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嘿,小子,馬上自廢丹田,束手就擒,我們還可以考慮給你們一個體面的死法,要不然,一會必然是砍斷四肢,暴晒三月。」說話是活殺會的副會長劉迪。

2021 年 1 月 6 日

之前,龍武殺了劉善人,這是劉迪的表弟,這就讓兩人的仇恨不共戴天。

「人就在這裡站著,手腳也在身上長著,有本事你自己上來取好了。」不過是四階罡將罷了,現在還真就不放在龍武的眼中。

「什麼,小子,你好大膽,看我取你命來。」劉迪這說話工夫就要衝上前來,可是文德確是一把抓住了他。「不急,且看看在說。」

能做為無邊府四大勢力任何組織之首的人,哪一個會簡單呢?文德可是清楚,子車興宇身邊的四階罡將尚元巢都被龍武給殺了,難保劉迪不會有事,現在的活殺會劉善人己死,高層力量就剩下他與劉迪兩人,在有閃失,怕是整個活殺會都無法在無邊府立足了,所以他必須要小心。

劉迪也不是沒有頭腦的人,只不過就是性格上衝動了一些,剛才他是被龍武的態度給惹生氣了,本來他就是想找回一些場面,若是龍武退讓一些也就罷了,所以才會弄成這樣,現在被會長伸手一抓,他也算是有了台階下,這就道了一句,「哼!讓你在猖狂一時,一會找你算帳。」

對於劉迪的威脅,龍武根本就沒有放在眼中,不過就是一名四階罡將,三天前他不怕,現在更不怕。

本來子車興宇倒是樂不得看到劉迪與龍武發生一些什麼的,可沒有想到被文德給阻止了,心中暗罵了一聲「老狐狸。」之後是不得不站了出來。

開膛幫與活殺會本就是他邀請來的,這一會自然是要他出頭才是。當然,他也沒有怎麼把龍武放在眼中,畢竟兩人交過手,他自認對這個少年的修為己經了如指掌了。

「你叫龍武是吧,算了,我們也不為難你,只要你現在就走,我保證這些人不會追究你的責任,同時你可以直接從城門離開,那裡的兵士也不會為難你,你看如何?」子車興宇換成了一張笑臉說著。

在子車興宇看來,他最大的對手還是靈兒。一旦中斷了煉化罡帥丹的過程之後,想必靈兒一定會滿腔怒火,那個時候除了冷如禪,怕是別人都接不下來她一擊,所以此時還是需要保存實力的,這樣才能集大家之力對付靈兒。

「讓我走?也不是不可以。」龍武巴不得拖延時間呢,剛才這些人來這裡就耽誤了半個時辰,如果在可以多拖延一會,他需要堅持的時間就所剩不多了。

一聽到龍武同意走,子車興宇來了精神,「哦,你有什麼要求?」

子車興宇可不傻,龍武只說可以,但確沒有馬上動身,這擺明是要提要求嗎?他甚至在想,只不是很過份,一般的條件他都會滿足的。

「嗯,那便是你們離開,我就會離開。」龍武笑看著子車興宇,嘿嘿的道。

「你耍我?」子車興宇這個時候若不知道龍武是在逗弄他,那就真成了傻子,想自己一府之主,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被一個少年逗弄著,他的面子如何放得下。

「你還知道呀。」龍武又是一樂,對子車興宇,龍武早就把其當成了對手,兩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怎麼可能還有第三種選擇呢。

「你。。。我廢了你。」子車興宇的面子在失,脾氣也上來了,這就要向龍武動手。

「府主莫急,我成樂先鬥鬥他。」屬於府主勢力的成樂此時站了出來。之前就說好了,如果龍武在這裡擋著,就由他們幾位低階罡將負責,而子車興宇與開膛幫的夏幫主,活殺會的文會長則是負責協助冷如禪一起斗靈兒。現在眼看府主要衝動,成樂才不得不站出來。

被成樂這樣一說,子車興宇就點了一下頭,「好,你小心一點,此子戰力不凡。」 蘇皓然猜的沒錯。

范天雷準備進行新的地獄周魔鬼訓練。

其實這也不是情節混不混的問題。

而是特種部隊的訓練,很多項目都會類似。

電視劇不可能表現得面面俱到,就像小說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大多數在現實生活中有的,電視劇里不一定會出現。

這就需要多方位的補充和挖掘。

弄明白了這一點,也就不會覺得有串台是異常了。

生活本身就是一串糊塗帳,誰都難以理清,哪來混亂?

不過,為了讓特迷們能與電視劇對上去,還是給大家提個醒。

這幾章還真像是串到了特1,林小影到026倉庫看望庄焱的情節.

還有後面幾章也有可能。

串就串吧,串得有意思就中!

但很快就會又回到特2的正常順序,接上打獵的演習來了。

連007都來了,在一個虛擬世界里串台不是很正常么。

你可想打我,可我忍不住還是要這樣寫的啊哈哈哈……

好了,廢話少說。

要不然,你們真的會打我了。

蘇皓然猜到了接下來的情節后。

馬上認真對一路上看到的地形地貌快速記了下來。

他有王者輔助系統輔助,記憶不是問題。

這段時間的教學訓練。


讓他也都明白了什麼地方是最好的狙擊位。

七十多公里。

倆人足足跑到十六個小時。

到了上半夜快12點了才回到營區。

「哎喲了,我不行了。」

一進入營區的門,何晨光直接翻倒在草地上。

蘇皓然雖然有王者輔助系統的輔助。

他的身體屬性比何晨光至少強快一倍。

此時,也已覺得十分的疲勞。

也是一個后倒,倒在了何晨光的身邊。

七十多公里啊,前面十公里還可以二十、三十分鐘的跑。

到了二十公里以上,速度完全慢了下來。

三十公里以上,整個人就想著躺下歇一歇了。

到了四十公里后,看起來就像是老人夜間的慢跑了。

到了六十公里后,哪裡還能叫跑。

根本上就是顛顛倒倒的一路顛過來。

鐵人也很難承受,這麼遠距離的長途而快速的跋涉。


「皓然,我可能快不……行了,氣……氣都喘不上來。」

保晨光四仰八叉地躺著,形成了個大大的大字。

卻是急促的呼吸著,勉強擠出一句話來。

蘇皓然好一點,可也覺得只有躲成大字形來得舒展和最舒服。

所以,草地上兩人就形成了兩個大字,躺在那裡。

「范天雷,你搞地獄周就搞啊,何必藉機先整我們?」

蘇皓然雖然知道了劇情,卻也是滿腹抱怨。

七十多公里啊。

本來可以坐車輕輕鬆鬆,舒舒服服地回來。

卻硬是讓范天雷逼著跑回來。

不管出於什麼目的,心裡都是不爽的。

不由就又是抱怨又是罵娘起來。

何晨光也罵道:「我覺得范天雷那就是個顆大雷。

「可惡的雷,總想著怎麼把我們炸了。

「他自己躺在一旁看著偷笑。

「這顆臭天雷,早晚有一天。

「我要弄顆真的雷把他給炸了。」

蘇皓然道:「那太便宜他了。

「我覺得應該把他埋到糞坑引爆了。

「轟——

「炸上了天,全都是糞便,臭氣熏天啊。

「那樣子看著絕對解氣,哈哈哈……

何晨光也是跟著提高聲音說道:

「對對對,還要給他加一條燃燒的老狐狸尾巴。

「我們就拿著槍對著那尾巴,來個精準射擊……」

范天雷一直看著屏幕上,

蘇皓然和何晨光一路跑回來的情況。

陳善明看到後面,心疼得受不了。

建議范天雷讓他開車去把他們接回來。

范天雷就是不肯。

他表面很冷酷無情的樣子。

其實也很心疼蘇皓然和何晨光。

當蘇皓然和何晨光進入營房內,躺到草地上時。

他便趕緊和陳善明一起出來。


走到蘇皓然和何晨光身邊。

蘇皓然和何晨光說的粗話,便都被范天雷聽到了。

「這兩個混蛋,我去收拾他們。」

陳善明怕范天雷生氣,趕緊裝著要去修理他們。

范天雷攔住了陳善明:「別出聲,聽他們都罵些什麼。

「剛才我還擔心他們受不了呢。

「現在聽到他們還會罵人,我就放心了。

「誰無緣無故被罰跑了七十多公里,也都會一肚子氣。

「背後罵幾句出出氣很正常嘛,緊張什麼?」

陳善明不敢再說,靜靜地站在范天雷身邊看著。

蘇皓然耳朵多靈敏。

范天雷一開口,他就察覺到了。

他趕匕緊碰了下何晨光道:

「老狐狸來了,別亂說話。」

何晨光不相道:「你別嚇唬我。

「我就要說,我要把老狐狸抓去抽筋剝皮。

「然後抹上油,燒烤了……」

蘇皓然用力將他踢了一腳道:

「你還說,轉頭看一眼你後面是誰?」

何晨光還是不相信。

不過,也把頭扭過去看了。

這一看,嚇得魂都快沒了。

范天雷和陳善明正一起站在三、四米,外看著他們呢。

趕緊一骨碌翻身跳起來。

幾步跑到他們面前立正敬禮道:

「報告參謀長、陳教官,何晨光前來報到。」

范天雷老狐狸笑容又露了出來道:

「剛才不是在說要誰燒烤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