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哦,各位嘉賓們,我要給大家一個驚喜。」劉師師一接到話,就趕忙傳達出去,「剛剛斷續膏的創造者蕭搖小姐,傳來話,從現在起,凡是買下斷續膏的家裡有患者顧客,都可以把患者轉移到保仁醫院,每個月的十五號,蕭搖小姐為他們免費治療。大家說,是不是驚喜呀?」

2021 年 1 月 16 日

「是,呵呵……」眾人大笑起來。

「好了,斷續膏大家已經鑒定完畢,那麼,斷續膏藥物拍賣正式開始,底價為2千萬,每次加價不得少於100萬。」劉師師激動的說道。

「一億,」劉師師話音剛落下,就有人舉牌。

「1。2億」

「1。5億」

……

蕭搖聽著越來越高的數字,看來她是低估了大家對斷續膏的執著與需求,她本以為也就是最高一個億拍出,沒有想到……

或許這些人當中,只是為了研究它的配方,只是他們註定要失敗了。


不過,蕭搖覺得她賣給國外那些人的斷續膏,比起現在來,價格太低了。早知道,喊他個三四億,外國人的錢,不賺白不賺啊。

第一瓶的斷續膏竟然以2。3億成交,是被國內一個頂級富豪給拍下來的。

隨著劉師師加重緊張的氣氛,後面的斷續膏競爭越來越激烈。

------題外話------

下一章是真正的賴小三之死了。

謝謝以下的親們的支持:

gasuytuyse評價票

cnyzcl評價票

慵懶の貓咪月票 第一瓶斷續膏以超出2億的價格拍出,在所有的人意料之中,也是在意料之外。

但更讓人意外的則是後面的幾瓶斷續膏,成交價一瓶比一瓶高。

第二瓶斷續膏以3億的價格成交,被單敏君以代表國際醫學研究院給拍下來了。

第三瓶以3。5億成交,被國外一家著名醫院給拍下來了。

第四瓶以4。5億成交,被國外一個大富豪給拍下來了。

最後一瓶則是以5億的價格,同樣被國外的一個富豪給拍下來了。

五瓶斷續膏都拍出了天價的天價,然則,拍下天價拍下斷續膏的人,不重量級別的單位,就是國際超級富豪。

1億2億,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數字而已,他們重要的不是錢,而是用錢的過程。更何況,這震驚醫術界的斷續膏,第一批拍賣下來的,收藏起來可是有著非凡的意義。

可以說,這五瓶真正意義上拍下來給患者用的幾乎沒有。這五瓶斷續膏分別被當作了收藏品及研究品。

不過不管用處如何,拍賣的成交價如何,蕭搖的目的,就是掉出那些人。這五個人,她都得好好查一查,儘管有四瓶是被外國人拍去了。

如果這四人都調查不出一些蛛絲馬跡,她真得好好要考慮,是不是真的得配製返老還童的青春美容藥品,才能把那些人當中的醫學者給掉出來。

這五個人她都已經記住了。

五瓶斷續膏再加上之前的蓮花童子玉雕,總計18。33億,扣除2%的傭金,最後蕭搖剛好所得17。97億,不過薛玉凝大手一揮就湊個18億吧。

18億啊,消息一出,所有新聞媒體都瘋了似的,瘋狂報道。

18億,再加上之前的8億,可是有26億身家啊。在香江市,哦不,就是在全國,也沒有幾個千金名媛,這身家能比得上蕭搖的。

單單是幾瓶斷續膏,就一躍之間,成為頂級大富豪。

蕭搖的發財經歷,真是羨煞了很多人。

直到蕭搖與薛玉凝辦完了交接轉帳手續,祁萬海和薛玉凝都沒有過問馮德梅三個處置之事。

在蕭搖和童文華要離開時,童俊杉又帶著他的朋友單敏君找了過來。

「搖兒,阿敏想跟你請教一下這斷續膏的使用。」童俊杉說道。

單敏君是代表國際醫學研究院拍下斷續膏,拍下來如何,就單聽說醫學兩個字就知道了。不就是想要研究出它的配方來嗎。

蕭搖之前已經公開過斷續膏配製方法,只是最後的材料,她未曾全部公布,但只要高深醫術者,都能從成品里分析出藥材,至於小霸的口水,也就斷續膏最關鍵一副藥引,就算技術再高明者,也是分析不出來的,只會把它當成不存在一樣。

因此,還是很多人不相信她曾說的除了她,誰也配製不了斷續膏。她想,從今天過後,斷續膏的巨大利益,肯定會讓很多人絞盡腦汁來配製斷續膏。

不過,能配製出來是他們的本事,而她唯一的目的,就是想知道,今天五個拍下斷續膏的人跟那些人有沒有關係。


童俊杉親自帶著單敏君來到她的面前,蕭搖不好拒絕,只能點了點頭道,「好的。」

單敏君馬上欣喜接著道,「搖妹妹答應了,真是太好了。那搖妹妹什麼時候有時間呢?」討論斷續膏的使用,肯定不是在這麼一個大庭廣眾之下吧。

不知道為什麼,蕭搖聽著單敏君叫她搖妹妹,她心裡沒來由的厭惡,也像是與生俱來的感覺,蕭搖都不知道為什麼。

只是這個單敏君是三哥的朋友,再怎麼樣她都會忍著。更何況,這人也是在可疑範圍之內。

蕭搖微皺著眉頭,說道,「單先生,過兩天吧。這兩天有事忙。兩天後,就在香河會館吧。」

單敏君欣喜的點頭應道,「好的。那我們就這樣定好了。那兩天後,我定好包廂。」

……

因為是開春,寂靜的夜晚,能聽到蟲鳴呼哧的叫聲,清涼的夜風,徐徐吹動夜色之下的千枝萬柳,彷彿這風就是他們母親的雙手一般,再給他們愛的撫摸,讓它們激越,給以它們祥和。

只是在這個夜晚,對於某些人說,似乎也不這樣的平靜,反而帶著焦躁與不安。

「大哥,怎麼回事?為什麼斷續膏會如時出現在拍賣會場?」賽諸葛皺著眉不解的問道,「前兩天,那個寶利的馮德梅不是說已經把斷續膏從保險柜里轉移出來,一直沒有被發現的嗎?」

當五瓶斷續膏被拍出18億的高價之時,他們簡直震驚了。

可他們震驚的不是斷續膏拍出的價位高,而是這斷續膏明明是不應該出現在拍賣會場的,可它偏偏出現了。

*會的人去打聽情況時,根本就什麼也沒有探出來。只是知道在拍賣會前一個小時時,有倆個看起來像爆發戶模樣的男女,在會場上鬧事,女的先說斷續膏被偷,男的直嚷嚷著要寶利公司的總經理出現,並要帶出斷續膏。結果,卻被童大小姐識破,這兩人有有心之人收買,目的就是故意要造成會場上的騷亂。后童大小姐讓人監視這倆人,只是到了最後,這兩人去哪了,誰也沒有發現。

再然後,*會的就再也打聽不出任何情況了,除了知道斷續膏被拍出18億的天價數字。

「難道,馮德梅他們根本就沒有把斷續膏偷出來?」賽諸葛猜測道。

賴小三坐在他的幫主位置上,一隻手拿著香煙再吸,吐出的煙霧繚繞在他在眼前,讓人在煙霧之下看不出他的真實面部表情。

賴小三的不動不語,把坐下的辦事不力的小弟們,嚇得連連冷汗直冒。

他們也不知道,這些精密詳細的計劃怎麼會發生那麼大的錯誤。

「或者是,他們三個當中有人叛出?」賽諸葛又一個猜測。

賴小三吐了吐嘴裡煙霧,然後陰沉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斷續膏是被蕭搖給找出來的。」

一言擊中,賴小三之前能穩穩噹噹的坐在會長的位置上,不得不說他有著過人縝密,他什麼都沒有猜,直接把失敗的真正原因給找出來了。

賽諸葛一聽,如醍醐灌頂。

這個蕭搖就是*會的剋星一般,每一次有她出現的地方,計劃必失敗,無論他們的計劃是如何的無一絲漏洞,如何的精細。可是蕭搖好像就能不動聲色的反客為主,把他們的一切計劃付諸東流。如設計她本人,設計童家……,他們都不知道,蕭搖到底是有哪些本事來破壞他們的計劃。斷續膏是蕭搖所配製,第一次拍賣,本人肯定會很重視。

斷續膏的失蹤,寶利焦急,她本人會更著急。

如果按照老大的猜測,斷續膏是她本人給找出來的,那她是怎麼找的?還有她是不是發現了馮德梅的背叛?

「老大,那你的意思是,現在馮德梅他們幾個人很可能被蕭搖給控制了?」賽諸葛嚴肅的說道。

「不是很可能,而是很肯定。」賴小三十分肯定的說道。

「怎麼會?」儘管他號稱自已比諸葛亮聰明,可他怎麼也想像不出蕭搖到底是怎麼發現的。

「諸葛,難道你忘了蕭搖現在的身份嗎?她除了是童家大小姐,還是中夏國太子爺公認的女朋友。如果,蕭搖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就憑著蕭搖對外的醜樣貌,童文華挑了幾十年的孫女,就挑在了她的身上,還有那個尊貴的男人,會選她作女朋友?」賴小三沉聲的說道,「還有前幾次,我們的計劃幾乎都是被她所破壞。這一次,斷續膏沒有帶出寶利,讓她找到,也是我們大大的失誤。如果計劃再精密一些,說不定……」羅剎幫在半年的時間內,無論是名聲還是風頭,都已經隱隱壓過了他*會第一幫派。

打又打不過,爭又爭不了,他們才會想著趁這次萬人矚目的斷續膏拍賣,把斷續膏偷出來,然後嫁禍給羅剎幫。畢竟作為黑幫組織,傷筋斷骨可是很常的事,需要斷續膏也是常理。

只是要在寶利公司這個嚴密監控安保的地方,偷出斷續膏並不是簡單的事發,更何苦他們可是聽說了,寶利的藏寶倉庫有三道保險門,三把鑰匙分別在不同的人身上,倉庫外頭,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有四個人在門口守衛,所以要他們直接從倉庫里偷出斷續膏真的是萬分困難之事。

因此,他們想到收買或威脅寶利內部之人,特別是有權進入倉庫及接近倉庫之人。[熱,門.小-説.網]

他們派人調查了寶利的高層,當然除了薛玉凝之外,最終選擇了對薛玉凝等人憤憤不平的馮德梅。

之後,再逐一收買或威脅。

只是萬萬沒有想到,到了最後還是沒有成功。

賴小三正沉思時,手底下一個小弟,突然從外邊闖了進來,滿臉通紅焦急的說道,「老大,外……外……外面……」

賽諸葛不耐煩的嚴厲喝道,「有屁快放,外面怎麼了?」

那個被喝斥的小弟嚇得一陣哆嗦,然後再驚懼的大聲喊道,「外面來了一個帶面具的女人。」

「什麼?」賴小三和賽諸葛都震驚的從坐位上站了起來,不可置信。


第二天,全市各媒體報道頭條,都在報道著:*會會長賴小三和助理賽諸葛被一個叫修羅的人所殺。 賴小三的小弟結結巴巴害怕的說道,「老大,外面來了一個黑衣裙子,帶著修羅面具的女人。」

「什麼?!」賴小三和賽諸葛吃驚的站了起來了。

賴小三對著修羅二字尤為恐懼,上次一個帶著面具的女人悄無聲息,提著一個殘廢之人,如入無人般的闖進他的住處,還對他驚嚇威脅一通,而她自己說,她叫修羅。

現在又有個女人竟然帶著一張修羅面具,闖進六合會的總壇,賴小三見識那女人的身手,曾經的他就是面臨過她的死亡威脅。

他曾查探幾個月都沒有找到一個叫修羅的女人,而今又出現在香江六合會的總壇,讓他如何不震驚?

賽諸葛上次雖沒有與修羅面對碰撞,然而聽他的老大,就知道這個修羅的厲害之處。

首先是她一個人單槍匹馬的闖進守衛防備甚嚴的老大的房裡,而且還帶著一個殘廢之人,還未驚動任人保鏢人員,就是連他在隔壁竟然也沒有聽出任何的響動。

其次,她闖進老大房間之後,所有的警報玲竟然晚響兩分鐘。

最後是,聽老大說,他的槍對著她竟然開不了。

這些都是厲害之中透著怪異,讓他們以為真的碰見了那些電視視所說的會法術的妖魔鬼怪呢。

可他們查探幾個月,都找不到一點蛛絲馬跡。

今天既然她又來了,那麼他們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竟然有如此厲害的本事。

「大哥,這個帶著修羅面具又獨資闖入我們總壇的女人,肯定是你上次說的修羅。」賽諸葛很是肯定的說道,隨即話鋒狠厲的說道,「這一次,既然在敢來,我們讓她有來無回。」吳不敗的四肢被毀之仇,他心裡可是一直記著呢,在加上[熱,門.小-説.網]上次他的老大被嚇一次,更是仇上加仇了。

賴小三在聽到修羅時,心裡的憤怒不下於賽諸葛,他賴小三從來沒有這麼窩囊過,可那一次就被修羅給嚇的窩囊起來。

上一次,他的保全都沒有趕過來,這一次,六合會的精英基本在這,在加上大堂外面有幾個神槍手,哼,看她要如何逃脫。

「諸葛,你立馬安排好人手,及集合其他兄弟們來大堂,一旦那個叫修羅的女人踏進大堂,立馬包圍。而今我們必定要她有來無回!」賴小三立馬下令,威嚴狠厲的話,在整個大堂回蕩。

「是,老大。」得令之後,賽諸葛立馬安排,不到30秒,大堂的後門處就湧進一大批凶神惡煞之人,站立在大堂的兩邊。

「老大!」所有人一口同聲的喊道。

賴小三嚴肅威嚴的說道,「一會有個我們六合會的敵人修羅過來,你們必須嚴正以待,情況不對,立馬開槍!」「是!」這些人又異口同聲的應道。

從那人彙報修羅的到來,到賴小三安排好一切劫殺,只是短短的一分鐘還不到。

安排好了一切,賴小三和賽諸葛則是坐在大堂屬於會長與副會長位置,靜靜的等著那個帶著修羅面具的女人進來。

沒幾秒鐘,一個身材高挑,穿著黑色衣裙,帶著修羅面具的女人,很是優雅的走了進來。彷彿她真的是來坐客,而不是闖龍潭虎穴。

賴小三一看到她,瞳孔劇烈一縮,立馬就認出了這個女人就是上次闖進他房間威脅他的叫修羅的女人。

修羅掃視了一下六合會大堂嚴正以待陣勢,因為是夜晚,在暗色的燈光照射之下,這種正狀,這種氣勢,猶如是面臨著敵人來襲似的嚴肅。

雖然從某種意義來說,她是他們的敵人。可是,她是一個人來的吧,用得著這麼大的陣勢來迎接她嗎?

蕭搖面具之下的唇角勾了勾,猶如勾魂攝魄般的笑,帶著一絲妖媚的說道,「喲,賴會長,這麼大的陣狀來迎接我,真是讓修羅受寵若驚哦!」

這樣勾魂攝魄的笑容,這樣妖媚的語聲,幾乎讓所有男人都為此沉淪,彷彿只要她願意,他們可以為她付出一切。

即使定力很好的賴小三也被迷惑住了,不過,他不愧是當家的,很快就反應過來,看著兩邊的弟兄們如痴如醉的表情。

賴小三立馬驚醒,然後怒喝道,「你到底是誰?為何處處與我賴小三過不去?」

被賴小三這麼一震喝,所有人都驚醒過來,暗道,好險。同時卻在嘀咕著,這女人到底使用了什麼手段,竟然讓他們都似乎沉浸在夢中似的。

蕭搖再次笑了,這次不再是那種勾魂攝魄般的微笑,而是少女的銀鈴般的微笑。所有人也都聽見了她的笑聲。

蕭搖說道,「賴會長,不中我與你過不去。我記得我曾跟你說過,我這人愛好打不平,你們六合會利用下三爛又骯髒的手段,利誘、威脅、綁架、嫁禍等等不堪入耳手法,以達到你們的目的。我這次來一是,要給你們六合會一個教訓,二是要帶走那些被你們用手段綁架回來的孩子,三是,」

說到這,蕭搖的語氣完全轉變為狠厲,「就是要殺了你和你的助手賽諸葛,以為那些為你們所害之人,討回公道!」

「你,你放肆!」賴小三手底下一些兄弟怒喝道。

「你們看我是放肆,還是放五,總之,今天休想我放過他們。」蕭搖凌厲對著這些小嘍羅說的。

賴小三則是在蕭搖說要殺了他和賽諸葛時,心裡湧現出來的不安與恐懼一直籠罩在心頭。

賽諸葛在聽修羅的話,心裡也是一陣恐懼,不過,他們人眾勢眾,他們還怕一個單槍匹馬闖進來的一個女人嗎。

賽諸葛看著修羅,冷笑著說道,「我今兒個倒要看看,你一個女人是怎麼從我六合會這麼多兄弟面前殺了我和老大。」隨後眼神一厲,狠狠的說道,「兄弟們,給我上,無論是活抓也好,殺死也罷,只要誰把這個狂妄的女人給滅了,東堂口堂主的位置就是他的,還得賞金20萬。」他媽的,竟然敢大言不慚的說要殺了他和老大,也不看看這是誰的地方。

賽諸葛一說完,堂下有的弟兄們都蠢蠢欲動起來,一個女人罷了,竟然敢口開懸河,不知死活想要殺了老大和副手。不過,現在副手發話了,只要把這女人制住了,可以升官發財,還可能得到一美人呢。

別管他們怎麼知道是個美女,你看看這女人,身材妖嬈多姿,笑容勾魂攝魄,聲音媚入骨髓,那人面具下的容貌,肯定也是很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