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如果我不走呢?」葉天冷笑一聲,走上前去。

2021 年 1 月 3 日

面對葉天的迫人氣勢,幾個混混遲疑之間,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阻止,任由他走到鄭雙雙身邊。

看到葉天來到身邊,驚恐不安的鄭雙雙,連忙躲到他的身後,多少有了些安全感。

直到這個時候,那些混混們這才反應過來,一個個惱羞成怒的,便要上前收拾一天。

佟少的臉色微微有些陰沉,卻沒有混混們那般的魯莽,當下攔住了那些混混,問道:「哥們,可否認識一下,在下佟弘,不知哥們哪裡人?」

佟弘雖然只是一個紈絝大少,但這眼力勁還是有幾分的,他知道能出現在這個地方的都絕不是普通人。

不過,面對佟弘的尋問,葉天根本沒有理會他,反倒轉身安慰起了鄭蘭蘭。

這一幕讓佟弘看得是青筋直冒,氣得雙拳緊緊的攥著,卻也顧忌著葉天可能身份,強壓怒氣道:「哥們,難道你連起碼的禮貌都不懂嗎?」

聽到佟弘這話,葉天這才轉過身,冷笑道:「禮貌,我當然懂禮貌了,只是我的禮貌只對人不對畜牲!」

身後,鄭蘭蘭小心的說道:「葉天,你要小心啊!這人可陰險著!」

「你……」佟弘氣急,本待怒罵,卻聽到了鄭蘭蘭對葉天的話,忍不住沉思了起來,回想著江陵市較為有名的家族。

在確定江陵市並沒有一個什麼葉家,再加上葉天一身看似地攤的普通衣物,心下里的謹慎頓時煙消雲散,怎麼換上一副怒容。

當下,只聽他冷笑道:「小子,這個女人老子要定了,識相的馬上給我滾開!」

葉天冷笑一聲,淡然說道:「嘖!我要是不滾呢!」

佟弘臉色沉了下來,狠聲道:「既然你不識相,那我就只好讓我的弟兄們幫你,讓你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得罪的!」

說話間,佟弘把手一揮,馬上有兩個混混向葉天衝來,獰笑著揮拳砸了過去。

「砰!砰!」

兩聲就同時響起的輕響,在眾人都沒能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兩個混混已經軟軟的倒在了地上。

卻是原來,在兩個混混衝上來的剎那間,葉天便已然雙手一伸,輕易的卡住兩個混混的脖子,隨即一手一個將兩個混混往一處撞。

根本來不及反應,兩個混混的腦袋便重重地撞在一起,立馬便失去了意識。

隨即,葉天便鬆開了手,任由兩個混混軟倒在地。

這一切,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快得讓在場的人都沒能反應過來。

眼見著這一幕,佟弘有種踢到鐵板的預感,只是如今已經形成騎虎之勢,再退縮可就丟人丟大了。

心裡想著,佟弘只能硬著頭皮,對著其他混混說道:「別愣著了,都給我一起上!」

看出來了葉天的身手不凡,身後的五六個混混馬上一起沖了上來,鬼哭狼嚎的攻向葉天。

對於這種不過是區區普通人的混混,葉天甚至連武勁都不需要用,只是順手抓住了最前方的一名混混,隨後用力的扔了回去。

一陣怪叫聲馬上傳了過來,那被葉天能回去的混混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

如保齡球一般,成功的將作為道具的佟弘連帶幾名混混,一起砸飛出洗手間門外。

當下,一個個只能躺在地上哀號,一時半伙根本就爬不起來。

葉天打個響指,笑道:「很好,一去全中,滿分!」

「你居然敢打我,老子要不廢了你,老子今兒就跟你姓!」佟弘費力地坐了起來,就不顧形象的大喊大叫道。

絕地求生之王者巔峰 想他堂堂佟家大少,在這一帶可謂橫行慣了,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欺負過,這口氣讓他怎麼咽得下去。

也就在這時,聽到有人在這裡鬧事,保安隊長領著一隊保安匆匆趕過來。

見到坐在地上的佟弘,保安隊長連忙把佟弘扶起來,諂媚道:「哎呀!這不是佟大少,你怎麼坐在地上,沒事吧?」

一見到來人,佟弘眼前一亮,振奮的說道:「老周,你來得正好,這傢伙居然敢打我,快點給我收拾他!」

說話間,他便指向了洗手間。

聽到佟弘這話,保安隊長當場抽出腰裡的警棍,神情猙獰的喝道:「什麼人這麼大膽,竟然敢動佟少,活得不耐煩了嗎?」

「是我!」

話音響起的同時,葉天從洗手間里邁走走出,身後跟著滿臉驚慌的鄭蘭蘭。

「好膽! 歡影 居然敢在我們會所鬧事,還打了我們會所的貴客,我看你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今兒不給你鬆鬆筋骨,你不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保安隊長拍著手中的警棍,獰笑著說道。

葉天神情不變,淡淡的說道:「這幾個人想要非禮我朋友,所以被我給揍了,難道有問題嗎?」

「麻痹的,老子就非禮女的了又怎麼樣,那是老子看得起她!」聽到葉天這話,佟弘不禁臉色一變,惱羞成怒的喊道,「周隊長,別跟這小子廢話,快,給我上,將這小子我廢了,往死里打,出什麼事都算我的。」

「好,佟少放心,這事交給我了。」保安隊長虎目一瞪,手一揮,對著身邊的保安隊員下令道,「給我打。」

這話一出,跟在後面的幾名小保安也抽出警棍,把葉天與鄭蘭蘭圍在正中間。

「怎麼?是非對錯這麼明顯,你居然打算就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嗎?」葉天臉色沉了下來,冷聲喝道。

「分你大爺,你小子居然連佟少都敢打,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吧!今天我就給你鬆鬆筋骨,讓你長點記性,即便以後再招惹到不該惹的人!」保安隊長猙獰著喝道。

顯然,這人分明就是與佟弘認識,這完全就是為了替他出氣。

當下,保安隊長猛的大步上前,舉起手中的警棍便帶著可怕的呼嘯,狠狠的向葉天頭頂揮去。

面對著那氣勢洶洶的保安隊長,葉天只是冷笑一聲,在鄭蘭蘭的驚叫高呼聲中,將身子一側,輕易的便將保安隊長的手抓住。

「啊……你……你……」

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攻擊,居然被葉天輕易的抓住了,竟是連丁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讓這保安隊長不禁驚恐大叫。

可不成保安隊長叫完,葉天嘴角勾起一抹冷弧,隨後一腳踹出,正中那個保安隊長。

這一下,保安隊長只覺被一輛高速路上行駛的重卡正面撞中,只來得及一聲慘叫,身體便以拋物線的形式飛了出去,順道還撞倒了兩個保安。

見此情況,剩下的幾個保安馬上把保安隊長扶起來,關切地大喊道:「頭,你沒事吧!」

只可惜,葉天這一下著實沒有留情那保安隊長只顧著疼得直叫喚,根本沒有辦法回答那幾個保安的話。

這時,幾個保安中的一人不禁怒指向葉天,大叫道:「可惡!這小子居然敢把隊長打成這樣,怎麼可能饒過他!兄弟們上,把那個小子給我弄殘了!」 「好……」幾名保安聽到這話,立馬齊聲應道。

話音落下的同時,他們已經揮舞著手中警棍,一起向葉天沖了過來。

眼見對方氣勢洶洶衝來,躲到葉天身後的鄭蘭蘭不禁大為擔憂,雖說與剛才葉天的表現來看,他似乎頗有些身手。

可眼下這些保安也不是吃素的,手上還都拿著警棍,這讓空手的葉天對上去難免會吃虧。

當下,她著急地喊道:「葉天,你小心啊!」

葉天氣勢滿滿的說道:「放心,就這幾個度物,還比不上小貓小狗給我的威脅大!」

這話一出,那幾個保安頓時憤怒至極,當下手上的動作又大了幾分,心想著一定要給這傢伙一個狠狠的教訓。

只是他們並不知道,葉天說這話並不是自大,而是確實如此。

相比小貓小狗還可能趁著葉天不注意輕撓葉天幾下,這幾個人能給葉天帶來的威脅基本上不存在的。

「麻痹的!你們幾個在幹什麼,不知道這是我最好的朋友嗎?」

就在這時,一道憤怒至極的咆哮響了起來,蕭仁氣極敗壞的跑了進來。

之前在包間的時候,他和潘帥等了半天,也不見葉天回來,比如葉天是第一次來到會所,一時沒能找到包間,當下便出來找。

可剛從包間出來,便聽說洗手間這邊有人在鬧事,頓時讓蕭仁嚇得頭皮發麻,隱隱有種不祥的預感。

急切間,他便什麼也顧不得,匆匆的跑到了洗手間,剛好看見了這一幕。

在聽到蕭仁這話后,幾個小保安當即一個哆嗦,連忙丟下手中的警棍,驚恐而恭敬的叫道:「蕭少!」

理也沒有理會這些保安,蕭仁已經從他們身邊繞過,急切地跑到葉天身前,語氣惶恐的說道:「葉……葉天!

實在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這些手下居然混蛋成這個樣子,連您也敢攻擊,簡直是混蛋到了極點!」

與此同時,剛從葉天那一記踢擊中緩過神的保安隊長,在看到蕭仁面對葉天的態度,本就白如紙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更白了。

這時候,他哪裡還看不出來,這個人身份絕對非同凡響,以至於連自家老闆的兒子在這人面前,也透著幾分惶惶與恭敬。

原本,他是想教訓一下葉天巴結,以此巴結佟弘的,可萬萬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演變成這個地步。

這一下,這個保安隊長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保安隊長驚恐萬狀的同時,葉天神情淡然的瞟了他一眼,冷聲道:「沒事,就這幾個人還傷不到我!

只是你的這些手下人居然是非不分,今兒個能為這種非禮他人的畜生出頭,明兒個恐怕就敢殺人越貨了!

今天是正好我遇見了,要不然事情鬧大了,恐怕連你也沒好果子吃,希望你好好的整頓一下,別再出這樣的事情了!」

聽到葉天這話,知道他並沒有怪罪自己的意思,蕭仁這才鬆了口氣,連忙疊聲說道:「是是!

葉天,你說的沒錯,是我疏於管理了,才會讓這些手下能如此放肆!從今天開始,我一定會好好整頓的,絕對不會再讓這樣的事情發生!」

說話間,蕭仁轉身對著已經面無血色的保安隊長怒罵道:「等下,我會讓人找你!

你最好將你最近都做了什麼事情一一交代出來,不然真讓我查出來了,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這話,保安隊長顧不得渾身生疼,苦苦的哀求道:「蕭少,我……我不知道他是您的朋友,否則就是借我幾個狗膽,也不敢動他一分一毫啊!林少,你就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面對保安隊長的苦求,蕭仁根本不為所動,揮揮手象是趕蒼蠅一般的甩甩手,冷聲喝道:「滾!現在帶人給我離開這裡,等下自然有人找你!」

眼見著蕭仁不為所動,保安隊長不禁臉色蒼白的望向了佟弘,希望他能出聲為自己求情。

誅魔少女 畢竟自己剛才之所以會帶人攻擊葉天,也是因為他的緣故,總不能這時候出事了,他連一丁點的忙都不幫吧?

只是這時,在看到保安隊長投過來的眼神后,佟弘卻是視若不見,根本就沒有一丁點想要幫他求情的樣子。

這一下,保安隊長面色的更加慘白了,回頭看著蕭仁那冷冽的眼神,他哪裡敢在這裡多呆,只得灰溜溜的離開了。

在保安隊長帶人離開后,佟弘不禁冷笑出聲道:「喲!這是你的朋友?我說蕭仁,你這可是越活越回去了,連這樣的土包子都認識,簡直是丟我們這一個圈子的臉呢?」

蕭仁冷笑道:「佟張,我認識什麼朋友不管你的事?反倒是你,別怪我沒有警告你,找樂子可以!

但老子這裡的服務員都是正經聘來的,以後想找樂子給我滾外面去,要敢再在這裡胡鬧,老子饒不了你。」

因為家世差不多,蕭仁與佟弘兩人算是同一個圈子的,只是兩人性格明顯不合,所以自然也就不怎麼對付。

再加上有剛才,那是蕭仁對佟弘的印象更差了,自然語氣更加不客氣了。

聽到蕭仁如此不客氣的話,佟弘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若是在其他的地方,他絕對一早就給罵回去了。

可沒有辦法,這裡是蕭仁的地盤,他若是給罵回去的話,那等著他的絕對是躺著回去。

熟知蕭仁性格的佟弘知道這樣的事情,這傢伙絕對做得出來,若不是因為特殊的原因,他是絕對不會想來這傢伙的場子的。

當下,佟弘只得陰沉著臉說道:「好,這事揭過!我們來說說你朋友打了我的人這事,難道你不給我一個說法?」

不等蕭仁出聲,葉天上前一步,冷冷的說道:「佟弘是吧!不知道你想要什麼樣子的說法,是覺得我剛才下手太輕了嗎?」

「小子,你很囂張啊?」佟弘不禁大怒道,「有種給我說說混哪裡,信不信我帶人削了你!」

這時候,也從包間趕過來的潘帥剛好聽到這話,便冷笑著說道:「佟弘,這是我的兄弟,你想怎麼樣?信不信我和小人現在就削了你!」

見潘帥居然也認識葉天,佟弘免不了一怔,頓時有些遲疑起來。

眼前的這兩人的身份背景跟他差不了多少,而且性格都是一樣的彪,在他們圈子中可謂是出了名的。

不是單獨面對一個,佟弘或許還不怎麼忌憚,可現在這兩個彪出名的都在,真的惹急了這兩人,那可是什麼事情也做得出來的!

看來今天這氣只好暫且忍下了!

心裡想著,佟弘只能狠狠的點頭,對著葉天說道:「好,小子,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見識,你給老子等著,有你好瞧的!」

說著,佟弘一甩手,帶著幾個小弟離開。

看著佟弘遠去的背影,潘帥對著葉天壞笑道:「這傢伙要是知道他得罪的人,是城西新晉的地下勢力大佬,不知道還有沒有膽氣,將剛才那威脅的話,說得如此的有氣勢呢!」

邊上的蕭仁也附和道:「就是,我可是很期待這傢伙知道葉天的身份后,會是怎樣一種絕望的表情!哈哈……」

看著搞怪的兩人,葉天搖了搖頭,說道:「我可沒空和這種人糾纏,只要這傢伙不再來惹我,那也就算了!」

蕭仁遲疑的問道:「葉天,你真要就這樣放過……」

不等蕭二說完,潘帥已經用胳膊捅了捅他的腰,示意他別再說下去了,轉而笑道:「好了,我們走吧!回去繼續吃去!」

葉天點了點頭,轉過身看著鄭蘭蘭正打算和她說一聲,卻發現她正腳步輕浮的打著轉,有如喝醉了酒一般。

下一刻,只聽她一聲輕呼,眼見著就要倒在地上。

葉天見狀,連忙扶住鄭蘭蘭搖搖欲墜的身體,關切的問道:「鄭蘭蘭,你這是怎麼了?」

倒在葉天的懷中,鄭蘭蘭只覺一陣奇異的感覺傳來,渾身上下泛起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舒暢感。

也因為這種舒暢感的泛起,鄭蘭蘭的精神為之一震,斷斷續續的說道:「葉天,我……我不知道……只是覺得頭好暈,身體……身體也好熱……」

沒等話說完,鄭蘭蘭原本應注意那舒暢感而有些振奮的精神,一下子變得更加的奇怪。

看到鄭蘭蘭這個樣子,葉天不禁有些錯愕,隨即才想起來剛才鄭蘭蘭被佟弘強行灌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