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天哥,你讓我做合格的聖女,是為了自己和玲瓏姐結婚吧?」可愛突然氣鼓鼓的道:「哼,偏心。別忘了,我也要嫁給你!」

2021 年 1 月 17 日

唉……不論女人還是女孩,婚姻方面的直覺都出奇敏銳。

「暈,這丫頭不考慮我怎麼忽悠羅蒙,怎麼想這來了?」威震天一陣頭疼,因為自己真是這麼打算的。這段時間,玲瓏和他談過嫁給他的事。玲瓏認為他的辦法行得通,也羞羞答答的同意了。只是新聖女要培養好久,還要在儀式上溝通先祖意識,否則得不到認可。這樣的人很難找,估計得找幾年……

威震天一聽還要幾年,當然不幹。自己當賤民領袖,那是腦袋拴褲腰帶上玩命。萬一哪天不走運掛了,還是個處男,冤不冤啊?不行,絕對不行。他算計來算計去,覺得可愛是代替玲瓏當聖女最好的人選。小丫頭太小,真翻雲覆雨他也下不去手。既然不能下手,那就委屈一下吧……

「妹子,娶你玲瓏姐太不容易,哥等不及了!」威震天附在可愛耳邊,小聲央求:「妹子,你還小不能吃。就別怪哥不仗義了,行不?」

可愛見威震天不要自己了,氣得眼淚在眼圈打轉。她一拍拉布拉多的脖子,道:「天哥騙人,你幫我電他。」

「噼啪……噼啪……」電弧一閃,威震天一個跟頭栽了下去。關於娶老婆的計劃,剛剛執行就遭遇挫折……

隊伍又走了兩個時辰,地面的紫黑色越來越濃重。前方已有炊煙飄蕩,風中也傳來煙火氣息。再走片刻,路的盡頭出現一座村落。

威震天手搭涼棚,極目看去。密密麻麻的人群足有上千,就站在村口。最前方正中,有六個寬袍大袖的華服老者。他暗道:「這就是賤民部落……」

想到以後要在這立足,威震天心情複雜,有期待、有陌生感帶來的些許緊張,還有點激動和沉重,難以描述……

「馬上到家了。」玲瓏神情歡喜,道:「天哥,族裡長老帶人來迎接你了。」

可愛更是二話不說,催著拉布拉多向前跑去。

「迎接……嘿嘿,希望是這樣!」威震天古怪一笑,回身下令:「小步快跑,加速前進!」

說完,他也催馬追在拉布拉多後面。

阿狗一揮手,大喊:「第一軍,跟上!」

眾人早就急不可耐,恨不得一步跨進村落。雖然命令是小步快跑,但整支隊伍的速度不比狂飆慢多少。他們距離村口越來越近,但躲在柵欄後面的人群卻沒有反應。既不出來迎接,也沒任何聲響,呈現出詭異的靜寂。

直到拉布拉多跑到村口,仰首長嘶,人群才驚恐的退卻……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獨角獸通體如雪,神駿非凡。一般人看到可能會驚訝,但絕不會驚懼,賤民卻避之如蛇蠍。哪怕他們當中,大多見識過幽暗沼澤那些體積巨大,模樣比獨角獸恐怖百倍的魔獸。原因很簡單,獨角獸是光明聖騎的標誌性坐騎。

在賤民的記憶里,除了沼澤邊緣哨所輪駐的光明聖騎雷東多老爺,只是高不可攀,不會隨便殺人之外。其他的光明聖騎往往比沼澤里的恐怖魔獸,更加兇殘。

每次光明聖騎前來換防,賤民都要血流成河。每當四蹄閃耀光環的獨角獸出現,都意味賤民的夢魘再次開始……

玲瓏知道眾人害怕什麼,揚聲安慰道:「大家不要怕,這隻獨角獸是我們的朋友。」

可愛抱著拉布拉多的脖子,把鬃毛弄得亂七八糟。拉布拉多覺得自己高階魔獸的尊嚴受到侵犯,非常不滿。剛要嘶鳴抗議,可愛已經拿起草藥塞到它嘴邊。面對香甜的草藥,拉布拉多高階魔獸的尊嚴,直接扔一邊了。吃得搖頭擺尾,連打響鼻……這要是讓死鬼沙巴克看見,估計得氣成亡靈,就算蒙羅用大喇叭念安魂咒都沒用。

哪怕拉布拉多擺出一副吃貨的樣子,但賤民還是往後退了好幾米,驚懼依然。玲瓏知道,一時間讓部落的人不怕拉布拉多,也不太現實。好在這事不太重要,重要的是威震天這個先祖接班人,能被部落接受。她從拉布拉多身上下來,來到六個寬袍大袖的華服老者面前,如釋重負的道:「幾位長老,我們回來了……」

說到這,玲瓏神情變得有些激動,提高聲音道:「這次,我們找到了先祖接……」

「等等……」正中一個禿頭的華服老者突然大喝,打斷玲瓏的話。他道:「聖女,同去二百子弟怎麼只回來一半,其他人呢?」


威震天一直趴在馬背上,打量眼前的情形,心中一陣陣發苦。當初在火梨堡初見賤民,他還是掛樹葉子階段。即使這樣,也覺得賤民夠窮了。可來到部落才發現,能出去的賤民穿著打扮,已是豪華頂配了。這種衣不遮體的樣子,才是賤民標配。要知道,現在都快藍月季了,天冷得呼吸都帶哈氣……

人群當中男人還好說,褲襠有個「圍裙」就能對付,比樹葉子結實點。雖然面有菜色,但也過得去。而那些女人,就悲慘了。身上的袍子,大部分都千瘡百孔,不知漿洗多少次。薄得就像劣質包裝紙,看起來一碰就碎。不過,別以為春光外泄能想入非非。因為女人身上皮包骨,隔著衣服也清晰可見。這樣的女人看著只會讓人心酸,沒有任何美色可言……

相反,站在最前方的六個長老,卻清一色的絲質袍服,大袖長襟直垂腳面,還有一雙厚實的黑面麻鞋。剛才質問玲瓏的老者最講究,還穿了青絲皂襪。

除了衣著一樣,這些長老還有一個頗為喜感的共同點。六個人全是腦袋沒毛的禿子,站在一起就像超市裡的折價雞蛋,正好半打。

「靠,穿過來的時候,真應該帶幾瓶霸王防脫,說不定能改善關係。」威震天心裡,滿是惡意的自嘲。他的目光越過幾個長老,停在縮在長老後面的孫老油身上……

玲瓏聽了質問,黯然道:「孫長老,他們都回到先祖的懷抱了。」

孫長老猛一跺腳,指著玲瓏鼻子呵斥道:「聖女,死這麼多子弟是你的罪過。」

「卧槽,剛問一句就定罪,下馬威過頭了吧?」威震天本打算先裝老實人,摸清情況再掀風浪。可眼前的禿瓢這麼干,明顯超過下馬威的範疇,而是要打殺威棒。看來,孫老油忽悠的力度過大。既然這樣,那就刺激點吧。

威震天懶洋洋的直起身,一抖韁繩催馬上前。只是這麼一個動作,但在所有人都站著不動,靜寂無聲的場面里,卻格外引人注目。

玲瓏正要向孫長老解釋,卻見威震天催馬上前。她不再說什麼了,而是主動避在一旁。這段時間,玲瓏已養成習慣。不管威震天要做什麼,重要性都是第一位的。她這麼一避,不論那些長老,還是等在村口的賤民,神情全都為之一變。只不過長老的神色,滿是緊張。而那些衣不遮體的賤民,卻更加驚懼。

馬蹄嘚嘚聲中,威震天一直向前逼近。還有幾步馬鼻子就要撞上那個孫長老了,他卻沒有停下的意思,依舊緩緩向前。

「靠,這又沒有紅綠燈。有本事你就別動,老子騎馬踩人看誰吃虧……」威震天心裡想著踩死那個孫長老,臉上卻露出貌似善良的笑容,人畜無害。不管誰光看他的表情,估計馬蹄子印到腦門都不會相信這傢伙是蓄意謀殺,而是單純的交通事故……

孫長老還不知死的在那杵著,卻被一直躲在身後的孫老油戳了一下。他想起孫老油和自己交代過,這位冒牌「先祖接班人」的特殊習慣。孫長老瞬間醒悟,急忙向後退去。他這一退,其他五位長老也跟著惶然而退,無形中把威震天的形象,突出不少……

謀殺未遂的威震天,一直騎馬走到這幫禿瓢剛才站著的位置,才提韁勒馬。接著,他笑容一斂,森然看向孫老油。可這會,孫老油仿若吃了雄心豹子膽,竟然挺起胸脯,面無懼色的跟他對視。

幾個長老站穩腳步,暗暗交換眼神,都有些惶然:「還真像孫老油說的那樣,這冒牌貨一笑就要殺人,怎麼辦?」

這時,威震天的視線也轉到他們身上,慢悠悠的道:「沒回來的人,都是被光明聖騎殺的。若不是他們拚死力戰,二百人一個都回不來。」

剛才一系列交鋒,都在無聲中進行。可相對鎮定自若的威震天而言,長老們明顯挫了氣勢。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回應。

村口站著的賤民,聽了這個消息。不少人都面色蒼白,搖搖欲墜。很顯然,那些沒回來的人,都是他們的家人……

隊伍中的蒙羅聽到這個消息,下意識攥緊骨杖,眼中異色連閃……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幾個長老已從孫老油那得到加工過的小報告,這「冒牌貨」帶領他們連著幹掉光明聖騎和獅鷲空騎的老爺。當時大家還不相信,認為孫老油吹牛邀功。

除了何氏一族的長老沉吟不語,方氏一族長老重病沒來,各姓長老把孫老油罵得狗血淋頭。就連孫老油的本姓長老,都沒給他留臉。

開什麼玩笑,光明聖騎可退千軍萬馬,獅鷲空騎稱霸天空。就憑你們區區二百號人,能把那些老爺們幹掉?咱們賤民是什麼貨色,誰不清楚?真有這本事,能活得不如狗嗎?

最後,唐氏一族的長老還語重心長地告誡孫老油。他道:「小孫,你平時吹牛|逼也就罷了,但和我們說話要一是一二是二,不能摻水呀……」

孫老油認錯的苦|逼樣,大家還歷歷在目。可當玲瓏和可愛騎著獨角獸出現,幾個長老才知道,錯的可能是自己。他們抱著一線希望質問玲瓏,其實是想聽玲瓏說那些人都是乖乖被殺,而不是戰死。

賤民被殺無所謂,千百年就是這麼過來的。但殺了貴族老爺,以後大家還怎麼活?

現在,「冒牌貨」說那些人是力戰而死,幾個長老只覺天塌地陷,世界一片灰暗。好在縮在後面的孫老油,低聲提醒:「長老,問聖女生活物資的事。」

對呀,怎麼把這茬忘了?繳完稅,還要換生活物資回來。可隊伍里的人都空著手,哪裡有什麼物資?

幾個長老精神大振,唐氏一族的長老主動承擔出擊任務,他指著玲瓏喝問:「聖女,部落的生活物資在哪,夠不夠青壯一年所需?」

玲瓏沒有回答,而是看向威震天,等待他的決定。當初,威震天鄭重其事地提出練兵掌權。玲瓏很大程度認為,這是威震天不想承擔責任的借口。為了哄著威震天來部落,她才答應。實際上,很不以為然。本來嘛,你是先祖接班人自然要領導部落,誰會不同意?威震天有些作為,她還認為是小題大做。可現在看來,自己當初的想法太天真了。

長老們的態度,已經表達得清清楚楚。他們不打算接受威震天先祖接班人的身份,更不打算讓出部落的領導權。既然這樣,她也要向各姓長老表明自己的態度。為了部落,必須遵從先祖的意志,不容違背。

玲瓏無聲的宣示,各姓長老看明白了。唐長老一咬牙,正要再度逼問。威震天一撥馬頭向他踩了過來,嚇得唐長老慌忙後退。孫老油回身招手,幾十手拿棍棒勉強算精壯的漢子從人群中擠出來。一個個齜牙咧嘴的擁簇著長老,看樣子早有準備。


「嘁……」威震天不屑的冷嗤一聲,抱著膀子喊道:「馬扎里,既然長老動問,就露點家底吧。也讓人家掌幾眼,免得心裡沒底。」

「是。」馬扎里右手殘疾,用左手乾脆利落的敬了個禮,然後把馬屁股上綁的箱子掀在地上。「咣當」一聲,一塊塊碼得整齊的坨牛肉乾,從箱子里掉了出來。接著,他又把搭在馬鞍上的袋子解開,金燦燦的金幣嘩啦啦的往下掉。全然不顧身邊蒙羅,那鬱悶的眼神。十銀幣一月的雇傭費,還真便宜……

「金……金幣,這都是金幣呀……」不知誰喊了一聲,引起人群一陣驚嘆。對村口的賤民來說,駝牛肉乾的價值還不清楚,但金幣的價值人人知道。

很多人就是做夢,也沒夢到過這麼多錢。那嘩啦啦往外掉的金幣,在他們眼中如同金色瀑布。代表著不再挨餓、也不再受凍,代表著吃飽穿暖……

幾個長老面皮子直抽,連馬扎里金髮藍眼的豬肺臉都忽略了,心思全在金幣上。就連那些擁簇他們的精壯漢子,也忍不住吞口水。

財帛動人心,孫長老終於忍不住誘惑,尖叫著吩咐:「快,快去把金幣撿起來,別臟嘍!」

那些精壯漢子挺起棍子,小心翼翼往前走,不時偷看威震天的反應。他們是各姓長老在族中的親戚子侄,雖然也怕威震天,但還是聽吩咐。

威震天的反應出乎他們的意外,不但沒阻攔,好像還不當回事。他們的膽子瞬間變大,立馬一擁而上,大呼小叫的沖向金幣。


「干,我們拿命拼回來的金幣,你們敢搶?」阿狗滿臉怒色,正要下令揍人,卻見威震天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不必理會。

幾個長老剛才還怕得要命,這會見威震天半點反應都沒有,也都膽氣大壯。原來這冒牌貨就是個銀樣蠟槍頭,中看不中用。

孫長老還大著膽子加了把火,喊道:「各姓各家的妻兒老小,趕緊把你們男人領回去。快點,別在那傻站著……」

凡是自家男人在隊伍中肅立的賤民,都聞聲而動。

孫長老這招釜底抽薪,確實夠狠。只要能瓦解威震天的隊伍,就不怕他掀什麼風浪。

「喲,這幫白痴還有兩把刷子,知道槍杆子里出政權。」威震天高看了孫長老一眼,定下幹掉他的心思。

那些手持棍棒的漢子為獨吞金幣,把其他的賤民打得頭破血流。他們自己又分贓不均,打作一團。

阿狗他們肺都氣炸了,但礙于軍令,只能對這幫人怒目而視。一個拿棍的漢子發現袁菜頭腳邊有個金幣,衝過來撿。他嫌袁菜頭礙事,想把袁菜頭推一邊去。可推了兩下,袁菜頭依然釘子似的鉚在原地。

這傢伙怒了,抬手就是一耳光,罵道:「干林娘的雞掰,好狗不擋道,給爺死一邊去!」

這下抽得極重,袁菜頭半邊臉都腫了。他胸膛劇烈起伏,卻依然不動。拿棍的漢子本想再給袁菜頭一下,可看著他如欲噴火的眼神,不知怎麼就打怵了。

「干林娘的雞掰,爺要發財,不和你計較。」拿棍的漢子自己給自己下了台階,連那個金幣都沒撿,就灰溜溜的走了。

當有人衝上來搶東西,整個隊伍都不抵抗時,蒙羅心中的失望難以言喻,本想撥馬就走。可看到袁菜頭這一幕,他那癆病鬼般的面容,竟浮起一層興奮血色……軍紀森嚴,無令不動,這是精銳之師才有的氣質!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唐長老見自己的親戚子侄都撿了金幣,連地上的肉乾都抱了不少,趕緊招呼道:「行了,咱們回去吧。」

其他長老也急著回去分贓,一疊聲的附和:「對對,今天都累了,先回去休息……聖女,有什麼事明天再說……各姓各家都愣著幹啥,帶你們男人回家……」

相對撿金幣,瓦解威震天隊伍的事,進行得不順利。確切的說,是根本進行不下去。凡是自家男人在隊伍里的賤民,只過去十幾步就停下了。因為自家男人不是頻頻搖頭,就是使眼色不讓他們上前。

跑過來的人基本是大姑娘小媳婦,自家男人的意思,當然得聽。所以,任憑几個長老唧唧哇哇的催促,還是不動地方。可不上前,她們也捨不得退開,就在那裡淚眼婆娑的看著,當起望夫岩。

隊伍里的人不動歸不動,但眉目傳情必不可少。尤其那個孫阿豬,小眼睛泛起的眼波,那叫一個勾魂奪魄。

威震天看得有趣,終於笑道:「行啦,我命令。你們都各回各家,各抱老婆各找媽。全軍都有,就地解散!」

「是!」隊伍齊刷刷敬禮,呼啦一下向自己的老婆跑去。孫阿豬的速度最快,差點把褲子衝掉……

看到這一幕的長老們,剛好點的臉色又難堪起來。這幫去繳稅的人,已經被冒牌貨迷了心竅,壓根不鳥他們了!

這時,身後的孫老油提醒道:「長老,金幣和肉乾都搶到手了。咱們還是先回部落,從長計議吧。萬一聖女當著眾人的面宣布這冒牌貨的身份,就沒轉圜的餘地了。」

「對對……回去,快回去……」幾個長老也不傻,轉身就走。大家都有眼睛看,冒牌貨的人一個個站如松、身材也比離開部落時粗壯許多。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也氣勢逼人,跟以前比簡直脫胎換骨。他們那些親戚子侄,拍馬都趕不上。最重要的是這些人,對那個冒牌貨的話奉行無誤。這太危險了,還是先躲遠點,再從長計議……

威震天看著長老領著賤民翻翻滾滾的撤了,有些不能置信。他心道:「弄這麼大陣仗,怎麼沒見血就跑?這麼虎頭蛇尾,我都找不著借口……」

玲瓏看威震天的臉色陰晴不定,以為生氣了。她歉然道:「天哥,對不起。我沒想到各姓長老會……」

「意料之中,不用掛懷。」威震天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岔開話題道:「親愛的,今晚我就睡你那裡……」

威震天的語氣曖昧,還一副色迷迷的樣子。玲瓏的臉一紅,還沒等說話,旁邊的可愛忽然氣鼓鼓的插嘴:「哼,按慣例玲瓏姐晚上要和長老交接物資,睡在聖地的是我。」

小丫頭知道威震天有不要自己的意思之後,就蹩手蹩腳。

威震天一陣頭疼,好在玲瓏解圍。她低聲和可愛嘀咕了幾句,小丫頭才開心起來。威震天耳朵好,聽見兩人的耳語。玲瓏的意思是告訴可愛,保證讓她嫁給自己。按理來說,聽到這樣的消息,是男人就會開心。威震天卻黯然長嘆,連假裝開心的心思都沒有。

他暗道:「唉,沒有新聖女。哥到底啥時候,才能搞定玲瓏啊?」

這時,大壯悄悄的過來,低聲稟報:「領袖,大家和家屬聊過了。各姓長老誣衊你是冒牌的先祖接班人,還警告部落的人不和你接觸。」

「剛才,他們連我是誰都不問,話也不說一句,還不明白嗎?」威震天笑笑,心裡卻道:「這種鬥爭水平,低級到家了。虧我當初還算計那麼長時間,白痴……」

「不行,我要和長老們認真談一談。」玲瓏依然不死心,道:「也許,他們還不知道部落已經危在旦夕。這種情況下違背先祖意志,真的會走向滅亡!」


威震天不以為然的撇撇嘴,卻什麼也沒說。

阿狗帶著部隊,憤憤然的過來。他道:「領袖,那幫混蛋搶東西,你怎麼不讓我們動手?」

威震天看著阿狗身後同樣不滿的部隊,笑著問:「你們打得過他們嗎?」

眾人一片大嘩,群情激昂。阿狗好像受了莫大侮辱,抗辯道:「領袖,這是對你親手建立的部隊,最大的侮辱。沒錯,以前我們打不過那幫混蛋。但現在,我們十個……不,五個人就能把他們打成你說的植物人!」

「那你們還擔心什麼?」威震天語氣平淡,卻暗藏殺機。他道:「東西只是在他們那暫放一陣,過幾天我們再拿回來。到時候,還得算上利息。」

阿狗他們一個個摩拳擦掌,恨不得馬上就找那些混蛋的晦氣。那猙獰的表情,活脫脫一幫討債公司的打手。一群小媳婦,看著自家男人的暴脾氣,嚇得不敢出聲。

威震天又弄出一箱子駝牛肉,招呼道:「這箱肉大家分了,吃好吃飽多辦事。沒有新命令之前,好好享受你們的假期。」

眾人轟然應喏,興高采烈地領著媳婦拿肉。

孫阿豬的媳婦拿了兩塊肉,偷偷和自己男人道:「肉不多,都給你留著補身體。」

「笨婆娘,我壯成這樣還補什麼身體?」孫阿豬傻笑道:「再說,這麼多肉一個人吃不完,壞了更可惜……」

「就這麼點肉,怎麼吃不完?」

「唉,這是駝牛肉乾。煮完之後,兩塊有十幾斤……」孫阿豬說到這,看威震天正一臉壞笑的看著自己,很不好意思。他道:「領袖,我這婆娘沒見過世面,你別笑話。」

「我特么不是笑話,而是羨慕嫉妒恨,老子還一個人干靠呢!」威震天給了孫阿豬一腳,數落道:「媳婦疼你就偷著樂吧,還說人家沒見過世面,你見過啊?」

孫阿豬挨了一腳也不躲,就摸著後腦勺傻笑。

威震天又拿起兩塊肉,往孫阿豬媳婦手裡塞。他道:「弟妹,多拿點。你男人訓練和作戰都夠勇猛,這是應有的獎賞。」

孫阿豬的媳婦惶然接過,躬身道:「謝過老爺。」

孫阿豬提醒道:「叫領袖,別不懂規矩。」

「可長老……」小媳婦明顯有些遲疑。

「狗屁長老,咱家就叫領袖。」孫阿豬的臉一板,真生氣了。他呵斥道:「不止是咱家,凡是軍隊里的人都要叫領袖!」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威震天崛起》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威震天崛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領袖這個稱呼,隨著部落先祖和十二門徒故去,再也沒出現過。漫長的奴役和壓迫,讓領袖這個詞在賤民當中成為禁忌。因為,這個詞會帶來無盡殺戮。何況,各姓長老也鄭重其事地警告過,威震天是冒充的先祖接班人,還妄想當部落領袖的騙子。這話,賤民至少信了一半,另一半也傾向相信。沒辦法,被迫害太久,總有些神經兮兮的妄想症。

但在威震天親手建立的軍隊當中,先祖接班人的身份早已深入人心。而且,在對光明聖騎和獅鷲空騎的戰鬥中,威震天表現出的勇悍和領導能力,也折服了眾人。再加上苛刻的服從訓練,反抗意識的培養,還有坑蒙拐騙的手段,讓他們相信……

威震天做領袖,能讓自己和家人過上好日子。有一天,他們能摘掉賤民的帽子。未來,部落能擺脫被奴役、壓迫的命運。不再繳納沉重的賦稅,不再隨意被屠殺,不再用性命去幽暗沼澤換取物產。雖然這一天,還很遙遠。但大家堅信,這一天遲早會來。心中充滿希望的眾人,對威震天的心態,從一開始只是混吃混喝的害怕,變成真心實意的敬畏。

現在,有人敢質疑威震天。不管是誰,他們都會撲上去拚命。哪怕戰死,也毫不退縮。原因很簡單,他們寧可死也不想希望破滅。沒有誰在當過人之後,還願意做狗,甚至是連狗都不如的賤民螻蟻……剛才,若不是威震天不允許。那些長老和他們親戚子侄,有一個完整的站著。新成立的炎黃部落抵抗軍,百分百集體自殺。

玲瓏曾哭著說,威震天給了他們希望,不要再殘忍地奪走。如今,終於有人願意用生命去捍衛,並且實現這個希望了。雖然這樣的人相對整個部落,還少得可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