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哦,帶進來!」王明宇有點納悶的想著,這次日軍來難道還有什麼別的目的不成?又或是出爾反爾?這一切等片村來了之後就知道了。

2020 年 10 月 29 日

片村一臉笑容的走進了王明宇的旅部這邊,看到王明宇笑呵呵的說道:「王旅長,咱們又見面了。」,杜偉在一旁也堆著笑容翻譯道,隨便自己也和王明宇打了個招呼。

王明宇只是微微點頭道:「片村參謀長這次來不知道所為何事啊?」

片村回到道:「這次我也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我就直說了吧,我軍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將的侄女日前出去遊玩,不慎迷路。沒有想到被貴軍給留下做客,這次我軍的意思,讓松島空小姐回到帝國的懷抱中去。另外,聽說貴軍俘虜了我軍一些勇士,我軍打算一百大洋一個人,您看?」

王明宇微笑道:「這就完了?」

片村尷尬的一笑道:「那自然不算完,貴方只要在合理的要求範圍內,我軍都會給予考慮。」

王明宇道:「這次我軍和貴方合作,松島空小姐自然是要歸還的,但是歸還也是得我軍撤離寶山的那一刻,到時候自然歸還。至於俘虜,拿錢買?你們用我們自己的錢買你們的士兵嗎?」

片村道:「王旅長,如果覺得價格不合適的話…」

王明宇立刻打斷了片村的話道:「價格不合適?如果貴方真心想交換俘虜的話,我軍只能以人易人!一個日軍戰俘四個國-軍戰俘!」

片村臉色一變道:「王旅長不覺得這樣的要求很不合理嗎?」

王明宇笑道:「我這一換四多嗎?別忘了,最後我還得把松島空小姐白送給你們!」

片村眼睛直轉,顯然很猶豫。王明宇繼續開口道:「我這個人跟人合作就是這樣,如果你們不答應就請回。如果答應了,就把俘虜帶過來,我們以人易人。不過松島空小姐,在我們離開寶山的時候自然會給你們,這是底線。」

片村想了好一會道:「既然王旅長如此,那就按照王旅長說的辦。」

王明宇搖搖頭道:「慢著,這次的俘虜至少有一半以上要算到第一次轉移之中,目前我軍緊缺油料,也希望貴軍好人做到底,幫我們支撐著點。」

片村自然也毫不猶豫的就點點頭,都這樣了,答應什麼不也得答應?誰讓支那軍手上有自己的痛處呢?片村想著松島空也是一種無力感湧上心頭。如果是平常的人的話,這件事情早就解決了。

片村其實並不覺得一個帝國士兵換取四個支那軍有什麼不妥,因為他覺得一個帝國士兵的價值遠遠大於四個支那軍。剛才之所以這麼為難,就是因為這些都是做給王明宇看的。王明宇自然也不會計較這些,因為王明宇目前的情況來看,六千人基本也是他這邊承受的極限了。錢糧很多都在蘇北那邊存著呢。只能等著王介回來再說了,也不知道美國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片村回去之後的效率相當的高,第二天上午,片村就帶著浩浩蕩蕩的六千國-軍戰俘奔赴寶山西城門。看著黑壓壓的一片人,只把寶山縣城的守軍嚇一跳。

王明宇對著片村道:「讓所有日軍退後一公里。」

片村揮揮手示意,日軍開始有序的後退,國軍將士進城之後,那一千多日軍苦力才浩浩蕩蕩的出了城。這一千多鬼子並沒有被寶宗武留在第十一師團,而是直接被送往了後方去。

如果寶宗武一開始留下這批俘虜的話,那麼過不了多久,寶山縣城的地道就會曝光,寶宗武就會知道他的計劃最大的漏洞在什麼地方。

然而寶宗武現在也是物資緊缺,能夠換回這麼多人,就已經算是立下一功了。畢竟支那軍的俘虜在帝國那邊,也是要糧食養著的。而且還需要很多士兵看守,現在這一千五換六千,省去的麻煩何止一樣?雙方也覺得這是一個共贏的局面。

寶宗武的想法很簡單,他的目的就是直奔318旅的主力而去,至於這些俘虜什麼的,就是在有一兩萬,他都不會放在眼裡。現在對於第十一師團來說,最大的障礙就只剩下318旅。

這次俘虜來之後,正在準備撤退的王明宇卻是收到一封新的命令。這次的命令讓王明宇險些沒一口氣背過去。第三戰區的情況目前不太好。寶山縣城又是重中之重,所以委座希望318旅能夠堅守陣地兩個月的時間。

王明宇氣的直想罵娘,這麼多人吃喝拉撒,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現在又新增了六千俘虜,這些俘虜雖然都是打過仗的兵,但是當了這麼多天的俘虜,有沒有銳氣還兩說。現在的彈藥情況倒是不用太擔心,大不了給中共的那些彈藥先留著吧,多給兩門大炮,在蘇北那邊在調撥一批槍支彈藥給他們也就行了。

王明宇收到這封電報的時候,腦子裡在急速的旋轉著。如果真的要堅守陣地的話,首先要解決的就是糧食問題,這是頭等問題。第一批重傷員,還有俘虜中得一些傷員病號什麼的都必須轉移,明天的轉移看來是勢在必行。

但是如果要堅守寶山陣地兩個月的話,那麼野戰醫院的轉移就成了空話,野戰醫院如果轉移了,大量傷員應當如何處理?

現在第一條就是去看看俘虜,看看有多少可用的俘虜。然後根據情況在判斷,王明宇必須做到心裡有數。

來到俘虜集中的地方,王明宇也不廢話問道:「一共多少人?」

林文道:「旅座,整整六千人,基本上都是完好無損的,就是很長時間沒吃頓好的,面色不好的人很多。也有一些傷員夾雜在裡面。」

王明宇道:「具體數字!」

林文大聲道:「報告旅座,國-軍將士共六千人整,其中營長六人,連長22人,其餘排長班長沒有統計,另外重傷員228人!報告完畢。」

王明宇點點頭道:「下面我問一句,有誰現在不想在參軍的站出來!」

王明宇說完,陸陸續續的開始有人站出來,人數越來越多,不一會就有近700人站了出來。

王明宇點點頭道:「很好,你們不想再參軍我也不為難你們,等下我一人發十塊大洋,你們都哪裡來回哪裡去吧。明天一早跟著我軍重傷員等突圍,到了蘇州之後,你們這些人就都各自散了吧。」

這些人有的激動的熱淚盈眶,有的一臉的不信,有的則是一臉的茫然,反正什麼樣的表情都能在這裡找到。王明宇心中也是搖搖頭,這些人的心智很不堅定,被日軍給壓垮了信心,即便是在上戰場也很難有所作為。索性就讓他們回家好了。強行留在這裡不但需要消耗大量的糧草,看著他們一臉的表情很影響士氣。

剩下的那些人,要麼無家可歸,要麼想著打鬼子報仇,王明宇看著底下的這些人道:「你們很好,現在我就給你們說一下,既然是我救了你們,自然我現在就是你們的長官。我是國民革命軍獨立318旅少將旅長王明宇。你們剩下的五千人左右,以後就跟著我王明宇,加入我318旅了。」

「這麼年輕的娃娃將軍?」

「不是吧?老子可是中央軍的。」

「中央軍咋了,老子還是德械師的呢!」

「咱不會就跟著這個娃娃吧,到時候估計我們又成了炮灰了!」

「他娘的,這人家裡很有背景?這麼小就是個將軍了。老子打了好幾年才升了個排長。」

「好了好了,我說各位,好歹也是人家救了我們的,咱們也該聽人家的。」

「也是啊,只不過剛才我們來的時候,外面那麼多得鬼子,別剛出了狼窩又進了虎穴啊。」

「是啊,是啊!」

王明宇聽著底下的議論,感覺也很搞笑道:「行了,全體都有,以排頭為基準,重新列隊。」

「林文,把這些傷員送到野戰醫院,讓聶院長接收一下!」

「是,旅座!」

王明宇又轉過身子道:「各位兄弟們,你們剛剛才從日本人的魔爪當中逃了出來,有的人也許想要報仇,有的人也許想要回家,這些都是人之常情。但是既然大家參了軍就要遵守軍隊的紀律。我們318旅的紀律就是絕對服從。剛剛那些要回家的士兵,我已經批准了,我承諾的十個大洋一個不會少。剩下的兄弟們以後就是我318旅的弟兄們了。你們對於318旅不了解很正常。不過我想有一天你們會為你們是318旅的一名戰士而感到光榮,感到驕傲。不過這些對於現在的你們來說,都是空話,那好,我們來點實際的。你們現在的任務就是把自己的身體養好,別他娘的拿槍當拐棍使喚。我給你們的時間是五天。五天之後,我要看到一個不一樣的你們。大家有沒有信心?」

「有,有,有!」

王明宇的話沒有什麼華麗的辭藻,沒有什麼激情語言,有的只是讓大家把他們的心態慢慢的調整過來的不咸不淡的語言。王明宇也知道,這些戰俘可能至少都被抓半個月以上,沒有聽過318旅實在是很正常的。 隨著這則駐守寶山縣城兩個月的電報到來,王明宇這一次徹底陷入了糧食的問題當中。

從王明宇來到這個年代,到現在他是第一次陷入到了這種缺兵斷糧尷尬境地。他沒有本事變出糧食,這個時候向別人購買等於是給日軍送糧食,沒有外在的配合想要運進寶山縣城,這些根本不是他能做得到的。

本來王明宇心中有個打算就是第二次突圍的時候,日軍肯定要讓開一個城門,那個時候至少有兩到三個小時的空白時間,那個時候只要內外配合把糧食等物資運進來也是可以的。但是後來想想王明宇又覺得不妥,畢竟如果是這樣的話,日軍一旦發現,那些物資都為他人作嫁衣裳了。那麼炸掉日軍軍火庫不就白炸了?

現在有一個非常實際的辦法就是要向委座求助,否則不可能解決得了這麼大的問題,一旦委員長拒絕或者找理由的話,那麼他王明宇會毫不猶豫的率領部隊立刻突圍寶山縣城。因為這樣的變相耗死自己的話,與其坐以待斃,不如撒丫子就跑來的實際。

如果這次順利的把物資給弄回來的話,王明宇至少可以肯定的是不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寶山縣城一定會在他的手中。即便是丟了,日軍想要爭奪寶山縣城至少要把一個常設師團給他王明宇撩在這。

不過想要拿到這一批物資,剛開車往裡邊運那是吹牛了。至少要進行一次規模比較大的戰役,而且這個戰役不能離寶山縣城太遠,否則搬不開第十一師團的兵力也是白扯。

王明宇自然而然的就把目光放在了已經失去了的羅店身上。因為他知道,歷史上圍繞羅店的爭奪持續的時間非常的長,即便自己離去日軍佔領了羅店,委座還是在想盡辦法把羅店給奪回來的。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原因,寶山縣城看上去搖搖欲墜,至少現在來說還是固若金湯的。

所以委員長並沒有下定決心強攻羅店,這樣不計傷亡的話損失相當的大。羅店現在自然是最佳的選擇,一旦羅店那邊遭到突襲,日軍司令部第一時間肯定會派最近的師團前去支援,這樣一來,寶山四大城門至少有一個城門的防守必然空虛,到時候物資想要進入寶山縣城只不過是一句空話而已的事情。

如果說以前委員長借口那邊日軍很多物資沒有辦法運進來,那個時候王明宇的物資夠用,也不會計較太多。但是現在王明宇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向第三戰區長官部提請這一計劃,一方面讓第三戰區圍攻羅店吸引第十一師團的注意力,另一方面把318旅緊缺的物資給運送進來。只有這樣,才能完成堅守寶山兩個月的計劃。寶山縣城的地理位置也相當的重要,至少寶山不丟這一翼的陣地基本上就算保住了,日軍想要完全鋪開進攻的可能性就降低了很多。王明宇想著委員長至少不會殺雞取卵、竭澤而漁。否則日後誰還給他賣命?

何況王明宇的318旅鎮守寶山的作用如此巨大,為整個淞滬戰場做出的貢獻不言而喻,如果這個時候強行把難度加在318旅的身上,而且沒有任何的支持,一旦318旅明碼通電全國,他蔣某人想要挽回名譽都來不及。因為要知道318旅在全國抗戰的地位是何等的重要,他們前前後後數次大捷,已經有民族英雄的美稱,這個時候只要委員長頭腦還清醒的話,自然不敢太過份。

王明宇並沒有和眾人商量這件事情,直接奔赴情報處親自等待消息。

蔣委員長收到王明宇的電報的時候並沒有奇怪,因為318旅的物資情況再好,也堅持不了兩個月。蔣委員長為了讓318旅不退出淞滬戰場,這次給318旅的任務自然是經過深思熟慮的,原本蔣委員長並沒有這個打算,但是據可靠消息,日軍又增派近四個師團的兵力開赴淞滬戰場。蔣委員長擔心如果這個時候318旅撤出寶山,退至後面的話,對於整個淞滬戰場的士氣是一個極其巨大的打擊。

因此在這種情況下,蔣委員長沒有過多的考慮之後就給318旅發去電報,此時的蔣委員長還不知道318旅和日軍正在做著交易呢。如果知道的話,不知道情況下的蔣委員長會不會一生氣就把318旅給除名也未可知。不過委座如果知道王明宇的想法的話,自然就不會那麼生氣,可是王明宇原本也沒有打算告訴他們,只不過得到消息的委座是從別人的嘴裡傳出去的。至於是誰以後自然會提及到。

第三戰區經過了一個小時的等待之後,得到了委員長親自來的電話同意了王明宇的計劃,圍攻羅店,增兵寶山縣城,運輸物資,第三戰區的長官們頓時都鬆了一口氣,就怕委座不同意,318旅一氣之下強行撤軍,因為他們也得到了日軍增兵的消息,本來壓力很大的淞滬戰場,如果失去了318旅,失去了寶山縣城他們的壓力可想而知啊。

第三戰區的長官們心中高興,給王明宇發去電報的時候還帶著很多的勉勵之詞,而且這麼能打的部隊多給點物資那是應該的。顧長官大筆一揮,又增加了不少的糧食彈藥等緊缺物資。按照顧長官的意思,這些東西不給人家能打的,難道給那些能跑的?

王明宇收到電報的時候,心中也是鬆了一口氣,如果這個時候和國民政府翻臉的話,那麼他的南京計劃就很難施捨了,到時候一旦加入共-產-黨的話,即便知道你說的是真的,蔣委員長肯定也是跟你唱反調,自然不會把他在抬高到民族英雄的高度。所以這個時候的王明宇能忍的時候會竟亮的忍下去。等南京保衛戰一結束,王明宇就準備揮師北上,找組織去,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根據形勢的需要來。

這次真正要進入寶山縣城的只有一個團的兵力,而且是真正能打的一個團,也算是蔣委員長給318旅的一點補充吧,雖然這個補充是杯水車薪。他們的主要任務就是護送這批糧食和彈藥。因為足足夠一萬人吃兩個半月的糧食和武器彈藥的消耗,所以自然是小心異常,何況這個可是委員長親自拍板的事情,這裡面的效率就相當的高了。

只不過如果真的要實施這個計劃現在還有點難度的,畢竟明天的物資和傷員的轉移至少還需要進行的。所有這次運輸物資的計劃定在了後天。等明天經過一天的行程之後,東西早就到了江蘇境內,到時候共產黨那邊自然會有人來接應,畢竟這次主要的大炮就是給他們運輸的。

就因為蔣委員長的一封電報,讓王明宇318旅整個計劃都被打亂了。但是王明宇也沒有什麼怨言,他也知道寶山縣城的重要性,如果說羅店他不願意死守的話,寶山縣城至少現在看來,有足夠的物資,他王明宇還是願意堅守的,畢竟這裡的優勢很大。而相比而言,死守羅店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一旦日軍不顧一切的狂攻,318旅很有可能在一個星期之內全軍覆沒,但是寶山縣城不同,這裡有城牆作為依託,日軍想要攻陷的話,付出的代價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

王明宇安排了人去讓團級以上幹部都過來開會,等王明宇忙完這些事情閑下來之後,立刻準備去找聶思思,本來他原本打算讓聶思思離開之後先去連雲港的。只不過現在計劃有變,只能讓野戰醫院留在寶山縣城。聽說之後的聶思思非常的開心,她本來也不想走,王明宇到來跟她一說之後,她想也沒想就答應了。不過王明宇現在的事情很多,也沒有細細的聶思思一一說明白,就直接去旅部等待張德恩等人的到來。

一邊等待著眾人的到來,王明宇也是一直在思考著,兩個月如何的鎮守。

首先就是兵員的問題,日軍真的跟像及時雨一樣的交換了戰俘,使得318旅的兵員很是充足。現在的兵員問題是解決了,至少這些上過戰場的老兵們,不會像新兵們那麼軟。雖然戰鬥力不怎麼樣,重要的是守城,這些人足夠了,在加上王明宇訓練訓練,戰鬥的洗禮,也能成為一支好的部隊嘛。除非日軍不計代價的發動幾個師團一起強攻。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日軍在整個淞滬戰場上的優勢,就會被一一的剝奪,也就是說他們這一個多月的辛苦努力就會付之東流。僅僅得到了一個寶山縣城而已。這樣的代價日軍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住。

其實就是糧食和武器彈藥問題,這個問題也正在解決,第三戰區既然做出這樣的承諾,那麼到時候就直接看吧,反正糧食還能堅持一個星期,如果一個星期之內弄不出糧食來,王明宇也只能選擇突圍了。死有重於泰山有輕於鴻毛,如果是餓死的話,那王明宇也不知道他應該算個啥了。一個超級大款餓死了…太諷刺了。

最後就是藥品問題,藥品問題實際上已經解決了,李賢宇從日軍的倉庫那邊拿了至少兩卡車的藥品,雖然人均的量就很少了,不過至少應付個把月是沒有問題的。

日軍方面,松井石根大將的任務可是要完成三個月佔領攻佔中國的首都–南京。這雖然不是他松井石根的意思,可是那是大本營的意思,所以松井石根的一切計劃都在為實現大本營的目標而努力。但是現在看來效果實在是不怎麼樣,整個淞滬戰場被一個318旅攪的是天翻地覆,松井石根已經不知道為了這個318旅而生了多少次氣了,但是最後總是聽到接二連三的壞消息,讓松井石根的心情是越來的越糟糕。

松井石根現在最大的願望有三個,第一個就是攻佔南京,第二個就是消滅318旅,第三個才是救出他的侄女。所以接下來要做的就是滅掉318旅,然後救出他的侄女,最後目標直指南京城。

寶宗武的這次計劃,似乎又給了松井石根畫了一張大大的餅,讓松井石根忍不住想要吃掉它。松井石根答應寶宗武不僅僅是因為寶宗武的計劃吸引了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他侄女的安全問題,如此能夠安全的把他侄女帶回來,這樣的辦法似乎也是最好的。這也符合既消滅318旅又救出他侄女的既定方針。

眾人進入318旅的旅部,還是笑呵呵的談笑風生,但是他們看著王明宇一臉沉思的樣子,就知道肯定有事發生。於是趕緊坐下來,開始準備開會。

王明宇看見眾人進來都坐下了,開口就道:「剛剛收到委員長的電報,這是我們的最新任務,最高統帥部命令我部不惜一切代價鎮守寶山縣城兩個月!從即日起,我軍唯一的任務就是不讓寶山縣城落到日軍手裡!」

「什麼?兩個月?他們瘋了吧?我軍現在還有多少人?」吳培林驚叫道

「兩個月?我們就是全軍覆沒也堅持不了兩個月的時間。」張德恩無奈的說道

「這個不一定,我們剛剛不是才換回來那麼多戰俘嗎?我剛才看了一下,雖然是戰俘,但是也有不少老兵,整體素質還不錯。日軍這次沒有給我們耍滑頭。」林文笑道

「你還笑?你怎麼笑的出來?上次我們只有多少人?那會我們的糧食就只能堅持兩個星期左右的時間,現在增加了這麼多人,我們的糧食儲備至少少了一半,也就是說最多再過一個星期,我軍就到了無糧食可吃的地步了,到時候不等別人來滅我們,我們自生自滅了!」趙國瑞一眼看穿了最關鍵的環節。

「旅座,他們難道不給我們派遣援軍?」羅佳鵬疑惑道「算了吧,他們給的那些援兵,我早就領教過了。」吳培林氣憤的說道,因為他又想起了88師那慫包軟蛋的樣子,心中就氣不打一處來。

「恩,不錯,大家都學著開始分析問題了,呵呵,這次我們最大的問題不是人員問題,而是糧草問題。我已經針對這次的問題向戰區長官部提出了我的看法和一點意見。後天第三戰區會在羅店那邊發動一次襲擊,離的最近的師團就是日軍的第十一師團,如果他們前去支援的話,他們守城的兵力肯定不足,到時候,第三戰區將會給我們運輸進來大量的物資,如果這次成功了,至少兩個月的時間內,我們的糧草和武器彈藥供應還是充足的。另外他們可能還給我們調撥一個團的兵力。」王明宇來跟大家就是為了說明這一個情況的。

姚子青道:「如果是一個團的兵力那就好,我也聽說了上回的情況,孫元良他由於是元老級人物,而且本身沒有什麼軍事才能。眼高手低,覺得自己的官比旅座大,自然不好控制,但是一個團的兵力就不同了,首先旅座是少將,論級別一個團最大的不過也就是個上校團長,除非像特種編製的團。所以這一千多的兵力我們也是可以控制的。」

王明宇點點頭道:「姚團長說的對,現在整個寶山縣城我們必須有絕對的話語權,這個時候絕對不允許其他的人橫插一杠子!」

「旅座,那野戰醫院和那些物資的轉移?」李賢宇問道

「這個情況也是我接下來要和你們說的,野戰醫院現在如果轉移對於我們守城很不利。所以,野戰醫院就不轉移了。至於繳獲的武器彈藥,我本來也準備轉移的,不過目前的情況來看,轉移之後我軍的彈藥一旦不夠,對於我軍的影響十分的大。所以那些也不轉移了。我們只需要轉移重傷員和戰俘的一些人,再加上十二門野戰重炮就可以了。」王明宇道

「一下子十二門?」張德恩有點心疼的說道

「這些炮到時候我們想帶出去都難。不過能夠發揮兩個月的作用也是不錯的。」王明宇笑著說道「那我們需要做什麼啊?」張德恩問道

「你們現在就當不知道這個事情。等明天轉移完之後,你們就做好接應的工作。務必要保證物資安全送達到寶山縣城裡面。」王明宇鏗鏘有力的說道

「是,旅座!」幾人站起來回到道王明宇待幾人走後,直接奔赴錢立業的住處,這次開會並沒有通知錢立業,就是王明宇怕他當眾失態,從而暴露了身份。

錢立業看著王明宇走進來道:「明宇,你的事情我已經上報中央了。中央軍委指示我一定要完成交接這些武器的工作。」

王明宇道:「錢老師,這次情況有變。我接到新的任務就是鎮守寶山縣城兩個月,我恐怕這些物資但是不能運輸出去。」

「啊…」錢立業獃滯的啊了一聲,這個消息顯然不是他希望聽到的。

王明宇笑著道:「我答應貴黨的八門野戰重炮,我現在給你們增加到十二門,也算是我對你們的一種補償。另外我讓黃博雄準備一批千人左右的裝備給你們暫時先用,欠下的,我王某日後定當一一補上。」

「明宇,你這是什麼話?這件事情也是突發事件,你我都沒有想到,再說了這些都是你贈送給我軍的,即使沒有我們不也一樣嗎?剛才也只是有點失落而已。但是絕對不是針對你!眼下形勢這麼緊張,你還能拿出12門重炮支援我們已經是很難得了,那千人的裝備我看就算了吧?」錢立業有點感動的說道

「其實這千人的裝備基本上都是我軍用得AK步槍,這種步槍要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才能投入到戰場使用,這些槍都是美國進口,運進來也不是很容易,所以暫時不能提供很多。所以只能請錢老師帶我向主席和周副主席說一聲抱歉。」王明宇其實這也是無奈的選擇。王明宇知道五千的日本38大蓋絕對比一千AK好多了,而且一上手就能用、如果是318旅的人來用的話,AK自然比38大蓋好多了,但是八路軍畢竟還要摸索槍的性能什麼的,沒有兩三個月很難投入戰場使用。

只不過王明宇沒有想到,這一千隻AK步槍在林師長的運用下也是發揮了巨大的作用,平型關大捷中,這AK步槍也是立下了汗馬功勞。這些以後王明宇才慢慢的知曉。現在王明宇只是擔心卻根本不知道,AK這種步槍其實有些人天生就喜歡用這種后坐力比較大的槍。

PS:感謝書友kkynigu、董耶義、hyf520、zd940516、a紀大煙袋、自豪那邊、刀尖舞蹈、孤風追葉、wf3294301、皓腕、想做狼的羊、xjtksyb、chickenrunzrd、amanda9528、read-77449、大白兔、xieie007、小小書謎、j1a010037、張偉兵、周東波、開元通寶、打不死1、讀書百年、mz44140269等眾位兄弟的鮮花、神筆、翠鑽、打賞,無以為報只能在此聊表心意。感謝所有訂閱和支持我的朋友們!謝謝你們,鞠躬! 一九三七年九月七日,今天是整個318旅傷員離開的日子,日軍大膽的談判,企圖不費吹灰之力消滅318旅主力部隊。現在318旅和日軍方面看似一團和氣,實則暗流涌動。這批傷員的離開只是雙方的一個試探。

日軍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的前去截殺這批已經沒有戰鬥力的人,而放棄整個318旅。日軍這次放棄獵殺的根本原因就是因為他們要的不是這些傷員和真正的318旅的主力部隊,這種患得患失的心態,最終導致了他們追悔莫及,有一句話叫做聰明反被聰明誤!他們想得到最終沒有得到,但是讓318旅反而減輕了不小的壓力。

318旅的這次傷員轉移,實際上也就是為寶山縣城內部緩解壓力。成百上千的傷員對於寶山縣城來說,那是很大的壓力,特別是對於正在戰鬥中的318旅來說,野戰醫院的負荷越來越重,這次的離開,對於整個野戰醫院來說都是將壓力減到最低。

這次離開的基本上輕傷員夾雜重傷員,讓他們去後方休整去了。王明宇為了為寶山縣城留下更多的守備力量,寧可自己掏錢讓那些準備回家的俘虜把這些重傷員給送到後方去。否則他必須在派一支部隊負責沿途保護照顧什麼的。一切都是為了應付以後的日軍進攻。他們收到的消息當中,有一支前來上海增援的部隊是第九師團。

北城門外面一片寂靜,遠遠看去沒有一個人影,與前幾日相比顯得空蕩蕩的。一個駐紮的日軍都沒有看見。日軍的期限是兩個小時,兩個小時之後,日軍還是要駐紮到這裡來的。不過日軍可不怕他們主力部隊趁機逃竄,這還是日軍正想看到的結果呢。所以這種景象對於正在惡戰的中日雙方來說也算是一種奇觀,只不過兩家各懷各得心思罷了。

王明宇看了看正在車上的傷員們,心中也是一陣欣慰,清了清嗓子對著離去的318旅眾位傷員有力的說道:「兄弟們,你們放心,大部隊很快就會與你們會合,你們安心在後方養傷,你們一天是我318旅的兵,永遠是我王明宇的好兄弟!」,王明宇這話其實主要是不讓這些傷員們知道318旅接下來的情況,有好些輕傷員覺得自己還能打,一旦知道318旅要駐守寶山縣城兩個月,估計就會激動的喊出來,到時候一旦被日軍知道,他們一個估計也活不了。

眾人默默的看著王明宇以及周圍曾經一起戰鬥的兄弟們,眼中也是飽含著淚水。王明宇對著身後北城門的全體將士道:「北城門的眾將士全體都有,向我318旅的英雄們敬禮!」

「唰!」的一聲,整個北城門從城門到樓下,所有的士兵整齊劃一的朝著城門外的傷員們神聖的敬了一個軍禮!這一個軍禮中,包含了很多,有祝福、有不舍、還有很多戰友的情懷。

這種場面讓在場的每一個人心中都充滿了心潮澎湃的感覺,那些離去的傷員都覺得自己現在是光榮的退出,而不是黯然的離去,這種心態對於318旅的人來說是非常的重要,而王明宇的這一聲呼喊,讓整個318旅的團結又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站在隊伍中得陳子翔等人居然也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這種感覺是他們在後方不曾經歷過的感覺,似乎那些人群中有著一種特殊的男兒氣概,即便是心中憤恨的陳子翔在這一刻也是熱血沸騰。其實每一個男人的內心深處都有一種熱血,陳子翔這種人可能是天生的政治家,即便如此他的心中也是有著一顆保家衛國的心。不過僅僅只是一瞬間的感覺,陳子翔現在很是看不慣王明宇,或許是同齡人的比較,又或是什麼,只有他自己心裡清楚。

陳子翔對於王明宇完全是嫉妒,他的嫉妒來自於自身的優秀,陳子翔年紀與王明宇相仿,所以也抱著比較的心態,但是無論怎麼比較,陳子翔都覺得自己不如這個王明宇,所以他的心態發生了變化。

孫雪默默的看著王明宇,看著他那剛毅的臉龐,心中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著他們以前的快樂和幸福。自己一個錯誤的決定,她知道自己錯過了自己一生的幸福。孫雪心中沒有悔恨、沒有悲傷,在這一刻她的心中只有對自己曾經的愛人深深的祈禱。

或許在她來之前沒有感受到這裡是多麼的殘酷,多麼的危險。僅僅看到一些傷亡數字能夠給與別人什麼樣的震撼呢?或許有一點,或許沒有。但是親眼目睹過之後,她終於明白戰爭為何如此的殘酷,為何王明宇會如此的廢寢忘食以至於一年多都沒有過來看自己一下。這一刻她終於明白了,他的肩膀上有的不止是他一個人的腦袋,是整個318旅的腦袋。雖然理解了,可是晚了,他有了自己心愛的女人。

孫雪的矛盾心理不僅僅在於這些,還在走與不走之間徘徊了很久。最後孫雪還是決定走了,表面上王明宇的女友不在乎,實際上她應該很在乎。既然已經放棄了,就放棄的乾脆一點吧。孫雪看了看王明宇又看了寶山縣城上面的戰士們,心中默默的說了一聲:「都要活著!」,眼含著熱淚慢慢的遠離了北城門。

王明宇看著漸漸離去的隊伍,心中也是呼出一口氣道:「全體都有,立刻進入警戒狀態!」

士兵們聽到旅座發話,立刻進入戰鬥位置。其實這也是王明宇做出的一種姿態,讓日軍心中知道,一旦日軍有所動作,他王明宇決定不會手軟。這樣也從側面保證了這批離去的人的安全。

日軍雖然說走得一乾二淨,但是怎麼可能不留人在暗中觀察呢?不過留下來觀察的日軍看到走的全是些傷病員和十幾卡車東西,也就沒有在意。畢竟這些不是他們的主要目標。他們的需要觀察的就是318旅是否有什麼異動,但是他們看到的有的胳膊沒了,有的大腿少一截,別的東西都能假,這些東西怎麼假的起來嗎?

走在城門外的陳子翔等人心中也漸漸的愉快起來,畢竟沒有日軍在追擊或者天上有飛機什麼的,等過一陣自己等人就安全了,這次來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好歹也是有點貢獻的。回去之後也好交差。

陳子翔看著眼淚汪汪的孫雪關心道:「小雪,你怎麼哭成這樣?咱們離開那鬼地方你應該高興啊?」

一個同事略帶驚悚說道:「是啊,小雪,陳科長說得對,那個地方以後我再也不要去了。這是我一輩子見到的最恐怖的地方了。那天咱們去那個城門樓子上看那些人在那廝殺,感覺好噁心啊!到現在我做夢還都是噩夢!」

另一個同事也頗有感慨的說道:「那些人真是好恐怖啊,那麼多的死人,他們竟然也不害怕,真不知道還是不是人啊?」

孫雪冷眼看著這些同事問道:「他們在為我們的國家、為我們的民族而戰鬥!我們不應該尊敬他們嗎?」

「這…他們當兵的也是混口飯吃,這就是他們的職業,也是他們的命!難道他們當兵的不應該保家衛國嗎?」這個同事有點不服的說道孫雪也懶得跟他爭辯道:「或許吧,咱們走吧」

陳子翔冷哼一聲道:「這次他們居然跟日本人合作,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膽子!這件事情我一定要寫成材料彙報給黨部。」

其他幾人也點點頭道:「我說怎麼一個鬼子的人影也沒有看見?這些當兵的膽子也太大了!」

孫雪不知道說什麼,但是他知道王明宇絕對不可能真和日本人合作,但是此時的事實就是318旅正在和日本人合作,否者日軍怎麼可能突然撤退讓他們出來呢?

但是採訪過王明宇的段雲實在聽不下去了,努力的爭辯道:「兵不厭詐,我不覺得這就算和日本人狼狽為奸。要知道318旅殺死的日軍有三萬之多,這種仇恨是化解不了的。」

聽著他們一路的爭論,孫雪就只能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問題,雖然表面上不屑一顧,但是暗地裡也在為王明宇等人著急,畢竟她在內心裡還是相信王明宇的。但是這些事情她想管也管不了。陳子翔的背景或多或少也聽他們同事提及過,陳子翔對於自己的愛慕其他同事還時不時的幫幫忙。

其實孫雪和杜子明的事情,這些同事也知道,何況杜子明結婚的消息這些同事更是知道。所以為孫雪惋惜的同時看到現在有這麼個絲毫不比杜子明差得陳子翔,自然也為孫雪歡喜。

陳子翔最大的依仗就是他的表姑父陳誠。否則陳子翔年紀輕輕的怎麼可能坐上宣傳科長這一要職?聽說這次回去之後會掉到軍需處任一名副處長。這麼年輕的副處長打著燈籠也難找啊。陳子翔一直認為自己是那種年輕才俊型的,和一般的紈絝子弟相比,他陳子翔絕對是人中龍鳳類型的。所以陳子翔對自己也是特別的自信。

但是這次來到318旅,他的感受才有了一點變化,這個王明宇和他一般年紀,卻已經是真正的將軍了。在升的話馬上都快趕上自己的表姑父了,這樣的落差讓陳子翔的內心本身就非常的嫉妒。不就是碰巧打幾個勝仗嘛,要是自己有這樣的兵,也不會比他王明宇差!後來前兩天王明宇更是以命令的口吻對著陳子翔說話,讓心高氣傲的陳子翔怎麼受得了?

這次跟日本人合作,事情可大可小,就看怎麼*作了。陳子翔本身就是搞宣傳出生的,而且他的關係很複雜,和軍統的人玩的也很好。所以他陳子翔根本就不怕王明宇。這次回去他就準備好好的參這個王明宇一本。讓這個知名度這麼高的人也知道知道他陳大少的厲害。

打定主意的陳子翔自然不可能段雲的幾句幫腔就放過王明宇,其實這次即使不告到上面,跟著自己來的軍統上海站的人也會把消息給軍統局,其他人遲早會知道的,陳子翔是天子近臣,自然得趕快回去,早一點就早一份功勞嘛。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情離開了寶山縣城。 歷史的車輪卻不會因為某人的到來還做出什麼太大的改變,九月七日,日軍大本營繼續向上海增兵,計有東山守備隊、重藤支隊,又從華北抽調步兵10個大隊,炮兵2個中隊,野戰炮兵1個大隊和高射炮隊5隊。日參謀本部增派第9、13、101師團到上海,估計約為二十天左右的行程。張華浜港口之敵全力向第三戰區右翼軍及中央軍第36師陣地猛攻,全日激戰,國-軍終將敵擊退。

九月八日,第三戰區調集第15集團軍之羅卓英部,迅速向守備暫時薄弱的羅店地區迅速推進。至此,淞滬戰場的寶山地區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格局變化。

日軍司令部,松井石根大將剛剛收到前線消息,戰局出現了重大的變化。

松井石根大將立刻召開會議,這次前來參加的高級軍官又多了許多的人。每次寶山那邊有什麼最新情況,松井石根大將都不敢怠慢。

松井石根掃了一眼眾人之後道:「最新消息,自從第三師團、第十一師團攻克羅店之後,我軍曾經派遣一個聯隊駐守羅店,這次支那軍迅速調集大量部隊,欲對羅店發動猛攻,時間緊迫!諸君可有良策?」

「報告司令官閣下,我認為目前支那軍的重點應該集中在寶山縣城一帶。我們最好的辦法就是利用飛機先延緩敵軍前進的腳步,然後我軍派兵增援!」一個少將說道「飯島君,這個方法不妥,司令官閣下剛才已經說,他們的行動很迅速,等我們下達命令,在尋找到目標的話,我想支那軍差不多已經開始對羅店陣地發動進攻了吧?」一個中將沉聲道「司令官閣下,我覺得應該讓第十一師團就近增援。寶山縣城現在的戰事基本上停止了,依據司令官閣下所說,目前第十一師團和寶山縣城支那軍一方打成了秘密協議,我覺得寶山縣城應該不會趁機而動。」一個參謀長大佐說道「可是第十一師團的兵力現在很有限,只有一萬兩千餘人加上武田聯隊共計一萬四千餘人!」松井石根大將猶豫道「只需要第十一師團增派約四千人左右的人馬就可以保證保證羅店之安危!」參謀大佐繼續道「哦?說說看!」松井石根來了興趣「司令官閣下您看,整個淞滬戰場最大的敵人是誰?顯然整個淞滬戰場最讓我軍頭痛的就是寶山縣城的318旅,但是他們的優勢是防守戰,攻堅戰並非如此。即便第十一師團調走四千人,對於寶山的威懾力同樣很大。第十一師團完全可以在外圍構築工事,只要他們不進攻,防止318旅進攻還是綽綽有餘的。第十一師團調兵至羅店,是可行的。如果遇到非318旅如此的隊伍,近七千人的皇軍部隊,是支那軍難以撼動的。這樣既可保證寶山,也同時讓羅店無憂。」參謀長大佐侃侃而談松井石根聽了之後道:「羅店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為此我軍已經付出很高的代價。大本營已然不太滿意我軍的進程。這次寶山縣城的計劃,就看寶宗武能否成功,一旦不成功,我們必須等待大本營新的援軍到來,我們目前的兵力只能疲於應付淞滬戰場。」

剛剛抵達上海約一個星期的第12旅團旅團長天古一雄少將站起來道:「屬下願增兵寶山,與寶宗武閣下合力控制整個寶山地區。」

松井石根想了想道:「恩,天古君的隊伍剛剛取得了勝利,士氣正盛,我同意你的請求。我命令天古一雄第12旅團增兵寶山,協助寶宗武控制整個寶山地區。命令,寶宗武立刻支援羅店。命令全體參與進攻的帝國勇士們,用你們的鮮血向天皇陛下證明你們的勇敢。進攻,進攻,進攻!」

整個大本營都在看著松井石根的的表現,其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日軍三個月計劃現在岌岌可危,為了不讓這個三個月計劃淪為笑談,現在日軍不斷的增兵上海,松井石根現在也是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轉。318旅消滅了一個多師團的兵力,讓松井石根用起兵來捉襟見肘。

日軍增兵的消息,自然不可能瞞得住無處不在的情報人員,其中日軍常設第九師團增援到來,對於王明宇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消息,因為歷史上南京大屠殺當中,第六師團和第九師團兩個就是主要的師團。只不過雖然他們增兵上海,但是到上海的話至少還需要十幾二十天。

王明宇更加堅定了他鎮守寶山的信念,一定要*出第九師團,讓其與自己交戰。甚至為此,王明宇都已經開始想著怎麼刺激這個第九師團的師團長了。

日軍做出了他們認為正確的判斷,讓寶宗武分兵去支援羅店,寶宗武現在自然也是有這個閑工夫去增援羅店,因為他的計劃到現在為止並沒有出錯,他以為寶山縣城的318旅已經進入他的圈套之中。只要一步一步的等待,然後蠶食他們就可以了。

實際上寶宗武中將收到松井石根大將命令的時候根本就沒有松井石根那樣的顧慮,在他看來,羅店那邊根本就不需要派出四千人的規模,就可以震懾住其他的支那軍部隊,因為寶宗武認為真正對他們構成威脅的也就是318旅。

綜合實力高出整個第十一師團的318旅才是他們的重中之重,現在318旅還有幾天就要撤退了,這個時候即便放棄城門之間的防守也是無所謂的,所以寶宗武大膽的將南城門全部守軍和東城門的一些守軍緊急集結前去增援羅店。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