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哼!」

2020 年 10 月 30 日

陸方冷笑了一聲:「你太過於小瞧我了。」用力的一扭刀子,就在下一個瞬間,豹子頭李玉,心臟直接就被扭碎了,只是豹子頭,李玉的功力修為十分的渾厚,心臟受到了重創,也依舊能夠反應過來。

不是非要嫁給你 「你找死!」

一時間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怒吼,轉身就向陸方殺了過來。

那眼睛赤紅帶著濃烈的殺意,要發出憤怒的最後一擊,可就在這時,小嬌也已經貼身上了,雙掌打成了豹子頭李玉的胸前,只見豹子頭李玉就在這一瞬間,背股強大的元氣直接沖入了五臟六腑,破壞了渾身上下所有的器官。

整個人就像是一個布偶一般直接飛了出去,又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四肢都在顫抖著,再一次噴出了鮮血。

「我!」 豹子頭李玉渾身都在顫抖,眼眸之中帶著怒意,想要說些什麼,但最後什麼話都沒來得及說出來,脖子一扭就死掉了。

這可是鍛神期,可這時卻依舊在陸方的手下死掉了。

「公子快走。」

小嬌一把拉住了陸方的手,對著陸方說的。

「咳咳!」

陸方卻咳嗽了兩聲,就感覺到自己的嘴角流下來的鮮血,看著面前的豹子頭李玉,陸方的眼角露出了一縷笑。

「這傢伙還真以為自己是誰呢?要知道連已經鍛神期大成的黃管家也都被我弄死了,何況你這個傢伙。」陸方冷笑了一聲說道。

「公子你真是威武,要不是公子里突然出手偷襲,我和這傢伙恐怕還要大戰三百回合呢。」小嬌這樣說道。

聽到這裡,陸方拉住了小嬌的手。

「趕緊走。」

陸方環繞四周看了一圈,這才發現不遠處四面八方似乎都有爭鬥發生了大戰,而遠處小鎮之中的警衛隊卻沒有出動,似乎早已經知道這邊可能發生的戰鬥,俄沒有出來制止這一場戰鬥。

「看來除了女王不知道這些事情,其他人都知道這邊要發生大戰了呢。」

陸方咳嗽了兩聲,臉上露出了笑容。

「公子,在這個世界修為的境界就代表著可以分潤到的收入,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會不動心?就在我化成蛟之時,不也有人想要來抓捕我嗎?」小嬌這樣說著,就這樣長長的嘆息了一聲。

「嗯,這世界這是弱肉強食的世界。」

陸方長長的嘆息了一聲,說道,現在已經解決了這裡的問題,接下來就是要逃出這個小鎮以及這些人的包圍圈,只有逃出這些人的範圍,才能夠真正的活下去。

想到這裡,陸方不由得一聲長長的嘆息。

解決了豹子頭李玉,兩個人很快就從這裡逃了出去,這是一路上都沒有什麼人,似乎都已經躲起來了。

陸方覺得十分的幸運,居然在這一路上都沒有碰到什麼危險,似乎眾人都已經躲了起來。

「看來我很幸運,我們成功的逃出來了。」

「是的,公子。」

小嬌伸出了自己的手,輕輕的抓住了陸方的手,對著陸方小聲的說道。

「哈哈,綠眼女王,你往哪裡跑呢?你以為你能夠跑掉嗎?我們可是為了抓住你,設下了這麼多的陷阱,你跑不了啦。」

只見天空之上傳來了哈哈大笑的聲音,正在追逐著綠眼女王。

聽到這個聲音,小嬌連忙抓住我的手,我們兩個人直接躲入了這森林之中,小嬌用自己的天賦神通,讓我們兩個人隱匿的身形。

「現在我們已經逃出了這小鎮,自然是龍入大海,現在有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的。」陸方在自己的心中想到。

可就在這時,綠眼女王卻接了這四人一招。

就在這一瞬間,綠眼女王從天空之上就被擊打了一掌,一下子就從這天空之上狠狠的摔了下來,砸在了陸方和小嬌躲藏的旁邊,砸出了一個巨坑。

此時的綠眼女王,嘴角還流下來的鮮血,看上去十分的凄慘。

看著面前凄慘的綠眼女王,小嬌似乎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緊緊的抓住了我的手掌,我拍了拍小嬌的背部。

就是這個時候,卻好像是看到了綠營女王的眼神。

綠眼女王似乎是向這邊看了一眼,不過卻又很快的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難道綠眼女王發現了?」

一想到這裡,陸方就覺得異常緊張。

「咕嚕」

狠狠的咽了咽自己的口水,可在接下來的戰鬥之中,綠眼女王在這四個妖的圍攻之下,一時間連連後退。

「綠眼女王,你就老老實實的交代不就好了?只要交出那一樣可以增長我們功力的寶物,我們就放過你。」貓王一雙眼眸打量著綠眼女王,這樣的對著綠眼女王說道,微微的眯著眼睛笑著。

「哈哈哈!」

只是聽到貓王的話,綠眼女王卻抬起自己的頭,哈哈大笑了起來,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貓王,你還是真夠無恥的,你是我見過最無恥的妖。」

綠眼女王冷冷的說著,嘴唇之上卻露出了兩顆毒牙,看上去是那麼的妖異,帶著一種邪魅的味道,帶著一種劇毒,美麗吸引著人,劇毒讓人感覺到恐懼。

「那兩個寶物已經被我吃了,你們就算是殺了,我也不可能得到那樣寶物了。」

綠眼女王笑著說道,笑的十分的燦爛。

貓妖為首的四妖一個個臉色大變,眼眸之中露出了震驚,死死地盯住了綠眼女王,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婚不由己 「什麼?不可能,你的修為怎麼可能只有這麼低?」

貓王這四妖臉色頓時大變,貓妖冷冷的說道:「你既然不肯說出來,那我就只好把你給拿下,再對你進行拷問了。」

就在這一瞬間,四個人立刻出現在了四方,直接結成了陣勢,就要對綠營女王下手。

「不好。」

只是陸方臉色也是一變,沒有想到這些事情居然這麼巧合,這四個人正好將陸方和小嬌所隱藏的地方也給圈在了一起,讓陸方和小嬌都陷入了危險之中。

「該死的,我們就不應該躲到這裡來。」

小嬌這樣說的,輕輕的扭動著自己的屁股,眼眸之中帶著不安,更帶著一種恐懼的神色。

「絕對有辦法。」

陸方這樣說道,抓住了小嬌的手。

「我想想辦法。」

只是陸方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只感覺到一股炎熱瞬間升了上來,周圍的這些樹木瞬間就變得枯萎。

「該死的。」

陸方的臉色一時間大變,似乎是沒有想到這些攻擊是沒有任何的限制,將所有人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轟!」

可就在下一刻,卻突然傳來了爆炸,隨著爆炸碰撞到了一起,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巨大的灰塵的味道。

陸方只感覺到自己渾身骨頭都在噼里啪啦作響,似乎就在這一瞬間被壓碎了一般,可這一下的攻擊並沒有結束,空氣之中傳來了接二連三的攻擊,這一股巨大的力量是靈神期頂級的碰撞。

就在這一瞬間,陸方整個人都飛了出去,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天老,快出手吧。」

陸方這樣說道,可是天老卻搖了搖頭,拒絕了陸方的話:「現在還沒有到最危險的時候,如果真的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我會出手的,現在你必須想辦法活下來。」天老這樣說道,搖了搖頭,拒絕了陸方出手的要求。

「天老,你要是再不出手,我就死定了。」

陸方大聲的說道。

「可是我出手,那你才是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天老這樣說著,似乎是對某些事情十分的忌憚。

「公子。」

就在陸方和天老爭執的時候,卻突然有著一個身影向著陸方撲了過去,一下子就撲在了路飛的身上,將陸方就這樣撲倒在地,用自己的身子遮擋住了這些傷害,看到這個身影的那一瞬間,陸方一下子愣住了。

「小嬌,不要!」

陸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見小嬌受到了又一波攻擊的餘波,一口鮮血直接噴在了陸方的臉上。

小家的背後有著五彩光芒,遮擋住了大部分攻擊。

靈神期的交手,卻是讓陸方和小嬌陷入了生死的危機,這種感覺深深的刺痛著陸方的心。

「公子,你放心好了,我是絕對不會死的。」

小嬌捂住了自己的嘴,狠狠的咳嗽了兩聲,再次吐出了一口鮮血,臉上露出了一些笑容:「公子,在這一段時間裡,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很開心。」小嬌這樣對著陸方說道。

「不要!」

陸方只來得及發出這樣的一聲怒吼,就只感受到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從這天空之上直接落了下來,狠狠的砸在了兩個人的身上。

此時的陸方直接就暈了過去,什麼意識都沒有了。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陸方突然猛的睜開了自己的眼睛,大口的喘著氣,呼吸也是那麼的緊張。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

這時發現自己臉上還有著傷,但是身體卻大部分受到了保護,這讓陸方心中猛的一驚:「小嬌呢?」

「小嬌?」

陸方對著周圍大聲的喊道,呼喚著小嬌,只覺得自己的心裡頭是那麼的恐懼和難受,曾經在身為特種兵的時候,陸方也經歷過這種事情,戰友為了救陸方,直接擋在陸方的面前,承受了炮火的餘威。

陸方現在還記得,自己的那個戰友叫李強。

當時李強緊緊的抓著陸方的手,臉上帶著痛苦的神色,對著陸方說道:「你放心好了,我是絕對不會死的,我會好好活下去的。」

李強的話語聲都在陸方的耳旁環繞著。

陸方想起這些事情,就感覺到了一股撕心裂肺的痛苦,一時間發出了痛苦的哀嚎:「不」這時卻突然發現了在不遠處有著一條小蛇。

小嬌立刻跑了過去,只見這條小蛇趴在地面上奄奄一息。

「小嬌?」

陸方抓起了這條小蛇,滿滿的全部都是不安,將這條小蛇緊緊的抱在自己的懷中,這是一條妖蛇,小嬌正是蛇化成的蛟龍,應該是受到了重創,又重新變成了小蛇,陸方緊緊的抱著小蛇。

「你不會有事的,我會救你的。」

陸方對著小蛇說道,直接割開了自己的手指。 就在陸方割開自己手指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手臂之上卻多出了一個蛟龍紋身,這讓陸方覺得十分的奇怪。

「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蛟龍紋身?」

陸方臉上露出了詫異之色,不過現在是緊急關頭,陸方並沒有去思考那麼多,直接掰開了小蛇的嘴,將這鮮血滴到了小蛇的嘴裡。

陸方之所以把這條小蛇認為是小嬌,這是因為這條小蛇的體內擁有著真龍之血,那一種本源上的相近,讓陸方是那麼的熟悉。

「小嬌,你不會有事的。」

陸方這樣的說著,調動著自己剩下僅有的力量,直接輸入到小蛇的身體之中,開始搬小蛇,煉化自己的鮮血。

原本這條小蛇已經受到了重創,似乎已經奄奄一息,但是嘴巴裡面吸入這些血之後,一時間竟然開始恢復了起來,緩緩的有了氣息,這才讓陸方長長的吐了一口氣。

左右四下張望,卻發現周圍十分的安靜,似乎連一隻蟲子都沒有了,這讓陸方覺得十分的古怪。

這是四周查看了一番,這才發現了一條巨大的魚的屍體。

這條魚橫在地面上,似乎已經死掉了,身上還穿著衣服,但是這衣服也已經全部都是支離破碎。

「這是怎麼回事?這該不會就是之前圍攻的那四妖之一吧?」

陸方的臉上露出了冷笑,一腳狠狠的踹在了這地面上的魚的身上,只是踢出了這一腳,這才發現自己的腳踢得有些疼。

「卧槽,好疼啊!」

陸方罵出了一句。

辣女無敵 「該死的,這條魚的內丹應該還在吧?正好可以幫小嬌治傷。」

陸方看著面前的這條魚眼睛珠子就開始轉動了起來,心裏面已經有了一個鬼主意,這是冷笑了一聲,走到這條魚的面前,從自己的手中取出了一把劍,開始用這一把劍切割這條魚的肚子。

很快就切開了這條魚的肚子,把這條魚肚子里的內丹也給找了出來。

就在陸方準備離開的時候,陸方卻突然心有靈犀的看向了這條魚的眼睛,只見這條魚的眼睛就像是一顆夜明珠。

「魚死了,眼睛還怎麼睜得大大的?還這麼明亮?」

陸方露出了疑惑之色,仔細的打量著這條魚的眼睛,眼眸之中露出了驚詫的目光,難道這是一件寶物不成?。

神秘讓我強大 「反正挖了內丹也是挖,不如把這魚眼也給挖走。」

陸方想到這裡,說干就干,就把這顆魚眼珠子給摳了出來,這個魚眼珠子拿在手中,就像是一顆夜明珠一般晶瑩剔透,同時帶著一股奇異的韻味。

「這顆珠子有點味道。」

陸方喃喃自語的說道,將這顆魚眼珠子直接塞到自己的口袋裡面。

小蛇趴在路上的手上,似乎有些困了。

「如果你是想睡覺了,你眨一眨眼睛。」陸方對著面前的小蛇說道,伸出手,摸了摸小蛇。

小蛇抬起自己頭,看了一眼陸方,緊接著眨了眨眼睛,又重新睡在了陸方的手上,陸方將小手放進自己的口袋:「你好好的休息,我去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陸方這才轉身離開。

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就在這個地方,突然有人落了下來。

只見這是一個穿著道袍的男子,這男子的臉上帶著凝重,四下觀望者。

「咦,這是什麼?」

這道袍男子看見了魚的屍體,連忙走了過去。

「咦,這不是八千大山裡面的魚王么?怎麼隕落在這裡了?」這大袍男子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走到了這具屍體的面前。

「內丹已被掏走了,眼睛也被挖出來了。」

陸方的臉上帶著疑惑之色。

「哼」

一時間冷哼了一聲:「聽說這四大妖王一起圍攻綠眼女王,現在也沒有出結果,結果這魚王被殺掉了,內丹也被取走了,看來是這綠眼女王贏了呢。」

只見這道士搖了搖自己的腦袋,眼眸之中突然露出了一句冷笑:「綠眼女王,不知道你逃到哪裡?現在你被這四大妖王圍攻應該是受到了重傷才對。」

這道士說到這裡,眼眸之中,一時間就露出貪婪之色。

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一個羅盤,輕輕地撥動著羅盤上面的指針,就在下一刻,這個羅盤開始轉動了起來。

「只要讓我找到你,那我可就發了。」

只見這道士說到這裡,眼眸之中頓時露出了驚喜。

「咦,應該是在這一邊。」

只見道士說到這裡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縷貪婪之色,就在下一刻,整個人化成一道遁光,直接追了過去。

陸方並沒有回到小嬌的洞府之中,而是尋找到了一個山洞。

只見這個山洞十分的幽深,陸方進入這個山洞之後,才發現這個山洞裡面居然住著一窩野豬。

這野豬一個個十分的肥壯,看上去是那麼的強壯。

嘴巴上長著獠牙,帶著特別兇狠的模樣,就在陸方進入這山洞裡面的時候,這野豬直接就沖了過來。

看到這突如其來的野豬,陸方香是嚇了一大跳,緊接著臉上就是露出了笑意。

「野豬肉可是非常的好吃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