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瑤兒,你實在太可愛了,哈哈哈……」

2022 年 4 月 14 日

吳君瑞拍著大腿笑着說道,他像是個開關鍵似的,一開口那笑聲一個接一個的,頓時連成了一片。

白墨禹也被小丫頭那表情搞的忍俊不已。

呵呵呵的笑個不停。

不過個個都沙啞著嗓子,那聲音實在是有點費耳朵。

陸瑤也被自己弄了個大紅臉,哼了聲,就不再搭理他們了。

白墨禹看到丫頭這個樣子,知道再笑下去,肯定要炸毛了。

頓時一個眼神殺,立馬那笑聲戛然而止。

陸瑤看到這情況,也不好再生氣下去。

抬起頭微微一笑,其實這本來就沒什麼好氣的,只是自己好像身體變小了,人也跟着變的幼稚了,本能反應而已。

呵呵呵,本能反應。 巫師阿巴那扎爾是一個矛盾到不自然的彆扭角色。

他能為了神燈能千里迢迢地從摩洛哥一直走到阿拉丁所在的國家,卻在眼看着就能拿到神燈的當口放棄了神燈,並將地宮的入口關閉,把戴着神戒的阿拉丁一個人關在地宮裏。

要知道阿巴那扎爾是一個見到阿拉丁第一面就能哄騙阿拉丁,成功讓阿拉丁把自己當他親伯父的人。也是一個只用了幾次交談就讓阿拉丁的母親對他是丈夫兄弟的事深信不疑的人。

俗話說「一個謊言需要用一百個謊言來圓」,阿巴那扎爾的謊言卻始終沒有被揭穿。直至他「氣急敗壞」地把阿拉丁一個人關在地宮裏,戴着神戒的阿拉丁哭得涕淚橫流,因為恐懼死亡而無比絕望,他這才醒悟,意識到阿巴那扎爾並不是自己想像中的好伯父。

可阿巴那扎爾的「氣急敗壞」在葉棠眼裏是不成立的。

既然阿巴那扎爾的心思縝密到了編造出天-衣無縫的謊言讓阿拉丁與他的母親都無從識破,又在阿拉丁進入地宮前給了阿拉丁神戒,他怎麼會想不到即使自己關閉了地宮入口,阿拉丁也可以憑藉戒神的力量從地宮裏出來呢?

再者,阿巴那扎爾有什麼必要在阿拉丁即將從地宮裏出來的時候逼着阿拉丁交出神燈?

不管阿拉丁是不是起了貪念,不想給阿巴那扎爾神燈,只要等著阿拉丁走出地宮,阿巴那扎爾就完全可以強搶神燈。阿巴那扎爾有哄騙阿拉丁與他母親的耐心,又怎麼會偏偏在神燈觸手可及的時候失去了這份耐心?

這是不合理的。

不合理的還不僅僅是這一處。

阿巴那扎爾的手上有許多戒指,即便這些戒指不是每一個都寄宿著戒神,阿巴那扎爾至少不應該把只有一個的神戒給阿拉丁戴上——戒神比起燈神來或許是要弱上一些,可要是戒神珍貴到阿巴那扎爾只擁有這麼一個,他怎麼會輕易把這份力量託付給阿拉丁?還忘記了神戒依舊在阿拉丁的手上,直接封住了地宮的出入口?

假使神戒不止一枚,對阿巴那扎爾來說不算是特別貴重的物品,那阿巴那扎爾為何不在阿拉丁拒絕將神燈遞給自己的時候摩挲其他的神戒,讓其他的戒神來替自己取回神燈呢?

在這之外的矛盾點還有許多。

比如阿巴那扎爾即便是氣急敗壞沒過腦子的就封住了地宮的出入口,他難道不會在一段時間后冷靜下來嗎?為何他立刻就動身離開了阿拉丁所在的國家?壓根兒不等等,看看事情會不會有什麼轉折。

又比如阿拉丁一開始拒絕遞給他神燈,他難道不能先關阿拉丁幾個小時,等阿拉丁害怕后再打開出入口向阿拉丁索要神燈嗎?

根據《阿拉丁》這個故事,阿巴那扎爾會知道阿拉丁拿着神燈出了地宮是在阿拉丁功成名就、終於娶到了白狄倫·布杜魯公主之後。

儘管並不明顯,但這意味着阿巴那扎爾再次跳出來與阿拉丁作對是在好幾年之後。

這幾年的時間,阿拉丁有了長足的成長。他再也不是那個會被輕易哄騙的十五歲孩子。而阿巴那扎爾最終死在了阿拉丁的刀下。

誠然阿巴那扎爾是哄騙了白狄倫·布杜魯公主,利用天真無邪地公主得到了神燈。但在得到神燈之後,阿巴那扎爾竟然就只是拐走了公主,沒有利用神燈去殺死阿拉丁,也沒有利用神燈去控制蘇丹。

阿拉丁因為沒有保護好公主而遭到蘇丹的放逐,他之後所經歷的所有痛苦與麻煩竟都不是阿巴那扎爾為他帶來的。可就在營救公主的路上,阿拉丁最先想到的還是去依靠戒神。

阿巴那扎爾軟禁公主的地方也很神奇的沒有任何的防衛措施,以至於被阿拉丁闖了空門,還讓阿拉丁有機會與公主密謀,合力讓阿巴那扎爾喝下了摻有麻藥的酒。

而砍下阿巴那扎爾頭顱的阿拉丁全然沒有想過自己有機會從街市上的小混混變成公主的夫婿正是因為有阿巴那扎爾這個「邪惡」的巫師推了自己一路……

在這之後阿巴那扎爾的哥哥找上了阿拉丁想要殺死阿拉丁,卻被阿拉丁繼續反殺。

阿拉丁完全、絲毫、一丁點兒都沒有想過可以用殺死阿巴那扎爾與他哥哥之外的方式來阻止阿巴那扎爾奪走神燈,阻止阿巴那扎爾的哥哥替弟弟復仇。

但其實,只要阿巴那扎爾沒有了關於神燈的記憶,他本來是不需要死的。阿巴那扎爾的哥哥要是忘記了自己還有一個弟弟,他也不需要復仇。

經歷了重重考驗的阿拉丁在這之後踏上了戰場,為國家取得了勝利。這一次,終於不管是蘇丹還是人民都認可了他,他得到了成為蘇丹的資質。也在這之後成功坐上了蘇丹之位。

從爽文的角度來看,阿拉丁無疑是闖過了一關又一關。

可是從葉棠的角度來看,阿拉丁根本不是在闖關。阿拉丁是被人送上了一個舞台,按照那人設計好的劇本翩翩起舞。

他所經歷的那些「關卡」統統只有一個作用,那就是強迫他成長,令他不得不有所改變。

阿巴那扎爾這個反派總是在奇怪的地方智商掉線,要不是他精神分裂,那就只能是他故意如此。

再看看阿拉丁收拾掉阿巴那扎爾與他的哥哥之後所經歷的事情……戰爭,還是足以顛覆一個國家的侵略戰爭。

於是葉棠得出了一個結論:阿拉丁是被選中去打贏這場戰爭的人。

巫師阿巴那扎爾……假設他真的叫作這個名字,那麼阿巴那扎爾的最終目的應該是讓阿拉丁去保護這個國家吧。

「阿巴那扎爾,你在看着聽着這一切嗎?如果是,請你回答我:阿拉丁真的是你可以選出的最好的人選嗎?……你難道沒有想過用自己的力量去保護荷塞亞斯嗎?」

房間角落的黑暗裏有一縷黑煙似的東西搖蕩了一下。以人類的視力,這縷黑煙很難被人眼所捕捉,因此葉棠並沒有注意到這縷黑煙的存在。

沒有得到阿巴那扎爾的回應,葉棠也不在意。她看向燈神與戒神:「你們是被阿巴那扎爾派遣到阿拉丁身邊的吧?只要你們幫助阿拉丁對抗阿巴那扎爾與阿巴那扎爾的『兄長』,阿拉丁就不會懷疑你們的忠誠。」

「我的問題是,你們在阿拉丁的身邊也待了一段時間了,你們認為阿拉丁這個人怎麼樣?」

「「……」」

燈神與戒神不約而同地沉默了。

在阿巴那扎爾選擇將燈神與戒神送到阿拉丁手裏之前,燈神與戒神就知道未來自己一定會去替阿拉丁做殺人的事。

燈神與戒神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他們也願意幫助未來的主人剷除敵人、殺死罪人。

可阿拉丁連無辜的人也殺。

可見阿拉丁殺人只是為了他自己。他並不在乎對方是不是有罪,對方是不是該死。只要是擋在他面前的,他都會視為需要排除的對象。

葉棠又笑了,她似乎早已確信了燈神與戒神的答案。

「我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覺得保護荷塞亞斯的人非是阿拉丁不可,不過我可以確定,阿巴那扎爾,你與燈神還有戒神所選擇的對象是錯誤的。」

「阿拉丁能贏得一場戰爭不代表他能贏得所有的戰爭。況且——」

這個世界阿拉丁所在的國家荷塞亞斯所面臨的問題哪裏是贏得一、兩場戰爭就能解決的?

哪怕阿拉丁能手刃幾千、幾萬敵軍乃至十幾萬的敵軍,他有本事消滅掉大英帝國、神聖法蘭西、西班牙與葡萄牙等等的國家嗎?

「世界上有比殺人更能解決問題的方法。」

「荷塞亞斯不需要與他國開戰並贏得戰爭也能保全自身。」

過去征服過整個大陸,也建立過巨型國家的女人笑眯眯地向著面前快有自己兩人高的巨神自薦:

「選我吧!」

「我向你們承諾,我會給荷塞亞斯帶來比你們所知道的更加美好的未來。」

。 第101章那你倒是快哄啊

「嗯?什麼更好吃的做法?」剛從廚房忙活完走出來的王輕輕問道。

「大嫂,走,我們去廚房。」白喬薇從院子裏又挑選了幾個桃子洗了,然後進了廚房。

她做的是桃子罐頭。

幾乎用光了家裏的冰糖白糖。

因為這裏的冰糖跟白糖都不算便宜,一般人家裏要麼沒有,要麼只有一些些。

做好了之後還需要將它晾涼。

「大嫂,家裏的地窖還在用嗎?」白喬薇問。

「在的,還在老地方,你要去嗎?」

「嗯,這東西需要放進去涼一下才好吃。」

「那你給我吧,我去放。」王輕輕從她手中接過那盆做好的被白喬薇稱為桃子罐頭的東西。

「好,麻煩大嫂了。」

「這有什麼的。」

蕭大胖跟蕭大妮睡醒的時候,白喬薇剛從地窖里將做好的桃子罐頭拿了出來。

「娘親,你手中端的那個是什麼哇?」

「是桃子罐頭,稍微放一放,你們可以嘗嘗。」

白喬薇嘴上說着,內心卻又一次開啟了吐槽親閨女模式。

這妮妮身上一定是裝了美食探測器吧?

要不然為何每一次她剛做了好吃的東西之後,妮妮便能立刻出現?

「哇哦,好的好的,我可以等。」妮妮一臉開心。

白溪召看着白喬薇也不閑下,一直來回的走,忍不住開口diss起來。

「再怎麼做,不還是桃子嘛?難不成還能好吃的上天不成?」

「二哥一會兒試試就知道了。」

白喬薇笑眯眯的從廚房拿來了小碗,然後給每人都盛了一碗。

幾人拿着筷子戳起一塊桃子喂進了嘴裏,頓時面露驚奇。

沒想到啊,好好的桃子經過白喬薇的一番製作后,竟然還能吃出這樣獨特的味道來?

那桃子吃起來依然香甜美味,甚至還帶了些別樣的甜軟。

倒是那湯汁,酸酸甜甜的,實在是有點兒好喝啊。

「蓮花啊,這桃子罐頭吃起來真不錯,口感挺獨特。」許氏開口。

「是啊,我們以前倒也從來沒吃過這種做法的桃子。」白衷勝出了聲。

「蓮花,好吃!」王輕輕用最簡單的話語描述了她此刻的感悟。

「嗯哼,的確還可以。」白溪召傲嬌的哼了一聲。

「不僅桃子可以這麼做,像是山楂啊,桔子啊,草莓啊等水果都可以這麼做。」

「每一種水果做出來的口感都不太一樣,但有一個共同點,都好吃。」

聽白喬薇這麼說,白溪召忍不住心中一動。

他開口問道:「那這東西可以保存多久?」

「若是密封保存的話,好幾個月甚至一年都是可以的。」白喬薇回答。

聽她這麼說了,白溪召猛地一拍大腿站起身來開口。

「爹,娘,我們可以做這個桃子罐頭的生意啊!」

「嗯?」

白衷勝跟許氏等人被他突然的這一出嚇了一跳,但是瞧着他神色激動,便開口嗯了一聲。

「爹,娘,大哥,大嫂,你們想啊,如今市場上桃子的價格才多少?」

「就算我種出來的桃子再怎麼大怎麼甜,最多一斤的話也就比旁人多賣一文兩文的,指不定還會遭人嫉妒啥的。」

「可你們想啊,若是能將這桃子做成罐頭拿去賣,那不是正好?」

「咱們都是第一次見到這桃子罐頭,就覺得它好吃的很,那其他人肯定也沒怎麼見過對吧?」

「這麼好吃的東西我敢保證大家都喜歡,到時候我們去賣,可不得賺大發了?」

「再說了,妹妹方才不是講了嗎?這東西可以保存好久的。可水果才能存放多久啊?」

「等到了冬天天氣冷了的時候,吃不到水果卻又想它了怎麼辦?」

「這時候,若是市面上出現了我們做出來的罐頭,你們說,會不會遭到大家的哄搶?」

白溪召這一番話說完,其他人頓時陷入了沉思。

很快,白衷勝跟許氏等人也是眼睛發亮的開口:「對啊!」

「二哥還是一如既往的聰明啊!」白喬薇也忍不住開口誇了一聲。

她二哥從小就鬼精鬼精的,如今還是如此。

說實話,連她這個穿越人士暫時都還沒有想到這一茬,但是她二哥卻想到了。

「那必須的!」白溪召頓時得意的用手摸了一下自己頭頂的發。

「可是二弟啊,那罐頭你會做嗎?」

王輕輕這句簡單的問話一出,白溪召的面色頓時僵住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