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吧好吧,希望我喜歡吃的東西能夠符合你的口味。」西爾維婭一臉無奈,隨後又指向了瑪利亞、藤倉優和莉莉絲所在的地方「我們就去那裡吧,和他們一起吃吧。」隨後就拽著宋傑走了過去。

2020 年 10 月 29 日

派對的時間就這樣慢慢流逝,一轉眼就到了結束的時候,隨著到來的客人們逐漸離開,會場中的范··霍森家的僕人們開始對會場進行打掃。大家也紛紛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一切都平靜,直到宋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分割線喵)——————————————————-

「你們這是要幹什麼啊!?」宋傑一頭黑線的看著坐在自己房間中床上的三個女生。

「我們今天晚上就在這裡睡了!」西爾維婭、莉莉絲、藤倉優異口同聲。

「你們可以去西爾維的房間睡,為什麼要把我的床給佔領了啊。」宋傑看著三個坐在床上的女生很是無奈。

三個女生卻沒有理會宋傑,而是在一起聊著關於化妝品的問題,這個牌子的洗面奶好啦之類的。

「唉。」宋傑搖著頭走出了自己的房間「算了,那我就找個人少的地方鍛煉精神力吧。」走出建築的宋傑看著庭院中的園藝迷宮,一直就對園藝迷宮很感興趣的宋傑走了進去。

西爾維婭三人的討論終於結束了,當三人準備和宋傑說話的時候,這才發現宋傑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房間。

「咦,主人走了。明明還想問問主人到底喜歡什麼樣的呢。」莉莉絲一臉失落的看著房間中消失不見的宋傑。

「主人去了那裡呢?不會出什麼事吧?」藤倉優的臉上就差寫上『擔心』兩個大字了。

「沒事,這裡可是我家,先不管他。現在三個人在一起待著,就像是溫泉旅行時一樣。好令人懷念啊,那次溫泉旅行真的是一次難忘的經歷。」西爾維婭臉上浮現出了回憶的神色。

「希望我們真的能夠將夏露平安的救出來。」想起夏洛特,西爾維婭的臉上再次浮現出了擔心的神色。

「夏露現在一定很安全,畢竟夏露現在的身份是人質,很快我們就能救出夏露了。」三個憂心忡忡的少女就這樣睡著了。 「後手,什麼後手?」對此事一無所知的宋傑、西爾維婭、莉莉絲還有藤倉優異口同聲的提出了問題。

阿爾弗雷德也開口了「有馬先生,還有范·霍森先生,你們就告訴我們你們的後手到底是什麼吧,反正現在我們為了救出大小姐也應該用的上這些後手了。」

「是這樣的,我們原本的計劃是如果小傑和西爾維他們的行動失敗了的話,那我們就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阻止他們繼續前進,比如說用汽車來拖延速度,比如說用炮擊打壞列車的車頭。」有馬一心說出了他和文森特準備的後手。

「這還真的是為了救人不擇手段啊。」阿爾弗雷德發出了感慨。

「不過看來現在我們要提前用上炮擊了,放心,我一定會救出夏露的。」宋傑充滿自信的話傳到了大家的耳朵中。

有馬一心的聲音中充滿了嚴肅「事實上嗎,現在也只能依靠你們了。早已準備好的汽車因為古蘭德海瑟林克號的提前抵達而變得沒有一點兒意義了。」

「沒錯,現在只能依靠大家和騎兵隊外加上炮兵隊的援助才能解決眼前的危機了。」文森特的聲音也傳入了眾人的耳朵中「雖然我知道這樣說會給大家很大的壓力,但是現在的一切真的只能擺脫大家了。」

宋傑充滿自信的聲音再度出現「大家放心,我是一定會救出夏洛特的。」隨後宋傑就問向了自己身邊的文森特「岳父大人,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鐵路線附近啊?」

「從莊園到鐵路的時間還是要看市區的路況,如果快的話,我們3個小時就能趕到了,要是慢的話,我也無法保證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文森特的臉上露出了苦笑。

「這樣啊,看來我們就只能期待市區的路況了。」宋傑的目光緊緊的盯著前方不遠處的市區「希望我們能夠順利抵達邊境線吧。」……

「可惡啊!」先一步離開的阿爾弗雷德看著前方因為出現事故而塞得慢慢的道路,一臉氣憤在自己面前的駕駛台上狠狠的拍了一下。

「文森特先生,市區最近的道路已經被一場車禍完全堵死了,你們另換一條路吧,我也必須找到其他的方法趕往邊境了。」阿爾弗雷德操控汽車一個轉彎停在了附近的停車場后,將這件事情通知了文森特。

「好的,我知道了,我們現在就改變路線,不過你現在打算怎麼前往邊境啊?」文森特在向司機下達了改變路線的命令后通過耳麥問向了阿爾弗雷德。

「很簡單,我又不是不會騎摩托車。」隨著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引擎的轟鳴聲就出現在了大家的耳朵中「換上賽車服,騎上摩托車的我,現在就要去救大小姐了!」

一輛藍色的摩托就在戴著頭盔和穿著藍色賽車服的阿爾弗雷德的控制下,蔥從地下停車場中沖了出來,在堵塞的車流中靈活的閃避,向著邊境的方向趕去。

就在摩托車離開后,不一會兒,一個戴著墨鏡的男人開著阿爾弗雷德之前開的汽車離開了停車場「今天真高興,居然有人用轎車換我的摩……」看著水泄不通的馬路,墨鏡男子嘴上的香煙掉到了地上。

「我去!特喵的!我終於知道他為什麼要跟我換了,這種情況分明只有摩托車才不會受到影響!」墨鏡男子瞬間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

————————————————–(分割線喵)——————————————————-

乘坐直升機的騎兵小隊在接近邊境線附近的一片平緩的草地上降落了。

牽著朵兒的西爾維婭率先走出了直升機的機艙「大家快一點兒!我們還要去炮兵陣地和炮兵隊的成員們匯合呢!」

「是!」回應西爾維婭的是整齊喊「是」的聲音。

魚貫而出離開直升機的騎兵們紛紛騎上了自己的馬,列成一隊站在了西爾維婭的面前,看著全部準備好的大家,西爾維婭用左手指著炮兵陣地的方向「那裡就是炮兵陣地了,大家跟上。」

「是!」

隨後騎著棕色駿馬的騎兵們就跟著騎著朵兒的西爾維婭的身後向著騎兵隊的方向疾馳而去……

「呼,可算是到了,怎麼樣,有什麼發現嗎?」抵達騎兵營地后,翻身下馬的西爾維婭徑直走到了炮兵隊隊長的面前。

金色短髮的炮兵隊隊長向西爾維婭敬禮「我是這支炮兵隊小隊的隊長,我的名字是麗莎娜。 婚然心動:總裁老公好威武 能夠見到西爾維婭小姐是我的榮幸,請跟我前往炮位,我會在路上為您介紹情況的。」

「好。」西爾維婭和下馬的騎兵們便跟著麗莎娜前往了炮位。

「我們已經選好了攻擊的位置,我們就從這裡攻擊古蘭德海瑟林克號。」走到炮位旁邊的麗莎娜指著前方的鐵路線「但為了輿論不會影響我們國家和其他的原因,我們不能率先發動攻擊,我們必須敵人先對我們開火。」

「這樣啊,那這件事情就交給我們吧,我們一定會逼著古蘭德海瑟林克號上的匪徒們率先發動攻擊的。」西爾維婭又看向了跟在自己身後的騎兵們「準備出發,我們去那個山坡上,做好隨時都要出發的準備。」

「是!」

「等一下,在這裡還有幾名騎兵,西爾維婭小姐,你就帶上他們一起吧。」麗莎娜攔住了正要帶隊出發西爾維婭。

「也好,這樣能夠逼敵人開火的幾率就更大了。」在等到所有的騎兵都集合完畢之後,西爾維婭就對面前的十幾個騎兵說「我們今天的目標就是救出海澤林克的夏洛特公主。我們先去那個山坡上待命,發現列車后,我們就出發。」隨後便帶著騎兵們奔著山坡而去……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看,胡了。」坐在房間中的夏洛特將自己面前麻將推倒,讓兩個奇葩也能看見自己的牌「嗯,我這個是門清,2寶牌,倍滿!」夏洛特的臉上布滿了燦爛的笑容。

「門清?!」

「倍滿?!」

看著剛剛夏洛特可愛的樣子兩個奇葩雙眼放光,戴著防風鏡的奇葩問向夏洛特「那個,你能再說一遍嗎?」

「誒?難道我說錯了嗎?」夏洛特的一臉疑惑的看著兩個奇葩。

兩個奇葩一臉期待的看著夏洛特「我們沒有聽清楚,你再說一遍吧。」

「嗯,門清,2寶牌,倍滿?」夏洛特一臉疑惑的再次說出了剛剛自己說過的話。

「沒錯,就是這樣。」兩個奇葩不斷的沖著夏洛特點頭。

「那我們就繼續吧。」已經無比熟悉麻將規則的夏洛特現在對麻將很感興趣,有些迫不及待的期待繼續玩下去。

兩個奇葩自然不會拒絕夏洛特的要求,很快3人就開始了下一局。

「胡!」這一局胡的是露出雙眼的奇葩。

「真是的,你們就不能稍微讓讓我嗎?我還是第一次玩嘛。」看著兩人的夏洛特撅起了小嘴。

兩個奇葩立即點頭「好好好,我們肯定會讓著你的。」

「太好了,像這樣在一起玩的話,不也是能夠互相了解的嘛,看來我的想法沒錯,對嗎?」夏洛特用期待的目光看著兩個奇葩。

「對。」兩個奇葩不斷的點頭。

————————————————–(分割線喵)——————————————————-

騎著朵兒,帶著騎兵隊的西爾維婭向遠處的鐵路線眺望,再次利用耳麥告訴其他人消息「騎兵隊和炮兵隊已經準備就緒了,目視範圍內沒有發現古蘭德海瑟林克號。」

西爾維婭的話音剛落,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就出現在了大家的耳朵中「我很快就到了,救出大小姐的一定是我!」

「我們還需要一段時間,畢竟我們無法通過最近了路線抵達邊境。不過我們現在的距離也不是很遠了。」文森特也說出他和宋傑現在狀態。

「嘟!」

遠處傳來的火車汽笛聲立即讓炮兵陣地和騎兵隊的所有人都警惕起來。

一輛大部分地方都是白色,其他部分由金色線條構成的列車出現在了西爾維婭遠眺的視野中「他們來了,大家做好準備,等他們到達國境線的時候,我們就開始按計劃執行。」

隨著西爾維婭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騎兵們都坐直了身體,等待著西爾維婭下達指令。

拿著望遠鏡的吉安娜看著已經進入菲爾密士國境線的古蘭德海瑟林克號,趕緊放下手中的望遠鏡看著西爾維婭「隊長,我們可以開始行動了,列車已經進入我們的國境了。」

「好,那我們現在就出發。」西爾維婭優轉頭看向了自己的身後的雪莉「雪莉,用信號槍通知炮兵陣地的炮兵隊。」

「是!」以往彷彿活潑的鄰家小妹一樣的雪莉也便成一名英姿颯爽的女軍人,從上衣取出信號槍后,瞄準天空扣動了扳機。

「砰!」紅色的信號彈飛上了天空。

「騎兵隊,出發!」西爾維婭一馬當先的向著遠處已經隱約出現在自己視野中的古蘭德海澤林克好前進,其他的少女們也緊緊的跟在西爾維婭的身後,一群騎兵開始逐漸接近古蘭德海澤林克號。

在聽到火車汽笛聲后,炮兵隊的所有人員就站在了各自的位置上做好準備,當紅色的信號彈出現在天空上的時候,炮兵陣地的所有人都動了起來。

「快快快,動作快一點兒!」在麗莎娜的催促下,炮兵陣地的炮兵們開始了備戰,負責調整射擊諸元的調整射擊諸元,負責裝填炮彈的裝填炮彈,負責測數據的測量各種數據,協助調整射擊諸元。

在短短的幾分鐘內,炮兵陣地的3門小型山地炮就做好了開火的準備,等待著攻擊的時刻。

另一方面,西爾維婭帶領的騎兵隊也逐漸接近了古蘭德海澤林克號,西爾維對身邊的其他騎兵少女們開口「我們的任務是讓列車上的武裝分子主動開火對我們發動攻擊,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不要別敵人的子彈打傷。」

「是!」騎兵隊中傳出了一片嬌滴滴的回答聲,但卻顯得無比的肅穆,顯然大家都知道這幾乎就是一個送死的任務。

「砰砰砰!」哈爾特曼的房間門傳出了急促的敲門聲。

「進來。」將自己的視線從遠處的風景收了回來的哈爾特曼看向了房間們。

一臉擔憂的約斯溫走進了房間中「哈爾特曼大人,手下說又一直騎兵隊再向我們靠近,經過我對這隻騎兵隊身上制服的觀察,她們應該是范·霍森家的騎兵隊。」

「沒事,不用管她們。」哈爾特曼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依舊是一臉淡然的微笑。

逐漸接近了古蘭德海澤林克號的西爾維婭從吉安娜身後背著的大型步話機中取出了話筒,開始喊話「我們是菲爾密士公國范·霍森侯爵旗下的騎兵隊,我們收到了貴方列車中囚禁著我國的重要人物,立即停車接受檢查!」

「否則我們就會向列車發動攻擊!」西爾維婭的聲音通過大型步話機上的擴音器傳到了哈爾特曼和約斯溫的耳中。

「哈爾特曼,我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啊?」約斯溫的臉上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她們可是要對列車發動攻擊了。」

「無視她們就行了,這輛古蘭德海澤林克號就相當於移動國家。」哈爾特曼將六神無主的約斯溫攬進了自己懷中「如果攻擊這輛古蘭德海澤林克號,就很容易導致兩國之間的戰爭,所以她們是不敢攻擊這輛列車的。」 「再說了,要是她們真的敢於攻擊古蘭德海澤林克號的話,哪還用喊話,直接就可以發動攻擊了。」哈爾特曼一臉自信的看著自己懷中的約斯溫「所以你就放心吧。」

「要是有馬傑出現的話,那我就要不管別的,直接下達開火的命令了。這一次,我一定要清除這個障礙。」哈爾特曼的最後一句話是從牙中擠出來的。

列車外,吉安娜問向了西爾維婭「隊長,我們現在該怎麼辦啊?他們沒有一點要停車的意思啊?」

近身妖孽兵王 「嗯,我們再喊一遍話,然後我們就鳴槍示警,要是他們還不打算停車的話,我們就只能試圖讓他們率先開火,好讓我們有向他們攻擊的理由。」略微思考了一會兒后,西爾維婭說出了接下來的打算。

在西爾維婭進行了了第二遍的喊話之後,坐在房間中的哈爾特曼對約斯溫說「去,通知他們加快速度,總是聽他們講話,還是挺煩人的。」

「好。」從哈爾特曼懷中走了出來的約斯溫打開房門走出了房間。

看著走出房間的約斯溫,哈爾特曼也走出了房間,看著正逐漸靠近了列車的騎兵隊「只是徒勞而已。」

「砰!」

一聲突然傳出來的槍聲價將哈爾特曼弄的氣急敗壞「該死!這不是給他們進攻我們的理由嗎!到底是哪個混蛋乾的!」

就在哈爾特曼打發雷霆的時候,一個蒙面人走到看著窗外大發雷霆的哈爾特曼身後「哈爾特曼大人,剛剛外面的騎兵隊鳴槍示警了,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原來是外面的騎兵隊開火了,看來他們急了,不用管他們。」平靜下來的哈爾特曼看著列車外由西爾維婭帶隊的騎兵「等到有馬傑出現在這裡的時候再開火,務必要殺掉有馬傑,他是我計劃中的最後一塊絆腳石了。」

「是,哈爾特曼大人,我這就去通知其他人。」得到了哈爾特曼的命令后,真箇蒙面人就離開了這裡,向其他的蒙面人下達任務去了。

沒過一會兒,去駕駛室通知列車加快速度的約斯溫回到了哈爾特曼的身邊「哈爾特曼大人,很快我們就會甩掉那些騎兵了。」

「嗯,我們回去吧,既然提升了速度,騎兵隊就肯定追不上我們了。」哈爾特曼摟著約斯溫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該死!」看著古蘭德海瑟林克號的速度越來越快,西爾維婭氣的咬牙切齒「哈爾特曼這個混蛋!」

發泄了一下自己的憤怒之後,西爾維婭就利用耳麥通知其他人「抱歉,哈爾特曼提升了列車的移動速度,騎兵隊現在沒有任何作用了,我們也無法誘使列車上的暴徒主動開火。」

「看來,能夠救出大小姐的果然是我啊。」阿爾弗雷德自信滿滿的聲音傳到了大家的耳朵中「我現在正在努力的追趕列車。」

「阿爾弗雷德爺爺,你現在在哪啊?」西爾維婭通過耳麥詢問著阿爾弗雷德。

「我就在你的身後,那輛藍色的摩托車。」以極速行駛的摩托車很快就接近了騎兵隊「你們既然追不上就不要再追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好,那我們就先撤了。」西爾維婭也沒有拒絕,帶著騎兵隊離開了鐵路旁的公路。

聽著耳麥中西爾維婭和阿爾弗雷德的對話,一臉焦急的宋傑問向文森特「岳父大人,我們什麼時候才能抵達邊境啊,在這樣下去,恐怕我們就真的沒有辦法救出夏露了啊。」

「我這裡有一個比較冒險的計劃,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文森特臉色凝重的看著宋傑。

「您說說看,什麼比較冒險的計劃。」宋傑好奇的看向了文森特。

「是這樣的,我們等下會抵達一座和鐵路線交叉的橋,你可以通過這座橋跳到了古蘭德海澤林克號上,你能辦到嗎?」

「不成問題,您就放心吧。我和莉莉絲都能夠做到。」宋傑一臉自信的點頭。

「那就好,沒想到做了那麼多的準備,最後真正能夠救援夏洛特公主的也只有3個人而已。」聽到宋傑的回答,文森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司機,到橋上的時候就停車。」……

————————————————–(分割線喵)——————————————————-

「砰砰砰。」隨著敲門聲,一個蒙面人走進了哈爾特曼的房間中。

「怎麼了?」哈爾特曼問向了走進房間的蒙面人。

「是這樣的,外面有一個騎著摩托車的人正在不斷的接近著列車。」蒙面人說出了自己進入房間的原因。

「不是有馬傑嗎?」

「他戴著頭盔,所以我們沒有辦法分辨他到底是是誰。」蒙面人做出了解釋。

「這樣啊,那就讓我去看看吧,到底是何方神聖來了。」臉上露出好奇表情的哈爾特曼摟著約斯溫走出了房間,看著在外面公路上行駛的藍色摩托車。

「不用想了,他一定是有馬傑,提升車速,再派幾個人去後面的車廂,今天一定要殺掉他!」

「是!」得到哈爾特曼指令的蒙面人喊了幾個同伴后,便準備向著後面的車廂前進。

「等一下。」就在幾個蒙面人就要走出房間的時候,哈爾特曼又喊住了他們。

幾個蒙面人紛紛轉身「哈爾特曼大人?」

哈爾特曼在思考了一會兒后終於下定了決心「你們去餐車上的軍需官那裡要些重武器,這次一定要解決這個大麻煩。」

「是。」幾個蒙面人向哈爾特曼行禮之後離開了這節車廂。

哈爾特曼死死的盯著窗外他自認為的『有馬傑』,嘴角出現了一點兒弧度「有馬傑,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你能夠得到的一切都將會變成我的東西,有馬家的一切都是我的!」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好了,我們再去公主殿下的房間一次吧,這麼大的動靜可是瞞不住的。」哈爾特曼帶著約斯溫剛走到房間門口,就看見了推門而出的夏洛特。

哈爾特曼一把拽住了夏洛特,在夏洛特的耳邊問道「我的婚約者,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我要去找小傑,外面摩托車上的人一定是小傑。」夏洛特說出了自己的回答。

「好,那我就讓你看看有馬傑是怎麼死的。」哈爾特曼又對兩個追出房間的奇葩開口「你們,給我綁好他,不可以再讓她在列車上到處亂跑。」

「是,哈爾特曼大人。」兩個奇葩趕緊點頭應是。

「就讓你親眼目睹你所喜歡的人為了救你而失去自己的生命吧。」哈爾特曼看著被兩個奇葩綁好的夏洛特。

「你們兩個帶著她跟我來。」隨後一行五人就來到了列車的倒數第二節車廂。

一群做好戰鬥準備的蒙面人紛紛向哈爾特曼敬禮「哈爾特曼大人。」

「他們都是士兵?」夏洛特問向了一臉微笑的哈爾特曼。

「當然,他們可是貝澤爾海姆家最為精銳的戰士。」哈爾特曼回答了夏洛特的問題「所以你就放心吧,有馬傑一定會死在這裡的。」

「準備開火吧,一定要殺掉有馬傑。」哈爾特曼看著列車外的摩托車騎士,一臉冷笑。

「是。」拿起手中輕重武器的蒙面人們拉開走廊中的窗戶,手中的長槍短跑也紛紛瞄準了騎著藍色摩托的騎士。

「開火!」隨著將M60班用機槍架在車窗上的蒙面人隊長下令,所有的武器便發射出了子彈,子彈構成的彈幕飛向了逐漸靠近列車的摩托騎士。

駕駛著摩托車的阿爾弗雷德不斷的加速、減速,走S彎,開始閃避著從列車上飛來的子彈。雖然沒有受到敵人的攻擊,但是摩托車和列車間的距離卻變得越來越遠。

「雪莉,快通知炮兵開炮,列車上的人已經主動攻擊了!」西爾維婭看見蒙面人開始阻止阿爾弗雷德靠近列車后,趕緊對自己身邊的雪莉下達命令。

「是。」雪莉向已經沒有彈藥的信號槍中再次裝填了一發紅色的信號彈,並將其打上了天空。

「準備炮擊!」看到信號彈的麗莎娜開始下達指令「第一組攻擊車頭,降低列車的速度,第二組攻擊開火的那節車廂,不求殺人,只求讓敵人無法繼續攻擊,第三組,在列車的最後一節車廂為大家打開一扇大門!」

「砰!」隨著炮彈的出膛的聲音,三枚炮彈狠狠的擊中計劃好的位置。

擊中車頭的炮彈成功的降低了列車的移動速度,光是一個貫穿車頭的大洞已經對列車的速度造成了影響,更何況這一發炮彈還成功的打壞了動力組中的機械裝置。

攻擊倒數第二節車廂的炮彈卻並有向第一枚炮彈那樣造成極佳的戰果,只是將這節車廂的頂棚削去一塊,但是這次炮擊的確讓敵人的攻擊停了下來。

最後一枚炮彈成功的擊穿了最後一節車廂,在車廂的后側砸出了一個大洞,為大家進入列車提供了一個非常好的位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