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小主人你先別激動,蒼冥會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你。」龍王蒼冥微微垂下龍首,彷彿在整理著思緒一般,下一刻,他緩緩開口道來。

2021 年 1 月 18 日

「一千多年前,我還沒有跟隨主人,我的妻子,也就是我的王后,為我誕下了唯一的孩兒,龍族的血脈必須在天地靈氣中滋養千年,才能破殼而出,當年我年輕氣盛,想要出谷去人類的世界闖蕩,因緣際會之下,我結識了主人,當時伏魔龍戒的持有者,正是他。」

「也許你不知道,伏魔龍戒對龍族,有著一定的威懾力,所謂的得伏魔者、得天下的意思是,伏魔龍戒的持有者,能夠號令龍族,強行使其成為附庸,也就是說,擁有伏魔者,擁有能夠號令龍族的能力。」

龍王說到這裡,眼神意有所指的看向天血夜的方向,天血夜有些驚訝的看著手上的伏魔龍戒,她從來都不知道,伏魔,居然有著這麼恐怖的能力。

「主人原本可以強行讓我聽令與它,可是他並沒有這樣做,他用他的實力征服我,讓我成為了他的契約獸,跟隨著主人的幾百年間,我是自由的,主人並不會強行命令他的魔獸做任何事情,可是就在三百年前,龍之谷傳來了消息,我的孩子,就要誕生了,主人讓我回到龍之谷,可是,就在我回到龍之谷后,一切,都變了……」

蒼冥說道這裡,眼裡閃過一絲苦澀,「我的王后,太心急著讓龍兒出世,將她一身靈力注入了龍蛋之內,最後衰竭而死,傷心之餘,我擔起了繼續守護龍蛋的任務,但是直到現在,龍兒都沒有孵化。」

龍王慢慢的將他巨大的身體從原地挪開,一枚有著奇異花紋的岑金色龍蛋,出現在天血夜的面前。

天血夜有些驚訝的看著那有著奇異花紋的金色龍蛋,它身上充斥著濃郁的天地靈氣,雖然還沒有破殼而出,天血夜卻像是和其中的小龍有了心電感應一般,幾乎是不自覺的,她被龍蛋吸引上前。

蒼冥看著天血夜嘗試觸碰龍蛋的樣子,幾乎是下意識的,一股恐怖的龍威從他的身體之內散發而出,企圖阻止天血夜的舉動,就在那恐怖的龍威要撞上天血夜的時候,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毫無動靜的龍蛋之上,一股金光散發而出,肅殺的沖向龍王所在的方向,而天血夜,直接被那龍蛋守護在內,龍王發出的威壓,直接被隔絕開去。

天血夜和龍王都為這突然的變故驚訝不已,天血夜抬頭看了一眼龍王,下一刻,她循著心底的那一絲牽引,小心翼翼的走向龍蛋所在的方向,就在她白皙的手指觸碰上那有著奇異花紋的龍蛋時。

「呃!」天血夜皺了皺眉,她的手指彷彿被什麼咬了一下,一滴鮮血,附著在龍蛋之上,就在龍王驚愕的眸子中,那鮮血逐漸被龍蛋吞噬,一陣紅光閃過,血龍紋若隱若現的出現在龍蛋之上。

「咔嚓……」

蛋殼破碎的聲音在此時響起,天血夜和龍王兩人屏住呼吸,四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龍蛋,生怕錯過了什麼一般。

而萬龍窟外,早已天色巨變……

「轟……」


龍之谷的上空,突然狂風大作,原本無雲的萬里晴空,瞬間雷電滾滾,天色,幾乎是一瞬間就暗了下來,所有的巨龍都為這突然的變化驚愕不已,有得,已經從巢穴中蜂擁而出,紛紛看向萬龍窟的方向。

「帕爾西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納傑錯愕的看著上方,他直接這一切肯定跟那血妖族的少年脫不了關係,這般天色異變的情況,龍之谷千年來都再也沒有發生過。

帕爾西斯皺眉看著天幕之上的滾滾雷雲,他那白色的雙眼,格外耀眼,「龍之谷的天,要變了。」

帕爾西斯只說了這麼一句話,便轉身看向萬龍窟的方向,而在萬龍窟之內的天血夜和龍王蒼冥二人,都絲毫沒有察覺外界的變化。

「嗷……」可愛悅耳的低嚎聲從蛋殼中傳出,當蛋殼破裂了后,天血夜和龍王幾乎是摒住了呼吸想要目睹小龍的樣子,可是出現在兩人面前的,確是一個圓滾滾光溜溜的小屁股。

兩人有些錯愕的看著彼此,而下一刻,那在蛋殼中的小龍一個翻身躍起,有些迷糊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是個女兒!」蒼冥幾乎是熱淚盈眶,他雙眼緊緊盯著那一身白色鱗片的小龍,等待了千年,他終於等來了他女兒的誕生。

「嗚嗚……」岑金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龍王幾乎是一個懸身而下,想要第一個親近自己的孩子,可是小龍卻好像沒有看到他一般,大眼睛固定在天血夜的身上。

「嗷……」像是確認了什麼一般,小龍開心的一蹦而起,跳入天血夜的懷中,在天血夜錯愕的眼神中親昵的磨蹭著她的臉頰,小小的舌頭還在天血夜的臉上不停的舔著。

「這?是怎麼回事?」

天血夜有些錯愕的看向龍王,她直覺和剛剛自己的血有些關係,只是在這之前,還是龍蛋的小龍已經表現出想要親近天血夜的舉動。

龍王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此時卻把一個外人當親人一般,他臉上浮起苦澀的笑容,「呵呵,一切都是天意,我唯一的女兒,就在剛剛,和你達成了契約,而且,是她主動的。」

「什麼?」雖然天血夜隱隱猜到一切和自己脫不了關係,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是這個小傢伙,主動和自己達成了契約,難道剛剛手指間的那一陣刺痛,不是意外?

「我等待了千年,幾乎網羅了所有的天地靈物想要讓她提早出世,我的王后,甚至還賠上了她的性命。」龍王的話語里,隱隱有著一些不甘,畢竟,他期待了千年的小生命,卻讓天血夜一個外人奪去了。

他雖心有不甘,可是卻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命數,這麼多年過去了,老主人的孩子來到了龍之谷,而他的孩子,選擇了她成為契約者誕生,微微嘆息,龍王在這一刻,彷彿老了很多。

「給她起個名吧。」

天血夜抓住一直在自己臉上胡亂舔著的小龍,有些訝異的看向龍王,當龍王臉上的落寞落入天血夜的眼裡時,她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你是她的父親,除了你以外,我不覺得任何人有這個權力。」

天血夜真摯不做作的眼神落入龍王的眼裡,他有些激動的看著小龍,而小龍彷彿有了感應一般,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龍王。

「她除了那一雙眼睛繼承了我以外,其他的簡直和她的母后一模一樣,雲仙兒,就叫她雲仙兒,這是她母后的名字,今後,就讓她代替她的母后好好的活下去。」

龍王滿眼滲淚,他有些崩潰的轉過頭去,不想讓天血夜和小仙兒看到他的脆弱,他是一族王者,他的寂寞和痛苦,只能一人在角落蠶食。

天血夜看著龍王,知道他是想起了他的王后,摸了摸小仙兒,幾乎是在她出世的那一刻,她便和她有了心電感應一般,點頭看了看龍王的方向,小仙兒有些局促,不敢上前,可是看著那巨大的龍身都在顫抖的龍王,也許是父女連心,小仙兒揮動著她那小小的翅膀,靠近龍王所在的方向。

「唔……」小仙兒親昵的蹭了蹭龍王巨大的身子,龍王轉過頭,金色的眸子中,滲滿了淚水,看著這幾乎是他王后翻版的小仙兒,他終於崩潰,巨大的龍身,將小仙兒那小小的身體卷了進去,而龍王的低泣聲,也漸漸傳了出來。

天血夜看了看蒼冥和小仙兒,雖然,她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龍王,可是她覺得,這一刻應該留給仙兒和蒼冥兩人。

低垂著頭顱,天血夜輕輕的摩擦著伏魔,什麼時候,他們一家才能真正團圓?距離一年之期越來越近,而現在的她,還被困在龍之谷中,那種無力感,幾欲讓她窒息,這一刻,她眼裡的孤獨和落寞沒有人知道…… 「你真的是小主人?」龍王瞬間低垂下他那巨大的身體,打量著天血夜,他閉上雙眼,彷彿在感應什麼一般,「人類和血妖的混合氣息,雖然血脈重鑄過,可是卻依然保留著人類的部分特徵,難道,真如傳言那般,主人,愛上了人類的女人?」

主人?天血夜睜大雙眼,她的心澎湃萬分,她的爹爹,究竟是何其強大的存在?眼前這強大的黃金神龍,龍族之首,居然曾經是他的魔獸?

「小主人?你居然真的是小主人?」龍王比天血夜還要激動,他神情雀躍,彷彿恨不得將天血夜抱進懷裡一般,可是礙於某種原因,他的身子依舊盤旋在原地,只能激動的看著天血夜。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曾經是爹爹的魔獸?伏魔龍戒,究竟和龍族有什麼關係?」天血夜疑惑的開口,在她的心裡,有太多太多的疑問,對於冥焰,除了在紫荊天梯上看到過的幻影以外,她對他,幾乎是一無所知。


「小主人你先別激動,蒼冥會將所有的一切都告訴你。」龍王蒼冥微微垂下龍首,彷彿在整理著思緒一般,下一刻,他緩緩開口道來。

「一千多年前,我還沒有跟隨主人,我的妻子,也就是我的王后,為我誕下了唯一的孩兒,龍族的血脈必須在天地靈氣中滋養千年,才能破殼而出,當年我年輕氣盛,想要出谷去人類的世界闖蕩,因緣際會之下,我結識了主人,當時伏魔龍戒的持有者,正是他。」

「也許你不知道,伏魔龍戒對龍族,有著一定的威懾力,所謂的得伏魔者、得天下的意思是,伏魔龍戒的持有者,能夠號令龍族,強行使其成為附庸,也就是說,擁有伏魔者,擁有能夠號令龍族的能力。」

龍王說到這裡,眼神意有所指的看向天血夜的方向,天血夜有些驚訝的看著手上的伏魔龍戒,她從來都不知道,伏魔,居然有著這麼恐怖的能力。

「主人原本可以強行讓我聽令與它,可是他並沒有這樣做,他用他的實力征服我,讓我成為了他的契約獸,跟隨著主人的幾百年間,我是自由的,主人並不會強行命令他的魔獸做任何事情,可是就在三百年前,龍之谷傳來了消息,我的孩子,就要誕生了,主人讓我回到龍之谷,可是,就在我回到龍之谷后,一切,都變了……」

蒼冥說道這裡,眼裡閃過一絲苦澀,「我的王后,太心急著讓龍兒出世,將她一身靈力注入了龍蛋之內,最後衰竭而死,傷心之餘,我擔起了繼續守護龍蛋的任務,但是直到現在,龍兒都沒有孵化。」

龍王慢慢的將他巨大的身體從原地挪開,一枚有著奇異花紋的岑金色龍蛋,出現在天血夜的面前。

天血夜有些驚訝的看著那有著奇異花紋的金色龍蛋,它身上充斥著濃郁的天地靈氣,雖然還沒有破殼而出,天血夜卻像是和其中的小龍有了心電感應一般,幾乎是不自覺的,她被龍蛋吸引上前。

蒼冥看著天血夜嘗試觸碰龍蛋的樣子,幾乎是下意識的,一股恐怖的龍威從他的身體之內散發而出,企圖阻止天血夜的舉動,就在那恐怖的龍威要撞上天血夜的時候,奇異的一幕發生了。

毫無動靜的龍蛋之上,一股金光散發而出,肅殺的沖向龍王所在的方向,而天血夜,直接被那龍蛋守護在內,龍王發出的威壓,直接被隔絕開去。

天血夜和龍王都為這突然的變故驚訝不已,天血夜抬頭看了一眼龍王,下一刻,她循著心底的那一絲牽引,小心翼翼的走向龍蛋所在的方向,就在她白皙的手指觸碰上那有著奇異花紋的龍蛋時。

「呃!」天血夜皺了皺眉,她的手指彷彿被什麼咬了一下,一滴鮮血,附著在龍蛋之上,就在龍王驚愕的眸子中,那鮮血逐漸被龍蛋吞噬,一陣紅光閃過,血龍紋若隱若現的出現在龍蛋之上。

「咔嚓……」

蛋殼破碎的聲音在此時響起,天血夜和龍王兩人屏住呼吸,四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龍蛋,生怕錯過了什麼一般。

而萬龍窟外,早已天色巨變……

「轟……」

龍之谷的上空,突然狂風大作,原本無雲的萬里晴空,瞬間雷電滾滾,天色,幾乎是一瞬間就暗了下來,所有的巨龍都為這突然的變化驚愕不已,有得,已經從巢穴中蜂擁而出,紛紛看向萬龍窟的方向。

「帕爾西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納傑錯愕的看著上方,他直接這一切肯定跟那血妖族的少年脫不了關係,這般天色異變的情況,龍之谷千年來都再也沒有發生過。

帕爾西斯皺眉看著天幕之上的滾滾雷雲,他那白色的雙眼,格外耀眼,「龍之谷的天,要變了。」

帕爾西斯只說了這麼一句話,便轉身看向萬龍窟的方向,而在萬龍窟之內的天血夜和龍王蒼冥二人,都絲毫沒有察覺外界的變化。

「嗷……」可愛悅耳的低嚎聲從蛋殼中傳出,當蛋殼破裂了后,天血夜和龍王幾乎是摒住了呼吸想要目睹小龍的樣子,可是出現在兩人面前的,確是一個圓滾滾光溜溜的小屁股。

兩人有些錯愕的看著彼此,而下一刻,那在蛋殼中的小龍一個翻身躍起,有些迷糊的看著周圍的環境。

「是個女兒!」蒼冥幾乎是熱淚盈眶,他雙眼緊緊盯著那一身白色鱗片的小龍,等待了千年,他終於等來了他女兒的誕生。

「嗚嗚……」岑金色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龍王幾乎是一個懸身而下,想要第一個親近自己的孩子,可是小龍卻好像沒有看到他一般,大眼睛固定在天血夜的身上。

「嗷……」像是確認了什麼一般,小龍開心的一蹦而起,跳入天血夜的懷中,在天血夜錯愕的眼神中親昵的磨蹭著她的臉頰,小小的舌頭還在天血夜的臉上不停的舔著。

「這?是怎麼回事?」

天血夜有些錯愕的看向龍王,她直覺和剛剛自己的血有些關係,只是在這之前,還是龍蛋的小龍已經表現出想要親近天血夜的舉動。

龍王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此時卻把一個外人當親人一般,他臉上浮起苦澀的笑容,「呵呵,一切都是天意,我唯一的女兒,就在剛剛,和你達成了契約,而且,是她主動的。」

「什麼?」雖然天血夜隱隱猜到一切和自己脫不了關係,可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居然是這個小傢伙,主動和自己達成了契約,難道剛剛手指間的那一陣刺痛,不是意外?

「我等待了千年,幾乎網羅了所有的天地靈物想要讓她提早出世,我的王后,甚至還賠上了她的性命。」龍王的話語里,隱隱有著一些不甘,畢竟,他期待了千年的小生命,卻讓天血夜一個外人奪去了。

他雖心有不甘,可是卻不得不相信,這一切都是命數,這麼多年過去了,老主人的孩子來到了龍之谷,而他的孩子,選擇了她成為契約者誕生,微微嘆息,龍王在這一刻,彷彿老了很多。

「給她起個名吧。」

天血夜抓住一直在自己臉上胡亂舔著的小龍,有些訝異的看向龍王,當龍王臉上的落寞落入天血夜的眼裡時,她隱隱感覺到了什麼,「你是她的父親,除了你以外,我不覺得任何人有這個權力。」

天血夜真摯不做作的眼神落入龍王的眼裡,他有些激動的看著小龍,而小龍彷彿有了感應一般,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龍王。


「她除了那一雙眼睛繼承了我以外,其他的簡直和她的母后一模一樣,雲仙兒,就叫她雲仙兒,這是她母后的名字,今後,就讓她代替她的母后好好的活下去。」

龍王滿眼滲淚,他有些崩潰的轉過頭去,不想讓天血夜和小仙兒看到他的脆弱,他是一族王者,他的寂寞和痛苦,只能一人在角落蠶食。

天血夜看著龍王,知道他是想起了他的王后,摸了摸小仙兒,幾乎是在她出世的那一刻,她便和她有了心電感應一般,點頭看了看龍王的方向,小仙兒有些局促,不敢上前,可是看著那巨大的龍身都在顫抖的龍王,也許是父女連心,小仙兒揮動著她那小小的翅膀,靠近龍王所在的方向。

「唔……」小仙兒親昵的蹭了蹭龍王巨大的身子,龍王轉過頭,金色的眸子中,滲滿了淚水,看著這幾乎是他王后翻版的小仙兒,他終於崩潰,巨大的龍身,將小仙兒那小小的身體卷了進去,而龍王的低泣聲,也漸漸傳了出來。

天血夜看了看蒼冥和小仙兒,雖然,她還有很多問題想要問龍王,可是她覺得,這一刻應該留給仙兒和蒼冥兩人。

低垂著頭顱,天血夜輕輕的摩擦著伏魔,什麼時候,他們一家才能真正團圓?距離一年之期越來越近,而現在的她,還被困在龍之谷中,那種無力感,幾欲讓她窒息,這一刻,她眼裡的孤獨和落寞沒有人知道…… 龍之谷的夜空,群星璀璨,偶爾吹來的几絲微風中,帶來紅楓林那炙熱的氣息,天血夜盤腿坐在萬龍窟外凸起的一個小山包上,她抬眼看著高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喂,帕爾西斯,你說她在幹嘛?」納傑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脖子,他盯了天血夜有一陣子,實在是看不懂那扎人眼的天空有什麼看頭。

「從裡面出來后就這個樣子,問她她也不搭理,就說了族長要獨自呆一陣子,讓我們不要去打擾他,剛剛的天象異變,還有那陣恐怖的威壓,是因為族長嗎?」

納傑一臉疑惑的看著獨自坐在上方的天血夜,而帕爾西斯聽聞他的話,只是淡漠的看了天血夜一眼道:「剛剛的龍威明顯不是族長發出,而天象異變,恐怕是……」

帕爾西斯說道這裡一頓,緊接著,兩人敏銳的看向萬龍窟洞口的方向,他們只感覺一道白光從其中射出,直奔向天血夜所在的方向,緊接著,一陣膩人可愛的龍鳴聲響起。

「嗷……」

感覺到脖頸間有些冰涼的觸感,天血夜有些訝異的回過頭,只見小仙兒睜著金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她嘟囔著小嘴,彷彿在擔心天血夜一般,接觸到天血夜的視線,她開心的伸出小舌頭舔了舔天血夜的臉。

原本沉浸在回憶和對未來迷茫的天血夜,頓時被小仙兒可愛的模樣逗笑,她嘴角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伸手摸了摸小仙兒的頭頂,「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你父王等了你一千多年,你應該好好陪陪他。」

「嗚嗚……」小仙兒用頭蹭了蹭天血夜的臉頰,一臉的依賴和不舍,而龍王蒼冥的聲音,在此時從她的身後傳來。

「她從你離開后就一直想要出來,我帶她去見了她的母后,剛一出來她就迫不及待的跑來找你了,看來我這個父親的份量,始終比不上你。」

「族長。」納傑和帕爾西斯見得化為人身的龍王蒼冥,都有些驚愕,要知道三百年間,龍王可是連萬龍窟一步都沒有踏出過,剛剛那小龍身上的氣息,以及龍王此時說的話,一時間,兩人將所有的事情都聯繫在了一起。

「族長,您出關了,難道說她是……」納傑在此時驚訝的開口,如果他的猜測沒錯,那麼龍族等待了千年的繼承人,終於出世了。

蒼冥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慈愛的看向小仙兒的方向,挺起胸膛有些自豪的道:「沒錯,她就是你們的小公主雲仙兒,龍之谷將來的繼承人。」

龍王的話將一切猜想化為事實,納傑眼裡湧起狂喜,就連一向沒有什麼表情的帕爾西斯,冰冷的眼裡也在此時浮起一抹喜色。

「恭喜族長,賀喜族長,我龍族的未來,必將繁榮昌盛。」

納傑和帕爾西斯虔誠的低垂著頭顱,小公主的誕生不止對龍王意義非凡,對於整個龍之谷而言,都是件足以撼動全族上下的大事。

龍王在此時開心的大笑道:「好好好,納傑、帕爾西斯,你們現在去通知所有的族人,告訴他們,本王等待了千年的小公主,終於誕生了,本王要在龍王祭上將她介紹給族人,還有……」

說道這裡,龍王意味深長的看向天血夜的方向接著道:「本王要向全族介紹小公主的契約者,她也是血妖族上任族長、本王契約者冥王冥焰的女兒,天血夜。」

龍王蒼冥的話讓得納傑和帕爾西斯錯愕的看著彼此,冥王冥焰,就算是他們這些身在龍之谷從未外出過的龍族都曾經聽過他的大名,他是唯一一個征服了龍族龍王的強者,至於他真正的實力,沒有人清楚。

而眼前這血妖族的少年,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她居然會是那鼎鼎大名冥王的女兒,而且現在她還擁有另一個身份,龍族唯一小公主契約者的身份。

天啦,納傑不由得抹了一把冷汗,要知道先前他對天血夜做的一切,隨便一條都夠龍王抽他的龍筋,拔他的龍鱗了,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向天血夜投去一個求救的眼神,希望眼前的少年,最好別再火上澆油,告知龍王他對她做得一切。

「是……是,族長大人。」納傑聲音有些顫抖,而天血夜也察覺了他的異常,她皺了皺眉,心想這傢伙是發什麼神經,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現在就這麼戰戰兢兢的?

只有在納傑身旁的帕爾西斯才知道納傑在害怕些什麼,他冷冽著一張臉,什麼話都沒有說,眼神若有所思,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那你們兩速速去吧,本王還有事情跟血夜大人商量,龍王祭在三天之後,所有的事宜都全權交由你們兩辦理,不得有絲毫差池。」

龍王滿眼含笑,此時的他心情極佳,根本沒有注意眾人在聽到他那句血夜大人時,眼神的變化,要知道龍王可是龍族之王,連他都自降身份稱呼天血夜為大人,可見天血夜在他心目中的位置,已經到了不可比擬的高度。

「是,族長,納傑【帕爾西斯】領命。」

兩人說完都紛紛起身,在他們展翅離開萬龍窟時,眼神都有些複雜的看像抱著小仙兒的天血夜,特別是帕爾西斯,他那複雜的眼神看進天血夜的眼裡,讓她的秀眉,不可見的皺了皺。

「好了,血夜大人,現在這裡就剩下我們了,我想你一定有許多疑問想要問我。」龍王眼神寵溺的看向膩在天血夜懷中不肯出來的小仙兒,他不由得無奈的搖了搖頭,她的這個女兒,看來是喜歡天血夜得緊呢。

天血夜看向龍王,眼裡的冰冷早已不見,帶著一絲柔和,對於他剛剛在其他人面前說的那些話,只有她才清楚,龍王在替她向眾人示威,藉由納傑和帕爾西斯的嘴告訴龍族的所有人,她天血夜不再是個身份不明的外來人,而是龍族的貴客,龍族唯一小公主的契約者。

「蒼冥叔叔,請允許我這樣稱呼你,你是爹爹的契約魔獸,更是龍族的王者,以後還請你不要再叫我大人,稱呼我血夜即可。」

龍王對於天血夜說出的話有些錯愕,隨即他扯唇開懷大笑,「呵呵呵,好好,主人生了個好女兒,蒼冥叔叔?哈哈哈,好,不錯,我很喜歡這個稱呼,夜兒,本王真的是越來越喜歡你了,原本對於你間接搶走本王唯一的女兒,我還有些耿耿於懷可是現在和你比起來,倒是顯得本王有些小家子氣了。」

「呵呵,小仙兒還沒出殼時,我就對她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莫名親切感,彷彿有一股力量在吸引我走向她,後來的一切,都已經出乎了我們的意料,對於你,我還是覺得有些虧欠,畢竟,小仙兒是你唯一的女兒。」

天血夜抬手勾了勾小仙兒的小下巴,小傢伙一口咬住天血夜的手指,親昵的舔著,不肯鬆口,她的這一可愛舉動,再次逗得兩人哈哈大笑。

微微收斂臉上的笑容,天血夜神情有些嚴肅的看向龍王蒼冥道:「蒼冥叔叔,到了這個世界,我對神魔甚至龍之谷的一切都不了解,現在我幻力盡失,伏魔更是不聽我的召喚,這一切,是否都跟龍之谷有著關聯?」

琉璃界︰靜水音 ,微微沉吟隨即開口道:「在萬年前,龍族的一位祖先在龍之谷外下了一道禁制,這道禁止便是為了避免外界的人類闖入龍之谷,打擾龍族的安寧,而機緣之下闖入這道禁制到達龍之谷的其他人,便會被約束所有的力量。但是這道禁制同時也約束著龍族,除了龍族王者有打開結界的能力,其他的巨龍,都不能闖破結界,到達人類的世界,你應該知道,任何一頭巨龍,都有著毀滅性的破壞能力,即使是神魔大陸,如果龍族在外橫行,那帶來的後果可想而知。」

「原來如此,那意思是只要到了龍之谷外,我的幻力便會全數回來?」

看到龍王點頭,天血夜不由得微微吁了一口氣,原本安維爾曾經告訴過她,可是親口得到龍王的證實,她懸著的心,才算真正的放了下來。

龍王皺著眉,彷彿在思考著什麼一般,下一刻,他抬起頭嚴肅的看著天血夜道:「夜兒,你在到達神魔以前,幻力等級是多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