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嘿嘿,我看你是說不出來吧,只是一個孬種罷了。」沈小強很愉快的進行了一記補刀,出生以來從來沒有最近如此暢快過。

2021 年 1 月 5 日

「你們……」少炎金鑫指著他們,最後只能無奈的垂下手說道:「你們有空在這扯嘴皮子,還是去擔心那個小鬼吧。」

「就是,你們別吵了,現在只剩下小半個時辰了,林啟還沒出來呢。」灸舞焦急的說道。

葉俊也站了出來說道:「沒錯,要不我們進去找找二弟吧。」

然而,高羽亦卻是搖了搖頭,指著入口說道:「你看,現在那裡,已經只准出,不準進了。」

灸舞焦急的看著出口,搓著手說道:「這可這怎麼辦哪。」

此時的出口已經很少再有人出入,進入了幾萬人,此時出來的竟然已經不足七千人。

剩下的人,或許還在裡面掙扎,要在最後的時間找到晶石,不過也有人,或許要永遠長眠在裡面了。

「哈哈哈。」少炎金鑫笑道:「那龜孫子早就已經死在裡面了。」

「你說誰死龜孫子哪。」南宮殤瞪視,雙方間火藥味十足。

「還會有誰?當然就是林啟那小子啦。」風曉曉嬌媚的回道,一雙梨花眼時不時的望向南宮殤。

「轟。」

就在這時,峽谷的入口處,發生一道炸響,一條璀璨的通道出現,直接到了這裡,不過誰也不知道它的源頭來自何方。

通道噴薄出的霞光神聖而又祥和。

「嘭。」

「嘭。」

就在所有人驚異的目光中,那條通道居然先後撞到了少炎金鑫和風曉曉的屁股上,直接將他們撞到在了地上。

那意思似乎是在說,滾開!

少炎金鑫和風曉曉臉漲得通紅,在將近七千人面前出醜,實在大損他們往日的威風。

「哈哈哈。」馬銀澤等能肆無忌憚的大笑著,大感痛快。

其他人此時也都偷偷笑著,不過忌憚少炎金鑫他們的實力,不敢像馬銀澤他們那般,笑的如此肆無忌憚。

隨後,璀璨的光芒漸漸內斂,一個大眼閃亮,無比帥氣的少年沿著漸漸消失的通道走了出來,這一刻,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半空中,光雨灑落,如同晶瑩的花瓣一般,這條通道十分的神聖,林啟從裡面走了出來。

少炎金鑫身體發僵,剛才突兀的被頂到臀部放倒,這簡直是……簡直是難以想象,對於他這等身份的人實在難以想象。

少炎金鑫此刻寧願堂堂正正的和林啟打一場,然後被放倒,也不願意就這樣,被這樣的……

不過風曉曉此時卻是寒毛倒豎,剛剛那條通道離他實在是太近了!近在遲尺,若是給他來一記狠的……

附近,所有人都發獃,這小子來的實在太突兀了,不走正常路,而是直接弄出一條道路而來。

總監大人是鬼畜 蒙蒙靈氣流轉,林啟從通道上走了下來,大眼閃亮,向左右看了兩下,很自戀的說道:「剛剛是哪個龜孫子在叫我啊。」

「龜孫子在地上,哈哈。」馬銀澤笑著,指著趴在地上的少炎金鑫和風曉曉說道。

本來因為林啟的出現,所有人的目光都轉移到了林啟身上,不過被馬銀澤一說,所有人的目光又轉了回來,少炎金鑫憤怒的看著馬銀澤。

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馬銀澤絕對已經被殺死幾萬次了。

通道此時雖然已經在漸漸消退,不過還是有有力量殘餘,正壓落在少炎金鑫和風曉曉身上,所以他們兩個到現在都沒有起來。

風曉曉越是掙扎,就越是感到吃驚,到了他現在定契境後期的修為,居然還是無法抵抗住這股力量。

其實,這條通道自然是來自於星辰殿。星辰殿,以前由聖人建立的宮殿,又怎麼是少炎金鑫他們可以抵抗的。

「這是什麼力量,難道這峽谷中還有地方是我們沒有探查到的嗎?」王宣奇驚奇說道。

別人或許無法看出這條通道上的力量,可是他們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林長老,待會帶幾個人再進去詳細的查看一下。」王宣奇向旁邊一人說道。

「這通道是怎麼來的?為什麼他可以直接構建出來一條通道?」有人小心詢問道,充滿驚奇。

現場一陣騷動,林啟來的有些另類,並沒有走正道。

「哈哈。」南宮殤暢快的笑道:「你小子怎麼不走正道過來,不過我喜歡,哈哈。」

「沒想到還有人如此大禮恭迎我出來,真是受寵若驚啊。你們起來吧。」林啟說著,走下了通道。

通道也全部消散了,壓在少炎金鑫和風曉曉身上的力量也緊跟著消失。

「混蛋,你。」少炎金鑫一站起來就怒吼道。

「咚!」

洪大嘹亮的鐘聲響起,不僅傳遍了這裡,就連整個峽谷內都聽到了。

時間到了,此地的六千多名修道士成功通過了第二關的考驗。

數萬年人進去,如今只有六千多人出來,實在是感到可惜,同時也感受到了這片試煉地的殘酷。

「好了,現在所有人都上來,你們接下來將去另一塊地方,同時你們也可以在戰船上獲得短暫的休息。」王宣奇冷漠的對眾人說道,同時天空中居然橫空出現了一艘巨船。

「好大的船,居然還可以在空中飛。」有人驚嘆道。

「廢話,那是王長老的法寶,又怎麼會弱呢?」

「哎,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擁有這等法寶啊。」

下方,所有人都在你一言我一語的交談著,對於戰船的讚歎不絕於耳。

隨後,眾人在讚歎聲中,先後跟隨著王宣奇踏到了戰船上面。

戰船的面積極大,載了幾千人還有一些的空餘地方,而且速度也是非常的快,可以用日行千里來形容。

不過就是這樣,林啟他們也沒有立刻到達目的地。靈界的範圍實在太大了,比之葬界大上了一倍左右。

同時,林啟他們也在戰船上,知道了接下來最後一場試煉的方式!

資格站。

這就是接下來一場試煉戰的名字。

這次的資格戰,將要決定所有將會留在哪一處訓練地,因此所有人都必須參加。

資格站,所有人都會進入由篡神計劃所有長老一起構建出來的小世界中,在那裡,所有人一起進行搏鬥。

進去之前,所有人都會得到一塊晶石,這個晶石可以標記你殺死的人數,而且還代表著各自的身份。

最後將會根據殺死的人數,來進行排名等級,當然也有特別優秀的天才,他們的一條條往往可以抵得上常人的幾條,甚至幾十條之多。

當然,這也並不是真正的死亡,如果真死了,恐怕那些長老們心疼也心疼死了。

當進入下一個試煉地之後,所有人都會進入一種特殊的狀態,在裡面第一次死亡之後,並不會真的死去,不過他們都會被傳送出去,並且在短暫時間內,陷入一種虛弱的狀態。

當然,當那人體力恢復之後,還是可以繼續回到試煉地裡面去獵殺他們。不過第二次死亡之後,就是真正的死亡了,誰也就救不了他。

第三塊試煉地,也稱之為死亡試煉地,那裡雖然可以躲過一次死亡機會,不過為了獵殺足夠的人,又有多少會不會重新進去呢?

因此,這最後一處試煉地,反而是每年死的人數最多的。

「到了嗎?」不少人都輕聲詢問身邊人道,戰船的速度正在慢慢減緩,似乎即將停下來。

果然,只見接下來戰船停在了一塊地方,同時王宣奇也下了戰船。

「嘭。嘭。嘭……」

眾人倒地的聲音接連傳出,王宣奇下了戰船之後,直接將戰船收了起來,大部分人猝不及防,直接摔到倒在了地上,哀嚎大叫。

所有人都痛苦不堪,一大幫子人本來聚在一起閑談,突然摔倒地上。地面上人壓人,一片狼藉之象。

「還好,還好。」林啟拍著胸脯說道,和高羽亦他們站在一邊,看著那些倒在地上的人。

「林啟,你,你還是先放我下來吧。」灸舞臉紅著說道。

「啊,哦。」林啟說著,將抱著的灸舞放了下來。

剛剛戰船突然消失,灸舞也沒反應過來,差點摔落下去,還是林啟反應比較快,及時抱住了灸舞,才沒有讓她和其他人一樣摔在地上。

灸舞站定,看著原本戰船下的那些人,不管是男是女,都倒在了一起,樣子甚是難看,灸舞感激的看了一眼林啟。

現在除了林啟等小部分人之外,所有人都臉色發青,卻是不敢說出任何一句罵王宣奇的話。

「歡迎各位來到第三處試煉地,我是這次指導你們的師姐。」只見王宣奇已經不見,原本的位置上面出現了一個長相甜美的少女。

「我的名字叫做安逸沫,我允許你們暫時叫我逸沫姐哦。」安逸沫在前面說道,同時還擺了一個可愛無比的造型。

「逸沫姐,不知道你是第幾修鍊地啊?」

「逸沫姐,你會和我們一起進去嗎?」

下方,不少男性同胞都尖叫道,任何男性同胞看到一個長的這樣漂亮,還如此親近的人會平靜,不少都忘記了剛剛的不快。

「我在第一修鍊地,歡迎各位來哦,說不定我們下次就可以一起修鍊了。」安逸沫在上面高聲說道。

「不過,現在你們還是跟我去試煉地吧,只有過了那裡,你們才有機會哦。」安逸沫說道,同時轉身直接往遠方飛去。

「我靠,這女的,怎麼說走就走啊。」馬銀澤怒罵道,趕緊跟了過去。

下一刻,所有人都衝天而起,跟隨著安逸沫朝遠處飛去。

不過安逸沫的速度實在是極快,少有幾人可以跟到他。 站在地上,朝天空中看去,猶如燕群飛過一般,出現一條濃密的黑線。

不過這些並不是並不是燕子,而是由六千多人構成的一條濃密的黑線。

安逸沫速度宛若流光一般,在場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跟隨到他旁邊。

林啟僅僅跟在安逸沫後方百米處,就再也無法靠近半分了,而林啟左右,卻是已經沒有任何一個人了。

唯有在讓身後一百多米處,風曉曉、少炎金鑫、高羽亦、南宮殤、葉俊五人緊貼其後。

再往後面,眾人就離得更遠了,不過人也漸漸多了起來。

後面的人,只能依靠前方人的身影,來辨清方向。

林啟的速度非常之快,火力全開。

林啟咬牙,他將力量催發到了極致,不過還是追不上安逸沫,始終保持在百米的距離。「我還不信了我。」林啟暗說一句,又再次追擊了上去。

前方,安逸沫氣定神閑,絲毫沒有疲倦之色,完全是一副輕鬆的姿態。

突然,就在安逸沫不經意間,後方有一道身影,極速的沖了過來。

百米……八十米……六十米…………三十米!

三十米!

安逸沫眼看著,林啟漸漸將雙方間的距離縮短到了三十米,而且兩人之間的距離,還在減小,漸漸逼近。

「沒想到這片大海之中,居然還有一粒珍珠。」安逸沫嘴角微揚,輕微笑道。

不過就在下一刻,安逸沫臉色就改變了,變得嚴肅起來。「看來要給他一個下馬威才行。」

只見,在下一刻,安逸沫的速度就陡然變快,兩人間的距離再次擴大。

三十米……八十米……一百米……!

兩人間的距離就這樣才重新回到了一百米,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怎麼可能。」林啟驚異道,自己最引以為豪的速度居然在安逸沫身上失效了。

一百米,就像一條鴻溝一般,橫跨在兩人之間,林啟窮盡全身的力氣都無法跨越過去。

林啟越看越是心驚,這明顯就是安逸沫有意而為之,就這樣一百米橫在這裡,讓他永遠都無法靠近。

後方,少炎金鑫等人汗水急流,他們本來就已經快要追不上了,林啟和安逸沫的突然加速更是讓他們痛苦不堪。

不過在這加速之下,也有人爆發了出來,高羽亦在後面緊緊跟隨,雖然和林啟還有一段距離,不過並沒有拉下太遠,在往後就是風曉曉和葉俊,之後則是南宮殤,隨後少炎金鑫和緊隨而來的灸舞等七人隨在後面。

飛行的時間並不是很短,幾乎就是短短几分鐘,不過對於修道士來說,幾分鐘就以已經可以飛出許多距離了。

安逸沫降落之後,緊跟在後面的自然是林啟。「速度不錯嗎?不過比起我還是差了點。」安逸沫望了林啟一眼說道,比起林啟的勞累,她明顯輕鬆了許多。

「還是沒有師姐你快啊。」林啟回道。

隨後高羽亦他們也先後到達,不過等到少炎金鑫他們來了之後,其他人的速度明顯就慢了許多。

「對了,師姐,不是還有一些人嗎?他們在哪裡?」林啟詢問道,早先就知道有不出世的天才也會進行最後一場試煉。

「他們?放心吧,他們將會從另外地方進入。」安逸沫笑看著林啟說道。

安逸沫站在上面,蹲下身子,手托下巴,笑著說道:「我勸你最後不要去招惹他們,他們每一個都是奇才,有幾個人的實力甚至和我都在伯仲之間。」

「你很強嗎?」林啟抬頭,盯視著安逸沫。

「至少從剛剛來看,我還是比你強了點。」安逸沫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