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奇怪的姓氏,」珍妮特·約翰斯頓念叨了一句,又上上下下將西蒙打量了一番,一副非常滿意的表情,然後轉向凱瑟琳,道:「那麼,凱特,我們把他帶回家吧!」

2021 年 11 月 4 日

凱瑟琳將自己的行李放在路邊車子的後座,走過來道:「珍妮,不要開玩笑了,我們走吧。」

珍妮特明顯不打算輕易放過兩人,伸手挽住凱瑟琳胳膊不讓她走開,目光卻盯著西蒙,好奇道:「小男孩,看樣子你也是剛到洛杉磯,和凱特一起來的?嗯,我猜猜,你家也在舊金山對不對,哪個市的,我可是替凱特問的哦?」

西蒙見凱瑟琳也多少有些好奇地望過來,想了下,才道:「大概,聖荷西吧。」

珍妮特很是不滿地乜了西蒙一眼,拖著聲音道:「真有意思哦,還大概。」

西蒙聳聳肩,輕描淡寫道:「我沒有家啊,只是在聖荷西長大。」

「怎麼可能會有人沒有家呢,」粗線條地珍妮特一時間沒反應過來,無視凱瑟琳拉自己手臂的小動作,追問道:「那你來洛杉磯之前住在哪啊?」

西蒙彎起嘴角,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道:「沃森維爾精神病院。」 沈安安不自然的躲了躲,懟了一句,「關你什麼事啊!」

「沈安安,別挑戰我的耐性!」宮澤宸嚴厲的低喝。

沈安安煩躁了,「撞牆了,行不行?」

下巴上的手指收緊了幾分,惹得沈安安嘶一聲啜了口氣。

「撒謊?嗯?」

宮澤宸濃醇如酒的音色,尾音微微上調,有一種撓人心肺的魔力。

沈安安再一次不爭氣的臉上一陣燙。

可他總不能說是被未婚夫打的吧,而且還是自己討來的打。

「哎呦喂您就別問了好么,咱倆還沒熟那種掏心掏肺,剖析心靈聊天的地步,您就算一天閑著想找個解悶兒的,我也絕對不是合適的人選,所以就請四少您高抬貴手,放了小的的吧,成嗎?」沈安安雙手合十,懇求的言道。

宮澤宸臉一黑,緩緩言道,「手太貴,抬不起來!」

「靠!你還真會聊天……唔!」

這吻,來的太突然。

沈安安一口氣還沒喘順溜,就被結結實實的堵回了口中。

男人好像火了,沒有淺嘗軋止,而是一上來就攻城略池,兇狠的猶如餓了幾天的獅子,恨不得將她這個獵物撕咬入腹一般的狠烈。

「……唔唔……」

沈安安覺得大腦有點兒缺氧,迷迷糊糊的只能被動承受。

彷彿是自己,又不像是自己。

軟了,嘴唇被蹂躪的酥酥麻麻。

亂了,大腦的中樞神經全都罷工了,只能任由那大掌按著她的後頸,將只屬於他的清冽氣息強勢的灌進來。

一記纏吻,兩廂喘息。

沈安安的唇微微腫了些,紅的好似水洗的櫻桃,讓人忍不住一再採擷。

「你這個變態!」

「我說過什麼?爆粗口就是邀請!」

沈安安眨眨眼,她剛剛爆粗口了嗎?

「你這種流氓行徑,很難不讓人爆粗口好嗎?」沈安安沒好氣的吐槽。

宮澤宸呼吸濃重,掐著她不盈一握的小蠻腰,惡狠狠的咬牙,「妖精!」

沈安安仕試圖要從他腿上下去,可忽然瞪大了眼睛。

這流氓竟然可以隨時隨地發情,剛硬的抵觸讓她渾身像長了刺。

「嘶——別亂動!」宮澤宸警告。

「你,你先讓我下去,我就不亂動了!」沈安安說話都有些結巴,形象的詮釋了此刻她搭不上線的內心。

再這麼擦槍,保不齊就得走火兒……

她一身仇恨,更是被男人傷的透透的,不管是玩兒,還是認真,她都不想再碰男人這種物種。

怕了,也心寒了!

「再動後果自負!」

男人的語調有些隱忍的沙啞,沈安安不是傻子,知道他此刻應該是挺煎熬的。

她雖不想就範,卻也奇怪。

以他各方面的能力,想要了她易如反掌,為什麼如此忍著也不下手?

這種時候還能忍住的男人,要麼就是有隱疾,要麼就是一個擁有著極度自制力的人。

這樣的人無疑是危險,可怕的!

沈安安腦袋裡天馬行空了好久,可那抵觸感依舊沒有消下去的意思。

怎麼能保證不惹怒身下的雄獅全身而退?在線等?

就這麼磨著,僵著,彆扭著,車終於開進了一個半山腰的別墅。

側頭看向窗外景色,這個地方是半山別墅群,是海川市最頂配的世外桃源。

遠離城市喧囂,依山傍水,環境優秀。

車拐進一個大門,牆壁上豎寫著「寧水郡」三個字。

一直以為寧水郡是小區名字的沈安安,後來才搞清楚,其實這一片地都是眼前這位爺的。

院落的大門自動打開,隨即整個院落的燈火悉數亮起。

車緩緩駛入院落,車門打開,宮澤宸冷聲道,「下車!」

沈安安一身窄窄禮服裙,雙腿幾乎被捆成了美人魚的尾巴,且這車這麼高,根本就是一個不可能完美完成的任務。

「笨!」

宮澤宸嫌棄的言道,將身上的小女人攔腰抱起,長腿一邁,穩穩下了車。

男人的步伐有點兒彆扭,卻也迅速。

沈安安羞赧這種親密,「你放我下來,我自己會走!」

「等你走到房間,還不得半夜了?」宮澤宸嚴厲的拒絕。

沈安安拒絕不得,只有認命。

來不及看著別墅的全貌,就被男人一路抱到二樓,扔在了那張一水黑色的寢具的KINGSIZE的大床上。

身體在床墊上彈了兩下,男人偉岸的身軀急切的壓了上來。

男人的深眸中的點點灰色,妖冶,難測。

沈安安有點兒懵。

手不由自主的抓進床單,迎著男人炙熱的足可以燒穿她的眼神,「我警告你啊,別亂來!」

男人好似一隻餓急了的野獸,將獵物按在掌下。

鼻尖蹭了蹭她的,才道,「不亂來?那怎麼來,嗯?」

沈安安緊張的快血液倒流。

她不是矯情的人,現在的男女,只要你情我願,水到渠成也沒有什麼不對,畢竟食色性也。

可現在她和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男人躺在一張床上算怎麼回事兒?

他就如古代帝王一般隨時駕臨到面前,不管她願不願意,抱起來就又親又啃,隨時把她綁到任何地方,一切都由他主宰。

這種被動的感覺讓她很惱火。

宮澤宸捕捉到了女人眼底的閃過的厭煩,鳳眸眯了眯。

「不願?」

「你覺得呢?無緣無故把人綁到家裡來實施獸行,難道我還要配合你嗎?」

宮澤宸輕笑,那笑容里卻帶著不易察覺的嘲弄,「說的真好!總有一天,你會求我的!」

「呵,讓你失望了,我還沒有那麼饑渴!」

沈安安抬眸,正好看到那雙眼中的炙熱一瞬間冷卻的過程。

他又恢復了冷漠帝王一般的樣子,這才應該是他該有的表情。

宮澤宸邪魅的唇勾起,捏著她的下巴,似是情人的輕喃,卻說不出的冷,「那我們拭目以待!」

倏然起身,宮澤宸直奔了浴室。

沈安安猶如經歷了一場戰爭般的劫後餘生,深深的呼了一口氣。

拿出手機本想給爺爺打個電話,可看著時間也太晚了,改成了發信息,反正一拿起手機爺爺就會看到的。

環顧房間,裝修的色彩單一,非黑即白,偶爾夾雜一些後現代主義的灰。

簡約,大氣,還有一絲絲神秘,唯獨就是沒有煙火氣兒,亦如這個男人給她的感覺。

高高在上的君王,神秘莫測。

沈安安閉起眼睛又回想了一下上輩子的事,腦海里的人和事猶如電影一般的放映,卻單單就不認識這個男人。

也許,他不過是海川的一個過客而已吧。

。 陳武指揮黑劍匆忙禦敵,身上開啟靈力護盾,手中還捏著幾張初階靈符。

陸羽看著三人爭鬥,眉頭一緊,在他心裡,不怎麼希望陳武隕落,後者一死,恐怕自己的命也難保,畢竟管敘和趙鍾肯定不希望七竅果的消息泄露出去,而只有死人的嘴才能永遠閉上。

摸著儲物袋,陸羽準備找準時機,隨時出手。

黑劍鋒芒畢露,在空中以一敵二竟然不落下風!

管敘和趙鍾兩人不時的捏動法訣,初階法術一道道的射向陳武。

後者疲於躲避,好幾次都是依靠靈力護盾硬抗過去,可情況依舊十分危險!

管敘看著以一敵二的陳武心裡暗鬆口氣,還好拉攏了趙鍾,否則以自己一己之力還真難對付他。

「管敘,我可以放棄七竅果和妖晶!」片刻后,陳武臉色略微蒼白,手中拿著一塊下品靈石,吸收靈氣。

「死吧!我只相信死人說的話!」沒等管敘開口,趙鍾一旁猙獰道。

這人面獸心的和尚果然惡毒!

Article Categories:
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