過自己的身軀,把周圍樹葉吹的呼呼作響,她拚命的向父親飄蕩過去,看著父親已經略顯花白的雙鬢,還有額頭上汩汩的淌出鮮血,順著臉頰一直流。

程爸伸出布滿滄桑的手,胡亂的拭去快留到眼睛里的血和臉上的淚,可不管怎麼抹,血液和淚水還是抑制不住的往外湧出來。

周圍的人依舊冷冷的看著這一切,有些在交頭接耳的說著什麼。

她心疼的想去摸摸程爸受傷的額頭,卻沒想到手指穿透了對方的身體。

程曦在父親身邊飄了一陣后,看到有人抬著自己走了出來。

她湊過去看到了一個躺在血泊中,穿著一身白裙,頭髮散落,面無血色卻五官依舊精緻的自己。

外面依稀下起了小雨,可絲毫阻擋不了馬路邊聚集看熱鬧的入群,空氣中混雜著血腥味,聽著周圍的人分分在議論:

圍觀者1:「好像是窗帘卡住了,爬上去拽窗帘結果自己甩下來砸到了頭部。」

圍觀者2:「是啊,太可惜了!還這麼年輕,還吃安眠藥」

圍觀者3:「真是活膩了,吃了安眠藥不好好躺著,還爬那麼高拽窗帘」

圍觀者4:「傻唄,沒事自己在家還嗑藥。」

程曦聽著四周七嘴八舌的聲音,她的思緒跟著也清晰起來。

她想起來今天是她和李立的結婚周年紀念日,她開心的在家做了好多菜,精心的化了妝,穿上了李立送她的一條白色長裙,精心準備了一個用禮盒包裝好的紀念日禮物。由於工作關係,他們似乎都沒有什麼機會呆在一起,今天也是她特地督促著李立回家的,希望有個新的開始。

「曦兒!曦兒!」程爸看到女兒的屍體被人用布蓋了起來,布快蓋過臉的一刻,徹底控制不住,跪在地上嚎啕痛哭。

程曦看著父親痛哭失聲完全失控了,心裡被揪得生痛,可當她眼角餘光掃到從人群中衝過來的李立。

他看到程曦的屍體怔了怔,窺了下四周,並沒有過多的表情。浮在空中的程曦身體下意識的抖了抖,似乎想起了些什麼。

——難道這不是夢?

他就是程曦的丈夫,濃眉大眼,皮膚略顯黝黑,中等身材,長的談不上帥氣,不過面容還算乾淨。

重點是……李立剛剛不是回家了嗎。 總裁,我錯了 怎麼會在外面,像是才回來的樣子。

她腦袋有點懵,回想起之前的情景。,李立回到家裡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就說有點累要去洗澡。

然後給她遞來一杯牛奶,這是習慣性的動作,幾乎每次跟李立在一起,總會有一杯溫熱的牛奶送到程曦手邊。程曦開心的喝了幾口牛奶,計劃著今晚的節目。 程曦在沙發上等著浴室里的李立出來,止不住心中雀躍,神秘兮兮的對著浴室說到「老公,你猜今天是什麼日子,我還給你準備了禮物哦!」

裡面的李立並未回應,心許是浴室水聲太大。

程曦抿嘴一笑,起身抖了抖被坐皺的裙擺,便去廚房將涼掉的飯菜,重新熱一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