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好強!」

2022 年 4 月 15 日

許多武者看到這一幕直接被震撼到了,尤其是之前被這隻黑犬虐殺和支配的高手,他們內心的震撼尤為巨大!因為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這一隻首領級的黑犬究竟有多強。

他們震撼的時候異獸可沒有停下,四周許多的異獸看到黑犬死亡,更加激起了它們的凶性,它們咆哮、嘶鳴著沖了上來!

面對猶如潮水一般的一幕,張楓單臂用力,直接將抽出的黑犬脊骨一部分捏碎成骨頭碎渣,隨後猛力的一擲!

咻!咻!咻!

數以千計的骨頭碎渣激射而出,撲上來的異獸被民眾的瞬間,瞬間被恐怖的力量貫穿,貫穿的同時被擊中的異獸的身體被震的碎成渣!

不僅僅如此,這些時數千甚至上萬的骨頭碎渣,哪怕是一個碎渣貫穿了異獸之後並未停止,而是一路貫穿,直接沿途打穿大量的異獸身體,一條線上的異獸幾乎全都被貫穿而死!

只是一次攻擊,四周猶如潮水一般涌去的異獸瞬間死亡,化作殘屍斷臂,甚至張楓的四周直接變的空曠了起來。

這一刻張楓似乎用他的實力告訴了所有人,城內的異獸為何會逃!

「這……」血殺城主老第一個發出聲音,甚至他的聲音因為驚駭而有一些發顫。

「太離譜了……」

。 陰陽門之後,陰冷的冥路恢復了平靜,沒有秋思雨的存在,不管是那口井還是冥路,陰氣都消散了不少,也沒有以前那麼詭異了。

在冥路的一角,成易醒了過來,腦袋疼得跟炸開了一樣,坐起來好一會才能緩過來。

「可惡,沒想到賭輸了……」成易懊惱的敲了敲腦袋,但也沒有多後悔,相信鬼,本來就是一場極其危險的賭注,可他願意一博。

只是……他賭輸了,女鬼沒有兌現諾言,不殺他都算不錯了,靈魂從井裏回來后,就一直昏迷到現在。

「看來,太初之井只是個謊言,根本就沒有能復活死人這回事,不過……可兒,我一定會讓你活過來的。」成易跌跌撞撞的站了起來,打算走出這裏。

「三方借意,乾坤降陰,鬼神之糜,聽我號令。」成易掏出一張黃符,開始施法。

一道黃光打出,頓時出現了一個鬼影,黑不溜秋的,在成易的控制下,向著冥路盡頭走去。

冥路只有鬼能走,活人一輩子都走不出去,所以成易只能招鬼帶路,不然的話只能不停在冥路繞圈圈,直到死為止。

走到半路的時候,突然遇見了兩個人,他們都躺路上一動不動,一男一女,一個已經死了,另外一個貌似還能呼吸。

「鬼王?」成易蹲了下來,仔細檢查了一下,發現鬼王屍體都涼了,而且身體長滿了屍斑,已經死了有段時間,可以說神仙來了都沒有辦法再救。

當成易看向另外一個女的時候,他驚呆了,然後扇了自己一巴掌:「我是不是在做夢?還是說,我已經死了?」

這個女孩,居然長得跟林可兒一模一樣,並且是青春記憶里的模樣,成易印象極其深刻。

可能巴掌聲過響,將女孩驚醒了,她手指動了一下,隨後睜開了模糊的眼睛。

「大叔,你是?」女孩的聲音將成易從思緒里拉了回來。

「我還活着?」女孩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是溫熱的,而且還在跳動。

「你叫什麼名字?」成易身體顫抖了一下,然後問道。

「我?我叫安馨!你呢大叔。」安馨敲了敲昏沉沉的腦袋,想讓自己更加清醒一點,被彭祖綁架后,幸虧逃了出來,本以為彭祖從錢萌萌手中救了她,會是個好人,沒想到也是一匹惡狼,只是拿她當探井的工具人。

這裏,還真不是什麼好地方,早知道就不任性跟進來了,要不是丁一,她也不會跟錢萌萌糾纏,這隊友真是沒一個省心的,不知道宋嘉琪怎麼樣了?

「我叫……成易,是個縫屍人。」成易有些拘謹,就好像第一次跟林可兒介紹自己的時候一樣,美好的記憶再次浮現起來,讓他極其緊張,可是他已經中年,而眼前的安馨,還是林可兒少女時候的模樣,這也是他緊張的原因之一。

他甚至懷疑,這只是一場夢,或許,他已經死了,只是死前的一場幻想。

「縫屍人?這個職業好像不多。」安馨隨口說着。

「大叔,你怎麼進來的?你,能出去嗎?」安馨最關心的還是這個問題,她真的呆夠這個地方了,不但差點喪命,好像還夢見自己變成了骷髏,幸虧只是一場夢,昏迷的時候做了很多恐怖的夢。

「當然能,你跟我走吧,我帶你出去。」成易樂意至極,眼睛不停偷偷瞟著安馨,越看她越像林可兒,樣子幾乎絲毫不差,就是服裝不一樣,畢竟不是一個年代的人,髮型也是相差甚遠。

「好,謝謝大叔,但是我還有一個同伴,能不能找一下她?」安馨絕不會拋棄自己的同伴,希望可以儘快找到宋嘉琪,然後一起出去,還在心裏不停祈禱,希望宋嘉琪不要遭了錢萌萌的毒手。

「可以。」成易連忙點頭答應,對於林可兒的要求,成易從來沒有拒絕過,安馨現在的地位,無異於林可兒,即使是第一次見面。

「謝謝大叔。」安馨極其高興,終於算遇到好人了,可能太開心,而且腦袋還昏昏沉沉的,一不小心踢到了旁邊鬼王的屍體,差點沒摔倒。

「小心。」成易急忙出手,而安馨跌了個滿懷。

少女的芬芳撲面而來,青春的記憶隨即不斷閃過,那一張熟悉而又懷念的臉,再次出現在成易眼中。

安馨沒臉紅,成易的臉卻跟喝了酒一樣,紅彤彤的,有點丟人。

「對不起,大叔,我這腦袋還有點暈,你……怎麼臉紅了?」安馨不解,她摔跤而已,又不是成易摔。

「沒……沒什麼,這地方有點悶,太熱了,透不過氣來。」成易胡亂找了個理由,有點慌不擇路。

「哦,好吧。」單純的安馨不以為然,「這誰的屍體?唉,死在這裏,真可憐。」

「鬼王的。」成易答道。

「他就是鬼王嗎?死在這裏太慘了,裹屍布都沒有,要能把他也帶出去就好了。」安馨有些同情的說道。

林可兒的要求,就算拼了命,也得滿足,安馨就是上天賜給成易的禮物啊!這裏或許真的有太初之井,只是成易看不到,他的心愿,繼續已經實現了。

「小意思。」成易開始施法,然後在鬼王屍體上打進了一道符,從後腦勺融入了進去,鑽進了腦子裏,接着是身體,雙腿,都各打入了一張符。

「起!驅,停!」成易大喝一聲,並成功起屍,而且可以隨意控制,只不過鬼王只能跟殭屍一樣跳着,但這樣將他帶出去就不費吹灰之力了。

也是安馨提醒了他,或許鬼王的屍體,帶出去以後會有大用,留在這裏可惜了。

「大叔,你好厲害,居然還起屍控屍。」安馨不禁伸出了大拇指,縫屍人能會這些,應該是個頂級高手。

「還好,練過一些。」成易謙虛說道。

「我們還是快去找我的同伴吧,希望她別出事。」安馨說道。

成易點了點頭:「可以,走吧…」

這偌大的冥路,找個人可不簡單,要不是長得像林可兒,別說幫她找人了,連安馨成易都懶得理。

可偏偏她就長得像林可兒,所以她提出的任何條件,成易都情不自禁的答應。

全世界都在深情,只有唐浩在想着怎麼當渣男。

或許,這就是命吧!

。 昭武二年(529年),就在結束了對地方割據勢力的剿滅,元冠受忙於整編軍隊、整肅軍紀時,在江淮屯兵數月的陳慶之部抓住東魏防禦空虛的機會,全軍出征北伐。

這個機會,就是上黨王元天穆代表爾朱榮率軍東征刑杲。

三月十一日,偽帝元子攸任命大將軍、上黨王元天穆為主帥,率領大軍討伐山東地區勢力日漸龐大的刑杲叛軍。元天穆以衛將軍費穆為使持節、車騎將軍、假儀同三司、前鋒大都督,率前鋒出發。

之所以元天穆、陳慶之、刑杲三方在去年就已經打算交戰,一直拖到今年的三月,主要的考量就是去年冬天的天氣出人意料的寒冷,即便是江淮,也下起了鵝毛大雪,無法大規模行軍作戰。

還好元冠受速戰速決,在去年十一月之前結束了北方的戰事,否則拖延下去,等到天寒地凍,恐怕也要收兵迴轉了。

當四月間,元天穆率領東征軍主力抵達青州時,陳慶之開始發兵北進。

在關於先進攻山東的刑杲還是南下進攻陳慶之的問題上,大部分東征軍將領的意見都是先進攻刑杲。

主要原因有二,其一,陳慶之所部只有七千人,而刑杲所部號稱二十萬,肯定要先打威脅最大的。其二,青州地界到都到這了…就別折騰大夥向南后再回來了。

於是,陳慶之所部北伐軍,在出征時沒遇到東魏主力的攔截,順利抵達了北伐路上的第一座東魏重要據點——梁國城(後世河南省商丘市)。

鎮守梁國的是濟陰王元暉業和都督邱大千,元暉業是名義上的主帥,真正指揮戰鬥的是邱大千。

邱大千雖然不是什麼當世名將,但在南線征戰多年,腦子還是很清醒的,壽陽、彭城、渦陽三場大戰,對面陳慶之所部白袍軍攻勢之犀利,令邱大千印象非常深刻。

由於陳慶之所部白袍軍,是南梁的王牌部隊,除了人數比不上樑國城的東魏軍,在裝備、士氣、戰力上都遠超東魏軍。

因此,邱大千做了一個非常靠譜的決定,死守。

邱大千決定固守待援,絕不出去送人頭,早在冬天,梁國城內的東魏軍就開始圍繞樑國城構築環形寨堡防禦體系,時至今日,梁國城周圍已經構築了九座堡壘和完整的內線交通壕溝,可以互相支援隨時調度。

每座堡壘邱大千安排了一千守軍,加上樑國城內的六千守軍,共有一萬五千人,兵力是白袍軍的一倍,同時為了嚇唬陳慶之,邱大千放出謠言,梁國城內東魏軍有七萬之眾,是白袍軍的整整十倍。

當然了,戰前誇大兵力數字是常規操作,大家都吹牛的。比如曹孟德在赤壁就能把二十萬吹成八十萬,元冠受出兵長安的時候也把五萬吹成二十萬,邱大千不到五倍的數字其實也還好。

但問題在於,這個數字完全無法和梁國城的地位相匹配,假的有些過於明顯了。東魏野戰兵力的總數也就七萬多,要是全在梁國城,那就該是主動進攻南梁的江淮防線了,怎麼可能縮在龜殼裡出都不敢出來。

對此,陳慶之在梁國城外橫豎睡不著,在自己的軍事詞典里,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裡看出字來,滿本都寫著兩個字是「進攻」!

拂曉,天邊剛剛泛起魚肚白。

北伐軍的軍營中,就飄蕩起了飯菜的香味,引的飢腸轆轆的士卒自覺地起來準備吃飯。

由於南梁糟糕的後勤補給,以及蕭衍壓根就沒打算給這次政治投機兼軍事冒險的行動出多少錢,北伐軍的後勤屬於走到哪搶到哪的狀態,能不能吃飽完全取決於進攻的地方能不能因糧於敵。

邱大千作為宿將,在堅壁清野的方面做得不錯,北伐軍在梁國城周圍沒搶到什麼吃的,這幾天伙食很差,因此,當士卒聞到異於往常的飯菜香氣時,都意識到了,今天是要大規模攻城了。

「斷頭飯嘞,嘖嘖。」

一個在路上投降元顥的原魏軍士卒看著旁邊飯盆里撈出來的肉塊,饞的狠狠咽了口口水,嫉妒的小聲嘀咕著。

而旁邊一位身披白袍的瘦削中年男子,聞言,淡淡地笑了笑。

犯嘀咕的魏軍士卒並不認識陳慶之,睡眼惺忪的他也沒注意到旁邊白袍軍士卒對那位中年男子敬若神明般的眼神。

北伐軍由元顥沿途收攏的魏軍加上南梁陳慶之所部白袍軍組成,白袍軍七千,元顥所部魏軍三千,總兵力堪堪過萬。

但是元顥收攏的這些魏軍,基本是沒什麼戰鬥力的,跟著打打順風仗可以,其他時候只能給白袍軍搖旗吶喊當氛圍組。

白袍軍是南梁的王牌部隊,伙食、裝備等各方面待遇自然是高魏軍一等的。白袍軍實現了百分百的披甲率,四成鐵甲,六成皮甲,這是非常可怕的披甲率,在北方,只有元冠受和爾朱榮的嫡系野戰部隊才有這種甲胄裝備水平。

同時,白袍軍擁有大量的馬匹,和小規模成建制的具裝甲騎。嗯,這些高大健壯的涼馬,都是元冠受的出口貿易主力產品,白袍軍的具裝甲騎,就在江淮戰場上的渦陽,讓酈道元吃到了很大的苦頭,魏軍數十年來第一次在野外純騎兵對戰上大敗虧輸。

經過充分睡眠,補充了肉食、飯糰、醬菜、甜湯以後的白袍軍,作戰狀態漸漸來到了巔峰,士卒照例進行了短暫的晨間操練,在各級軍官的約束下,列隊開始向梁國城的方向移動。

殺聲震天,上來就全力奔跑猛攻是不存在的,白袍軍的各支隊伍從營盤中湧出,匯聚,形成了大致整齊的方陣,以步行的速度攜帶攻城器械前往預定的進攻發起區域。

距離東魏軍營壘大概三里遠的距離,七千白袍軍停下了腳步。

倒春寒尚未過去,在凜冽的寒風下,以白色為主色調的白袍軍,彷彿是一團充滿寒意的冰雲,即將籠罩摧垮梁國城。

陳慶之白袍銀甲,騎在馬上,慢慢地從方陣前走過,巡閱著軍隊。

他的身材稱不上健壯,只是普通中年男人的樣子,還有些偏瘦,更像是一個文弱書生,而非將軍。

他的騎術也完全稱不上精湛,騎著馬匹行軍倒還可以,但上馬接戰恐怕連最普通的士卒都比不過。至於射術,元冠受是能開強弓可射不準,陳慶之是開普通的騎弓都很費勁,射出去的箭,勁力甚至穿不透札靶。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射不穿札,馬非所便」,看起來像文臣多於像武將的中年男人,卻統帥著天底下最擅長進攻的部隊,士卒敬之若神明。

看著壁壘森嚴,壕溝、寨堡、拒馬、城池完整的梁國城防禦體系,陳慶之心裡默念。

「邱大千,今天本將給你上一課,讓你知道,在撕破一切的進攻面前,任何防禦都是無效的。」 魏治洵拉著柏輕音的手:「不管是狩獵還是釣魚,咱們靜靜坐著就是了。」

靜靜等著,這畜生總會現身。

「不過這件事情皇后還要回去主持大局。」

柏輕音挑眉,完全沒想到自己還要回去主持大局。

「那你呢?」

「我在暗處配合你,畢竟沒了我,趙月才會肆無忌憚的行動。」只是趙月目前隱藏在誰的身後還尚未可知。

「好啊,且先看看吧。」

另一邊,狩獵的隊伍已經按照魏治洵的計劃發現了魏治洵和柏輕音失蹤的事情。

外面已經慌亂成一團。

「你們說什麼,陛下失蹤了?!」定王震驚到手裡的杯盞都摔了,臉色更是大變。

「是的,所以可能會遇到什麼刺客,定王殿下請不要離開帳篷。」

「好,本王會配合你們的,你們也要儘快找出皇上。」

定王掩飾住臉上的野心與得意,心裡巴不得皇帝這輩子都找不到。

「定王放心。」侍衛從營帳里出去,他前腳剛出去,後腳趙月就走了進來。

趙月依舊帶著那張面具,臉色看起來很是正常:「發生了什麼?我看外面幾乎全部戒嚴了?」

「皇帝失蹤了。」說完,他靠近趙月,「你不覺得這是個好機會嗎?」

定王眼裡的野心勃勃毫不掩飾。

趙月看他那個樣子,忍不住露出鄙夷。

真沒見過這麼蠢的人,想都知道,皇帝消失肯定不會是簡單的事情。

「你老實點,不管你心裡怎麼想的,面上都得裝的老實點,明白了嗎?

至於剩下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不管對方是真的遇害了,還是故布疑陣,她都已經做好了扶持這個蠢貨上位的準備。

「你想多了吧,現在又沒能威脅到皇兄的人,他幹嘛要故布疑陣?」

趙月抿唇不語,別說,這個蠢貨說的還真有幾分道理。

而且在狩獵的時候失蹤,這不是故意給人鑽空子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