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宗主他要煉器,我能夠說不行嗎?我著急大家過來,就是想要大家一起動手,煉製一柄銘器長劍,一柄符合宗主要求的銘器長劍。」

2021 年 1 月 5 日

金堅壓低了聲音道:「宗主的脾氣並不是太好,這個你們都知道,我怕宗主煉器不成……」

金堅的話沒有說完,但是所有的人都懂了,要是這位宗主一時氣憤,狂性大發,然後再用擎天柱,那他們一脈,真的就不用再存在了。

看著一個個秒懂的長老,金堅的眼眸中露出了笑容。於是整個萬象一脈,就開始忙碌了起來。

「師兄,三個銘文法陣,最少需要刻錄十幾萬銘文,這長劍最少要有三尺多長!」

「首座,我覺得最好用星辰金,這種星辰金吸納靈氣快速,而且硬度也高。」

「首座,變化銘器的大小,我們並不是沒有做過,但是一般都是用在以力壓人的銘器上,這種長劍,變換大小實在是沒有太大的用處啊!」

「我看是不是能夠將這一條去掉,畢竟這需要的銘文,實在是長多了。」

「而這些銘文,只要是可刻錯一點,整個銘器,就會直接爆炸啊!」

作為給鄭鳴製作銘器長劍的金堅,忙的腳不沾地。雖然他們製作銘器不少,但是鄭鳴要求的銘器長劍,對他們而言,還真的有不少的困難。

最主要的是,他們的材料,難以承擔那麼多的銘文。

煉製一柄銘器,對於普通的天羅弟子而言,是真的很難,但是對於那些長老們而言,並不是太困難。

但是要煉製一柄上品銘器,而且還是滿足鄭鳴要求的上品銘器,則是非常的不容易。

廢了一個月的時間,練壞了十倍的材料,金堅的手中,終於多出了一柄三尺長的銘器長劍。

長劍色呈淡青,遙遙看去,就好像一汪清水。而催動這銘器長劍,則急哦變化成一丈大小,四周百丈的靈氣,更猶如潮水般湧入長劍之中。

「絕品好劍啊!」一個長老看著金堅手中的長劍,臉上帶著一絲的感觸的道:「首座,這絕對是我們天羅一脈的絕品銘器,哈哈,我相信以後,也難以有超越它的銘器出世。」

金堅輕輕的點頭,對於這一件銘器,他的心中也無比的滿意。就在他準備說話的時候,就聽有人幽幽的道:「拿著鍛煉地級銘器的材料,怎麼堆砌不出絕品的人級銘器呢?」

這人的話,讓不少人的臉色一僵,不過卻沒有人說話,因為此人說的是事實。

銘器按照其威力和刻錄銘陣的情形,一般分為天地人三個等級。而每一個等級,又分為上中下三品。

超越上品的絕品,實際上並不是一個等級,只不過是煉器師的一個稱謂而已。

這位說的是大實話,如果放在平時,絕對不會有人拿著地級銘器的的材料鍛煉人級銘器。

「宗主有需要,我們天羅一脈自然要滿足。」金堅輕輕的咳嗽了一聲,然後將責任推到了鄭鳴的身上。

那些長老也都不再開口,雖然他們對於這種浪費腹誹不已,卻也知道金堅說得對。

宗主這個人,絕對不能得罪。

「宗主收取十大記名弟子的事情,現在已經落幕,我真是不明白,他為什麼收集的,都是那種資質一般,修為一般,而且還是死腦筋的人。」

一個長老撫摸了一下鬍子,有點不甘心的道:「嘿嘿,馴獸營的一個雜役,竟然成為了十大記名弟子,這……這不是瞎胡鬧嗎?」

鄭鳴在閉關練劍,而對於整個萬象門而言,最轟動一時的消息,就是這位宗主收納弟子的事情。

從普通弟子,雜役之中,收取十個記名弟子,讓十數萬弟子瘋狂不已,他們天羅一脈,更是有不少人報名。

對於這些弟子的報名,金堅等人也沒有攔著,畢竟鄭鳴已經一言九鼎,如果他的弟子中,有自己一脈的人,那對於自己一脈而言,也是一個好消息。

可是,他們天羅一脈的人,全部被刷了下來。

不但他們的人,甚至他們的一些優秀的子侄,在他們的允許下保命參加選拔,也給刷了下來。

如果那些將他們弟子刷下來的人,是一代天驕,是一方天才,他們也不會心中生氣,主要是,那些人,實在是有些拿不出檯面。

有廚子,有馴獸雜役,最誇張的,還是一個在宗門之中,負責掃地的老頭子!

這等被宗門弟子從來都看不上眼的存在,一下子躍居十大記名弟子,實在是讓不少人的心中難受不已。

金堅沒有吭聲,他這些天雖然將主要精力,都放在給鄭鳴練劍上,但是對於鄭鳴收取弟子的事情,他也是很關注。

十關試煉,最後走過去的,並不是修為最高的弟子,也不是最聰慧的弟子,而是一些出身悲寒,而且一個個都沒有什麼地位,聽說還是腦子僵硬的傢伙。

在逐走了開陽老祖之後,鄭鳴第一時間收取十大弟子,金堅並不覺得鄭鳴在開玩笑,這十大記名弟子,對於鄭鳴而言,應該是無比的重要。

但是這些弟子,又能幫助鄭鳴幹什麼呢?

金堅不理解,但是他又不能問,只能朝著那些議論紛紛的長老道:「這件事情,宗主自有安排,我們只要聽從宗主的安排就是了。」

就在一些長老還要說話的時候,一個弟子快速的跑過來稟報道:「首座,宗主要出關。」

聽了這個消息,金堅趕忙站起來道:「那咱們快去看看。」(未完待續。) 當金堅他們走到鄭鳴閉關的靜室時,就看到神色有點僵硬的鄭鳴從靜室之中走了出來。

這般模樣的鄭鳴,讓金堅他們瞬間就猜出了點什麼,在和自己身後的一位長老對視了一眼之後,金堅就笑著對鄭鳴道:「宗主,煉器這事情,並不是一蹶而就可以完成的。」

鄭鳴疑惑的朝著金堅看了一眼,就見金堅快速的從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取出了一柄長劍。

看著那猶如一汪秋水般的長劍,鄭鳴的眼中,頓時露出了一絲異樣的目光。

「宗主,這件青雲劍,乃是幾位長老最近的作品,正好適合宗主您使用。」金堅在拍馬屁這件事情難過上,並沒有太深的造詣,所以他的臉笑的有點僵硬。

鄭鳴接過青天劍,隨意的舞動了幾下,隨意的在自己的儲物手鐲中一裝道:「既然是各位長老的好意,那就有勞了。」

幾個跟在金堅身後的長老,一個個神色都有些不好看,本來,他們以為這位年輕的宗主,在看到自己等人費盡心力幫他鍛鍊出來的銘器長劍,一定會欣喜不已。

可是,他怎麼這般的模樣。

「金首座,多謝貴脈的爐鼎,說不得下一次,還要借用。」鄭鳴臉上掛著感激的朝著金堅說道。

金堅輕笑道:「都是小事情,宗主什麼時候想要用,只管吩咐一聲。」

鄭鳴和金堅又說了幾句閑話之後,就告辭離去。而金堅看著朝著洞府外走去的鄭鳴,張了幾回嘴,卻沒有將自己想要說的話說出來。

他本來想要再送鄭鳴一劍銘器車架,但是此時,讓他主動說出口,這種話實在是有一些難度。

惑心間諜:小嬌妻?不可欺! 畢竟,他是一個很好顏面的人,讓他自己將一些話說出口,實在是有一點的困難。

走到山頂,金堅最終還是決定說出來,可是就在他張口的瞬間,卻見鄭鳴一抖手,一柄長有兩寸的小劍,瞬間化成了一丈方圓,而在鄭鳴踏上長劍的剎那,載著鄭鳴猶如一道長虹,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快,實在是太快了。

比之飛舟,足足要快了十倍,就算是他們一脈最快的,用劍型銘器做成的羽翼,也比不過這飛劍。

「師兄,剛才那小劍,究竟是什麼寶物,我……我怎麼感覺,它……它只是中品銘器啊!」

迷姝 一個長老的眼眸中,閃爍著不敢相信的神彩。金堅送給鄭鳴的那柄飛劍,主要就是出自他的手筆,他乃是整個天羅一脈公認的煉器狂。

因為心中只有煉器,所以他在煉器上的功力,更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雖然鄭鳴給那剛剛只是將那小劍拿出來用了一次,他已經看透了小劍的本源。

「聚靈陣,還是中級的聚靈陣,這怎麼可能,這種材料,怎麼能夠經得起高等的聚靈陣。」

「大小變化法陣,這……這也不對,一個大小變化法陣,足足可以佔據整個銘器可以刻錄的地域,他怎麼能夠將這種法陣融合在一起。」

「還有,那鋒利法陣,這不應該管啊!」

這位長老的疑問,只是轉瞬間,就成為了在場所有天羅峰長老共同的疑問。

雖然他們的水平比不上那位專心煉器的長老,但是他們畢竟天天和煉製銘器接觸,對於銘器的煉製,對於法陣的融合,他們一個個清楚的很。

現在,鄭鳴一柄飛劍,竟然打破了他們不少的認知,這怎不讓他們驚駭不已。

「看來,咱們宗主這一次的煉器,絕對是成功了!」一位身穿黑衣的長老,話語中幽幽的道:「而且不得不承認,他煉製的銘器,比咱們的強。」

「依我之見,宗主煉器的手法,一定不同於咱們的煉器手法,甚至從某些方面,更是超越了咱們的煉器手法。」

「咱們天羅一脈,作為萬象門最精通於煉器的宗門,一定要從宗主哪裡,將這種煉器手段學到手。」

這位長老的話,瞬間引起了其他長老們的餓共鳴,更有人大聲的道:「不錯,咱們天羅一脈,絕對不能喪失這次機會。」

「只要能夠抓住這次機會,咱們天羅一脈,說不定就能夠更上一層樓。」

「首座,我們應該儘快找到宗主,請他老人家將這種手段傳授下來。」

金堅聽著這些議論,重重的點了一下頭,他作為天羅一脈的首座,自然知道新的煉器手段的重要性。

煉器的銘器師難以培養,但是新的煉器手法,更難以得到,鄭鳴那一柄長劍,融合了三種煉器手法的手段,對他們天羅一脈的吸引,實在是太大了。

本來,對於投靠鄭鳴,金堅還有點猶豫,但是現在,他覺得自己實在是不能在顧忌什麼掩面了。

超級神途 就在他準備立即跟隨鄭鳴去長天峰的時候,卻陡然感到,四周的大地,無聲的顫抖了一下。

這一下,非常的輕微,可以說一般人,根本就感應不到。

就算是有人能夠感應到這種輕微的震動,恐怕也不會放在心上,但是金堅等人的神色,卻是在改變。

「有靈脈斷了!」

這句話剛剛從金堅的口中說出,又是一聲震動響起,緊接著,整個萬象山,一下子震動了十八次。

十八次輕微的震動之後,整個萬象山的空氣,一下子發生了不小的改變,那本來鬱鬱蔥蔥的草木,更是瞬間蔫了下來。

「靈脈斷了!」

靈脈,乃是一個修行宗門的基礎,雖然元石能夠增強修鍊的速度,但是對於一個普通宗門而言,靈脈才是真正的根基。

作為當年的日升域是名門之一,萬象門的祖師運用改天換地的手段,將整個大陸的三條主龍脈,全部扭轉走向,匯聚於萬象山下,從而有了萬象山比之外界濃厚百倍的靈氣。

足夠的靈氣,可以讓一個資質一般的武者,達到宗師境界,可以讓那些資質稍好,但是在外面屬國之中,也就是修鍊到四五品境界的武者,在萬象山,就有突破一品的可能。

所以,萬象山的根基,並不是那些功法寶典,而是無所不在的靈氣。

只不過,因為萬象門的靈氣好像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如生活之中的水源,在他娟娟流動的時候,沒有人會注意他的重要,但是一旦水源枯竭,那麼依靠水生的人,就會明白沒有了水的痛苦。

現在,萬象山的靈脈被截斷,本來濃厚的靈氣,瞬間降到了一個萬象門立宗以來的最低點。

這般的情形,讓無數正在修鍊的萬象門弟子恐懼不已,更有不少人瘋狂的探查是什麼消息。

「鎮靈大陣沒有問題!」

「封靈大陣沒有問題!」

「聚靈大陣沒有問題!」

弟子們的彙報,快速的在長天峰下匯聚。作為宗主主事者的十五位各脈首座,此時一個個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

如果是大陣出了問題,他們可以立即讓人修理大陣,可是大陣沒有問題,那說明問題大了。

「報,諸位首座,剛剛得到從元朱國傳來的消息,說天雲靈脈斷了!」一個弟子,慌張地跑了過來,話語中帶著驚慌失措的道。

作為佔據了一片陸地的宗門,萬象門在這片陸地中擁有絕對的權利,所以對於整片大陸上幾十個國家,萬象門的一般弟子基本上都記不太清。

但是,對於元朱國,卻幾乎沒有不知道的人,不但因為元朱國是萬象門麾下的第一大國,更因為元朱國的入海之地,就是萬象門第一靈脈天雲靈脈的源頭。

天雲靈脈斷了!

這怎麼可能,一道靈脈,不但孕育萬物,它本身所擁有的房與之力,也不是普通寶物可以比擬的。

曾經有強者因為和死敵慪氣,想要強力轟斷死敵所在宗門的靈脈,但是當這位強者催動他的最強武技和銘器轟擊靈脈的時候,卻受到了靈脈的反噬。

不但沒有將靈脈轟斷,反而自己被靈脈的反噬打的吐血而亡。這等血淋淋的教訓,也讓斷人靈脈的事情,越發少了起來。

可是現在,自己宗門的第一靈脈被斷,這是一個什麼情況!

「金首座,天雲靈脈乃是我萬象山第一靈脈,它怎麼可能被人給斷掉!」張雲天有點著急的看著金堅道。

金堅此時無疑是眾人的中心,鄭鳴這個宗主,在他們慌裡慌張的跑到長天峰的時候,並沒有回來。

這不由得讓不少首座心生不滿,但是此時對所有人而言,最主要的就是萬象山的靈脈問題。

「靈脈強行攻擊雖然打不斷,但是有一些大能之士,卻可以施展逆天的手段,強行讓靈脈改道!」金堅苦著臉,聲音中帶著一絲猶豫的說道。

昨天天羅一脈的首座,金堅不但精通煉器,而且在陣法上,更是在做眾人首屈一指的存在,也正是因為這個願意,才讓他感到事情的嚴重性。

能夠改變靈脈走向的,無一不是在銘文陣法上,有著巨大的成就的大能之輩。

當年他們天羅一脈的祖師,也不過是小小的改動了一下天雲靈脈的走向,而現在這位出手的存在,竟然直接將天雲靈脈從萬象山斷開。

這出手的究竟是誰?

「諸位首座不好了,咱們葯園的靈藥,已經有三分之一,開始枯萎,剩下的雖然還活著,但是也支撐不了太長的時間。」又有弟子飛速的跑來道。(未完待續。) 靈藥,對於一個宗門來說,同樣是無比基礎的東西之一,沒有了靈藥的宗門,在弟子的修鍊上,就難以起到關鍵的作用。

作為龍虎一脈首座的矮胖子,再聽到這消息的瞬間,身體上的肥肉瘋狂的哆嗦了起來。

「那葯園的靈藥,乃是我們龍虎一脈歷代祖師耗盡心力移植採集而來,要是毀於一旦,讓我等如何去見列祖列宗,如何……」

矮胖子哆嗦,其他人也不好受,雖然煉藥的只有龍虎一脈,但是實際上,整個宗門的丹藥都是龍虎一脈供應的。

如果那些靈藥出了問題,龍虎一脈就沒有辦法煉製丹藥,沒有了丹藥,整個宗門,都要受到巨大的影響。

「開啟咱們宗門內的法陣,將萬象山本身的靈氣朝著葯園匯聚!」金堅這個時候,聲音中帶著無比堅決的道。

那弟子答應一聲,快速的跑了,但是金堅的神色,卻無比的黯然。

萬象山本身也產生靈氣,而且靈氣不少,但是隨著那三道主脈靈氣的隔斷,萬象山本身所產生的靈氣,根本就難以供應整個萬象門的使用。

甚至可以說,杯水車薪也不為過。

保住了葯園,但是其他弟子的修鍊呢,在沒有絲毫靈氣的情況下,躍凡境的武者,想要提升修為,就會變得無比的艱難。

普通的弟更不要說,他們修鍊的速度,更會比以往下降不知道多少。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