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嗚……」人類渾身微微顫動,似乎是快要到了巔峰。

2021 年 1 月 11 日

異族停下了動作,凝眸看向自家的伴侶。

程曉難耐的扭動了下精悍的窄腰,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那種能量是什麼?」嵐聲音低沉悅耳,在程曉聽來,卻是壞透了。

之前隱忍著一直不發問,原來是等在這裡!

憤恨的瞪了異族一眼,雖然自己不是在上面的那個,但是這種七上八下的感覺,可不怎麼舒服。

「嗯?」嵐又抬了抬身體。

電流刺激般的觸感瞬間穿透全身,程曉覺得腰都快酥軟了。

「……是異能。」終於說出了口,人類此時卻不覺得,會像什麼心口的大石落地,頓時輕鬆了許多,現在根本就是火上添油。

「和你的一樣。」語氣肯定,毫無懷疑,嵐的雙眸如同星空般深邃,徑直的看向了程曉的心底。


「不知道,預計一樣,可能是當年我父親的傑作。」程曉也不矯情,玩什麼說一半,吞一半,這個時候,時間比較重要,他便將之前的猜想,以及一些關於異能形成的推斷,簡單的說了出來。

「對身體有無影響?」 我在洪荒植樹造林 ,卻是蘊含著絲絲的擔憂。

沒想到嵐在知曉異能的大致情況后,第一個問題,會是這個,程曉不禁勾了勾唇角,淡淡的笑道,「身體強化、空間移動、泥土改造……它的力量恐怕超出預估,而副作用,似乎還未發現。」

時間間隔,也算是副作用的一種,但是這種改造身體的異能,不可能只有獲得,而沒有付出,他從來都不覺得,天底下有免費的午餐,即便是嵐對自己的情感,也並非一觸而就。

是在長久以往的朝夕相處中,日積月累,一點一點的將之前那種惡劣至極的印象給擰過來的。

「……日後慎用。」異族聽見人類語氣沉穩,表明目前並無大礙時,似乎暗中略微嘆了口氣。

「……嗯,我有分寸。」程曉淡淡的笑了笑,異族倒也沒說以後不準用,正合他意,那樣未免有些不現實,封存力量而不是掌握它,是最蠢的辦法。

沒有永遠的鎖,這等於只是將危險延後罷了。

對於異族此刻眼神清明,神色平靜,臉上並無一絲陰暗之色,程曉很是滿意,畢竟這種逆天的能力,即便是再好得朋友,與公與私,都難免會心生他想。

往小的,滿足個人私慾不說,一個造福大眾,締造人類美好未來的帽子扣下,也難免會接著要求他,按上層定下的規矩辦事,每一分每一秒都竭盡全力的工作,好好做貢獻。

「別怕,」嵐像是知曉人類在思索什麼一般,輕柔的咬了咬對方口感甚好的胸膛,「不會強迫你。」

一直隱瞞下這件事情,也有不願意讓自己的力量過早公諸於眾,吸引心思不軌之人的思量在其中,程曉見異族如此直白的說了出來,不由得心下平靜了許多。

回抱了下自家的伴侶,他覺得可以好好的補償下,可憐巴巴被瞞在鼓裡這麼久的男人,之前幾次出手后,雖然異族沒多問,但眼底的擔憂卻是沒有躲過自己的明察秋毫。

「還不動?!」話雖如此,但該問的都問完了,做人可是要厚道點,做異族自然也一樣。


嵐見程曉似乎熱情了些,輕笑了聲,繼續床上的開拓大業。

士兵們將黑袍青年拖入了大牢中,按照程先生的吩咐,把這名人類和洺大人關押在一起,鎖好牢門,便各自退到外圍堅守崗位去了。

青年躺在地上,似乎死去一般,一動不動,來回巡邏的幾名士兵也不去理會,只是徑直完成例行的檢查后,便離開了牢門附近。

一直到了深夜,地上的人類這次動了下另外一隻,尚還完好的胳膊,撐著身體,從地面上緩慢爬起。

黑漆漆的牢內只有窗外透進來的一點淡光,但並不影響他看見縮在牆邊的那名異族。

「洺?!」青年眼神一亮,迅速挪到那人身邊,還好,自己賭對了,洺果然沒死,就說嘛,自己千挑萬選的伴侶,怎麼可能不是人上人呢,王者在登頂之前,總會受到挫折,小說電視裡面,都是這樣的發展。

然後身為同甘共苦、患難與共的自己,自然就是將來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並被那唯一的一人,放在掌心疼愛的,心尖尖上的人兒了。

懷著美好的憧憬,青年伸出手,溫柔的抬起了異族的下巴,想必是太累了,才會睡去,現在若是獻上一個親親,那簡直就是打破魔咒的神聖之唇啊!

我欲封神之魔修

「啊啊啊啊啊!」

異族被吵醒,費勁的睜開一隻眼睛,斜了眼鬼哭狼嚎的人類,新來的?似乎有點眼熟……

難道是被送進來給自己發泄用得,這群士兵,想得倒是周到。

洺尋思著,卻有些懷疑,別說嵐了,即便是颯,也不像是會用這招的人,威爾人的進軍,應該給異族軍團造成了極大的壓力,想必現在都有了不小的傷亡,按此說來,費盡心機的討好自己,也只是第一步罷了。

藉助自己來和威爾人達成協議,苟活於世,才是異族們最終的目的……洺勾了勾扭曲了的唇角,用腳趾頭都能知道,可沒這麼簡單就打動自己,那群異族腦子裡進水了么!

一名人類?哼,起碼也得把嵐扒光的,捆綁起來送到他面前,跪在地上舔得舒服了才行,然後,應該是準備好所有的道具,讓自己爽爽,再商談其他事宜不遲。

異族的體格向來很好,想必吃點葯,玩上個三天兩夜不帶停歇的,應該不成問題。

見這名臉部一片血肉模糊,五官扭曲得恐怖至極的異族,突然間目露邪惡之色,青年不由得後退幾步,貼著牆壁,尖叫大喊救命。

「閉嘴!」

洺沒好氣的說道,惡狠狠地瞪了那名人類一眼,打斷了自己的思路,剛才可是差一點就舒服了。

嘖嘖,光是想想,就覺得興奮不已,那可是嵐啊,異族歷史上最為傑出的將領,也是目前最接近王座的人。

把總軍團長壓在身下,聽著他無助的哭喊……

青年發現,眼前這名可怕的異族,不知想到了什麼,口水都止不住流下來了,心裡頓時覺得噁心死了,再穩下心神,仔細觀察到對方竟是被拷在了牆上,且鎖鏈看起來相當牢固。


「呸!你一個死囚,還敢大聲喧嘩?真不要命了!」他心想著,現在可不能露怯,便鼓起勇氣,裝作一臉淡然的,上前踢了一腳,嘴裡出聲罵道。

洺猝不及防,不禁扭動身子閃避,帶動鎖鏈嘩嘩作響,「卑微的人類,你竟敢對我出手?!」

這不是送進來伺候自己的么,他們怎麼不挑個教育好了的,現在自己這幅模樣,哪裡還能享受教育的樂趣,那群異族也太考慮不周了。

「人呢?快來人!」洺氣憤的喊道,「你們是怎麼辦事的,這是求人的態度嗎,還不把嵐洗乾淨給我送進來,難道你們準備成為威爾人的口糧?!」

青年聽著聽著,不禁嗤笑一聲,「一開始還嚇得我,原來是個幻想病患者,嵐?痴心妄想了吧,那可是我家洺的寵奴,你肯定是排不上號了,洗洗睡吧。」

說罷,他還特意用眼睛盯了對方的褲襠半響,剛才可是看得一清二楚,這傢伙興奮歸興奮,那話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他也不是個傻的,看看傷勢也能推斷出些東西來,便忍不住嘲笑道,「再說了,你這都不能人道了吧,哈哈哈,還想什麼啊,哈哈哈,笑死我了!」

「……放屁!」洺氣極了,被一名普通人類這樣用語言侮辱,如何能忍,「你是誰?!知不知道我是異族將來的總軍團長,洺大人,你竟敢口出狂言,告訴你,離死期不遠了!」

「什麼?」青年的笑聲截然而止,不可置信的上前一步,再仔細觀察了下異族的面容,眼睛不完整,鼻子嘴巴都不知道長哪去了,歪歪斜斜的臉頰,看上去和一團爛肉沒什麼兩樣,那渾身上下的味道,讓人想吐酸水。

「你是……洺?」

「廢話!」

「呸!」青年沒好氣的冷哼道,「我家的洺,可是英姿颯爽,威風凜凜的大將,豈是你一個醜陋異族能媲美的。」

洺這下也聽出了點什麼,他眯著眼,看向這名人類,半響,方才面露訝異之色,「是你!」

兩人面面相覷了好一會,方才坐下來,慢慢的交換彼此的情報。

「你……你怎麼也被抓了,那些威爾人呢,他們怎麼不來救我們?」洺見青年支支吾吾的也沒說出個所以然,心想肯定是他自己不認真使用異能,在關鍵時刻壞事,惹惱了威爾人,不禁破口大罵,「說,是不是你又招惹他們了,都讓你低調點,區區一個人類,還想翻了天不成!」

原想著這名人類多少還有點用處,那叫什麼異能的,分析分析,還是可以作為一個方向的,到時候自己事成后,有一定設備了,便可以把這人放進研究所里,從頭到尾研發個透徹,也好讓那神奇的異能收為己用。

青年原本是不好說出威爾人戰敗的事情,卻被罵得一塌糊塗,便梗著脖子,爭辯道,「怎麼是我的錯了,明明是那群異族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威爾人的無敵皮膚被破壞了!」

「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洺頓了頓,卻是沒有繼續開口,他需要好好想一想,究竟是哪裡出了差錯。

見異族安靜了下來,不吱聲了,青年便憤憤不平的指著他的鼻尖,「還說我,你不撒泡尿,照照這德行,醜死了,別說我不要你,這就是你自己作死!」

再想想之前見到的那幾名異族,無論是那名叫颯的,還是那名叫嵐的,無不是人中龍鳳的長相,玉樹臨風不說,聲音還很磁性……

嘖嘖,早知道洺都廢了,那時候不如服個軟,好讓自己的印象良好些,將來暴露出異能,受到追捧時,也好乘勝追擊,多找幾個伴侶享受一番。

「不要我……你憑什麼?!」洺被青年這一番話給驚呆了,這人是覺得自己已經可以勾搭嵐了么,就憑他這種模樣,「你連程曉都不如!」

真還不如嵐身邊那名人類長得舒服。

「程曉?他算什麼東西,就連他老爸,還不是死在我手裡!」青年見異族居然當著自己的面,稱讚另外一名人類,不禁惱恨交加,這算什麼,他會不如那個浪蕩子?!

「你殺了他父親?」洺似乎並不知道這一點,但顯然異族對此沒有興趣,「那說明不了什麼,你不要找借口。」

「哼,不怕告訴你,我的異能,就是從程曉他父親研製出來的藥物中,所攝取到的。」青年信誓旦旦的說道,並一副為此驕傲的模樣,「若不是我將他暗中帶到一個凶獸聚集地,設計讓他受了重傷,那男人肯定不會這麼容易死,到時候,再弄出其他藥丸,豈不是杜絕了異能的唯一性?」

「東西多了,自然就不值錢了,這點,我還是知道的。」青年撇了撇嘴,一副故作惋惜的模樣,「沒想到用他兒子的安危,就能這麼容易騙到那男人,真是出乎意料之外。」

「別廢話了,你一個人有異能,夠個屁用?!」洺突然想到,也許自己也能服用藥物,從而獲取異能,不禁對青年深惡痛絕,殺了幹嘛,把那男人囚禁起來,就以自己的手段,不怕他不好好為自己服務。

「你還敢怪我?」青年覺得這名異族變了,簡直無法溝通,都是他的功勞,這名從對方嘴裡出來,就全是自己的錯了。

「唉,當初我撿到的,怎麼就不是程曉呢。」洺突然覺得,自己要是能弄到那個人類,也不怕嵐不聽話,雖然沒有異能可以用,但這青年顯然沒有發揮多大的用處,可有可無,還不如叫程曉的那一個,聽說也是個天賦卓絕,貢獻傑出的。

「你……你!」洺想起自己被砍掉的右手,怒從心來,「我走了,別求我!」

「走?」洺冷笑一聲,「走哪去,都是階下囚,你還能插上翅膀不成。」

青年對這名已經沒有任何利用價值的異族不屑一顧,他扭過頭,信步走到了窗邊,伸開雙手,朝異族用唇語說了句,「再見。」

人類的身影頓時消失在了洺的視線中。

異族目瞪口呆的癱倒在地,瞬移,這人類居然掌握了空間移動……他、他竟敢不帶上自己?!

青年睜開眼,發現四周都是茂密的樹林,不禁心下喜,太好了,他喃喃說道,「雖然間隔12小時后便使用異能,會導致兩個月的緩衝區,但至少也能活著出來了,再和那名異族呆在一起,恐怕會被套出很多話。」

想到洺向來的心思細密,青年就覺得自己不能太冒險,畢竟異族的力量非同尋常,若是被制住,身手不行的他,想走都走不了。

「程曉!」他記住了這個名字,摸出懷中的碧紅草藥劑,決定走前給那群異族一個深刻的教訓,將毒藥倒入附近的水源中,多少也能讓一大群人中毒身亡。

異族們忙於救人,自然不可能分出心力來追捕自己,然後,只需要到威爾人的根據地去,等待兩個月的周期結束。

他拿定主意,便小心的朝前走去,一路上東張西望的,只覺得這密林,寂靜非常,甚至連蟲子的聲音都沒有。

「哼,程曉啊程曉,洺居然誇你,真是該死!」他惡狠狠地自言自語,以求增添些膽量。

「……是么。」一個冷淡的聲音突然響起。

「誰?!」青年瞪大雙眼,朝一旁望去。

程曉從一顆大樹下的陰影中走出,神情平淡。

「是你,你怎麼……」

「怎麼知道你在這?」程曉接上話,緩步靠近,「因為我也一樣。」

在同一個地方使用異能,居然還真有一定的相互影響性,程曉從夜□□臨開始,便一直站在牢房的外頭,監聽著兩人的對話。

12小時內強行使用,便會緩衝兩個月么,程曉暗自將這點記下,他也嘗試過強行使用,卻發現自己只需要一周的緩衝區,也就是普通的兩倍而已。

原來每個人的異能情況,還是會有些許不同之處。

「什麼意思,你也一樣?」青年狐疑的看向這人,卻是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那枚碧綠色的藥丸……是了,他給程曉的,似乎也是一樣顏色,難道……

能在末世活這麼久,誰都不會是傻子,青年覺得自己已經猜中七八分了,「哼,你的運氣,倒還不錯,原來是同路中人。」

想來對方是不知道他父親的死因,真夠蠢的,不過也好,便於控制。

說罷,他眼珠子一轉,擠出笑容,卻是很自然的迎了上去,「呵呵,不打不相識,早說啊,既然如此,我們聯手,同為異能使用者,肯定是無敵天下!」

程曉笑了笑,不做聲。

青年靠得近了些,伸出手,似乎想要搭上對方的肩背,「之前真是對不住了!我道歉,真的。」


「不必。」程曉淡淡的說道,瞬間出手,將對方手中突然用力刺下的尖刀,給直接轉了個方向。

從青年的太陽穴處橫插而入,一擊斃命。

「想著,擁有異能的人,不應該是兩名,對么。」他蹲□,對著瞳孔還未擴散的青年說道,「可惜,你速度太慢。」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別亦難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mathlenovo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慕城楠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2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少年愛戀扔了一個地雷

么么親們~【遁走】 ?(貓撲中文)第36章

已入深秋,醫院外車道上一個急剎車捲起一地黃葉翩飛。(百度搜索4G中文網更新更快)一個女子急匆匆下車,戴著墨鏡,一件粉色dkny毛呢大衣,襯得臉色更加凝白。那極度柔美的五官輪廓令人印象深刻,伴著高跟鞋的踏踏聲她疾步走進醫院大樓。

「子衿?」黃彤媽都有些不敢認了,這麼多年不見,這孩子出落得越發俊俏了。這人一進來,就感覺周圍人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追隨她,磁場強大。

「阿姨?」子衿訝異,隨即摘下墨鏡,急問:「彤彤怎樣了?」

黃彤媽走近了些,說:「沒什麼事了……我在這等你,是想和你談談。」

子衿點頭,說:「阿姨,我先去看看她。您先去那邊咖啡廳,我馬上下來。」黃彤媽剛想說什麼,她已經快步進了電梯。黃彤媽無奈嘆了口氣,看來,這兩孩子的緣分兜兜轉轉這麼些年,心還是系在一起的。這顆心,算是可以放下了。

子衿越近病房心裡越焦急,生怕少看一眼會怎樣似的,所以眾人也是第一次看見一向冷靜自持的子衿有一天會氣喘吁吁香汗淋漓。子衿也不看眾人,只一瞬不瞬地瞅著病床上蒼白著臉的黃彤,心都要碎了。

她快步上前撫上黃彤的手,眼波流轉,儘是焦急和悲傷。

此時無聲勝有聲。

梁歆怡做了個手勢,眾人退出病房。秦玫說還有事先走了,和眾人紛紛告別,她走後梁笑然突然問:「怎麼沒見紅葉和優洛?」他們這些朋友裡面,紅葉和優洛可以說是黃彤最名副其實的死黨。


小k點了支煙,說:「紅葉出國進修還沒回來,優洛去了上海。」

梁歆怡另有心事,她徘徊了一陣,透過門縫又看了看裡面那兩個痴情人,彷彿她們身上有一種濃得化不開的東西膠合著彼此,這就是愛吧?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