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事一樁。」

2021 年 1 月 16 日

元寶騎在妖狗黑鬼背上,滿臉不在乎的表情,好像剛才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他隨後又笑嘻嘻看向那女子,涎著臉道:「這……道友說有重謝,不知當不當真?」

施恩不圖報。方為大家風範,君子所為。小道爺恰恰相反,人剛救出來,便開始討要好處,臉皮之厚,端是世所罕見。霍玄知道他這貪財如命的秉性。搖了搖頭,直接無語。季曉雯等四名少女,此刻看向小道爺目光,卻都是一臉鄙視。

那年輕女子聽后先是一怔,目光轉向元寶,仔細一打量,俏臉上立刻流露出驚喜之情。只見她來到元寶面前,面帶微笑輕聲道:「元寶師弟,當年你誆騙了我一套戊土陣旗,如今救了我一命。兩相抵消,你看如何?」


元寶聽後身軀一震,差點從黑鬼背上跌了下來。他穩住心神,目光仔細看去,好半響。方才驚呼道:「你,你是公孫靜公孫師姐?」

那女子笑著點了點頭。

原來是熟人。霍玄等人在旁聽了他們對話,心裡已經明白幾分,元寶跟這名女子很顯然是舊時,並且小道爺曾經還誆騙過對方一套陣旗。

「真是公孫師姐啊……」

元寶回過神來,撓了撓腦袋,有些不好意思地從黑鬼背上跳下來,笑嘻嘻上前。面前這位,他們的師父相交莫逆,他二人也是打小相識,交情匪淺,只不過算算看有六七年未見,雙方都已成人,容貌有些改變,故而第一時間沒能認出來。

既是舊識好友,元寶立刻替霍玄他們引見。從元寶口中得知,這名叫公孫靜的女子出身一玄門隱宗九宮谷,其門內精修陣法之道,其師姬元跟元寶的師父金鼎真人交情深厚,乃是好友。

「原來公孫道友出自九宮谷陣法宗師姬大師門下,怪不得一身陣法之道如此精湛。」

琴珂微笑著道。很顯然,她是聽說過公孫靜師父的大名。

「琴師妹,我可有好幾位好友,都是出身你們鳳鳴閣。」公孫靜笑著回道。她年紀比在場眾人都要年長几歲,故而隨著元寶稱呼師弟師妹。

「公孫師姐,你跟元寶這小子相識,恐怕吃了不少虧吧!」夏侯焱在旁笑嘻嘻調侃。

「他啊,坑蒙拐騙,小時候也不知道從我這騙去多少東西。」公孫靜掃了元寶一眼,故作嗔怪地道。

元寶就算皮厚,此刻也有些站不住。他沖著夏侯焱狠狠盯了一眼,像是責怪對方多嘴,哪壺不開提哪壺,隨後連忙轉開話題,問道:「公孫師姐,你不在九宮谷修行,怎麼跑來十萬大山?」

此話一出,公孫靜立刻眼圈泛紅,臉色蒼白起來。原來她便是受到黑風脅迫的兩名精通陣法之道的玄師,姬元的徒弟,在被放任離開之後,剛從古修士洞府走出河面,便遇上大批霧獸圍攻。此女修為不高,只有築基後期,其陣法之道卻深得乃師真傳,也正因為如此,才能抵禦住上百頭擁有煉罡初期實力的霧獸攻擊,不過她人也因此被困住,難以脫身。

在公孫靜敘說整件事來龍去脈之後,霍玄等人全都是一驚,照此情況來看,他們早先發現的古修士遺址天一洞府,已被別人搶先一步進入。

「咱們別說了,快進洞府,殺了這幫妖人,救出姬師叔。」

元寶大急,振臂高呼。說實話,他急於解救姬元最多只佔三分,剩餘七分是擔心洞府內的藏寶被別人捷足先登。

小道士毛躁,霍玄卻十分冷靜,稍微想了一下,他問向公孫靜:「公孫師姐,這三個妖人實力如何?」

「一個年輕的,應該跟你們差不多,至於另外兩個……」公孫靜語氣略帶躊躇。平心而論,她深知另外兩個妖人修為莫測,實力強橫,但是出於私心,她想藉助霍玄等人之力去營救師父,萬一將實情相告,霍玄他們不願出手,實非她所願。

「另外兩個,一個是靈妖化形的妖物,實力應該不弱,另一個是蠻族強者,修為大概在凝神後期左右。」公孫靜心裡糾結半天,還是違心說了這番話。

霍玄等人聽后一松。若真是如此,憑他們八人之力,應該不難對付。

「不對呀,公孫師姐,憑姬師叔的手段,普通丹元強者也休想勝得過他,你們怎會如此輕易就被這幾個妖人制住?」元寶這時提出心中疑惑不解。莫看小道爺性格毛躁,關鍵時刻,他還是能發覺其中矛盾之處。

「他們是先偷襲制住了我,然後再威脅家師就範的。」公孫靜回道。事實卻是如此,只不過在黑風出手偷襲之下,不僅是她,連姬元也不慎受制。

「嗯,這還差不多。」

元寶點頭,隨即目光轉向霍玄等人,道:「姬師叔跟我那牛鼻子師父相交莫逆,打小也是很關照我,如今他有難,我元寶一定要出手相救。」他後面的話沒說出,意思在明顯不過,想懇求同伴一起出手相助。

「元寶,你的事就是大伙兒的事,咱們也別耽誤工夫,現在就下去。」

霍玄最先表態。其餘同伴,也是沒有猶豫半分,便答應相助。

「好,咱們殺進去……天一洞府的藏寶,道爺我來了!」

小道爺揮袖收起妖狗黑鬼,飛身一躍,便跳入奔騰河水中。他開始說得還有模有樣,至於後面那一句,讓在場所有人聽了,都是搖頭無語。

隨後,一道道人影竄出,鑽入河水,瞬息消失不見。 一處神秘之地,如浩瀚星辰,周遭儘是小山般大隕石,散發淡淡靈光。

『轟隆隆』巨響不時傳來,兩頭體型龐大的怪物,此刻正在殊死爭鬥,戰況無比激烈,波及之處,四周一塊塊巨大隕石粉碎炸裂。

在不遠處,還有兩人駐足觀望。其中一長髯中年人正是姬元,他看向激烈爭鬥的兩頭怪物,目中光芒閃爍,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另一人是形貌酷似黑風的黑衣少年,他也是一臉淡然,好似場上激斗的雙方,跟他沒有半點關係。

那兩頭怪物,其中之一半人半獸,正是蠻族強者黑風。他的對手是一身高三丈、周身恍若泥土鑄就的人形怪物。若是霍玄等人在此,定會一眼洞悉,此怪物就是看守天一洞府第二道門戶的土靈巨人。

黑風乃是蠻族強者,修為達到丹元境。那土靈巨人渾身散出的龐大氣息,也是堪比金丹玄師。二者爭鬥,勢均力敵,難分高下。

「多目道友,快助我一臂之力!」

鬥了將近半個時辰,仍舊拿不下對手,黑風心中焦灼,大聲招呼幫手。奇怪的是,他口中的妖王多目,此刻卻不在現場,無影無蹤。

那酷似黑風的黑衣少年,此刻卻踏前半步,嘴唇翕動,似在傳音。只見黑風頓時精神一振,厲吼咆哮,張嘴便噴出一個黑色光球狠狠砸去,其化成半人半獸的軀體,也在同一時間騰空而起,直撲了過去。

吼——

土靈巨人怒吼一聲。揮起一拳,宛若震蕩波紋般的土靈力激蕩而去,瞬間將襲來黑色光球擊潰。他另一隻巨拳同時揮出,攻向撲來的黑風。

卻見黑風化成的怪物軀體在半空一個模糊消失不見。下一刻竟然變成一道濃黑霧氣,如繩索般纏住土靈巨人龐大的軀體。

「該死!」

土靈巨人被困住之後,好似怒極,雙臂一振,其體內立刻散出磅礴如海的威壓氣息,使得施法困住它的黑風。在這一刻感受到無窮壓力,竟然無法堅持住,便要被震飛。

就在此刻,一道碧光閃過,毫無偏差命中土靈巨人的頭顱,頓時,只見土靈巨人張大了嘴,艱難地扭過頭沖著遠處的黑衣少年,吼出兩個字:「妖孽……」

隨後,便見到土靈巨人如山岩般厚重凝實軀體坍塌崩潰。化成一灘灰燼,消失無形。

與此同時,一道濃黑霧氣盤旋而來,在半空凝聚成黑風的軀體,落了下來。此人顧不得滿頭大汗,快步來到黑衣少年面前。大聲道:「多目道友,你可要小心些,莫要傷了我兒肉身!」

「放心吧,本王只是暫居你兒子肉身之內,又非奪舍,怎會傷他!」

黑衣少年張口說話,竟然發出妖王多目的聲音。

「道友說得輕巧,要知道暗魔一族如今只剩我跟昴兒兩人,他若是有何意外,哼。即便道友你法力通天,在下也要領教一二!」黑風一反常態,滿臉冷笑,語帶威脅,沒有絲毫懼意。

在進入洞府第一道門戶之後。古怪一幕發生,妖王多目再次遭遇一股古怪力量侵襲,穿透軀體,直逼妖魂,令他難以忍受。此妖確實神通廣大,在姬元口中得知無法破除這股古怪力量之後,竟然搖身化成一團霧氣,鑽入黑風唯一的子嗣黑昴體內。

黑風見狀大驚,若非察探出自己兒子只是肉身暫時被控制,沒有被多目奪舍,否則他即便再忌憚多目,恐怕也要當場翻臉,跟對方斗個你死我活。

雖是如此,黑風心中仍舊恨得直咬牙,無奈大計為重,只得忍了下來。打心裡,他十分擔憂自己兒子現在的處境,因此說起話來,也沒有早先那麼客套,直白表明自己態度。

「道友用不著這麼大火氣,等本王取得所需之物,離開了此地,令郎立刻就會沒事。」多目慢悠悠的話語聲傳出。他語氣之中也帶著幾分威脅,言下之意,若我取不到所需之物,你兒子肯定會有麻煩。

黑風聽后咬了咬牙,冷哼一聲,便不再看他,揮手沖著姬元厲聲道:「還不帶路進去!」此時此刻,他已經喪失理性,怒火滔天之際,對姬元這位陣法宗師再也沒有好臉色對待。

姬元面無表情,大步朝前方一道石門走去。這道石門上,銘刻有兩行大字:入得此門,可取重寶!

剛走進石門,四周景象一變,一片荒蕪大地出現在眼前,無邊無際,看不到盡頭。

「這又是怎麼回事?」

黑衣少年黑昴眉頭一皺,口中發出妖王多目的質疑聲。

「姬元,這可是陣法幻象,快出手將之破掉!」

黑風看上去也不太清楚,立刻把這個難題交給了姬元。後者四下看了看,淡淡道:「此間主人道行通天,所留下的結界空間,不是在下能夠破解。」

「破不掉結界,留你還有何用?」

少年『黑昴』扭過頭看向姬元,雙眸中竟然閃爍出碧幽幽光芒,猙獰可怖,透著說不出的殺氣。

黑風在旁見狀眉頭一皺,欲言又止,沒有吭聲。反觀姬元卻是面不改色,淡淡道:「此處結界空間根本無需破除,若在下猜測不錯,你們所需之物應該就藏在裡面。」

「這鬼地方如此之大,本王何處去尋?」

「這一點不用閣下操心,在下有辦法。」

姬元說出此話,像是胸有成竹,目光篤定。隨後,他在多目黑風二人催促下,揮手祭出十幾面陣旗,懸浮在半空,組成一個怪異陣型,散出耀眼靈光。

半響,他收起陣旗,手一指西南方,道:「就在那邊。」

話音未落。兩道人影『嗖嗖』破空而去。姬元稍作停留,冷笑了幾聲,便跟了過去。

…………

石殿門戶。


一道道人影閃了進來,顯出身形。正是霍玄等人。

「門戶禁制已被破壞,他們應該進去了。」


霍玄說出此話,目光一掃,看向石殿前方的一扇石門。對於此地,他和同伴都不陌生,想當初他們在這裡曾經收穫了不少好東西。

「別磨蹭了。咱們快追上去。」

元寶最是心急,招呼同伴便朝石殿前方的門戶走去。原本在這扇石門兩旁,有石像傀儡守護,不過在上次進入的時候,就被霍玄他們摧毀,因此,倒也省去不少手腳。

當他們進入石門之後,眼前景象一變,已然身處一片浩瀚星空,周遭儘是小山般大的隕石。充斥神秘感。

「不對啊……」

元寶有些懵了。記憶中,他們進入此門,便會來到一處雲霧空間,在那裡有不少寶物,上次的時候,他們每人都得了一件。


「我知道了。」

元寶隨即反應過來。「這裡的寶物已經被那幫妖人收走,雲霧空間自然不存在,咱們直接便來到這第二扇石門。」小道爺說到此處,咬牙切齒,恨意滔天。

他目光一掃,發現上次出現的土靈巨人,如今也沒了聲息,心中更急,沖著霍玄等人-大喊:「快進去,再遲一步。好東西就全被那幫遭天殺的妖人收走了。」

話音未落,他頭也不回,便飛身竄了過去。

「走!」

霍玄擔心小道爺冒冒失失進去會有危險,二話沒說,招呼同伴緊隨而去。

眼前一花。四周場景再度變化,一片無邊無盡的荒原出現在眼前。待霍玄等人穩住身形,目光看去,元寶小道爺也在他們身旁不遠處。

「這地方如此之大,咱們現在該往哪個方向去追?」

小道爺也沒了主意,只能將目光看向同伴。

「分頭去找,兩個時辰后,再返回原地匯合。」

「這樣不好,咱們分散開來,若是遇上妖人可不妙!」

……

眾人各抒己見,沒有統一想法。

「我有辦法找到師父現在的位置。」

公孫靜說出此話,用手一拍天靈,立刻有一面藍色小旗冉冉升起,散出柔和靈光,懸浮在半空。仔細看去,會發現她這面小旗無論是樣式還是顏色,都跟其師姬元的本命法器天元旗一模一樣。

這面藍色小旗祭出后,公孫靜連連掐出數道印決,隨後,卻見此旗在她頭頂繞飛一圈,之後停在西南方向,一動不動。

這時,不用公孫靜明說,霍玄等人也知道答案。他們沒有多逗留,立刻展開身法,疾行而去。

這片荒蕪大地除了不見生靈,特別寂靜,其它跟外界沒有分別。霍玄等人各展神通,或御空飛行,或徒步疾奔,速度奇快無比。值得一提,他們沒有一人放出妖寵代步,原因無二,這裡似乎充斥一種無形力量,對人類無礙,卻是專門克制妖物。

一路前行,沒有任何發現。眾人加快速度,足足大半個時辰后,也不知行了多遠,終於在前方出現了一座高聳入雲的石塔。

此塔有九層,遠遠看去足有千丈之高,通體散出炫目靈光,如一盞明燈,屹立在大地之上。

「哈哈,藏寶肯定就在那邊!」

元寶滿臉興奮,手中印決掐出,其身上的奇門遁甲靈光一閃,遁速立刻倍增,超越同伴便朝石塔方向行去。

「元寶。」

擔心這傢伙不知輕重,一個人貿然前去會遇上兇險。霍玄隨之加快速度,追了過去。

「咦,這塔……怎會跟九絕塔很相似……」

半空中,琴珂駕馭紫電如流星般破空飛行,其絕美無暇的臉龐,此刻在見到前方那座石塔的時候,流露出不解和迷惑。 石塔下方,門戶大開,黑風一行站在塔門前,都是一臉陰沉。

「姓姬的,你確定此塔門戶沒有禁制?」

黑袍少年黑昴惡狠狠看向姬元,口中發出妖王多目的厲喝聲。

姬元點了點頭,淡淡道:「絕對沒有。」

「那為何我等無法進入?」

「這……」姬元遲疑了一下,給出答案,「此塔不凡,如果猜測不錯的話應該通靈,自身產生排斥之力,阻止我等進入。」


他的回答顯然沒讓多目滿意。後者冷哼一聲,道:「通靈法器,舉世罕見,你編此理由糊弄本王,該死!」

話語間,黑袍少年黑昴的額頭蠕動,詭異般裂開一隻豎眼,死死盯向姬元,閃爍幽幽碧光。姬元見狀臉色一變,大手一拍天靈,一面藍色小旗立刻冉冉升起,護在身前。

「就憑你區區凝神期修為,本王翻手之間,便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黑袍少年黑昴說出此話,其額頭豎眼開闔之際,一道碧光便朝姬元射去。姬元臉色一沉,雙手掐印,便欲有所動作。卻在此刻,一直站在旁邊沉思不語的黑風,身形一晃,來到二人中間,揮起一掌,便將射向姬元的那道碧光擊潰。他本人也是腳步踉蹌,倒退好幾步方才穩住。

「黑風,你阻本王殺這人類,是何用意?」黑昴口中傳出妖王多目的咆哮聲,其額頭豎眼圓睜,猙獰可怖。透出懾人碧光,大有雷霆一擊之勢。

「多目道友的碧落法目果然威力無窮,在下佩服。」

黑風此刻先是恭維了幾句,隨後手指石塔。語氣肯定地道:「姬道友所說不假,此塔確是上古傳承下的通靈之寶。」

此話一出,黑袍少年黑昴面露驚奇,其額頭豎眼一閃消失不見,口中傳出妖王多目額話語聲,「黑風。你既然識得此塔來歷,為何不早說?」

「在下先前也不敢確定,剛才仔細想了想,發現此塔跟我族典籍上記載的聖塔十分相似。」黑風娓娓道來,「相傳在這片大地上,有上古傳承下的九座聖塔,每座聖塔之內,都蘊含天地間最強大的一種本源靈力,只要能進入此塔,便可有機會得到本源靈力洗禮。對於提升自身修為和參悟領域結界有極大好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