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大人,我們記下了。」

2021 年 1 月 18 日

「眼前,你們急需做的,就是找一本叫大五行的元訣!以及各種丹藥、武器,不用好的,殘的斷的都行!拍賣會,我會給你一個開門紅!」

「謝大人。」

火靈兒滿臉燦爛笑容,楚玄取出一顆脫胎丹,讓火靈兒吞下,接著替她涅槃臟腑、骨骼、開闢修鍊路線,定好穴竅點。

脫胎換骨之後,火靈兒感覺到她的強大,喜極而泣。

「大人,我……」

「你們幫我做事,我自然不會負你們!我希望,有朝一日,站于山峰之巔時,有你們同在!」

「大人,我們會拚命的!」兩人同時說來,滿臉莊嚴。

「去做事吧!」

楚玄揮了揮手,兩人領命而去,動力十足。

看到兩人消失在眼前,楚玄眼裡亮光大作,他剛才激動,不僅僅是想到了擁有大勢力的各種好處,更是受到兩人的啟發,有了應對「白馬學院下面有寶藏」的計劃。

照他原來的想法,是絕不會讓那些武者隨意踏入白馬學院,踏入者,死!

可是,這個難度很大,很要命。

雖然他實力強,有一定的把握就算不敵,也能逃出生天,但白馬學院其他人呢?像那黃凡,僅是煉體境的修為,面對數萬武者,活得了嗎?

他有一個可供利用的蒙家少爺身份,可這個身份,在危及生命,或者有巨大利益的情況下,未必就有用,趙明秋不就是例子嗎?

看到他手持蒙令,依久拚死殺他。

再說了,為寶而來的武者那麼多,想擋也擋不住,他能對付輪脈境的武者,哪怕是六重境,他也能與之一戰,但更高的呢?

甚至是靈塔境武者呢?

所以,堵不如疏!


就像洪水,越堵它,它決堤之時的暴發力便越強!

疏通它,它就能造福一方。

介於此,那些武者要進來尋寶,就讓他們進來!

不過,進來也是有條件的!

楚玄要利用這個謠言,好好地賺上一筆,不僅賺錢,更要給白馬學院賺名聲!

想一想,那方勢力要將白馬學院湮滅在歷史長河當中,可此刻,白馬學院卻能趁此機會,天下皆知,對於一個趨近於滅亡的白馬學院來說,絕對利大於弊。

知道白馬學院的人多了,有關白馬學院的歷史,總會被人爆出來!

那秘密,總有一天,會水落石出。

至於賺錢,就更好辦了,進學院大門出一筆錢,進藏書閣出一筆錢,每上一層,出一層的錢,錢越多,呆的時間就可以越長。

進玄陰潭也可以,仍然要出一筆錢。

哪怕就是挖學院的地,都沒問題,前提就是要出更多的白玉錢。

反正一句話,做任何事,到任何地方,都要錢!

一個武者身上賺一萬枚白玉錢,那數十上百萬武者賺下來,將賺上一筆恐怖的數字。

況且,按照他的計劃,一個武者才不止賺一萬!

再加上陶澤和火靈兒的計劃,非得讓他們將口袋裡的錢,花得光光的。

當然,錢沒了,還可以用東西代替。

丹藥、武器、元訣等等修鍊資源,或者是書籍都行!

白馬學院有沒有寶藏,他不知道。

但現在,楚玄要讓那些武者更加相信下面有,他們越相信,就越捨得花錢。

如果一不小心,真的挖出了寶藏,那更好!

以他的能力,還有藍羽兔,就算得不到全部的寶藏,也能得到好一部分。

更重要的是,能從寶藏當中,找到白馬學院的歷史。

這是用錢買不到!

如此一來,便相當於借武者之力,幫白馬學院做事,而白馬學院還要賺他們的錢,哪怕就是挖出了寶藏,火靈兒他們的拍賣場,還在等著他們。

還有一點,這樣做可以避免傷亡。

楚玄相信,那些武者寧願花點錢進白馬學院,也不願得罪一個持有蒙令,實力還很強大,對敵人毫不留情,必殺必斬的人!


這件事,得讓黃甲他們出面,蒙家的皮,也可以扯一扯,震懾他們不要亂來!

反正蒙家對他也別有居心。

正想著,學院門口傳來厲喝聲,「楚玄,有種就出來,我畢成要挑戰你!」

「挑戰?」

楚玄眼睛一亮,他心裡又多了一個既賺錢,又賺實力的計劃! 挑戰!

聽到這兩個字,楚玄瞬間明白了某些人的打算!

這是一根導火線,將會引起「挑戰」大爆發!

在此之前,他可能會頭痛,因為挑戰對手不強的話,他得不到淬鍊,將會浪費一大堆時間,一大堆精力,讓他無暇他顧。

水中火已經有了眉目,但虛中實、死中生,還等著他去破解!

這都需要時間!

而且,更重要的是,以他的處事方法,一直挑戰下去,等到特定的時候,有人將他激怒的話,他肯定會大下殺手。

殺人!見血!

這樣的事,會有極強的震懾力,但震懾過頭,在有心人的挑撥之下,震懾力就會變成災難,會逼得所有的武者同仇敵愾,一起朝他殺來。

何況還有白馬學院寶藏的大誘惑,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那些武者的火氣積累到一定時候,肯定會發瘋發狂,什麼蒙家少爺、手持蒙令等等,全都會棄之不顧!

哪怕他能力戰群雄,隨時可修鍊,但面對數十上百萬的武者,看不見的黑手,他也是力所不能及,還會危及到白馬學院一百零八將。

那一百零八人,是白馬學院的火苗,可以歷經風霜、血浴戰火,但是,不能隨隨便便就隕落,特別是這種無所謂的隕落。

現在,挑戰就是機會,淬鍊他們,讓他們變得更強的機會!

挑戰,將成為進入白馬學院的第一道門檻。

要挑戰白馬學院人,得交第一筆白玉錢,出錢之後,可以上擂台和白馬學院人挑戰,可以傷可以殘,可以輸可以敗,但絕不能死的挑戰。

這是白馬學院人的挑戰,在血火中成長的挑戰!

此外,這些武者,都是修鍊了元技、元訣的存在,一人幾式,加在一起,就算扣除重複的,也能收集在大量的元訣元技。

寶藏?

確實是寶藏!

不過,這寶藏不是白馬學院,而是這些武者!

天大的寶藏,現在就去開啟!

相信,他的決定,會那些等著祭出殺機的黑手們,大吃一驚!

楚玄笑了,讓對他心懷不軌之人不爽的事,就是他最爽的事,如果散發出那個謠言的人就在面前,他會好生謝謝他。

當下,楚玄踏步走出去,如他所料,大門外,早堆滿了一片黑壓壓的人群。

一眼望不到頭。

比生死大賭戰的時候,還要雄偉壯闊。

而且,這些人,可不是白馬城的普通民眾,全都是武者,至少都是煉體五重、六重境的,但更多的是福地境武者。

輪脈境武者,楚玄暫時沒有感應到,但他相信,肯定有,說不定正注視著他的第一場挑戰!

看到楚玄走來,冷飛、黃凡等人跟隨在側,一片肅然。


暗中一幫人,看著楚玄,冷笑陣陣。

「我就說,楚玄一定會出來的!」

「而且,我還敢肯定,楚玄一定會大打出手,一招將那人打殺!」

「他要以殺戮鎮壓,我們就讓他殺得更多一點,要讓其滅亡,必使其瘋狂!」

……

與此同時,一直喊著要挑戰楚玄的人,長得五大三粗,滿臉橫肉,他斜眼將楚玄上下打量一番,叫囂道:「你就是楚玄!」

「白馬學院院長,楚玄!」

「還白馬學院院長,你以為白馬院長很值錢嗎?還擺這麼大的排揚,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厲害的人物嗎?」橫肉大漢滿眼不屑。

旋即,又指著楚玄,「我到白馬城來,到處聽到的都是你楚玄如何如何妖孽的事情!還說什麼一日連破九穴竅,這都是狗屁,小地方的人沒見識,就是找一個虛假的事情來滿足自己的自尊心!」

「你廢話真多!」

「敢說我說的是廢話,你算什麼東西?姓楚的,我是福地八重境武者!你敢接受我的挑戰嗎?」

「這麼急著惹怒我,絲毫不將蒙令放在眼裡,你是死士?」

橫肉大漢眼睛一愣,轉即吼道:「什麼死士,我不知道,也聽不懂!楚玄,你就說,你是不是男人,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我的修為,還比你低一重!」

「你想急著送死,我便成全你!」

楚玄踏步向前,橫肉大漢有些發慌,雖然他覺得有關楚玄那些資料,不一定是真實的,可地上那一排屍體,卻是實實在在的存在。

「哈哈哈哈……」橫肉大漢狂笑著給自己增加底氣,「沒想到你還真的敢來挑戰,楚玄,這一戰,我要將你踩在腳下,要將你活活踩死!」


「那就一招!」

「水擊三千里!」

橫肉大漢八個穴竅裡面的三十萬鈞元力,全部爆發出來,似將三千里的滾滾江水,全部凝聚於一拳,暴轟向楚玄。

「有點意思。」

楚玄感知到橫肉大漢的元技軌跡,淡淡笑來,「那我就用飛流直下三千丈!」

「哈哈哈!」

橫肉大漢笑得更加放肆,「我是三千里,你僅僅是三千丈,你如何敗得了我?而且,我的水擊三千里是玄階上品元技,你的飛流直下三千丈,有玄階下品嗎?」

「我的三千丈,和別人不一樣。」

「無論有多麼不一樣,在我三千裡面前,也什麼都不是!給我倒下吧!」

橫肉大漢敏捷地衝殺到楚玄面前,一拳直轟楚玄腦袋,似要將其打爆,楚玄震顫出拳,兩拳相撞,明明是血肉之拳,卻撞擊出了轟隆巨響。

彷彿真正有一條瀑布,沖向三千里江水,而滾滾涌著的江水,頓時被沖得稀爛,不再流動!

這只是眾人的感覺,而他們看到的就是,橫肉大漢接觸到楚玄拳頭那一刻開始,拳頭就在粉碎、血肉橫飛,似有一個大磨盤,將橫肉大漢血肉磨碎成渣。

拳頭、手臂、肩膀,然後是胸口!

橫肉大漢臉上的肉也橫不起來,全變成了驚恐。

以前聽到的有關楚玄種種牛逼事迹,他都不信,可此刻親身感受到時,他相信了。

別人聽到的只是瀑布轟隆聲響,而他感覺到的,還有熱氣。

彷彿有烈火熊熊燃燒的熱氣!能燒人成炭的熱氣!

他的瀑布,是熱的!

楚玄,強得太不像話了。

「我的三千丈怎樣?」

楚玄問著,瀑布之拳徹底擊在他的胸口,橫肉大漢張嘴想要回答,卻只吐出一口鮮血后,倒地而亡!

眾人震驚!

福地八重境,就被他用一拳品階不怎麼高的飛流直下三千丈給轟得粉身碎骨,他的實力,遠超他們想象,再想到楚玄那蒙家私生子的身份,眼裡懼意又濃了一分。

但是,沒有人退,只是一片沉默,好似在等著第二個去挑戰楚玄的人。

暗處里,那幫人笑容燦爛。

「我就說楚玄會一招**他,還真是如此。」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