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好了,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迹的時刻了!」雪知詩的語氣像是帶著某種神秘的魔力!

2021 年 1 月 2 日

「咔嚓!」

凈意等了好半天的咔嚓聲終於來了!

突然,只見,凈意眼睛瞪的溜圓,眉頭皺的像是丟了鑰匙的鎖,顯然是受了極大的刺激!

原來,在那並不刺耳的咔嚓一聲之後,凈意眼前就出現了一個光彩耀人的美女,沒錯,就是之前那照片上的美女,就是那雪知詩在影視公司大樓上拍下來的美女,就是雪知詩所說的現在是人氣排名第一的美女,這美女光芒奪目,十分刺眼!

這時,雪知詩又用相照機對著這美女咔嚓了一下,之後這美女就一動不動的定在了那裡,像是被點了穴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凈意疑惑的問道。

「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就是暫時給她定住了,這樣她現在就處於一種休眠狀態,看不見對面的我們,也聽不到我們的說話聲!」雪知詩神秘的說道。

這時凈意快速的眨了眨眼睛,然後問道:「這個眼前的美女是真的嗎,是活的嗎?」

凈意似乎被眼前這一幕震驚的有些語無倫次,所以他也許並沒有清晰的表達出自己內心中想要表達的東西來!

不過,雖然凈意並沒有說明白,但是雪知詩卻貌似聽明白了,也許是雪知詩太聰明了吧,當然,不聰明也搞不了科研啊!

「你是想問,這個美女是不是真的是那個女明星,對吧,沒錯,是真的,她真的是那個女明星!」雪知詩微笑著說道。

「那現在這個世界上是有幾個這美女呢?」凈意繼續問道。

「兩個!」雪知詩回答的簡單幹脆!

「你是說原本那個女明星還在,而這裡又硬生生的製造了一個出來?」凈意大吃一驚的問道!

「沒錯,你若是非要這麼簡單粗暴的理解的話,也沒有什麼問題!」雪知詩坦然的答道!

「可是,怎麼可能兩個都是真的呢,只可能有一個真的啊?」凈意疑惑的問道!

「你沒聽說過『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嗎?」雪知詩神秘的說道!

凈意聽后眨了眨眼睛,貌似略有所悟,但是卻又好像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的樣子!

「如果真的將這兩個人湊到一起,那就是好比是真假美猴王,誰都說自己是真的,而一般人根本分辨不出來!」雪知詩眯著眼睛說道。

「可是說到底,肯定還有一個假的不是嗎?」凈意眉頭微皺問道!

「如果你是佛祖,那確實還有一個假的,可如果你不是,那也就無所謂真假!」雪知詩臉上現出迷之微笑!

凈意快速的眨了眨眼睛,然後眉頭微皺道:「那這東西豈不是能用來做壞事嗎?」

雪知詩眉毛一挑說道:「刀能殺人,也能切菜,好壞不由工具決定,而由使用工具的人決定,你若拿它做壞事,那它就是兇器,若是拿它做好事,那它就是寶貝!」雪知詩眯著眼睛說道。 這時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那如果真的讓這兩個人見面的話,會發生什麼呢?」凈意疑惑的問道。

「兩個人都會認為自己是真的,認為對方是假的,而周圍的眾人則根本分不出真假來!」雪知詩平靜的說道。

「那如果這樣的話豈不是會產生混亂?」凈意擔心的說道。

「這個世界其實本身就是混亂的,只不過有些混亂比較明顯,而容易發覺,另一些混亂則不那麼明顯,不容易發覺,但是後者的數量其實要更多,凡人認為習以為常、理所當然的事情,在聖人看來其實都是混亂的!」雪知詩深沉的說道。

突然,雪知詩似乎意識到了什麼,然後快速的眨了眨眼睛,說道:「我好像說的有些遠了,還是回到你問的問題上來吧,如果不想讓混亂產生其實也容易的很,只要不讓她們見面不就行了嗎,讓她們永遠不見面,就能永遠保持相安無事的狀態,當然,其實我們也可以隨時將新製造的這個人收回來的,真的需要用到她的時候,只要重新將她製造出來就好了,這個其實是很方便的事情,一點兒都不麻煩!」

「還能再將其收回來?」凈意吃驚的問道。

「當然了,就像一把雨傘一樣,我們能打開它,就能合上它,若是只能打開不能合上的話,那豈不是壞傘嗎?」雪知詩輕鬆的說道。

「那怎麼收回來?」凈意問道。

「你剛才沒看見嗎,我先是將相片放到相照機中,然後按了一下快門就可以將其製造出來了,然後我再對著她按一下快門的話,就是讓她定住,也就是進入休眠的狀態,然後第三次再按一下快門的話,就是將其收回來了,來我給你演示一下你就清楚了。」於是雪知詩對著那休眠狀態的美女再次按了一下快門,果然,這美女就消失不見了。

「看見了嗎,沒了吧,這就是被收回來了,當然以上的步驟是針對會動的東西,如果是不會動的東西,那第一下快門就是製造出來,第二下快門就是收回來,怎麼樣,很簡單吧?」雪知詩說起來相當輕鬆的樣子。

「哦,原來是這麼回事!」凈意點點頭道。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如果我拿一張你的照片的話,那豈不是也能再製造出一個一模一樣的你來?」凈意微笑著說道。

「理論上說當然是這樣的了,但是我是絕不會給你我的照片的!」雪知詩調皮的笑道!

「行了,你們這個發明不錯,以後再接再厲,希望你們能不斷的有新的研究成果面世!」凈意鼓勵雪知詩說道。

「我們研究出了這麼好的東西來,你有沒有什麼獎勵啊?」雪知詩微笑著問道。

凈意眉毛一挑,眨了眨眼睛說道:「你先將照相機給我,然後我拿著它到一家餐廳里將他們的菜單都照下來,然後你就將這些照片全都放到相照機里變成菜,你看我這個主意怎麼樣?」凈意微笑著說道。

雪知詩一嘟嘴道:「我說老闆,你也太摳了吧!」

「這有什麼摳的,這不正是證明你的相照機很厲害很牛嗎?」凈意快速的眨了眨眼睛說道。

「那好吧,算你狠,給你,照相機和照相機你都拿好,快點兒去給我照菜單去,我已經餓了!」雪知詩說著將照相機和相照機遞給了凈意。

「你等著啊,別著急,我很快就回來的!」凈意接過了東西說道。

「記住,我吃素,不要給我照肉菜!」雪知詩叮囑凈意道。

「呦呵,你還有這麼高級的習慣呢?這還真是讓我刮目相看!」凈意不禁吃了一驚!

「我的高級習慣還多著呢,沒有高級習慣能成為高級的人嗎,不成為高級的人能搞科研嗎?」雪知詩調皮的說道。

「好吧,我信你,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凈意微笑著說道。

「記著要素菜,不要肉啊!」雪知詩再次囑咐道。

「好,知道了,誰要是娶了你還真是一件不錯的事情!」凈意微笑著說道。

「為什麼?」雪知詩微笑著問道,其中夾雜著些許疑惑!

「好養活唄!」凈意笑道!

雪知詩也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好了,我走了,咱們就奔著干豆腐卷大蔥使勁吧!怎麼樣?」凈意逗雪知詩道。

「不行,我也不吃蔥!」雪知詩義正言辭的拒絕了凈意的提議。

「蔥你也不吃?」凈意挑了挑眉毛說道。

「蔥姜蒜都不吃,這些都不算素!」雪知詩一本正經的說道。

「哦,好高級的樣子!」凈意微笑著瞪著雪知詩說道。

「好了,你快去吧,你要是再磨蹭一會兒我就要餓睡著了!」雪知詩嘴一撇說道。

「說實話,那你就不如先睡覺后吃飯,因為我一向如此。」凈意眨了眨眼睛說道。

「哦,是嗎?」雪知詩挑了挑眉毛問道。

「當然了,吃完飯再睡覺的話對消化不太好的!」凈意一本正經的說道。

「看來你的習慣也挺高級的!」雪知詩笑著說道。

「這個無所謂高級不高級,只是說事情本來的規律就是這樣的,難道不是嗎?」凈意認真的說道。

「當然是了,什麼是高級,能懂規律,守規矩就是高級,難道不是嗎?」雪知詩模仿著凈意的樣子說道。

「沒錯,那你平常是怎麼樣,你是先吃飯後睡覺嗎?」凈意問雪知詩道。

雪知詩眨了眨眼睛說道:「其實我有一個和別人不太一樣的習慣。」

凈意聽從雪知詩的語氣中聽出了一種微妙的感覺來,於是有些驚訝的輕聲問道:「什麼習慣?」

「我中午的時候其實是邊吃飯邊睡覺的。」雪知詩平靜的說道。

「什麼?!」說者平靜,聽者相當不平靜,凈意聽后對此大吃一驚!

「你這個習慣簡直太奇了個葩的高級了吧?!」凈意繼續追加了一句話用來表達自己意猶未盡的驚訝,目光中充滿了敬畏之情! 「奇葩嗎,每個人也許都有幾個在別人看起來比較奇葩的習慣吧,否則的話那得平庸到什麼程度了?」雪知詩微笑著說道。

「可是你是怎麼做到的?」凈意疑惑的問道。

「你說馬能站著睡覺,它是怎麼做到的?如果說馬能一邊站著一邊睡覺,那我就不能一邊吃飯一邊睡覺嗎,難道我還不如馬嗎?」雪知詩笑著說道。

「好吧,我相信你不會不如馬,你如馬。」凈意笑了笑說道。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

「那你晚上的時候能邊吃飯邊睡覺嗎?」凈意好奇的問道。

「那我得吃多長時間,這麼長時間我得吃多少東西,如果那樣的話,誰能養活的起我,儘管說我吃素!」雪知詩瞪著一雙大眼睛對凈意說道。

「哈哈哈,你還真是長的好看又善良。」凈意笑著說道。

雪知詩一愣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是誇你能為別人著想啊,為了不給別人增加壓力,自己寧可放棄如此霸道的的習慣而不顧,佩服佩服!」凈意笑著拱了拱手說道。

「看看我以後能找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條件允許的話,興許我還真要把我這個習慣給撿起來!」雪知詩調皮的說道。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到了什麼!

「對了,雪知詩!」凈意挑了挑眉毛說道。

「怎麼了?」雪知詩看見凈意的樣子頗感奇怪的問道。

「難道我們不能換一個方向解決問題嗎?」

「什麼意思?」雪知詩一副不明所以的樣子!

「就是說假如我們現在的任務是將一根杆子接長一塊,那麼其實我們可以從一邊去接長,也可以從另一邊去接長,不是嗎?」凈意認真的說道。

「你說的是沒錯啊,可是你到底是要表達什麼意思?」雪知詩疑惑的問道。

「我的意思就是說你可以從從另一邊將杆子接長,也就是說換一個方向解決問題!」

「可是我依然不明白你的意思。」雪知詩一副蒙圈的樣子。

「這點兒事都想不明白了,就這腦袋還搞科研呢?」凈意笑著說道。

雪知詩轉著眼睛在想問題,但是似乎依然沒有答案,甚至微微皺起眉頭來!

這時,凈意笑了笑說道:「我的意思其實是說,你可以不用睡覺那麼長的時間吃飯,而是用吃飯那麼長的時間來睡覺啊!」

這時雪知詩才恍然大悟道:「你的意思是讓我每天晚上只睡十幾分鐘的覺?」

「或許你可以嘗試一下,當然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凈意笑了笑說道。

沒想到,雪知詩的表情竟然一下子變的嚴肅起來,凈意沒想到雪知詩這麼不識鬧,竟然生氣了!

「怎麼,你生氣了?」凈意輕聲問道。

「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我想說的是你剛才的想法給了我極大的啟示,甚至讓我極為震撼,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你真是太厲害了,不愧是老闆,思維高超,我平時還覺得自己挺聰明的,但是剛才你那話一說,直接秒殺了我的優越感,我佩服的五體投地,真的,你的這個想法太厲害了,甩我好幾條街!」雪知詩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還當真了,我就是那麼一說,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你竟然認真了,你不愧是搞科研的,比我想象的還沒有幽默細胞!」凈意對雪知詩的話感到非常意外。

「不,我不知道你是真的就這麼一說,還是裝作就這麼一說,我不知道你是真的開玩笑,還是裝的開玩笑,但是不管怎麼說,你這句話給我的啟示極大,我一會兒就試一試,如果真的成功了,那你簡直是改變了我的命運,那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了,那可真是大恩難報了!」雪知詩認真的說道。

「誒,你可打住,打住,姑娘,這個事兒可沒這麼嚴重啊,你別想的太多了,你若真是成功了,說明你能力強,說明你是天才,跟我沒什麼關係。」凈意感覺怎麼越說越不對勁了,於是趕緊點到為止。

「好了,不多說沒用的了,我去給你拍菜單去,你等著啊,我去去就回。」凈意想起了正事來。

「好吧,你去吧,不過說實話,在剛才我們討論那個高級而重要的問題的時候,我貌似已經忘記了飢餓,而到了現在貌似已經餓過勁了,已經沒有什麼飢餓的感覺了。」雪知詩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說道。

「哎呀,都怪我,我剛才多了一句話,就開了那麼一句玩笑,就把正事兒給耽誤了,真是太對不起你了。」凈意趕緊道歉道。

「如果因為少吃一頓飯而把命運給改變了,那我寧可少吃十頓飯!」雪知詩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至於啊,姑娘,不至於,我這就給你弄飯去!」凈意說完,急急忙忙的就走了。

凈意一個瞬移來到了一家餐廳的門口。

突然,他眼睛一亮,像是發現了什麼!

原來,他竟然看見一家餐廳旁邊的那家影視公司中竟然急急忙忙的出來一批人,這些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當然,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人竟然羈押著一個人,那人被戴著黑頭套,根本看不見臉,連頭都看不見,所以甚至連性別都辨別不出來!

「這是什麼情況,是在拍戲嗎,怎麼好像不像呢,那如果不是拍戲,又是在幹什麼呢?如果不是拍戲的話,那這個場景可就太恐怖了,這豈不是成了犯罪現場了嗎?」凈意不禁捏了一把冷汗!

突然,凈意眼睛一亮,像是想起來了什麼,於是就藏在暗處用照相機將這些東西拍了下來!

於是他也沒有時間去照什麼菜單了,而是趕緊趕回了實驗室,去找雪知詩!

「這麼快就搞定了?」雪知詩驚奇的說道。

「抱歉,我沒有去照菜單。」凈意對雪知詩道歉道。

「那你幹什麼去了?」雪知詩疑惑的問道。

「我想我或許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凈意深沉的說道!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雪知詩疑惑的問道。

「我剛才剛到一家餐廳的門口,就發現那影視公司中出來了一群人,全都穿著黑色的衣服,戴著墨鏡,那感覺就像是黑社會一樣!」凈意眉頭微皺,對雪知詩講述著自己這不平凡的經歷!

「影視公司嘛,應該是在拍戲吧,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也許是在拍警匪片或者黑社會題材的影片嘍!」雪知詩淡定的說道。

「但是這些還都不是最關鍵的,最奇葩的是那一群人竟然在羈押著一個人,而且那個人還被戴了頭套,看不見臉,也看不見頭,所以連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來!」凈意深沉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