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嗯,我很想聽,你願意告訴我嗎?」白希雅點了點頭,說道。

2021 年 1 月 1 日

「好,我告訴你,不過你必須答應我保守秘密,不得透露給第三個人。」葉晨風深吸一口氣,嚴肅的叮囑道。

「我發誓,如果我向第三個人提起你的秘密,讓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白希雅當眾發誓道。

「其實,我之所以隱瞞這一切,最主要的原因是隱瞞姬傾雪。」

噬魂腦的存在太逆天,葉晨風不敢輕易暴露,只能將原因推到了姬傾雪身上。

「隱瞞傾雪?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嗎?你為什麼要隱瞞她?」白希雅疑惑不解的問道,心中的好奇更加強烈。

「未婚妻?」 花祭,愛情是毒藥 葉晨風自嘲的笑了笑,說道:「那只是演給外人看的,我們之間的關係,源於一場交易。」

葉晨風簡單將來龍去脈告訴了白希雅。

「怎麼會這樣,她怎麼能如此任性,不顧你的安危,拿你做擋箭牌,她難道不知道這件事的危害性。」

當白希雅得知真相,頓時為葉晨風抱不平,也明白葉晨風為什麼一再隱瞞自己身上的秘密,因為鋒芒畢露必將遭到殺身之禍。

不過生氣之餘,白希雅心中還有一些小竊喜,看向葉晨風的眼神越加的柔和。

「好了,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去吧。」

雖然葉晨風從白希雅眼神中感覺到她對自己的情意,但他立誓追求蒼茫大道,修鍊無上神通,只能先捨去兒女私情。

「晨風,你那個地方最好不要住了,如不嫌棄,你住我家吧,我家有很多地方可以住。」白希雅邀請道。

「謝謝,不過最近一段時間,我會去白雲山脈苦修,為一個月後的白帝武府年終考核做準備。」葉晨風搖了搖頭,委婉的拒絕了白希雅。

「那好吧,如有需要,你儘管找我,我會全力支持你的。」白希雅有些失望的說道。

「好!」葉晨風點了點頭,一口答應了。

葉晨風二人並肩回到土院時,白家高手基本處理好一切,地上,牆上的血漬被黃土完全掩飾,姜山水等人的屍體,被他挖坑掩埋。

只等空氣中飄蕩的濃濃血氣完全消散,就不會有人在院子中察覺到蛛絲馬跡。

看著院中的景象,葉晨風十分滿意,如果是他,絕做不了這麼好。

「大小姐,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去吧,我們需儘快將今夜發生的事告訴城主,白老太爺,讓他們儘快布置,這樣才能掩蓋真相,轉移姜家的怒火。」白家高手看到葉晨風二人回來了,開口催促道。

「晨風,那我們先走了,好好照顧自己,有需要一定來找我。」白希雅戀戀不捨的說道,跟著白家高手離開了。

白希雅二人剛剛離開,葉晨風立即收拾好行李,離開了租住的土院,踏著黑夜進入到陰森恐怖的白雲山脈,準備煉化體內精純的魂力,衝擊六級靈獸者境界。 寧靜的夜晚,月光如注,寒氣襲人。

「昨夜我剛剛突破到五級靈獸者境界,如果今天再做突破,很可能導致根基不穩,影響日後的修鍊。」

吞噬了姜山水二人的靈魂獸,葉晨風體內積累的魂力足夠他衝擊六級靈獸者境界,但噬神腦中修鍊經驗告訴他,根基十分重要,如果一開始修鍊根基就不穩,越往上修鍊,修鍊難度就會越大,還會影響自身的戰鬥力。

自己必須完全鞏固五級靈獸者境界,打下紮實的基礎,等體內魂力自然滿溢,才是衝擊六級靈獸者境界最佳時機。

而磨練根基最好的辦法,就是戰鬥,只有不停地戰鬥,才能打下最堅實的根基。

雖然白帝武府有專門的訓練室,只要繳納足夠的銀子就能租用,但葉晨風卻選擇在白雲山脈磨練自己。

涼風咧咧,葉晨風像一隻潛伏的獵豹,隱藏在一片茂盛的灌木叢中,藉助皎潔的月光,看著遠處一座陰森的山谷。

在這座山谷中,棲息著大大小小二十餘條狐狼。

狐狼可以說是白雲山脈霸主,它們狡猾如狐,性情兇狠,喜歡群居,拿狐狼做磨練目標可謂是極其兇險。

就算是力大無窮,可以撕裂一級幻獸師高手的黑毛暴熊,陷入狐狼包圍,也將凶多吉少。

但葉晨風要的就是死亡的磨練,只有感受到死亡的威脅,他才能激發全身的潛力,達到磨練的效果。

「呼呼!」

葉晨風一邊調整呼吸,一邊向山谷靠近,慢慢靠近了一隻三米多長,長著狐狸耳朵,滿口獠牙,正在撕咬一隻麋鹿的狐狼。

「嘭!」

鎖定目標,葉晨風雙腿猛地發力,踩塌了腳下的地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這隻狐狸發動了攻擊。

當這隻狐狼感覺到危險,想要閃躲時,葉晨風轟出的拳頭擊中了它的腦袋。

只聽一道骨頭破碎聲響起,狐狼的腦袋被葉晨風一拳擊爆,龐大的身軀被重力掀飛了出去,砸在了寂靜的山谷中,驚動了谷中所有的狐狼。

「嗷嗷……」

一時間,狼嚎聲四溢,一隻只兇殘的狐狼瞪著血紅色的眼睛,瘋了一般向葉晨風發動了報復性攻擊。

「來吧!」

看著一隻只露出鋒利獠牙的狐狼撲來,葉晨風沒有閃避,勇敢地迎了上去,衝進了狐狼群,激烈的廝殺起來。

陷入狐狼群,葉晨風立即落入被動,一隻只兇殘的狐狼瘋狂撕咬他的身體,將他咬的傷痕纍纍,鮮血順著衣服滴答在地上,觸目驚心。

身體傷勢不斷加重,葉晨風身體潛力也被一點點激發出來,他迅速融合靈魂獸血蛋的力量,穩定住身體傷勢,雙拳連續爆發超過七千斤的力量,將一隻只撲來的狐狼砸飛了出去。

清晨,晨曦的曙光透過雲端,灑向大地,喚醒了天地萬物。

「嗷……」

隨著最後一隻狐狼發出痛苦的哀嚎聲,它龐大的身軀重重的撞在了一側的石壁上,將石壁撞裂,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

「呼呼,終於將二十八條狐狼全部擊殺了。」

看著一地狐狼的屍體,幾近虛脫,滿身傷痕的葉晨風躺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一動不想動。

經過一夜廝殺,葉晨風感覺體內魂力融進了血蛋之中,完全可以衝擊六級靈獸者境界了。

不過葉晨風卻強行凝練著魂力,壓制自身的境界,只等血蛋蘊含的魂力達到極限,再做突破。

「生死磨練果然是提升實力的最佳途徑。」感受著境界的變化,葉晨風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堅定了繼續磨練自己的決心。

大約一個多小時過後,基本恢復體力的葉晨風離開了飄蕩著濃濃血腥氣味的山谷,來到了一條小溪邊,清洗了一下身子,吃了點東西,繼續尋找歷練目標。

就在他不知疲憊的在白雲山脈磨練自己時,皇城姜家因為姜山水等人神秘失蹤,陷入到憤怒中。

「還沒有找到山水他們嗎?」

姜家老宅中,姜家掌舵人,身穿暗金色長袍,渾身上下散發著強烈煞氣的姜中雄一掌震碎了一張八仙桌,憤怒的質問道。

「回,回稟老爺,我們派去白帝城的高手,始終一無所獲,不過據我們調查到的消息,姜少爺失蹤的那幾日,姬家高手曾經在白帝城出現過,姜少爺的人與姬傾雪好像還發生過衝突。」一名身穿銀甲的白家高手惶恐的稟告道。

「姬家,他們好大的膽子!」姜中雄臉色陰沉的命令道:「繼續給我調查,如果查明山水失蹤與姬家有關,我一定會讓姬家付出慘痛代價。」

與此同時,姬家也在第一時間獲知了姜山水失蹤的消息。

「傾雪,你老實告訴我,當初救你的那個人到底是誰,姜山水失蹤是否是他乾的。」

姬傾雪的爺爺,姬家家主姬嚴正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嚴肅的詢問道。

一旦讓姜家懷疑,姜山水出事與姬家有關,他們兩家很可能會發展成不死不休的局面,這是姬嚴正絕不願看到的。

「爺爺,我都說了,我不認識他,不過姜山水的死肯定與他無關,他只有五級靈獸者境界,絕對殺不死姜山水。」姬傾雪說道,隱瞞了葉晨風遠超自身境界的戰鬥力。

「哎,到底是誰幹的呢?如果找不到真兇,姜家很可能將怒火發泄到我姬家身上,到時我姬家的處境可能會很危險。」姬嚴正深深地嘆息一聲,聲音中充滿了憂慮。

「爺爺,現在的姜家真的這麼可怕嗎?」看著姬嚴正擔憂的面孔,姬傾雪皺著眉頭問道。

「如果一年前,我姬家整體實力就算不如姜家,也差不了多少。但這一年中,我身體老傷複發的越來越頻繁,實力大不如前。」

「而姜中雄大孫子姜亦軍從天火武府修鍊了兩年時間,實力突飛猛進,前些日子已經突破到四級幻獸師境界。」

「更重要的是,姜家依附的大皇子風頭完全壓過了我姬家依附的二皇子,導致朝中格局發生了變化,如果這時姜家不顧一切對我姬家動手,我姬家很可能會被孤立。」姬嚴正將厲害關係告訴了姬傾雪。

「爺爺,如果姜家借這件事執意對付我們,那我們就沒辦法反擊嗎?」了解的姜家的處境,姬傾雪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除非我短時間治癒身體老傷,突破到一級地獸將境界,或者二皇子重新得勢,才能震懾住姜家,不過這幾乎不可能。」姬嚴正深吸一口氣,聲音中充滿了無力和擔憂。

「那爺爺,如果我們能找到醫治白爺爺的那位晨大師呢?」姬傾雪腦中靈機一閃,開口問道。

「如果那晨大師真的與宗門有關係,也許可以助我姬家渡過難關。」

「不過茫茫人海,從哪找人。」姬嚴正無力的說道。 時間如梭,一個月時間眨眼即逝。

「八千斤之力,爆發。」

渾身是血的葉晨風猛地踏前一步,全身的血肉發生了共鳴,滾滾力量與血蛋釋放的魂力融合在一起,如奔騰的潮水,湧進了他雙臂中,重重的轟擊在他面前一隻六米多高,通體漆黑,雙眼血紅的黑毛暴熊胸口上。

「咔嚓」一聲,以力量著稱的黑毛暴熊被葉晨風雙拳打飛了出去,毛茸茸的胸口完全塌陷,大量的鮮血,碎臟在它嘴巴中噴洒出來。

白雲山脈霸主之一的黑毛暴熊,被葉晨風一拳打死,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

擊殺黑毛暴熊,葉晨風的靈魂獸血蛋表面裂開了第五道裂痕,滾滾魂力如開閘的洪水,湧進了他全身的經脈中。

此時,葉晨風就想壓制境界都做不到,血蛋蘊含的力量溢滿后,他自然而然的突破到了六級靈獸者境界,而且不用鞏固,境界就穩定了。

「呼,是時候回白帝城,參加白帝武府年終考核了,不知道姜山水的死,最終演變成了什麼樣,白家有沒有出賣我。」

葉晨風吐出一口濁氣,在山中深潭好好地洗了一個澡,換上了新衣服,離開了白雲山脈,回到了白帝城。

因為擔心白家承受不住壓力,出賣自己,葉晨風偽裝了一下,帶上人皮面具,在白帝城中打探了一些消息。

當他得知,前些日子將白帝城攪得天翻地覆的姜家高手已經離開,白帝城恢復了平靜時,他稍稍鬆了一口氣。

確定白家沒有出賣自己,葉晨風放下心來,在客棧住下,等待明天一早的白帝武府年終考核。

清晨,晨曦將天空染得通紅,宛如一幅美麗的畫卷,令人心曠神怡。

在客棧吃過早飯,葉晨風迎著朝霞,徒步向白帝武府走去、

因為今天是白帝武府年終考核的日子,白帝武府變得十分熱鬧,幾乎所有外出歷練的武府學生都回來了。

「呦,我沒看錯吧,那不是葉晨風嗎,沒想到今天你還真敢來,我以為招惹了廉大少,你嚇得不敢見人了。」

葉晨風剛剛走到白帝武府門口,一道陰陽怪氣的譏諷聲傳進了他的耳朵。

身穿華麗衣衫,臉上掛著不懷好意笑容的狄萬閑,以及三名白帝城紈絝一同出現,攔住了葉晨風的去路。

「狄萬閑,我發現你真是廉玉龍身邊的一條好狗,做狗做到你這樣,也算是一種境界了。」聽到狄萬閑的嘲諷,葉晨風並不生氣,因為狄萬閑在他眼前,只是一個跳樑小丑。

「媽的葉晨風,你罵誰是狗?」聽到葉晨風的譏諷,狄萬閑勃然大怒,憤怒的質問道。

「我罵你是狗,你能把我怎樣?」葉晨風看著七竅生煙的狄萬閑,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

狄萬閑氣的差點炸了肺,他沒想到葉晨風死到臨頭還囂張。

不過想到葉晨風力大無比,自己萬萬不是對手,他只能咬碎牙往肚裡咽,不敢動手。

「滾開吧,不要在我面前礙眼了。」葉晨風看著攔路的狄萬閑,冷冷的命令道。

「我如果不讓呢?」狄萬閑深吸一口氣,硬氣的說道。

「那我會讓你後悔的。」葉晨風冷笑一聲,毫不保留的釋放了身上那股由鮮血和累累白骨積累的殺意,轟進了狄萬閑內心深處,瞬間摧垮了他的心理防線。

讓他有一種墜入地獄的感覺,雙腿一顫,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狄萬閑,你實在太脆弱了。」看著臉色煞白,呼吸急促的狄萬閑,葉晨風懶得再理他,從他眼前擦身而過,走進了白帝武府。

「葉晨風,你不要得意,廉大少一定就會為我報仇的。」目視著葉晨風的背影,大丟臉面的狄萬閑在心中發誓道。

走進白帝武府,葉晨風直接來到了考核的比武廣場,等待年終考核的開始。

白帝武府年終考核很簡單,那就是武力比試,根據比試成績,決定考核名次。

葉晨風在比武廣場等待了大約十分鐘,突然,他感覺到一股陰冷的氣息鎖定了他,扭頭一看,正巧與號稱白帝武府第一天才的廉玉龍目光對撞到一起。

「葉晨風,今天我會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你打成一條死狗,讓你沒有勇氣待在白帝城。」廉玉龍眼睛中閃爍著道道凶光,用口語說道。

「我等著。」葉晨風用口語回應了一句,回過頭去,不再理會他。

除了廉玉龍,人群中還有一個人關注著葉晨風,這個人正是被他所救的喬靜鳶。

她想通關此次考核確定,葉晨風是否就是那夜救自己的人。

隨著考核時間的臨近,看台上坐滿了人,白家中流砥柱白西山,白帝城主白江水,以及精心打扮一番,明艷照人的白希雅全都出現在看台上,關注葉晨風的考核成績。

當白希雅看到人群中,卓爾不群,氣質淡雅的葉晨風時,精緻的臉龐上不由的流露出期盼之色,期盼他大發神威,力壓群雄。

「好了,大家都靜一靜,今天是白帝武府年終考核的日子,由於天火武府考核名額十分緊缺,我白帝武府只爭取到一個名額,所以今年只有獲得第一名者,才有資格前往天火武府進行終極考核。」

白帝武府府主,一名白髮蒼蒼老者站在主看台上,大聲說道。

「只有一個名額,那這個名額非廉少您莫屬了。」狄萬閑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臉媚笑吹捧道。

「那是肯定,以廉少的實力,不要說白帝武府,估計就算在天火武府,都是首屈一指的天才。」

簇擁在廉玉龍身邊的紈絝子弟紛紛拍著他的馬屁。

「不能這麼說,能成為天火武府弟子,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不過給我時間,我有信心在天火武府創造輝煌。」廉玉龍孤傲的說道,臉上得意的表情溢於言表。

彷彿天火武府考核名額已經被他內定了一般。

「好了,天火武府年終考核開始,大家可以上台挑戰了。」白帝府主大聲宣佈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