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嗯,不錯。我們只想進去找份差事做,混口飯吃而已了。」說著妖姬便是看著這個男人露出了動人的笑容。

2021 年 1 月 10 日

「我們倒是有辦法可以帶兩位進去呢,只是你們不會真的只是進去找個差事做做這麼簡單吧……」這時另一個男人也是開口說道。

「呵呵,看來還瞞不住兩位呢。小女子進去卻是有一事相求的,只是……」說著妖姬便是嬌嗔著打了個頓。

「只是什麼?」這時兩個男人都是同時發出了疑問。

「不便說出來,你們能否靠近一點呢?」說著妖姬便是微笑著看向兩人。

當下這兩個男人皺眉看了看這個女人覺得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便是湊近到了兩人的跟前。

但是一近這個女人的身邊當下兩人便是發現了一絲不對勁,但是當下為時已晚。他們只是覺得自己的後頸一涼,隨即一種針扎的感覺便是傳了過來。

很快兩人便是倒了在妖姬的身上,這時她身邊的夥計看了這兩個人一眼,便是對妖姬會意的點了點頭頭。

妖姬依舊是微笑著看著兩人開口道:「那麼……現在我們就換個安全點的地方吧。」

就在妖姬說話間,這兩個原本就已經昏迷過去了的男人,竟是奇迹般的慢慢睜開了眼睛。

當然這並不代表他們就已經醒來了,在連接兩人頸部位置。此刻除了一根定在穴位上的針以外,還有一條不可見由元氣結成的線附著在這根針上。

當下這兩個人的動作,便是由這兩道無形的線控制他們的精神做到的。

這個夥計所使的是拋教的偏門術法,不同於拋教的直接用暗器殺人,當下這一偏教已是能利用強制鏈接人的精神以達到操控活人的目的。

這一技法便是由拋教改進而來的偏術,提線傀儡術。配合這一秘術,就不難看出這一次任務對於前線而言的重要性了。

這種傀儡術不僅可以操作活人,修為高深的人還可以用此深入到對方的識海之中獲取人腦海中的信息。但是這種獲取腦海信息的能力,這個夥計暫時是沒有指望了,因為這種能力很難領悟。

當下的這兩個男人,不用想便能知道是薩姆拉發布在四周的打探消息的探子。他們雖然都做了偽裝,但是一雙乾淨沒有一點繭子的雙手卻是暴露了他們的身份。

「大人,這兩個人怎麼辦……」此刻這個夥計湊近到了妖姬的身邊小聲開口問道。

「這兩個人對我們沒有多大的用處,帶去個沒人的地方做了吧。然後你就在外面等我,我想辦法混進這裡面去。」說著妖姬便是看了看四周還有沒有可疑之人。

「嗯,你小心,有什麼事你拉個信號我就知道了。」說著這個夥計便是走在了這兩個男人的身後,向偏遠一點的樹林間走去。

此刻妖姬用手輕輕順了順自己的長發,便是向著那道大門方向邁去了……

這時白一行人經過數日的跋涉,終於是來到了一處名喚希塔鎮的小鎮子。這裡很接近前線,所以從各地趕來的隊伍都是會在這裡停頓一番,稍作整理再赴前線。

別看這鎮子雖說不大,但是來此的人卻是不少。當下各個部落以及門派之間的人物都是匯聚到了一起,這裡不乏強者,也不缺弱者。

他們的服飾著裝也是千差萬別,有的把自己裹得像一個粽子,有的卻又是裸露得只剩下几絲殘步遮掩下-體,這看起來卻是比乞丐還要多了幾分氣質。

人多了,就難免會有個什麼磕磕碰碰的。當下不遠的一處便是聚集圍攏了一大群的人在觀看著些什麼,當下人群中還不斷傳來打鬥的吆喝聲。

此刻經過數日的修養,小雅已是恢復了不少,但是和小雅一起被救回的卡羅三人卻是一點也不想留下,稍微恢復一點后他們便是離開了這個隊伍。

這時白見的前方的那片空地上有打鬥的跡象,便是想要去湊個熱鬧看看。

但是白剛剛沒走幾步便是被小雅拉住了:「不要節外生枝,我們只要在這裡休息一日就好。」

白是被拉住了,但是當下賀老三和客爾一行人都是湊了過去,想要看個究竟。

白看著離去的幾個人,便是乾笑著看著小雅指了指客爾等人的方向。這時小雅見此便是底下了頭來,隨即也是朝那邊走過去了。

這時圍觀的人很多,費了好大的勁他們才是擠進了人群之中。當下只見得一個穿著一條不知道什麼的布條,赤裸著上身手裡拿著一根獸骨做的牙棒指著一個小女孩叫囂道:「居然敢偷我的東西,我看你是活膩了吧。」

當下白見的對方只是一個小女孩,氣便是不打一處來。 風流小農民 ,這還有天理么?

就當白想要挺身而出之時,那個小女孩的身影看起來卻是有些熟悉的感覺。就在這時小女孩抬起了頭,果然這可把白嚇了一跳。

這個小女孩白果然是白認識的,但是她絕對不是什麼小女孩,她的年齡可能比大多數的人年齡都要大出很多。

據說她已經活了三百多年了,這個人便是當初白去青木山時經歷結界考驗見到的那個世外神醫,施珂特!

白當然知道她是一個什麼樣的性格,一個活了幾百歲的人卻是有些一個年輕少女一樣的內心是很恐怖的概念,但是很讓白感到頭疼的是這個神醫的精神上似乎還有些不正經的感覺……

… 「哎,白!」這時施珂特剛好抬起了頭看見了這邊的白,當下便是向著這邊招了招手.

「嗯?你認識這個小丫頭么?」一旁的賀老三見到那個小女孩向著白打招呼,便是開口發問。

「這個嘛,算是的吧……」白說著便是看向了施珂特發問:「你不是一直都在青木山修鍊么,怎麼突然就下山來了?」

「嗯,這個嘛……」此刻施珂特撐著下巴想了想便是開口說道:「感覺上面老悶的了,所以便是想要下山來透透氣了。」

隨即施珂特便是像一個孩子一般跳起轉過身來眯笑著說道:「沒想到這一百多年來沒下山,這下面居然變得這麼有趣了。」

「什麼!」

這時在場的小雅以及客爾等人聞此都是瞪大了眼睛,這個小丫頭是在開玩笑吧,有一百年沒有下山了?

這個結果當下自然很是難讓人信服,但是如果知道事實的話會他們感到更加的震驚。

「喂喂,你們幾個怎麼回事的。把我當成了空氣么,快吧偷走的東西還給我,不讓的話……哼哼……」這時那個身上的布料少的可憐的男人,手中的骨棒指著這裡便是開口說道。

「今天真是愉快呢,剛下山便是碰到了一個熟人。好,接下來我們就去找個地方吃飯吧!」這時施珂特一蹦便是來到了白的身邊,隨即便是挽住了他的手,她毫不拘泥的舉動那裡像是一個活了幾百年的人該有的行為。

這時一旁的賀老三聽出了吃飯兩個字,便是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淡淡說道:「這個……似乎倒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呢……」


此刻一旁的灶灰站在賀老三的肩頭也是聽出了吃這個關鍵的字眼,當下便是高興的沖著施珂特點著腦袋。看這倆貨的舉動,那樣子倒是有些滑稽。

「嗯,吃飯可以。不過得是你們請我吃哦,我可是沒有錢的呢。」聽得她這麼一說,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沉默不語,額角垂下了幾道無形影線。

「喂喂,你們真是欺人太甚了,居然一直無視我的存在么?」這會這個站在原地的男人已是有些變得不耐煩了,隨即便是高舉手中的骨棒向著這邊沖了過來。

「你偷了人家的東西?」這時白低頭看向挽著自己施珂特便是開口發問道。

「誰認識他呢,再說了這個人根本就是一個無賴。是他想要本大人的靈藥而已,你看他那個小褲褲能藏些什麼東西么?」 日久必婚:總裁寵妻一百式

這時所有人的目光便是又齊齊轉向了那個衣著「華麗」的男人身上,確實這樣的小布條讓人很難想像裡面除了他的寶貝以外還能藏些什麼。

當下這個男人被這麼多的人盯著自己的下方觀察,便是滿臉緋紅惱羞成怒的喝道:「不殺了你這小丫頭,我就不在這裡混了!」

隨即他的手中的骨棒便是發出了一陣白芒眼看著就要劈到施珂特的身上了。但是就是在這一刻,這個人卻是好像神經錯亂了一般,開始一邊奇葩揮舞著骨棒手舞足蹈,一邊放聲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的啊。哈哈哈哈……你這該死的小丫頭到底對我做了什麼了。」這時這個男人一邊說著,一般有些笑的幾乎岔氣。

「哼,一點葯而已。就當給你的一個教訓,誰讓你凶我的。」說著施珂特便是把腳一跺,任性的轉身便是拉著白離開這個人群。

「喂喂,你還沒有解開的呢,哈哈哈哈……」這時身後傳來了那個男人痛苦的笑聲,估計這次以後他應該不會再想笑了。

「這樣子真的沒事么,好歹他也是要去前線的人,不要弄的太過火了吧?」此刻白開口說道。

「沒事的,他跳兩個時辰就會好的了,我們快走吧!」說著施珂特便是推著白的後背往外面走去。

不一會,他們便是來到一處前方聯盟軍設立的盟軍接待處。在這個偌大的場地中央一面高高豎起的劍交旗幟在風中隨風飄蕩著,振奮著每一個人的內心。

這一面旗幟便是所有人通往絕對自由的希望之翼,也是集合所有反抗力量的靈魂於一體的神聖召喚!

這時所有的人都是雙目凝視這這一面旗幟,不久之後他們便是會被編入到聯合軍直接對抗薩姆拉的真正戰鬥中去!


此刻就在所有人注視著這一面旗幟之時,一個身披著破洞戰袍的中年男從一個轉角的房間向著這個場地中間走了過來。

一看便是能知道,他便是主管著這個地方的聯盟軍將領。看他一身結實黝黑的身軀以及身上各處的傷痕便不難猜出這一個貨真價實已經身經百戰的戰士!

「對於大家的到來,我首先感到衷心的感謝。」這個男人以一種渾厚的聲音說出,隨即便是向著眾人先深深的鞠了一躬。

「大戰在即,很感謝大家能參加這一個聯盟。薩姆拉已經黑暗統治了我們這麼多年。

如今他們還想要繼續蠶食著我們,我們不能再躲,不能再屈服他們的腳下。我們要用我們自己的力量贏得屬於我們自己的自由!」

「好!」

隨著兵器齊刷刷的高舉起來,一聲好由眾人的口中發出,這聲音頓時便是震徹了整片場地,每一個人的熱血也在隨著一起沸騰了起來。

此刻一旁的小雅見到這場面,倒是感到了有幾分感動。奴隸們被黑暗統治了多年,已經馴服於他們的奴性,這種場面小雅已是很久沒有見到過了。

「很好……話不多說,由於前方的戰事吃緊,所以請各位的領頭人到這個箱中來隨機抽取一個被編入的隸屬部隊。」 我用餘生,換你情深

此刻一旁的小雅對白點了點頭,隨即其餘的人也是沖著白點了點頭示意讓他前去。

這時另一個隊伍的頭領哈倫也是走了出來,走向了那個對所有人來說都是神聖的箱子旁去。

隨著一個接一個的人從箱子中把編入的隸屬部隊抽出,箱子里的簽也是變得越來越少了。很快白和哈倫也是抽出了屬於自己隸屬的部隊的竹籤。

抽過之後,白沒有看便是帶著它走回了自己所在的隊伍之中。當下賀老三有些好奇,便是開口問道:「抽到了哪個部隊,快看看吧。」

這時白慢慢的轉過了手中的竹籤,上面赫然寫道:

尖鋒部分,黑鴉之翼……

這會賀老三見罷便是高興的喊道:「居然是先鋒部隊呢!」


此刻一旁的哈倫也是向著白這邊亮出了自己的竹籤笑道:「彼此彼此了。」

此刻哈倫的竹籤之上寫道的是:

尖鋒部分,青色天馬……

兩人對視一笑,隨即白和哈倫的手便一拍緊握在了一起。不需言語,當下兩人的心意便是已經能完全領會,今後兩隊便是並肩作戰的前線隊友了。

此刻小雅看著白手中的竹籤,臉上也是第一次露出了久違的微笑。

「好,現在請大家帶著自己領到的簽,自己對號去領戰鬥的制服吧。」隨著這個男人的喊出,當下場地的前面便是站了一排的人,手中整齊的拿著一致的制服。

這些制服都是背後印有劍交的旗幟標誌,唯一不同的便是他們右手臂章上的隸屬部隊臂章。

接下來所有的士兵都是走向了自己隸屬的那個部隊,領取了自己的制服。這些衣服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都算是華麗的了,也許很多的人就沒有穿過這麼完整沒有補丁的衣服。

「好了既然大家都領到了自己制服,那麼現在你們就是神聖聯盟軍中的一員了,讓我們為明天而戰!」說著那個男人便是抽出了自己身上那把長劍直指天穹。

「好!」當下所有的人也是一起抽出了自己兵器,隨著一聲巨喊高舉起了手中的兵器。

經過這麼一番儀式之後,所有的人都是被安排到了自己部隊所在的休息地去休息一日,明日便是直赴前線作戰。

經過幾日的跋涉當下所有的人這時也是有些疲憊了,兵營中什麼都不缺。有床,有桌子等等的日用品。


幾天以來大家都是風餐露宿,今日居然能在床上睡上一覺了這讓很多的士兵都感到十分的高興。但對於小雅來說在床上睡覺的記憶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因該是赫魯一族還健在之時,戰爭還沒有打起來之時。

晚上大家就沒有必要再為食物發愁了,在下午太陽快落山之時。兵營的食堂已是敲響了開飯的聲音,這時所有的人都湧向了這個能容下萬人的食堂。

在這裡他們看到自己一輩子第一次見到的雞肉牛肉之類的奢侈品,雖然這些東西並不是很多也被剁得很細。但是大家仍然為此感到很高興,這可比吃皮糙肉厚的異獸好的多了。

當天賀老三便是一連吃了二十碗飯的恐怖記錄,這記錄卻是遠遠超過了白所能創造的記錄。

吃飯之後天也是漸漸的黑了下來,當下皎潔的月亮靜悄悄的看著這一行喧囂的人們微笑……

… 次日清晨,就在所有的人都還有些睡意朦朧之時,兵營外面卻是傳來了一陣鼓聲擊打的聲音.

遵循著昨天的規定,今天所有來自四面八方的人都是穿上了統一的制服。不一會兒,整個偌大的場地上便是站滿了列成一隊隊的士兵。

此刻每一大隊的人肩頭上便是印有隸屬部隊的徽章,這時白一行人也是整齊的站在了場地之中,當下他們肩頭上那兩片黝黑的烏鴉翅羽顯得格外的醒目。

「走!」

沒有多餘的繁瑣簡單的一個字,隨著領頭的那個中年男人一聲令下。所有的人都是慢慢向著鎮子外走去,去往那一片戰火之地。

一路上這個中年的將士便是一臉的愁容看著前線的位置,此刻他好像心裡埋藏了很多的心事,現在他只想讓這一批人趕緊的到達前線去。

這一大隊的人馬走的很快,中午時分便是來到了聯盟軍的駐地之中。一進駐地,所有人看到的不是眾多的士兵森嚴的站立著。

當下他們看到的只有滿是傷員的士兵,被源源不斷的從前線的位置抬了回來。此刻在這些士兵的眼中,看不到一點的自信心,當下他們的眼中除了沮喪便是悲痛了。

看著這些士兵被從身邊抬走,當下所有的人都是默默底下了頭來。這時一旁擅做主張留在了白隊伍中的施珂特看著這些便是有些感嘆:「沒想到,再次下山世界居然會變做了這番模樣……」

「嗯……現實就是這樣的了,我們走吧,還得要去黑鴉之翼報道呢。」說著白便是看了看施珂特,隨即便是往自己隸屬的地方走去了。

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個大的兵營,兵營前掛著一面和他們右臂上一樣的黑羽徽章旗幟。

進入到這個大兵營后所有的人才是發現這裡的床鋪幾乎都是十鋪空其七八,可見當下戰爭的激烈程度和死亡人數之多。

就在白一行人剛進入到這個兵營之後,隨即便是又有幾隊頭領領著自己的人進入到了這個兵營之中。

當下他們也是隸屬黑鴉之翼的部隊,和白一起算是同一屋檐下的夥伴了。

這時一個年過半百的老者也是帶著一個紫袍的將士來到了兵營之中,當下老者的目光溫文爾雅看著眾人便是點了點,隨即開口道:

「相比不必老夫說,大家也是知道了現在的局勢了。這裡就簡單的介紹一下吧。

我便是黑鴉之翼的帶領者:史來夫,在我身邊的這位便是我的副將坎巴薩將軍。」

說著老者便是伸手指了指身邊的這個紫袍男人,接著便是向他點了點頭。這個男人會意便是站到了老者的位置開口道:

「現在我們沒有時間來休息了,當下前線面臨著被薩姆拉大軍攻破的危險。

所以經過我們聯盟大軍的商討之後,我們決定在每一個隸屬部隊中抽取一隊精銳部隊去執行一項關係著爭取戰爭時間的任務。」

說著這個叫做坎巴薩的男人便是拿出了一個竹筒。因為這一次的任務是需要深入到薩姆拉的內部執行,所以生命風險也是極高的。

這次依舊是抽籤,抽籤的人依舊是由帶領自己的隊伍的頭領來抽,但是這一次的簽卻是決定了戰鬥與否。

簽一個個的被抽了出去,當下很多的人都是看著手裡的簽暗自竊喜。這時輪到白來抽了,他沒有什麼猶豫便是伸手從裡面抓出了一道簽來。

翻轉一看,當下上面寫著的正是去這個字。白看罷便是把這道簽遞給了那個紫袍男人的手中,隨即又回到了自己的隊伍之中。

「好,現在你們就準備一下,即刻我們就得要前往薩姆拉的?腹地了。」說話著,坎巴薩便是對身旁的屬下耳語一聲,隨即便是先走出了兵營。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