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輩,想要本尊的命,你可有資格!」韋淵大喝一聲,他體內的力量,幾乎是毫無保留,全部融入了這一劍之力。

2020 年 10 月 30 日

束手就擒,無疑不是此人的性格,他身為二重天劫境強者,豈能栽在一個小輩手中。

前方半空,葉飛目光沉靜,同時緩緩抬起了手臂。

「封。」 透視小村醫 一聲低語,彷彿定住了歲月一般。

古符文之力,在他的指尖凝聚,夢界的天地之力,隨之被瞬間引動。

那韋淵不等身形臨近,便是被硬生生定在了半空之中,他那看似氣勢洶洶的一劍之力,根本連斬出來的機會都沒有。

「結束了。」葉飛低喃一聲,眼中殺意已決。

下一刻,他的掌中,一把冰劍隨之而現,發出陣陣悅耳的劍鳴。

破空聲,隨之猛然傳來,冰劍在半空之中,帶著一道長虹,這一劍之力內,蘊含了古符文之力,在夢界之內,斬一位二重劫境武修,並不是什麼難事。

「等……等一下。」

「我告訴你,控魂術其實。」前方被限制身形的韋淵,此刻眼中滿是驚恐之色,只是這一次他的話語,依舊沒有幾乎說完。

浮石邊緣,那秘殿前方,葉飛身上的氣息平穩,隨即轉頭掃了後方一眼、

再其身旁,那數百魂奴,依舊安靜地矗立在半空之中,葉飛在思索片刻之後,隨即祭出紅仙竹笛,將其全部收入了竹笛空間之內。

秘殿前,不多時,已然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此刻,半空之中,葉飛緩緩抬頭,望向那無盡天空,他的視線可見,原本夾雜與雲層內的那縷戾氣,正在慢慢消散。

「古符文之力,我已經可以看清了。」

「現在需要一段時間閉關。」

葉飛低喃一聲,那韋淵死亡后,他的心中瞬間清明,天洪原本的意識,似乎也從他的腦海中之中消散了一般。

除了四周天地間,那源自於規則之力排斥之力還在,其他阻礙葉飛的力量,早已經煙消雲散。

秘殿前,沉默了許久之後,葉飛隨即轉身,身形劃出一道長虹,向著宗前殿的方向閃身而去。

……

此時,魔道宗,宗前殿那片岩石平台之上,僅僅只剩下兩個活人。

石冰於臉上帶著暢快的笑容,此刻身上的氣勢,竟是不斷攀升,毫無顧忌地向著四周橫掃,如似將這魔道宗沒有絲毫的放在眼中。

「石前輩,此地不宜久留。」

「這裡畢竟是魔道宗總部。」石台一旁,此刻仲黎感受著眼前之人,此刻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臉上不禁露出擔憂之色。

前方石冰於聞言,不禁輕笑一聲。

「你怕什麼,有老夫子在,那些小輩來一個,老夫就斬一個。」這石冰於似乎比起任何人,都還有憎恨魔道宗。

此刻依舊氣息外放,一臉的張狂之色。

石台之上,仲黎聽到這話,一時間也是不敢反駁,他不免心中有些后怕,眼前之人殺的興起,怕是連他也不會放過。

「師尊,怎麼還不會來。」仲黎臉上的表情很是難看,此刻忍不住抬頭,向著前方大殿的方向凝望而去。

就在這時,半空之中有一道流光劃過,那個白髮青年的身影,隨之出現在了殿前。

來者正是葉飛,他掃了一眼四周,發現之前的那三位副宗主,此刻早已生機斷絕。

「石老,今日不知是葉某請你出手相助,還你想借我之手,斬殺魔道宗之人?」半空之中,此刻葉飛的聲音,明顯變得低沉了幾分。

魔道宗那幾位副宗主的生死,他並不看重,只是眼前之人利用與他,此事就另當別論了。

這位赤雷門老祖,多半是在許久之前,與魔道宗有過什麼恩怨。

「小友,有區別嗎?」下方石台之上,石冰於此刻臉上露出笑容,笑著開口回應道。

夏夜星海有夢 半空之中,葉飛深深地看了此人一眼,便是隨即收回了目光。

他的事情已經了解,在留在此宗沒有意義,而下方之人如此行徑,二人之間的約定,便是同樣可以作廢。

「仲黎,隨我離開。」葉飛懶得理會此人,低喝一聲后便是準備離去。

魔道宗之事,他已然不想在過多的理會。

四位副宗主身亡,怕是很快會引起宗內動亂,儘管葉飛有古符文之力在手,並不畏懼此宗,但在這夢界之內,行滅宗之事,唯有不妥。

「是,師尊。」仲黎連忙開口回應。

他可是早就想要離開此地,方才葉飛不在,這位曾經的魔道宗外宗殿主,可是親眼看到那三位副宗主慘死,無論是魔道宗,還是前方的石冰於,都讓仲黎心中有些慌亂。

而此時,下方平台之上,石冰於忽然目光一凝,全身的氣勢封鎖四周。

「你走不了的。」石冰於聲音低沉,此刻緩緩開口道。

半空之中,葉飛眼中露出寒芒,他周身的氣息隨之陡變,一陣陣無形的寒意,向著四面八方橫掃開來,同時低頭望向下方。

「石老,是想要與葉某動手。」聲音中透著冷漠之感,讓人聞之心顫。

一時間,空氣中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無比。

這位赤雷門老祖,本身隱藏的極深,其戰力遠非表明上看上去那般,多半是超過了二重劫境的真正強者,如若不然,就算有葉飛的古符文壓制,他也不可能輕鬆連殺三位副宗主。

「這……」

「石前輩,我等此刻身處魔道宗內部,一旦動起手來,怕是多半都會被留在此地。」仲黎見此情景,此刻不禁愣了半響,在反應過來之後,便是連忙開口說道。

下方石台之上,石冰於掃了遠處之人一眼后,隨即再次抬手將目光凝聚在了葉飛的身上。

「小友,你可還記得,你答應過老夫一件事情?」石冰於身上的氣勢,此刻聚而不散,盯著半空之中的一字一句地開口說道。 半空之中,葉飛聞言不禁淡笑一聲,他的臉上不禁來了一絲興緻。

「自然記得。」

「石老想要葉某做什麼,大可說來聽聽。」葉飛臉上的神情淡然,此刻低聲開口回應道。

浮石之上,此刻大殿前方,石冰於的眼中,閃過一絲微紅。

「老夫要那魔逸塵老兒的命,你若幫我,之前說好的仙寶,老夫可以不要,而且另有重謝!」石冰於臉上的表情,此刻透著凝重之色。

他之所以之前露出爽快,無懼魔道宗答應葉飛來此,顯然是一早有著自己的打算。

葉飛聞言,雙目不禁微閃,他此刻不知為何,隱約感覺此事絕不可為之。

「抱歉,我沒興趣。」葉飛隨即開口回絕,夢界之內的事情,隨之他對古符文之力的掌握,慢慢發現還是少干涉為好。

否則或許是一個微小的決定,在那一縷規則之力的引導下,會釀成難以想象的後果。

這個後果,不光會影響到真實的源界,更有可能影響到他所熟知的東西方武道界。

「小友,那魔逸塵五重劫境實力,老夫只需幫我限制他三息即可。」

「此人手中,有著一件攻擊型消耗至寶,屬於極品仙寶之列,可以使用三次,每一次能夠爆發出堪比五重劫境之力,你若幫我,此寶歸你!」

下方石台之上,石冰於此刻連連開口。

無論是對於魔道宗,還是那位神秘的宗主,他似乎都極其的了解一般。

「告辭。」葉飛雖說有些動心,但此刻還是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說罷,他周身靈力涌動,抬手之下將下方石台之上的仲黎身形托起,便是準備閃身離開魔道宗。

這一次,回到練氣宗之後,最多三年的時間,葉飛有信心能夠將這一界的古符文之力全部領悟。

「小友,你別無選擇。」

「四位副宗主死亡之後,魔逸塵定會出關,不解決他你無法破開魔道宗的護宗仙陣。」下方石台之上,石冰於沉吟少許,隨之聲音再度緩緩傳來。

半空之中,葉飛身形一頓,心中暗道不好。

果然隨之下方之人話語落下,四周空氣之中,一股恐怖的靈壓之力,隨之瘋狂地襲卷而來,那股氣息之強,可謂是前所未見。

「他說的不錯,你們今日,就全都留下吧。」遠處的半空之中,一道低沉中透著幾分滄桑的聲音,此刻緩緩傳來。

魔道宗內,半空之中漂浮的浮石,此刻都不覺地顫抖起來。

前方不遠處,有一道幽光閃動而來,那是一位黑衣老者。

此人身形偏矮,頭頂長發半百,面容有些削尖,留著兩撇短須,手中還杵著一根黑色,不知什麼材質做成的木杖,此時踏空而來。

咋一眼看其,這位老者,無疑與魔道宗的宗主之威有些格格不入,他那蒼老的身形,更是隱約讓人感到有些佝僂。

「魔逸塵!」下方石台之上,石冰於低喝一聲,身形隨之踏空而起。

他的眼中,此刻早已被怒意充滿,體內的氣勢更是毫無顧忌的運轉。

霎時間,半空之中,石冰於身上的氣息,竟是達到了劫境四重天的地步,那恐怖的威壓之力,竟是隱約不輸前方之人半點。

此時的葉飛,眼中精光一閃,掌中古符文之力涌動,在他的跟前劃出一道結界屏障。

通過這一界的古符文之力,葉飛能夠清晰地感知到,此刻前方那兩人的氣勢達到的程度,石冰於無疑還是四重界境強者。

而那位魔道宗宗主,實力則是達到了五重劫境巔峰。

「師弟,好久不見。」

雲深曉夢 「沒想到,你還是老樣子,為兄記得你在百年之前,好像已經渡過了第四道天劫吧。」前方半空之中,魔逸塵臉上的神情平靜。

他此刻身上的氣勢,可謂是壓制全場,五重劫境巔峰,就算是放眼整個源界,那也是極強之人存在。

「哼,魔逸塵老兒,你這個欺師滅祖的叛徒,有何資格為老夫師兄,今日老夫不殺你,絕不苟活於世間。」石冰於此刻雙目通紅,目光死死地盯著前方之人,他身上雷霆之力,此刻不輸葉飛的雷霆真身。

半空之中,狂暴的力量,此刻向著四面八方橫掃。

魔逸塵看似整個人平靜如水,實則心中早有算計,他此刻緩緩抬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掌中隨之有幽光閃過。

「師弟,等為兄,先解決了那些兩個小輩,在慢慢陪你玩。」魔逸塵臉上露出陰邪的笑容,話音未落,此刻已然出手。

他身為一宗之主,那無疑是心狠手辣之輩,此刻毫不顧忌身份,一出手便會五重劫境殺招。

魔逸塵對於他的這位師弟,那無疑是極為了解的,此人從來不做沒有意義的事情,進入魔道宗,想憑藉四重天的實力戰勝他,無疑是不可能的。

而唯一的變數,便是那兩個小輩,只要先將其斬殺,他便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魔影手!」魔逸塵低喝一聲,下一刻身形已然出現在了葉飛跟前。

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數道幽光閃過,彷彿一道劍芒一般,在半空之中劃出破空之聲,直指前方的古符文結界。

兩個通神小輩,絕對無法抗住他的攻擊,為了保險起見,這位宗主更是沒有絲毫的留手。

「轟,轟隆……」震耳的悶響,此刻隨之在半空之中炸響。

恐怖的反震之力橫掃,古符文防禦屏障,隨之轟然碎裂。

屏障之內,葉飛臉上露出嚴肅之色,身形隨之向後退去,他的面色同時變得有些蒼白,隨之一口鮮血噴出。

「這一界的古符文之力,我之感悟了三分之二。」

「目前,五重劫境是極限……」葉飛身形後退的同時,此刻腦中正在飛速的思索著。

他不想與在魔道宗過多的停留,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忌憚五重劫境的強者,二人之間硬實力的差距,著實過於巨大。

此刻,在葉飛的身旁,仲黎已經昏死過去,武道根基在崩潰的邊緣。

「收。」葉飛眼疾手快,掌中紅芒一閃,將身旁之人收入了紅仙竹笛之內。

在一連向後退了數丈之後,他這才慢慢穩住身形,目光隨之落在前方之人身上,事已至此就算此刻葉飛不想與之一戰,前方之人怕是也不可能輕易讓路。

只是片刻的遲疑,葉飛隨之轉頭,望向了遠處石冰於。

二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相視,均是微微點頭,這一刻隨之達成了共識。

「咦,你居然還活著?」

「果然,如本宗所料想的一樣。」前方半空之中,魔逸塵眼中寒芒一閃,此刻幾乎不再理會那石冰於,他的目光全部凝聚在了葉飛身上。

此子是個變數,必須將其斬殺。

五重劫境的強者,在撐過渡過五到天劫之後,對於這片天地的感悟,無疑是極為深刻的,絕非是一般的武修所能與之相比。

任何事情,只需一眼掃過,便瞭然於心。

四重劫境,想要勝過五重劫境,需要的是一個變數,而提前將這個變數毀掉,那無疑就是已經是鎖定了勝局。

「小輩,這一擊,本宗看你如何接下。」魔逸塵那也是果斷之內,此刻已然不在多想。

話音落下,只見他緩緩抬手,掌中的那根黑木棍,隨之爆發出耀眼的光幕。

一股毀滅的氣息,隨之橫掃四周。

「滅神矛!」魔逸塵低語一聲,身上的氣勢,此刻凝聚到了極致。

下一刻,他掌中的黑色木棍,隨之陡然變長了數倍不止,幽光翻滾之下,一把巨大的暗黑色箭頭長矛,隨之出現在了半空之中。

這長矛,似虛似幻,其上散發的氣息,讓其四周的空間隱約都變得有些扭曲。

此寶,無疑就是之前,那石冰於口中所說,那位魔道宗宗主,手中掌握的哪一件攻擊型消耗極品仙寶,此寶只能使用三次。

而這一次,無疑已經是第二次了。

「魔老兒,你還要不要臉!」

「對付一個小輩,居然祭出了滅神矛。」後方不遠處,石冰於此刻面色鐵青,忍不住開口大吼道。

此寶之威,那相當於五重劫境百分之百力量的一擊,威勢之恐怖已然難以形容。

一個武修,本身的戰力,正常情況之下,只能發揮七八層左右,利用一些秘術,有時候能夠提升至九層之力,這就是同等境界之下,為何很多人的戰力大不相同。

而劫境強者,同樣也是如此,五重劫境想要將戰力,發揮到百分之百無疑還是不可能。

但滅神矛,那是實打實的五重劫境全力一擊,當年這魔逸塵,便是利用了此寶,一擊之下將他的師尊斬殺,從而徹底佔據了其衣缽。

「哼,老夫行事,向來如此,只求萬無一失,損失一次攻擊又算得了什麼。」魔逸塵低哼一聲,隨後開口冷笑道。

只有將前方那個變數斬殺,他才能立於不敗之地,此事他毫不猶豫。

此刻,半空之中,滅神矛的一擊之力,已經徹底凝聚,那透著毀滅之力威勢,同時牢牢都鎖定了前方的葉飛。 魔道宗,此刻宗前殿半空,那根巨大長矛的威勢,已然是壓制了全場。

後方不遠處,石冰於此刻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他也是萬萬沒想到,自己這位師兄,已經是五重劫境的強者了,面對一個小輩,居然是還和以前一樣,出手毫不留情。

半空之中,葉飛臉上神情平靜,他此刻忽然轉頭,望向遠處的石冰於。

「石冰於,葉某給你三息的時間。」

「此人你可有把握斬之。」葉飛臉上露出嚴肅之色,隨之沉聲開口道。

遠處的石冰於,此刻聞言身形也是一顫。

「這……滅神矛下,你扛不住一息,小友,是老夫害了你。」石冰於此刻臉上的表情,不禁有些難看,忍不住搖頭開口道。

他雖有斬殺那魔逸塵之力,可是再其施法之時,不能受到干擾,那三息需要絕對空冥狀態才行。

而此刻,他們已經失去了先手的機會,主動權落入了那魔逸塵的手中,又何談擠出三息的時間。

「你只管出手便可。」葉飛目光一凝,隨即冷聲道。

話音落下,他身上的氣勢隨之凝聚。

通神初期的靈力,此刻在葉飛的體內,已然凝聚到了極致,掌中寒芒閃動之下冰劍發出一聲低鳴。

前方不遠處,石冰於見此情景,隨之也不廢話,四重劫境的力量,此刻轟然爆發,只見他掌中幽光一閃,竟是隨之出現了,一把暗黑的的長劍。

此劍長約四尺,劍身極細,看上去與普通的長劍有著極大的區別。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