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大的力氣!」隊友們驚訝地道,同時手裡也紛紛拿出了武器。

2021 年 1 月 2 日

「不要激怒他,我和他談談。」爺爺攔住了隊友們手中的槍,高舉著雙手向那人走去。口中說道:「兄弟。別害怕,是我救的你。我想我們不是敵人,你能聽懂我說的話嗎?」爺爺用英語問道。

那人沒有理會,爺爺自言自語道:「看來我是對牛彈琴呀。」

「當然聽得懂!對你彈琴還差不多!」那人用一口流利的漢語回答道。

「哦?」爺爺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是那人在罵他,不過他心裡還是憋不住要笑出來。這人顯得獃頭獃腦的,似乎腦子不太靈光。不過既然這人能說漢語。那麼就比較好交流了。於是爺爺又問他:「剛才我救你的時候,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你會傷得那麼厲害?」

那人的臉上現出了狂暴的神色,他大聲地吼道:「我要殺了那東西!」

「那東西?」爺爺吃了一驚,他聽出來,那人指的所謂東西。一定擁有一種很特別的力量。

因為,能夠打敗這個強悍的人,一定需要有比他更強大的力量,但什麼生物能具有如此大的力量呢?

還在爺爺沉思的時候,答案自己揭曉了,人們突然聽到了一種強烈的嘯聲,那嘯聲令人不寒而慄,聲音發自天上!

所有人都同時抬起頭,天上一個巨大的黑影已經遮天蔽日地撲了下來。那是一隻巨大的鷹!

爺爺第一個反映了過來,他猛地掏出手槍,對著那巨大的鷹頭,連續射擊。巨鷹被嚇了一跳,猛地向上飛去。轉眼在天空中化作一個黑點。

同伴們這時候也反應過來,都將槍舉起來,警惕地對著天空。爺爺的射擊只是讓巨鷹吃了一驚,它一會便反映了過來,再一次撲了下來,這一次撲擊的速度更快更猛!

巨鷹還在離地面十多米的時候,便震動雙翅,激起了一股沙塵,就在幾個人都被沙塵弄得睜不開眼睛的時候,巨鷹已經呼嘯而下。

「咔!咔!」幾聲清脆的斷裂聲自同伴們的身上響起,隨後便是幾聲慘叫。巨鷹的爪子一下子便將同伴們的身體抓碎,幾個支離破碎的肢體如破棉絮一般軟軟地被拋在地上。

巨鷹盤旋著飛上了空中,轉了幾轉之後,再一次撲下。這裡地勢十分開闊,根本沒有什麼隱蔽物,爺爺從地下撿起一隻自動步槍,心中暗自祈禱著上帝保佑,然後迎著巨鷹猛地開起火來。

子彈打在巨鷹身上,沒起到多大的作用,反倒是更加激怒了它,它猛地撲向爺爺,在距離他身邊四五米的地方,用一雙巨翅狠狠地揮下,想要將爺爺攔腰截斷。

「完了!」爺爺的心中暗嘆。

就在慘烈的一幕即將出現的時候,一股強烈的勁風突然自身後刮過,接著便是一聲沉沉的悶響。

巨鷹慘叫一聲,盤旋著飛上了高空。爺爺愕然地扭過頭,當時嚇得差點沒喊出來,一隻巨大的野獸站在他的身邊,人形的軀體,碩大的狼一般的頭顱,難道是傳說中的狼人?

「放心,我已經恢復力量了,有我在,它傷害不了你!」一句依稀可辨的漢語自那狼人的口中傳出。天!這居然就是剛才那個人,自己原來救了一個狼人!爺爺驚愕地望著身邊的怪物,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那隻巨鷹顯然知道自己討不到什麼好處,盤旋了幾圈后飛走了。

狼人低吼了一聲,身體又漸漸地恢復了人形。之後,他對著爺爺伸出了一隻手。道:「你搭救了我,今後我會守在你的身邊,時刻保護你,以此作為對你的報答。」

那狼人便是丁叔,自那以後,丁叔便一直保護著爺爺,成為了爺爺最得力的助手,幫助他化解了很多危險。

聽完了關於丁叔的那個故事,已經不由得秦浪不信。世界上真的還存在一些特殊類別的高級生物,但丁叔為什麼要去埃及,他要去尋找什麼?他又是如何激怒了那隻襲擊他的巨鷹呢?秦浪帶著滿腹的疑惑,向丁惲提出了這一連串問題。

「整件事情說起來不是那麼容易,這樣吧,我就從我們狼人講起。由於傳說的誤導,在世俗人眼中,狼人。始終是一隻比較神秘的物種,他們晝伏夜行。性格殘暴,對人而言遭遇到狼人簡直就是一個噩夢。但其實,這世界上很多關於狼人的傳說都是錯誤的,其中狼人是由人變化而成的這種傳聞也是十分不準確。」

「狼人不是由人變成的嗎?」秦浪禁不住插嘴問了一句。

「確切地說,狼人是擁有繁殖能力的,狼人的繁衍。並非像傳說中說得那樣,被狼人咬過之後,就會成為狼人,其實被狼人咬過之後的人,根本不會成為狼人。而只能成為死人。很多人並不知道,我們狼人的唾液中有極強的毒性,一旦沾染上人的血液,就會很快破壞人體細胞組織,導致被咬者迅速的死亡。但實際上,從來沒有狼人真的主動襲擊過人類,那些傳說,都不過是道聽途說罷了。」

「狼人很多嗎?為什麼你這麼確定他們沒有襲擊過人類?」

「不算太多,但應該說,這個世界上狼人的血脈始終在穩定的延續,我的族人從來沒有襲擊過人類,這是因為,我們狼人肩負著神聖的使命,這種使命是我們狼人一族存在的根本,我們不是為了自己而生存,而是為了履行對我們的真神的承諾,而我們狼人的真神,就是古埃及傳說中的安努比斯神!」

「安努比斯?就是古埃及傳說中的那個有著山犬頭的陵墓守護神?」

「不錯,正是他!」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歐洲傳說中的狼人,居然和古埃及的神有關係,說出去可能所有人都不會相信!」秦浪搖著頭說道。

「當然,沒有人會相信,因為沒有多少人能夠有機會和狼人接觸,也很少有人能了解我們。那些已經深入人心的所謂傳說,不過都是一些妄自尊大的作家們的臆想罷了。但不管人們相不相信,安努比斯確實就是我們的真神,而且,老一輩的狼人們都說,我們的靈魂於陵墓深處,在那裡,我們能夠找到無與倫比的力量,我也是因為想要變得更加強大,才騙過朋友們,自己偷偷地來到了法老陵墓中,卻沒有想到我無意中觸動了一處機關,放出了被神禁錮著的一個可怕的妖魔的靈魂,說起來,這整件事的亂源,還與我有著莫大的關係。」

說完這話,丁叔低下頭去,看得出來,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

「那也不能怪你的,丁叔,這一切都是不可阻止的,老話說得好,冥冥之中、自有定數。」唐靈在一旁安慰著丁叔。

秦浪也難以抑制心裡的驚訝,自從來到上海,他經歷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首先是爺爺的日記和那塊神秘的小牌子,接著是那個神秘的夢,然後又是莫名其妙地遇到了一個從來沒有見過的狼人,現在還在聽他講一些從沒有聽說過的事情,這一切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種折磨。

「董事長,你在想什麼?」唐靈的聲音打斷了秦浪的思路。

「哦,我有點走神了。」秦浪連忙道。

「也許是一時間難以接受吧!」唐靈笑道,接著她神色一整,用嚴肅的語氣問秦浪:「董事長,您既然已經決心要加入到這個研究中,以後就要限制自己的行動了,您要盡量保持和外界的距離。因為我們本身就是一個神秘的組織,不應該和外界有太多的聯繫。」

秦浪臉上充滿無奈:「難道今後連我的人身自由也要被限制了嗎?」

「也可以這麼說!」

「好,那我要問一下,我們到底在研究什麼?現在的進度如何?」

唐靈和奇博士對望了一眼,奇博士開口道:「由我來解釋吧,其實整件事情也很簡單。那塊神秘的小牌子、和諾弗雷托托在一起的那第四具木乃伊、狼人、古埃及神話,這些事情串在一起,就是董事長要找的東西,一種神秘的異世界力量,那種我們人類世界以外的力量。找到這種力量,也許能夠幫助我們揭開許多問題的疑點。現在我們已經基本掌握了第四具木乃伊的大致行蹤,也掌握了一些秘密,但現在,對那塊小牌子的研究陷入中斷。因為,那塊小牌子已經不見了好久,我們一直沒有找到它。」

「那個東西?它本來在我這裡的。」

「在你那裡!」幾個人幾乎異口同聲地喊道。

「是呀,確實在我這裡,不過現在它已經不在了,我不知道把它丟到哪兒了,而且,我昨天還遇到一樁奇遇。」說完。秦浪將昨晚遇到的怪事講了出來。

「靈?那是什麼東西,老丁。你聽說過嗎?」奇博士困惑地望著丁叔。

「這個……,我也是聽說過一點點而已,據說靈這種東西,是由純能量體形成的,具有高度的智慧,而且。它們的身體本身就是能量,強大的靈甚至可以直接突破地球引力的束縛,在宇宙空間自由來去。不過那些都只是以前的傳說,現在沒有聽說過靈出現的有關消息。」

「靈為什麼要找你?它管你要小牌子幹嗎?」奇博士對秦浪問道。

「據那隻靈說,那塊小牌子是它們的聖靈之牌。是一種聖物,當然,到現在我也沒搞清楚這到底是不是一個夢,因為,這幾天的遭遇已經讓我快神經失常了。」

「別聽它們鬼扯,那東西是我們的,我們要用來做研究之用。從明天起,我們就到你去過的地方找,一直到找到它為止。」

「沒準已經掉到黃浦江里了,那麼小一塊牌子,怎麼找呀!」秦浪氣餒地道。

「找不到也要找,因為那是我們研究下去的唯一線索!」奇博士大聲地喊道。眾人都驚訝地望著他,對他的反應感到詫異。

「看樣子大家都很累了,我們散會休息吧。」唐靈看到奇博士的情緒十分激動,便提議道。

奇博士身子深深地靠到了椅子里,嘆了口氣,道:「那就散會吧,我們這個科研項目已經停滯了太久了,真感覺到對不起已經故去的風董事長呀。」說完,閉上眼睛不再說話了。

聽他提到爺爺,秦浪的鼻子也是一酸,他坐在那裡想了想,道:「好,我們明天就去找,一定要找到那塊牌子。」說完便站起身,對奇博士和丁叔點了點頭,跟著唐靈走了出去。

出了房間的門,唐靈帶著秦浪向另外一個方向走去,秦浪連忙跟上去問:「我們不上去嗎?」

「當然不,我們就住在這裡!」

「住在這裡?」秦浪大聲地喊道,身邊一些員工驚訝地望著他。

唐靈見他這個樣子,連忙笑著道:「不要擔心,我的董事長大人,這裡的居住環境,絕對要比那些酒店還要好!」見秦浪一付懷疑的樣子。

她笑了笑道:「我已經在生活了很久了,來,我們看誰跑得快吧!」說完她轉過身,在走廊里跑了起來,秦浪連忙在後面跟上。

那一頭柔順的長發在秦浪的眼前擺動,她的身姿健美而嫵媚,隧道在奔跑中不斷地變化、拉伸,兩人的腳步聲傳向了遠方。唐靈的活潑感染了秦浪,他也忘記了剛才的鬱悶,跟著她一直向前跑去,隧道很長很長,跑到盡頭的時候,秦浪已經累得氣喘吁吁。

「看不出來,你的體力居然這麼好。」

「當然了,我經常跑到這裡來玩,因為保密的原因,我們很少有機會到上面去,連外面的陽光。也很少有機會看到,每當我心裡很壓抑的時候,我就在這裡跑,跑上一個來回,心裡感覺就好多了。」

秦浪用同情的眼神望著她:「難怪你皮膚這麼白,敢情是這個原因!」

「是啊。因為最近我們研究的都是很重要的技術,為了防止泄密,才這麼規定的。」

唐靈走到一個突出來的平台前,按了一下一個小按鈕,一個電梯門打開了,兩人走了進去,電梯自動向下降去。

「你們在研究什麼技術?」秦浪好奇地問道。

唐靈搖搖頭道:「這個跟zf有關,是屬於機密的,沒有批准不能說!」

「我不是董事長嗎?」

「那也要有人批准才行。」

「那我這董事長就是掛牌的嘍?」秦浪笑道。

「才不是。等這個項目完成了,我們就要去做爺爺交待的事情,到時候就可以天南海北到處跑了,我當然還是要聽你的。」唐靈顯出很期待的樣子,看得出來,她在這裡也是憋壞了。

「什麼都聽我的?你好乖啊,但不怕吃虧嗎?」秦浪眼神壞壞地笑著。

「你!哼,不理你了!」唐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扭過頭去不再說話。

秦浪連忙岔開話題道:「這裡怎麼這麼大?我們公司幾乎都建在地下嗎?」

「是呀,我們的公司基本都在地下。上面的部分只是入口,整個公司深入到地下三百多米呢!」唐靈認真地答道,顯然她並沒有真生秦浪的氣。

「三百多米,那我們不是浸泡在地下水中?」

「哪裡有呀,公司的建設經過了謹慎的選址,這裡的地下很穩固的。」

「我們住在哪裡?」

「地下最底層。三百米深處。」

「什麼?」秦浪訝然道:「不會讓我今後也呆在那裡吧!」

「當然,不過沒關係,我會陪著你,我們住得很近。」唐靈道。

「好了,既然有美女做伴。我就先將就著住吧,不過晚上無聊我可要過來找你。」

「想的美,我們的門都是用指紋和語音識別的,你休想進來。」

秦浪嘆了一口氣,不再說話,這裡給他的感覺從任何角度講都像一座監獄。

電梯到了最底層,梯門打開,唐靈引著他走了進去。她沒有騙人,這裡的環境真的比大多數酒店還要好得多。走出電梯口,展現在秦浪眼前的是一個差不多有數千平方米的大廳,大廳足有幾十米高,頂棚有一個巨大的吸頂燈一樣的東西,正發出灼熱的光線,光線曬在身上,感覺像沐浴在陽光中一樣。大廳的左側,是一大片鋪著銀白色細沙的柔軟沙灘,一座座展開的色彩繽紛的遮陽傘錯落有致地分佈在沙灘上,一排排躺椅擺放在遮陽傘下,很多人在悠閑地曬著「太陽」,在大廳的右側,是一座巨大的假山瀑布,瀑布的水流入下面一個上千米見方的人工湖,而後沿著一條小河槽流出,人工河蜿蜒曲折,像一條絲帶,盤繞在整個大廳中。

「天!這要花多少錢?有這些錢,我們可以在地面上蓋幾百個這樣的海灘公園了!」

唐靈笑道:「哪裡有你想得那麼奢侈,這裡本來就是一個巨大的地坑,我們只是合理地利用罷了,這裡唯一值錢的東西,就是頂上那個人造太陽,還有這些買來的細沙子,其他的都是工作人員們利用空餘時間,一點點造出來的,怎麼樣,有什麼感想?」

秦浪擺出一副驚嘆不已的樣子道:「人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生物呀!」

她噗哧一聲笑了出來:「你少貧嘴了,不過這裡還是比不上外面,如果時間久了,還是會覺得很壓抑,要不是敵人很厲害,我們才不會想這麼個辦法把自己關起來。」

聽唐靈總說敵人敵人的,秦浪不禁好奇地問:「我們面對的到底是什麼樣的敵人?」

唐靈的臉色變得沉重,似乎對敵人的可怕還心有餘悸:「由於我們的項目走在世界的最前端,很多勢力都對此垂涎欲滴,不過這些還不是我們最頭疼的,最頭疼的敵人目前我們還沒有弄清楚他們的身份,但我們都認為那股力量和當年襲擊丁叔的那隻神鷹有一定的聯繫。」

「這麼說,連當年襲擊丁叔的那隻巨大神鷹也來到這裡了?」

唐靈道:「神鷹倒是沒來這裡。那是埃及法老的守護神,它只會活動在法老陵墓周圍,但來的也都是一些奇怪的生物,他們上天入地無所不能,而且力量強大,不是我們普通人能夠抵禦的。我們選擇深入地下就是這個原因,畢竟在地下只需要面對一條通道,比在外面好防禦得多。」

秦浪不禁奇道:「聽你說我們的項目是跟國家合作的,難道不能讓國家有關方面加強戒備嗎?」

唐靈搖搖頭道:「事情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的,我們面對的敵人有時候甚至是看不見、摸不著的,一般的士兵根本無法和他們對抗,和他們對抗的,都是一些有著強大力量的合成人或異能生物,我們叫他們異能戰士。像這樣的人,國家本身也很少,還要分出精力來保護其他重要目標,所以我們的防備主要還是依靠自己的力量。」

「異能戰士?聽起來像科幻大片里的劇情呀,是不是就像丁叔那樣的人,這種人我們這裡多嗎?」

「也不多,原來能有三十多人,現在和敵人幾番交手。犧牲了好多,現在能剩下不到二十個。這就是我們所能依靠的全部力量。好了,我們到了。這裡就是我們的居住區,離地面三百米的地下王國!」話音剛落,唐靈伸手推開了眼前一扇煙色的玻璃大門。

秦浪跟著唐靈走了進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個令他驚嘆的地下世界。

如果說剛才的地下沙灘充滿了大自然的和諧氣氛。那麼進入這扇大門后看到的東西,則充滿了未來色彩。進門后,首先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平台,平台再往裡,是一個更加開闊的圓柱形空間。直徑大約有近百米,這個圓柱形空間的牆壁上開滿了大大小小的房間,垂直距離每隔五米左右,就圍著一圈發光欄杆,往下望去,一層層欄杆就像一道道閃亮的光環,把整個地下城映照得金碧輝煌。

「剛才的人造沙灘位於地面以下百多米處,從這裡往下,是深達二百米的地下城,地下城直徑九十米,共分四十二層,裡面有一千四百七十個房間,居住著數千名公司的研究人員和相關工作人員;在人造沙灘的另一個方向,還有一個大門通向的是工作區,工作區的大小也和這裡差不多,當年為了找到一個合適的地址,可是費了爺爺好大的力氣,估計這樣的地下城全世界可能也就獨此一家。怎麼樣,我們的創造能力還是不錯的吧!」唐靈自豪地道。

秦浪已經完全被這宏偉的地下建築所吸引,由衷地發出了一聲感嘆。唐靈沿著欄杆向遠處走去,秦浪緊緊地跟在她的身後。兩人一直走到一部電梯跟前,乘著電梯一直下到了最底層,顯然在這地下城裡身份越高居住的房間便越深入地下,秦浪不明白為什麼要這麼設計,到了底下他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個地下城,越往下其防禦設施越完備,這樣設計,顯然是為了安全上的需要。

從最底層向上望去,隱隱約約能夠看到,上面似乎有一層層的薄薄的金屬網,那應該是為了防止敵人直接攻入下面的要人居住地而設,從三十層往下,都是一些荷槍實彈的巡邏士兵,但在第四十一、四十二兩層,卻沒有士兵巡邏,而且第四十一和四十二層的房間從外觀上看也與其他房間不同,每一個房間都顯得十分寬闊,門面上的裝飾也非常特別,上面都雕著龍虎的形狀,和秦浪原來看到的那塊小牌子上的圖像非常相似。

唐靈帶著秦浪走到了一個標著4203號門牌的房門前,對我道:「董事長,這就是您的房間了,四十二層一共只有四個房間,其中4201號是爺爺原來住過的,一直沒有人再用,4202號房間是爺爺留給一個神秘人物的,但那個人至今從來沒有來過,4203就是給您的留的了。」

秦浪點點頭道:「那麼你就住在4204嘍,看來我們真得住得很近,那奇博士和丁叔不在這一層嗎?」

唐靈笑道:「我是在第四十一層,不過離你這裡很近,4204現在被用於存放公司里最保密的東西。奇博士和丁叔他們都是住在第四十一層。其他的異能戰士也是住在那裡。」

「哦,原來你住在第四十一層呀,那麼第四十二層就只有我一個人嗎?」秦浪心裡一陣發慌,看來以後要自己一個人呆在這深入地下三百多米的四十二層里了,這麼長時間呆在這不見天日的地方,簡直比睡在地宮裡的秦始皇還要可憐。真是見鬼!

「當然了,這裡是其他人的禁區,平時我們都是不被允許到這裡來的,因為這裡隱藏著我們公司最大的秘密!」說完,唐靈拉著他的手道:「來,我帶你進去看看,裡面裝飾得好漂亮呢!」

這個小妮子,為人還真是熱情,秦浪剛剛這麼想。唐靈卻把我的手放在了一個半球形的凸起上,一道紅色的光自指間閃過,把我嚇了一跳。

「這是幹嗎?」我喊道,同時將手迅速地縮了回去。

「別怕,這是指紋鎖,這個房間我是開不了的,只有你才能打得開。」唐靈輕聲地道。

秦浪奇道:「你是怎麼弄到我的指紋的?」

唐靈笑了笑道:「其實這房間爺爺一早就給你準備好了,他時常說希望你能來看看他。只不過你始終沒有來過這裡。」

秦浪聞言十分黯然,但旋即打起精神。岔開話題道:「哦,就象武俠小說中某個幫派種神秘的禁地嗎?這裡倒是真有趣呀。」

「有趣?時間長了你就不會說有趣了,來,進來看看。」唐靈說著,把還在外面發獃的秦浪拽進了門裡。

秦浪的住處非常的大,有兩間客廳。兩個卧室,一個書房,二個衛生間,其他的健身房、撞球室、休息間一應俱全,還有兩個能夠容納數十人的會議室。奢侈用在這裡可是一點不算過分了。這裡面的每個房間,都有像空間站那樣的密封門,據唐靈說,那是為了遇到危急事件時,能夠迅速切斷事故區域,看來這裡還是不算安全,秦浪心裡湧起了十二分想回到地面上的願望。

簡單地向秦浪講解了一些功能區域專用設備的用法,唐靈便借口有事,離開秦浪上了四十一層,留下他跟囚犯一樣,獃獃地坐在屋子裡。

「媽的,這不就是一個地老鼠穴嗎,我來這裡幹嗎來了?」秦浪怒道。

強迫自己靜下心來,秦浪靜靜地回顧這最近兩天的一連串怪事,由於心存戒備,那塊小牌子的事情他並沒有說實話,因為他總覺得這個地方有一些怪異,說不出來哪裡有問題,但就是心裡非常不舒服。越想心裡越亂,秦浪乾脆爬了起來,離開自己的房間,來到了4201號房的門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