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唰!」

2021 年 1 月 16 日

一記掌風轟出,凌厲的風聲破空而出,擊中面前一棵小臂粗細的樹木。頓時轟的一聲,將樹榦攔腰炸斷,碎屑漫天飛舞。

「終於成功了。這威力,恐怕不亞於一般的凡品高等武技了。」看著樹榦的斷裂口,許辰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長長的舒了口氣,收功放鬆了下來,「我這套掌法從山風中領悟而來,其中融合了刀掌、疾風腿、飄雨劍法等武技細節部分。那就叫做凌風掌吧!」

「哎呀,天色不早了,該回去了!」抬頭看了看漸暗的天色,許辰這才發覺自己竟然已經練了大半天。

「吼!」

但就在許辰即將動身之時,一聲嘶吼猛然從密林中傳來。許辰目光投過去,頓時看到前方不遠處的草叢中,一個渾身布滿黃白條紋的猛獸朝這邊走了過來。

野獸分為猛獸和妖獸,其中猛獸相當於人類之中的煉體者,主要依靠的是肉體的強悍力量。而妖獸,則是能夠像人類一樣吸收天地靈氣,進行修鍊的野獸,最弱的一級妖獸,稱為妖兵,也有相當於人類的初等武徒的實力。至於傳說中九級妖帝,擁有排山倒海、震天撼地之能。

眼前這隻猛獸形態和地球的老虎有幾分相似,不過嘴巴里卻生長出兩根長長的獠牙,閃爍著懾人的寒光。

「嗷嗚!」

一聲虎嘯,猛虎發現了許辰,眼中寒光四溢,高高一躍撲了過來。許辰急忙躲閃開來,鋒利的獠牙頓時刺進了一棵樹榦之中。隨後猛虎腦袋一揚,小腿粗細的樹榦竟然直接碎裂,轟隆倒了下來。

「這猛虎,實力恐怕都要抵得上煉體九層的煉體者了。我還是撤退為妙。」許辰心中一驚,正要撤退。但就在此時,他的眼睛落到猛虎後方的草叢之中,只見一個赤紅色的果子正從一個小樹之上掉落了下來,濃郁的果香瞬間瀰漫開來了。

「這香味,絕對不是俗物,說不定是什麼靈藥。」許辰心中一動,原本準備撤退的步伐此刻也停了下來。

「嗷嗚!」

似乎察覺到了許辰對那果子的覬覦,猛虎再次一聲怒嘯,帶著一陣腥風,猛地朝許辰撲了過來。

「畜生,既然你這麼不知好歹,那我就用你來為我的凌風掌祭招。」許辰眼神猛地一犀,內勁開始運轉,從右臂一掌拍出,頓時一股勁風飛出,襲向了猛虎。

「噗嗤!」一聲,勁風速度奇快無比,再加上猛虎身軀龐大,哪裡躲閃得開。背部頓時多了一道長長的血口,鮮血汩汩而出。

猛虎似乎也被這傷口激怒,看準許辰,再次撲來。

「還來!」許辰輕喝一聲,手中凌厲的掌風再次轟出,猛虎身上又多了一道血口……

但這次,猛虎似乎早有準備。受傷之後,竟然不退。身軀一擰,猛然側面迎向了許辰,隨後一道黃白色的殘影甩了過來,卻是猛虎的尾巴。

「砰!」

這一式來的出其不意,許辰躲閃不及,被正好抽中了背部,頓時感到好似被鋼管狠狠砸了一下似的,背上的肌肉紅腫了起來。

「剛才大意了。」許辰顧不得背上的傷勢,連連後退起來。看向猛虎的眼神也越發的嚴肅了。隨後手中掌風再次襲出。

那猛虎似乎也學乖了,見到許辰凌厲的勁風襲來,身子一擰,架起堅硬的獠牙作為阻擋,竟將許辰的凌風掌擋了下來。

一擊落空,許辰沒有絲毫意外,反而是趁機迫近。左掌拍在猛虎的腰腹之處,頓時一股綿延的內勁透過皮肉,直擊猛虎體內。瞬間震蕩得猛虎身子一晃,嘴巴鼻子里滲出了點點鮮血。

「凌風掌可不止是剛猛,還有綿延。」

許辰的攻勢不減,一招又一招接連而來。左右雙掌,凌厲綿延的掌風不斷變換,不斷的落在猛虎身上。

終於,半個小時之後,隨著許辰一記硬掌拍在猛虎的頭上。這猛獸再也支撐不住,嗷嗚一聲慘叫,倒在了地上。

許辰落下,長長的舒了口氣。剛才的戰鬥,雖然開始之時有些困難,但後期隨著他對凌風掌的熟練,力量增幅達到了恐怖的十倍之多,局勢就已經完全掌握在了他的手中。

稍微平復了一下呼吸,許辰確定猛虎沒有了生息之後。這才快步朝後面的樹叢跑了過去,很快他便在一個草叢中發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赤紅色果子。

果子散發著一股濃郁的香味,許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頓時感到五臟六腑都為之一醉,舒泰無比。

「果然是靈藥!」許辰心中大喜,趕忙用布將這果子包了個嚴嚴實實,然後又在表面塗了一層枝液和泥土,用來掩蓋果子的香味。

畢竟這果子能引來猛虎,說不定又引來什麼厲害的野獸。許辰沒有多留,快速的將猛虎身上的珍惜材料收了起來,然後便飛快的往家狂奔而去。

無限升級系統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許辰直接將收集到的猛虎材料賣給了天寶閣,有周海的這層關係在,價格也很不錯,一對猛虎獠牙和一張虎皮,最後賣了一百金幣,也算是一筆不菲的財物了。

收好金幣之後,許辰就趕回家去了。還未走到家門口,他遠遠的便看到小屋之中亮起一盞昏黃的油燈,透過破舊的窗戶,可以隱約看到父親正端著飯菜在小桌上忙碌。

「爹,我回來了。」許辰鼻頭有些發酸,加快了腳步,推門而入,道。

「辰兒,回來了。餓了吧,來吃飯。今天可是我親自下廚喔。」或許是調養的緣故,也或許是心情好轉的原因,近期的許川身體慢慢好轉了起來,已經能夠下地做一些輕活了。

「爹做的飯菜最好吃了。」許辰洗手盛飯,笑著大口大口的扒著簡單的飯菜,心中感到無比的溫馨。 吃過晚飯,照顧父親睡下之後,許辰便像往常一樣回到了房間準備開始修鍊。

不過今天他卻沒有馬上開始修鍊,而是將那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紅色果子拿了出來,然後找出一本武府中發放的有關靈藥的書籍,對照著書籍開始翻找起來。

很快,許辰便找到了結果。這果子叫做赤血果,是地品初等藥材,頗為珍貴,在天寶閣中的價格高達數千金幣。

這赤血果顧名思義,具有非常不錯的淬鍊血液的效果,特別是對處於煉血如漿境界的煉體者,更是效果不俗。

看到此處,許辰不由得一喜,暗道:「自己現在已經是煉體六層,隨時可能突破到煉體七層,正式邁入淬鍊血液的層次。這赤血果,正好符合自己的情況,來得可謂正是時候。」

於是,許辰也不耽擱,盤腿坐在床上,調理好體內的內勁,然後邊將赤血果幾口吞了下去。

果子入口即化,化為一股暖流,瞬間就流遍了許辰的五臟六腑。然後隨著許辰內勁的運轉,赤血果的藥力開始慢慢生效,逐漸滲入血液之中。

不知不覺中,一練就是一晚上。次日清晨,當許辰睜開眼睛的時候,感到四肢百骸充滿了力量,身上的肌肉好似一夜之間壯碩了幾份。

許辰起身對著空氣揮出幾拳,聽著那一聲聲輕微的空氣爆鳴聲,心中一喜,暗道:「我的拳力應該達到了七百斤了。」

隨後,內視一番,血液之中似乎產生了點點光芒,已經正式邁入了淬鍊血液的的煉體七層。

「不愧是凡品初等級的靈藥,效果就是厲害。」許辰心中竊喜,同時感到體內的赤血果藥力並沒有完全吸收,如果吸收完全,實力恐怕會更進一層。

境界提升,許辰心情大好,又開始了一天的生活與修鍊。就這樣,一個半月之後,許辰完全將赤血果的藥效吸收完畢,實力也飛增至煉體八層,拳力高達八百八十斤,比當初的王恆都要厲害幾份。

再過幾天,就是武府考核的日子了,但許辰卻沒有絲毫的放鬆。還是在不斷的修鍊與實戰之中。

城外的密林深處,許辰一襲短衣勁裝,雙目凌厲看著面前的這頭將近兩人高的巨大赤眼野牛,雙掌微微抖動,手中氣勁涌動,一股股內勁匯入手掌,化為層層勁力。

「入微境界的的凌風掌,力量增幅大概在十二倍左右。」感受了一番掌心的勁力,許辰心中暗道。

「這可不夠,這頭赤眼野牛實力幾乎要接近一階妖獸了。還得增強。」許辰微微皺眉,身子微微一抖,再次逼出一份內勁,掌中的氣勁已經開始歡騰起來。

「貫通境界,力量增幅二十倍。」許辰嘴角微微揚起,內勁毫不停歇,再次增強,掌中的勁風似乎要脫手而出,「既然如此,那就試試大成境界威力如何。」

許辰輕喝一聲,武脈為之一動,內勁奔涌,好似野馬脫韁一般,化作股股精純的能量破掌而出。

「轟!」

一掌拍出,勁風呼嘯,許辰的迅若驚雷的朝赤眼野牛撲去,右掌重重的印在野牛堅硬的頭骨上。

隨後只聽到「咔嚓」一聲細響,狂暴的赤眼野牛呆立在原地,堅硬的頭骨上出現一道道宛蛛絲般的裂紋,一絲絲鮮血滲了出來。隨後砰的一聲,野牛龐大的身軀重重的砸落在地上,竟然被許辰一掌斃命。

看著倒在地上的野牛,許辰摸了摸右掌,微笑自語道:「大成境界的凌風掌,力量增幅竟然達到了恐怖的三十倍。兩萬多斤的力道,難怪這赤眼野牛承受不了。」


許辰拍拍手,走近熟練的將赤眼野牛身上的有用材料收了起來。然後割了一塊上好的野牛後腿的肉塊,架起火堆,直接來了次野外烤肉,撒上調料,味道倒也不錯。

幾天日子過得飛快,轉眼之間,考核之日就在眼前了。這天下午,上完武府內的課程之後,許辰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便趕往了武府後面的一處小樹林。他和舒雨約好了,今天在臨考前最後切磋一次。

許辰走得匆忙,卻沒有看見身後有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悄悄的注視著一切,看到他離開,然後便快步跑開了,一副要去通風報信的模樣。

許辰趕到小樹林之時,便看到一個白衣飄飄的身影站在空地上,身姿婀娜優美,精緻的面容在夕陽的照射下,泛著淡淡的金色光芒,宛若九天仙女下凡,一時間竟然看得許辰有些失神了。

「許辰,你來了。」女孩的聲音有些雀躍,這段時間和許辰熟了,柳舒雨也顯出了她在外人面前從不顯露的可愛一面。

「咳咳!」許辰驚醒,連忙乾咳了兩聲掩飾自己的失神,然後快步走了過去,「嗯,舒雨你來得這麼早啊。」

「是啊!」柳舒雨輕聲道,看向許辰略顯尷尬的面容,掩著小嘴輕笑了起來。而看到許辰面容越發的尷尬,柳舒雨這才揮手抽出一柄木劍,道,「我們開始吧。」

「好,那我進攻了。」許辰很快便將心思融入了比試之中,也不客氣,一道掌風凌空拍出,勢若驚雷,飛快襲向了柳舒雨。

柳舒雨也豪不示弱,木劍凌空而舞,翩躚靈動,迎向了許辰的掌風。

一劍一掌,二人招式不斷,空中氣勁橫飛,飛濺開來,割斷了不少樹葉,在空中飄然而落。

一刻鐘之後,二人一記對轟之後,反震落地,柳舒雨後退了五步,而許辰,卻只是稍微的向後移了一步。

「許辰,你到煉體九層了?」柳舒雨面帶驚訝的開口道。

許辰淡淡一笑,道:「沒有,還是煉體八層。」

「煉體八層力量就那麼大,我都抵擋不住了。」柳舒雨驚喜的說道。

許辰雖然只有煉體八層的修為,但拳力早已接近九百斤,再加上他體內異常豐厚的內勁,對上煉體九層的煉體者,也不落下風。

隨後,二人便找了處乾淨的草地,並排坐下閑聊了起來。

「許辰,明天就是武府考核之日了,我可是很期待你的表現喔。」柳舒雨對許辰眨了眨眼睛,精緻的面容此刻顯得俏皮而可愛。

「嗯,你也是啊!」許辰笑了笑,心中又暗暗的加了一句,「我一定要成為冠軍,為父親贏回那葉脈草。」


但就在二人閑聊的時候,忽然一聲嘲諷意味十足的聲音傳了過來:「哎呦,這不是我們的舒雨小姐嗎?怎麼和這種廢物垃圾在一起,難道不怕丟了柳家的面子。」

順著聲音看去,二人的臉色馬上就變了。因為來人他們都很熟悉,正是王家僅次於王恆的王鋒,在他身後還跟著王旭等王家的子弟,一看這架勢就是故意過來找麻煩的。

「王鋒你說話注意點,許辰是我朋友,還輪不到你來評頭論足。」柳舒雨柳眉倒立,露出一抹怒容。

「舒雨你遲早是我王家的人,現在和一個野男人在外面單獨幽會,怎麼也說不過去吧。」王鋒抱著膀子得意的說道。

但柳舒雨聽到這話,簡直要氣瘋了,罕見的怒聲喝道:「王鋒你胡說什麼,我柳舒雨就是死也不會嫁入你王家的,你們就別做夢了。」

王鋒卻一副不在意的模樣,呵呵笑道:「是嗎?明天考核之日,王恆表哥奪冠之後。到時候就會請求郭城主,向你們柳家提親,以你們柳家現在的狀況,不知道到時候會如何呢?」

聽完這話,柳舒雨臉色暗淡了下來,低著頭一聲不語,似乎有什麼苦衷。

見狀, 萌妻養成:帝少的貼身女傭 ,冷笑道:「廢物,你要是識相的話,就趕緊馬上給我滾開。否則的話,明天你就會知道後悔二字是怎麼寫的。」

說完,王鋒轉身帶著王旭等人,得意洋洋的準備離開。

但此刻,一道聲音卻從他們身後傳來過來:「看來,有些人的記性似乎不大好啊,這麼快就忘了上次在森林中的傷口啊。」

此話一出,王鋒等人的腳步頓了頓,轉過頭來,看著許辰那噙著一抹淺淺笑意的臉頰,胸腔之中一股怒火幾乎要蓬勃而出。

上次在森林中被許辰揍了一頓,這可是他王鋒十七年來從來沒有受到過的恥辱。若不是家裡長輩叮囑,考核之日來臨,不要惹是生非,他估計早就要將這份恥辱討回了。

卻沒想到,許辰竟敢在他面前揭他的傷疤。心中的怒火再也壓抑不住,一聲爆喝:「廢物,你找死!」

隨即腳掌重重一剁,內勁從右臂奔涌而出,一拳就直面許辰轟了過去。而在他身後,王旭等人也分作兩撥,一左一右圍攻了上來。

王鋒實力自不用說,再加上這幾個月的修鍊,已經提升到了煉體八層。而王旭等人,雖然不堪,但也有煉體四五層的實力,此刻圍攻上你,倒是頗具威脅。

看到此景,柳舒雨這才猛然驚醒過來,低呼一聲,臉上滿是焦急的神色,身子動了動,就要上前幫忙。 但就在此時,王鋒的奔雷拳即將轟到許辰的時候,許辰輕靈的身姿卻是輕飄飄的移動了半步,身子讓過王鋒。眼神犀利,兩道濃眉如劍,為他略顯稚嫩的臉頰增添了幾份冷冽。

讓過王鋒,許辰直接向身後的王旭等人攻了過去。同時催動內勁,右掌之上,一股氣勁翻湧,呼嘯的風聲在指尖響起。

王旭等人哪裡料得到許辰竟然來這麼一手,頓時心中一慌。不過馬上咬了咬牙,大喊一聲:「我們聯手,一起擋住他,王鋒表哥馬上就來了。」

他們自信就算打不過許辰,也能糾纏住他,隨後王鋒返身包夾過來,他許辰就算是有通天的本事,也逃不出去。

「轟!轟!轟!」


一陣轟鳴雷聲炸響,數道奔雷拳同時發出,帶著強烈的氣勁,齊齊轟向了許辰。

氣勢不俗,若是一般人被五六拳同時轟下去,就算不死也是重傷。但他們顯然低谷了許辰的實力。

許辰的凌風掌氣勁,在看到幾人使出奔雷拳的片刻,突然轉變方向,將直擊變為橫掃,同時凌厲的狹長氣勁變為一片橫掃的扇面,掃向了王旭等人。煉體八層的強大內勁頓時將他們震得倒飛了出去。

同時左掌一道延綿的勁力使出,將另一側的幾人的拳頭纏住往跟前一拉,瞬間讓他們失去平衡。隨後右掌再次一掌拍出,「嘭」的一聲讓他們和王旭作伴去了。

「廢物,你找死!」

憤怒的吼叫從身後傳來,王鋒沒想到幾乎眨眼的功夫,王旭他們五六人就被許辰幹掉了。頓時氣得面色通紅,右拳狂暴的氣勁翻湧,竟然隱隱帶上了一絲雷鳴之勢,瘋狂的朝許辰轟了過來。

貫通境界的奔雷拳。這段時間他王鋒進步的可不僅僅是修為,還有武技的境界。

「許辰,小心。不要硬抗奔雷拳,有——麻——痹——」柳舒雨的喊聲還未說完。

王鋒狂暴的拳頭就已經到了許辰的面前,感受著這股強烈的內勁波動,許辰也不敢大意,內勁奔涌而出,彙集到右掌,一掌狠狠的拍了出去。

「對掌!你在找死!」王鋒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獰笑,拳頭上面隱隱雷光似乎更加耀眼了。

「轟!」

雙方轟在了一起,強大的氣勁爆發開來,頓時震起漫天的灰塵。許辰感到一股力道順著手臂涌了過來,大概有八千斤的樣子,相對於一般煉體者,這已經是十分難得了,不過對於大成境界凌風掌足足三十倍力量增幅的許辰來說,卻根本不算什麼,輕鬆的便將這股力道化解開來。

但就在許辰手臂一震,要反擊之時。卻是感到手掌一震酥麻,竟然有些使不出勁來了。

「這是什——不好,那雷電,有麻痹肢體的效果。」許辰看到那閃耀的雷光,猛然意識到了剛才柳舒雨沒有說完的話語。

「廢物,你中招了。」

王鋒獰笑著朝許辰撲來,手中的拳頭好似一柄重鎚,狠狠的朝許辰的心臟之處轟了過去。


許辰心中一陣焦急,但手臂上的麻痹效果卻讓他根本使不出力來。眼看王鋒的拳頭即將襲來,許辰心中猛然一動,武脈之中的金龍虛影頓時閃爍了起來。

瞬間,天地彷彿一下子被按了慢放鍵一般,整個動作變得緩慢起來。許辰趁機控制著有些麻痹的身軀,側身躲過王鋒的這一拳。

這段時間以來,為了鍛煉自身,無論是在森林中的實戰還是和周海、柳舒雨他們的對戰,許辰都沒有動用金龍虛影的慢放效果。因此竟然將之忘記了,直到這危機時刻,這才猛然想了起來。

而且正如之前許辰猜想的一樣,金龍虛影的慢放效果隨著許辰的實力提升也在不斷的加強。面對貫通境界凡品高等武技奔雷拳,此刻效果也是十分不錯。

躲開攻勢之後,許辰馬上催動著內勁,將右臂的經脈暫時封住,然後其餘內勁瘋狂的湧現了左臂。

「怎麼會?」王鋒一擊落空,頓時皺眉搖了搖頭,不過隨即轉身再次看向許辰,冷笑著一拳砸來,「廢物,剛才讓你走運了,可這樣的好運沒有第二次。」

「呼!」

這次,許辰卻是毫不躲閃,眉頭一擰,左臂帶著一道氣勁,與他對轟了過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