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嗯,」拐杖老人滿意地用鼻音發出了一個哼聲,微微點著頭道,「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往後這三時間裡,小四就交給你了,希望你能好好教導他,不要縱容他,這二十多年來,他快活的日子已經令他身體生鏽了。」

2021 年 1 月 9 日

「前輩言重了,我們若是兄弟,我會不遺餘力去幫助他,因為我好,他好,大家都會好,若我們是敵人,那我只能跟前輩說抱歉。」月影楓說道。

「哈哈,你的性子很直,很對我胃口,你也不要左一口前輩,右一口前輩了,叫我一聲蔣伯伯吧,我相信,你定然不會是池中之物。」拐杖老人欣慰地笑道。

池中之物?這個妖狼幫的狼王可不是第一個說這句話的人。 幻界傳說-第四十一章動情,抱上最美小護士

月影楓這次離開地下黑拳場與上次的情形相比截然不同,當初可謂狼狽不堪,這次卻是被妖狼幫的狼王盛情派了專車送回來。

當他回到新月小區的時候,只是凌晨十二點多,由於小區之人生活比較規律,各單元樓層上的燈光熄滅了大部分,周圍顯得非常空幽,恬靜。

冉雪琪居住的單元樓只有零零散散幾個窗戶透著柔和著白光,位於首層的冉雪琪所住的小窩也是亮著一股白光,非常顯眼。

月影楓無奈地搖了搖頭,想必這小妮子又是在等待他歸來,對此,心裡感到暖暖的,也感到心疼無比。

冉雪琪溫柔若水,與等待夜歸丈夫的小妻子無異,對月影楓的回來所表現出來的那種愉悅溢於言表,伸出蔥白的柔荑將月影楓拉到沙發坐下,力度非常巧妙地為為他肩膀作按摩。


兩相處了這麼長時間,月影楓不只是第一次被這種溫暖的柔情包裹,在這一刻,他竟是感到動情不已,按他自己的理解,就是與今晚收穫巨大,心情暢快有關。

本來冉雪琪坐在月影楓身後,輕柔地為其揉捏著肩膀,不一會兒,月影楓卻沒有徵兆地轉過來身來,目光灼灼地與她對望著,如果有第三者在此的話,那這個第三者能非常清晰地看到兩人四眼相對的空氣閃耀著一股銀白的電光。

冉雪琪被月影楓深邃的目光注視得有些暈眩,俏臉不自覺地浮起兩抹誘人的嫣紅,微微低下頭去,雙手也停止下來。

「琪琪,我喜歡你!」月影楓連自己都有些迷糊,不知不覺就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冉雪琪嬌軀莫名一震,猛地抬起頭,俏臉嫣紅未退,卻是呈現著驚喜交加的神色,明亮的眼眸如波紋般盪起絲絲漣漪,非常迷人。

月影楓被冉雪琪的動作驚醒過來,此時才知道自己竟然說出了這麼一句話,但他人生的準則就是一諾千金,既然在這種曖昧的情景下說這出了樣的話,他也不會去後悔,他更趨向於順其自然,於是深情地與冉雪琪對望著:「我能愛你嗎?」

「嗯!」冉雪琪重重地點了點頭,泛動著晶瑩光芒的眼眉滑落下一滴喜悅的淚水。

曾幾何時,她不止一次在夢中驚醒,夢到月影楓不辭而別,夢到月影楓拋她而去,她總是糾結在兩人是否處於不同一個世界,因為此失眠多次,她很想親口將自己喜歡這個神秘男生的想法說出來,然而性格怯弱溫柔的她根本提不起這個膽量,如今親口聽到月影楓說出這麼動情話語,如何能叫她不感到激動?

「也許你會覺得,我們這麼長時間同居在一起,我卻對你永遠淡如君子之交,這是我對你沒有感情的表現,其實事實恰恰相返,你的一顰一笑,你的溫婉體貼,一直深深地印在我心底,令我越來越迷失,越來越無法自拔……」月影楓輕聲解釋道。

「楓,別說了,我相信你一定能看得出,我很乎你,跟你在一起,我覺得非常安心,你的溺愛早已把我深深地吸引住了。」冉雪琪搖著頭道。

「這麼長時間以來,我不是不喜歡你,是不敢喜歡你,你太優秀了,人長得既美麗,又可愛,在第一醫院一直被評為最美最善良的護衛,而我,卻不是一個好男人,我身上背負的東西太多,我怕,我真的好怕與你相愛后,不能全心全意去守護你。」

冉雪琪暖暖地低著頭,按在柔軟沙發上的小手挪移了幾下,輕輕搭在了月影楓的手指上,說道:「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別的一切我都不在乎,你上天堂,我就跟上去,你下地獄,我就陪你闖鬼關,只要你不拋棄我,我就滿足了。」

月影楓心中暗嘆,這個小妮子太善良,也太單純了,單純得讓人心疼,讓人忍不住想要用自己的生命去呵護她,面對這麼柔情似水的女孩,月影楓只能選擇盡量給予她最大的寵愛。

不知不覺,十指緊扣,兩人的意識都是顯得有些模糊,小廳中的氣氛呈現著一種暖暖的粉紅色,令人迷醉。

漸漸的,月影楓的另一隻手卻是攀上了冉雪琪的柳腰,極盡溫柔地將她拉到自己懷中,兩人四目相對,近在咫尺。

這時,冉雪琪卻是微微仰著粉紅的俏臉,睫毛充滿挑逗地眨了幾下,然後閉上雙眸,擺出一副任君採擷的誘人之態。

月影楓只感覺身上熾火騰燒,連意識也被灼燒得非常迷糊,本能地盯著那迷人的櫻唇就吻了下去。

四片柔嫩的紅唇接觸到一起的時候,一股靜電順著兩人的四肢百骸不斷蔓延,充滿著一股奇異的能量。

這種溫馨的親吻月影楓並不是第一次,吻起懷中柔情似水的可人兒非常柔和深情,這也令動作笨拙生澀可人兒退去羞惱的感覺,全心全意投身在這種美妙的體驗中,嬌軀動情的扭動不已。

「嗯!」冉雪琪不自覺地發出一聲嬌吟,臉紅得彷彿要滴出水來,抬手按住了月影楓那隻不知何時攀了她的玉峰的右手。

「我……」冉雪琪微微睜開美眸,睫毛跳動了幾下,說了個「我」字后卻是不知道如何將後面的話的說出口,滿臉羞澀的表情。

「你真的願意做我的女人嗎?」月影楓停下了作案的右手,環上了冉雪琪的柳腰子,將她緊緊地揉在懷中,深情地問道。

「我願意!」冉雪琪嬌羞地說出這幾個字后,羞赧地將腦袋埋入月影楓懷中,反手緊緊地月影楓抱住。

月影楓此時也是心情激蕩不已,得到小妮子的回答后,立即俯下身去,伸手將她橫抱了起來,緩緩地向卧室地推門而進。

冉雪琪不是單純得什麼都不知道的三歲小孩子,她用腳指頭也能想到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更是嬌羞不堪抓緊了月影楓的衣袍,心跳也加速了無數倍,豐滿的玉峰起伏不已。

「琪琪,不管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不管是在這個世界還是另外一個世界,我也不會讓你離開我。」月影楓輕吻著她的額頭柔腸百轉。

冉雪琪被放到柔軟的大床上后,呼吸急促,美眸緊閉,嬌軀也是有些蜷縮,楚楚動人。

月影楓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輕地伏到冉雪琪身上,將她緊緊地抱在懷中,一下一下地吻著她的櫻唇,她的耳垂,她的額頭,室內的溫度急劇升高,那雙作怪的手也趁機攀到了豐滿迷人的玉峰上。 幻界傳說-第四十二章初嘗禁果,諾言一生

「嗯!」冉雪琪最敏感的區域被月影楓稍微一捉弄,立時發出一聲充滿誘惑的嬌哼,嬌軀也是不由自主地扭動了幾下,雙眸緊閉。


動情的青春的男女中,這類型的聲音特別能催動人體內的熾火,即使自認為定力過人的月影楓也是被吸引得意識消散,憑著本能,不斷地這豐滿的玉峰按動,這種柔軟溫馨的感覺也是令他迷戀迷不已。

當初他在幻界之時,與雪夢靈有過不少溫存,也有過不少打擦邊球的動作,幾乎想將雪夢靈就地正法,但兩人之間那種濃郁的愛戀,他對雪夢靈的遷就溺愛,令他始終不忍心取下這個溫婉仙子的陰元,傳統的道德教育令她下不了手對未滿十八歲的雪夢靈動手,這也是他吃掉熱情如火的紫幽月的原因。

而現在,他與冉雪琪相處這麼長時間,兩人之間那種溫暖早已超越了一般的戀情,到達了滿溢的狀態,此時被點燃后,便是一發不可收拾。

隔著衣服的觸摸很快無法滿月影楓的**,出於愛戀也好,出於本能也好,他的雙手已然不知不覺解開了冉雪琪胸口上的扭扣,一抹雪白呈現在空氣中。

由於天氣微涼,冉雪琪身上的衣物少了之後,熾熱的身體很快就感應到一絲絲寒意,迷醉的意識也清醒了幾分,玉峰的半露令她極難為情,紅著臉龐抬掩住了玉峰。

月影楓暖暖地笑了笑,俯身繼續吻到了懷中可人兒櫻唇,頂開她的貝齒輕輕汲取著,用自己的柔情將緊張的可人兒漸漸融化,然後才輕柔地拉她的柔荑,探尋著玉峰深處更迷人的春色。

當月影楓拉下冉雪琪玉峰上最後遮掩后,冉雪琪已經是羞赧得整個嬌軀都呈現著粉嫩的嫣紅,不斷發出一聲聲動情嬌哼,撥動月影楓心中那種琴弦。


「我冷!」冉雪琪嬌軀微微蜷縮了一下,呢喃地說道。

月影楓心中一疼,急忙拉過蓬軟的天鵝絨棉被,將兩人緊緊地蓋在一起,然後才將她抱在懷中,以自己的體會給予她最大的溫柔。

「你下面……頂得我好難受,又熱,又硬!」冉雪琪皺著瓊鼻道。

「這……」月影楓不禁愕然,尷尬地摸著自己的鼻尖,兩人撫摸到這種程度,若是他下面還沒有反應,那他也不用當男人了,不過柔美的冉雪琪親口將這話說出來,怎麼聽怎麼覺得誘惑無比。

雖然月影楓心疼懷中的可人兒,但生理上的反應更甚,感覺懷中的可人兒嬌溫暖許多,再次悄然地拉上了她的衣物,將裹著迷人嬌軀的睡袍緩緩往下拉去。

「啊,好大!」冉雪琪突然發出一聲嬌呼,又驚又羞地睜開美眸緊緊地與月影楓對望著。

原來卻是扭動不已的可人兒感受到月影楓下體的堅硬,忍不住伸手去撥弄一下,沒想到抓在手中后,那股膨脹熾熱的觸感令她又驚又羞,未經過人事的她面對月影楓這猙獰的武器甚至有些害怕。

「乖,我可捨不得弄疼你,我只會好好呵護你。」月影楓點吻了一下她的櫻唇回應道。

「嗯,那你輕點……」冉雪琪緊張的心情緩和了一些。

「別怕,我會很溫柔的……」

……

經歷過幻界種種絕境逢生,仙妻環繞的月影楓終於告別了自己處子之身,在地球世界生長的,也在地球世界初嘗了禁果。

由於兩人都是未經歷過人事的少男少女,這初嘗禁果的美妙滋味令兩人留戀不已,月影楓從小修鍊華夏古武,體質異於常人,而冉雪琪卻是嬌弱溫婉的可人兒,雖然兩人都非常迷戀,非常瘋狂,但冉雪琪卻承受不住月影楓幾次衝擊,數次達到興奮的極致后,已然全身癱軟,香汗淋漓,在寒氣迫人的冬天顯得特別紅艷迷人。

然而最苦的卻是月影楓了,第一次偷嘗禁果,滋味美妙不說,卻是越戰越勇,當冉雪琪承受不住癱軟在床上后,正是他感到最興奮昂然的時期,下體掛著的秘密武器膨脹到最臨界點。

為了照顧到冉雪琪,月影楓只好將這種難受的感覺強行壓下去,將鋪在軟床上面的毛毯抽出來,換上了另外一條備用的毛毯,才緊緊地抱著冉雪琪進入夢鄉,殊不知,兩人竟然大戰了近一個時辰,再繼續下去的話,初經人事的冉雪琪一定會崩潰掉。

因為生理上的難熬,月影楓抱著火熱的美人並不能立即入睡,腦海中不斷迴旋著各種旖旎的情景,特別是毛毯上那朵嬌艷的落紅,令他感到驚嘆,感到迷戀,同時也感到一種濃濃的責任壓到他身上,這個諾言,將會一生一世跟著他。


當太陽爬上窗檯之後,月影楓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眼睛,望著外面的陽光稍微估算一下,已然到了上午十點多,他自己都沒有想到,一直生活得非常警惕的他這一次睡眠卻是睡得無比沉靜,這對他來說是近二十年來從來沒有過的幸福遭遇。

月影楓眨了眨眼眉,努力恢復著精神意識,懷中的可人兒依舊沉睡不醒,光著嬌軀,蜷縮在他懷裡,睡得非常安穩,像一隻可愛的小貓咪,睡姿也是這麼迷人。

仔細觀察之下,月影楓卻是發現冉雪琪眼眉之下有著淡淡的淚痕,這是冉雪琪幸福極致流下來的淚水。

「琪琪,你放心,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永遠愛你,永遠寵著你,安心睡覺,有我的地方,沒有人能夠打擾到你。」月影楓暗暗發誓道。

感受到肚子里的飢蟲有些鬧騰,月影楓只好爬起床來,溫柔地將棉被往冉雪琪身上蓋好,然後躡手躡腳地開門走了出去,並利用自己的內辦將門鎖好,沒有發出任何一個聲響。

「今天,就讓我為你做一次早餐吧!」月影楓自言自語道。 幻界傳說-第四十三章又見吊絲男郭總

一般說來,陽光的照射一直是女孩子的天敵,不過在冰冷的冬天,陽光卻是上天最溫柔的愛撫。

暖和的陽光透過前透明的海藍窗帘,像一隻調皮的小精靈一樣,不斷地跳動,不斷地挪移著,爬上冉雪琪的那張寬敞柔軟的大床。

冉雪琪蜷縮在被褥內,像一隻可愛的小貓咪,睫毛舒展,顯然是作著甜蜜無比的美夢。

感覺到空氣暖和的愛撫后,冉雪琪不知不覺伸了個懶腰,充滿一股成為少婦后美艷誘惑。由於她此是光著身子,伸展手腳后,被褥一下子滑落了一半,令她半個上身完全呈現在空氣,突然襲來的冰寒令她悠悠蘇醒過來。

冉雪琪睜開美眸看到的第一景象就是自己完美地呈現在空氣中的玉峰,不加任何掩飾,不加任何點綴,粉白的肌膚令人著迷。

「啊——」冉雪琪不由自主地發出一聲微弱的嬌呼,一下子拉過被褥將身子蓋住,捂住小嘴。

懵懵懂懂地她怔愣了數分鐘,望著窗外明媚的陽光,昨晚羞澀的一幕幕漸漸浮上腦海,令她俏臉嫣紅無比。兩腿下意識地動了動,下身卻是感到一股微弱的脹痛。

明白這些事情后,冉雪琪慵懶唯美的俏臉上驚懼之意完全退卻,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甜蜜的微笑。

不一會兒,冉雪琪似乎聞到了什麼味道,小瓊鼻皺了下,仔細傾聽之下,卻是聽到廚房的位置不斷傳來廚具碰撞發出的金鐵交擊聲。

用腳指想冉雪琪也知道,那股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味道,一定是月影楓在鼓搗著吃的,就是不知道這個令她浴仙浴死的小冤家被這早餐折磨成什麼樣子。

冉雪琪幻想到月影楓在廚房中為了做一份愛心早餐忙活得手忙腳亂的樣子,忍不住輕聲哧笑起來。

「啊,都已經十點多了啊,還好今天不用上班!」冉雪琪將手機拾到手中,看到上面顯示的時間后,立時嚇了她一大跳,她一直是一個非常規律的女孩,很少有過這麼晚起床的日子。

很快,冉雪琪就將散落在地上的貼身小衣和睡裙套到了身上。

當她來到小廳的時候,月影楓也停下了手中的廚具,將一個個擦拭得發亮的青瓷碗碟端了出來,整齊地擺放在偏廳的小巧餐餐桌上,一股濃郁的清香瀰漫在空氣中。

冉雪琪看到小廳內的景象與她想象中完全相反,不由得呆愣在當場,驚訝地抬手掩著小嘴。

「琪琪,你感覺怎麼樣了?睡得還好嗎?早餐我都做好了,趕緊去洗漱一下,都要變成小花貓了。」月影楓調侃道。

「討厭,都是你害得,幸好我今天不用上班,否則你就死定了。」冉雪琪恨恨地跺了一下腳,說到後面的時候可愛地揚了揚小拳頭,轉身走向了浴室。

「真是迷死人不償命的小妮子。」月影楓無奈地嘆道,他發現自己面對冉雪琪的一顰一笑,都感覺對方無比惹火,似乎初嘗禁果后,他的定力就急劇下降。

這個時候,月影楓才體會到神秘的華夏古武《養生訣》的過人之處,也正是因為他修鍊了養生訣,在面對雪夢靈和紫幽月的坦誠相對時,他才能一次又一次壓制心中的熾火。

……

接下來的時間裡,冉雪琪並沒有如月影楓所料般繼續去上班,反而請了三天的病假,兩人在c都市各個景點到處遊玩,各大遊樂園,布滿他們歡樂的足跡。

如果不是時間不足的話,月影楓還想帶著冉雪琪到傳說中的人間仙境九寨溝去看看。兩人突破最後那層關係后,感情持續升溫,如膠如漆,月影楓對她的溺愛呵護更是令她留不已。

五天時間很快就過,冉雪琪只能繼續回歸三點一線的正常上班時間,月影楓繼續過著尋覓芳蹤的日子。本來以為能夠拿下妖狼幫,驅使其為他尋找夢靈仙子的下落,現在卻是事與願違,唯一令他感到安慰的是,在這個關鍵的時刻,自大的蔣征平給了他一個雄起的機會。

這天上午,月影楓和蔣征平在新月小區的休息涼亭中見面。

蔣征平開門見山地道:「說吧,我該做些什麼?既然我承認了賭注,就會如實地履行下去。」

「呵呵,不用擺出一副不情不願地臭臉,我知道你心中不服,但我可以給你一個承諾,在這三年期間,你隨時可以向我挑戰,當你戰勝我的那一天,你就自由了。」月影楓笑道。

「真的?沒有任何條件?」蔣征平不相信地道。

「沒有任何條件,但我可以告訴你,沒有把握的話,不要隨便來招惹我,否則在醫院裡躺上十天半個月可不是什麼美好的滋味。」

「放心,我才沒那麼傻,自討苦吃地去糾纏你。」蔣征平無所謂地擺了擺手,確定這個諾言的真假后,他的心情也緩和了幾分。

「好吧,作為我第一天的僕人,你就幫我搬家吧!」月影楓拍了拍衣袍站了起來,直接向售樓部走了過去。

進入售樓大廳后,坐在前台的導購小姐立即熱情地迎了過來,月影楓經常過來找她帶路去看樓盤,所以兩人也是比較相熟。

「曹小姐,看你的臉色好像不是很好?」月影楓突然發覺這個女孩睫毛邊角有些抑鬱,問道。

「還不是那個討厭的客戶,整天煩這個煩那個,我都怕了他了。」導購小姐曹敏娟皺著秀眉道。

「哪個客戶?」月影楓不禁有些疑惑。

「那個,當天你……」曹敏娟正想解釋,突然被一個粗重的嗓音打斷,一個寬厚的人影出現在門之處。

「小娟,說好的那套房呢?我已經掛到你的名號下了,你怎麼這麼久還不搬進去?我都獨守空房好長時間了。」門口之處傳來地個粗重的嗓音。

「這麼耳熟?」月影楓不禁愕然。

「又是你!」月影楓緩緩地轉過身去,斜眼眤著這個大噸位男。

「啊,是月影少爺,小郭打擾了,那個,四爺也在啊,不好意思,我這就離開。」郭總這時也是發現與曹敏娟站在一起的兩個年輕人,頓時嚇得冷汗直冒,手足無措地將一捧嬌艷欲滴的玫瑰花藏到身後。

月影楓立時明白曹敏娟口中所說的煩惱是什麼,心中因為對這個初出社會的女孩頗有好感,也就起了幫她一把的心意思。

「你是郭總對吧?」月影楓緊緊地望著大噸位男的眼睛,身上自然而然地散著一股強烈的威壓。

雖然這股威壓是單獨衝擊大噸位男,憑蔣征平的實力也是能非常清晰地感受到這股精神威壓的威力,臉色變得凝重無比,心中暗嘆:好強! 幻界傳說-第四十四章豪華午餐

「我叫郭小寶,你叫我小郭就行了。」大噸位男打著哈哈道。

「郭小寶?噗——」月影楓聽到這個名字,聯想到對方藏在身後的那捧玫瑰花,立時忍俊不禁。

郭小寶尷尬地愣在當場,進退不得,有些求助地望向蔣征平,然而,蔣征平看到他的目光后,卻是一下轉過身去,完全當他是透明人一樣。

「郭小寶?你還以為你是韋小寶啊?逢女必泡?你也不找個鏡子看看自己的長得什麼樣,老牛吃嫩草,以後別再讓我看到你糾纏曹小姐,否則我就打斷你的第三條腿。」月影楓冷然道。

郭小寶聞言不禁呆愣在當場,僵硬的笑容也定格下來,現出一副非哭非笑的難看模樣,更是進退維谷。

「你若在這小區里住,就給我安安分分,我不是一個喜歡動手動腳的人。」月影楓提醒道,然後轉身對曹敏娟道,「曹小姐,帶我去看看房子吧,你給我訂的那些傢具什麼的,是不是今天到貨?」

「是的,月影先生,物流公司已經打過電話給我了,今天下午兩點鐘送貨到小區裡面來,我會安排人處理好這些事情的。」曹敏娟恭敬地回應道,望著月影楓的目光流露出一股濃濃的崇拜之意。

「咳,現在已經是中午了,一起吃個飯怎麼樣?回來的時候正好處理傢具的事情。」月影楓對曹敏娟邀請道,他感覺得出,這個女孩非常敬業,他交到女孩手中的事情都被對方處理得井井有條,一絲不苟,如果沒有這個女孩幫忙,月影楓絕對不會這麼舒服地到處走動,這新裝修的套房就有夠他忙活的了,現在面臨完工之際,他也想藉此答謝一下這個女孩兒。

「這……不好吧?」曹敏娟有些猶豫地道,左右望了望,沒發現經理的身影,緊繃的心情也放鬆幾分。這種類似於應酬一般的邀請,曹敏娟不是沒遇到過,但都被她以工作第一推辭掉,而且邀請她的那些人一個個肥頭大耳,年紀又大,令她實在提不起共同進餐的念頭。

如今月影楓和蔣征平卻是一介翩翩俊男,彬彬有禮,從未見其有什麼僭越之處,才令曹敏娟沒有一時間開口回絕,而是有些猶豫不決。

「放心,經理那邊我去跟他說說,我們只是去吃個便飯罷了,下午還要回來處理眾多事情,不會有什麼不妥的。」月影楓勸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