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夢之主是哪位神明啊,我在教會裏供過職,翻閱典籍時沒看到關於這位的描述啊。」

2021 年 10 月 27 日

「沒看明白【外鄉人】是怎麼解鎖的位格,他好像是全程嘴炮通關的吧。」

「等等,【外鄉人】難道成為了魔法師?盲猜外鄉人職業是魔法師。」

「樓上過於zz,明顯職業是密教徒啊,都有信仰陣營了。」 之後三天秦維傑和湯姆兩人返回了倫敦的福利莊園,畢竟呆在福利城堡兩人都有點放不開。

三天時間學霸湯姆幫秦維傑補課,兩人一起研究魔法,抽時間還去了對角巷,秦維傑還帶著湯姆去古靈閣的地下看了看自己的老鄉火球龍,日子過得還算充實。

湯姆也跟秦維傑通了下氣,說了一下自己的對圖森的懷疑,兩人可謂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兩人同時懷疑圖森就是當天襲擊湯姆的人,但卻沒有證據,秦維傑想過直接讓老福利把圖森抓了,拉回來嚴刑拷打一番,看看這傢伙背後有沒有什麼有用的線索。

但秦維傑轉念一想,綁了他估計也沒用,以圖森拙劣的演技來看,這傢伙也翻不起什麼大風浪來,幕後黑手神經病啊雇傭這麼個二貨。

跟之前幾次襲擊對照來看,湯姆的這次襲擊的逼格就有點low了,在黑湖邊上襲擊湯姆,能瞬間將湯姆擊暈卻沒能一招殺了湯姆,作為一個殺手不是應該一擊斃命嗎?

之後有能力反殺了兩個人卻沒有殺湯姆,這更可疑;還有你丫能頂著兩個人的魔法反殺他們,那剛從水裡出來的人魚阻止你,你多少放個魔法滅個口啊。

作為殺手有沒有點排面啊!?襲擊不殺目標人物,殺保安嗎?那保安可就太難做了!

所以這次襲擊大概率是有別的意圖,秦維傑此時多少有了些許猜測,但他著實不願意把人心想的那麼黑暗,還是決定到學校之後找找線索,再決定對圖森這傢伙的處理。

湯姆比秦維傑先回學校一天,一來錯開返回學校降低風險,二來作為一個煙霧彈,坐實湯姆的身份。

畢竟有著『赤膽忠心咒』保護,現在所有人都以為湯姆是福利家族繼承人呢。

湯姆剛走不久,便有人來拜訪福利莊園。

位於倫敦的福利莊園現在已經基本屬於秦維傑了,一般人沒事也不會來福利莊園,能來到這裡的都是跟秦維傑有關係的。

這不來莊園的人秦維傑還是有印象的,正是自己的姨母,凱蒂·賽爾溫夫人。

凱蒂姨母原本也是姓福利的,她的父親是老侯爵的親弟弟,按輩分秦維傑還要叫凱蒂姨母的父親一聲二姥爺呢。

二姥爺常年在美利堅,小時候的凱蒂姨母一直寄養在老侯爵膝下,老侯爵雖然膝下有三子兩女,但也極為疼愛凱蒂,幾乎把凱蒂當成了自己的女兒。

秦維傑的老媽黛安娜是老侯爵的最小的女兒,年紀比凱蒂姨母大不了多少,幼時兩人關係最為親密。

之後福利家出了問題,十年時間直系血脈除了老福利侯爵以外無一倖免的死於非命,老侯爵膝下再無兒女,這位凱蒂姨母便幾乎成了老侯爵的女兒,時常陪伴老侯爵。

這次凱蒂姨母來福利莊園也是因為聽說了秦維傑再次遇襲,出於關心才來拜訪的。

在秦維傑看來凱蒂姨母人很不錯,很溫柔,很有教養,一看就是大家閨秀,而且還很疼愛秦維傑。

這次拜訪凱蒂姨母給秦維傑帶來了不少稀奇古怪的禮物,多是一些小孩子喜歡的魔法玩具,但秦維傑對此卻不怎麼感冒。

讓秦維傑感興趣的是凱蒂姨母帶來的一些療傷魔葯。

因為秦維傑總是遇到這種稀奇古怪的襲擊,凱蒂姨母便特意準備了一些療傷保命的魔葯與草藥,並且給了秦維傑一個空間不小的『伸縮帶』,並叮囑秦維傑時刻把這些魔葯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

姨母也並未逗留太久,坐了一下午的時間就離開了,臨走還不忘叮囑秦維傑好好學習。

看著姨母離開秦維傑笑了笑,心中腹誹:「看來只要不提老爹,姨母還是很正常的!」

此時他又想到了第一次見到姨母時因為提起父親姨母失態的表現。

想到此處,秦維傑微微皺眉,萊斯特的言論好像和姨母之前的話不謀而合,他們之間有什麼必然的聯繫嗎?還是只是巧合呢?

……

三天後,秦維傑終於回到了霍格沃茨,由於是中午回來的,所以錯過了周四上午鄧布利多教授的變形課,這讓秦維傑有些懊惱。

然而真正讓他心煩的是,下午兩節連上的魔法理論,那可是萊斯特的課程啊!秦維傑現在想想就想哭。

「麻蛋啊,這段時間不上課連是周幾都忘記了,早知道今天是周四我就再在福利莊園里待兩天了!造孽啊!!也不知道今天會被扣多少分,想必萊斯特會因為三天前的事記仇吧,哎……」

秦維傑此時已經做好了被萊斯特扣二三十分的準備了。

秦維傑生無可戀的抱著書走進教室,因為是萊斯特的課,為了不被抓住把柄秦維杰特意早到了二十分鐘。

空蕩蕩的教室中空無一人,秦維傑找了一個角落的座位做了下來,並且幫伊蓮娜也佔了個坐。

五分鐘后,魔法理論課教室中迎來了除秦維傑以外的第一個人。

秦維傑一抬頭,一臉詫異的看著來人。

來的人並不是學生,而是一位年紀不大的女士,看起來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反正看起來不到三十歲。

整個人顯得極為精幹,高挑的身材,得體的衣著,挺拔的身姿,就連走路都有一種雷厲風行一絲不苟的氣質。

「哦,孩子,你來的挺早啊!」這位女士瞥了眼秦維傑說道。

秦維傑打量了一下這位女士,總覺得她有些眼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按說秦維傑接觸的外國人並不多,算上九歲離開道觀到現在,認識的人也不會太多,檢索了一下記憶,秦維傑確定以前並未見過這位女士,但就是覺得她眼神。

「米勒娃·麥格,你可以叫我麥格老師或者麥格夫人,我是你們的新魔法理論課老師!」

秦維傑發誓,這是他在霍格沃茨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魔法理論課的老師換人了,這種事秦維傑也就只敢在夢裡想想。

等等,她說她叫米勒娃·麥格?麥格?怎麼聽著這麼熟悉呢?

秦維傑在心中思索,隨後他臉色微變,臉上漏出了驚喜的神色:「麥格教授!?」

「我還不是教授,你可以叫我麥格夫人或者麥格老師!你看起好像認識我?」麥格教授沉著臉問道。

「不,不認識,我今天是第一次見到您!我叫維傑·秦,您叫我維傑就好了。」秦維傑說著,再次問道:「對了,為什麼我一直沒有在學校見過您呢?」

麥格教授看著此時也沒有學生,索性跟秦維傑聊了起來:「你不認識我很正常,高年級的學生倒都是很熟悉我!我跟學校請了三個月的病假,暑假的時候……恩,我研究魔法出了點意外。」

「原來如此。那您現在是恢復了嗎?您說您是我們的新魔法理論課老師,那萊斯特教授呢?他不帶我們的魔法理論課了嗎?」秦維傑開口問道,此時他最關心的就是能不能徹底擺脫萊斯特的針對。

麥格教授有點為難,隨後才微微皺眉道:「我已經恢復了,本周起就能來上課了!至於格雷斯·萊斯特教授,他……他請假了,短時間應該不能給你們上課了,他的魔咒課也交給我了,我暫時幫他代管拉文克勞學院的學生,你們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找我。」

哇哈哈哈哈哈哈!!!!!

蒼天啊!大地啊!神仙姐姐顯靈啦!!感謝老天爺,感謝耶穌,感謝主,感謝九天玄女,感謝玉皇大帝,王母娘娘萊斯特終於特么的滾蛋了!!

秦維傑此時的內心活動極為強烈,要不是礙於麥格教授還看著他呢,他都能直接蹦起三米高,然後寫橫幅,放鞭炮,熱烈慶祝萊斯特滾蛋。

麥格教授此時也一臉疑惑的看著這個有些神經質的學生,明明能看出來這個學生此時十分激動,但卻非要裝作毫無波動的樣子。

孩子啊,你這樣裝逼真的會憋出病來的!

麥格教授不再與秦維傑閑聊,而是回到了講台前,整理上課所需的教具,秦維傑也不再打擾,心中竊喜的嚮往著萊斯特滾蛋后的美好生活。

學生們陸續來了,教室也變得亂鬨哄了。

秦維傑隨意的撇著教室門口,正在此時伊蓮娜來了。

此時的伊蓮娜臉色很不好看,秦維傑再往她旁邊一看,他瞬間就了解伊蓮娜臉色不好看的原因了。

伊蓮娜走在前面,話癆約翰森跟在她的身後,滔滔不絕的跟伊蓮娜炫耀自己的新靴子。

「……這可是新款,牛皮硬底,還附魔了漂浮咒,走路非常省力,就像是在飄一樣……」

伊蓮娜對此明顯十分討厭,但不管她用多惡毒,多厭惡的言語去拒絕約翰森,約翰森這個話癆都不在意,大有一種,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戀的舔狗精神。

「伊蓮娜,我幫你佔好位置了!」秦維傑招呼了一聲,伊蓮娜臉上一喜,趕忙跑向秦維傑。

獨留約翰森一人在風中凌亂。 等到萱雨領著危星月隨後趕來的時候,場面早已經達到了臨界點,再不給空氣降溫的話,恐怕所有的人都將會被燜死。

萱雨急忙運功調息,將她的開天補地蓮花功發揮到了極致,天空中頓時是烏雲滾滾,電閃雷鳴了起來。由於光線的作用,萱雨在空中作法的身影,使得人們的肉眼都能夠清晰可見。

「天神下凡啦!救苦救難的天神,終於來拯救我們啦!」人們全都虔誠地舉起了雙手,發自肺腑地呼喊著。

隨即,鋪天蓋地的暴雨,很快就澆滅了四處熊熊燃燒的大火,同時也使得空氣濕潤,溫度降低了下來。

原本以為,一場暴雨能夠將這個亂鬨哄的場面,給平息一下。然而,令人們失望的卻是,那些地心煉獄教徒們,似乎並不在乎雨水。雖然它們渾身冒著熱氣,可是依舊噴射著烈焰,兇狠地與天勇星人的巨鬣狼特戰隊,以及駭鳥空天軍捉對廝殺著。

人們全都待在一個個由五行迷魂陣,當作是臨時避難所里,觀看著這場廝殺。除了偶爾有天勇星人空天軍血灑長空,或者是巨鬣狼特戰隊員血染大地之外,其他的隊員們,依舊頑強地在戰鬥著。

當然,真正具有殺傷力的,還是由萱雨,若茗,李長庚,靈曦兒以及危星月這幾位擁有法力的大神。在他們幾個人當中,大部分能夠吸引人們眼球的,是那超強的戰鬥力。

唯有危星月所吸引人們的,卻是她的穿著,她向來以穿得少和緊身,以及透明而著稱。以至於,她的打鬥動作,簡直可以用令人心潮澎湃來形容。

怎麼看,她都不像是在戰鬥,倒是像在表演一般,而且還打著打著,在一片混亂之中,逐漸消失不見了。這讓那些看熱鬧的天勇星男人們,著急得無所適從,在他們的空虛無聊之際,卻將一股無名的怒火,強加在了若茗的身上。

於是,人們相互之間在交流探討著一個話題,那就是這個愛神若茗,倒底是來幫助他們,還是帶來災難的。直到現在,她每殺死一個地心煉獄教徒,依舊會引起一場不小的事故,弄得人們是無比的擔心和記恨。

還有那個鬼仙靈曦兒,也不太受人待見,因為她有點像個幽靈似的飄忽不定,給人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其實,她本身就屬於幽冥聖境里的冥域惡靈之中的一員。

倒是雨神萱雨還好,在消滅地心煉獄教徒的時候,乾淨利落不留任何後患。當然,最讓他們欣賞的,自然就是那個叫李長庚的老神仙啦。

這位老神仙不但幾次出手,幫助他們擺脫危險,更重要的是,他們心目中英雄的母親,喜歡上了這個老頭。因此,在情感上,他們之間要親密得多。

那些巨鬣狼特戰隊員們,在李長庚和那老婦人的帶領下,也是越戰越勇。很快地,那些地心煉獄教徒們的囂張氣焰,便被打壓了下去。

眾人趁勢大殺四方,原來眾多的地心煉獄教徒,正快速地消亡著,直至一個不剩地被消滅得乾乾淨淨。

人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邪惡的東西終於被天神們給消滅掉了,於是便走出了靈曦兒的五行陣法,相互問候著打算重建家園。

然而,萱雨與若茗等人,卻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去解救衛風與石生。二十四個小時,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可是要怎麼去找他們兩個人呢?當然是順著他們兩個人的軌跡,才是找尋他們的最佳手段。

於是,在鬼仙靈曦兒的指引下,幾個人來到一攤貌似還沒有凝固的岩漿前面,當作是鏡子照了起來。果然是很靈光,幾個人一個個的在轉瞬之間,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等他們陸陸續續來到地心煉獄之後才發現,這裡跟地魁星上的地心煉獄,簡直就是一模一樣。萱雨擔心又像上次一樣會迷路,便讓懂得五行迷魂陣法的靈曦兒,在前方帶路,自己則是小心翼翼地跟在她的身後,並且時刻保護著她的安全。

向來脾氣火爆,加上急性子的若茗,哪裡受得了這份磨嘰。所以,她很快地就發起了牢騷來:「哎~呀~媽呀!你們這是來救人的,還是來這裡尋找寶貝的?像你們這麼磨嘰,就算是被你們給找到了,衛風他們恐怕早就被地心那個大魔頭,給重塑成煉獄教徒啦。」

說完,還沒等萱雨回話,便幻化出一道青光飛走了。還是李長庚老成穩重,他選擇跟著萱雨走,結果再次證明了他的判斷是正確的,因為他們很快就找到了衛風和石生。

只是他們兩個被凝固在了岩石之中,而這種岩石除了堅硬之外,還略微帶點柔韌性,這也就是衛風和石生掙不破的原因所在。

見到他們兩個人待在裡面,是一副很難受的樣子,萱雨立即幻化出細雨劍,沖向了衛風,而靈曦兒則是沖向了石生。

然而,任憑萱雨的細雨劍怎麼千變萬化,卻始終拿這個石頭雕塑沒有絲毫的辦法,那玩意簡直就是堅韌無比。因此,就更別提靈曦兒的那對柳葉尖刀了,只見她上下翻飛,從左轉到右,從右轉到左,使盡了壓箱底的神通,愣是拿這個石頭雕塑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副景象,幸虧沒有被若茗看見,否則的話,又要開炮了。李長庚見她們兩個忙活了大半天,也沒個結果,於是高聲喊道:「嗨,兩位!兩位!請你們兩位休息一下吧,不妨讓老朽來試試。」

「老頑童,你要怎麼試?難道是用你手裡的羽毛撣子,來砸開它嗎?」萱雨和靈曦兒都表示了懷疑。

「哈哈哈,砸是砸不開的!但是,我可以炸呀,把它炸開不就得了?」李長庚說著,便將手中的拂塵一揮,頓時出現了一堆黑色的粉末。

「這是什麼東西?」萱雨不解地問道。

「哈哈哈,這是我師尊,在幽靈谷的那座天坑地縫裡挖取的材料,提煉出來的藥粉,他老人家覺得這是個不祥之物,便棄置不顧。於是,我就當作是寶貝給收藏了起來。」

「那這個藥粉能幹什麼?」靈曦兒也是好奇地問道。

「砰,爆炸呀!我原本是想拿去幫助鄉親們,開荒炸石造田用的,現在正好拿來試試。」李長庚一邊說著,一邊開始布置了起來。

然而有一點,他們卻沒有考慮到,那就是岩石都炸開了,那裡面的人還能好得了嗎?要麼,怎麼說,經驗都是總結出來的呢!伴隨著兩聲巨響,這兩根石柱被炸得粉碎,衛風和石生倒是被釋放了出來,卻已經被震得昏死了過去。 為首的人一聲令下,其他的人便是一齊圍了上去,準備把峰揚拿下。

「峰揚,這回可千萬不要衝動,這是宗門的軍隊。」崔穎穎道。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