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吧。」

2021 年 1 月 19 日

即使有再多想問的也不及她心中的震撼,學院的權威導師居然給一個新生測試,對方還是她認可的朋友姐妹,她怎麼感覺一點都不真實呢。還是說她這個朋友太逆天了。

不再啰嗦,三人回到客棧,折騰了這麼久也該吃午飯了。

吃過飯東方曦將皇甫蝶依打發回府,跟晨熙打個招呼便回房間修鍊了。這幾天忙著報名以及皇甫蝶依的事兒,都把修鍊的事落下了。

盤膝冥想靈魂卻進入了蓮華空間。

現在的東方曦還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全身心進去到蓮華空間,因此只能以靈魂狀態進入,不過這也足夠讓她受益匪淺。

「主人。」

剛一出現在空間里,小銀就聞著氣息跑過來圍著東方曦團團轉。經過這一段時間的修復,小銀先前受傷的地方早已恢復如初,看如今這健朗的狀態要是不說它之前有受過傷估計別人都看不出來了。

「主,你有什麼困擾嗎?」

如沐春風般的話語,不是蓮又是誰。

「我沒事。對了蓮,近期我跟晨熙會在天翼學院學習,必要的時候你暗中幫我隱藏一部分屬性,我不想太引人注目,簡簡單單就好。」

「蓮明白。」

「恩,我先出去了。」



說完直接退出了冥想,想到明天就要去天翼學院正式報道了,東方曦收拾了些必須的生活用品,還思量著下午要不要去看看還要買些什麼。

可晨熙那邊突然出現了狀況,原來青穹聽從吩咐去調查天翼學院報名的外來學子期間不小心泄露了氣息,卻沒想到他家老頭子居然能以此查到他又離開了魔界,正準備派人來抓他呢。這讓他一陣頭疼,難道真的見面沒多久就又要離開了嗎?

望向隔壁的客房,晨熙心中有不舍又有些無奈,什麼時候小丫頭能真正明白他的心並敞開胸懷來接納他。

思來想去還是覺得不當面告訴她的好,也許她巴不得自己早早的離開吧。想到要離開,晨熙心裡還是有些惆悵。

最後他還是放心不下留了一封信,等到東方曦發現晨熙不在時已經是傍晚時分了,那時的晨熙也早已回到魔界。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傍晚,要不是肚子咕咕叫東方曦還沒察覺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不過今天似乎太安靜了些,總感覺有什麼東西被她遺忘了。對了,晨熙那傢伙不在,他去哪了?難怪她總覺得少了什麼,原來是沒有晨熙在耳邊嘰嘰喳喳的了。

東方曦來到隔壁房間敲了敲門,裡面卻沒有任何反應。輕輕地推開門進去,房間里乾乾淨淨,就連被子都疊的整整齊齊的,心下疑惑,難道他出去了嗎。

正逢這時候小二來了,看到東方曦站在這裡想起今天下午那個男子離開時的吩咐,便從懷裡拿出那封信交給了東方曦。

「小姐,這是那位公子臨走時留下來叫我轉交給你的信。」

還在愣神的東方曦突然聽到小二這句話心裡的不安更大了,晨熙從來沒有如此不告而別,哪怕她再怎麼無視他,他去哪都會提前跟她說一聲,現在這狀況肯定是他遇到什麼困難卻不告訴她,他到底拿她當什麼。

回到房間的東方曦還在想他為什麼不告而別,為什麼不跟她說。再一想,她又以什麼身份讓他必須告訴她,想到這裡東方曦不由得一愣,難道她潛意識裡是喜歡他的嗎?搖了搖頭,怎麼可能呢,他們才認識不到兩個月,她怎麼可能有這種想法,一定是晨熙死皮賴臉的硬跟著她才讓她有這種想法的,一定是這樣的。

「死晨熙,臭晨熙,離開了還不安分,還留什麼信,誰要看你留下的信了。」

此時的東方曦沒有想到她現在的樣子活生生的就像一個跟男友生氣的怨女,氣憤自己喜歡的人離開自己卻不得而知。

嘴裡說著不看信卻還是打開了晨熙寫的信,只見上面寫著:

「曦兒,家中有事,不得不歸,來日方長,等我。——晨熙」

短短的十八個字,卻說明了所有的一切,不知道為什麼東方曦看到這裡心裡有些甜絲絲的。至少他交代了離開的原因,對晨熙的埋怨也因此消失。(嚶嚶嚶,曦兒開始犯花痴咯。)

既然他家裡有事,她也不能強迫人家不回吧。這樣也好,她在這學院一邊學習一邊等他,如果到時候她還沒有忘記他的話。此時的東方曦還不知道她這一等就是三年。

晨熙離開了,東方曦的日子還是得過下去。該修鍊的修鍊,該玩的玩,這不馬上開學了,這短短的時間裡東方曦又提升了五級。

要知道一星之後的晉陞還是有些困難的,也就東方曦這奇葩居然還嫌棄提升速度慢。

終於到了學院正式報道的那一天,東方曦還沒起床,皇甫蝶依又跑過來敲門了。對此她已經免疫了,誰讓這傢伙三天兩頭的找她呢,每次還在她沒起床的時候,讓她無語又無奈。

「曦兒快點起床了,今天學院報道哎。」

說著就準備上前掀被子,她現在已經跟東方曦混熟了,早就不在乎這點禮節了,要是讓她爹知道估計又是一頓罵。

「蝶依,你能注意點你的形象嗎?」

東方曦無奈的揉了揉眉心,這傢伙還真是,要是不說誰能知道她面前這人是一位郡主,還是一個極其受寵愛的郡主。

「哎呦,現在哪還注意到什麼形象啊,你快點起來了,再不起來我可先走不等你了。」

皇甫蝶依見東方曦愛理不理的模樣,想走的心頓時降下去了。曦兒太討厭了,就是摸准了她不會走嘛。

「好了好了,你先出去吧,我馬上就出來。」

「好叻。」

說完開開心心的去外面等東方曦了,順帶幫她關上了房門。 收拾完之後,皇甫蝶依拉著東方曦就跑。讓人摸不著頭腦,這郡主又抽什麼風了。

「蝶依,你跑這麼快做什麼?我們是去報道,又不是去做賊。」

看到東方曦那翻白眼的動作,皇甫蝶依內心狂叫,她這是交了個什麼朋友啊,整天就知道修鍊修鍊的,連大事都不知道。

原來這些天東方曦一直在房間里修鍊,也就皇甫蝶依來的時候會出來一會,平時都不怎麼跟人交流的,自然外面發生什麼事也就沒怎麼在意了。現在對她來說提升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曦兒,我說你到底還是不是人啊?有沒有人的好奇心?怎麼就知道一個勁兒的修鍊了。」

東方曦咚的一下敲在了皇甫蝶依的頭上,她這是怎麼說話呢。

「瞎說什麼呢,我當然是人了,只不過我對這些不感興趣而已。」

聽到這裡的皇甫蝶依圍著東方曦轉來轉去,鬧得有些幼稚,讓一旁跟著的丫鬟侍衛們不得不低下頭去。他們怎麼從來沒發現他們靖王府的小郡主這麼可愛呢,個個都憋著笑不敢做聲。

「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信不信本郡主抽你們。」


得了,某人的郡主脾氣又來了。果然郡主還是老樣子,只不過在東方曦面前有時候幼稚了點,現在他們對東方曦更是看得比靖王爺還神。誰讓郡主誰的話都不聽偏偏就聽東方曦的呢。不過有人能壓制這個小魔頭比什麼都好。

「曦兒,咱們走快點拉,晚了就見不到人了。」

「你這麼急急忙忙的究竟是要去見誰啊,難不成是你的相好?」

東方曦故意調侃她,卻沒想到皇甫蝶依還真嬌羞的低下頭來,這有情況啊。東方曦賊笑著,內心還是有些詫異這個小郡主居然也有看上眼的人。

「曦兒你就別開玩笑了,他哪裡是我能高攀得上的,要是我在有生之年能跟他說上一句話估計我就高興得睡不著覺了。」

那般花痴的模樣讓東方曦嘴角抽了抽,這究竟是誰,居然有這麼大的魔力,就連蝶依這丫頭都不敢輕易接觸。

皇甫蝶依自然知道東方曦是不認識的,這一路上就邊走邊跟她解釋。

「曦兒,我跟你說啊,從我有記憶以來他就在這天翼學院了,沒有人知道他是什麼來頭,就連學院的老師都不敢輕易招惹他。一來他確實有這個資本,二來他的實力放在那裡,沒人敢動他。再一個就是他真的好帥呀,想當初我剛剛見到他的時候就被他征服了。要是能跟他說上一句話我真的開心死了。」

「喂喂喂,收起你的口水,有這麼誇張嗎。」

對皇甫蝶依的花痴東方曦有些無語了,就一個男人她至於嗎。不過她倒是對那個男人有些好奇了,究竟是什麼樣的人物居然連院方都不敢招惹。

「等你見到他你就不會這麼想了。咦,話說我們離開這麼久了晨熙怎麼還沒出現?」

「他家裡有事先回家了。」

本來還頗有興緻的東方曦乍一聽皇甫蝶依這話臉色瞬間陰沉下去,晨熙都離開幾天了還沒出現,看來短時間內他是回不來了。

「曦兒,你別擔心,他一定會好好的。」

見到這一幕的皇甫蝶依還能看不明白嗎,她這個朋友啊是對晨熙上心了,只不過某人自己還沒發覺呢。

不過話說回來她還真沒見過晨熙的真實面目,說來也怪,回憶當初第一次見到晨熙時的場面她總感覺有些朦朧美,並不清楚他的模樣。

其實她哪裡知道這是晨熙故意施下的魔咒,只要他不想哪怕前一秒看到他相貌的人下一刻就會忘得一乾二淨,這也是她為什麼會記不清的原因。 自從說了晨熙這個話題之後,皇甫蝶依就發現東方曦一直心不在焉的,也就沒有過度的打擾她了。

兩人連帶著一眾丫鬟侍衛們走走停停,終於來到了學院門口,這時的東方曦早已調整過心態來。看著眼前這人山人海的場面內心驚訝不已,這是什麼情況。疑惑的看向她身邊的蝶依。

「唉,就知道你沒聽進去我的話。我不是跟你說了嘛,今天司徒晟會過來學院,那可是天翼學院公認的新一代男神,要實力有實力要相貌有相貌,這不都跑過來見識了。」

「司徒晟?就是你說的那個什麼帥到人神共憤的美男?」

「曦兒你還真別不信,等會你見到他就不會這麼說了。你就等著看吧。」

見皇甫蝶依這麼沉不住氣,東方曦無奈。這郡主脾氣還是沒改多少,瞧瞧,這都經不起說。她真為靖王爺擔心,這樣子的蝶依還真讓他一個大老爺們操碎了心。

蝶依因為是天翼學院的學生,又是水嶼城最受靖王寵愛的女兒,人群中自然就給她讓出了一條道,這不東方曦就跟著一起沾光了,甚至還有人背後說她的壞話。

「你們看跟在皇甫郡主身邊的那個人,真不知道她有什麼好的,郡主居然同意她一起上去。」

「就是,郡主肯定是被她騙了。」

「你們快看她臉上,嘖嘖,這麼一個醜八怪,估計也沒人願意跟她一起。也難怪她去巴結郡主了。」

「別說了別說了,沒看到郡主的臉色都發青了嗎。」

東方曦對此毫不介意,嘴巴長在別人那裡,愛怎麼說怎麼說,反正她也少不了一塊肉。

心無旁鶩的坐在板凳上,還沒等她坐熱,只聽外面一陣公鴨嗓在叫喊。

「公主駕到。」

不等她反應,她旁邊的皇甫蝶依倒是跳了起來,似氣憤似焦急。

「這個宇箐彤什麼時候不好來,偏偏挑這個時候來,真是氣死我了。不行,我得出去看看。曦兒你在這裡等我啊。」

說完不等東方曦回答就跑出去了,看樣子是要找那個什麼公主算賬。

對此,東方曦也沒多說什麼,反正也是要來學院報道的,至於蝶依,就隨便她去吧。

「你們在這裡等蝶依,我去裡面轉轉,要是她回來了就說不用等我了。」

對著身後留下來的丫鬟侍衛們說道。

「是,東方小姐。」

要說他們為什麼會聽東方曦的話,自然是他們家郡主的意思了,更何況他們也崇拜東方曦,對她的話也就言聽計從了。

隨後東方曦就自顧自的在學院里轉悠起來,跟外面潮流涌動的場面相比,她這裡倒是顯得格外安靜,不過這並不妨礙她逛學院。

至於皇甫蝶依那邊,是逮著宇箐彤不放。

「宇箐彤,你好好的皇宮不呆,跑學院來幹什麼?」

「皇甫蝶依,我說你管的也太寬了吧,難不成本公主去哪裡都要向你彙報嗎?」

「你……」

「我們走。」

就這樣宇箐彤直接繞過皇甫蝶依離開了。 等宇箐彤走遠了皇甫蝶依才發現她被對方的一句話愣住了,再想拌嘴,人卻早已不在了,沒辦法只能回去找東方曦。

卻說東方曦在學院里到處轉悠,絲毫沒有被外面的沸騰景象所嚇到。倒是擎旭、焰秋、臨風他們發現了在學院里轉悠的東方曦,還為此高興不已。

之前他們三人爭論的時候東方曦就趁機溜走了,他們一時間也沒有問到聯絡方式,現在他們看到了可不能放走這個天才。十六歲的一星啊,還有可能是幾屬性,這讓他們怎麼能不激動。

「走走走,那丫頭就在前面,這次我們可不能輕易就讓她離開了。」

於是就看見學院里的三個權威導師小心翼翼的跟在東方曦後面,生怕人被嚇跑了。這要是讓學院的其他學生知道估計心都會滴血,這還是他們那敬而遠之的導師嗎?


東方曦自然不知道這一幕,就算她知道恐怕也不會放在心上吧。學院很大,跟二十一世紀的大學差不多,佔地一萬多畝,相當於六百六十七萬平方米,這還不是幻天大陸最大的學院,可想而知梓逸城甚至是鳳凰城的學院有多大。

逛了這麼久,她也累了,蝶依那丫頭也不知道怎麼樣了,回去找找她吧。

接下來就看見東方曦一個人在前面走,後面鬼鬼祟祟的跟著三個黑影。快到學院門口的時候東方曦停了下來,因為她看見皇甫蝶依朝這邊快速的跑來。

「曦兒,你跑哪裡去了,我到處都找不到你。」

「沒去哪,恩,就在學院里到處逛逛。怎麼樣?見到你的心上人了嗎。」

東方曦笑嘻嘻的調戲她,絲毫沒覺得這樣問有什麼不妥。沒想到卻被遠處的人聽到了,怒氣沖沖的跑過來教訓她。

「你是哪裡來的賤蹄子,不知道司徒公子是我們家公主的嗎?她皇甫蝶依一個小小的郡主也敢妄想跟我們公主比。」

「放肆,你不過是宇箐彤身邊的一個貼身丫鬟,誰給你的膽子居然敢這麼跟本郡主說話?」

東方曦還沒開口,倒是跟在一旁的皇甫蝶依揮袖教訓起那不知輕重的小丫鬟。她再怎麼囂張耍性子她還是知道分場合的,但是這一個小小的丫鬟也敢欺負到她頭上來,真以為她皇甫蝶依好欺負呢。

「我……」

「我什麼我,你回去告訴宇箐彤,司徒晟不是她一個人的,仗著自己是公主就在那邊耀武揚威的,真以為誰都要讓著她是吧,有本事就讓她自己過來搶。」

說完拉著東方曦就走,東方曦無奈,她今天是變成了耙子了嗎,怎麼一直中槍。

「什麼時候我成物品了我怎麼不知道?」

遠處看到這一幕的男子自言自語道,再一看,他膚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帶著一抹俊俏,帥氣中又帶著一抹溫柔。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質好複雜,像是各種氣質的混合,但在那些溫柔與帥氣中,又有著他自己獨特的空靈與俊秀。

他,就是眾人口中讚不絕口的司徒晟。 看著一臉氣鼓鼓的皇甫蝶依,東方曦只覺得有些好笑。

「曦兒,你還笑。」

孩子氣的跺跺腳,對東方曦的態度感到不滿。什麼嘛,她都被人欺負了她還在那邊笑得這麼歡,什麼朋友啊,就知道幸災樂禍。

「好了,我不笑了,恩?你也別生氣了。蝶依,我們去找班級吧,都這麼久了,我看你那位男神估計是來不了了,何必在這邊苦等下去呢,費時又費力。」

「好吧,那我們走。」

「對了蝶依,你在二年級幾班?」


「我在三班。對哦,瞧我這記性,你要是不問我都忘了。你前些天才報名的,現在還不知道你是一年級幾班呢,我先帶你去找老師。」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