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對,二哥說的沒錯。」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總覺得沒那麼簡單,卻又找不出可疑的地方,看來是他多想了,「阿毅,你三叔那邊,還得靠你跟我一塊去穩住他們,股權的事情就交給阿力去辦。」

他想在第一時間找到沈呈,卻又考慮到,沈呈會不會不會回景城,直接就回來這邊,倒不如兵分兩路找沈呈,「是,爸。」

「爸,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這件事辦得漂漂亮亮的。」

「別搞砸了,去到紀總那裡,別擺著你那副大哥的姿態。」

「爸,你放心吧,絕對不會搞砸。」他這趟去景城,主要有三件事,一送股權,二找沈呈,三找那個小冬瓜。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覃力那一副按耐不住喜悅的樣子,覃毅心裡就有些擔心。

很快車子到了覃家,下車的覃老五吩咐一句,「阿力,你到我書房來,我有些話要囑咐你。」梁帥的事情,還得查查,既然派人查不到消息,那就讓覃力去景城的時候,順道摸清這件事的底細。

「是。」

跟著覃老五先下車的覃毅在車門旁邊等人,在覃力下來后,覃毅笑著說道,「阿力,待會我送你去機場。」

「不用了,二哥,我自己去就行了,本來在外面就不能單獨坐一輛車,特別是現在這個特殊時候。」

「阿毅,這裡沒你事,你去忙吧。」

本來想當面跟覃力提醒幾句話,看來機會不允許,又對覃力放心不下,覃毅只能給助理打電話,讓助理安排人在暗中留意覃力在景城的舉動。

……

景城沈氏私人醫院。

托紀優陽的福,喬隱的晚飯,紀公館那邊讓人送過來,吃完晚飯的喬隱,正在看著王珩送來的資料。

「隱哥,公司那邊基本沒有太大的變動,還是跟之前保持一樣的情況。」

「你把這幾分東西留下,公司那邊暫時就麻煩你幫忙看著。」唐娜替他打理父親留下來的產業,而紀氏那邊只能交給王珩幫忙。

「好,那我先走了,有什麼事您再給我電話。」

「嗯。」

離開的王珩,路過休息區時,遇到許衛,立即過去打招呼。

「許先生,這段時間,多得你幫忙照顧我們隱哥,真的很謝謝你。」

「用不著客氣……」

王珩走後不久,對一項數據有些不明白的喬隱拿出手機正要給王珩打電話,就聽見敲門聲。

「請進。」

進來的醫生來到喬隱旁邊,「喬總。」

熟悉的聲音,讓喬隱頓住手上的動作,「這一回,又有什麼事?」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派人去找這個人,這個人也會回來找他。

「不好意思喬總,我們要收回之前給你的東西。」

送到他手上,又拿回?

「東西我丟了。」

「丟了?」對方眼中閃過一抹詫異,「喬總,東西丟哪兒了?」

「請你明白一點,我是不會背叛我大哥,更不會幫你們做這種事情的,我們兄弟間的事情,也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人來插手,馬上給我離開這裡!」

東西沒拿回,男人不敢離開,又怕再呆久了,會招來人的注意,只能先離開病房。

男人走後,喬隱立刻拿出手機給王珩打電話。

此時跟許衛道別分開的王珩正好看見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男醫生路過自己面前,「喂,隱哥?」

「醫生,男的?」來到廊道的王珩左右張望,並未找到有人,不過,在先前,好像是有個醫生路過過,「我應該是看見他了,我現在就去。」

「把他抓住,等我吩咐,絕對不能讓他跑了!」

「是。」

在王珩放下手機追過去時,男人已經進了電梯,王珩連摁了數次下樓鍵,電梯門都沒打開,急的王珩只能進了旁邊的電梯去追人。

病房裡,喬隱從枕頭下拿出自己小心翼翼收藏的東西。

手指摸過這兩瓶東西時,平靜的眼角逐漸溢出了道不完的思念。

「我有很多話,想跟你說,只要有了這個,你就能回來聽我把那些話說完了。」

「有了這個,你就能回到我身……」

窗外的風吹進來,桌上的紙鶴被風吹動,緊張的喬隱顧不上手上的東西,馬上伸手去保護自己那隻紙鶴,當他抓回紙鶴時,手裡的東西卻掉在桌上,一瓶藍色液體的玻璃瓶從盒子里彈出來沿著桌面翻滾掉在地上。

「砰刺——」

看著這碎成一地的液體,喬隱愣坐在那裡。

他的第一反應,不是去收拾地上的殘渣,而是用力握緊手裡的紙鶴。

注意到自己太用力的喬隱,鬆開掌心時才發現紙鶴被自己壓扁了,趕緊動手一點點捋順復原掌心的紙鶴。

「我不會讓你受傷的,我會保護你,永遠都保護你……」

……

晚上八點,景城國際機場。

飛機落地后,酒醒的白一近,經過長途飛行,又睡了一個好覺,儘管素顏,但是精神特別好,跟著黃航走覃毅特別給他安排的貴賓通道,一路上暢通無阻直達停車場。

抱著胳膊的白一近,坐在車窗邊上望著窗外的風景,可是那些風景卻隨著他腦海的畫面,開始上演夢境中的場景。

他做了一個夢,夢裡,覃毅抱著他,跟他說出「我愛你」這三個字。

他不記得從陽台離開后,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那「我愛你」三個字,卻真實的一直環繞在他耳邊,讓他竊喜的心情按耐不住。

我愛你,毅總真的會對他說這三個字嗎,不可能吧……

一定是他醉倒前太開心才會做了這個夢。

紅著臉的白一近,一想到夢裡的情景,羞的半張臉貼在掌心,嘴裡念念叨叨。「完了,完了,真是丟大了這回。」

「我怎麼就會做這種夢,我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夢話?」

坐在一旁的黃航聽著白一近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念叨什麼,雖然他聽不清內容,不過看白一近那興奮的模樣就知道,肯定是高興的事情。

白一近越開心,他心裡就越沉重,總想跟白一近說點什麼,讓白一近趁早斷了一些不該有的念頭,再去找個好靠山,可是他一旦這麼做了,要是讓毅總知道了,他恐怕就得失業了,跟對不起白一近比起來,他更不能接受自己的前程消失在眼前的事情。

嘆了口氣的黃航回過臉看著前方馬上就到的停車場,動手解安全帶。

車子停住后,率先下車的黃航,剛從車上下來就看到赫氏派來的律師過來了,黃航立刻為後面下車的白一近做介紹,「一近,這位是赫氏的律師。」

「你好,辛苦你了。」白一近沖著對方點了點頭。

「你好,合同我都準備好了,現在就可以簽約。」律師把合同遞給黃航。

就在這裡簽約?

白一近打量四周找地方時,黃航已經把合同和筆遞過來了,「就在這裡簽了。」只要白一近簽下這個名字,跟過去的事情,也就算是徹底了斷了。 天庭很熱鬧,不少人在議論著林楠崔慶二人得罪寶公主的事情。

這位寶公主人是好人,但就是脾氣大了點,而且惹不起的主。

惹了她,那就真的是捅了馬蜂窩了。

很多人紛紛猜測,林楠崔慶二人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不過對於這些,林楠崔慶二人就不在意了,一整夜的時間,二人全身心的投入到祭煉仙甲仙寶之中。

終於,衛煌統領將所有人都召集出來,帶著林楠二十餘人直奔天宮而去。

另外兩個方向,也各有二十左右人,齊齊朝天宮內飛去。

和林楠他們一樣,都是前來參加仙緣大會資格選拔的天驕之子,可以看的出來,這些人大都熟悉,菏澤等人不斷的和其他人點頭示意打招呼。

唯獨林楠崔慶二人,孤零零的跟在隊伍中,無人問津。

即便是有人看過來,也是帶著幸災樂禍之色。

昨天之事,所有人都知道了。

得罪了寶公主,還敢在這待下去?

哪怕是有上面的仙王境強者開口,但寶公主肯定不怕……

對於這些幸災樂禍之人,林楠直接忽略了,不予理會。

天庭天宮,天庭的核心所在,在仙都城的正中央,金碧輝煌,仙光籠罩,有著一隻只超階祥瑞仙獸環繞,一派美輪美奐盛景。

能進入這裡的,清一色的仙人境。

哪怕是駐守此地的天兵,都是地仙境!

一眼望去,甚至某地一支足足數百人的地仙境隊伍佇立,守護在某地。

某些重要位置,更有天仙境強者鎮守。

延綿方圓數十里的巨大天宮,若是換成普通人,哪怕是十日也逛不過來,太大了。

仙宮,仙殿,亭台,樓宇,甚至還有一座座小型仙山,仙河流淌而過。

仙都城內,本就已然算是一處福地,能在這種地方修鍊,對普通仙人境也有莫大的幫助,更不要說對於普通人。

而在這天宮範圍內,仙氣更加濃郁,哪怕是林楠崔慶二人不斷深入之後,也有著一種羽化升仙,偏偏起飛之感。

舒坦!

「真是好地方!」崔慶感嘆,其他不少人對此也同樣充滿了這種感覺。

好地方,很舒坦。

天宮,可並非是誰都能來的,也就是有一位位統領帶領,否則普通仙人境高手想要進天宮,根本沒有可能。

甚至,哪怕是仙王境強者強闖也必死無疑!

很快,二十人被帶到一座大殿之前,有著一座巨大的廣場,一位位金甲天將佇立,數位天仙境統領也在四方。

為首的,更是兩位仙王境強者。

天痕仙王,雷霆仙王!

衛煌大統領等人見到這兩位,紛紛躬身行禮,以示尊敬。

其他不少人,如菏澤等人也是一樣,看向這兩人充滿了敬畏之意。

林楠崔慶二人倒是無所謂,此刻二人的目光直接聚集在這兩大仙王身邊的幾人身上。

無他,因為這幾人一直在關注著自己二人。

老熟人。

寶公主,雷動,肖聰。

另外在他們三人身邊,還有著七八人,無不是強者,林楠感覺到了幾股至高屬性規則之力的高手。

至少都是地仙境後期,甚至巔峰!

而且,一個個身上的錦袍也都不是凡物,不是仙甲,但絕對堪比一般仙甲的防護!

寶貝!

這種人,和寶公主他們混在一起,此刻一個個的目光都投向了林楠崔慶二人。

顯然,這不是什麼好事。

菏澤等人見狀,頓時冷笑。

林楠不認識這些人,但他們認識,都是真正的天驕人物。

其中最差的也是某位戰神的嫡子,其中有帝級強者的弟子,有仙王境高手的嫡子。

三大至高屬性規則的,都有。

有些人,比雷動更強!

「來者不善啊。」崔慶自然也看到了這些人,和林楠邊飛邊閑聊。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林楠回道。

二人的對話,沒有傳音,就這麼光明正大。

頓時,幾位離二人稍微更近一些的的人果斷的拉開距離,生怕因此而惹來大麻煩。

衛煌大統領在眾人之前,聽到二人這種議論,頓時臉上滿是無奈。

果然,一些人聽到林楠崔慶對話,不悅了。

「果然,夠狂!」一名年輕男子看向林楠崔慶,帶著不分不善。

崔慶對著這位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來。

「狂,也是一種本事,至少我們一路走來,雖然狂,但有實力保證,都是一路殺出來的,可不靠別人。」崔慶笑道,直接針鋒相對。

這話,讓年輕男子臉色微微一寒。

不僅是他,不少人臉色都不善起來。

「哥,你看吧,我沒說錯吧,這兩人可討厭了,你一定要幫我出氣!」寶公主拉著一名男子,帶著撒嬌的叫道。

也是一位年輕男子,但和其他人不同,原本站在原地一動未動,身上也只是一件普通的長袍衣衫,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氣息傳來。

然而就在年輕男子看向林楠的瞬間,林楠感受到了一股極其凌厲的目光掃過。

戰!

這個人林楠知道,天庭最強天驕之一。

寶公主的親大哥,青帝的弟子,同時受兩大帝級強者親手調教的無敵天驕。

地仙境巔峰,空間至高屬性規則,地屬性規則雙重屬性規則!

和林楠天人境時期感悟的雙屬性規則不同,戰的地屬性規則是在地仙境初期時感悟的,而今也在地仙境初期的水平。

但兩者輔助,使得戰的實力更強!

傳說中,戰能擊敗普通天仙境強者!

若是說天庭中誰讓林楠估計,這個戰是其一。

還有一人,同樣極為妖孽。

天賜,青帝的嫡孫,時間+水雙屬性規則,雙地仙境巔峰,比戰也絲毫不逞多讓!

至於其他人,林楠反倒是不太在意。

順著目光,林楠直接轉頭看了過去。

頓時,四目相對,兩者之間的虛空瞬間都有著一些細微的變化。

在抖動!

甚至,有細小空間裂縫產生。

這是空間一道上的暗自較量,眼中即可爆發出這種強大的空間之力。

一旁,不少人都感覺到了,目光紛紛在林楠和戰身上掃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