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嗯嗯,謝謝小哥哥,謝謝花姐姐!」

2021 年 1 月 16 日

雲藝開心的笑了,只是這笑容充滿著不舍。

「好了好了,以後又不是不能見面!去玩兒吧,記住以後常回來看看就是了!」

「嗯嗯!我記住咯!」

雲藝很快抱著小狐狸又跑到一邊了,而吳天他們又在這順豐酒樓中吃了一頓飯,這才朝學院而去。

雲藝離開的事情,只是讓吳天有些不舍,但卻並未怎麼過於的放在心上,反而是他一直揪心著那魔獸山脈一事兒,打算快點回去學院找師父老頭子問問,或許能夠從這位護國聖者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吧……

(關於紫衣雲藝,請看前文第94和95章節!) 雲藝離開了,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時候走的,當第二天清晨之時,花娘去找她之時便已經不在,似乎走的極為神秘,不過因為有提前說明,倒是沒有多少意外……

而吳天,青璃,徐珊三人則已經進入了翠雲洞天之中,暫時讓青璃和徐珊留在屬於他們自己的院落中修鍊,拿出墨雲牌感受了一下師父司徒空的位置,輸入精神力后便直接瞬移了過去。

「師父!」

此刻的司徒空正坐在房間中喝著香茗,而一旁五大長老也紛紛坐著,大長老歐陽天劍,二長老澹臺蒼楠,三長老公羊元,四長老司馬騰空,以及五長老上官辰都一一陪在兩側,氣氛顯得有些凝重。

吳天的忽然現身,讓他們六人的目光頓時齊刷刷的望了過去……

「臭小子,你還是這麼冒失?」

司徒空沒好氣的一瞪眼,吳天訕訕一笑,「嘿嘿,這不是太著急了么?對了,師父,各位長老,您們這是在……?」

「先坐下!」

司徒空揮手讓吳天坐下后,這才繼續說道,「小子,有兩個消息要告訴你!」

「兩個消息?」

吳天有些狐疑,「是什麼?」

「第一,或者以你的身份,也應該得到了一些消息的!魔獸山脈的事情!」

司徒空沉聲說道,「魔獸山脈最近忽然發生的變化,已經有了魔獸暴動的趨勢,如果我們不加以控制的話,將會帶來不可估量的慘痛後果!」

「是啊,我也是正想回來向師父取取經呢,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吳天點點頭應道。

「這個,等我和五位長老商議以後再說,現在著重告訴你的是第二點!」

司徒空如是說著,表情也變得異常凝重,吳天可以看到,此時那五位長老的神色也更為肅穆了一些。

「我說老頭子,你到底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吳天無語的說著,司徒空則苦苦搖了搖頭,沉聲道,「小子,你現在通過你的墨雲牌感受一下陰陽九轉殿的變化!」

「陰陽九轉殿?」

吳天更是疑惑,但卻並沒有再多問什麼,感受了一番后頓時面色大變,驚呼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一直陰陽平衡的陰陽九轉殿內,竟然有如此濃郁的陰之氣息?」

「對了,夢兒和趙倩兒還在那裡面,該不會是他們引起的吧?」

吳天的表情變得異常難看,司徒空以及五位長老俱是神色肅然,他們的默然也就成了吳天最大的擔心。


「老頭子,各位長老,我現在要去那裡看看!」


吳天實在是忍不住的擔心不已,雖然因為曾經與夢兒精神雙修過一次,他們之間也有一種隱隱的心神聯繫,只是因為夢兒身處在陰陽九轉殿的緣故,讓這種心神聯繫淡薄到了極點。

現在最要緊的,就是去陰陽九轉殿裡面看看夢兒和趙倩兒。

「這樣吧,為師和你一起去!」

司徒空站起了身道,「五位長老你們繼續商議關於魔獸山脈的事情!」

…………

陰陽九轉殿,與翠雲洞天,玲瓏凝魄塔並稱為天星學院三大重地,其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

如今這裡的變化,的確讓人為之心憂,當然在吳天的心中,夢兒和趙倩兒兩女的安危,遠遠要比這勞什子的陰陽九轉殿來得重要的多!!

和司徒空一起,幾乎沒有任何停留,通過墨雲牌便直接瞬移到了陰陽九轉殿的第一層中。

原本在這裡修鍊的還有天龍榜上的許多人,不過他們都因為最近陰陽九轉殿的變化而紛紛離開,當吳天和獨孤天來到此處之時,卻是被周圍那種陰盛陽衰的氣息弄得面色愈發凝重……

「吳夢兒和趙倩兒那兩個丫頭應該在第二層!」

司徒空如是說道,吳天點點頭沒有多言,很快的尋到第二層的入口直接快步走了進去。

以他那陰陽屬性體質的身體,這裡的變化其實對他來講並沒有什麼大礙,畢竟幾乎不管是什麼能量,只要通過他體內經脈的循環都可以被直接吸收,至於其他人那可就有些不妙了!

「夢兒,夢兒……」

「趙倩兒,趙倩兒……」

走入第二層,吳天立時不斷的呼喚著,司徒空也微微皺著眉頭打量周圍……

陰陽九轉殿總共有三層,每一層都有著極為特殊的地方!

原本,夢兒和趙倩兒進入這第二層也是得到了他的允許,可萬萬沒想到卻忽然出現了這種事情。

這裡第二層的狀況,都遠遠要比第一層差上許多,那種陰盛陽衰的氣息變化,讓司徒空不禁更是心裡沉重無比。

他雖然是聖階強者,但卻並沒有吳天的陰陽屬性體質,如今進入這裡之後,那種不適之感越發濃郁……

「我……我們在……在這兒……」

就在吳天越來越著急之時,一個輕微的聲音斷斷續續的傳了過來,吳天聽得很清楚,這是趙倩兒的聲音。

很快,按照聲音來源的方向,吳天和司徒空快速的尋找到了趙倩兒所在的位置……

趙倩兒俏臉發白的癱軟在地上,彷彿就只有一口氣吊著,嬌軀不住的顫抖著。

而夢兒卻是盤膝坐在地上,彷彿失去了所有生機,周圍那些陰屬性氣息縈繞在她身體周圍,甚至整個身體上都開始結出一層層薄薄的細冰,氣息微弱到了極點。

「你們沒事吧?」吳天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我沒……沒事……」

趙倩兒的聲音顯得那般有氣無力,斷斷續續的道,「快……快救救夢兒,她……她為了救我,就……就……」

話語還沒說完,或許是因為看到吳天到來的鬆懈,讓趙倩兒直接頭一歪的昏迷了過去,吳天面色急變,身形快速閃爍而去,試探了一下趙倩兒的口鼻,發現她只是昏迷過去,這才鬆了一口氣。

可隨之,目光落在身邊的夢兒身上之時,卻是完全肅然了起來……

若不細看的話,此時的夢兒就如同冰雕一般,經過這幾年時間努力修鍊而本來已經變黑的長發,此時再次完全變成了雪白,俏臉以及全身各處都鋪滿了一層薄薄的細冰,若非僅存這一點極為輕微的呼吸,恐怕吳天都要以為這小妮子已經失去了生機……

不過,看這樣子,若得不到什麼有效的解決方法,恐怕……

「師父,我們現在怎麼辦?」吳天沉聲問道。

「夢兒丫頭應該是體內陰氣過盛!」

司徒空面容肅穆的說道,而吳天卻是面色凜然的開口,「對了,師父,我一直沒和你說,其實夢兒乃是玄叱陰女!」

「什麼?玄叱陰女?」

司徒空面色大變,「我的老天啊,玄叱陰女還只是上古時期出現過兩次而已!臭小子,你怎麼不早說?否則的話,我也絕對不會同意她進來修鍊的啊!!」

「我也沒想到……」

吳天苦笑不已,而就在這時,周圍那些陰屬性氣息越發濃郁,彷彿受到了某種吸引,不斷的朝夢兒體內涌去,讓她身體上覆蓋的細冰在眨眼間便越發的厚了一些。

「師父,現在該怎麼辦?」吳天急忙問道。

「從未遇到過這種情況,我也不清楚!」

司徒空神色凜然的輕輕搖頭,隨即看到吳天,卻是陡然眼睛一亮的道,「或者,我倒是現在有個想法,至於是不是好用,那就不知道了!」

「老頭子你還猶豫什麼?還不快點?」吳天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夢兒丫頭現在是陰氣過盛,而且玄叱陰女乃是一種極為特殊的體質,你如果想要救他的話,只能用陰陽調和的方法!」

司徒空沉聲說道,「但是,玄叱陰女未滿十八歲的話,對你的傷害很大,甚至極有可能致命!她體內的元陰之氣若是被你吸收入體,一旦控制不當,那後果不堪設想!」

「我沒事,只要能夠救夢兒就好!」吳天立即毫不猶豫的回道。

「你小子如今是陰陽屬性體質,本身的陰陽轉換便極為強悍,這也可以說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一種方法,但其危險性的確太大!」

司徒空面色複雜的嘆聲道,「這種方法極度危險,如果有什麼處理控制不當的話,那恐怕你和夢兒丫頭都會因為體內平衡被打破而直接殞命!」

「臭小子,你可要想好了!」

司徒空的話語充滿擔憂,而吳天卻依舊是毫不猶豫的點頭回道,「師父,我想好了!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機會,我也不可能就這麼看著夢兒身隕的!」

說著,吳天憐愛的看了一眼夢兒,輕聲道,「更何況以夢兒現在的情況,如果不就是救治的話,那很快就會失去所有生機!」

「你決定了?」司徒空沉聲問道。

「是的,師父!」

吳天點點頭,「請師父出去幫我和小四她們說一聲,就說我和夢兒在這裡修鍊,另外,請師父幫忙救治趙倩兒!」

「好吧,這些事情交給為師,你安心在這裡!」

司徒空輕輕拍了拍吳天的肩膀,嘆息著看了一眼渾身雪霜的夢兒,輕輕抱起趙倩兒便閃身離開了此處。

「夢兒……」

整個陰陽九轉殿很快的恢復平靜,陰氣過盛導致周圍溫度早已經處在零下,而吳天卻伸手輕輕地撫摸過夢兒的俏臉,柔聲道,「夢兒,你放心,哥哥絕對不會讓你有事的!!」 氣息呼嘯,宛如陣陣冰雪旋繞,寒風凜冽,仿若柄柄利刃劃過……

這並非冰天雪地,這裡依舊是在陰陽九轉殿第二層中……

或者說回來,這裡除了沒有那些白色的冰霜之外,其他的一切情形都與冰天雪地沒有什麼區別。

若是真的要說區別的話,那就只能說全身毫無寸縷,緊緊擁在一起的吳天和夢兒了……

下定決心要救夢兒,吳天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脫去了他身上的所有衣衫,而夢兒的衣裙也被他溫柔的褪去,兩人保持著這樣一種靜靜相擁的姿勢,已經許久許久……

吳天所修鍊的《陰陽天道訣》,幾乎沒有任何停留的急速運轉著,不斷地吸收著周圍的能量轉化成陽屬性,輸入夢兒體內為她起到陰陽調和的作用,可是時間過了不知多久,情況卻依舊沒有什麼好轉……

他每次輸入過去的陽屬性能量,都被完全隔離在了外面,除了能夠起到一些緩和的作用之外,其他的根本沒有什麼大的效果……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吳天沉思不已,感覺著夢兒嬌軀的溫度越來越低,他的心中也是越發的擔憂起來。

「哥哥……」

就在這時,彷彿迴光返照一般,夢兒突兀的睜開了雙眼,微微顫抖的美眸泛出點點晶瑩,嘴唇翕動的輕聲道,「哥哥,夢兒就快不行了!」

「傻丫頭,別胡說!」

吳天面色一變的柔聲道,「有哥哥在,怎麼會讓你出事呢?你別忘了,哥哥還等著你長大了做哥哥的新娘子呢!」

「是啊,新娘子……」

夢兒的美眸彎成月牙,嘴角淺淺的酒窩是那般的迷人,眼神散發出陣陣亮光后,可又很快的黯淡了下來,輕輕搖頭道,「哥哥,夢兒……夢兒也很想很想做哥哥的新娘子,可……可是夢兒真的感覺到自己就要不行了!」

「哥哥,答應夢兒一件事情,好么?」


「不!」

吳天搖了搖頭,沉聲道,「傻丫頭,你放心!有哥哥在,你不會有事的!你如果還承認是我吳天的妹妹的話,那就給我打起精神來!沒有到最後一刻,我們都不能放棄的!」

「可是,哥哥……」

夢兒神色有些凄慘,可吳天卻是再次加大了陽屬性能量的轉換與輸出,同時沉聲道,「丫頭,沒什麼可是的!你要記住,你是哥哥的!沒有哥哥的允許,不準死,知道么?」

「嗯!夢兒知道了!」

夢兒似乎這時才注意到自己毫無寸縷,不由得俏臉微微泛紅,但卻依舊緊緊地與吳天貼在一起,感受著吳天的懷抱,她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甜甜地笑著,是那麼的動人……

「夢兒,你願意成為哥哥的女人么?」

吳天忽的出聲,讓夢兒原本準備閉上的眼睛,在這時不由得再次睜了開來,驚喜的輕聲道,「哥哥,真的么?夢兒可以么?」

「當然可以!」

吳天點點頭,此刻的他已經打定了主意……

尋常的這種雙修手法根本無法救治夢兒,那麼就只有合體一途!

只是,夢兒乃是玄叱陰女,如今還沒滿十八,如果就這麼破了她的完璧之身,還不知道會給他們倆帶去什麼後果與影響。


「願意,夢兒願意!」夢兒不住的點著腦袋,可因為身上覆蓋著細冰的緣故,她的動作都有些僵硬。

「那麼,夢兒就乖乖的閉上眼睛,哥哥會憐惜我的夢兒的!」

吳天一邊柔聲說著,一邊開始輕輕地用陽屬性能量布滿手掌,而後不斷地在那嬌軀上遊走著……

「嗯……嚶嚀……」

陣陣輕吟,宛如春風裡的黃鶯初啼,而吳天則一邊運轉著《陰陽天道訣》,一邊不斷地用自己的方式感受著這種情人間的眷戀,讓原本冰寒的氣氛在這時變得曖昧了起來……

不著寸縷,赤身相對……


兩唇相抵,舌尖輕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