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唔哦咕嚕嘎茹哦唔~~」

2021 年 1 月 4 日

帶著一邊的眼罩,兩條手臂上都纏著白色的繃帶,穿著一身立領的純黑長衣,頭髮和衣物一樣是漂亮烏黑色,大概是出於冒險家的職業需求,所以修剪得比較隨意,只是在腦後隨便紮起了一條翹起的段辮。

她的名字是莉莉安,就和愛茜婭一樣,是在前兩天在【艾塔尼亞】結識的朋友。此時,她的嘴裡正被甜蜜的『奶油雪糕冰淇淋』給塞得滿撲撲的,完全不知道她想要說些什麼。

「那邊的,把嘴裡的東西咽下去再說話……!」

事實上,從進門到現在,莉莉安的嘴巴就沒有停下過,從主食到甜diǎn到冰淇淋,不禁讓人懷疑她的胃到底是不是無底洞。而準備餐飲的,當然是家中的女僕。如今沒有了希爾妲,diǎn心的風味雖然有相當程度的下降,不過對於砂糖緊缺的帝國而言,這些依然都是莉莉安從未品嘗過的美味甜食。

順便一提,其中的冰淇淋是由拉琪親手準備的,這也是她在努力許久之後,唯一能夠超越希爾妲的料理……而且冰淇淋也算不上是菜色。總而言之,此時此刻的莉莉安滿臉寫滿了幸福,邪眼電波系中二病的氣質已經蕩然無存,一diǎn都看不出『背負著千年罪孽的魔眼黑炎使者』的風範了。

「咕嚕——!呼啊——!何等美味的佳肴!簡直讓烙印在我靈魂深處的罪孽都受到了洗滌……這種冰爽,這種柔滑,這種細膩清甜……不愧為『聖冰極霜宴』!從一開始我就覺得拉琪阿姨的實力深藏不漏,現在親身品味到之後,就彷彿如經受傳說中的魔龍——青淵龍的洗禮一般,感受到超越世界極限的寒冰之力……!」

遺憾的是,台詞依然是老樣子……而且,還被她歪打正著猜對了。愛麗絲更有一瞬覺得她隨口為冰淇淋命名的名字聽起來挺帥,好像什麼必殺技似的。看來,自己在不知不覺之中也遭到了中二電波的毒害。

不過,她和愛茜婭不同,完全不去想一些太過複雜的東西,就像個普通小孩子一樣專心致志地品嘗diǎn心,在這一diǎn上,莉莉安更符合自己外貌的年齡,顯得很是活潑可愛。

「那麼,參觀也參觀過了!讓我們言歸正傳吧!剛才甜菜的田地你也見到了,就算是一些和我們年齡相仿的孩子都能順利耕種,萃取加工的機器全部都是由我家妹妹製造的,成本很低,效率也有保障,以愛茜婭大小姐天才的商業眼光來看,能不能用那個來為『同盟』謀取利益呢?」

這便是愛麗絲的最終目標,之前的『婚禮綵排』直播,由於發生了意外事故,由此導致的連鎖反應可能讓同盟,讓自己的父親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人心重新渙散。自己既然大放厥詞地要為了整個同盟區域的貧民謀求福祉,自然要為此負責到底。

雖然愛麗絲也知道,以自己現在所知所學的知識都太貧瘠,不過,都發生了如先前那種巨大的變故,自己都還不拿出一diǎn骨氣來的話,也實在是太過難看。就算是三流故事裡的龍傲天,這會兒也是時候走南闖北收一些有才能的小弟,來著手開始都市運營了。

情伐 「在此之前,你先回答本小姐一個疑問,愛麗絲。」

「什,什麼……?」

不像其他故事裡對主角言聽計從的小弟,滿腹商才的大小姐愛茜婭不卑不亢地,以平等的姿態向愛麗絲提出了問題。對於能不能順利回應對方的期待,愛麗絲沒什麼自信,只覺得心中直打鼓。

「你所謂的『為同盟謀取利益』是指什麼意思呢?是為了身為盟主的父親——魯特加伯爵斂財揚名?還是說為了領城西利亞聚攬財富呢?」

完全不像是十來歲孩子會問出的嚴肅問題,這讓愛麗絲吞了口唾沫,努力思考,並小心翼翼地組織自己的言語——

「兩樣都不是……從何說起呢,其實是這樣的,之前我和約翰兩人,在【雷傑帝亞】因為一時衝動,和外國的奴隸商人大打出手,把原本打算賣往國外的奴隸孩子都救了回來,啊……對了,就是你剛才在甜菜園看到的那些孩子……那時候,我腦子一熱,就一股腦地說出了同盟啊,解放啊,走向光明未來之類的不負責任的豪言壯語……」

「誒……?誒誒誒——!?」

「喔?噢噢噢噢噢——!?」

可是愛麗絲才剛說到一半,就讓愛茜婭和莉莉安兩人同時大呼小叫了起來。

「誒,怎麼了?兩個人一起,突然……」

「你,你就是前陣子……在【雷傑帝亞】襲擊奴隸船,把奴隸都救下的那個……?」

不知為何,愛茜婭的態度突然變得有些扭扭捏捏,臉頰泛紅地用蚊子一樣的聲音追問道。

「啊啊,襲擊奴隸船並救下奴隸的勇者,準確來說不是我,是約翰。」說著,愛麗絲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少年女僕,「他當時可是生龍活虎的喲~~!」

「是嗎……?可是,我聽說,救下奴隸的好像是少年騎士……」

「沒錯,約翰是男孩子喲?但是他的表現超級帥氣,名副其實的少年騎士!」愛麗絲毫不猶豫地道出了性別的真相,當然她也想到了當時和約翰一起潛入奴隸船的青年騎士塞尼路,不過作為一個護短的師父,愛麗絲果斷將所有的功勞都歸在了自己徒弟的頭上。

聽過這話的愛茜婭,立刻將自己熱誠又吃驚的目光投往了約翰的方向,「真,真的嗎?約,約翰是男孩子嗎?」

「嗯,我是男人。」

畢竟女僕裝並非約翰的個人愛好,而是遭愛麗絲的強迫,所以他毫不遲疑地承認了真實性別。雖然愛麗絲對此感到有些遺憾,她原本盤算著能看到如同偽娘漫畫里一般,約翰對自己的打扮嬌羞不已的賣萌場面。不過很遺憾,考慮到如今約翰的年齡,這方面的羞恥心或許還不夠敏感,所以沒有掌握如此高端的賣萌技巧。

「這樣啊……嘿嘿嘿……終於找到了……」愛茜婭肩膀搖晃著摩擦小手,將纖細的手指不斷交叉分開再交叉,一副心神不寧的模樣,更是將紅通通的臉頰埋得很低很低,嘴巴里含含糊糊地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嗯?怎麼了?」對於突如其來的態度轉變,約翰挑了挑眉毛,一臉的疑惑。

「沒,沒什麼!!就是……那個……怎麼說呢……那個,約翰……先生,您,願意來我家,做女僕嗎……?我們家會提供,比這裡更好的待遇哦?」

——這傲嬌大小姐冷不防就被攻略了?為毛!?

對於愛茜婭從傲90%嬌10%突然到傲0%嬌100%的翻天巨變,再結合台詞狀況,以及飛快旋轉大腦,挖掘起與『奴隸船事件』相關的記憶……讓絕非遲鈍系廢柴後宮男主人公,同時又具備敏銳的少女直覺的愛麗絲,瞬間便明白了來龍去脈。

「嚯嚯,當著我的面挖角真是好樣的啊少女~!」說著,她猛地探出頭,來到了愛茜婭的耳旁,悄聲問道,「難道,你就是那天被綁架到船上的貴族千金……?」

「——!!」

聽到這句悄悄話,愛茜婭的耳朵剎那間羞成了番茄色,喉嚨口更是發出了像是『嗚~~吖~~』一樣的細聲悲鳴,由於這模樣實在是太過可愛,愛麗絲忍不住心中的嗜虐欲,繼續說道——

「果然~~那天啊,約翰他……可是緊緊抱著全身一絲不掛的你,一路游回岸邊的喲?」

必殺一擊,愛茜婭的頭dǐng上好似『砰——』地冒出一陣白煙,整個身體都蜷縮了起來。

「喂,約翰,愛茜婭大小姐高薪聘請你去府上工作耶?不僅包一日三餐加午睡!還有臉紅心跳的特殊服務的樣子喲?」

「說什麼鬼話呢?我可是戰士!這身女僕裝只是走向戰士之路的鍛煉罷了。所以愛茜婭,你誤會了,我根本不是什麼女僕,在打敗愛麗絲之前,也沒打算離開西利亞,抱歉。」

然而很遺憾的,七歲的小約顯然對於『戀愛』完全沒有開竅的樣子,他完全沒能理解愛茜婭嬌羞的意義。雖然,他口口聲聲說過喜歡愛麗絲,不過對他而言所謂的『喜歡』恐怕是一種純粹的友誼吧。

又或者說,這小子才是深藏不漏的,真正的『後宮系遲鈍男主角』,想到這裡,愛麗絲甚至不由開玩笑似地幻想起自己哪天成為約翰後宮一員的光景。同時,也在心中下定決心要更加嚴格地鍛煉他的武功,以免哪天操舵不穩步上了nboa的誠哥之路。

「啊喂!不要無視我! 禁忌遊戲:總裁的夜寵 嗚嗚嗚~~~~~!當心我用罪孽的黑炎詛咒你們哦~~~?」

就在這時,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晾在一邊的黑色女孩,已經掛著淚目,完全不顧自己的形象設定,和小孩子一樣鬧起了彆扭。

「啊哈哈,玩過頭了玩過頭了,抱歉。誒……莉莉安想說什麼來著?」

「愛麗絲……你,難道就是【月神騎士】……?」說出這話的時候,莉莉安渾身的氣場發生了改變。就連愛麗絲都不禁為此感到了一絲緊張。

「呃,嗯……是的吖,好像冒險家協會都是這麼稱呼我的,【月神騎士】什麼的,哈哈哈……其實只是個鄉下丫頭啦~~!」

「不用謙虛,【雷傑帝亞】的演講自不用說,你之前還和爺爺一起參與了『征討魔龍』的戰鬥,沒錯吧?」

說到自己的爺爺,帝國冒險家協會的傳奇人物,聖階戰士——佟??懷特豪斯,莉莉安就不由自主地摸了摸斜靠在座椅旁的魔劍『黑薔薇』。

「對,和懷特豪斯爺爺並肩作戰可是我一生的榮幸,啊哈哈……」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從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我就應該想到了——」莉莉安『唰——』地站起身來,抬起單腳跨到了座椅上,意氣風發地宣佈道:「你果然就是我前世今生的宿命勁敵,被月光祝福的騎士愛麗絲喲!」

「啊……哦。」

單方面地被中二病指定為『前世的宿敵』,愛麗絲也不知道到底該做出何種反應。

「深感愉悅吧……前世沒能分出的勝負,終於等來了一決分曉的時刻了。我能夠感受到你靈魂的顫抖和激昂……這一次,我絕對不會輸給——」

「說什麼呢,你一個照面就被愛麗絲放倒了不是嗎……?」

約翰毫不留情地打斷了莉莉安神采飛揚的演出,

「那,那是突然襲擊,才不能算數的~~!而且還在人家蓄力必殺的時候!太,太卑鄙了~~!人家才啊沒有輸呢~~!」

「哼,打倒愛麗絲的只會是我。你想要挑戰,先跨過我這關再說!」

「求之不得!聽好了,月神的神仆喲……!今天就讓你祭奠深淵的黑炎……」

「好了好了……要打等明天早上晨練的時候再說。讓我們言歸正傳吧……」愛麗絲強行發動了拯救話題的技能,畢竟大家都還是小孩子,全部都隨心所欲地到處跑題,所以身為大人(精神年齡二十四歲)必須要作出榜樣,收放有度,「總之,同盟既然我是一手搞出來的,我也必須言而有信竭盡全力。愛茜婭是問『我到底是為了誰的利益』對吧? 嬌女毒妃 那麼,我的答案就是——為了所有人的利益,讓世界變得更好,讓國家變得更舒適,讓自己和所有人,都更加幸福快樂地渡過遊戲一般的每一天,僅此而已!」

雖然這願望聽起來完全沒有大人的現實精神,不過愛麗絲沒有撒謊。在她的幻想之中,所謂的『劍與魔法』的異世界大陸,應該是和『oas』那樣輕鬆愉快的世界觀,對,就猶如遊戲一般的世界才好。可眼前呢?這個國家卻走了個劍風傳奇的路線,顯然不對自己的胃口。

那麼,如果他真的是龍傲天系主角的一員,真的能憑一己之力來改變這個世界,那麼愛麗絲毫無疑問會選擇讓這個世界成為『遊戲的棋盤』。就算是奮力拚殺,也都只是不會受傷,互相之間開開心心的遊戲,那就太完美了。

不過,愛麗絲卻不曾想到,這種如同夢幻一般的願望,就算在文明水平遙遙領先的地球,都從未實現過。聽起來幼稚簡單,卻是一條漫漫無盡的道路,也可以總結為人類文明的終極命題——和平。

「哼~!小孩子才有的願望!」愛麗絲的回答,讓愛茜婭從驚羞之中復活了,她抱起胳膊將頭一甩,毫不留情地戳向痛處,然後在停頓了片刻之後,接著說道,「不過嘛……聽起來也不錯……感到榮耀吧,愛麗絲,本小姐會為你盡上一些薄力。別,別誤會,我們只不過是利害關係一致罷了!」

「唔誒輸!啊嚕嘎茹——!」(有意思!算我一個——!)

同時,莉莉安也高高舉起女僕新送上的,正裝得滿滿的冰淇淋,口齒不清地附和道。

「中二病,你先咽下去再說話……!」 ?「愛麗絲,你覺得,到底要怎麼樣才算得上是富裕?」

「富裕……?這還用問,當然是賺很多錢咯?」

面對友人的提問,愛麗絲給出了理所當然的回答。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她都相信這應該是真理沒錯。就算是地球上,成功人士的身價,也是以其所擁有的固有資產的多少來評定的。

「錯~~!所以你是個笨蛋!不過嘛,鄉下的貴族也就只有這點見識了~~!」

然而對於這個回答,愛茜婭抬一撩頭髮,露出了一臉的不屑。

「好吧好吧,揭曉答案吧大小姐~~願聞其詳……」

「嘿嘿~~既然你這麼誠心誠意地發問了,本小姐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

就好像是火箭隊一樣,愛茜婭抬頭挺胸,用自我誇耀的神色的口吻繼續說道,「所謂的富裕,並不是單純地積累錢財,而是要讓貨幣在市場上充分地流通~~!」

「流通?」

「沒錯!與其把錢財捏在手中,不如讓它們在市場上好好的流通。你仔細想想,就算你積攢了許許多多的金銀財寶,但是你所居住的土地,卻貧瘠得收穫不了糧食,那麼再多的錢財,依然解決不了挨餓的現狀,不是嗎?簡而言之,停滯不懂的財產和泥土無異!錢財正因為能夠消費,能夠流通,才能體現其價值。

流通得越是頻繁,便也越是體現了物資的充沛,民生的富裕。同時,錢財的流通,可以鼓舞生產熱情,提高生產的數量和質量。到頭來,錢財的流通狀況便直接證明了城鎮有多富裕!而那種擁有大量錢財的商人,並非將錢幣當成收藏,而是為了更大規模的,將它們流通到更多更廣的方面!不過嘛,現在帝都的上級貴族卻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們斂財的方法只是純粹的囤積,使得整個帝國的經濟越來越陷入一潭死水,哼~簡直愚不可及!」

「原,原來如此……」

「所以~~只要按照本小姐的方針經營,就一定能讓整個同盟……不,應該是整個帝國的商圈都注滿活力~~!全民富裕的生活,指日可待!」

「噢噢——!」

何等令人振奮的宣言。

雖然只能聽懂其中一部分,但是愛麗絲卻覺得這小丫頭講得很有道理,至少比自己這個大外行要強得多。要知道直到不久之前還以為,所謂的商人,就是滿腦子只想著怎麼賺錢的職業。看來這種老百姓見解,果然是太過膚淺了。

同時又足以證明——愛茜婭實在太牛逼了,愛麗絲只能這樣形容自己新結交的朋友。這位大小姐的經營買賣的想法和天賦,甚至遠遠超越了成年人。

也許,這不僅僅得益於他自詡商人,同時也從『貴族』和『領主』的角度來思考理解現狀所得到的結論,以至於她的『理念』要更為注重於大局觀,遙遙領先於其他只顧眼前的帝國商人。

理所當然的,在愛茜婭的幫助之下,愛麗絲的同盟斂財計劃進展順利,不如說,其成果的豐碩遠遠超出了預計。

以砂糖、醬油為首的調味品自不用多說,還有各種通過溫室培育的蔬菜水果,以及艾麗澤調配的化學肥料,都成為了同盟各地的熱銷產品。而且在物資運送的方面,更是用到了『傳送魔法陣』的便利,不僅免去了路途的耗時和各種危險,還避免了食品果蔬的變質和損壞。

就算是在曾經的地球,運用航空運輸業,也絕無法達成像『空間傳送』這般高效地長途貿易。不過,理所當然的,這種運輸手段需要用到【月神鎧裝】,可以說是【西利亞】的專利。

在此基礎上,愛茜婭還毫不客氣地利用了來自於灰獸團『黑銀的凶牙』的幫助,由於通訊魔導器的存在,讓灰獸團的情報網路比起曾經更為發達,而首領喬納森先生不僅十分配合地提供了人手,並且還悉心教導了愛茜婭許多與人交涉的方法心得。

就結果而言,能夠最快得知商機循序,並最速提供所需貨源的【西利亞】貿易公司,已經成為了掌控同盟區域貿易命脈的怪物組織,正以難以置信的速度積累著財富。

順便一提,另一邊的好友——莉莉安,她已經不是離家出走的小女孩了,在貿易計劃開展之前,愛麗絲就將她五花大綁送回到懷特豪斯爺爺所在的冒險家工會負荊請罪。

在一番交涉和懇求之下,那位出奇溺愛孫女的老爺爺,終於肯諒解並同意莉莉安的獨自冒險之旅。不僅如此,他還承諾各個城鎮的冒險家協會分會,都將對愛麗絲的計劃提供最大限度的協助,前提條件當然是——愛麗絲要親自保障孫女的人身安全。

於是,莉莉安現在和愛麗絲形影不離……在愛麗絲看來,就好像多了一個精力旺盛的淘氣妹妹一樣,雖說從現年齡而言莉莉安還比較年長一些。煩是煩人了一些,可也並非完全沒有好處。

比如,晨練武功的時候,約翰有了能夠互相切磋進步的好對手,這一點實在難能可貴。要知道,以約翰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戰勝自己,但積累自信卻是非常重的,假如一直輸個不停,搞不好會輸出習慣來,因此而在戰場上造成不必要的危機。

又比如,愛茜婭的經商貿易也並不是說萬事順利,即便她是個商業天才,畢竟年紀還太小,在和大人的交涉方面,總是不免被人小看,甚至遭到欺負。

每當遇到驚險場面的時候,就輪到『魔眼的黑炎劍士』閃亮登場,要知道莉莉安不禁身手不凡能夠勝任保鏢,而且她在冒險家之中的人氣也出奇的高。一點不誇張地將,她簡直稱得上是大家心目之中的偶像。

事實上,至今為止,莉莉安還沒有親自動過手,因為無論在哪個城市發生什麼摩擦,她的身後總會莫名其妙地殺出一大堆氣勢洶洶的應援團大叔,讓『以大欺小』的商業立刻遭遇——

「哈啊?沒搞錯吧!竟然敢招惹懷特豪斯家的大小姐!瞎了你們的狗眼嗎!?」

「就是!哪個商會的,報上名來!你信不信今後跑商永遠招不到保鏢?」

諸如此類的恐嚇,簡直就好像是電影里的黑○會一樣。這讓愛麗絲不住暗自吐槽,這到底是兄弟會還是青龍幫……

就這樣,短短一周的時間,正如愛茜婭所預測的那般,同盟內部的『資金』正活躍地流動了起來,讓市場重新獲得了勃勃的生機。

愛麗絲眼看著自己的努力得到了越來越多回報,由此而感到樂在其中,不禁感慨:真是非常快樂的每一天啊——然而,實際上卻並非如此。

她明白,自己如今的所作所為無疑只是一種逃避,強行在將自己的注意力轉向其他無關緊要的事上。就算在如今這一刻,索菲亞和父親身陷危險的帝都沒有音訊,艾麗澤則獨自一人埋頭於鑽研拯救希爾妲的方法。

而自己呢?卻好像整天和朋友樂此不疲地玩耍……

每當一想到這裡,愛麗絲心中就忐忑不安了起來,她不禁捫心自問:這樣下去,真的好嗎?

原本她打算和『屠龍戰役』的時候一樣,為了救出希爾妲,而去藉助冒險家協會的幫助。可結果卻事與願違,懷特豪斯爺爺毫不猶豫地拒絕了愛麗絲的求援,理由很簡單——冒險家協會是絕對中立的,不會去主動攻擊對城鎮或者人類沒有敵意的組織和團體,縱使對方身份不明也是一樣。

實際上正是如此,這些日子以來,那艘『宇宙戰艦』幾乎沒有任何敵對的舉動。而那些遭到變異改造的魔獸,也沒有襲擊過普通人類的動作。所以,和那時一開始就被認定為天災的青淵龍的情況是不同的,冒險家協會根本沒有主動征討的充分理由。

——接下來……我到底該做些什麼呢?

愛麗絲暗暗地,不禁向自己發出諸如此類的提問。可是,無論是去往帝都增援父親也好,還是想辦法幫助艾麗澤去試探外星人也罷,直覺都告訴她:免不了一場惡戰。

而如此一來,索菲亞的話語,就不由自主地迴響在自己的耳旁——【姐姐你太弱了,別再做什麼傻事。】

正如妹妹所指出的那樣,愛麗絲如今也痛知自身的弱小。在這個廣闊的世界之中,自己個人的力量根本就微不足道,無論去做什麼都可能是憑添麻煩罷了。不僅如此,冷靜下來之後經過一番思索和品味,她也漸漸明白了索菲亞在那一天,和自己扭打在一起,針鋒相對時話里的深意——那種希望深愛的血親,能夠遠離危險的迫切願望。

所以,愛麗絲陷入了迷茫和猶豫的泥沼之中無法自拔……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違背妹妹的願望,再一次貫徹自己的任性妄為呢,而這一次,很有可能遭受比起之前更為難以應付的危機。

就這樣,愛麗絲的邏輯就陷入了永無終結的死循環之中。可是,某一日,還沒來得及等她的糾結得出答案,讓愛麗絲不得不作出抉擇的緊急事態,就毫無徵兆地發生了……那便是——拉琪的失蹤。 ?**某日清晨——

就和往常的習慣一樣,愛麗絲,莉莉安和約翰完成了晨練,正從廣場回到家中的半途之中。今天的比試,最後以莉莉安的獲勝落下了帷幕。

應該說,不愧是懷特豪斯老爺子的孫女,如果莉莉安拋開那中二病的性格硬傷不提的話,在戰鬥能力方面,就算說是天賦異稟也不為過。

對,只能用天才來形容,就連愛麗絲都不知道該怎麼來概括莉莉安的強大來源。

前世的『少年』在武術界,也被稱作為天才。但是莉莉安和自己是截然不同的類型。要知道,這片大陸上廣為流傳的武技和劍術,不比c國的傳統武術要差,但是,莉莉安的力量球兒並非來源於純熟的武技,說到底,她根本就不是按部就班去鍛煉基本功的好學生。

舉個例子,如果要比在習武上的天賦,約翰其實也不遑多讓,但是他就更接近於前世的『少年』,是在學習的『速度』方面超越了常人,可轉觀莉莉安,她卻根本沒有『學習』的概念。

她的戰鬥技法之中,不按常理出牌,自由自在的創想和舉動很多,但是卻又不是多餘的動作,全部都巧妙地符合了武術的基本原理。莉莉安在享受戰鬥的過程,對她而言戰鬥就是遊戲,而且在遊戲之中,她能夠創造出一套只屬於自己的玩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