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因為有個女人跑過來說她才是極陰體質,而非紫夜!」這話已經不言而喻了,之後發生的一切,在場眾人都刻有猜測出來。

2021 年 1 月 17 日

在知道紫夜並沒有被白丹楓傷害過後,龍訣幾人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那種事情,只要是女人都不能接受,何況是心高氣傲的紫夜,好在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呵呵…恐怕不止這些吧!」紫夜的笑聲讓眾人有些不解,按照真言符的符咒之力,白丹楓不可能說假話,那麼為何紫夜會這麼說?

「紫夜,你狠!」白丹楓這話一出,在場眾人便知道了,真言符的符咒之力消失了,這也是紫夜為何發出冷笑的原因。

「白丹楓,當初你奪了紫汐的第一次,可曾後悔過?」這一次,她說什麼都不會放過白丹楓,當初紫汐承受的痛苦,她都要在白丹楓身上找回來。

「後悔,我做事從來不後悔!」白丹楓冷冷地看著紫夜,他做過的事情,從來不後悔,唯一後悔的,恐怕是小瞧了這個女人。

如果當初自己將她給辦了,是否現在就不是如此了?

不過,當初,他還真的瞧不上她,不僅僅是因為她是廢材之軀,還有她那一身殘魄的身軀,都讓他作嘔,所以,他就放棄了紫夜而選擇了紫汐。

當然,為了滿足景蘭那變態心理,他就好人做到底,配合了景蘭一手策劃的好戲。

可是,景蘭不知道的事,他,白丹楓可不是那麼容易被算計的,所以,他修書一封,讓紫鳴知道了一些事情。

「既然不後悔,那麼你就可以死了!」說話間,紫夜就動手了。

這一動手,在場眾人看向紫夜的眼神變得驚詫起來。

修鍊之人一動手,氣息一外露,眾人就知道她的等級。

而此時,紫夜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他們心驚,也讓他們心顫。

好強大的力量。

靈王,不對,靈皇,也不對!

難道是靈尊?

不可能!


在場眾人根本無法相信紫夜是靈尊級別的強者。

要知道,先前,她可只是一個連靈師都無法突破的靈士,而現在,這股龐大的氣勢從她的身體內釋放出來,直接將在場眾人嚇傻了。

「你…」看著攻擊而來的紫夜,一時間,白丹楓有些愣住了,眼中滿是詫異之色。

怎麼可能?


她怎麼可能是靈尊級別的強者。

可是,不管他們相不相信,紫夜還的的確確就是靈尊級別的強者。

強者出手,根本不給人閃躲的機會,就算白丹楓有底牌,但是在他拿出底牌之前,紫夜就鎖住了他的動作,讓他的身體無法動彈。

身體無法動彈,自然地他就無法拿出任何東西來。

靈力化成劍刃,狠狠地划向白丹楓的身體。

刺啦一聲,劍刃沒入身體,一道血柱從白丹楓的身體內釋放出來。


鮮血直流,只是,這只是開始而已。

紫夜並沒有第一時間,抹向白丹楓的脖子,而是一刀又一刀地划著白丹楓的身體,她這是在折磨他!

白丹楓對紫汐的傷害,她要一點點地向他討回來。

在她攻擊白丹楓時,她居然記起了當初在她沒有穿越過來時所發生的是事情,也就是這具身體殘留的意識。

她看到了紫汐是如何委曲求全,如何哭泣地在白丹楓的身下,那一刻,紫汐是絕望的,但是她卻用唇形在告訴她,讓她不要看,不要理會,乖乖睡一下,明天又會是一個好天氣。

紫汐一邊忍受著白丹楓的摧殘,一邊還要安慰她,那一刻,紫夜不知道紫汐是如何撐下去的,她唯一知道的是,她要殺了白丹楓,殺了他!

所以,紫夜不斷地劃開白丹楓的身體,看著血從他的身體內流出來。

不知道是不是不想那麼快接受白丹楓的生命,紫夜拿出了丹藥,迫使白丹楓服下去。

丹藥一入口,白丹楓那已經有些渙散的眼睛立馬變得精神起來。

「白丹楓,我不會讓你這麼快死的!」紫夜說完,又開始了下一輪的酷刑。

「夠了,紫夜夠了!」路展鵬終於看不下去了,在她折磨白丹楓的同時,也在折磨著她自己。

路展鵬知道,紫夜對白丹楓的恨有多深,她心底就有多難受,因為難過,所以,她要發泄。

之前他們沒有阻止,是因為要讓紫夜將心底的恨意釋放出來,而現在,他們卻不想她再這麼下去。

這一刻,想要喊讓紫夜住手的,不僅僅是路展鵬,連玄陽子也忍不住要讓紫夜住手了。

紫夜的手段讓他心驚,這般的女子,居然還有這麼兇殘的一面。

看著奄奄一息的白丹楓,玄陽子的背脊發涼,涼意從腳貫穿到頭頂,生冷生冷的。

「紫夜,讓他死吧,就這麼結束吧!」放過白丹楓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就算現在紫夜停手,白丹楓也只有死路一條,路展鵬之所以不讓紫夜繼續下去,是想讓紫夜自己解脫。

「紫汐會理解你的,放手吧!」路展鵬握住紫夜的手,不讓她繼續下去。

一旁的花無言走向了白丹楓,一掌拍向他的天靈蓋,在拍掌而下時,花無言清晰地從白丹楓的眼中看到了一抹解脫之色。

白丹楓死了,紫汐的仇也報了,她對紫汐的承諾也實現了。

如果可以的話,她根本不想如此!

謝謝親親18915409323、天是藍的123、1776978957的月票 章節名:第二十二章無賴到底

短暫的沉默后,終於,玄陽子開口了,他知道,如果他再不開口的話,他們恐怕要朝著他開火了。

他們四人都是來自青龍帝國的人,從白丹楓的口中得知了一些秘密,如果他們想要殺人滅口的話,太容易了,而且絕對不會讓人懷疑是他們下手的。

在這個鳳凰谷中,死傷在所難免,最為主要的是,這一次,他們帝國帶來的人,全部葬身在此,就算他死去,玄武帝國也不會為他出面,只當他在也葬身在了鳳凰谷中。

所以,他要主動出擊,當然,並不是說要朝著龍訣等人下殺手,而是要告訴他們,這裡發生的所有事情,他不會泄露出去。

他知道,只有這樣,他才有命活下去。

「龍訣,我保證絕對不會將鳳凰谷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說出去,我發誓,如違背誓言,天打五雷轟!」誓言一經起誓的話,如果違背誓言,那麼就要遭受懲罰,所以,玄陽子破釜沉舟,他知道只有這樣,才能避免自己被他們殺害。

果不其然,在他起誓后,龍訣的神色變得好了些,至少不是那麼陰沉。

「玄陽子,我們可是最好的盟友!」龍訣果然是身在皇權中心的人,這話完全是在告訴玄陽子,接下來,他們可是同盟之人,既然是同盟之人,他當然不會對他下殺手。

不過,這也在變相地告訴他,不要有任何異動,不然的話,他絕對不會放過他!

玄陽子也是聰明人,當下就保證道,「盟友,最好的盟友!」

只要不死,不管龍訣說什麼,他都只要順著就行。

「紫夜,接下來,你準備做什麼?」紫夜的情緒一直不高,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參加四國爭霸賽的人都死光了,四國爭霸賽還有意義嗎?」紫夜的話,在場眾人一窒,說不出話來。

紫夜這話說的沒錯,他們之所以來到這裡,一方面是為了神靈洞府而來,另一方面是為了四國爭霸賽而來,而現在,青龍帝國的人,他們不知道是生是死,生還的可能性應該很低,至於玄武帝國和白虎帝國的人,除了玄陽子外,已經全部葬身在這裡,至於朱雀帝國的人,應該也沒有多餘的人生還。

如此這般,還真的沒有人參加四國爭霸賽了。

人都死光了,還有什麼四國爭霸。

「四國爭霸賽的目的是什麼?」紫夜在解決掉白丹楓后,此時已經恢復過來,她知道,紫家會有龍訣決絕,龍訣在知道紫鳴是白虎帝國的死士后,絕對不會讓紫鳴有生還的可能,至於紫府內的人,跟她沒有半毛錢關係。

他們是生是死,她完全不用理會。

在紫府內唯一大概不用死的,大概就是認主的管家了,到時候,她只需要提醒一聲龍訣就可以了。

龍訣看到紫夜眼中的堅決后,微微嘆了一口氣。

「秘境,四國爭霸賽最終目的是為了一個秘境!」終於,龍訣還是將四國爭霸賽的最終目的道了出來。

之所以會有四國爭霸賽,完全是因為秘境。

秘境會開啟,但是必須只能是年輕人才能通過,超過歲數的人,根本無法進入到秘境之中,所以,才會有四國爭霸賽。


「秘境?什麼秘境?」聽到龍訣的話,紫夜突然間有種不好的感覺。

莫非那個秘境就是空間裂縫?

神靈洞府內出現的東西,可不是玄冥大陸該有的,從墨宸離染的話中可以聽出來,在玄冥大陸之中,有空間裂縫的存在,原本以為是在神靈洞府內,但是他們找尋許久后,也沒有發現。

而現在龍訣在說到秘境時,紫夜第一個反應便便是空間裂縫。

「對,秘境,這一次的秘境開啟之日是在一個月後的月圓之日,只有那個時間段,我們才可以進入到秘境之中,而進入到秘境的條件,便是我們身上的玉佩!」說話間,龍訣拿出了懷中的玉佩。

同樣的,玄陽子也掏了出來。

與此同時,路展鵬也從白丹楓的懷中掏出了屬於白虎帝國進入到秘境中的玉佩。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覺得這塊玉佩意義重大,他們三人居然都沒有選擇將之放在空間戒指中,而是選擇貼身攜帶。

「這一塊玉佩能夠帶多少人進入?」

「十人!」一塊玉佩只能帶十人,超過數額,會被絞殺。

不是沒有人想過刁鑽的辦法,可惜,十人就是十人,再加一人,就會絞殺。

一開始,眾人還不信邪,隨著次數加大,再也沒有人敢跨出這一步。

「紫夜,白丹楓這塊玉佩,我們不能拿著,一旦被白虎帝國的人知道的話,恐怕會惹來事端,一個月後,我會帶著你們進入到秘境之中,當然,這也看你們是否要進入到秘境中?」白丹楓這塊玉佩,只能留在這裡,不能被他們帶走。

就算知道,這塊玉佩有十個名額,他們也不能!

一旦動用這塊玉佩的話,那麼等待他們的便是整個白虎帝國的誅殺。

「嗯!」紫夜點頭,一個月的時間,也足以讓龍訣掌控了紫府。

「一個月後,我會到你的府邸上去!」紫夜說完后,便轉身離開了,從容不迫地往前而去,給人留下一個無限背影。

龍訣他們留了下來,他們要善後,尤其是在知道,鳳凰谷中,恐怕有前朝餘孽后,他們就要著手準備了。

故而,紫夜離去,他們並沒有制止。

其實,紫夜也沒有走遠,她在發現眾人無法看到她后,一個閃身,進入到金蓮空間內。

此時的金蓮空間內,可是有兩個男人在修鍊著。

看著落影楓和墨宸離染,紫夜嘆了一口氣后,便也盤膝而坐,開始修鍊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少時間,等到紫夜睜開雙眼后,便看到一臉笑意的落影楓,和一臉郁色的墨宸離染。

「落影楓,離染,你們修鍊好了!」看到二人,紫夜的眼中滿是笑意。

「哈哈哈…紫夜,我的修為恢復了!」落影楓一個高興,一把將紫夜摟入懷中,狠狠地摟在懷中。

那力道,甚至要將紫夜揉入到身體中。

第一次,他終於可以真正地將紫夜摟抱入懷,徹底感受紫夜那柔軟的身體。

紫夜倒是沒有想到落影楓會有這般動作,會這般熱情,等到反應過來時,她整個身體都被落影楓抱在懷中。


第一次,紫夜也是第一次接觸到實體的落影楓。

因為錯愕,所以,紫夜沒有在第一時間將落影楓推開,而是這般安靜地呆在落影楓的懷中。

這下子,墨宸離染炸毛了,紫夜是他的,怎麼允許別人這般摟摟抱抱,尤其還是在他的眼皮底下。

當下,墨宸離染便朝著落影楓攻擊而去。

考慮到紫夜在落影楓的懷中,墨宸離染倒是沒有下狠勁。

落影楓自然看到墨宸離染攻擊而來的力量,他並沒有推開紫夜,而是抱著她往旁邊移動著,這一動,紫夜倒是反應了過來。

「落影楓,抱夠了沒!」落影楓抱得有些緊,勒得她有些緊。

「當然沒抱夠!」這話,落影楓說得不假,他倒是真的沒有抱夠。

一直以來,他都想這般擁著紫夜入懷,可惜,他是虛影,根本做不到,而現在,他不僅恢復了實體,甚至連修為都恢復了,他當然是扒拉著紫夜不放了。

「落影楓,放下夜兒!」如果落影楓這般抱著紫夜的話,他根本無法展開拳腳。

「不放不放,就是不放!」落影楓此時也化身為無恥小人,摟著紫夜怎麼也不肯放手。

紫夜有些無奈地看著落影楓,打,她肯定是不會的,罵,恐怕還沒有罵出口,就被他給堵住了,所以,此時,她也只能安靜地在落影楓的懷中,唉聲嘆氣。

看到紫夜這副模樣,落影楓噗嗤一聲,不禁笑出聲來,他倒是沒有想到紫夜還有這麼可愛一面。

「落影楓,不想報仇了?」墨宸離染也沒有任何辦法,讓落影楓放開紫夜。

這無賴,他還真的不是對手啊!

「當然想要報仇!」說到報仇,落影楓整個身體都繃緊了,一股毀天滅地的殺意從他的身體內釋放出來。

仇,自然要報,而且他會讓他們知道,算計他的代價。

他,落影楓,終於,還是回來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