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媽媽,我知道。」簡安說話的語氣和態度,都讓簡鈺微微蹙眉,不知該從何說起,簡安和沈靖柔的關係似乎是不錯,這也讓沈幽蘭的臉色變了變,原本是婆媳,可是這樣的婆媳關係好成這個樣子,有些不像話的感覺,就算是離婚了,簡安還依舊喊沈靖柔媽媽,而沈靖柔越過兒子,還是依舊對簡安和簡單都好。

2021 年 1 月 10 日

說了一會人話語,沈靖柔就一個人離去了,而簡安她們上車之後就直接回家去,沈幽蘭坐在前面,簡安和簡幀坐在後面,不知道該如何說,簡安看著沈幽蘭,總感覺她們之間有了一股子很遠很遠的距離,這個距離不知道是從那兒來的,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來的。

簡單和沈幽蘭也是有一些距離,因為不是太熟悉,所以總是有些淡淡的樣子。

回到簡家之後,簡幀問道:「媽媽,小妹的屋子收拾出來了沒有啊。」

「還是她原來的么,都沒有動過,我讓換了一下床單窗帘,都換了新的。」沈幽蘭說著,但是她和簡安還是沒有太多的話語。

到家之後,簡安拉著簡單說道:「先帶你回屋內洗個澡換身衣服。」

只是進屋之後,簡安說的是給簡單換衣服,實際上是母女倆各換各的,然後換好衣服站在簡安面前的簡單,頭髮凌冽,臉色也並不太好,她坐在床邊上等著簡安給她梳頭髮,坐著坐著,她忽然說道:「媽媽,我怎麼感覺……」

簡安沒有怎麼注意,只是淡淡的說:「感覺什麼?」

「感覺外婆不太喜歡奶奶,也不太喜歡我似的。」簡單說完這句話之後,簡安微微皺眉隨即說道:「沒有啊,你想多了,你看我們再臨安這麼久,你一直都住在奶奶家,當然和奶奶比較熟一點,而和外婆當然是要從新的開始相處了。」

簡安雖然說著,但是從難安出事之後,沈幽蘭和簡安就忽然間生出了一些別人看不明白也看不清楚的隔閡,不知道是該如何說起的。

有些時候簡安就想著,她其實真的是一個無家可歸的人,簡幀對她挺好的,簡鈺對她也挺好的,似乎爸爸媽媽對她都挺好的。

所以,就這樣吧。

簡單看著簡安,也是眉頭微微的皺了皺,然後說道:「好吧,是我想多了。」

簡安笑著給她梳頭洗漱之後,母女才緩緩的走了出來。

而在另一間屋內,簡幀在收拾東西,沈幽蘭被簡幀拉到了屋內,問道:「媽媽,妹妹回來了你是不開心嗎?」

沈幽蘭沉默了片刻說道:「沒有,怎麼會不開心。」

「那你還從接到她就是她喊你一聲你應了一聲之後你就沒有說話了?」簡幀說完,沈幽蘭的眼神有些閃躲,她一邊給簡幀收拾著東西一邊問道:「聽說西衍也在烏斯懷亞?」

「嗯,在。」簡幀回道。

「她們和好了?」沈幽蘭又問道。

簡幀沒有注意沈幽蘭的表情,只是自顧自的說道:「沒有吧,不清楚她們倆的那個態度,不過西衍心裡好像還是有小妹的,小妹似乎也有,但是兩人沒有和好的跡象。」

沈幽蘭聽著簡幀的話語,沉默了很久才說道:「有弋弋說原因嗎?」

「沒有。」

簡幀收拾好東西直起身子來看著沈幽蘭,才發現她似乎是話裡有話的問這些事情,於是說道:「怎麼了?她們的事情讓她們自己解決,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也不是什麼小孩子。」

「離了挺好的,過些日子看著有沒有合適的給小妹介紹一個,我最近倒是看中了一個,只是等你小妹緩和一段時間再說這件事情。」沈幽蘭是很平常的說著,但是簡幀卻聞到了不一樣的氣息,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沉默了片刻說道:「媽媽你是什麼意思?不喜歡小妹和四少在一起?還是說你和二夫人的事情?」

「都不是,你就不要亂想了,我覺得你小妹和四少不太合適,以前是不知道,若是知道我是不會同意的,還有,現在也正好的離婚了,離了聚聚了離的,以為是小孩子過家家嗎?你小妹小他那麼多歲,而且他們出事情的時候,你小妹流產的事情我也是有所耳聞,她們要是復婚,我是不會同意的,這件事情,你有時間也和你小妹通一聲氣。」沈幽蘭說的很決絕甚至是果斷,根本就是不同意西衍和簡安繼續在一起的。

簡幀有些不明所以,為什麼忽然有那麼的多反對意見,再者,西衍和簡安的年齡其實不算是什麼問題,再者,那段時間也是事出有因,而沈幽蘭此時拿那些事情來做阻攔的借口,很明顯就是說不過去。

她沉默了很久沒有回答沈幽蘭的話語,良久之後才說道:「媽媽你擔心太多了,我看小妹和四少沒有那麼容易和好,再者,大咪很喜歡和爸爸在一起,為了孩子,他們在一起其實挺好的。」

關於簡幀的話,沈幽蘭很不高興的說道:「不管如何和,他們不能夠在一起的。」

說完沈幽蘭就走了,留下一個不明所以的簡幀。

事實上,整個晚上吃飯的時候,沈幽蘭的目光都有些怪異,就算是上一次奶奶去世的時候,沈幽蘭都沒有這麼大的反應,而這一次似乎是更過了一些。

簡單吃著吃著飯就說道:「媽媽,你陪我去一趟衛生間。」

她說著就拉著簡安離去,簡安看著她小小的身體,平日里哪裡會需要說什麼上廁所她陪的,前所未有有,所以她分明就是有話想要說,而且是她住在格外的不自在才會這樣覺得。

去到衛生間之後,簡安看著她問道:「怎麼了?」

她回頭看著簡安說道:「我吃好了,先回屋睡覺了,你一會兒就說我困了先睡覺了。」

簡安看著她,她今日里似乎是很不喜歡的樣子,但是她也沒有表現出來,只是知女莫若母,她一點點的小舉動其實就可以看得出來她是什麼心思。

「你不想呆在這兒?」簡安問道。

簡單微微沉思了片刻回道:「我只是還不習慣,沒事的,還有好睏,這兩天沒有睡好,我要先去睡覺。」

「嗯。」簡安送她回屋之後,緩緩的走了下來,沈幽蘭一直看著她,那眼神,有些讓人難以接受,就在簡安剛走到樓梯口的時候,遇到了秦遠之上樓,簡安和他打了招呼,下面便只坐著家裡的人了,簡安聽到簡幀問道:「媽媽,你幹嘛那樣的額眼神看著大咪?」

沈幽蘭微微皺眉說道:「我第一次見她,覺得和弋弋小時候很像。」

但是很明顯的,沈幽蘭說的這個話只是一個借口

,眼看著簡安回來,她們也便沒有討論了,晚上坐著的時候,簡安忽然說道:「我最近這幾天恐怕要給大咪張羅一下她上學的事情,進進出出的也早也晚的,所以我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

簡安說完之後,大家都有些微微的愣住了,簡幀說道:「回來就住在家裡了,怎麼還要出去住?」

「不是,簡單太鬧騰了,我怕都會影響到大家的休息。」簡安說的很平常,似乎是真的那麼一會兒事兒。

簡幀沉默了片刻,是她說要把簡安帶回來的,但是回來之後一直感覺這個家中的氣氛很不對勁,可不是,這才剛回來,簡安就已經準備要搬出去了。


簡脩望著簡安沉聲說道:「這家裡平時冷冷清清的,怎麼會鬧騰。」

聽著簡脩的話語,簡安說道:「房子我是以前就租好了的,房租也是很早就交了的好些年的,空著也是空著,我就帶著大咪搬過去,離咱們家也不遠。」

但是沈幽蘭看著她說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我知道,但是你真的決定了我們也尊重你的決定。」

「謝謝媽媽。」簡安也直接了當的說著,簡幀看著眼前的人,心思微微的下沉,到底是有什麼事情她不知道。

那天晚上的晚飯有些不歡而散的感覺,清晨的時候簡安起來得很早,應該是說簡單起來得太早就把她喊起來了,大清早的,早餐都沒有吃,就搬走了。

走的時候簡幀送她們過去的,就在離西沉不遠處,原來簡安租的,簡幀問她:「你和媽媽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們嗎?」

簡安微微一愣,淡淡的說道:「沒有啊,姐姐怎麼會這麼問。」

「簡安,你覺得我真的感覺不到嗎?」簡幀定定的看著她問道。

「從我走上囚車的那一刻,我和媽媽的關係就不會好了,我不想提這件事情。」簡安說完這句話之後扭頭看著窗外,似乎有些不為人知的往事就這樣漸漸的開始浮現了出來。 簡幀聽著簡安的這句話,微微皺眉,臉色變了變。

片刻之後才沉聲說道:「你對媽媽有怨恨。」簡幀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平靜的,不是文問話,就像是敘述什麼事情一樣,很平常。

「不是,我有什麼可以怨恨的呢?」簡安說著,眼睛一直看著外面的車水馬龍,目光散漫。

「其實你的心裡就是怪媽媽當年那麼說你,對嗎?」簡幀繼續說,簡安似乎是有些反感的回道:「現在反感的是媽媽,不是我,還有,事情也不是那年的事情,你就不要猜了,我會處理的。」

「你要是真心的想處理,你也不會剛剛回來就想要出來住,還房子都全部選好了。砦」

簡安有些微的心煩,淡淡的說道:「姐姐為什麼不說,其實我出來住也是為了緩解這件事情呢?還有,昨天媽媽和你進屋,你們聊了很久,應該在聊我的事情吧。」

「怎麼會,昨天是說了一下我婚禮的事情。」但是說著這句話的簡幀就是有些底氣不足,沈幽蘭的話語還在她的耳邊響起,沈幽蘭讓她給簡安介紹男朋友,還有不允許和西衍再有關係的事情鰥。

在這件事情上,簡幀是不同意沈幽蘭的意思的,但是她卻不能夠直接告訴簡安真相。

簡安許久沒有再說話,簡安搬到了那邊去了,簡幀送她過去幫她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姐妹倆帶著簡單又去了一趟超市買點東西,可是沒有想到的是,在超市中逛超市的時候竟然會遇到蘇祁,簡安在拿東西,簡幀推著車,看著迎面走來的蘇祁,如沐春風的模樣,靜靜的看著簡安,那眼神和笑容,簡幀有一瞬間的失神。

這個空降在臨安的神秘男子,難道和簡安還認識?簡幀是這樣心想著。

流動的空氣似乎就在哪一瞬間就停止了流動,而簡幀剛想要和簡安說話,就聽到簡安問道:「姐,這個調料是不是甜鹹的?」

而簡安還沒有轉身,蘇祁就看著簡幀微微頷首,應該是都認得出對方的,最近的版面上,一個就是神秘的蘇祁,一個就是即將結婚的簡幀,兩人就算是沒有碰過面,但是報紙上娛樂新聞上也見過不少。

他之所以神秘,是因為他突然空降,很多人都不認識他,而他卻是用最高的價格,幾乎是很多人都不願意給的價錢收購了新原野。


半晌沒有聽到簡幀的話,簡幀緩緩的轉過身子。之後就看到了對面推著車的蘇祁,她微微愣神,看著他也出現在這裡,簡安有些難以接受,難怪他不在烏斯懷亞了,原來是來臨安了。


「好久不見。」蘇祁說道。

簡安也望著他問道:「你怎麼來臨安了?」

「臨安適合生活,所以就來了,我以為你會在那邊多呆一段時間。」蘇祁和簡安說著話的樣子,讓簡幀微微皺眉,其實她不知道,這個忽然空降的人怎麼會和簡安認識,而且,似乎不是一般的關係。

簡單去拿酸奶去了,而拿著牛奶過來的她看到蘇祁之後,一聲驚呼,開心的喊道:「蘇祁叔叔,你怎麼也在這兒?」

她喊著就朝蘇祁奔去,蘇祁也放開了手中的推車,直接就抱起了她,看得出來,她和蘇祁的關係一直都不錯,簡幀有些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簡安看著飛奔而去的簡單,微微蹙眉,但是終究是沒有任何的不高興。


蘇祁抱著簡單,笑著說道:「看到我開不開心?」

「開心。」她恬淡的聲音響起。

後來走過來之後簡幀拉著簡安問:「這是誰?」

「蘇祁。」簡安回道。

「我當然知道他是蘇祁,但是你們怎麼認識的?」簡幀望著簡安皺眉問道。

簡安心中微微凜冽,沉默了片刻回道:「我想姐姐不會想知道我們認識的經過。」簡安一邊說著一邊緩緩的回頭望向蘇祁,她怎麼忍心告訴簡幀,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站在街角看到這個陌生的男人就拉著他衣角說你帶我回家好不好?然後蘇祁就答應了。

她怎麼會說是這樣的經過呢?

簡幀微微的沉默,沒有再說。

等到逛完超市出來的時候,他們是一起出來的,簡安沒有開車,是簡幀送她來的,送她回西沉之後還要回簡家,在停車場蘇祁問道:「你們現在住在那兒?」

「西沉。」簡安回道。

蘇祁淡笑著說道:「我也在西沉,正巧。」他說完之後隨即說道:「簡小姐也住西沉么?」

「沒,我和媽咪剛搬過來,大大姨是送我們過來的。」簡單最快,所以就說了出來。

哪知蘇祁直接說道:「那安安你就坐我的車,順道就回去了,我看你們都累了,今天收拾一天家裡了吧?」

安安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沉默了片刻看向簡幀說道:「秦遠之剛才就打電話了,要不姐你就直接回家吧,我和大咪跟他一起就回去了。」

「買了菜,我還想給你倆做飯呢?回去自己能做嗎?」簡幀蹙眉望著她,慢條斯理的說出了這句

話。

「沒問題的。」簡安說著帶著大咪上了蘇祁的車,她本來不想的,但是簡幀肯定會問他們什麼關係的,她一點兒也不想說他們是什麼關係,朋友?似乎不是,戀人?似乎也不是,應該是醫生和病人的關係吧。

只是她不想和簡幀承認,她是個病人。

出了停車廠,簡幀就真的接到了秦遠之的電話,問她到哪兒了?要不要去幫她什麼的。

簡幀說:「很快就到家了。」兩人在電話中說了幾句話之後,她就漫不經心的提起了蘇祁。

還在看文件的秦遠之聽到了這個名字,微微的蹙眉說道:「怎麼提起這個人來了?」

「沒什麼,就是剛才陪安安去了一趟超市,竟然在超市遇到了,覺得挺奇怪的,更奇怪的還在後面,他和安安住在同一個小區。」簡幀說完,秦遠之微微凝眉問道:「也在西沉?」

「嗯。」

聽著就愛你真的回答,秦遠之淡淡的說道:「西沉本就住了挺多的明星什麼的,他接手了新原野,或許也是剛來直接住到西沉去了呢,別多想了,快回來吧。」

掛了電話的秦遠之給陳尋打了電話說道:「幫忙查一下蘇祁的資料,盡量全部,還有查一下他和安安怎麼認識的。」

而這邊的簡安,還在回西沉的路上,看著蘇祁,簡安始終是有些複雜的感覺,車內的氣氛有些沉默,過了一會兒之後蘇祁開口說道:「當時因為工作著急,所以就先走了,沒有和你告別,不會怪我吧?」

簡安笑了笑,說道:「你不要告訴我,你回臨安來開心理診所。」

「當然不是。」蘇祁說著話朝個反光鏡里看了一眼簡單,兩人都意味深長的笑了。

簡安不是沒有發現兩人的小動作,但是她閉口不說話。

到了西沉,讓簡安蹙眉的無非就是,她沒有說她在幾區幾單元,蘇祁就已經把車停下了。

看著還在愣神的簡安,蘇祁說道:「到了。」

「你怎麼知道我住在這兒?」簡安問道。

「不會這麼巧吧,你也住在這兒,我是想說先把車停下再送你們過去的。」蘇祁這個人,不管是背景還是單獨的一個人,都是神秘的,簡安有些時候想隱藏一些什麼事情的時候,都會不想看到他,她有時候就想,其實做蘇祁應該取一個蠢一點的老婆,因為在他的面前,不管是聰明還是笨蛋,他都同樣的能夠猜得到她的想法,所以聰明也如同笨蛋一樣。

看著蘇祁,簡安才不會相信他的那一句什麼巧合。

「哦,是很巧。」簡安說著拎起東西緩緩的就走了過來,她倒是想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巧,結果進了電梯,簡安按下了20,蘇祁便沒有再按,電梯到了的時候,見那右轉,只見蘇祁也是右轉,等簡安停下來開門的時候,蘇祁也停下來開門,他們就是門對面!!!

這樣的巧合簡安會相信嗎?她微微的擰著每天望向簡單,只聽簡單說道:「這兒和我真的沒有關係,我和他的秘密就是那天爸爸和你在屋裡說話的那天,他回來了,也聽到你們的說話了,他讓我別告訴你他來過,就這樣了。」

簡安和簡單就這樣的就搬到了新家,然後就和蘇祁巧合的成為了鄰居,然後就是蘇祁做好了飯會喊她們吃飯,蘇祁去逛超市會喊著簡安一起,要是簡安實在是懶得動的時候,要什麼蘇祁又會給她帶回來,堂堂的心理醫生就這樣的成為了保姆似的。

蘇祁去上班,問簡安去不去?

簡安笑著:「不去。」

沒過幾天,簡安就接到了沈靖柔的電話,是喊她回家吃飯的。

她沉默著,雖然她知道她回去也沒所謂,但是心中總覺得缺了些什麼,和曾經總歸是不一樣了,但是似乎也容不得她多想些什麼,因為沈靖柔已經派司機來接她們了。

剛回到老宅,都還沒有進屋,就接到了蘇祁的電話:「晚上想吃什麼?」電話中的蘇祁問道。

簡安看著迎面走來的沈靖柔,然後說道:「我帶大咪來她奶奶家了,我們再這邊吃了。」

蘇祁聽到的時候臉色變了變,但是他還是平靜的問道:「晚上住那邊嗎?還是回來?」

「不知道,一會兒再說吧,我們也剛到,先不說了。」簡安說完掛斷了電話,沈靖柔已經走到了身邊。

沈靖柔聽到了她說的話,但是什麼都沒問也沒有說就帶著她們一起進屋了,她和西衍離婚了,在這個家裡忽然就有些不太習慣了,可是西家的人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一般,不避諱,也不說什麼,正常的吃著飯,葉勝男和西澤都回到臨安了,而西衍一甩手,就把臨安他原來所有的工作都甩給西澤了。


見到葉勝男,似乎還是從前的樣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