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太卑鄙了啊這種手段!不行,我這就把店長你今天的醜行告訴村裡的人去!」

2021 年 1 月 8 日

說罷,侍應生還就真這麼跑了出去,完全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在人類的社會裡,已經可以讓自己丟掉這份工作了。

「給我站住!少在那邊給我造謠了!」

真要讓那小子胡謅,天知道等到自己晚上出去的時候,自己的形象都被歪曲成什麼樣子了!那時候,可是怎麼也洗不清了啊!

想到這裡,店長也不管店裡的「客人」了,抄起一條板凳就追了出去——嗯,牛頭人專用的板凳可是不小呢,看著那邊還在享用美食的少女就知道了,身材還小的她,腳可是離了地有一段距離呢。


牛頭人酒館的板凳,殺傷力和別族的也是不一樣呢。


……

而一邊,即使是身旁的人打打鬧鬧也沒有轉移一點注意力,專心致志地關注於進食大計的少女,忽然像是察覺到了什麼,抬起挺翹的小鼻子嗅了嗅。

「嗯?有想要找我的人來了嗎……可是,我現在還不想見那些人呢,怎麼辦吶……」

思考了片刻之後,少女彷彿下定了決心一般,握拳捶了捶手心:「跑吧!」

想到這裡,少女連忙抬起手,往桌上剩餘的食物上方一抹,這些食物就詭異的消失在了桌面上。

「因為是『緊急事件』,所以我沒來得及付錢,這也是不可抗力嘛——誒嘿!小唯我簡直是太機智了!」

「跑路咯~~~」ε=ε=(ノ≧?≦)ノ

================

「愛莎,你怎麼了?」

走在路上,莉莉耶忽然發覺了愛莎的眼角莫名地開始抽搐了起來。

「啊,有個太過活潑的傢伙在和我們玩捉迷藏呢……」愛莎頭疼地撫摸著自己的額頭,「泥鰍太滑溜了還真不好抓呢~」

如果沒想錯的話,愛莎在說的,應該就是她想要尋找的那位神明大人吧?話說,在背後這樣說神明大人的壞話,這樣真的沒有關係嗎?

因為對方還有著任務沒有完成,所以愛莎並沒有和長老他們一起行動,而是在得到了他們村落的位置的情報后,帶著莉莉耶先趕過來歇腳了——自己雖然無所謂,不過對於莉莉耶來說,果然還是會有一點累的吧?

總之,先找一家旅店歇著再說了……反正, 豪門圈寵:吃定迷煳小甜心 。如果對方沒有露面的意願的話,自己還真信沒有什麼有效的辦法呢。

「抱歉啦,想要見到你的神明大人,看起來還要等她玩夠了才行呢。」

玩……玩夠嗎?

莉莉耶聽著愛莎的說辭,也不禁感覺到蛋疼無比。聽愛莎的說法,似乎自己祖先曾經侍奉過的神明,並不是一個非常沉穩的神明呢……自己以後要侍奉的神明大人,居然是這個樣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感覺有些不敬,不過莉莉耶還是把自己的擔心向愛莎訴說了。

「這個其實你不用擔心的啦,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存在比她還要好相處的神明了。只是……」愛莎想了想,這麼告訴著莉莉耶。

唯一比較讓人擔心的,倒是對方現在的狀態……

「或許因為某些原因,她現在呈現的,是和過去完全相反的狀態吧?」

「哈?」

莉莉耶表示不能理解。

「嘛,見到了本人,就自然一切都清楚了嘛!」

該怎麼和莉莉耶解釋呢?原本超級可靠成熟溫柔狂霸酷拽的大姐姐,很有可能變成一隻身高矮小長相稚嫩而且歡脫迷糊的呆萌蘿莉?

反差太大啦!

【雖然,就理論上的情況來看,唯姐很可能把所有過去持有的東西包括節艹在內的,都留在月亮上了……我的天,這讓我怎麼說出口款啊!】

「總而言之,我們先找一下長老他們口中那很有名的旅館吧……這麼說的話,酒館和旅館的功能合二為一,這種事情也就牛頭人做得出來吧?人類暫且不說,換成矮人那邊,酒館鬥毆可是家常便飯啊,這樣對於住宿的人員來說可是完全沒有安全感啊。」

不過就是隔了一層地板而已,天知道會不會哪天樓下鬥毆波及到了樓上呢……

「有那麼誇張嗎?」

作為家教良好的大小姐型淑女,莉莉耶可是完全沒法想象被愛莎如此形容的酒館的環境。

「這麼說吧,那些管不住手腳的傭兵就是酒館的常客,與此同時,那裡還經常出沒一些麻煩程度比起傭兵而言有過之而不及的傢伙們……畢竟,傭兵再怎麼說也是有規矩的,而有些酒館流氓則是完全屬於不見棺材不掉淚的類型。當然啦,不同的種族情況也有所差別,像是被大多數人公認的酒館流氓的種族矮人,他們自己族裡其實很和諧——因為矮人的身手,即使是平民也一樣不錯,而在人類社會,在酒館里能空手破解酒館兇器的人可不多。一來一往,在酒館里吃過矮人的虧的人一多了后,矮人在酒館的名聲也就傳成現在這樣了。」

「酒館兇器?」

「就是隨手抓過一個酒瓶,然後吧底端敲碎的狀態。這算是矮人的急脾氣導致的一個順理成章的行為把?可是,不是所有種族都能空手破瓶的……」

莉莉耶沉默了一下,心裡為那些和急姓子的矮人在酒館里起爭執的酒鬼默哀了三秒鐘。

「不過牛頭人的話,一向脾氣很好的,酒館旅館合在一起也不是不能理解啦……」

愛莎正說著,忽然一條板凳擦著她頭頂的呆毛飛了過去。

莉莉耶驚愕地看著那一條比自己平時看見過的要大出不少的板凳,半截嵌進了旁邊的土牆之中,剛想回頭看一下愛莎那裡的情況的時候,愛莎卻突然捂著頭頂蹲了下來。

「好疼!」

「……」

這是莉莉耶第一次見到,一向自信滿滿遊刃有餘的愛莎露出如此驚慌失措的表情,而導致現在的情況的原因,卻是頭頂一撮頭髮被蹭到?

莉莉耶感覺自己三觀有些開始崩潰了。

「愛莎……?」

「嗚~居然在這裡被人暗算到了……究竟是誰,居然如此深知我的弱點!?」

「不,我覺得那隻不過是意外而已……」

如果真的是有人特意襲擊愛莎的話,先不談使用的是板凳這等「兇器」,單單能相信一個人的弱點是頭頂一撮頭髮就已經很奇葩了吧?

「抱……抱歉!沒有傷到你吧?」

一個有些驚慌而焦急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愛莎朝著身後看起,那是一隻看起來正值中年的牛頭人……嗯?

愛莎敏銳地感覺到那名牛頭人的氣息有些熟悉……仔細一想的話,那不就是剛才那隻擦著自己呆毛飛過去的板凳上帶有的人的氣息嗎?錯不了的,元素薩和增強薩之前的區別,自己可是從來都沒有認錯過啊!

「砸我呆毛的……就是你嗎!!!!!」

愛莎猛地從地上一躍而起,向著那一名牛頭人漢子就揮出了拳頭——那名牛頭人明顯也不是庸手,反應非常迅速,即使沒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他也是本能地做出了格擋的動作。

怎麼看,愛莎那幼小的拳頭,都沒法對牛頭人造成什麼有效的傷害嘛——畢竟,兩者的體格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要遭……」


看到愛莎突然暴起,莉莉耶就知道不妙了。

體格上的差距用在自己身上那是完全說得過去的,可是,愛莎的話……好吧,自己當時可是看著愛莎把沙塵暴從中間活活地撕開的。

莉莉耶腦海里下意識的閃過一副番茄醬共果凍一色,豆腐腦和杏仁共舞的限制級場面。也許,只需要短短一個小時,自己兩個人和牛頭人陣營的聲望就要變成負值了……

所幸的是,愛莎多少還是留手了。

莉莉耶預想中的可怕場面並沒有發生。

莉莉耶嘴角抽搐著,看著遠處牆上那一副「栩栩如生」的壁畫,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這也是虧得牛頭人身強力壯經得起折騰吧?普通人要是被人一拳擂出數十米的話……即使是經過鍛煉的戰士也差不多該咽氣了吧?肋骨都肯定全斷了……

幸好這裡是牛頭人的村莊啊。

其實換個角度想想,真要是一般人,丟個折凳還真不一定能擦中愛莎呢。果然,被愛莎打飛的那隻牛頭人也不是什麼普通角色啊……

莉莉耶默默地在心裡做了個筆記——愛莎頭頂的那撮呆毛,不能碰。(未完待續。) 果然,和琳在一起同住了兩年之後,自己也開始往著跳脫的方向微妙地有些偏移了嗎?不知不覺的,就做出了這樣有失形象的舉動了呢。

冷靜下來之後, 一見鐘情,萌妻不二嫁

「明明以前呆毛沒有這麼敏感的啊……」

「噗!咳咳咳咳——」

坐在一旁正往嘴裡灌果汁的莉莉耶,聽到了愛莎話語中的某一個詞之後,下意識地一口英梨汁全噴了出來。

敏……敏感!?一撮頭髮而已,真的能用上這樣的修飾嗎?

「沒事,只是突然嗆到了而已。」看到愛莎因為自己的舉動而把目光投來的時候,莉莉耶連忙表示這邊沒有什麼異常。

「異族美食在前,莉莉耶你激動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啦,不過也得吃慢點啊……」

似乎並沒有發覺莉莉耶「嗆到」的真正原因,愛莎無奈地取出一條手帕,幫著莉莉耶擦著臉頰上的果汁:「就這一點,你和我家的琳還真是像呢……」

都是一副風風火火的樣子啊。

如果某隻弱氣祭祀看到自己的繼承者是這樣的話,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呢?

愛莎忽然想起了莉莉耶的先祖的模樣,雖然已經是很久遠之前的記憶了,不過愛莎認識的人中像她那麼弱氣的還真是沒有呢——明明作為人類而言也是最頂級的強者了啊,偏偏那個姓格……

好吧,其實也沒有自己之前想象地那麼大嘛……愛莎發現莉莉耶因為自己幫她擦臉的動作而臉紅了起來,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自己就能擦的啦!」莉莉耶連忙奪過手帕,扭過頭自己擦拭著臉上的果汁。

也不過就是從總受變成了傲嬌受啊……總而言之還是受。

「說起來,這個地獄火辣千層餡餅到底還怎麼解決啊?」

莉莉耶困擾地看著桌上那一份被自己咬了一小口的餡餅——真的就只有一小口而已,現在莉莉耶即使灌下了半杯冰鎮果汁,嘴裡雖然已經大致無礙了,可是食道和胃裡那一股火辣辣的燒灼感還是依然健在啊。

這種東西,未免也太辣了吧?莉莉耶甚至都懷疑,這種東西壓根就不是用來當做食物,而是用作懲罰遊戲才對啊。

「真有那麼辣嗎?」

愛莎好奇地切下一塊,端詳了片刻之後,在莉莉耶驚恐的眼神中塞進了嘴裡。

……

半晌過後。

「……好辣。」

從外表上完全看不出來啊!同樣的兩個字,此時從愛莎的嘴裡說出來和方才的自己完全是兩種概念啊!

就在莉莉耶懷疑自己是不是非常不能吃辣的時候,愛莎又切下了一塊,慢悠悠地塞進了嘴裡……

「……(咕嘟)」

莉莉耶下意識地咽了口唾沫。

「愛莎,你不覺得這個非常辣嗎?」

「是啊,挺辣的,不過對我而言還沒有到吃不下的程度呢~」

愛莎抬起下巴努力地在回憶過去的一些事情,然而,似乎是想起了什麼非常不愉快的回憶,愛莎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萎靡無比:「至少和那些能夠在胃裡發生複雜化學反應的食物,這點程度對我而言根本就是毫無壓力呢。」

「喂喂,那樣的東西吃下去真的不會死嗎……不對,倒不如說,那樣的食物真的存在嗎!?只是想一想都覺得很可怕啊!」

「這個嘛……算了,你以後問你家的神明大人就可以了。」

印象里,似乎被坑次數最多的是唯姐吧?相信即使過了這麼久,那種能燒融腸胃的威力的料理的滋味,也應該是深入靈魂之中,怎麼忘也忘不掉了……嗯,不過那種「特製」料理,實在是不建議推薦給人類啊。

真的會死人的。

「說起來,牛頭人都是抖M嗎?明明我打飛了他五十米,結果最後他居然還免去了我們這一頓的費用呢。」

那位牛頭人大叔聽見了會哭的吧?

莉莉耶雖然不清楚那種攻擊對於身強力壯的牛頭人而言算是何種強度,不過怎麼說,雙方也基本扯平了,沒有想到的是,那位被毆打的牛頭人大叔正巧是這一家旅(酒)館的的店長,而且居然大度地表示,為表歉意省去了一頓餐飲費用。

「這麼做生意不會虧本嗎?」

在莉莉耶想來,店長這麼「豪爽」的話,或許會對生意上的實際收益造成不小的影響吧?

「不,那傢伙精明著呢。」

雖然牛頭人一族的外表看上去確實是屬於老實憨厚的類型,而且實際上他們也不會想人類一樣精於算計他人,但是如果要認為這個種族都是些容易欺騙的憨漢子,那就大錯特錯了。作為一個能夠在惡劣的環境下,延續了無數代的同時,還保有著它們的歷史與文化,這可不是只靠武力能夠達到的結果。

獸人多莽夫這個確實不假,但是牛頭人的話……雖然人口一直不多,但是他們有一點就足以傲視整個世界了——這個種族的文盲率,幾乎是零。

之所以說「幾乎」而不是「完全」,畢竟要考慮到一些特殊情況,比如說從小就因為變故失散流離的幼兒這些。但只要是和長輩生活在一起的牛頭人,絕對不可能會出現不識字這樣的情況。

「牛頭人,他們的歷史或許無法用『輝煌』來形容,但是,即使是精靈也不敢用『睿智』來自居自己的種族,可牛頭人絕對可以——雖然他們沒有這個自覺也拒絕這樣的自覺就是了。」

有這麼誇張嗎?

至少,莉莉耶完全沒有感覺到,牛頭人這一個種族有愛莎說得那樣聰明。雖然她自己也知道那不過是先入為主的外觀印象而已,但是莉莉耶著實沒有辦法,把這些經常粗聲粗氣地憨笑著的牛頭人,和那些精於算計的陰謀家聯想到一起。

「覺得很不可思議是吧?」

完全看穿了莉莉耶想法的愛莎,笑著問了她一個問題。

「你知道,你覺得這個世界上最難做的一件事,是什麼嗎?當然啦,僅僅只是個人的觀點,不評價對錯哦~」

這還真是一個不好回答的問題——因為每個人的出發點、著眼點都不同,而且人和人之間的覺悟的差別,行動力的差別都體現在方方面面,莉莉耶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愛莎。

「愛莎你覺得是什麼呢?」

「我?在我看來的話,最困難的事情,不是其他,而是不犯錯——反正我是做不到就是了。」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