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哎喲,大嫂啊,這家裡是真的有客人啊?」王寶華裝作有些為難的說到,「那我這也太不好意思了,這我也不知道家裡有客人,要是早知道家裡有客人,我就應該晚點兒再來的。」

2021 年 1 月 8 日

雖然她話是這麼說的,但是……

她的眼尖,在看到桌子上還沒有被分完的生日蛋糕的時候,眼睛都開始發光了。 「閻帝大人,您過獎了,這都都虧了您的幫助,謝謝您。」

無奇真心誠意的感激閻帝,不管對方出於什麼原因,能讓自己的肉身變得如此之強,還擁有十顆陰陽丹,他覺得自己無論如何都得感謝對方。

「看你這話說的,我們不是朋友嗎?來,別客氣,陪我喝會茶吧。」閻帝莞爾一笑,對無奇招了招手。

無奇連連點點頭,不假思索,就直接上前,一步邁出。地面立刻就有一聲劇烈的震動出現。只聽「砰!」的一聲悶響驀然間回蕩而起,無奇身子一動,人就如同一股風暴,呼嘯間,出現在了閻帝的身邊。所過之處,轟鳴不止,巨響連連,空間甚至都在不受控制的扭曲。

重生之不要愛上我 ,閻帝更加滿意,給無奇主動的倒了一杯茶,毫不吝賜的稱讚,道:「小子。你真的很不錯。就憑藉你現在的實力,恐怕已經足以和我的那些地獄守護者抗衡了。

本來你就擁有這個世間最為特殊的意念之魂,眼下,你的肉身又具備了不遜色於他們的強度。怎麼樣,有沒有興趣掌管一下地獄啊?反正我地獄有十八層,如今的守護者加上我自己在內,也只有九人。

現在他們處理地獄事務的時候,雖然還能算是得心應手,忙得過來,但多一個幫手總是好的。嚴格說來,還有九個位置空缺,你有沒有興趣佔一個位置啊?」


說完這話,閻帝就一臉期盼的看著無奇。嘴角掛笑,一副很希望無奇答應的樣子。

可是,這顯然是不可能的事,要是留下來真的當了什麼地獄守護者,那自己還怎麼回人間?

無奇很清楚這些,所以,即便待遇再優厚,也沒有答應,真心誠意的再次向閻帝一拜,委婉的謝絕道:「多謝閻帝大人的厚愛。能被您看得起做地獄守護者一職。我無奇真是不勝的榮幸。可是,還請您收回成命,這個要求我是真的無法答應您。」

說完這話,無奇知道自己可能要遭罪。根本不敢有半點的馬虎。直接就給閻帝敬了一杯茶。希望息事寧人,不要把雙方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好關係,給破壞了。

還好。閻帝並不是什麼不講理的人,因此,這一次的矛盾並沒有鬧大。閻帝也沒往心裡去,只是呵呵一笑,喝下無奇的這杯茶,臉上就恢復了笑容,並在無奇的面前,主動解釋了一翻,這才打消了無奇的顧慮,將矛盾完完全全的化解。

「哦,是我沒解釋清楚。呵呵,小子,你不要誤會了,我的意思不是讓你答應后,立刻就留在地獄不走了,也不是回到人間以後,每隔一段時間就必須回地獄來處理公事。

我是這個意思,如果你在人間不小心遇到了解決不了的劫難,不幸隕落,魂魄回到了地獄,在已經不可能復活的情況下再考慮做不做我的地獄守護者。你現在聽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明白了。」無奇重重的點了點頭,直到這時,他才恍然大悟,微笑著點頭,道:「那如果是這樣的話,要我答應也沒什麼關係啦。我就答應好了。謝謝閻帝大人的好意了。」

至此,兩人之間的氣氛才重新恢復了和諧與親切,但片刻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卻又有了新的問題,也不知道為什麼,無奇和閻帝談話談的越久就越發現,兩者在認識上的差異之大,似乎有些難以溝通。

就比如聊天的話題,本來無奇覺得接下來陪伴閻帝聊天會是一件輕鬆愉快的事,但聊著聊著,他就發現不對勁了,自己和對方似乎怎麼都聊不到一塊去,閻帝聊的東西,自己完全不懂,有些更是聽都沒有聽過,而自己聊的東西,閻帝似乎又完全不感興趣。

於是,就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下,很快兩人就沒話題了,閻帝不是傻子,自然知道這樣乾等下去不是辦法,於是,主動給無奇倒了一杯茶,微笑著尋找話題,希望能讓氣氛不再尷尬,想到了一件事,神秘的一笑,隨口就道:「對了,小子。要不我們談談星神族吧?」

「星神族?」無奇意外的看著閻帝,不是太明白對方為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突然提起這個種族,露出了好奇與不解並存的目光。

閻帝開門見山的解釋道:「這不是沒話題嘛。我當初進入你的記憶之海,發現你對星神族的來歷很感興趣,就想到了這件事。怎麼樣?有興趣了解一下星神族的過去嗎?」

無奇默默的點了點頭,頓時就露出了發自內心的期盼之色。

閻帝見狀,大為高興,不禁有些暗自得意,含笑著說道:「星神族之所以會在你們人間那麼強,其實都是因為他們和你們人類所處的界面不同。你一定覺得星神族是人間的哪個古老種族吧?


其實不是這樣的。他們之所以叫做星神族,就因為原本就是天上的神,名字就叫做星神,掌管者人間的每一顆星球。你在離開人間之時看到的大大小小星球,幾乎都是星神族製造出來的。」


聽到這話,無奇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問道:「閻帝大人,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閻帝無比肯定的點頭,道:「你還記得星神族每一個族人身上的吸星盤嗎?人間的每一顆星球,都是最初從吸星盤中誕生的。吸星盤的能力就像是你父親的陰陽眼以及你的太極八卦圖一樣,能夠吞吸世間充斥的各大元素之力。

區別就在於,你父親和你吞吸外力靠的是神通,而星神族靠的則是吸星盤,但其實,兩者從本質上來看,沒什麼區別。

因為,吸星盤是每一個星神一族的孩子出生之時就一同孕育而生的,你注意過吸星盤的形狀沒有?它們就像是漏斗,將外界的各大元素之力吞吸進來,然後,經過一段時間的孕育就能化成一股特殊的能量從吸星盤中打出。

如果那

股能量落在不知哪個角落無法消磨掉的話,就會慢慢凝聚成團,硬化,然後,就像是石頭一樣,徹底發生質的變化,化成一塊又一塊的石頭,你們人間居住的星球就是這麼來的,比如你的家鄉碎星。」

「碎星?」無奇心中一動,立刻感興趣的問道:「閻帝大人,您說我生活的家鄉是碎星,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僅僅只是一個名字嗎?還是另有含義?」

「都有。」閻帝看穿了無奇的心思,微笑著解釋道:「其實,這件事要說的話,得說好久才行。也許,跟你說上整整一年也說不完。但我還是滿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吧。哈哈,其實你可以這樣理解。你的家鄉也就是那顆星球以前其實是不存在的。」

「不存在的?」無奇更加吃驚,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難以置信的看著閻帝。

「沒錯。」閻帝微笑著點頭道:「在神魔大戰以前的歲月,你家鄉的那顆星球是沒有的,你的家鄉是在神魔大戰後才誕生的。

當時大戰的規模空前浩大,覆蓋範圍也古今罕見,幾乎把人間,天界,地獄,仙界,還有魔妖兩界都覆蓋了。最後,大戰結束的時候,死傷空前的慘烈,人間也不知道碎了多少個星球,幾乎就是生靈塗炭,而你的家鄉碎星就是那個時候誕生的。

來自於各個界面的星球碎片在某種巧合之下,互相不知不覺的拼接,最後,就組成了你的家鄉碎星了。它之所以叫做碎星也就是因為這個原因。」

說著,閻帝突然神秘的一笑,話鋒一轉,居然沒有繼續碎星的話題,而是又把話題回到了原來的內容上,有些得意的解釋道:「還記得剛才我和你提到的星神族嗎?它們就是從在那個時候之後,來到你們碎星的。

但不是主動去你們人間的,之前我說過了,星神族原本是天界的神,之所以會來到人間是因為它們在天界犯下了大錯,被天界之主懲罰才會發配人間。這就是星神族的來歷了。」

無奇聽完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直到這時他才明白為什麼在人間會有一個像星神族這樣可怕的存在,難怪當初不是對方敵手。

不過,不想這些還好,仔細回想,無奇的心中卻又是生出了更多的疑問,不解的向著閻帝詢問了起來。

「閻帝大人,不對啊。據我所知能去天界的可都是擁有神體之人。而我在來地獄以前,見過神體。可我和星神族接觸的時候,卻絲毫沒有發現他們是神體啊!還有,星神族的實力似乎也不像是來自於天界的種族啊,是不是太弱了一點?

雖然當時在我看來的確很強,畢竟那個時候我自己的實力也很弱,但現在我覺得他們的實力明顯和我朋友有不小的差距啊。」

「你朋友?」閻帝眼中露出了意外之色,下意識的問道。

「對。」無奇點點頭,認真的解釋道:「我有一位朋友去了天界,他就被賜予了神體。可是,他的實力卻明顯給我感覺要比星神族強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未完待續。。) 吳怡瓊還沒有說什麼呢,周普義就說到:「既然知道不好意思,那你晚點兒再來吧!」

蘇瑾昱:「……」

周老爺子威武!

周家的人好像是已經習慣了周普義的態度,都沒有什麼反應,只有羅主任和校長,臉上有些微微的訝異。

看來,這老頭兒對這一家人還是不一樣的。

王寶華就像是沒有聽到周普義的話一樣,笑著看向了周普義,不過很快,她的笑就變成了一臉的驚訝:「爸,您這最近是不是沒有吃好啊?這怎麼看上去怎麼就這麼的沒有精神了啊?這還瘦了不少呢!嘖嘖嘖……」

還沒等她嘖完呢,周普義就打斷了她的話:「我確實是沒怎麼吃好。」

「哎喲……」王寶華立刻就像是抓到了什麼把柄一樣的驚聲尖叫了起來,臉上的笑容那是根本就控制不住啊!

然而……

周普義涼涼的看了王寶華一眼:「想我這七老八十的了,還得要整天給你們這些人操心,人家誰不是自己好好的過好自己的日子啊?怎麼就你們家就整天的上躥下跳的,讓這一大家子的人都不得安寧!整天沒事兒就到你大哥這裡來鬧騰!你是閑著沒事兒了么?就你這種工作態度,你也就只能做個普通的工人!」

也不看看自己是個什麼德行!

呸!

對於自己的四兒媳,周普義是從來就沒有過好臉色的。

整天不踏踏實實的幹活,凈想著怎麼去弄那些歪門邪道了!

有這功夫,不如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哎呀爸,您這心也實在是太偏了吧?」王寶華顧不得桌子上的那個誘人的蛋糕了,看著周普義委委屈屈的說到,「這要不是當年,我們家廣成將當兵的機會讓給大哥了,那廣成現在至於只是個普通工人嗎?您看看,這大哥現在出門進門都是有警衛員的人了,我們家廣成呢?這還不都是因為廣成太老實了?誰成想著,這人家有了本事了,根本就不認他了呢?」

吳怡瓊的臉色發青,這人實在是太不要臉了!

當年,周廣成因為覺得當兵太苦太累,偷偷的從部隊里逃了出來,差點兒被當成逃兵對待,是周廣建將他給救了下來!

更何況,周廣建比周廣成要早了好幾年就當兵了,根本就沒有周廣成讓著周廣建去當了兵的這種說法!

真是不知道王寶華竟然會這麼不要臉,直接將這件莫須有的事情給當成真的來說了!

這還是老爺子在,老爺子也還清白,要是老爺子真的糊塗了的話,就憑著王寶華上下嘴皮子一碰顛倒黑白的說法,她不覺得自己還有好日子過!

「王寶華!你還要不要一點臉?!」周普義也被氣得夠嗆,他都已經解釋了好幾遍了,但是這人每次都是拿這件事情來說事兒!

問題的關鍵是,這女人說的都並不是真的發生的啊!

「爸!我怎麼就不要臉了?!」王寶華立刻委屈的開始掉眼淚了,「您這心也是偏的太沒邊了吧?老大是您兒子,我們這後面生出來的就不是您的兒子了?您就沒想一下,我們廣成每天在廠子里要受到多少人的白眼啊?說是大哥的弟弟,但是這麼多年了,還只是個普通的工人!還是個四級工!一個月才五十來塊錢!憑什麼?」

「憑什麼?」周普義被王寶華的話給氣得直哆嗦,「你說憑什麼?他自己不上進怪得了誰?吃不起苦受不了累怪得了誰?沒有技術就好好的學啊!人家和你們同時進廠的人,為什麼都能到八級工你們才只是四級?人家在學習的時候,在努力的時候,你們在幹什麼?上班的時候都能跑去摸麻將?!要不是人家顧著你大哥的面子,你們倆口子現在哪裡就還能在廠里這麼安穩的呆著?!」

「我沒有,他們都是胡說的……」王寶華還想要狡辯,卻被周普義給打斷了。

「你們被廠長給抓了個現行還需要我說? 透視神醫在都市 !」 九劍帝尊

王寶華還真的沒有想到廠里竟然將電話都給打到老頭子這裡來了,她頓時就有些無措了起來。

不過,這種無措也就只是幾秒鐘的時間,她的主意就給打到桌上的蛋糕上去了。

「哎喲!大嫂,咱不說這些了,今兒是誰過生日呢?這咋就沒有叫我們一塊兒過來熱鬧熱鬧啊,這叫了外人都不叫我們的,大嫂,你這是看不起我們呢吧?還是您直接就沒有把我們給當成自己人啊?」王寶華說起這樣的話來,是一點兒都不臉紅的。


就像是剛才周普義訓斥的人不是她一般。

吳怡瓊冷冷的笑了一下:「這過生日嘛,肯定是只叫和過生日那個人有關的朋友了。」

「喲?!大嫂,你這是什麼意思呢?你這是在跟客人過生日啊?這有了權的人果然就是不一樣啊!這日子過得……嘖嘖嘖,您這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兒的,還能給外人過生日,您還記得您那小侄兒每天都吃的啥吧?」說著,王寶華就哀嘆了起來,「我可憐的兒子喲……跟著我們這麼沒用的爹媽,要不是因為我們沒有權,搞不來那麼多不知來路的錢,也不至於讓你在家裡可憐巴巴的了,這吃香的喝辣的也都沒有咱們的份兒哦……」

吳怡瓊冷哼了一聲:「你們兩口子就算是不怎麼幹活,人家廠里還是沒有虧待過你們吧?你倆一個月加起來怎麼著都有一百來塊錢了吧?你們一家三口,吃的喝的都是廠里給包了,怎麼還不夠你們用的?錢去了哪裡你自己心裡沒數?」

提到這一點,周普義又是一陣生氣。

這女人不但喜歡玩麻將會輸錢,手上有錢的時候,還會裝大方往娘家貼錢!

吳怡瓊說得沒有錯,因為兩口子都在一個廠里,廠里照顧雙職工,所以這一家三口的一日三餐,都是可以在食堂里解決的!

也就是說,這兩口子過日子根本就用不了多少錢!

但是,卻還是有臉在這裡哭窮! 「星神族的力量被削弱了。」閻帝平靜的解釋道:「在貶入人間的那一刻,他們的實力都被天界削弱了一大截,不然的話,是不可能進入人間的。你在人間待過很久應該知道人間沒有地獄牢固吧?這就是原因。」

「我明白了。」無奇似有所悟的點頭道:「閻帝大人您的意思是,星神族之前實力太強,若是不削弱他們的實力就把他們放入人間,一個不小心可能整個人間都會因此崩潰,是這個意思吧?」

閻帝滿意的微笑道:「不錯。就是這個意思,你的理解很到位。」

這番交談之後,兩人之間的氣氛這才不那麼尷尬,但畢竟兩人的見識以及看法在很多方面都差距太大了,沒過多久,就又變得無話可談。

閻帝發現這種情況后,頭痛的搖了搖頭,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就在這時,一聲沉悶的巨響突然在耳邊回蕩而起。

「轟!」

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目光所及之處,閻帝立刻就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跌跌撞撞,渾身狼狽的朝著自己走來。在這道身影的後面是一扇門,只是已經有些破損了,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撞壞了一般,出現了一道明顯的裂縫,很大,一直蔓延到大門的兩邊。

「小白!?」

無奇和閻帝在看到這道身影的剎那間,幾乎是不約而同就喊出了這個名字,但兩人的心情卻不盡相同。閻帝內心更多的是無法形容的震驚,而無奇內心更多的則是激動,替小白能夠安全的從考驗中出來而高興。

「你……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閻帝難以置信的盯著小白,今天帶給他震驚的人已經有一個無奇了,沒想到又多出了一個小白,實在是讓他有些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了。

在閻帝看來,小白想要通過迷宮考驗最起碼也要花上百年的時間,誰料它比無奇更令人愕然,只是幾天的時間。就通過考驗了。這樣的小白,還是他記憶中的那頭野獸嗎?

閻帝不相信的搖搖頭,話音落地,不等小白回話。瞳孔猛地一縮。立刻就有一道無形的氣息之力從瞳孔一衝而出。化成無形的能量波動悄無聲息的進入了小白的腦袋,順利沖入靈魂。仔細在小白的記憶之海里查看了一番,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小白之所以能夠那麼快的通過考驗。全都因為它憋著一口氣,連一刻都沒給自身休息,就直接在沖入迷宮的那一刻,向著迷宮的盡頭狂沖。

速度雖然不是很快,和自己相比的話,差了太多,即便是和無奇相比也有所不如,但是那種不能衝出迷宮就不休息的狠勁,卻是不得不讓人動容,看似做得很絕,可正是因為如此,讓小白擁有了一股誰都無法動搖的信念。

迷宮之中,有各種大大小小的考驗,可不僅僅只是設有數之不盡的死路那麼簡單,更有實力相比小白一點都不弱的死靈,更有如同天譴一般,能讓小白這個階層實力的怪物絕望的溝壑,若是實力不達到某種境界,是難以跨越的。

可是,讓閻帝意外就意外在,這些阻礙小白都通過了,而且,通過的過程都有些匪夷所思,不合常理。就比如那些數之不盡的死路,明明小白都已經走到死路了,應該迫於無奈,直接掉頭回去,尋找新的岔路。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小白居然一反常態的咬著牙,像發了瘋一般拚命的撞擊擋在面前的牆壁,這看似毫無意義的舉動,居然讓它找到了一條新的行走之法。那就是,拚命撞擊死路的牆壁,硬生生的把死路給撞出了一個窟窿,變成了活路。

於是,就因為這樣,小白之後的路途那是一路暢通無阻,因為死路對於它而言,已經是個不存在的字眼了。

走入死胡同怎麼辦?沒事,撞穿了,不就成活路了嗎?

閻帝的震驚也就在於此,當初在設計這套迷宮的時候,為了方便,的確是有偷工減料的成分,牆壁的材質沒有選用地獄最特殊,最難弄壞的那一類,但也其實差不了太多。這些牆壁也很牢固,唯一的區別就在於少了一些地獄特有的規則之力罷了。

即便是想要撞穿,那也不是小白這個境界的魔獸能夠輕易做到的,可小白卻是真真實實的做到了,而且,還不是一次,是從成功了第一次開始,就在之後的行走中,不厭其煩的反覆運用此法,還自身受到的傷勢沒自己想象的那麼大,這就讓閻帝有些無法理解了。

他獃獃的在小白的這片記憶停留觀察了整整一分鐘的時間,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於是,只好無奈的一嘆,將關注的重點落在了那些死靈的身上。為了讓小白在迷宮之中能夠不斷的獲得實力上的提升,他可是好心好意,特地安排了許多實力不俗的死靈。

論戰力,若是真和小白髮生戰鬥,絲毫也不遜色於小白,甚至,隨著小白前行的腳步越來越快,位置距離出口越來越近,死靈們的戰力也會越來越強,更有遠超小白境界的存在,數量儘管不多,也足夠讓小白好好吃一番苦頭了。

只有親自感受過比自己實力更強的對手有多大的能耐,才能明白雙方的差距有多少,自己目前還有哪些方面的能力可以加強,需要修鍊,達到更高的境界。

閻帝當初就是這麼想的,甚至,在安排好這些死靈后,還忍不住暗自欽佩了一下自己,無比的高明。

可是,真正看到小白與死靈接觸的記憶后,閻帝才明白,自己的想法有多落後,原來小白已經在不知不覺間,學會了和無奇一樣的能力,吞噬這些死靈。看到死靈就吞,也不管這些死靈到底自身能不能招架,能不能敵得過,反正一有機會就先讓它們進入自己的體內再說。

這個辦法實在過於粗暴了,而且,太過簡單,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實施之後的危險性有

多大,閻帝心裡很清楚,只要小白的身子出現一點閃失,一點點不留意,靈魂可能就會被死靈反噬。


如此一來,小白的性命可就危險了,但還好自己早已設置了保護小白性命的法則,一旦真的出現這種狀況,會有特定的規則之力送小白回迷宮入口處的,讓之前經歷的一切都從頭開始。

可即便是這樣,小白也需要很久很久才能通過考驗,對方卻只用了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可見有多不可思議,閻帝想不明白,小白是如何利用自己那副弱小的身軀強行裝下一個又一個實力比它都要強上好多的死靈的。

特別是最後一個死靈的實力,都已經比小白的個人戰力強了整整十多倍了,可饒是如此,居然還是最後被小白一口吞下,然後,在不知不覺間消化成了自己的養分,從而達到提升自身戰力的效果。

看到這一幕,閻帝眼中的驚駭之色更多了,但若僅僅只是這些,還不足以讓他一陣無語,真正讓他一言不發的是,最後的溝壑。那是一條為了驗證小白實力提升多少的隔閡,綿延萬里,如同天塹一般硬生生的把迷宮的出口與迷宮本身分成了兩部分。

溝壑的一邊是巨大無比,如同海洋一般的遼闊無比的迷宮,而另一邊就是一道門,看似與對面的迷宮無法比擬,卻是對於任何走入迷宮的人來說,都無比渴望的去處,出口。

想要逾越鴻溝,何其困難。在溝壑的下面,有不知多深的萬丈懸崖,而溝壑的寬度也同樣誇張,竟然如同汪洋一般,難以想象,即便是站在溝壑的邊緣以常人的目力,也只能隱約間看到上萬裡外的一道門而已,可想而知,要一次性跨越天塹有多艱難。

若是無法飛行,恐怕一輩子都不可能,而在這迷宮之中,就偏偏是無法飛行的,這就是讓閻帝自信的地方,在設置好這條溝壑的時候,他是堅信小白無法輕易跨越的。想要通過只有一個辦法,將肉身實力提到恐怖的地步,以一次前所未有的驚世跳躍跳過去。

而要做到這一步,最少也要百年的時間,然而小白的處理卻是閻帝大吃一驚,雖然它也跳了,但實力差距太大了,哪裡跳的過去,只是遠遠的躍出千里,就再也無法繼續向前了,身子一沉,直接「砰!」跌了個筋斷骨碎,傷痕纍纍的困在崖底。

不過,讓人意外的地方也就在於此,明明小白這個時候已經進退兩難,除了向閻帝求助別無他法,但它卻沒有這麼做,而是帶著沉重而又疲憊的身軀向前爬,直到爬到溝壑對面的崖底才停下。

但停下的也只是在地上爬動,小白很快就咬著牙,以滴血的利爪插入身前的崖壁,如同一個正在攀岩的人類一般,一點點,一寸寸的向上爬去,速度太慢了,就和蝸牛蠕動差不多,但它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挺了過來,這才是讓閻帝震驚的無語之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