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厲害!孤兄,多謝了!」狄嘯雲心中震驚,不愧是領悟到武技真髓境界的劍技,孤劍雲修為才有武魂境第八層,竟能憑此一劍,擊殺一名紫府境第二層強者!

2021 年 1 月 6 日

這其中當然有後者輕敵狂妄,全部心思都放在誅殺狄嘯雲身上的緣故,但孤劍雲這一劍之威,也絕稱恐怖!

狄嘯雲哪裡還不明白,他與孤劍雲這一戰開始之時,孤劍雲刺來的那一記絕殺,根本就是留了手的,否則一名紫府境第二層強者都要服誅的絕殺,他如何能逃得過!

孤劍雲的神色,則依舊冷漠,他只朝狄嘯雲輕點了下頭,隨即便與他背對背站在了一起。

水土龍獸靈武六峰弟子,沖在最前的一批人,已經蜂擁衝上了戰台,他們嘴裡獰笑著,朝狄嘯雲持刀殺來,這第一波人,就有十幾位!

「孤劍雲,此事本與你無關,但你竟敢出手殺我蛟龍幫成員,今日,你也必死!」兩位紫府境前期的龍雲峰弟子,上台後卻並未殺向狄嘯雲,而是朝孤劍雲衝去。


九霄劍術!

孤劍雲仗劍擊出,常年冷漠的神色,不帶一絲情感,預料中的害怕、恐懼與悔恨,兩位龍雲峰弟子,在這張臉上卻是完全看不出,甚至這張冷漠的臉,還在他們的心中,還以一絲悚然!

「殺!」

兩位龍雲峰弟子大喝一聲,一人持刀,一人手戴鋼爪,一出手便朝孤劍雲使出最強殺招!

但孤劍雲的劍,卻似如有靈魂一般,他手中劍彷彿在自行舞動,不顧一切地,以其劍身擋住兩位龍雲峰弟子的攻擊,護佑其主人後退。

即使以孤劍雲的恐怖劍術,跨一個大境界,想以一人之力對抗兩名龍雲峰弟子當然也是沒可能的,但他的絕妙劍術,卻使他能在兩人手下,撐上幾個呼吸的時間。

這幾個呼吸的時間,已足夠再後面一波人衝上台來,這第二波人中,已有劍雲峰的高手!

「找死!竟敢動我劍雲峰少主!」一名劍雲峰紫府境中期強者,大步一躍騰飛於戰台上空,手中長劍如虹,驚天一劃,將兩名龍雲峰弟子腰斬!

比起孤劍雲來,狄嘯雲就落魄得多了,那十幾人中,除了兩人的目標是孤劍雲,其他人都朝他殺了過來,狄嘯雲當即便連劍都收起,倉皇取出一個月前從一名土雲峰弟子中繳獲的一面人階下品的盾牌來,將身子縮在盾牌之後,勉力抵擋那十幾人的攻擊。

好在這十幾人中大半是武魂境武者,剩餘的幾個紫府境強者也不過紫府境初期修為,一時也無法對狄嘯雲形成秒殺之勢,但他們的強猛攻擊落在盾牌上,直將狄嘯雲震得全身氣血翻騰,手臂骨多處斷裂。

同樣堅持了幾個呼吸之後,狄嘯雲也等到了強援。

一記火焰刀從天而降,一刀,劈殺一名正要再給狄嘯雲雷霆一擊的一位水雲峰內門弟子!

「嘯天哥!」狄嘯雲大笑著打了個招呼,迅速服下一粒寶丹,同時收起盾牌,又取出大寒劍,殺向一位龍雲峰的武魂境第九層武者。

狄嘯天緊跟在狄嘯雲身後,頭面浮現一頭火麒麟虛影,他已動用了紫府境武魂的力量,任何敢朝狄嘯雲靠近的紫府境武者,都以一刀劈殺!

他殺任何人,都只需一刀!

「殺,殺了狄嘯雲那狗東西!」一夥武雲峰弟子吶喊著,衝上戰台!

「我兵雲峰在此,哪個敢亂動!」一名兵雲峰紫府境前期武者跨上戰台,迅速攔截下一名龍雲峰的同境界對手,一瞬間展開激戰。

「你兵雲峰莫要多管閑事,否則後果自負!」這位龍雲峰弟子冷聲喝道。

「狄嘯雲是我兵雲峰的朋友,豈是你等說殺就殺的,問過爺爺的斧子沒有!」第一位重量級人物登台,這是一名兵雲峰的紫府境後期強者。

「你兵雲峰很強嗎,敢管我龍雲峰的閑事!」又一位紫府境後期強者登台,此人來自龍雲峰,剛一上台便與這名兵雲峰的紫府境後期強者大戰在一起。

紫府境後期強者的威勢,打鬥起來聲勢何其浩大,整個戰台上混戰的武者,登時便被其戰鬥餘波打下台一多半。

狄嘯雲則趁著這一波眾人落台的機會,帶著孤劍雲和狄嘯天,也偷偷跳下了戰台。

「媽的,好險,今天好像是玩大了!那群刑雲峰的孫子滾哪兒去了,這邊十個峰的弟子混戰,已經死了不少人了,他們怎麼還不出現來維持治安?」狄嘯雲心裡暗罵著刑雲峰的懦夫。

水土龍獸武靈,對戰兵劍丹火,天雲宗一共十二峰,這裡竟已有十個峰的弟子參戰,此戰本因是圍饒誅殺與保護狄嘯雲的,但十峰弟子,幾百人-大戰到一起,直接便殺紅了眼,新仇舊恨一時間全部湧上心頭,大多數人都早已忘了此戰初衷,只顧找個敵對勢力瘋狂火拚。

而這場大混戰的導火索,堂堂丹雲峰少峰主狄嘯雲,則是與狄嘯天、孤劍雲兩人緊靠在一起,艱難地抵抗著死活沒有忘記此戰初衷的六峰弟子。

也就是在這場大混戰中,狄嘯雲第一次,正式見到了大表兄的強橫戰力、霸道之姿!

鬥武場作比武之用,為宗門弟子提供一個戰鬥平台,而宗中弟子戰鬥,無非是為了鞏固修為,磨礪戰技,因而修為越低的人,越常往鬥武場中跑。

鬥武場中的人數,最少時有幾百人,最多時也就兩三千的樣子,其中超過一半都是武魂境的外門弟子,剩下的一半之中,則又有多數是紫府境前期武者,紫府境中期武者分量極少,紫府境後期武者,就更是通常只有個位數。

此刻混戰中的紫府境後期武者,只有四個人,兵劍龍武峰各一位,四人早已兩兩成對,大戰在一起。

而十峰弟子中全部的紫府境中期武者,加起來也不過幾十人,水土龍獸武靈一方六峰勢力,人數遠多於兵劍丹火三峰,但除去兩方勢力纏戰在一起的紫府境中期武者,六峰勢力中多出來的紫府境中期武者,也就十幾人。

本書首發於看書輞

… 這十幾人中還記得此戰的緣由是要殺狄嘯雲,並且能在混戰之中找到狄嘯雲的,就只有兩個人,其中一位土雲峰內門弟子,一位水雲峰內門弟子。

奇怪的是,這兩人竟是很有默契地,都沒有宣揚狄嘯雲在此的事。

狄嘯天一刀當前,將兩人攔下,他與人交手,似乎只奔著要一刀取人性命,大刀裂空,直取其中這位土雲峰紫府境第四層武者的面門。


「哼,狄嘯天,你真當自己是天雲宗第一天才了!」狄嘯天修為實則只有紫府境第二層,在這位土雲峰內門弟子眼裡,根本不夠看。

變身星神女王 ,也是一面盾,他單手持盾暴力上揚,一盾架住了狄嘯天的刀,嘴角獰笑間,便要將此刀頂回去,再緊接著還以狄嘯天一擊。

但這一刀一盾兩件兵器砰然相撞之際,這位土雲峰弟子卻頓覺一股大力自盾上傳來,轟然將他持盾手臂上的骨頭震斷成七八截!

狄嘯天一語不吐,大刀舉起,再落,再劈向這位土雲峰弟子面門!


這位土雲峰弟子心裡又驚又怕,此時又已廢了一臂,哪裡還敢接狄嘯天的刀,就想著趕緊躲開他這一擊了。但狄嘯天這一刀,卻似有天地加持般,將他身體牢牢鎖定,無論他躲到哪裡,只要還在這天地間,就斷然要被這一刀劈中!


修真聊天群 ,有紫府境第五層。他使一柄寬背刀,也算是重型兵器,刀上連綿之力不絕,將狄嘯天的大刀架在空中,給這位土雲峰弟子爭取到了閃開的時間。

「嗷!」

麒麟咆哮,紫府境武魂乍現,一頭烈焰火麒麟,彷彿從天而降,籠罩在狄嘯天身上!得到武魂加持,狄嘯天大刀上力量猛增,轟然擊破了那位水雲峰弟子的連綿之力。

咔!

這位水雲峰弟子手中的一刀人階下品寬背刀,就此被狄嘯天手中的人階中品大刀砍成碎片!

一擊建功后,狄嘯天攻勢更猛,他身周火麒麟四爪猛動,攜帶他身體攸然前沖,尤如一道急烈罡風般,手中大刀開道,沖向那位水雲峰弟子。

這位水雲峰弟子手中兵器已毀,哪敢硬接,迅速打出兩掌,抽身飛退。

他這兩掌,也足足是一門修鍊到大成境界的六段武技,但在狄嘯天這一刀之下,卻如薄紙一般,一個照面,焚身成灰!

大刀劈空,一往無前,火麒麟要殺人,此刀下,便絕不會有活口!

咔!

一叢鮮血,宛如噴泉,自這位水雲峰弟子被斬斷的腰間噴出,但鮮血剛剛濺到一尺來高,便被一道火舌捲去,一瞬間化作一縷輕煙!

另一位土雲峰弟子見到同伴如此慘死,渾身寒毛一炸,立刻便拔腿遠離了狄嘯天。狄嘯天現在要專心保護狄嘯雲,見他逃走,便也沒有再追。

忽然間,這位土雲峰弟子剛剛逃了幾步,其手中盾牌突如寒光般飛出,在空中不斷打著旋轉,盾牌邊緣鋒利的圓刃,割裂得空氣嘶嘶作響,宛若毒蛇吐信。

這圓盾飛行的方向,赫然正是狄嘯雲!

這位土雲峰弟子為了擊殺狄嘯雲,竟是連這面人階下品的武器也不要了。不過這並不虧,一件人階下品兵器在功勞殿中價格不過一萬功勞點,而殺了狄嘯雲,就可得十萬功勞點!

圓盾呼嘯,直取狄嘯雲胸膛!

狄嘯雲目光一寒,卻對不遠處正要出手相救的狄嘯天大喊道:「嘯天哥,不用擔心我,你盡可去宰了此人!」

嘴中說著,狄嘯雲已迅速取出自己的人階下品圓盾,運足了全身力氣,將它丟向了那位土雲峰弟子射來的盾上。

一位紫府境第四層強者射出的盾,自不是那麼好擋的,狄嘯雲丟出的盾剛剛碰到這面盾,便立即被彈飛出去,咔嚓一聲將遠處一名倒霉的獸雲峰紫府境第一層武者腰斬。

但他旁邊另一位龍雲峰的紫府境前期武者卻是極幸運,立即撿起這柄盾來,迅速遠離了此地。

那位土雲峰弟子射來的飛盾雖未被打掉,但力道已然減了不少,狄嘯雲雙手持大寒劍,向前一劈架住此盾。

咔咔咔!

飛速旋轉的圓盾,其邊緣利刃與大寒劍刃飛速摩擦著,發出一陣另人耳酸的尖利嗓音!

但狄嘯雲卻面色猛變,「糟糕,輕敵了!」這面飛盾上剩餘的力量依舊極強,硬將他砍出的大寒劍頂了回來,眼看著,狄嘯雲就要被自己的大寒劍斬中!

就在此時,一點黑芒刺來,這是孤劍雲的劍!

這一劍的力道看來並不大,卻不知點在飛速旋轉的圓盾上哪個位置,這本要殺人的盾,其飛行方向陡然便轉了個直角,改飛向孤劍雲。

孤劍雲又連點數劍,只聽得這盾上傳來幾聲脆響,其旋轉和飛行的趨勢,突然便被近乎神奇地卸掉了。圓盾隨即被孤劍雲抓在手中,塞入了儲物戒指。

看著孤劍雲這幾劍,狄嘯雲直將眉頭皺成了溝壑般深邃,「好精妙的劍法,不行,以後可得讓孤兄好好教教。」

遠處,只聽得一聲慘嚎,那位剛剛出手偷襲狄嘯雲的土雲峰弟子,被一柄火焰大刀擊中,屍分兩半!

狄嘯天隨即撤去了火麒麟武魂,大刀揚開,一邊劈人,一邊朝狄嘯雲處趕回。六峰勢力中武魂境的敵人他並不屑殺,紫府境前期的敵手,卻盡數被他砍掉了性命!

無論是紫府境第一層、第二層、還是第三層,無論是以防禦著稱的土雲峰弟子,綿力不絕的水雲峰弟子,還是戰力霸道的龍雲峰弟子,狄嘯天要殺,都不過一刀!

紫府境前期的六峰弟子,竟沒有一人,配讓他使出第二刀!

是而狄嘯天在此地大刀飛揚,一通砍殺間,衝過來要殺狄嘯雲的六峰弟子,便如過篩子一般,紫府境前期武者全數被斃,只有武魂境後期武者能接近到他二人。

但對於這兩人來說,縱使是紫府境第九層強者,也不過幾劍爾!

孤劍雲似乎有種殺人上癮的傾向,準確來說,這些朝他二人衝過來的六峰弟子,都是來殺狄嘯雲的,本沒人主動招惹他,可他卻是主動出手,連珠串般一劍殺一人,尤如辛勤的農夫在插秧,直插得這裡倒了一地,身上只有一個小傷口,流血卻汩汩不止的屍體。

他更是從未過說一個字,依然冷漠的臉上,也看不到一絲的神情波動,彷彿他真得是在插秧一般。

孤劍雲奪人性命,正如農夫種田,因為,這正是他的職業!

「嗨!給我死!」與孤劍雲的冷漠寂靜皆然相反,狄嘯雲一臉怒容,口中嘶吼著,手中大劍飛劈,劍氣磅礴,如海上巨浪,橫掃而過,將一片木船拍成碎片。

武魂境七、八層的武者,除了孤劍雲這樣更恐怖的天才之外,哪還有人能在他手中撐過一招?縱使是武魂境第九層的武者,除了地榜排名前幾的人物,也沒有人能在他手下活過!

但那些地榜高手,除了狄嘯雲與孤劍雲兩人,其餘盡皆是武魂境巔峰強者,他們的首要目的乃是突破到紫府境,哪有多餘功夫來鬥武場中玩鬧。

絕無性命之憂的比武打鬥,鞏固修為磨礪戰技還可以,但對於大境界的突破來說,就無甚大用了。

因此地榜高手極少出現在鬥武場中。

「狄嘯天,你好猖狂,草蒹人命不成!」一位龍雲峰的紫府境中期強者,巧然找到了人群中的狄嘯雲,立刻朝此處殺來。

「狄嘯天,你手染幾十位同門弟子的生命,即使火老地位再高,也保不住你了,速速受誅!」緊接著又有一位獸雲峰紫府境強者殺了過來。

這回的運氣似乎有點差,這衝來的兩人,竟都是紫府境第六層強者!

狄嘯天身周火麒麟虛影迅速浮現,大刀揚起,縱步跨出,將這兩人攔了下來。

這兩人也立即動用了武魂的力量,一條青斑鱷,來自龍雲峰,一頭長牙野豬,來自獸雲峰。

這兩人修為已比狄嘯天高出足足四層,那位龍雲峰弟子中手中更同樣持一件人階中品兵器,兩人合力,將狄嘯天纏了下來。

「快去宰了狄嘯雲!」那位龍雲峰弟子冷笑一聲,對周邊的蛟龍幫成員高聲呼喊。

沒有了狄嘯天攔殺,立即便有三名紫府境前期武者趁機沖了上去。

「哈哈,狄嘯雲,你還敢揚言滅我蛟龍幫,這次,你活不過今天!」一位獸雲峰紫府境第三層武者長劍在手,滿臉獰色,目光中殺氣濃烈。

轟!

突然,一記火焰刀自天而降,將此人劈成了飛灰!

「狄嘯天,你找死!」龍雲峰紫府境第六層武者大怒,這狄嘯天在與他兩人交戰之時,竟還敢分心去擊殺一人,這太不將他二人放在眼裡了吧!

但事實卻是真得很令人無奈,他與另一位獸雲峰的兄弟,兩名紫府境第六層武者,使盡了渾身解數,竟然還沒有傷到狄嘯天,每每都被那柄大刀上恐怖的火焰力量逼退!

衝到狄嘯雲與孤劍雲近前的兩名紫府境前期武者,一名武雲峰弟子,一名土雲峰弟子。

不等狄嘯雲吐出半個字來,分配一個作戰任務啥的,孤劍雲一人一劍已然殺出,直衝向那名武雲峰弟子。

剩下的這個土雲峰弟子,修為是三人中最弱,只有紫府境第一層,自然就歸狄嘯雲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罓

… 「紫府境前期武者而已,孤劍雲殺得,我也殺得!」雖明知自己的天賦比起孤劍雲來確實差了點兒,但狄嘯雲也絕不會服輸!

「孤兄,比比誰殺得快!」狄嘯雲朝孤劍雲喊了一句,隨即卻收起了大寒劍,單以雙拳攻了上去。

狄嘯雲這話,就說得臉皮極厚了,他這對手修為只有紫府境第一層,孤劍雲的對手,卻是紫府境第二層的,而且武雲峰弟子大多為戰武魂,天賦極佳,綜合實力在十二峰中排名很是靠前,相比較來說,只以防禦著稱的土雲峰弟子,戰力就極弱了。

孤劍雲沒有理會他,身法速度卻陡然增了幾分,持劍殺向那名武雲峰弟子,看來他是以默認的方式應了狄嘯雲的比試,已然發力了。

那個紫府境第一層的土雲峰弟子卻是怒了,「你丫一個武魂境第七層的小螞蚱,也敢揚言殺我,還要跟人比試誰殺得快,當老子是泥捏的不成!」

此人使得不是盾,卻是一件棕色的圓環,直徑至少有四尺,圓環粗如成人手臂般,上面卻是沒有半點利刃,應當是以重擊的方式傷敵的。

若非如此,狄嘯雲也不會收起大寒劍來,準備空手迎敵了。

但他收起兵器,對這位土雲峰弟子來說,就更是莫大的侮辱了。只是,縱使對手使的不是利器,狄嘯雲也沒必要將武器收了吧,他這是要做何?

這位土雲峰弟子滿臉怒色,嘴上卻是大笑著,狄嘯雲對他的輕視確實侮辱了他,但這也更方便他將狄嘯雲斬殺不是?

砰!

這位土雲峰弟子雙手持環,一個前伸,直砸向狄嘯雲胸膛。

狄嘯雲一手抓住圓環,順勢往後一拉,身體卻藉此力,從側方飛速逼近這位土雲峰弟子。

紫府境第一層武者,如果沒有修鍊特殊的加持力量的功法或武技,雙臂力量應是在一萬斤到兩萬斤之間,狄嘯雲現在雙臂力量已有一萬四千斤,並不比這位土雲峰弟子差多少。

他一手拉著這位土雲峰弟子的圓環,朝對方飛速逼近。

這小子拉扯圓環的力量,竟能與自己相抗!這位土雲峰弟子登時便被狄嘯雲手上的巨力一驚,卻也很快反應過來,將圓環橫向開掃,砸向狄嘯雲腰肋。

狄嘯雲立即將兩手都抓住這隻圓環,與這位土雲峰弟子以力僵持,這件圓環上充斥著對方的元氣,好在土系元氣本身沒有任何殺傷力,接觸時只有一種厚重之感,故而狄嘯雲手掌與這位土雲峰弟子的土系元氣碰在一起,也不會受到半點傷害。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