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哼,超級宗派的弟子了不起么?狂妄自大。要知道,六人當中,實力最弱的人,都已經晉入武宗之境半個月了。他一個剛剛度過武宗之劫的人,想要以一敵六,可能嗎?」

2021 年 1 月 8 日

慕風的舉動。也是引起了飛魚宗等宗派弟子的譏諷,這些譏諷之聲傳入慕風耳中。慕風也只是淡淡一笑,並未放在心上。

殷劍望著慕風的這番舉動。心中生出的那絲不安,也是逐漸的放大,不過他可不相信慕風今日能夠從他們六人手中逃脫,他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和其它五人將慕風斬殺,若是拖到其它青蒼府弟子閉關出來,那就有些棘手了,畢竟對方隊伍當中,可是還有一名一星魂宗強者。


殷劍想起那位看起來柔柔弱弱,卻出手狠厲的少女,心不禁微微抽動了一下,手中的攻勢,變得愈發的凌厲起來。

「小子,受死吧!」

六道凌厲攻勢,朝著慕風籠罩而去,但是當殷劍等人逐漸靠近慕風之時,心中卻均是涌動著一抹不安之色,因為他們看見慕風的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反而眼神的深處,湧出一種躍躍欲試的期待。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六人滿臉煞氣,一出手便是自己最為強大的武學殺招,狂暴的玄力波動陡然席捲開來。

六大一星武宗強者全力出手之間,凌厲的武學攻勢呼嘯而至,讓得慕風難以抵擋,更是難以閃避。

慕風輕輕抬起頭,望著那六道凌厲的強悍武學攻勢,臉上露出一抹淡淡笑容,體內雄渾的磅礴玄力,毫無保留的爆發開來,那種氣息波動,不比殷劍任何一人弱!

「怎麼可能,剛剛晉入一星武宗便有這麼強悍的氣息波動?」

陡然爆發出的氣息波動,直接是讓得飛魚宗等宗派弟子大驚失色,就連殷劍等人眼瞳都是陡然一縮,眼神當中涌動著濃濃的難以置信之色。

不過即使如此,也沒有人相信慕風能夠以一敵六,擋下六大一星武宗強者的聯手一擊!

「轟!」

磅礴而雄渾的血色玄力涌動而出,在其身後化為一道千丈血海,一道數百餘丈的血色漩渦凝現而出,一道道玄奧之力散發而出,凝聚出一道血色身影。

血色身影凝現而出,一種驚人的血色煞意和暴戾的殺戮之意席捲而開,血光瀰漫間,給人一種沉甸甸的壓迫之感。

站在一旁觀戰的飛魚宗等宗派弟子都是驚駭發現,當這道血色身影出現之際,自己的心神都是有些失控,一種冰冷之意在體內蔓延開來。

望著殷劍六人,慕風一步踏出,一拳筆直轟出,而其身後的血色身影,也是一步跨出,一道血色巨拳凝聚而出,然後對著六人暴轟而出。

隨著慕風實力的提升,這血剎秘典當中的武學,施展起來,威力也是愈發的強悍起來。

血色巨拳落下,方圓千丈的空氣,都是爆炸開來,就連周圍的純玄天河,都是被震出一道道巨大的浪花。

「轟!」

在一道道驚駭的目光注視之下,血色巨拳呼嘯而出,帶著一種無匹的威勢,和殷劍等六人的武學攻勢

,正面硬撼在一起。

撞擊的霎那,慕風的眼神,也是瞬間變得無比冰寒,嘴角之上,也是露出一抹濃濃的譏諷之色。

「砰砰砰砰砰砰!」

狂暴的能量漣漪,瘋狂的席捲開來,隨著六道爆炸之聲響起,殷劍等六人滿面煞氣的臉龐之上,都是湧出一股駭然之色。

他們六人最為強大的武學攻勢,在慕風一拳之下,便是以一種摧枯拉朽之勢,盡數爆炸開來,而這一幕,也是讓得剛剛出關的凌霜兒、秦順等人都是張口結舌。

只不過瞬間,六道凌厲武學攻勢便是一觸即潰,血色巨拳威勢不減,重重的轟擊在殷劍六人的身體之上。

「噗嗤!」

六道身影,幾乎同時狂噴出一口鮮血,身形也是倒飛而出,在一道道驚呼聲中,重重落在地面之上,直接將地面砸出了六個大坑,六人氣息萎靡,顯然是受到重創,已經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全場寂靜無聲!

那些飛魚宗等宗派弟子,都是怔怔的望著眼前這一幕,眼神當中都湧出濃濃的震撼之色,他們都以為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可是使勁擦擦之後,發現這一切都是真的。

一拳轟飛六名一星武宗強者,恐怕只有達到二星武宗的強者方才能夠辦到吧,而眼前的慕風,只不過剛剛晉入一星武宗。

同樣震撼的,還有剛出關的秦順、蘇維、李錦及史進四人,他們此時都達到一星武宗的層次,本以為和慕風的差距縮小了不少,不料剛出關便是看到這一幕,臉上不禁露出了無奈的苦笑。

真是一個變態!

倒是凌霜兒,已經見慣了這種場面,顯得有些麻木,並沒有什麼驚異之色,在她看來,即使慕風把天轟塌下來,她都不會感覺到稀奇。

「咻!」

就在此時,慕風腳掌猛然一踏,身形卻是暴掠而出,旋即玄靈劍閃現而出,直接是一劍朝著殷劍怒劈而出。

其它人可以不死,但殷劍必須得死,誰叫他曾經出言侮辱凌霜兒呢!

凌霜兒也是看出慕風在替自己報仇,俏臉之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望著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血色劍芒,殷劍駭得臉色煞白,連忙大叫道:「宮大哥,救命啊!」


「轟!」

就在殷劍話音剛落下之際,一道異常凌厲的玄力光束,便是從遠處的天空暴掠而來,然後將慕風的血色劍芒生生轟爆而去。

慕風停了下來,緩緩抬起頭,望向遠處的天空,雙眼之中有著一抹寒光涌動。

在慕風的視線盡頭,有著七道身影暴掠而來,尖銳的破風聲響起,一種令人色變的強大玄力波動,也是席捲開來。

數息之後,那七道身影已經是出現在慕風的面前,領頭者,一身黑衣,眼神冰寒,冷冷的望著慕風。

「靈墟洞?」

慕風看著黑衣男子胸前的宗徽,眼神也是微微一凝,不過一旁的六人,卻並非靈墟洞的弟子。

慕風的臉色逐漸變得凝重起來,雖然他察覺到該黑衣男子雖然同樣為一星武宗的修為,但應該是衝擊過二星武宗,只不過失敗而已,比起殷劍這種一星武宗強者,強悍太多,就算當日的席鋒,恐怕都不會是他的對手。

一旁的六人,雖然不是靈墟洞弟子,但也均是達到了一星武宗強者的層次,個個氣息強悍,其中一人更堪比當日的隗骨。

秦順等人看到黑衣男子胸前的宗徽,臉色也是劇變,掠至到慕風的身後,當日青蒼府主已經提醒他們,遇到靈墟洞的弟子,尤其要謹慎,畢竟兩大宗派素來不和,而且上兩屆百宗大比,都是在靈墟洞手上吃了大虧。

「你是慕風?」黑衣男子聲音冰冷的問道。(未完待續。。)

… 「你是慕風?」黑衣男子聲音冰冷的問道。

慕風並沒有否認,緩緩的點了點頭,眼神凝重的望著黑衣男子,他已經聽出黑衣男子話語當中的冰冷殺意。

「我叫宮軒!」黑衣男子冷聲說道。

「宮軒?」慕風望著眼前這名黑衣男子,口中低聲喃喃道,這個名字,讓他感覺頗為熟悉。

很快,慕風腦海當中驀然一閃,眼前也是浮現出一道人影,然後和黑衣男子合二為一。

「宮凌還有一位大哥,名叫宮軒,比宮凌大兩歲,是西荒洲超級宗派靈墟洞的弟子……」

高燁的話語,在慕風腦海之中響起,慕風也是微微點了點頭,難怪自己看到這位黑衣男子,會覺得如此眼熟,原來是宮世平的長子,宮凌的大哥。

「你記起來了,那便好,我爹和我弟弟都是你和高燁殺的吧,可惜我一直在閉關,沒有回去報仇。不過也好,在這裡先殺了你,等百宗大比回去之後,再去殺了高燁那小子。」宮軒冰冷的說道。

聽到宮軒的話語,慕風倒是鬆了口氣,若是他去找高燁報仇的話,可能高燁此時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你爹和你弟弟是死有餘辜,怪不得別人。」慕風淡淡說道。

「哼,死不死不是由你決定的,你和高燁殺了他們,我便殺了你和高燁,這樣也算公平。」宮軒望著慕風,冷聲說道。

兩人的目光,都是直視著對方。一股劍拔弩張的氣氛,也是悄然蔓延開來。而飛魚宗等宗派弟子,都是趁機將殷劍等人扶了起來。然後遠遠的退了開來,視線卻一直都是匯聚在兩人的身上。

「出手吧。」慕風淡淡說道,心中也是涌動著一抹殺意,若是今日他不將宮軒解決掉的話,恐怕來日絕對是一個隱患,對高燁也是一個極大的威脅。

最好的辦法,便是今日將其就地斬殺!

宮軒的想法,和慕風也是一樣,替宮世平和宮凌報仇。今日非殺慕風不可。

宮軒臉色驀然一沉,猛然一步踏出,頓時一種雄渾得難以形容的玄力波動,頓時如同火山噴發一般從體內席捲開來,而其身後的六名一星武宗強者,也是臉色一變,朝後退了開來,生怕受到波及。

「你們退後。」慕風感受到宮軒散發出的強悍波動,臉色微微一變。冷聲喝道。

凌霜兒、秦順等人也是朝後退了開來,直至數千丈方才停了下來。

宮軒眼神當中涌動著森冷殺意,大手猛然一握,磅礴玄力頓時凝聚為一道巨大的玄力長矛。然後對著慕風暴轟而去。

望著那道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玄力長矛,慕風臉色也是變得凝重起來,宮軒這一出手。便是顯示出其強悍的實力,隨便凝聚出的一道玄力長矛。就足以轟殺一名尋常一星武宗強者。

「這個宮軒,倒是比他的廢物老爹和弟弟強多了。」慕風心中暗暗說道。玄力涌動間,血修羅之體也是催動到極致,一拳轟出,便是將那道玄力長矛生生震爆而去。

轟爆宮軒的攻勢之後,慕風並沒有停頓,手掌一握,玄靈劍便是浮現而出,然後身形一動,來到宮軒的面前,對著宮軒怒斬而下。

感受到玄靈劍之上蘊含的可怕之力,宮軒倒並沒有託大,祭出一桿黑色重槍,然後滔天玄力涌動,一槍重重點在玄靈劍之上!

「鐺!」

一道清脆的金鐵交加之聲,在半空之中響徹而起,一道道肉眼可見的勁風漣漪,直接是從槍劍的交觸處擴散開來。

而慕風和宮軒兩人的身形,都是猛然一震,然後倒退而出,百餘丈方才停了下來,雙方體內的氣血,都是翻騰不已。

「咻!」


宮軒還未待身形穩住,已經是再度掠出,速度之快,竟是在半空之中留下道道殘影,而其黑色重槍也是劃過一個刁鑽的弧度,朝著慕風重重刺出。

頓時黑色重槍的槍尖之上,有著滔天黑光凝聚,一種凌厲之氣,從黑色重槍之上散發出來,而宮軒這桿黑色重槍,顯然也是一件地階中品靈寶。

慕風臉上古井無波,沒有絲毫畏懼之色,玄靈劍舞動間,將宮軒的凌厲殺招,盡數擋了下來。

「叮叮噹噹!」

一道道金鐵交加之聲傳盪開來,狂暴的勁風漣漪席捲開來,令得周圍的眾人,都是面色一變,若是尋常一星武宗強者波及其中,恐怕都難逃重創的下場。

「鐺!」

又一次重重的交鋒,在半空之中,慕風和宮軒兩人的身影交錯而開,再次凌空相視而立。

「呵呵,聽魏厲說過你的手段,的確不弱!」宮軒眼神凝重的說道。

「魏厲也來了么?」慕風淡淡笑道,那次四宗交流會,他可是以一己之力,擊敗了董裂、魏厲和阮志三人的聯手。

「不過無論如何,你今日必死無疑。」

宮軒冷聲說道,滔天的詭異黑芒從體內席捲開來,竟是遮住了半邊天空,使得本來就略顯昏暗的空間,顯得愈發的陰暗。

滔天的詭異黑光凝聚,隱隱間,竟是化為了一道龐大的黑影,從那黑影之上,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陰寒之氣散發開來,頗為凌厲!

慕風輕輕抬頭,視線在詭異黑影之上微微一凝,也是明白,這個宮軒似乎不想再拖下去,開始施展出其底牌手段了。

滔天詭異黑芒涌動間,令得天地變得無比昏暗,那種動靜,也是讓得周圍的眾人,臉上都是出現驚駭之色。

殷劍等人,心情極為沮喪,同為一星武宗強者,只不過宮軒比他多度了一次武宗劫而已,但實力相差可不是一丁半點,而那個慕風,更是變態,超級宗派的弟子,果然不一般。

宮軒凌空而立,其身後,漫天璀璨詭異黑芒涌動,龐大黑影若隱若現,散發出一種驚人的氣息波動,聲勢駭人!

「好強悍的武學!」慕風眼神微微一凝,自然察覺出宮軒施展出的武學非同凡響,恐怕也是達到了地階上品的層次。

龐大黑影逐漸變得清晰起來,而其手掌之中,竟也是握著一柄黑色重槍,只不過這柄黑色重槍,比起宮軒手中的黑色重槍,放大了無數倍而已。


「去死吧!」

宮軒周身,璀璨的詭異黑芒繚繞,其目光當中,湧出一抹殘忍之色,旋即手中的黑色重槍重重朝慕風一指,帶著冷冽殺意的冰冷聲音也是猛然傳出。

頓時宮軒身後的龐大黑影,揮動著手中的黑色重槍,也是朝著慕風遙遙一指。

慕風不禁眼瞳一縮,便是看見從龐大黑影的黑色重槍之中,有著一道黑色光線暴射而出,撕裂空間,朝著自己激射而來。

「咻!」

黑色光線的速度極快,瞬間便是來到了慕風的身前,而且上面散發出的波動,讓得殷劍這種一星武宗強者,都是有些驚懼。

「鐺!」

望著那在眼瞳當中急速放大的黑色光線,慕風也是有些猝不及防,旋即伸出玄靈劍,往身前一擋!

「鐺!」

黑色光線急掠而來,重重轟在玄靈劍之上,頓時一股驚人的波動便是爆發而開。

慕風的身形,如遭雷擊一般,倒射而出,腳尖連連在空中點出,直至百餘丈才停了下來,而其臉色微微發白,體內氣血翻湧,顯然在宮軒一擊之下,已經出現了輕微的傷勢。

「哼,看你能夠擋幾次?」


宮軒也沒有指望一擊之下,便能轟殺慕風,臉上露出冰寒殺意,手中黑色重槍再度抬起,然後朝著慕風虛刺而出。

從龐大黑影的黑色長槍當中,一連激射出五道黑色光線,每一道都足以將一名尋常一星武宗強者轟成重傷,聲勢駭人至極。

「呼!」

望著那五道暴射而來的黑色光線,慕風深深吸了口氣,磅礴浩瀚的血色玄力,如同火山噴發一般,從體內盡數湧出,化為一道千丈血海。

一道數百餘丈大小的血色漩渦也是凝現而出,一道道玄奧之力散發而出,一道血色身影逐漸凝現而出,雙手之中,緊握著一柄血色巨劍!

血色玄力席捲間,血海之中的那道血色身影,也是以一種極快的速度變得清晰和凝實,一種狂暴的殺戮之意,如同神靈降世一般,籠罩了整片天地。

在這種狂暴的凶煞之意麵前,眾人的心都是狠狠一緊,驀然發現自己的心神,隱隱間都有一種失控的跡象。

慕風身體表面,血光瀰漫,血甲璀璨,令人心悸的血色煞意涌動開不,一種強悍得難以形容的可怕力量也是從其體內爆發開來。

下一霎,慕風雙手緊握玄靈劍,一劍劈出,而血海那道血色身影,也是一步跨出,手中血色巨劍怒劈而下。

一劍劈出,那五道足以將尋常一星武宗強者轟成重傷的黑色光線,頓時爆炸開來,化為了漫天黑色光點,從半空之中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散落下來。

一劍轟碎五道黑色光線之後,慕風再度舉起玄靈劍,眼中森冷殺意暴涌而出,然後朝著宮軒,猛然劈下!

當慕風揮動玄靈劍劈出之際,在眾人的注視之下,血海之中的那道血色身影,竟也是舉起血色巨劍,然後朝著宮軒劈下。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