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嗯?」斯萊布尼爾瞪著愛德華,惡狠狠地道:「愛德華?沃特森諾蒂,你還敢在我面前裝模作樣!」

2021 年 1 月 17 日

「那又怎樣?」愛德華不以為然地淡淡道,冷酷地斜睨著斯萊布尼爾,鄙夷地一笑。「一匹馬有什麼可怕的?哼,廢物就算嗑藥依舊是廢物!」

「你!」

愛德華最後這句話,猶如一枝利箭狠狠地射進了斯萊布尼爾的心窩。就算斯萊布尼爾的臉如同面具一般,但我還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臉色變了。


斯萊布尼爾瞪著愛德華,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咬牙切齒地道:

「愛德華?沃特森諾蒂,從一開始你就處處和我做對,你自以為已經把我看透了!可惡!我早就想一劍劈開你的臉了!我現在就要把你切成碎片!」

「哦。」愛德華冷冷一哂,「來吧!」

愛德華輕蔑的態度把斯萊布尼爾徹底激怒了,他宛如野馬般發出怒嘶,揮舞著雙臂(劍),揚起前蹄人立而起!

「可惡!給我上!宰了他們!」

德尼索夫眼見大戰一觸即發,一聲令下,六十多名士兵怒吼著沖向我們。

「全體準備!」

夏洛特高喊道,一揮手中的戰斧,「德尼索夫是我的獵物!蓮花,你對付那個大個子!艾米莉亞保護蜜雪兒和妮娜!愛德華大人,辛就交給你了……可以嗎?」

「哼。」

德尼索夫一夥已殺到我們面前,為首是槍兵,後面緊跟著重裝步兵。這是一種很常見而很實用的戰術,先由槍兵推進,爾後再由重裝步兵展開肉搏戰。

「德魯伊擔任前鋒,打亂他們的陣腳!」夏洛特說。

那三十名勇士雖然現在被斯萊布尼爾殺得只剩一半,但是其中大約還有七八個是德魯伊。這些德魯伊瞬間變為巨熊,沖在最前面與槍兵展開搏鬥,其餘的勇士緊隨其後。

熊人沖入敵陣左沖右殺,一瞬間就打亂了槍兵的隊形,隨後其他勇士還有蓮花、和夏洛特也加入了戰場,場面進入混戰。游牧民雖然在人數上不及德尼索夫一方,但是那些勇士都是百里挑一,以一當十,一時間竟然絲毫不落於下風。

「愛德華?沃特森諾蒂!你受死吧!」

斯萊布尼爾咆哮著攻向愛德華,雙劍齊出,黑光閃爍!

「來吧,你這噁心的怪物!」

愛德華冷哼一身,魔眼出鞘,寶劍散發出妖異的藍光,迎擊斯萊布尼爾的黑劍,劍光縱橫,火星四濺,一時間竟打得難解難分!

愛德華絕不是泛泛之輩,但是辛這傢伙現在竟能他打得不分勝負,那種葯真的有那麼厲害嗎?

愛德華這時揮劍擋開斯萊布尼爾的攻擊,用餘光瞥著我,嚴厲地說:「埃唐代啦?多拉埃姆,你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去救蛾遮塞跟聖物!」

我這才回過神來,急忙道:「是!」跑向迫降在不遠處的飛空艇。只不過我這才發現卡羅早已先我一步沖向飛空艇了,所有阻攔他的士兵全部被他的戰斧冷酷地劈成了兩半。

「可惡!你這芭芭拉的狗休想壞我大事!」

德尼索夫眼見不妙,手一抬,一條光龍射向卡羅!

不過,說時遲那時快,夏洛特嬌喝一聲,一斧劈來,改變了光牙的軌跡,龍頭一折打向地面,炸開一個大洞。

「臭娘們!」德尼索夫氣得咬牙切齒。

「喂,德尼索夫!」夏洛特雙手叉腰,對德尼索夫得意地一揚下巴,傲然道:「本姑娘說過你是我的獵物!」

波斯正欲趕過來支援德尼索夫,但是蓮花忽然從他身側一記飛腳。波斯大驚之下急忙舉臂硬擋,蓮花踢在他的護臂上,一擊不中之下借力彈開,她凝脂如玉的嬌軀在半空中優美地一個翻身穩穩地落回地面。

波斯臉色一沉,跟蓮花互相對峙。

而我跟卡羅這時候也已經來到了飛空艇的甲板上。

可惡,但願德尼索夫把莉薩也帶來了!

。 夏洛特和德尼索夫互相對峙著,就好像箭在弓弦,一觸即發。

德尼索夫首先打破沉默,他忽然對夏洛特笑了笑,那笑容自然看起來依舊是十分奸詐。

「你叫夏洛特?」德尼索夫盯著夏洛特,笑著說,「哼,想不到蠻夷之中也有你這樣的美人。我看你的身材前凸后翹,實在是夠辣,就連本大人這個最愛玩美少婦的人瞧了也有些動心,不如你就做我的小妾吧,脫離那些野蠻無知的游牧民,跟我共享榮華富貴!如何啊?」

本來,夏洛特已是身無寸縷,現在被德尼索夫一雙眼睛色眯眯地從頭到腳看了個遍,早就氣得俏臉緋紅了起來,現在一聽這老傢伙竟想讓自己當他的小妾,頓時怒火中燒!

「哦!這就是我的回答,德尼索夫!」

夏洛特搭弓上箭,電光火石之間射出一箭。

德尼索夫目光一凝,飛快地默念起咒語,「神聖之盾」瞬間籠罩在他周圍。夏洛特的箭矢射在「神聖之盾」立時灰飛煙滅。隨後,「神聖之盾」也消失了。

德尼索夫臉色一沉,惡狠狠地道:「哼,你這不識抬舉的蠻夷之人!既然如此,你馬上就給我去死吧!光牙!」左手一抬,一條光龍驟然射出,夏洛特早有防備,嬌喝一聲,一斧劈下,光龍立時被劈成兩半。

「可惡!」德尼索夫大聲咒罵,雙掌同時各凝聚成兩支光箭,暴喝一聲,四支光箭全部飛射向夏洛特。

夏洛特臉色微變,足尖一點,嬌軀向後跳開,與此同時,飛快地伸手從背後的箭壺取出四枝箭,閃電般射出,與德尼索夫的四支光箭針鋒相對!當夏洛特落回地面,四聲爆炸聲亦在同一時間響起。

「臭娘們兒身手倒是敏捷過人!嘿嘿,本大人現在更加迫不及待地要把你壓在身下搞得死去活來!」德尼索夫淫笑著手一揚,又是一招「光牙」,但是這次光龍不是直奔目標,而是化作一道光鞭從側面向夏洛特抽打過來。

「什麼?!」

游牧民中的薩滿絕大多數只會土系跟暗系魔法,光系魔法也僅會一招「鷹眼術」還有最基本的「治癒術」。至於其他人更是對魔法知之甚少,是以夏洛特乍見到德尼索夫這樣子使用光牙,不禁大感愕然。

光牙橫掃夏洛特,夏洛特情急之下撲倒在地。光牙堪堪貼著她的頭掃過,雖然沒有傷到她,但是夏洛特那利落帥氣的高馬尾卻被毫不留情地切碎了!

髮絲如雨般緩緩地撒下來。

「……」

夏洛特慢慢地從地上站起來了,一頭紅髮披散開來,那雙怒視著德尼索夫的藍色的大眼睛泛著淚光,卻又散發著比刀鋒還要寒冷的光芒!

「唔!」德尼索夫心中一凜,他感覺到了一股凜厲的殺氣!他絕想不到這麼森寒凌厲的殺氣會從夏洛特身上散發出來!

他不由自主地後退了一步,隨即又因為自己居然會在一個蠻夷面前畏縮而惱怒不已。但當他看到夏洛特一步步逼近他的時候卻又心生畏懼。

於此同時,他猛地想起來一件事情,並且感到很生氣。

——該死的,拉娜那個小浪蹄子這時候在幹什麼?為什麼不來保護我?

夏洛特殺氣森肅的美眸眨也不眨地緊盯著德尼索夫,就彷彿一個獵人盯著一隻無法逃脫的獵物。她從箭壺中抽出一支箭,用嘴咬住箭桿,在看到德尼索夫雙掌又凝聚出三支光箭后,緊接著也取出三支箭,搭弓上弦。

夏洛特自然也知道,魔法師每釋放完一個魔法,都需要休息一段時間,越是厲害的法術休息的時間也就越長。用法杖跟魔法戒指會有助於縮短休息時間(通常來講,法杖在這方面要比魔法戒指更有效,但魔法戒指的優勢是比法杖攜帶方便)。

德尼索夫在用過光牙以後,只好暫時用次一級的光箭來應戰!

嗖!嗖!嗖!

三支光箭急射而出,夏洛特也在同一時間射出了三支箭。

頓時響起三聲爆炸,夏洛特的三支箭精準無誤地射中了德尼索夫的三支光箭。下一秒,夏洛特抄起手斧用力朝他擲了出去。

「可惡!」德尼索夫大罵一聲,一抬手,光牙揮出。

手斧毫無懸念地被光牙劈成兩半,但是夏洛特此時早已閃到了德尼索夫身側!她用嘴咬住的那枝箭電光火石般搭上弓弦,用盡全力射了出去!

箭矢破空,直奔德尼索夫戴著魔法戒指的左手中指!

還沒等德尼索夫看清楚,他的手指就連帶著魔法戒指已經不見了。

「嗚啊啊啊啊~~~~!」

鮮血從傷口處汩汩流出,德尼索夫捂著斷肢,疼得面無血色,彎下了腰慘叫起來,一顆顆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冒出來。

其實就算失去了魔法戒指,德尼索夫當然還是可以繼續使用魔法的。但是十指連心,劇痛令德尼索夫根本無法顧及其他事情。

「去死吧,德尼索夫。」夏洛特冷酷地說,再次搭上一支箭,瞄準了德尼索夫的頭。

德尼索夫臉色大變,急呼道:「快、快來人啊!快來人保護我!」

「啊!保護德尼索夫大人!」

旁邊正在和熊人戰鬥的幾名士兵聽到了德尼索夫的呼救,急忙逼退了對手,轉攻夏洛特。

眼見那些士兵的刀劍已經劈了過來,夏洛特暗罵一聲,只得暫時轉而先對付那些騷擾她的士兵。

※※※

「他奶奶的!他奶奶的!他奶奶的!」

波斯一邊用長槍攻擊蓮花,口中一邊氣急敗壞地咒罵著。

雖然波斯長槍的攻勢十分密集而且快速,但是蓮花憑藉靈巧的身法總能躲過。只不過現在蓮花的動作已經越來越慢了,她雪白如霜的嬌軀上已是香汗淋漓,體力就快要耗盡了!

就在蓮花心中想著應敵之策的時候,波斯終於被她搞得不耐煩了,虎目一凝,大吼道:「他媽的!光著屁股還蹦蹦跳跳的,臭丫頭當真是騷得夠可以啊!」

把槍尖對準蓮花,射出一道強烈的衝擊波!

「啊!那是……!」

蓮花驚得花容失色,急忙在面前交叉雙錘硬擋。衝擊波正中雙錘,「波」的一聲悶響,蓮花只覺喉頭一甜,仰頭吐出一口鮮血,被打飛出去,重重地跌倒在地。


「嗚……」蓮花捂著胸口吃力地從地上爬了起來,還有鮮血從嘴角流出,她喃喃道:「那是……『隔山打牛』嗎……?」

「嗯?想不到你這丫頭竟然也知道這招,哼,還算有些見識!」波斯有些驚訝地挑起眉毛。

「這傢伙,竟然也會隔山打牛……」蓮花心忖,她之所以識得這招,是因為在她小時候,她的父親曾給她演示過。

——那個時候,蓮花的父親還沒有背上逃兵惡名,還是蓮花心目中頂天立地的大英雄。

蓮花的父親告訴蓮花,「隔山打牛」是靠著拳頭或者武器產生的風壓將敵人擊倒的招式。但是如果沒有相當的天賦跟刻苦鍛煉,是無法使用此招式的。

其實蓮花的父親很久以前就把這一招詳細地講解給蓮花聽過。只不過當時蓮花還小,雖然把父親說的話都銘記於心,但是自然還無法領悟。後來蓮花從軍,在戰場上經歷了許許多多出生入死的磨練,自己的功力大有精進。但她自認為還沒有達到父親的高度,外加上要隨軍四處征戰,難得清閑,所以一直沒有修練過這招。而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父親始終是她心中不可磨滅的傷痛,多少年來,她也不願回憶任何跟父親有關的事。

只不過事到如今,面對波斯這個強敵,蓮花深知倘若想取勝的話就必須同他一樣使用「隔山打牛」!

「呼……」蓮花深吸一口氣,平定心緒,慢慢地弓起一條腿,另一條腿金雞獨立,手中的雙錘擺開架勢,之後便一動不動。

「臭丫頭,在耍什麼花招?」波斯微微一怔,隨即猝了一口,道:「他奶奶的,管她在耍什麼花招!老子幹掉她再說!」長槍強光一閃,發出一道衝擊波,飛速打向蓮花!

「這個叫波斯的男人使用的『隔山打牛』,也許比父親還要厲害呢……」

蓮花閉著眼睛,心中沮喪地想著。不過,她很快就怒不可遏地否定了這個想法:

「不!這個男人根本沒有資格同父親相提並論啊!」

蓮花無名火起三千丈,她驀地睜開雙眼,眼見波斯的衝擊波攻來,當即踏前一步,雙臂齊出,閃電般、短促而有力地水平向前送出。

嘭!


兩道衝擊波同一時間從鎚頭射了出去,迎擊波斯的「隔山打牛」!

三道衝擊波交鋒,汰弱留強,波斯的風壓頃刻間就吞噬了蓮花的風壓。蓮花感覺她的腹部如遭炮擊,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再次被打得跌飛了出去!

蓮花雖然領悟了「隔山打牛」,但是她初露頭角,自然跟已經把此招運用得駕輕就熟的波斯沒得比。她的風壓輕而易舉地就被波斯給吞沒了。幸而她的風壓卸去了波斯的一部分力量,才使得蓮花不至於腸穿肚爛。

「可、可惡!……嗚哇!」

蓮花勉強用雙錘支撐起上半身,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血。

「不行……就算我會『隔山打牛』也不是這混蛋的對手!該死!」

「哈哈哈哈!」波斯得意地狂笑起來,睥睨道:「自不量力的小賤人!現在還不趕緊夾著尾巴逃跑?哈哈哈!」

「逃?」蓮花瞪起眼睛,熱血上涌,一股怒火猛升起來!

「我絕不逃走!」

——硬碰硬我根本不是這傢伙的對手,既然如此……

蓮花大喝一聲,當下全身功力灌注雙錘,再度使出「隔山打牛」,然而這次卻是攻向地面!

氣勁割裂了地面,呈兩條直線直取波斯,速度奇快!波斯「嗯」地皺起眉頭,一時間沒搞懂蓮花這一招有什麼用,但他也懶得細想,長槍對準那兩道氣勁,強光一閃,衝擊波射出!

只聽一聲大響,兩股力量互相碰撞,使地面炸開一個大坑,一時間,煙塵瀰漫。

「見鬼!咳、咳咳!」波斯急忙閉起眼睛,塵土嗆得他咳嗽起來,但他的雙手還是持槍保持著隨時能夠發動「隔山打牛」的姿勢,以防備蓮花偷襲。

然而當他再次睜開眼睛,卻發現蓮花竟以一個很優美的姿勢穩穩地站在他的槍桿上!

「什——嗚啊!」

波斯大吃一驚,話音未落,蓮花在槍桿上跳起來踢出一腳,她的纖纖玉足正中波斯的面門!

。 佟掌令!

來人竟然是佟掌令。

她此時正低頭望著床上的女子,眉眼中帶著一抹森冷和鄙夷。

嘴角緩緩勾起,似嘲諷,又似暢快地笑著。

武界風雲傳 :「玉嫣然,別裝睡了,我知道你醒著。」

床上女子的長睫微微顫了顫,卻沒有睜開。


佟掌令眼中厲色一閃,一記氣刃已經揮了出去。

「你——!」

床上的女子猛地睜開眼,一躍而起,險之又險地避過了氣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