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如果我要是也能像你一樣會撒嬌就好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蘇慕以為她說這話的時候聲音很小,沒想到卻還是被玉衡聽到了。玉衡可最受不了蘇慕說自己不好,於是她立刻把話題轉移到了蘇慕這句話上。

「喂,說什麼呢你,你也會撒嬌的啊,只是你沒有遇見那個能讓你依靠的人而已。你個性這麼強,一直都在做別人的依靠,能讓你依靠的人都快絕種了吧。這小兔崽子一看就不行,不依靠你就不錯了,你自己心裡也知道這一點,就是不願意承認而已。但是你不願意承認又怎麼樣,你的行為就已經出賣了你的內心了啊。」

「誒你這個小丫頭,什麼時候又轉攻心理學去了啊,說得還挺像那麼回事的。」

「你就說是還是不是就好了,這有什麼很難承認的嘛?」

「沒,唉……你說的沒錯,我是覺得他沒有辦法讓我依靠,在他身邊我沒有一點安全感,除了女人這方面,還有他未來這方面。他身上的不定性太多了,以至於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有點不靠譜,我還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依靠他什麼。」

「所以啊,他家裡有錢跟他有什麼關係,又不是他的,他也沒說怎麼給你花錢,而且你這個人我還不知道嗎,別人給你買什麼,就是請你喝杯飲料啊,你都得給人家還回去。哎呀算了,錢啊名利地位啊這些就不說了,太俗,你也不在乎,那關鍵是他現在也沒有那麼衷心啊,明明有了女朋友還不和以前的曖昧對象撇清關係,還聊天,有什麼好聊的?一點責任感都沒有,對你好嗎?他被人慣著,根本也不會照顧人吧?所以天哪,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和他在一起的啊?根本就沒有任何理由啊! 蘇慕聽到玉衡這一系列的靈魂拷問,完全不知道要怎麼回答。她突然覺得有些茫然,看著玉衡的目光也不自覺得開始變得渙散起來。

玉衡見蘇慕好久都沒有說話,才注意到她的反應,她立刻一瘸一拐地回到了蘇慕的身邊,朝著蘇慕的眼睛揮了揮手。

「喂,蘇慕慕你怎麼啦?」

被玉衡這麼一叫,蘇慕才回過神來,她立刻笑著對玉衡搖了搖頭,然後對她說道:

「你呀,崴了腳就趕快回家好好休息,對了,你吃飯沒有,要是沒吃的話,正好留在這裡陪我吃晚飯。我這一天忙忙叨叨的也沒空自己吃飯,你來這我還能改善一下伙食。」

儘管玉衡心裡還有一大堆的話想說,但是見蘇慕有意岔開話題,她也不太好意思再繼續說下去。於是她立刻自告奮勇的要去給蘇慕買吃的,結果卻被蘇慕按在了沙發上動彈不得。

「行了我的小姑奶奶,就你這樣一瘸一拐地給我去買吃的啊,回來我就餓死了。你老老實實坐在這裡,我去買,如果有事就立刻給我打電話,樓下信號不好,直接打電話聽到了沒?」

蘇慕說著就摘掉了工作的圍裙,準備下樓,不過還不等她走出店門,就聽到玉衡又在喊她:

「蘇慕慕!」

「怎麼了又?」

「你知道我想吃什麼么?」

「你不就是老鴨粉絲湯,不放蔥蒜加海帶干豆腐么,順便再加一杯冰奶茶,加布丁紅豆不放珍珠。哦對了,你既然有傷在身,就別吃那麼多辣椒了,我不會告訴店員要多麻多辣的。」

「啊真是討厭死了,不多麻多辣那吃著多沒感覺啊。」

「要感覺啊,等你好了我辭職之後帶你去吃四川火鍋,在此之前,你就別想碰辣了。」

蘇慕說完之後頭也不會地就走了出去,完全沒有理會後面張牙舞爪又鬼哭狼嚎的玉衡。

一路上蘇慕一直擔心店裡有問題,所以速度不自覺地就特別快,等到她回來的時候,正見著玉衡在那擺弄那些水晶串珠。

玉衡一見到蘇慕回來,立刻蹦蹦跳跳、十分扭曲地蹭到了蘇慕的面前,一臉諂媚地挽著蘇慕,對她說道:

「有給我加辣椒嗎?」

「當然沒有,別做夢了,快點過來吃。」

「討厭,蘇慕慕最討厭了,哼!我不吃了!我以後都不要和你一起吃飯了。」

玉衡重重地哼了一聲,然後把頭一擰,雙手環胸,擺出了一副十分生氣的樣子。蘇慕卻是理都沒理,徑直走到了操作台裡面的桌子,一邊走還一邊還對玉衡說道:

「把你撒嬌的樣子收起來吧,這招對男人好用,對我沒作用。快點過來吃,吃完痛快給我回家躺著,不然鴨腸你也別吃了。」

玉衡一聽說有鴨腸,立刻換上了一副笑臉,一瘸一拐地用了她最快的速度沖了過來。

「嘻嘻,我就知道蘇慕慕你最好啦。」

「少貧了,快點吃。」

等到玉衡趕到的時候,蘇慕已經把凳子還有餐具什麼的都弄好了。玉衡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挑了一筷子的粉絲塞進了嘴裡,然後十分滿足地對蘇慕說道:

「蘇慕慕,你要是個男孩子就好了,那我一定要嫁給你,堅決不可能把你讓給別人。」

「滾蛋,我有什麼好的,我要真是個男的,估計也得是個朝三暮四的渣男。」

「才不是,你看你,長得好看,身材也好,性格還好,還會照顧人,相信我,你要是個男孩子,肯定會有好多女孩子倒貼來嫁你的。」

玉衡瞪著一雙充滿真誠的眼睛,一動不動地看著蘇慕,好像在強調她說的這些都是事實一樣。蘇慕無奈地朝她翻了個白眼,回復她道:

「你到底是崴了腳還是摔了腦子,怎麼總說這些不著邊際的話。再說了,我要真是個男的,還得靠女人養我,那我豈不是要憋屈死了,我是那麼沒有本事的人嗎?」

「我只是在說你魅力大好吧,那你要是不想當男人的話,那換我當男人好了,我肯定會娶你的,真的,誰碰你都不行,你就只準是我的。」

「得得得,打住吧你,你要是這麼說,你家老李還不得跟我拚命啊,平常一群男人和他爭他都已經應付不過來了,現在再多我這一個女的競爭對手,他怕不是想死的心都有。」

「我們分手了。」

蘇慕真的就只是一句調侃而已,結果沒想到竟然得到了這樣一個答案。她險些被自己剛塞到嘴裡的粉絲嗆死,猛咳了一陣之後她立刻開始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不和她說一聲。

其實蘇慕在玉衡剛來的時候就覺得有些奇怪,平常老李對玉衡有多好,那都是她們姐妹幾個羨慕不來的。照常理來說,玉衡崴了腳對她自己可能是小事,但是對老李來說那簡直就是天大的事了,他不可能讓玉衡自己去醫院的。一開始蘇慕還以為是老李公司太忙抽不開身,而且她也沒有看到玉衡在情緒上有什麼不對,所以她就沒好意思問這件事情。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其中的原因,竟然是兩個人分手了。

這可能性真的有點……像開玩笑……

「喂,玉衡,你別開玩笑啊,老李就算脾氣再好,你也不能拿這麼嚴肅的事情開玩笑啊。」

「我沒開玩笑,我們已經分開一周了。我認真的,不會和他複合了。」

玉衡一邊說著,一邊用筷子有一下沒一下地戳著自己碗里的粉絲。她幾乎一直都是面無表情,再加上她話里這意思,好像是她主動提出的分手,這就更讓蘇慕覺得擔心起來。

蘇慕了解玉衡,她這樣一個人,是很難主動提出分手的,她經歷的這幾段感情當中,基本上都是她在被拋棄,還從來沒有一個人讓她主動提出過分手。這一次老李竟然能讓玉衡說出「分手」這兩個字,那就證明他們兩個人一定是出現了很大的問題。

要是這樣的話,那玉衡……

蘇慕不敢再讓自己憑空想象下去了,要是再想下去的話,完全沒有一點好的東西。所以她趕忙收起自己的胡思亂想,焦急地詢問玉衡道:

「你們兩個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沒什麼,就一周以前我看見他又和他的相親對象約著去喝咖啡了,我接受不了,就分手了。」

故事也實在是太輕描淡寫了一些,以至於蘇慕一時之間並沒有反應過來玉衡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什麼相親對象又約著喝咖啡的,老李這麼喜歡玉衡怎麼可能有……

就在蘇慕想把這些剛剛想到的問題問出口的時候,她才突然意識到玉衡話里隱藏的意思,於是她立刻驚訝問玉衡道:

「你的意思是說,老李家裡給他安排相親對象了,兩個人見面之後,又約了第二次一起喝咖啡?」

「我家蘇慕慕真不愧是寫小說的,邏輯思維是真的強啊,我說的這麼簡單都被你串成故事了。怎麼樣,這麼狗血能不能給你做小說的題材呀?你有沒有考慮把我寫進小說里?我跟你說哦,你要是真的想寫我,一定要把我寫成那種特別成熟的女強人,要各方面都艷壓女主,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是全書里最有錢的那個。」

不過就是那麼一瞬而已,玉衡就又變成了平常笑眯眯的樣子,就好像分手的那個人不是她,而是蘇慕故事裡的人物一樣。蘇慕驚愕地看著她,很長一段時間之後,她忽地感覺心臟那裡有一些難受。

很堵,又好像有人在拿鈍了的刀,在一點一點地試圖割下一塊肉來。

「玉衡,你不用這樣的,你要是覺得難受,你可以哭的,不是都說了,你在我面前不用那麼堅強的,我剛剛不是也哭了嗎,那你要是難受你也可以哭給我看啊,算咱倆扯平了還不行嗎?」

「我也想,可我哭不出來。你們都說哭出來難受就可以發泄出來了,可是我真的,沒有一點眼淚,這一周里我都沒有哭過,唯一哭的那次,是他接受了他父母的安排去相親,然後告訴我說,他不能違背自己父母的意願。」

「可以啊,我可以接受,他拗不過家裡我也不想他為難,我也不能這麼自私,要他為我和全家人為敵,所以我又哭又鬧,最後也還是讓他去了。我做出讓步了啊,真的,他覺得為難的時候我已經做出讓步了啊,為什麼還要有第二次單獨的見面?」

「因為對方有自己的公司,年收入好幾百萬么? 凰的女人 還是因為對方年紀合適,到了結婚的年紀,可以給他生個孩子?現實真的有那麼重要嗎?五六年之後我也可以有自己的公司啊,我也可以給他生孩子啊,為什麼不等我了?為什麼不等我?不是已經說好了會努力等我的嗎?不是說好了就算爸媽反對也要等我長大嗎?為什麼,為什麼就不等了?」

玉衡在說這些的時候,沒有哭,只是一直在笑,甚至完全聽不到半點埋怨和責問的語氣。蘇慕在一旁看著,只覺得那笑容特別刺眼,讓她的心更加難受。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去安慰她,更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勸他們兩個人複合。

她在現實當中,真的沒有見過比玉衡和老李更幸福的情侶了,他們在一起的這三年,幾乎每一天都過得好像情人節一樣甜蜜,兩個人輪番在朋友圈裡秀恩愛秀得她都想把他們兩個人都屏蔽掉。她完全不敢相信,每次看著玉衡都是滿眼寵溺的老李竟然會接受家裡安排的相親,甚至還赴了第二次的約,更不敢相信,老李竟然會同意分手,放棄了一直為他在努力變好的玉衡。

別人可能不知道玉衡以前什麼樣,但是她再清楚不過了。某種程度上來說,其實玉衡和凌楓差不太多,最開始她們相識的時候,玉衡簡直就是個囂張跋扈的大小姐一樣,哪裡敢有人要她。要不是後來遇見老李,她瘋了一樣地喜歡上他,根本不可能變成這個小鳥依人的模樣。不止如此,因為老李已經算得上是事業有成了,玉衡就總覺得自己一個還沒畢業的學生配不上她,所以就沒日沒夜地學習其他的技能,想讓自己變得更加優秀。等到她畢業的時候,追她的人幾乎都要從學校排出省了。其中也不乏家庭條件背景很好,對她也不錯的,可是她一直堅持著喜歡老李,所以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影響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蘇慕一直覺得玉衡配得上老李對她的所有好,因為玉衡為老李付出的一點也不差,她愛老李,愛到把能給的都給他了還覺得自己付出的不夠,她也一直覺得,兩個人都肯為對方付出,而且一點也不要求回報,那兩個人肯定會長長久久地在一起的。可是她實在是沒有想到,就是這樣相愛的兩個人,竟然會因為這樣的事情分手。

所以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樣的愛情能相信的呢?她和凌楓之前的感情,和這兩個人比起來,脆弱得幾乎可以算得上是不堪一擊了吧?

那他們兩個人能一起走多久呢?會不會這次這件事情之後,她就要和凌楓說再見了?

她是真的沒有答案了。

失戀的人湊在一起或許代入感都特彆強烈,蘇慕這樣一想,整個人就又沉浸在了她和凌楓的感情當中,倒是沒有再多注意玉衡了。玉衡似乎也陷入到了自己的回憶里,兩個人就這樣相顧無言地坐著,一直到蘇慕的電話響起來,她們兩個人才回過神來。

蘇慕被突然來的電話嚇了一跳,拿出手機來一看,發現是凌楓的電話,她就立刻把手機扣在了桌子上。玉衡見到蘇慕這樣,立刻就猜到了是誰打的電話,於是她趁著蘇慕不注意,一下搶過了手機,直接就接了起來。

「喂,蘇慕慕在和我一起吃飯,你不要給她打電話打擾我們兩個。」 凌楓被玉衡突然吼了這麼一頓,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想和蘇慕說的話就全部都卡在了嗓子里,愣了半天才想起要問一句這是誰接的電話。

可是等他想起來的時候,電話已經掛了,他立刻試圖再打回去,可電話卻提示「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他不信邪,又借了兩個電話嘗試著打回去,直到聽到的都是這句話,他才不得不放棄。

但他心裡的火卻是燒得越來越旺。

蘇慕雖然覺得玉衡這樣做有些衝動,搶接她的電話不說,還直接把手機開到了飛行模式,又揣進了她自己的口袋裡,但是一想到這樣就可以不用接凌楓的電話了,可能會吵一會兒,她也就默認了她的做法,什麼也沒說。

因為剛剛聊天耽誤了一些時間,加上來回的路上又有些耽誤,所以這個時候他們兩個的粉絲基本上已經把湯汁都吸得差不多了。玉衡看著這東西,想著要不換點什麼吃,蘇慕卻覺得實在是太浪費了,就問了玉衡一句餓不餓,要是餓的話,她現在就出去給她再買一份別的,要是不餓就等她吃完再去。

玉衡聽到蘇慕說的這番話,心裡感覺十分難受,她一下握住了蘇慕的手,搶下了她的筷子,忍不住訓斥她道:

「你幹嘛啊這是,就是十幾塊錢而已,我請你吃就好了啊,為什麼還要吃它啊?」

「這又不是不能吃,也沒涼嘛,再說幹嘛要你花錢,你還是病人呢。」

蘇慕不知道玉衡為什麼要因為這件事情發脾氣,還安慰著她,順便想要把筷子拿回來。可是玉衡卻是一點都不讓,死死地攥著筷子,說什麼都沒讓蘇慕搶回去。這個時候蘇慕也意識到玉衡是真的生氣了,她立刻坐直了身子,認真地詢問玉衡。

「怎麼了你,幹嘛突然生氣啊?」

「我就是特別奇怪,你跟我們在一起的時候那麼大方,自己的時候就這麼省啊?每次我浪費多少你都買給我,現在我就讓你浪費一會不行嗎?」

「你到底怎麼回事啊?這也不是不能吃,幹嘛要浪費啊?」

「我浪費你為什麼從來都不說我?我想要什麼你就買給我什麼,明知道我都吃不了我說了你也去給我買。」

「那不是你想吃嗎?我買不起大件兒,想吃點啥我還能剋扣你是咋的?你這丫頭今天怎麼這麼奇怪呢?幹嘛總發起,容易變老的啊你不知道嗎?」

「我不知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就知道你對你自己一點都不好,對那些狼心狗肺的人都好,我也不好,我也狼心狗肺,我對你也不好,你受委屈了我都幫不上你。你那麼照顧我,可你受了委屈我就只能看著,你還瞞著我。」

沒有因為失戀掉過一滴眼淚的玉衡在說這話的時候,哭得上氣不接下氣,一句話反反覆復說了好幾回才說全。蘇慕一向覺得自己比那些男人們都會討女孩子歡心,可是面對現在這種情況,她還真就好像處理不了。

她沒有立場,也安慰不了,除了不停地給她遞紙巾讓她擦眼淚,她不知道自己還能夠做些什麼。

所以啊,讓女孩子掉眼淚的男人是真的很差勁了,而更差勁的,大概就是看著她哭成淚人,也漫不關心了吧。

蘇慕在心裡這樣想著,還多少有些慶幸,她哭到最後凌楓多多少少還能說上那麼一兩句哄哄她,雖然看起來更像是敷衍,但是有總比沒有強。

這個時候她還覺得怎麼樣,但是到最後兩個人心態都發生變化之後,她才知道,原來她不能卸下任何偽裝,不能軟弱,也不能幼稚,更不能哭。

因為他不允許,也不喜歡。

不過光是擦眼淚肯定是不夠的,等女孩子自己哭夠了不哭了,那她也算是對這次的經歷徹底失望了。蘇慕向來不會讓女孩子哭到自己忍住眼淚,所以她咬了咬唇,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對玉衡說道:

「你知道的,我一直跟你們說,想要不被拋棄,就要先拋棄別人,雖然聽起來有點喪,但是對我來說,被拋棄這種事我實在是沒有辦法接受。我很少和人交心,這樣就可以從根本去杜絕這種事情的發生,可這世上總有一些人是意外,比如你,比如凌楓,再比如我那幾個少得可憐的朋友。對於你們,我是根本沒有辦法放手的,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就意味著我要選一種其他的方式,把你們一直留到最後。我是洒脫,但是我的洒脫都是對別人的,那些人是去是留對我來說都沒有任何意義,我不在乎。可是你們幾個不一樣,我真的不能接受你們離開我。所以我才想方設法地、變著花樣地去留住你們,哪怕要我做出任何改變,我都可以接受。我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受了委屈,也不在乎自己付出的究竟有沒有回報,只要你們一直都在就好了。玉衡,我知道你們都希望我自私一點,我真的對其他人都已經很自私了,有些人的真心給了我,我都明確的拒絕了,可我不想對你們自私,因為我想留住你們。」

「可是我們是會心疼的啊,你那麼照顧我,這種時候我卻什麼忙都忙不上,我真的感覺自己很沒用。我只是想像你照顧我一樣也學著去照顧你啊,我不需要你付出這麼多的,我也不會走,不會拋棄你,所以你就對自己好一點啊。再說了。需要這樣犧牲自己去維持的關係都是不能長久的,真正關係好的兩個人,是不用這麼費心維持的的。你不是曾經這麼和我說過嗎,為什麼現在你自己做不到了?你不覺得你和凌楓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就是這種最典型的例子嗎?」

「是是是,我知道,我們兩個人現在這個樣子確實發展得有些差勁。可是想想之前我們兩個人也曾經很好啊,在一起的時候,也沒出現過什麼樣的問題。雖然原則性的問題是有一些,但是他已經答應我了,我總覺得,還是想要再相信他一次啊。可能他以前也沒正經談過戀愛,受了些不好的影響就做出了這些錯誤的事情出來,但是這並不代表他不會改是不是?我總覺得我的眼光沒有那麼差勁啊,再說了,也不可能總這麼倒霉,總是看上渣男吧?老天爺以前也待我不薄的,我得有信心。萬一他要是變好了呢?萬一以後他被我教成了模範男友呢?喂,你別忘了我可是有教師資格證的半吊子老師誒,雖然長相上不太符合為人師表的標準,但是教育學生這種事,我還算是有那麼小半年的經驗吧。而且我還接受過九年義務教育呢,想教育他,應該不成問題吧?你得對我有信心嘛,別總想著那些不好的事情啊,你看我都不想了,你總想什麼。」

名門獨愛 蘇慕一邊說著,一邊試圖從玉衡的手裡把筷子要回來。

雖然她說得挺深情的,但是她那眼神時不時地就要瞄一下碗里的那些粉絲。這可是她花錢買回來的,幾天了就這麼正經吃了一回飯,本來就有點不太好吃了,再這麼耽誤下去,就更不能好吃了,而且眼看著晚高峰又要來了,她要是現在不吃,等著再去買一份回來,那也一樣是浪費,而且虧得更多,還不如趁著現在多吃兩口呢。

不過心裡想的是心裡想的,這嘴上說的話也全都是真的,她確實就是這樣安慰的自己,想著要給凌楓一次機會,就是今天有機會和別人說出來了而已。但是很明顯,玉衡一點也不想買賬,她依舊還是瘋了一樣地攥著筷子,說什麼都不撒手,還試圖繼續勸解蘇慕。

「你別犯傻了行嗎? 重生女配 都說了,出軌只有零次和無數次的區別,你原諒他了他就覺得你好欺負,就更不能好好對你了。不能好好對你你懂什麼意思嗎?就是各個方面,全方位的,哪裡都不可能全心全意地對你了。你倆早晚有一天得因為這些事情分手,那你還拖著幹嘛,長痛不如短痛啊!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你不知道嗎?」

「我知道啊,我都知道,但是玉衡,你就當是給我一次機會行嗎?我想賭一次,再說也未必會輸。萬一我要是賭贏了呢?那我就有甜甜的愛情了啊,你不是一直想我也能好好談次戀愛的嘛。」

「可是你萬一賭輸了呢?再說了,十賭九輸,不然就不是賭了。」

「萬一輸了,我也已經習慣被拋棄了不是嗎?時間久了,傷口總會好的,當初那些疼痛的感覺,也會忘記的。」

「滾啊你,高中時候的初戀你用了四年才走出來,那還是因為遇見那個渣男了。渣男給你的傷害,你告訴我,這兩年你走出來了么?我呸,根本就沒有!你說你沒認真愛過那些人,只是覺得自己要對一段感情的開始和結束負責,可以,這理由我接受,可是愛不愛是一回事,受沒受傷是另外一回事,要是這個小兔崽子又傷害了你一次,你要用幾年能走出來?三年、五年,還是十年八年啊?你當你跟他一樣年紀輕輕不會負責任的嗎?你多大了?你二十七了,你哪有那麼多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去熬啊!你對感情負責任,那你就不能對你自己負點責任嗎?」

玉衡這句話,蘇慕已經不知道聽過多少遍了。事實上,大家其實還是很在意年紀這件事情,倒不是真的是因為凌楓的年紀太小,而是他們更加擔心蘇慕的年紀越來越大,受到的傷害會越來越多。這些傷害不止來源於凌楓,還來源於周圍的環境。

對於大齡女青年的惡意雖有減少,但是也還是不在少數。且不說周圍的人會怎麼看蘇慕找了這個小的男朋友這件事,是不是在等著看她的笑話,光是三十幾歲了還沒結婚沒生孩子,就夠蘇慕受得了。一個兩個也就無所謂了,就當聽不見,可是一個二十個就不是那麼回事了。這世上沒有胸襟那麼大的人,可以完全不顧及周圍人的想法和說法,更何況蘇慕本來就受不了別人的指指點點,這要是結局真的就是場笑話的話,那蘇慕還活不活了?而且這事要是擱在父母的身上,那父母臉上也沒光啊,她還能真就這麼任性不結婚了?

蘇慕不是沒有考慮過這些問題,而正是因為考慮過,所以她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想要給凌楓一次機會。她想要證明她的選擇沒有錯,也想要證明愛情對於現實而言很重要,她不想一直都被人覺得想法天真又單純,她要告訴所有人,現實不會打敗所有的感情。

至少她也可以成為可以舉例之一。

但這些話蘇慕都沒有再說出口,在玉衡說完之後,她只是很簡單地回答她道:

「你年紀也還小,經歷得也不夠,再過幾年你可能就會發現,在這個社會上很多事情都是需要你去妥協的。這些事甚至可以不分對錯,而你要做的,就是跟隨大眾的選擇,對是對,錯也是對。這幾年我都是這麼熬過來的,但是遇見凌楓之後,我覺得再掙扎一次。我想把是非曲直重新歸位,就算影響不了所有人,也要影響到我能影響的每一個人。但我堅持,不光是為了這些,還因為我愛他。愛一個人確實需要底線,但我想用一半的愛與嘗試著原諒他一次。畢竟人這一輩子能遇見一次愛情不容易,有很多人在踏進婚姻的之後,都沒有嘗試過愛情的美好。我也不想和誰對付著過一輩子,所以我想爭取一次。如果這一次再不成功的話,那我就回歸現實,再也不掙扎了。可以嗎?」

蘇慕看向玉衡的眼神中有懇求,也有一種難以壓制的希望。玉衡看著她這一雙眼睛,已經止住的眼淚又忍不住落了下來。

「行,我支持你,要是這個小兔崽子辜負了你,我千刀萬剮了他。」 玉衡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她在心裡依舊堅持希望蘇慕能夠和凌楓分手,她甚至想著,如果有機會的話,她一定要攪黃他們兩個,就算蘇慕再難過,她也一定要這麼做。

這傢伙肯定是不靠譜的,而且這麼小的男孩子,想要成熟,一定要經歷過一次巨大的打擊,可是他這種養尊處優的小孩子,哪裡有什麼機會能遭到打擊,最大的打擊也就只可能是蘇慕跟他分手了。

但是這明顯是要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節奏,對蘇慕來說,也實在是太不公平了,所以無論如何,只要能早一點就蘇慕逃離苦海,她就一定要努力。

當然,她這種想法在沒有真正付諸行動之前,蘇慕是絕對不可能知道的。而且只要她稍稍注意一點,蘇慕也絕對不會發現她的這些不對勁。在這方面她有絕對的自信,因為蘇慕雖然敏感,但是在計劃策略上,她實在是和她沒得比。

誰讓她爸在她小時候就開始對她耳濡目染了呢,從小就面對那些嗜錢如命的傢伙,她想不變聰明都難啊。

之後兩個人又因為吃飯這個問題爭執了半天,蘇慕堅持要把剩下的那些吃掉,而玉衡就堅持要再給她去買一份。最後還是因為玉衡腿腳不方便而敗下陣來,兩個人就湊合著把剩下的那些吃掉。好在粉絲也沒有變得太慘,再加上蘇慕還存了兩瓶可樂在店裡,兩個人吃得也還算是開心。

吃完飯玉衡還想要在這裡陪蘇慕一會兒,結果被蘇慕強勢地趕回了家。臨走之前她千叮嚀萬囑咐,要蘇慕有問題就立刻給她打電話,蘇慕一邊「嗯嗯啊啊」地應和著,完全沒把她說的話當回事。

等到玉衡走了之後,蘇慕突然想起玉衡才剛剛失了戀,她不但沒有安慰玉衡,還反過來被她安慰了一頓,這讓蘇慕覺得有些懊惱,忍不住就把手機拿了出來,想要給玉衡發條信息。但是等她把手機解鎖之後,她打開了好幾次聊天界面,卻都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總不可能這麼突兀地就和她聊她的傷心事吧?而且她明顯在隱瞞著這件事情,如果這樣主動戳她的傷口的話,那效果也不一定會好。

想到這裡,蘇慕就退出了聊天界面,打開了淘寶,準備給玉衡挑些她喜歡的小玩意兒來哄她開心。

還沒等蘇慕把禮物挑完,店裡就陸續來了客人,無奈之下蘇慕只好暫且把這件事放了下來,先去接待顧客去了。

忙忙活活過了幾個小時,就又到了快下班的時候。以往蘇慕累了一天,總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但是她一想到今天要面臨的是什麼,就恨不得時間過得慢一點,再慢一點,哪怕不下班讓她睡在店裡也行。

然而時間不可能根據蘇慕的意願發生改變,所以很快,商場就響起了閉店曲。雖然很想拖延一下回家的時間,但是三月的東北一點也沒有春天的感覺,晚上還是冷得要命,所以蘇慕還是決定跑過去追最後一趟公交車。

蘇慕前腳剛到家,氣都沒喘勻,凌楓的電話就打了過來。他剛說了一句話,蘇慕就覺得他態度不對,馬上就想要掛了電話。

但是她肯定是不能這樣做的,她了解凌楓,如果她現在掛斷電話,那麼麻煩事肯定是接踵而來。凌楓欺負她的手段真的算得上是拿捏得十分得當了,有的時候她真的很懷疑,兩個人的性別是不是真的發生了顛倒,不然的話,為什麼總是她要不停地妥協,要容忍凌楓的幼稚帶給她的傷害呢。

無奈之下,蘇慕只得試圖申請休息一下,畢竟她確實是工作了一天有點累,有要應付玉衡,還要應付他,實在是讓她覺得有些吃力,可是凌楓完全沒有放過他的打算,一聽她說要掛斷電話,他立刻威脅她道:

「你要是現在掛斷,我現在就立刻去玩遊戲,你就別想打電話了。」

有那麼一瞬間,蘇慕真的想要就這麼掛斷電話,但是為了避免無謂的吵架,蘇慕只得把態度軟下來,對凌楓說道:

「好好好,那我不掛了,不掛了好吧。」

「行,那今天是誰接了電話,誰去找你了?」

完全是質問的語氣,聽得蘇慕十分不舒服,不過她也沒說什麼,只是實話實說道:

「我一個朋友,很久以前認識的一個女孩子,關係還挺好的。」

「你倆都聊什麼了?」

「就是聊天啊,我工作你也知道,沒時間和朋友聯繫,她今天正好有空,就過來看看我,我倆就多聊了一會兒。」

「我問你都聊什麼了!」

說到這裡,蘇慕再好的脾氣也有些接受不了了。於是她終於變了態度,有些強勢地對凌楓說道:

「就只是聊天而已啊,女孩子見面,當然是有什麼聊什麼了,難道要我一句一句給你重複出來嗎?」

「好啊。」

「你到底要幹嘛就直接說。」

「你說我要幹嘛?你為什麼要讓別人接我的電話,而且還直接關機?你別說你手機沒電了,充電寶也沒電了。」

凌楓冷哼一聲,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出口,爆發了他忍了一下午的火氣。蘇慕又氣又覺得無奈,但是因為這次確實是她理虧,態度也只好軟了下來。

「我買了吃的,正在準備吃呢,沒倒出來手,玉衡就接了。可能是因為她剛剛失戀吧,態度對你是不好了一點,這我已經說過她了,不過我也不知道她給我關機了,你沒再打過來,我就先吃飯了。」

蘇慕最不喜歡說謊,但這一次,她也不得不這樣做了。她真的不想讓凌楓知道玉衡對他這樣厭煩,她也怕發生的這些對她沒有影響,但是被凌楓知道的話,會影響他對未來的信心。

現在兩個人相處就已經很難了,要是凌楓因為這種事情放棄的話,她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辦了。

她好不容易才樹立起來信心,覺得凌楓能夠發生改變,如果連開始都沒有開始的話,真不知道是在打誰的臉。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