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少廢話,我不是在和你談條件!」

2021 年 1 月 4 日

秦石冷道,手上又用了幾分力氣:「馬上把解藥給我,否則我現在就送楊子云上黃泉。」

「呵,你大可試試。」不料,楊浩忽然冷笑幾聲,撫摸下鬍鬚,道:「你可別忘了,現在是你們秦家數十條人命,換子云一條人命。若是把我逼急了,我大不了犧牲子云一人,而你們秦家人,誰也別想活著離開!」

「你……」

楊浩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來,這是秦石沒有料到的。

他也害怕楊浩破釜沉舟,破罐子破摔。秦家數十條人命,賭楊子云一條,他賭不起,因此咬咬牙,道:「我喊三二一,我放開楊子云,你把解藥拋過來!」

「成交!」楊浩答應的非常爽快。

眼珠一轉,秦石也不墨跡,直接數過三二一。

一字剛剛落下,楊浩倒是痛快,直接將解藥朝秦石拋去。

看見迎面飛來的解藥,秦石心中大喜,也不廢話,手心直接發力,一把將楊子云朝楊浩推去:「老禿驢,還給你!」

「石頭,有詐,別信他!」書中玉忽然急切的喊聲。

可是,這時候,秦石的手已經鬆開。當他剛回過神時,只見楊浩抬起手指,指尖上匯聚靈力,直接發出一道攻擊,碰的將半空中的藥瓶擊碎。

「楊浩,你個畜生!」

藥瓶被擊碎,秦石慌亂的咆哮。

「哼,不得不說,你的天賦和膽識,確實值得讓人敬佩!但終歸是個ru臭未乾的毛頭小子!」楊浩接住楊子云,一臉的諷刺,旋即他不再猶豫,猛的朝秦石逼近。

「若是不殺你,後患無窮!」

之前,秦石所表現出來的魄力和實力,讓楊浩正色起來。他非常清楚,今日若殺不了秦石,他日等秦石成長起來,必成大患。

楊浩想到這,手上的力量又精進幾分,朝秦石的胸口拍下。

「石兒!石頭!」

大導演 「石頭,咳咳,讓,讓我來!」焚書顫抖幾下,書中玉想都不想,就要飛躍而出,替秦石擋下攻擊。

可這時,秦石不敢猶豫,一下按住焚書:「玉姐,這是我秦家的事,你最好別多管閑事!若是不想讓我恨你的話,就在焚書里待著!」

「你傻啊,你都要死了!」書中玉大急。

「我死不死,也和你沒有關係!」強勢的回應句,秦石毫不猶豫的將焚書扣死。他心中清楚,之前在打開秘境結界的時候,兩株紫靈花的藥效已經到了極限,若是再讓書中玉出手,她必魂飛湮滅。

書中玉幫了他太多,他不能再讓書中玉受傷了。

想到這,秦石咬緊牙關,忽然拉開陣勢,準備誓死迎擊楊浩。

碰!

可就在這時,只見秦老爺子忽然從秦石身後竄出,猛的將楊浩擋下:「哼,老夫還沒死呢,少在這給我擺出要死的架勢。我可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

「爺爺?」

看見秦永峰,秦石楞下:「你解毒了?」

「哈哈,區區小毒,也想要困住我?真是不自量力!」秦永峰點頭大笑。只見他的毛孔處,一滴滴粘稠的毒素,被他的靈力逼了出來。

「楊浩,你傷我秦家弟子,羞辱我女兒,欺騙我孫兒!今天我就是拼了老命,也要讓你付出代價!」秦永回過頭,一臉猙獰的瞪向楊浩。

見秦永峰自行解毒,楊浩正色起來:「哼,姜果然還是老的辣,但就算你zi解毒,你覺得憑你zi,能保護這麼多秦家的人么?」

「殺死秦家人,一個不留!」

楊浩說完話,朝著楊家人下達命令。

楊家人聽見家主的命令,毫不猶豫的朝秦家人發起攻擊。

「該死!」見狀,秦永峰緊張起來,轉過頭想要攔住楊家弟子。可就在這時,楊浩忽然迎了上來,猛的和秦永峰交手:「秦永峰,你的對手是我!」

碰!

兩人交手,同時退後幾步。

退後幾步,秦永峰想要抽身,去保護秦家的人。

可是楊浩根本不給他機會,緊追不捨的又衝擊上來。兩人同為封靈境的高手,一時間打的不可開交,難分伯仲。

「哈哈,今天秦家的人,誰也別想活著離開!」秦永峰被楊浩拖住,楊霄翰帶領楊家弟子,開始瘋狂的朝秦家人發起鋪天蓋地的攻擊。

碰!

不料,一道血色劍光,忽然間劈天砍地,迎上楊霄翰的攻擊。只見秦石手握嗜血劍,一臉猙獰的擋在秦家人面前:「楊霄翰,當初我就說過,你若一掌拍不死我,我早晚有天屠了你整個楊家!」 一擊,秦石正面撞上楊霄翰。

憑藉嗜血劍,七層淬靈境的秦石,在力量上和楊霄翰比起來,分毫不差,甚至還躍躍欲試,大有要反超的勢頭。

見到這幕,場下的人同時喧嘩。

「怎麼回事?楊霄翰的攻擊被擋下了?」

「真的假的?這毛頭小子,看上去頂多十五,竟然能正面和楊霄翰抗衡?」這一幕,在無數的人心中,引起巨大的漣漪:「難怪楊家要處死他,我若是楊家人的話,也肯定不會放過他!」

「十五歲有這等天賦,若是成長起來,無可限量啊。」

「七層淬靈境?」最震驚的人,其實還是楊霄翰zi。他清楚的記得,一個月以前在坊市上,秦石不過是剛突破五層淬靈境的小毛頭,現在卻能和斗個他旗鼓相當?

碰!

兩人抗衡幾分,同時倒退出去。

「就算你天資卓越,我也要將你扼殺在搖籃里!」

楊霄翰被一個小毛頭逼退,心中受到了巨大的屈辱。只見他臉紅脖子粗,在腰間使勁抽出一把鋒利的尖刀,貫穿靈力,猛的朝秦石迎。

「斷魂刀?」

「楊家第一刀,下等靈器。想不到,楊老爺子,竟然把斷魂刀傳給楊霄翰了?」場下的人又喧嘩起來,這把斷魂刀在荒鎮,可是威震八方啊。

有傳聞說,在幾十年前,楊家家主就是靠著這把斷魂刀,力拔千斤,帶著楊家的人在荒鎮上紮根立足。

「石兒,小心!」

斷魂刀乍現,秦家的人都為秦石捏了把冷汗。

正如楊霄翰所說,不管秦石有何等的天賦,但若是被扼殺在搖籃里,也不過是曇花一現。

「看來,一個天才註定要夭折了啊!」場上的人,也都不看好秦石,漠視的搖搖頭。對於他們來說,不管如何,秦石終歸只是一個尚未成年的小毛頭。

秦老爺更是惶急,側開身想要避開楊浩。

但楊浩苦苦相逼,根本不給他出手的機會:「嘿嘿,秦永峰,我楊家數十名小輩,都被你們秦家斬殺,今天也該讓你嘗嘗,老年喪子的悲痛了!」

「石兒,小姑來助你!」

算了下距離,秦月玲離秦石只有四步之遙,觸碰不到七步斷腸散,因此她站起身,就想衝上幫助秦石。

可就在這時,楊霄翰的兩個弟弟,一下擋在秦月玲的面前,將她死死壓制住,一步也不跟讓開:「我說嫂嫂,別著急啊。若是累壞了,晚上怎麼陪我哥?」

「你們……」

被擋下,秦月玲惶急的顫抖身姿。

碰!

可就在這時,一聲前所未有的爆鳴,在整座高堂中回撤而起。只見秦石手中的嗜血劍,和楊霄翰的斷魂刀正面迎擊,發出刺耳的金屬聲。

一刀一劍,分庭抗禮,一時間,竟然難分伯仲?

這一下,場下的人徹底傻眼了,同時站起了身,一臉的驚容失色:「那小子的劍是怎麼回事?竟然把斷魂刀給擋下了?不可能吧?」

「靈器?」楊霄翰哆嗦下身子,瞳孔猛然收縮,一臉錯愕的望著秦石手中的嗜血劍,驚詫道:「小鬼,你手上這把劍,竟然也是靈器?」

「靈器?誰告訴你的?」

秦石歪歪naodai,一臉戲虐,非常猖狂的笑聲:「小爺手上的這把劍,是區區靈器能夠睥睨呢么?這他媽叫玄兵,真是沒有見識的土包子!」

「玄兵?」

一句話,全場肅清。

就連正在激烈交手的兩個家主,都同時停下身子。

玄兵?那是什麼概念?就算是在整個荒鎮,也沒有一把?

「玄兵?那把劍是玄兵?這小子怎麼會擁有玄兵?」一些小家族的人,眼神都變得熾熱起來,望著嗜血劍的目光,流露出貪婪的神色。

一把玄兵,確實值得讓人發瘋發狂了。

但是,他們也就只能想想,畢竟在荒鎮上,還輪不到他們猖獗。楊家、秦家不說,聶家的老爺子,可還坐在那裡閉目養神呢,誰敢翻騰?

當然,此時聶家的老爺子,也是微微睜開眼,一臉好奇的望著秦石,漠視的搖了下頭。

凰落九 「哼,上次我就說過,你一掌殺不死我,我就殺了你全家!」擋下斷魂刀,秦石非常欣賞這種全場愕然的氣憤,猖狂的冷笑聲。

伴隨著笑聲,秦石單手握劍,一手開始凝聚赤炎。

「烮天拳!」

一道火光,猛的擊向楊霄翰。

被火光逼近,驚慌失措之下,楊霄翰迫不得已的分出靈力,想要去阻擋迎面而來的烮天拳。

「黃泉九劍!」卻不料,趁著楊霄翰分神,秦石猛的將嗜血劍抽回,一股股強橫靈力,化為九道劍氣,一氣呵成,順著嗜血劍上貫穿而出。

九道血紅的劍氣,如同蒼穹中的巨蟄,呼嘯落下。

「九劍全出?」

這下,場上的人更加震驚。

黃泉九劍在他們心中的分量,和斷魂劍相差無幾。他們心中明知,秦家的黃泉九劍,究竟又何等威力。特別是第九劍,已經堪比二階上乘武學。

「好小子,竟然把黃泉九劍,修鍊到這種程度?」和楊浩交手的秦老爺子,眼神也是火辣起來。他捫心自問,同時釋放九劍,就算是他也做不到。

「翰兒!」

現在的立場完全顛倒。

有秦石在,秦永峰可以完全放心,專心致志的對付楊浩。反而是楊浩,感受到九劍之威,趕忙側開身想繞過秦永峰,過去幫助楊霄翰。

但是,秦永峰豈會同意?

他猛的轉動身,將楊浩擋住,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的冷道:「喝,晚輩交手,你個老頭子過去管什麼閑事?你的對手是我!」

「你……」

楊浩被擋住,呲呲牙,罵道:「秦永峰,若是楊霄翰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滅了你們秦家!」

「呵呵,我說楊浩,都這把年紀了,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就算楊霄翰meishi,你覺得楊家和秦家,還能和睦相處么?若不是石兒實力驚人,恐怕早就已經重傷了!」秦永峰眼神凜冽,又是揮出兩道靈力,將楊浩逼退。

碰!碰碰!

九道劍光,鋪天蓋地的落下。

被九劍擊中,楊霄翰翻飛倒地,像是死狗似的在地上抽搐,全身多處深可見骨的傷口。看見這一幕,全場都啞然了,長大了不可思議的嘴:「楊,楊霄翰敗了?」

「敗給這個毛頭小子了?」

「好可怕的力量!」一群人噎了口吐沫,顫巍巍的道:「剛才的攻擊,真的只是二階中乘武學么?怎麼能造成如此龐大的殺傷力?」

享受著周圍的嘩然聲,秦石微微而笑。

他手中握著嗜血劍,傲世的仰起頭,一步步走到在地上抽搐的楊霄翰身旁,一把抓住他的頭髮,將他給舉起來,冷道:「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你欺騙我小姑,玷污我小姑!接下來,就承受你zi的惡果吧!」秦石的眼神如同千年玄冰般冰冷,猙獰的面容,一把舉起嗜血劍,頂在楊霄翰的小腹上,緩緩刺入。

那種緩慢刺入的痛感,讓楊霄翰發瘋的掙扎:「求求你,你別殺我,我不想死。你只要放過我,我什麼都答應你,我有七步斷腸散的解藥,別殺我!」

「哦?你有解藥?」

聞聲,已經刺入楊霄翰小腹三寸的嗜血劍,被秦石停了下來。他歪歪naodai,諷刺的道:「好啊,把解藥給我,我就放過你!」

「給,給你,放過我!」

在死亡的壓迫下,楊霄翰不敢猶豫,拖著殘廢的手臂,在衣兜里使勁蹭咕蹭咕,掏出一瓶翠綠色的玉屏,恐慌的遞給秦石:「解藥給你了,快,快放開我。」

接過玉瓶,秦石眼神忽然狠戾:「呵呵,真是想不到,如此黑心的楊霄翰,竟然也有這樣天真的時候?放過你?你覺得,同樣的錯誤,我會犯兩次么?去死吧!」

說完,嗜血劍上靈力翻湧,一下朝楊霄翰的小腹刺去。

「翰兒!」

「大哥!」

看見這幕,楊家的人同時咆哮起來。

楊浩更是拚命的想要掙開秦永峰,但是越是惶急,越是被壓制,最終他無可奈何,忽然轉過頭,咆哮道:「聶老鬼!你還準備看多久的戲?我兒若是有什麼閃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