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哼!」

2021 年 1 月 2 日

李牧不屑笑道:「你們地獄門還真是看得起我,我便當這是你們地獄門對我下的戰帖吧!」

被精神力托住,穩穩站在空中的身體站的筆直,衣物被風吹的獵獵作響。

李牧大手一揮,一股強烈的傲氣從其身上散開,張狂道:「不出三年!看看是你們地獄門成功殺了我,還是我毀了你們地獄門!」

「噝……」

彷彿不滿李牧說的話,毒叟身下的黑色巨蛇吐著信子,一雙三角眼中透著一股不屑的意味。

哼!

毒叟一聲冷哼,腳輕輕的在巨蛇頭上頓了頓,彷彿在讚賞巨蛇的表現。

「畜生還敢猖狂!」

李牧一陣火起,精神力翻湧間,瞬息間滲透進黑色巨蛇的腦海中,化為一張大網,包裹住了巨蛇腦海中的意識團!

「噝!噝!」

黑色巨蛇的身體一陣劇烈的顫動!

頭上的毒叟一陣腳步不穩,拼勁全力的穩住身形,道:「黑龍你怎麼了?別亂動!」

婚意綿綿:腹黑冷少別這樣 不顧毒叟的呵斥,巨蛇依舊不自禁的劇烈扭動,口中痛苦的叫聲不停!

李牧閉上眼睛,全力控制精神力去控制巨蛇的精神力!

精神力大網包裹住巨蛇的意識,下一刻瞬間化為一道道精神力絲線,破入了意識流的外部意識,進入了內部潛意識!

巨蛇的記憶一點點被李牧感知到:

從一條黑色小蛇,第一次睜開眼睛看到毒叟,再到第一次進食,再到第一次捕獵,黑色巨蛇的記憶一點一點被李牧了解!

終於,精神力滲透進了最為內部的潛意識流中,李牧臉上的陰險之色比毒叟還要更為陰險,讓毒叟瞬間意識到了不對勁!

「莫非……」

毒叟氣勢爆發,怒吼道:「你對我的黑龍做了什麼?」

「嘿嘿嘿……」

李牧的笑聲中,帶著無比的陰險,道:「畜生就是畜生,即使修為在強大,也是畜生!」

巨蛇的潛意識中,李牧的精神力一直在傳達一個信息,一個主人是李牧的信息!

沒錯!

李牧就是想要用精神力催眠黑色巨蛇!

李牧不停的暗示巨蛇,自己是其主人。起初,黑色巨蛇的意識,對李牧無比的抗拒,直到現在,在李牧的不聽催眠下,巨蛇的意識終於有點接受了李牧的意識。

終於,巨蛇的意識終於承認了李牧的存在,李牧的身影漸漸地出現在了巨蛇心裡!

「李牧!你做了什麼!」

毒叟不顧李騰龍的威脅,舉起雙手,向李牧發動了攻擊!

與此同時,巨蛇突然猛然一陣晃動,毒叟一個腳步不穩,從近五米的地方摔落下去!

趁此機會,李牧急忙發動精神力,對黑色巨蛇的意識下了一個精神枷鎖,讓黑色巨蛇臣服於自己,再也不會由於任何外界影響所背叛!

毒叟墜落在地,雖然動用了內力護體,但也摔得不輕,灰頭土臉中,還帶著點點血光,顯然已經摔傷!

「黑龍!你……」

毒叟剛想呵斥巨蛇,只見巨蛇巨大的尾巴一掃,頓時將毒叟掃飛出去,落在了觀眾席中!

「噝噝……」

巨蛇黑龍看著李牧,三角眼中帶著濃濃的親近之色,向李牧緩緩靠近過來。

李牧站在空中,看著巨蛇向自己移動而來,沒有一絲懼意。

李騰龍為保李牧安全,雙掌上火焰般的內力翻滾,如同岩漿般附著在雙臂上,任誰看了都知道其中蘊含的強大力量!

就在李騰龍準備攻擊之際,李牧急忙制止了李騰龍的動作,示意其看黑色巨蛇的下一步動作。

李騰龍面色疑惑中,警惕的看著巨蛇黑龍,彷彿只要黑龍有任何異動,便立即將其擊斃。

只見下一刻,李騰龍便被黑龍的一個動作驚呆了。

黑龍來到李牧身邊,低下了其結丹境修為的頭顱,托起了李牧浮在空中的身體。

再看毒叟,早已經消失不見…… 競技場中的比賽暫時中斷,聽到消息的李重文,李重武,李重斌三兄弟火速趕來,李墨白和李淵也是很快便趕到,與李牧,李騰龍二人匯合。

李騰龍將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的講給了李重文五人,聽罷之後,李重文默不作聲,脾氣火爆的李牧的爺爺,李重斌暴怒道:「地獄門真是太猖狂了!竟然敢上我李家放肆!我要讓地獄門在世界上除名!」

李牧急忙拉住爺爺李重斌的手,讓他不要動怒。

「老三!」

李重文淡淡的看了李牧一眼,道:「年輕人的事,讓年輕人去解決吧,況且小牧子已經和地獄門立下了約定,不可毀約,我看這事就這麼算了吧。」

婚事涼涼 「大哥!」

李重斌有點不滿李重文的決定,道:「大哥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排除約定這一條,那地獄門在咱們的地盤上如此撒野,還鬧出了人命,此事哪有不管之理?」

李重斌怒氣滿腔,在地獄門犯李家威嚴一事上,李重斌總是無法忍受!

李重文,李重武二人聽后,點了點頭,道:「老三,一大把年紀了,你還是如此性急,你且聽我把話說完!」

李重斌意識到自己太過著急,低頭聽著李重文的想法。

李重文想起地獄門來犯的事,頓時眉頭一皺,道:「地獄門犯我李家之威,絕對不能不管不顧,否則事情傳出去,江湖上該怎麼想我李家?豈不會認為我李家怕了他地獄門?」

此話一出,頓時全場一陣點頭。

李重文手捋鬍鬚,目光中閃過一抹精光,道:「傳我命令,將城鎮大比的規矩改了!」

一個下人跑了過來,認真的聽著李重文每一句話。

李重文眼睛里充滿睿智,道:「將城鎮大比的新規矩傳到所有武者耳中,我說,你記!」

下人點頭,在隨身攜帶的紙上寫下:

「從即日起,凡參賽武者,需要在一月之內,儘可能多的誅殺邪教地獄門的門人,一月之後,暗誅殺數量和質量來計算排名!

殺地獄門凡境門人,積一分;殺地獄門破凡境門人,積兩分;殺地獄門超凡境門人,積三分!若是能擊殺地獄門結丹境門人,也就沒有算積分的必要了,直接和我去參加一年以後的九州大比吧!」

李重文說完,下人也已經記完,在李重文的示意下,下人恭敬地離去,儘快的將消息傳到了所有參賽武者的耳中!

嘩!

李重文制定的新規則讓所有參賽武者一陣不解,但是同時,在他們心裡還有著一絲激動!

按照積分排名來選拔荊州前十的強大青年,一些實力不強,卻想要投機取巧之人,便得到了機會。

想要增加積分,只需要獵殺比自己修為低下的凡境武者即可,何必費力氣去擊殺地獄門強大的門人呢。

地獄門凡境武者無數,每一個州郡之內都數以十萬記,想要刷分那不是很容易嘛!

這種投機取巧的心裡,在一眾武者心裡生根發芽!

李牧也想到了這個辦法,便將此漏洞說給了李重文聽。

殊不知,李重文早就想到了有人會投機取巧,於是對大家解釋道:「我故意將這個漏洞留出來,就是為了讓一些人發現漏洞,並為了這漏洞去行動!」

李重文眼睛里的睿智更加濃重,道:「你們想想,地獄門的強大最根本的原因是什麼?」

李牧脫口而出,道:「是數量!門人弟子的數量!」

李重文讚賞的看了李牧一眼,道:「沒錯!地獄門的根基在於人數,其強大的根本,也在於人數!地獄門中,由以凡境武者最多,數以十萬記,所以在我規定的期限以內,參賽武者必定會瘋狂獵殺其門人,我們也樂得地獄門被削弱根基和實力!」

李墨白滿眼疑惑的看著李重文,問道:「那如果他們通過刷積分的方式超過了許多真正的天才可怎麼辦?」

李重文嫌棄的看了李墨白一眼,道:「真正的強者是不會投機取巧的,他們寧可去獵殺比其自身更強的武者,也不會用投機取巧的方式刷取積分!」

李牧接過李重文的話繼續說道:「真正的武者,武道之心是非常堅定的!他們有著自己的驕傲,為了變強,他們不會做讓自己的武道之心被污染的事!」

李墨白滿臉羞愧的低下了頭。

「小牧子!」

李重文彷彿極力的在壓制著什麼,臉上一會嚴肅,一會傻笑的道:「出門在外,一定要多加小心!」

「一定要多加小心哦!」

前半句李重文很嚴肅的說道,後半句李重文突然變成了一個老頑童,滿臉天真的笑道。

李牧臉上一陣抽搐,心裡很是奇怪大爺爺李重文為什麼會這樣。

李重斌看著疑惑的李牧,為李牧解釋道:「你大爺爺實力到達了瓶頸,由於太過接近那個境界,所以才會導致雙重人格!」

「雙重人格?」

李淵看出了李牧的疑問,點了點頭道:「沒錯!雙重人格是古武者每個人都擁有的特點,所以雙重人格也代表了強者的象徵。」

「為什麼?」

李牧根本想不明白。

李重武,李牧的二爺爺接過話來,道:「傳說千年前,乃至萬年前的古武者們,天生便擁有雙重人格,對應著大道陰陽的法則!乃是最適合修鍊的完美體質!只可惜,自從一次大劫開始,世界上再也沒有天生雙重人格的武者出現了!所以,想要擁有雙重人格唯有修鍊到極為強大的地步,才可以覺醒體內的雙重人格。」

李牧的記憶里有很多東西,但是對於這個世界還是了解的不多,所以只有詢問他人才會了解。

最美愛上你 雙重人格啊……

李牧心中突然有一種怪異的感覺,猜想著自己的第二重人格會是什麼樣的……

這一夜,荊山城中,無數的武者在奔跑著,搜索著每一個地獄門的武者,無數地獄門門人凄厲的慘叫聲,響徹整個荊山城。

數日內,在荊州郡內,掀起了一個誅殺地獄門門人的熱潮! 後山,烈日炎炎中,李牧喘著一條短褲不停的來回奔跑著,揮灑著汗水,精神力作用在身體上,變成了兩百斤的壓力,壓在李牧的身上。

汗水如水般流淌,滴在地上,瞬間被大地的溫度蒸發成氣,消失無蹤。

負重兩百斤,往返衝刺兩百米,次數兩百次!

九十九次……一百次!

李牧的腳踏在滾燙的地面上,汗水順著腳脖子流淌到地上,就連高溫都無法瞬間將汗水蒸發,任由汗水浸濕了地面,李牧腳踩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腳印。

李牧從第一圈開始跑,知道跑到一百圈,超越了四次極限,在烈日的炙烤下,李牧只覺得自己即將變成一條死狗!

體內的水分已經被太陽壓榨的一乾二淨,舌頭亦是乾燥的要和整個口腔融為一體。

解下隨身帶著的十斤重的水囊,李牧狠狠地向口中灌了一口水,頓時胸腔中的火熱,便消散了幾分。

用水裝滿了肚子,李牧只感覺身體所缺失的水分得到了補充,立刻又充滿了活力。

一百零一……一百零二……

堅持堅持再堅持,這句話一直在李牧心裡回蕩,如同催眠自己一般,李牧竟然真的堅持了下來!

一百二十五……

「啊……」

李牧舒服的呻吟了一聲,心中說道:突破極限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身體深處在突破極限時會流出一股暖流,暖流所過之處,全身的肌肉彷彿都得到了最好的按摩,那種舒服的感覺,讓李牧異常陶醉!

李牧隱隱的有些喜歡上了突破極限的感覺!

李牧從最開始的為了變強而修鍊的目的,突然發生了戲劇性的改變,變成了為了感受突破極限的感覺而修鍊!

如果說出去,李牧知道,自己一定會被人說成瘋子!

但是李牧就是個瘋子,是一個無人能比的武瘋子!

為了變強,即使再苦再累,也能咬牙挺下去!

一百九十九……兩百!

第二百圈成功跑完,李牧如同一條死狗般趴在了地上,不顧地面的滾燙溫度,大口的呼吸著炎熱的空氣!

蠻荒神體第二重,成!

轟!

一道道金光在李牧體內出現,從李牧的身體深處,遊走到奇經八脈,再到血管,然後到骨骼,最後滲透進入皮膚!

一股強大的力量,頓時從骨骼到肌肉,由內而外的傳了出來!

本已經累的如同死狗一般的李牧,體內瞬間恢復,突然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打算繼續進行修鍊!

不過李牧不打算再修鍊蠻荒神體,而是修鍊外家武學!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