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師叔。」慕顏立刻發了消息過去,「你在天光墟啊?」

2021 年 1 月 17 日

自從上次她和帝溟玦訂婚前,小師叔離開后,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偶爾逍遙門的人聚在一起,還會擔心他的安危。

畢竟小師叔上次回來的時候,傷的太重了。

只是,慕顏的消息發過去卻石沉大海,久久沒有回復。

她也沒在意,而是轉身去了【老子天下第一】在上三區的店鋪。

是的。由於【老子天下第一】店鋪的生意實在太好。

所以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在中三區和上三區都開設了分店。

慕顏的【同符合契】技能,在神樂師升級后,批量畫符速度更快,符籙質量也更好。

甚至,還在最近畫出了六品符籙。

這些六品變異符籙的效果,一點都不比六品丹藥差,所以哪怕在中三區和上三區,也完全不愁銷路。

然而,今日慕顏到了上三區的【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門口,卻發現里裡外外的人比之前少了至少一半。

坐在店中的瀟洒哥和北葵向暖也有些愁眉苦臉。

一看到慕顏,兩人臉上的愁容頓時一掃而空,激動將他迎到了店鋪後院,「葉大神,您終於來天光墟了!」

慕顏微微一笑,開門見山道:「發生什麼事了?符籙賣不出去?」

「這……這倒不是。」北葵向暖和瀟洒哥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幾分猶豫,「葉大神您的畫的變異符籙,多少人提前一個月都預訂不到,怎麼會賣不出去呢?只是……」


北葵向暖用手肘頂了頂瀟洒哥,不讓他說下去。

葉大神是信任他們,才把【老子天下第一】店鋪這麼大的產業交給他們打理。

其他人等一個月都不一定能買到的變異符籙,他們可以隨隨便便拿。

每個月還有大量的晶石可以拿。

如今北葵向暖的生活早已好轉,她哥哥去了最好的門派進修。

瀟洒哥在郭家的話語權越來越高。

而這一切,都是拜葉大神所賜。

葉大神給了他們這麼多,他們又怎麼能如此無用,拿這些小事情去勞煩葉大神呢?

慕顏皺了皺眉,正要說話。

突然,聽到外頭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花姐,馬爺,你們怎麼又來天下第一店鋪了?」

「是啊,不是讓你們這段時間先別來天下第一店鋪了嗎?先想辦法買到丹藥,把你們體內的丹火毒清理乾淨了再說,咱們都懂的。」

很快,一個粗獷的聲音帶著憤怒響起,「老子就不,老子是良辰大軍的一員,憑什麼不能來葉大神的店鋪買符籙?那狗屁衍月門的破丹藥,老子還看不上呢!」

隨即另一個冷冷的女聲也響起:「姑奶奶就是看不慣衍月門那幫混賬,竟然敢在門口掛上良辰大軍與狗不得入內,我呸!姑奶奶我還不屑進那破地方呢!」 入夜,衙政司的女牢之內。

陰暗潮濕的牢房之中,臭蟲蟑螂橫行,老鼠肆意的在坑坑窪窪的地上旁若無人的穿梭而過。

一間牢房的一偶,蜷縮著兩名目光獃滯的女子,姣好的面容之上已經沒有了昔日的靈秀之色。

牢房的房門被人悄然的打開了,兩人木然的抬起眸子看向來人,獃滯的眸子疑惑的上下打量著她。

牢房的門口,一襲白衣,體態翩然的洛舞煙若夜間的精靈一般俏然而立。

風姿綽然,純凈的透明的水晶一般的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的笑意

「兩位夫人,久違了……」

綠袖不可置信的爬起身,眉毛緊鎖的看著洛舞煙的臉頰:「你……你……你是?」

「兩位夫人好健忘啊,」洛舞煙淡然的笑道:「不過就是幾日沒見,怎麼就不認得了呢?」

紫月不相信的搖著頭,目光之中,充滿著絕望:「不可能……不可能……你臉上的那塊胎記呢?怎麼會好端端的沒有了?」

「胎記嗎?想有的時候,自然就有了……」

洛舞煙的唇瓣擋開一層美麗的漣漪,嫣然笑道:「兩位在這裡住的還習慣嗎?」

環顧一下左右,唇瓣的笑意更濃了:「看來這牧羽挺會做事的,居然給你們準備了如此的雅間,居然就是只有兩個人住嗎?」

「牧羽?」綠袖若有所悟的看著她,大大的眸子里浮上一抹恐懼:「你認識那位新來的大人?」

一種莫名的恐懼感油然而生,這種感覺如同來自地獄一般的透著一股徹骨的寒意,讓她不由的渾身一顫。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壁火搖曳的盡頭,緩緩的走來兩名男子。

黑衣,黃金面具,全身透出的肅殺之氣讓姐妹倆不由的後退一步。

他的身後,跟著的,赫然是一身紅衣的牧羽。

縱然她們久居深閨,也知道這個帶著面具的男子是什麼人。

修羅,那個掌管著天下第一大殺手門的修羅。

那個跺跺腳,江湖之中就會掀起血雨腥風的修羅。

這樣的一個迷一般的男子,如今居然也拜倒在了洛舞煙的裙下。

綠袖忽然呵呵的笑出了聲,譏諷的看著洛舞煙:「洛舞煙,你還真是一個****,先是勾上了七王爺,現在又勾搭上了這兩個男子……王爺真是瞎了眼,居然被你這個淫娃蕩婦所欺騙……「

看著那張絕美的容顏,她是說不出來的嫉妒,但是,她卻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一張臉,真的是足以迷倒天下所有的男子。

牧羽見她出言不遜,想要上前,卻被楚修塵抬手攔住。

洛舞煙的唇瓣微微輕挑,自得的看著綠袖:「綠袖,你何必說的這麼冠冕堂皇呢?就好像你是多麼的喜歡那傻子一樣……其實,說白了,你也不過是想求一世的榮華富貴罷了……」

「難道你不是嗎?」綠袖緊走兩步,目光咄咄逼人的直視洛舞煙的眼睛:「難道,你會是真心的喜歡那個傻子嗎?難道你圖的,不是王妃之位嗎?」入夜,衙政司的女牢之內。

陰暗潮濕的牢房之中,臭蟲蟑螂橫行,老鼠肆意的在坑坑窪窪的地上旁若無人的穿梭而過。

一間牢房的一偶,蜷縮著兩名目光獃滯的女子,姣好的面容之上已經沒有了昔日的靈秀之色。

牢房的房門被人悄然的打開了,兩人木然的抬起眸子看向來人,獃滯的眸子疑惑的上下打量著她。

牢房的門口,一襲白衣,體態翩然的洛舞煙若夜間的精靈一般俏然而立。

風姿綽然,純凈的透明的水晶一般的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的笑意

「兩位夫人,久違了……」

綠袖不可置信的爬起身,眉毛緊鎖的看著洛舞煙的臉頰:「你……你……你是?」

「兩位夫人好健忘啊,」洛舞煙淡然的笑道:「不過就是幾日沒見,怎麼就不認得了呢?」

紫月不相信的搖著頭,目光之中,充滿著絕望:「不可能……不可能……你臉上的那塊胎記呢?怎麼會好端端的沒有了?」

「胎記嗎?想有的時候,自然就有了……」

洛舞煙的唇瓣擋開一層美麗的漣漪,嫣然笑道:「兩位在這裡住的還習慣嗎?」

環顧一下左右,唇瓣的笑意更濃了:「看來這牧羽挺會做事的,居然給你們準備了如此的雅間,居然就是只有兩個人住嗎?」

「牧羽?」綠袖若有所悟的看著她,大大的眸子里浮上一抹恐懼:「你認識那位新來的大人?」

一種莫名的恐懼感油然而生,這種感覺如同來自地獄一般的透著一股徹骨的寒意,讓她不由的渾身一顫。

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壁火搖曳的盡頭,緩緩的走來兩名男子。


黑衣,黃金面具,全身透出的肅殺之氣讓姐妹倆不由的後退一步。

他的身後,跟著的,赫然是一身紅衣的牧羽。

縱然她們久居深閨,也知道這個帶著面具的男子是什麼人。

修羅,那個掌管著天下第一大殺手門的修羅。

那個跺跺腳,江湖之中就會掀起血雨腥風的修羅。

這樣的一個迷一般的男子,如今居然也拜倒在了洛舞煙的裙下。

綠袖忽然呵呵的笑出了聲,譏諷的看著洛舞煙:「洛舞煙,你還真是一個****,先是勾上了七王爺,現在又勾搭上了這兩個男子……王爺真是瞎了眼,居然被你這個淫娃蕩婦所欺騙……「

看著那張絕美的容顏,她是說不出來的嫉妒,但是,她卻不得不承認,這樣的一張臉,真的是足以迷倒天下所有的男子。

牧羽見她出言不遜,想要上前,卻被楚修塵抬手攔住。

洛舞煙的唇瓣微微輕挑,自得的看著綠袖:「綠袖,你何必說的這麼冠冕堂皇呢?就好像你是多麼的喜歡那傻子一樣……其實,說白了,你也不過是想求一世的榮華富貴罷了……」

「難道你不是嗎?」綠袖緊走兩步,目光咄咄逼人的直視洛舞煙的眼睛:「難道,你會是真心的喜歡那個傻子嗎?難道你圖的,不是王妃之位嗎?」 洛舞煙無奈的揉揉鼻子,回眸看向楚修塵:「其實,我也不喜歡那傻子……」

順著洛舞煙的目光看去,紫月冷笑道:」洛舞煙,本夫人知道你不會放過我們的,說吧,今天晚上是不是就是來殺我們的?

她的聲音,帶著微微的顫動之音,泄露了她心底的那處恐慌。

洛舞煙淡然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漠然一笑:「人人都說綠袖夫人心思縝密,其實,本小姐倒是覺得,紫月夫人才是那個大智若愚之人?」

紫月的身軀明顯的一顫,似乎是最後的僥倖破滅一般,搖搖欲墜的靠在了牆上。

她們姐妹倆早就猜測到了這洛舞煙不會放過自己,只是不知道會用如何的放發要了自己的小命。


所以,平日里的飯菜,她們都是吃的是戰戰兢兢,惶惶不可終日。

就連不定時的從隔壁傳來的審問犯人的呵斥聲,皮肉遭受抽打的聲音都讓她們膽戰心驚。

她們怕,怕有朝一日在那裡接受酷刑的,會是她們。

有時候,綠袖都會忍不住想到,這種心理遭受巨大折磨的日子,還不如早點死了算了,那樣,不用這麼提心弔膽的等著死神的降臨。

可是,當拿著那破碎的碗碴對著自己手腕的時候,她又下不了那個狠心。

在心底,她還是祈禱著有朝一日,貴妃娘娘或者是王爺派人來將她們救出去。

只是,如今救她們的人沒有出現,倒是取她們性命的人出現了。

綠袖看著姐姐眼底的絕望,不由的笑的甚是凄涼。

「你終究還是來了……我就猜到你不會放過我們的……」

紫月的臉色慘白無比,喃喃低語:「為什麼……既然你喜歡的不是七王爺,為什麼還要對我們趕盡殺絕……」

洛舞煙在兩人的面前緩緩的蹲下身去,透明的眸子之中的笑意灼傷了兩人的心:「其實你們應該感到慶幸,本小姐的原意,是要滅你們的滿族的……只是後來覺得不應該遷怒他們,也就懶得動手了……」

紫月和綠袖的身軀明顯的一顫,怨毒的眼睛看著這笑意吟吟的女子。

此時的她們,猶如待宰的羔羊一般,絲毫由不得反抗,自己死了也就罷了,怎麼可以再連累家裡的人呢?

況且,這個惡毒的女人怕是說得出,就做的到的。

即使她做不到,她身後的男子也一定做得到。

「本小姐是睚眥必報……」洛舞煙的眸子閃過一縷朦朧的黑色的薄霧。

殘鐵仿若碎破空間一般,虛空般飛旋至她的身邊。

「所以,你們必須死……」

綠袖和紫月一時之間竟然忘了恐懼,不可思議的看著那飛旋的殘鐵。

旋轉的殘鐵輕快的劃過姐妹倆的頸間,再次歸於虛無。

洛舞煙眼中的笑意慢慢的凝結,看著慢慢的倒下去的姐妹倆。

雪白的頸間,那抹艷麗的殷紅自頸間湧出,滲入了腳下的土地,不由的哀婉的搖搖頭。

「其實你們又何必呢?為了一個你們不愛的男人,招惹莫須有的飛醋,這才枉送了性命……」洛舞煙無奈的揉揉鼻子,回眸看向楚修塵:「其實,我也不喜歡那傻子……」

順著洛舞煙的目光看去,紫月冷笑道:」洛舞煙,本夫人知道你不會放過我們的,說吧,今天晚上是不是就是來殺我們的?

她的聲音,帶著微微的顫動之音,泄露了她心底的那處恐慌。

洛舞煙淡然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漠然一笑:「人人都說綠袖夫人心思縝密,其實,本小姐倒是覺得,紫月夫人才是那個大智若愚之人?」

紫月的身軀明顯的一顫,似乎是最後的僥倖破滅一般,搖搖欲墜的靠在了牆上。

她們姐妹倆早就猜測到了這洛舞煙不會放過自己,只是不知道會用如何的放發要了自己的小命。

所以,平日里的飯菜,她們都是吃的是戰戰兢兢,惶惶不可終日。

就連不定時的從隔壁傳來的審問犯人的呵斥聲,皮肉遭受抽打的聲音都讓她們膽戰心驚。

她們怕,怕有朝一日在那裡接受酷刑的,會是她們。

有時候,綠袖都會忍不住想到,這種心理遭受巨大折磨的日子,還不如早點死了算了,那樣,不用這麼提心弔膽的等著死神的降臨。

可是,當拿著那破碎的碗碴對著自己手腕的時候,她又下不了那個狠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