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哼,你們兩個來了就不要再想著離開了,這裡我說了算,哈哈!」李春秋冷笑幾聲之後,突然張口吐出一顆紅色的血珠,此時的血珠要比前幾天還要大一圈,而且顏色更加的深了,簡直就要變成黑色了。

2021 年 1 月 7 日

小南和緋色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不可思議,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個小小的金都城中,居然有如此強大的劫嬰境強者存在。

血珠剛一出現,小南和緋色就發現整個天空都變成了紅色,眼前的一切都變成了紅色,但是她們卻看不見李春秋的位置,神識也監測不到。



「哈哈……兩個小妞都不錯,待會好好享受享受,再煉化你們的魂魄,哈哈,還有誰能擋我!」隨著李春秋的聲音消失,小南和緋色也消失在了原地,不知道被李春秋待到了何處!

此時的易庭忽然心中一動,神識立即放出,尤其是李府,但是神識掃過,什麼都沒有發現,易庭眉頭一皺,「小南和緋色呢?」

東陵見易庭停下來不走,又見他眉頭皺起,也知道有事發生,立即將神識放出,但是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易庭卻突然說道:「不好了,小南她們出事了!」

說完神識一動,人就消失在了當場,竟是使用瞬移離開了,東陵沒有瞬移,立即放出自己的神識還有金光葫蘆,朝著易庭消失的方向飛去!

僅僅幾個呼吸的功夫,易庭就已經出現在了李府的上空,此時大街上的眾人全都看見了一個少年漂浮在李府的上空,全都圍在李府的外面看熱鬧。

易庭神識放出,在尋找李春秋,果然在李府的後院找到了李春秋的位置,此時的李春秋已經將小南和緋色給困了起來,同時他也發現了易庭!


於是他也飄在空中,和易庭同一個水平的時候停了下來,笑眯眯的看著易庭。

「果然是個劫嬰境的強者,呵呵!」李春秋根本不怕劫嬰境的修士,所以此時看見易庭僅僅是一個劫嬰境一重的修士,心中更是不懼,笑眯眯的說道。

易庭眉頭緊緊皺起,「沒想到小小的金都城中居然還有你這等高階修士,放了我的女人,我饒你不死!」

就在易庭和李春秋對話期間,東陵也駕著法寶來了,大街上的人更多了,他們現在全都將目光集中在空中漂浮的三個人,他們之中,很多人都沒有見過修士,在他們看來,能停留在空中飛翔的就是仙人,而仙人是無所不能的!

「呵呵,真是笑話,你的女人來闖進我李家一天一夜,我還沒有問罪呢,你倒好,來找我要人!」李春秋有些玩味的說道。

東陵大怒道:「哼,你就是李家的主人李春秋吧,你們李家暗地裡欺壓金都城百姓,今天我們就代表正道消滅你們!」

「呵呵,正道?真是笑話,要不是你們先惹我李家,我又怎麼會抓他們?想要人,可以,打的過我再說!」李春秋依舊笑呵呵的說道。

他們三個人的對話並沒有通過神識,而是用靈力說的,所以在大街上的人都聽的非常清楚,議論聲不斷!

不過李春秋此時哪裡還管這麼多,他現在已經功法大成,就算金都城不能待下去,日後再去其他地方,還是一樣能修鍊人的魂魄。

易庭身上的戰意飆升,雙手背後,冷冷的說道:「好,那就一戰!」說完朝著金都城外的樹林飛去,易庭也是有考慮的,在金都城中戰鬥的話,以他們的劫嬰境的實力來說,勝負還沒出呢,金都城就已經成了廢墟了!

李春秋冷哼一聲,也跟了上來,至於東陵,他看都沒有看一眼,直接化為一道紅光飛走了!

東陵想了想一頭扎進了李府,她想要將小南和緋色先就出來。

李春秋飛在半空中,嘴中卻冷哼一聲,「哼,想救人,就怕你還不行,也罷,先解決這個小子,再來找你!」

易庭一邊飛行,一邊催動了紫電飄渺劍,紫電飄渺劍瞬間就化為了一道紫光,消失不見,下一刻就出現在了李春秋的頭頂,李春秋頓時大驚,幸好他飛行的時候身上有血光保護,所以這才不至於一開始就被易庭斬殺,不過他現在也不在掉以輕心了,而是打起了精神!

易庭計算了一下距離,此處是在一條小山脈上空,距離金都城還有些距離,在這戰鬥應該不會波及到金都城,於是易庭停了下來,臉上閃過一絲憤怒的聲色,冷冷的看著李春秋!

易庭也不想多說廢話,抬手一指,紫電飄渺劍瞬間飛出,接著消失不見,再看時已經出現在了李春秋的左側,易庭也知道李春秋身上的血光能擋得住紫電飄渺劍,所以易庭雙手一動,那紫電飄渺劍便瞬間噴出一道道紫電,紫電很快就匯聚成了一道道的紫色長蛇,長蛇遊動著身軀,朝著李春秋飛去!

李春秋也是果斷之人,在易庭出手的時候,他就放出了血光擋住了自己的身軀,而他自己則是張口一吐,一顆紅色的血珠出現,頓時一股逼人的煞氣衝天而起! 易庭見狀,心中一寒,怎麼也是血珠?難道他也是黑魔宗的人?不過此時也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因為紫電化為的長蛇此時已經被消耗的差不多了,易庭神識一動,紫電飄渺劍瞬間飛到他的頭頂,易庭抬手放出一把長刀。

雙手握刀,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了李春秋不遠處,狠狠一刀砍下,李春秋面色變了變,立即指揮血珠,放出了一道道的紅色血色,血色很快結成了一個網,將易庭的刀光給擋了下來。

易庭嘴角一抹冷笑,又一次消失不見,而同時,易庭的紫電飄渺劍也已經消失了,接著出現在了李春秋的身後,而易庭則是使用瞬移,出現在了李春秋的左側位置上。

舉起手中的長刀,猛然砍出一道明亮的到刀光,李春秋沒想到易庭的攻擊如此犀利,自己一個人竟然還不好躲開兩個不同方向的攻擊,不過李春秋也是一個老江湖了,只頭頂的血珠突然紅光大放,然後他整個人都被一道紅光給包裹起來,易庭的攻擊全都被擋了下來。

易庭眉頭皺起,好強的防禦,我得天罰刀法和紫貂縹緲劍都沒法破開?

想到這裡,易庭不信,換了一個方向,又一次和紫電飄渺劍分開從不同的方向攻擊,不過的接過還是一樣的,那紅光的防禦力非常的驚人,易庭的攻擊就是不能破之!

「看來想要破開著護盾,只能用天罰一刀試試了!」易庭心中想到,立即一個瞬移躲開,同時控制紫電飄渺劍攻擊著李春秋,而易庭也同時動了,只見他忽然化為了一道道殘影,而每一個殘影都我有長刀,從不同的角度狠狠的砍出了一刀。

共有五個殘影,一共就是五道刀光刀光很快就消失不見了,下一刻就能看見一個明亮的刀光出現在紅光外面,而此時李春秋的臉上終於露出震驚。

這一刀太過強大了,就好像天都要被這一刀給的劈開一般,所以李春秋根本不敢硬接,但是躲開已經來不及了,他雖然具有劫嬰境強者的實力,但是他並不會瞬移和結界這等神通,所以他只能抵擋。

只見那血珠旋轉的速度變快,而圍繞在李春秋身上的紅光也頓時變得更加濃郁了、

「嘭」的一聲巨響,天際之間,這一聲就如同是下雨天所有的雷電在同一時刻響起一般!

易庭神識一直放出,他怕李春秋跑掉了,對於剛才五刀合一刀的效果易庭還是非常滿意的,只見此時的李春秋臉色非常的難看,易庭剛才的那一擊,明顯讓他感到了震撼。

「好小子,看來不讓你看看老夫的厲害,你是不知掉什麼才是強者了!」李春秋惡狠狠的說了一句,然後雙手結印,站在空中不動,那紅色的血珠頓時發出了竟然得紅光。

「化魔大法,第一重,天魔聚集!」

隨著李春秋的咒語響起,只見那血珠竟然開始膨脹,本來只有兩根手指頭那麼粗細的大小,現在變成了拳頭那麼大小,而且還可以看見裡面的血絲竟然開始翻滾起來,好像那血珠就是牢籠一般,而那些精血好像就要衝出牢籠一般。

上錯船,嫁對總裁!

易庭也知道這次李春秋動了真格的了,所以也是不敢大意,神識放出,同時將自己的紫電飄渺劍放出,放在自己的身邊選裝,一圈圈的紫電放出,形成了一個紫電光圈,將自己給包裹起來,同時手中長刀緊握,準備下一次的攻擊。

「撲哧」一聲,一道血絲從紅色的血珠中噴出,而那血絲,正好噴在了李春秋的雙手之上,頓時李春秋的雙手就變成了一片血紅,而李春秋卻依舊在結印變換,讓易庭感覺到驚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李春秋的雙手開始極速的變大,變紅。

僅僅是幾個呼吸的功夫,那雙手就已經變成了兩把巨大的扇子一般。

「哼,先讓你嘗嘗老夫的化血魔掌!」李春秋說完便瞬間化為了一道紅光,朝著易庭極速射來,易庭頓時加大了紫電光圈的輸出,同時天罰一刀舞的密不透風,但是結果還是讓易庭大吃一驚,只見李春秋的雙手猛然打在了易庭的紫電光罩上。

「嘭」的一聲巨響,紫電光罩瞬間破碎,易庭只感覺一股巨力從胸膛傳來,火辣辣感覺頓時傳遍了全身!

易庭也是有些懼意了,趕緊穩住了身形,再看時李春秋已經不在原地了,易庭知道,一定是朝著自己來了,於是天罰一刀瘋狂砍出,一道道的明亮的刀光四處飛濺,讓李春秋也是近身不得。

揉了揉胸口的疼痛,此時也顧不上受傷不受傷的了,舉起長刀,猛然間朝著李春秋砍出三道光線,月牙形的刀光瞬間融為一道明亮的光線,朝著李春秋砍去,剛才是五刀合一刀,現在是三刀合一刀,這是易庭現在的極限了。

可笑的是李春秋有些自大,竟然用的他的雙手去接易庭的天罰一刀,其結果可想而知,在李春秋的一聲慘叫之下,他的雙手便小了,變的他以往一樣大小!

李春秋震驚,易庭也同樣的震驚,「我的天罰一刀,就是劫嬰境的防禦我都能破開,一般的防禦法寶也不在話下,可是剛才李春秋的手居然沒事,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李春秋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面露驚異,接著又露出了憤怒的神色,易庭的手段已經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了!

「小子,既然如此,那就讓你看看我得化魔大法第二重!」

李春秋立即開始施法,看樣子是準備釋放第二重功法了,易庭有些緊張,這李春秋的功法非常的奇特,他遇到這麼多的魔道修士,還沒有遇到任何一個魔道修士的功法如此奇特的,顯然李春秋的修為還不到劫嬰境,但是他的實力卻比一般的劫嬰境強者都要強大,就是劫嬰境中期的修士恐怕都不是他的對手!

「化魔大法第二重,天魔隱現!」

隨著李春秋的又一聲咒語響起,只見李春秋頭頂的紅色血珠更加的膨脹起來,形成了一個腦袋那麼大血珠,血珠之中的血絲更加的翻滾起來,非常的恐怖。

「噗哧哧」的聲音響起,只見一道道胳膊粗的血珠從那紅色血珠中射出,射到了李春秋的身體之上,那些血珠就好像是有靈性一般,全都聚集在李春秋的上半身,包括李春秋的腦袋,沒有一處不是紅色的,而經過這麼一弄,李春秋整個人都變成了一個血人,而此時最讓易庭覺得惡寒的就是那李春秋的雙眼和嘴巴!

真的如同是地獄的惡魔一般,而李春秋身上的煞氣更是嚴重異常,就是易庭這樣身經百戰的修士都感覺到有些恐怖!

「奶奶的,怎麼招惹了這麼一個怪物?」易庭叫罵一聲,天罰一刀快速使出,但是讓易庭吃驚的事情發生了,這次的李春秋還是沒有躲開,不過這次李春秋不是自大,只見易庭的刀光剛到李春秋的身前,就被身上的紅光擋住了。

易庭的趕緊又放出紫電飄渺劍刺向了李春秋,李春秋依舊沒有躲開,不過紫電飄渺劍比較鋒利,所以還是穿過了紅光,「當」的一聲,清脆的響聲讓易庭心中一寒。

李春秋上半身上的衣服已經被血跡染成了的通紅,遠遠看去就去如同是紅色的鎧甲一般。

而事實上這就是盔甲,因為易庭的紫電飄渺劍就是被這鎧甲一樣的紅衣服擋下了!

李春秋見易庭的攻擊已近對他造不成傷害了,立即化為一道紅光朝著易庭飛來,易庭大驚之下,趕緊用瞬移躲開,不過李春秋身上的紅光也是夠快的,易庭還沒有站穩,李春秋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頭頂上空,舉起雙手狠狠砸下來。

現在李春秋的雙手又一次變成了紅色,而且比剛才更加的寬大和雄厚,易庭立即又用神識躲開,同時放出紫電飄渺劍進行抵擋,而易庭抬手一手,長刀就已經被收了起來。

易庭兩手一撮,便有一道道紫色的閃電出現在易庭的雙手之間,易庭不敢耽擱,一邊駕馭法寶在飛行,另一邊也在召喚出更多的紫電,很快,易庭的雙手上就有很多的紫電出現。

「好,那你也看看我得天雷術法!」易庭忽然停住了身形,爽手又是一撮,「卡擦一聲」,就可以看見一道道紫色閃電在李春秋的頭頂出現並且向下寄去!

李春秋哈哈狂笑,舉起兩隻巨大的雙手,可以看見,易庭的紫色雷電,全都被李春秋的雙手給吸收了,但是李春秋好像並沒有什麼反應一樣。

易庭大怒,奶奶的,我得神罰術法居然還傷不到你?說完兩臂猛然展開。

「天雷滾滾,萬雷轟天!」

「卡擦卡擦」的雷電響聲不斷傳來,而不知掉什麼時候,李春秋的頭頂已經出現了一朵漆黑色的烏雲,烏雲之中,電閃雷鳴,藍色的閃電和紫色的閃電全都密密麻麻的朝著李春秋而去。

李春秋沒有瞬移,所以他根本躲不開,在加上這雷電力量毀滅性極強,所以他的雙手很快就吃不消了,趕緊收起的雙手,同時身上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紅色光圈,想要擋住易庭的雷電攻擊。

但是易庭又怎麼會讓他這麼輕鬆,只見他抬手一指,那些閃電竟然快速的融合,很快就形成了一個水桶那麼粗的閃電。

李春秋頓時大驚,這兒粗的雷電他怎麼可能抵擋的住?但是擋不住也是沒有辦法的,「卡擦」,這一次不是閃電的聲音,而是李春秋身上紅色光罩破碎的聲音。

李春秋一聲慘叫傳來,趕緊將用血珠放出紅光,來阻擋易庭的強大閃電! 易庭的萬雷轟天瞬間就將李春秋擊落下去,同時他身上的血花四濺,也不知道是他本人的還是血珠里的,總是是一朵巨大的血花飛濺天地之間。

下方是濃密的樹林,易庭神識一直在鎖定這李春秋,只見李春秋落在一顆大樹上,奄奄一息。

不過易庭卻並不放鬆,雙手一招,一道閃電又一次出現在易庭的手指之上,易庭眉頭一皺,閃電瞬間發出。

轉眼就到了李春秋的頭頂之上,不過李春秋並沒有動,而是他頭頂的血珠竟然又一次變大!

而且易庭的雷電全都被那詭異的血珠給吸收起來每,易庭眉頭皺起,難道還沒死?

果然易庭猜測的沒錯,只見那血珠瞬間變大,而李春秋的聲音也從下面傳來,「哼哼,果然強大,居然能讓我使用化魔大法第三重!」

說完隨著他的聲音響起,易庭忽然心中一驚,因為從下面傳來的巨大的力量讓他感覺到恐怖!

一個巨大的紅色巨大光球出現在了下方的樹林中,裡面的能量非常強大,而且易庭的神識也無法穿透,這讓易庭的心中一驚。

「這到底是什麼功法,怎麼這麼強大?」易庭眉頭皺起,現在他確實有些懼意了,剛才化魔大法的第一重和第二重他都險些應付不過來,而且還受了傷,現在身上的手段已經用盡,如何才能打敗這個人呢?

不管怎麼樣,易庭知道,現在的李春秋一定在釋放什麼法術,易庭神識一動,紫電飄渺劍瞬間飛起,朝著下方那個紅色的巨大光球而去。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成功!」

紫電飄渺劍就如同是一道巨大的閃電一般,瞬間就飛向了李春秋的巨大光球,不過讓易庭覺得震驚的是,紫電飄渺劍竟然沒法穿透紅球!

易庭大驚,知道不好,趕緊拿出噬魂刀,猛然間就是三刀砍出,天罰一刀已經發揮到了極致,天地時間,刀光縱橫,不過還是讓易庭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那個紅色的巨大光球居然無動於衷,而且還可以發現沒,在那個裡面,好像蘊含著什麼強大的怪物一般。

易庭現在使用了很多手段,哪怕是天罰一刀都沒法破開這個光球,易庭忽然覺得,自己這次要輸。

而就在此時,那個光球又有變化,只見它開始動了,是蠕動,就好像人的心臟一般,跳躍不定,而且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要掙脫出來一般!

突然,易庭的神識一動,大驚之下,也開始雙手結印,開始施法。

「嘭」

一聲巨響傳來,只見那個紅色的光球瞬間爆開,而一個巨大的紅色人影從裡面跳了出來,伴隨著咯吱咯吱的怪叫聲從紅色人影中傳來。

「哈哈……小子,讓你看看我李春秋的厲害,哈哈,受死吧,所有人,都得死!」李春秋的聲音瞬間傳遍了周圍所有的地方,就連現在還在李家的東陵都聽到了這個聲音。

而易庭此時哪裡管的上這些,他也在施法,而且馬上就要成了!

此時的李春秋樣子非常的恐怖,身軀龐大,足足比易庭高四五個個頭,易庭整個人就和李春秋的拳頭那麼大!

「去死吧!」

李春秋握緊雙拳,猛然飛向正在盤坐於空中的易庭,那兩個拳頭帶起猛烈的殺氣,哼哼的朝著易庭砸來。

就在這個時候,易庭突然睜開了雙眼,也是雙眼通紅,而且身上的其實竟然也是暴漲!

而此時那一對紅色的巨大拳頭已經到了易庭的面前,易庭也立即伸出雙手,不過易庭的兩個拳頭在李春秋這對巨大的紅色巨拳面前就如同是的螞蟻和大象一般。

不過螞蟻也是有力量的,只見此時的李春秋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小小的易庭!

只見易庭的小小拳頭竟然擋住了他的拳頭,而且易庭身上的氣勢比剛才要強大許多!

文娛的戰爭 ,易庭突然怒吼一聲,「青蓮三變,起!」

轟的一聲,那李春秋竟然被易庭一拳給盪開,易庭在關鍵時刻竟然是用了秘術,「青蓮三變!」

青蓮三變本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說白了也是要和敵人同歸於盡的路數,不過易庭現在也顧不得了,只能用盡全力打敗面前的這個怪物!

神識中響起了小月的聲音,「主人,放我出來吧,我也能助你!」

易庭卻搖了搖頭,「不,你出來也一樣,待會還有你重要的任務!」說完易庭拿出了噬魂刀,不過想了想又放了進去,而是赤手空拳站在空中,但是他的頭頂已經出現了一朵漆黑烏雲,烏雲中閃電縱橫。

「沒想到你竟然修鍊到了這種地步,看來不除掉你是不行了!」易庭哼冷一聲,抬手一指,烏雲中的閃電便疾射出去。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開 ,如同撓痒痒一樣,李春秋理都不理,竟然又一次朝著易庭沖了過來。

易庭趕緊躲開,同時不停的用雷電攻擊著李春秋。

易庭和李春秋之間的戰鬥吸引了很多人,金都城的凡人,以及周圍過路的修士和散修,不過他們都不敢上來幫忙,這是劫嬰境強者之間的戰鬥,而他們,過來就之後被秒的份了!

不過從那些修士的眼中可以看出來,他們非常的在意易庭,因為他們也能看得出來,李春秋就是一個魔鬼,而易庭此時代表的則是正義的力量!

終於,兩個人鬥了好長時間,易庭都感覺自己的靈力都不夠用了,趕緊拿出一大把的丹藥放在口中,不過那李春秋卻是感覺沒什麼問題,一樣補習不休的攻擊著易庭!

易庭終於從主動被迫開始防守和躲避,因為易庭的每一次攻擊李春秋都能擋下來,他巨大的身軀就如同是一座鐵塔一般,給人一種根本無法撼動的壓迫感!

「不行,不能再防守了,要主動出擊,青蓮三變就要過去了,時間不等人,就是現在!」

只見易庭突然伸出兩隻手,頓時所有的雷電都聚集到了他的手上,易庭又變化了幾個手印,只見那雷電在他的手中不斷地變化著形狀,最後,竟然變成了一把長刀。

不,不是長刀,而是一把電刀!

藍色和紫色的閃電在上面不斷地跳躍!

李春秋好像感覺到了易庭將要發動恐怖的襲擊一樣,也知道不能讓易庭成功,於是他身上的紅光頓時濃郁起來,兩隻巨大的手掌放在胸前,一股巨大的恐怖力量也在他的雙手之間聚集。

周圍不遠處的修士全都開始往後退去,因為,他們也感覺到了此時兩個劫嬰境的強者要發動最強一擊了,要是不躲開的話,餘波他們都受不了!


只見在李春秋的雙手之間,聚集起了一個紅色光球,這個紅色的光球並不是血液,而是一種易庭不知道的東西,不過其中的力量卻是非常的恐怖!

易庭此時也是臉色有些蒼白,只見在他的雙手上已經聚集起了一把巨大的電刀,而且其中蘊含的力量更是恐怖,要是這一擊還不能擊敗李春秋的話,易庭也知道,就不再可能成功了,而且自己今天的下場也不會好在哪裡去!

兩個人的力量都已經聚集在了一個強大的點上,一個巨大的紅色光球,一把巨大的電刀,兩者相撞到底能產生多大的力量?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