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噗嗤!」

2021 年 1 月 19 日

雪球還是保持著前天的那副樣子,只是換了一套更花的衣服,她素凈的小臉浮現了一個微笑,杏眼彎了彎,模樣很是開心,沒想到小師傅還真的這樣照辦了,她還只是隨口說了說。

「呆寶,你下來了啊?」

廚房裡的男人聽到了動靜大聲的喊了一句,他現在還在煎雞蛋不能出去。

「嗯,小師傅早啊~」簡月淺快步下樓,伸出一隻手指了雪球的腦袋,「讓你嫌棄我,報應來了吧,你的親親主人是我的了!」

雪球嗷嗷叫了一聲,炸了毛,往前面踏了一步,臉色兇狠「汪!」

身為一條有高貴血統的汪星人,他必須要把這個囂張的女人給拿下,不能讓它再這樣壓迫下去了。

簡月淺美眸一眯,雪球是要和她鬥狠嗎?

「雪球!」還沒等著一人一狗開始真正的對峙,廚房裡男人的一聲低喝就讓他們停下了所有的動作。

「小師傅,雪球欺負我,它剛才凶我~」某女大眼睛轉了轉,小嘴一撇,屁顛屁顛的就往廚房跑了過去,一衝進去就抱住了那個背對著,認真做飯的男人。

穆敬軒受到了一股衝擊,拿著鏟子的手一抖,只感受到一個嬌軀貼了上來,帶著他最為熟悉的味道。

「乖,呆寶怎麼了?」他輕輕笑出了聲,關上了開關,轉過了身來。

剛才他只是聽到了雪球叫了一聲,而且語氣好像不怎麼好,其他的都不知道,但是淺淺好像挺委屈的。

「雪球剛才想要咬我!」簡月淺側了側頭,心裡奸詐一笑。

磨磨蹭蹭跑到廚房口的雪球聽到了這句話簡直是要哭了,有這麼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嗎?

它只是想要衝著某女喊一喊罷了。


穆敬軒臉色一沉,看向了那個夾著尾巴的大型汪。


------題外話------

今天又晚了,桃花激動鳥,根本靜不下心來,o(╯□╰)o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薊這樣的話,等著就把雪球送到向航家一個月怎麼樣,我看上次他照顧雪球還是不錯的。」

他眉眼含笑,話說的極致溫柔,但是那個在前夾著尾巴的雪球簡直是要哭。

「嗷嗷~」能不能別欺負狗,向航的家是人能呆的地方嗎?

無辜的向航無奈躺槍,簡月淺捂著嘴笑的花枝亂顫,她把手放到了男人的肩膀上,毫不掩飾她的開心,在俊臉上狠狠的香了一口,然後眨了眨眼,跑出了廚房。

「小師傅,我餓了能不能快一~」

等著某男獃獃愣愣的反應過來,摸了摸自己還沾著口水的地方,少女早就跑到了飯桌前,整個身子都趴在了那裡嚷嚷著自己很餓。

「呆寶,等一會兒就好了。」無奈的搖了搖頭,但是手上的動作卻不由自主的加快。

睡了這麼久也沒有起來吃飯能不餓嗎?

「叮咚~」

古代有一句話叫做說曹操曹操就到,當簡月淺捂著肚子,屁顛屁顛的去開的時候,看到了一張熟悉的臉時,終於體會到了這一句話。

「嗨,淺淺早上好啊~」

向航穿著一身休閑裝,臉上的淚痣笑起來在陽光下一閃一閃的,他看了眼穿著拖鞋的少女,以及那微微漏出來的肌膚上的印記,笑得曖昧。

「嗨,早上好啊~」簡月淺絲毫都沒有覺得尷尬,穆敬軒的朋友就是屬向航最貧了,說實話她並不是很喜歡這個人。

當時簡路把她交給了他,這個人卻又很不負責的把她踢給了穆敬軒,然後就什麼都不管了,後面那一次聚會又對著她說了那樣的一番話,現在又開始調侃她。

餓著肚子的女王大人表示很不爽。

「不邀請我進去嗎?」向航沒有忽略簡月淺的不善,摸了摸頭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他應該沒有得罪這個姑奶奶吧?

「是誰來了啊?」廚房裡的穆敬軒聽到了動靜喊了一聲。

「敬軒,是我!」向航就像是找到了組織一樣,興奮的回應道,他現在已經不敢去看那個少女的眼神了,幾乎要把他給殺死。

……

向航發現他今天來錯了,兩個人很是過分對面坐著,自己的好友影帝大人手裡拿著叉子卻沒有吃飯很是溫柔的看著那個正在埋頭手裡捧著一根油條正在鼓著腮幫子奮鬥的少女。

媽蛋啊,這個世界也是玄幻了,一向看起來溫和其實骨子裡很冷的穆敬軒,竟然有一天也能拿出這樣肉麻的表情看著一個女人,他還以為穆敬軒這一輩子和女人就無緣了呢!

實在是忍不下去了,向航扯了扯嘴,「那個啥,敬軒啊~」

「嗯。」

雖然應了一聲,但是男人的視線完全都沒有從少女的身上移開。

「敬軒,你看我一眼行不~」向航輕輕扯了一下穆敬軒的袖子,自己都覺得自己這話好像帶著些怨婦的感覺。

「咳咳咳!」穆敬軒是已經習慣了向航時不時的抽風了,簡月淺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一下子被嗆到了。

「呆寶,沒事吧?」穆敬軒急了,趕緊站起來,伸出手臂拍了拍她的後背。

「咳咳……沒事!」簡月淺只覺得自己的肺都要咳了出來,她往後面靠了靠,偏過頭又咳嗽了一陣感覺好多了。

「那個啥,你咋啦?」

本著是童年玩伴的妹妹,以及后友的未來妻子的情意,向航還是開了口。

簡月淺瞪了他一眼,媽蛋啊,這麼明眼的事情還要問她,是不是找抽啊!

不小心嗆到了小寶貝了,影帝大大臉沉了下來,皮笑肉不笑,「向航啊,你今天找我有事情嗎?」

本來還想和呆寶來一個二人世界,好不容易她終於睡醒了,昨天看她真的很疲憊,連飯都沒有吃很是心疼,沒后喊她,主要還是喊不醒,現在呆寶精神終於好了,想要把這離別這麼久的心裡存的話都給她說說,向航這個小子卻來了。

任誰都不不爽。

「那個啥,敬軒啊,我是來蹭飯的。」還不知道被眼前的兩個人同時嫌棄的穆敬軒略帶討好哈哈道。

他最近生活得很是悲催,剛泡的一個妹子和前面的那個妹子是后友,本來這也沒什麼,他一般找的妹子都給了錢就乖乖走了,但是沒想到在這裡栽了船了。

寵為上策 ,越說越覺得像,然後就讓她拿出照片,結果悲劇了,什麼啊,明明是一個人。

其他的向航倒也覺得不怕,他縱橫花場這麼多年還擺不平一個小姑娘嘛,但是這個女孩也是絕了,油鹽不進,更重要的是放下了狠話要把他的一條腿給打斷,她是一個跆拳道高手,昨天開始搬了一個椅子在他家口堵著了。

他還是挺憐香惜玉雖然道上有人,但是對曾經也是甜蜜了一時間的女孩完全不好意思下手,有家不能回,口袋裡沒有錢包,只有一輛車,還有手機,沒有辦法只能灰溜溜的跑到了穆敬軒的家裡。

「蹭飯?」穆敬軒皺了皺眉,「你要吃的話趕緊吃啊,沒有攔著你。」

「敬軒,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重要的東西?」

「什麼?」

簡月淺也好奇的看了過來。

「那個你忘記給我拿勺子還有筷子了~」向航滿眼委屈,果然是有了媳婦忘了兄弟啊!

穆敬軒那張總是擎著溫柔笑臉的面具幾乎都要崩裂,他抿了抿嘴,優雅的伸出了一根手指,指向了廚房的方向,「勺子和筷子都在廚房裡面,友情提示不客氣。」

說完之後又轉身看向了對面的少女,看著她呆愣著捧著手上的油條,鼓著臉,嘴上都是油的模樣簡直是要萌翻了,笑了笑,拿起了一張餐巾紙,給她擦了擦嘴,「小花貓,你都弄到臉上了~」

「敬軒,這是區別待遇嗎?」

苦逼的向航撇了撇嘴,這態度反差的也真的是太大了吧,一邊的雪球也跑了過來,穿著荷花為底的紅色小肚兜,朝著那個被兩個人的互動給酸到的某男叫了兩聲。

確實是差別待遇,他這一條萌萌的狗狗都要看不下去了,欺負單身狗是不是,還好現在也來了一條單身狗陪著他一起看著這兩個人秀恩愛了。

想到了這裡一直覺得向航長得很娘氣的雪球也不嫌棄他了,屁顛屁顛跑到了餐桌邊,蹲了下來,圓溜溜的像黑加侖一樣的眼睛緊緊的看著向航。

「呦,這肚兜可真的是挺美的哈~」

向航完全都沒有感受到雪球朝他散發出來的善意,只顧著看雪球的新裝扮,這麼一上來就把某汪給得罪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簡月淺眼睛轉了轉,把口裡的食物咽了下去,小臉上浮出了一個捉弄的神態,坐在對面的男人看到這樣的簡月淺心下瞭然,淺淺是又要開始作弄人了吧,向航自求多福吧。

「向航,航哥哥~」

她捏著嗓子,軟軟的叫了一聲。

向航虎軀一震,本來孩子笑話著雪球的裝扮也停了下來,不知道為什麼莫名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嘿嘿,淺淺你別這樣叫我,嚇著我了。」


一邊說著一邊看著旁邊的男人,這麼曖昧的叫法,醋罈子穆敬軒不會吃醋嗎?

出乎意料男人靜靜的吃著飯,好像完全都沒有什麼影響。

在向航看不到的位置,某男輕輕勾起了一邊的唇角,他不吃醋,一會向航要倒霉了,嗯,他不吃醋……

「剛才我還在念叨著你呢,還有雪球……」簡月淺歪了歪頭,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很是討喜。

「雪球?」向航驚呼,「你們兩個要幹啥?」

總覺得不是什麼好事。

雪球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從那個惡魔女人的口裡說出來,下意識的夾起了尾巴,整條狗都慫了。

「航哥哥,你來的真的是個時候啊,雪球它想你了,等著你把雪球給帶到你的家裡看上幾天吧,我相信你這樣風流倜儻,而且還是一個富有愛心的帥哥一定不會拒絕吧?」

簡月淺一邊說著一邊拿著叉子劃了划自己眼前的碟子里的油條,發出了一聲聲「嘎吱」的聲音,加上她眯起的眼睛,把向航聽的是膽戰心驚。

「我可以說不同意嗎?」苦笑了一聲,這是把他所有的後路都給弄沒了啊,先是抬高地位接著又來這這麼一出。

「汪汪!」

雪球不樂意了,能不能別這麼坑狗,眼睛巴巴的看著自己家的主人,然後絕望地發現自己家的主人一邊吃著飯,一邊看著他對面的女孩。

果然主人真的是絕色啊,看看這腰板,看看這拿著勺子的姿勢,看看這勾人的俊臉……不!這不是重!重是誰來救救可愛的雪球啊,它不要和向航這個渣渣呆在一起!

「但是敬軒,我和你商量一個事情哈,我這兩天有事情,家裡會不去了,我也沒拿錢包,就在這裡跟著你混上幾天了,收下我,求包養,么么噠~」

向航完全都撤下了臉皮,沒羞沒臊的仰著老臉賣著萌。

「……」兩人一狗靜了靜,雪球耳朵一動,似乎明白了什麼。

它屁顛屁顛的跑到了簡月淺的腿下,簡月淺剛才才被向航噁心了一番,差一吧那剛填了個半飽肚子里的飯吐了出來,就看到一向和她完全不對盤的雪球跑了過來,狗臉上不是嫌棄而換成了諂媚。

要是問她怎麼看出來的,她表示賤賤的雪球臉上的毛比較少……

「雪球,你要幹啥子?」她不由自主的想要把腿升起來,雪球不會是想要咬他一口吧?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雪球抖了抖身子,大紅色的小肚兜也在空中翻了個個,它伸出了頭,往簡月淺的小腿蹭去,一邊蹭一邊歡快的汪汪幾聲。

它是看明白了啊,只有這位娘娘才能救得了它,得罪了這個惡魔就是作死啊!

……

「小師傅,我一會兒要去找雪衣,她要和我一起去逛街。」飯吃得差不多了,簡月淺看向了坐在對面的男人。

「嗯?」穆敬軒也知道玉雪衣,簡月淺整天都在他的耳邊念叨著,但是真的長什麼樣子他也不清楚,「你身體好了?」

「呃呃~」這邊發出的聲音是某女。

「啥?」這個聲音是吃的心滿意足的向航,他眼睛一亮,打量著這兩個人。

穆敬軒自己說出來都愣了楞,明明很純潔,為什麼背著兩個人這麼一摻和他自己都覺得有些怪怪的了。

「咳咳。」他輕咳了兩聲,「淺淺我送你去吧,在哪裡?」

薊這樣的話還是趕緊轉移一下話題吧,某女能夠爬起來,還生龍活虎的調侃雪球和穆敬軒應該是沒什麼問題的了。

簡月淺吐了吐舌頭,「小師傅,你一會兒不是要去開會嗎,我這就走了,不用你送。」

「沒事的,我送你過去吧。」穆敬軒邊說著邊站了起來,他其實還有一個想法,要趁著這一次機會去看看呆寶的朋友。

要想取得革命的勝利,一定要接近娘家人!

「不用了!」簡月淺完全都不知道自己家小師傅的想法,毫不留情的一口回絕了他,「航哥哥你應該開了車吧~」

「……嗯。」向航遲疑的回答道,這裡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那航哥哥你能不能把我捎帶濱海大廈,我要去找朋友,拜託了。」簡月淺眨巴眨巴眼。

「……好吧。」向航從牙縫裡擠出了這兩個字。

「呆寶,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穆敬軒微微有失落,還以為能夠借著這一次機會見見她的朋友,沒想到又泡湯了。

……

濱海大廈,一家著名的購物場所,走的是高端大氣范,裡面有很多國際知名品牌,玉雪衣說她要去參加一個秉走秀,昨天就嚷著要簡月淺陪著她去買一個合適的衣服。


簡月淺坐在向航的車子上,向航這個車子就能看出本人有多麼的風騷,她嘴角一抽,還真的沒有看過幾個男人開著紅色的法拉利,一般這樣的還是女人開的比較多,更讓她覺得受不了的是,你說開就開吧,怎麼還把車改造了另一個樣子。

一隻只的豹子畫在上面,各種不一樣的姿態,有的張牙舞爪,好像要跳出來一樣,有的安靜的蹲在一邊,但是眼神卻都是銳利,讓人心驚,簡直是拉風至極。

「你車上的那些東西是誰畫的啊,好像還不錯的樣子。」

向航哼著歌,上手緊緊的抓著方向盤,聽到了有人稱讚他的車,眼睛一亮,把手往方向盤上一拍,發出了「嘟嘟」的鈴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