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

「哈哈哈,凌風公子,不用再送,等我見了玉清姐姐,再和您好好的敘上一敘。」

2021 年 1 月 4 日

清脆的聲音之中,姬空幼整個人,就化成了一道紫色的光芒,朝著遠處直衝而去。

可是,就在姬空幼前沖的剎那,虛空之中,飛出了三道飛石,這三塊飛石,速度快捷無比,但是再飛出的時候,卻沒有半點的生息。

而且,這飛石最可怕的是,在飛出的剎那,竟然和四周的天地,詭異的合為了一體,在這飛石之下的姬空幼,竟然感到無論自己如何的躲閃,那飛石都要打在自己的身上。

宗師級高手!這個念頭在姬空幼的心頭一閃,她努力的挪動了一下自己的身軀,避開了那三顆飛石打來的要害。

雖然,警覺讓姬空幼避開了最危險的部位,但是她的氣血翻騰之下,還是不由的吐了一口血。

沒有絲毫停留的姬空幼,拚命的催動自己的內息,整個人猶如狂風一般的離去。(未完待續。)

ps:加更第一章到了,求月票,最後的時刻,讓我們衝上去,還有兩章! 凌風公子作為一個驕傲的人,竟然在一個女人的手中吃了虧,這讓他的心中,一時有些氣憤不已。

就在他準備騰空而起,朝著離去的姬空幼追去的時候,他的身前白影一閃,一個人已經擋在了他的面前。

這是一個女子,一個身材高挑,足足比凌風公子還要高上半頭的女子。

雖然這個女子年歲,足足可以做凌風公子的母親,但是女子的肌膚,依舊帶著一絲少女的紅潤。

這樣一個高個的女子,平常的時候,就給人一種壓迫感,可是眼前這個女子,給人的感覺卻是高貴。一種高高在上的高貴。

「就讓這丫頭去吧,吃了這麼一個教訓,相信她也能夠老實幾天,省的讓她師傅說我欺負晚輩。」女子的聲音平和,但是聲音之中,卻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味道。

在鹿靈府中,一句話,可以喝退上千英豪的凌風公子,恭恭敬敬的朝著女子行了一禮道:「前輩有命,凌風怎不遵從。」

那女子也沒有在說話,漫步之間,整個人就好似一片輕飄飄的孤葉,悄然而逝。

女子走的看似很慢,但是實際上他的離開,卻是一眨眼之間,凌風公子知道,這不但是一種高明的身法,而且還是一種境界,一種他將耗費多年修鍊,從而達到的境界。

看著四周無限的蕭瑟景緻,凌風公子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笑意,雖然這次在沒有想到的人手中吃了一個小虧。但是那個人。卻是死定了。

一個螻蟻。這天下,看看誰還能夠救你。

京城,看到那高高的城牆,司空龍象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在前些天的噩夢之中,司空龍象覺得,自己恐怕永遠也見不到這個叫做京城的地方。

高高的城牆,守衛在城牆上的衛士。以及那來來往往的人群,平時這些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半點意思的場景,此時看上去,是那樣的美麗。

「哈哈哈,我回來了,我終於回來了,今天,萬花樓,我請客,兄弟們不醉不歸!」一個卓家的子弟。大聲的吼道。

他不但話語響亮,而且眼眸中。還隱含著淚水,但是這一刻,在場的人根本就沒有人笑話他。

對於這些人而言,能夠平平安安的回來,對他們而言,同樣是一種讓人欣喜不已的事情。

雖然大多數人,都保持著自己的矜持,但是他們的眼眸,卻透漏了他們的想法。

猶如地獄一般的日子,想想那些日子的情形,他們的心,都在顫抖。

「萬花樓自然要去,但是我要去看看鄭鳴的家人,我要看看他的家人!」一個臉上帶著疤痕的少年,猙獰無比的喊道。

對於這少年喊出話語的意思,司空龍象等人怎麼不明白。但雖然他們之中,也有那麼一兩個,心中有禍不及家人的想法,但是這種想法,瞬間就被仇恨所代替。

鄭鳴給他們的仇恨,實在是讓他們忘不了,也難以忘懷。

「趙兄說得對,別的事情,可以等以後再說,但是看看鄭鳴家人這件事情,一定不能等,咱們現在就去看看。」

「對,呵呵呵,王兄,麻煩您和左軍公子聯繫一下,就說我們要見一下鄭鳴的家人。」

王浩泓的眉頭皺了一下,他心中對於這個提議,並不是太贊同,但是看著一雙雙期待的目光,王浩泓還是將他心中最後一絲的善良給壓制了下去。

他不能給得罪所有的同伴,更何況那鄭鳴,對他們的傷害實在是太大,他的心中,何償不是隱含著那麼一團的火焰。

當下王浩泓點頭道:「諸位跟我來,要是我猜的不錯,那姓鄭的人,應該壓在我們府外的死囚牢內。」

王浩泓等人的歸來,早就有各家的僕役進行迎接,但是已經被報仇兩個字燃燒的眼眸發紅的眾人,這一刻怎麼有時間回家,他們要通過鄭鳴的家人,恢復自己的自信。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王浩泓就帶著眾人來到了一片守衛森嚴的黑石建築之中。

死囚牢,並不是屬於大晉王朝的死囚牢,而是屬於王氏家族的死囚牢。作為一品家族,王氏家族有單獨設置死囚牢的權利,光憑這一點,就可知一品家族的威勢。

上百個身材高大,身披重甲的武士,就好似一座座門神,守衛在那死囚牢外。

這些武士,每一個的眼眸中,都寒光閃動,不怒自威的氣勢,就算是司空龍象等人,都為之膽寒。

雖然他們都看不清楚這些武士的神情,但是他們清楚,這些武士,絕對是百戰的精英。

「浩泓少爺,您來死囚牢有事情嗎?」淡淡的聲音中,走出來的是一個身材精瘦,但是卻給人一種殺氣沖霄感覺的男子。

雖然王浩泓是王家的天才人物,在王家受到了最為頂級的尊崇,但是看到這個人的剎那,王浩泓還是恭敬的行禮道:「程叔,我等此來,是要見一下死囚牢的幾個囚犯。」

「是左軍哥從鹿靈府抓來的,鄭家的囚犯。」

那被稱為程叔的男子目光朝著司空龍象等人掃了一眼,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不屑。

王浩泓他們去幹什麼,而且結果如何,都瞞不過這位程叔的情報,他自然清楚,這些人剛剛進程,就要求見鄭家的人是為了什麼。

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但是他卻不會因為這點小事情,和王浩泓過不去,畢竟王浩泓的身份,是主子,他只不過是王家的一個下屬而已。

更何況跟著王浩泓來的人,一個個的身份,也非同凡響。讓這些人記仇。也划不來。

「少爺和您的同伴。自然可以進入看那些人,但是左軍少爺有過交代,就是無論如何,在鄭鳴還沒有身死之前,不準傷害他們的性命。」

王浩泓心中的石頭,這一刻完全放了下來,他雖然帶領著這些同伴來到了家裡的死囚牢,而且估算著這位程叔應該會給他面子。但是他更怕,這位程叔一下子給他來一個六親不認。

畢竟,他在家族之中,並沒有可以威脅到程叔的權勢。

而一旦他被拒絕的話,那麼他王浩泓的顏面,就會被重重的掃落在地上,司空龍象等人對他的看法,自然也就會低上十幾分。

「多謝程叔。」道謝之後,王浩泓就帶著司空龍象等二十多個少年,走進來死囚牢。

一個方圓十丈左右的小院。就是鄭工玄一家四口的暫時住所,雖然他們的身上。並沒有被鐵鏈腳鐐之類的東西鎖住,但是鄭工玄他們身上的內氣,卻已經被人用特殊的手法禁止住。

就算是鄭工玄,現在連一個孩子都打不過,渾身沒有力氣的他,只能夠坐在小院的地上。

小院沒有座椅,沒有床,沒有一切,只有飄落的樹葉,讓這小院看上去,還有點生氣。

端陽英和鄭工玄坐在地上,鄭亨則正跟著鄭小璇玩耍。因為是個孩子,所以鄭小璇並沒有被進禁錮那一點勁力,而不知道憂愁的孩子,所以表現得特別的快樂。

「大哥,你又輸了,嘻嘻,等出去之後,你一定要給我做一個大大的紙蝴蝶。」

跑動中的鄭小璇,雖然衣物有點臟,但是那天真的本色,讓她看上去,依舊帶著說不出的可愛。

鄭小璇一邊跑,一邊防備著鄭亨來抓他,所以根本就沒有想到,她的身後會出現人。

出現在鄭小璇身後的,正是第一個喊出要找鄭鳴家人的那個趙姓少年,他一把將撞在他身上的鄭小璇抓起來,手掌抓住鄭小璇的脖子,讓鄭小璇一時間喘不過氣來。

「放開旋兒!」如果說在這三個子女之中,鄭工玄要分出最寵的一個,那絕對就是鄭小璇。

看著自己的女兒,就好似一個雞子一般的被提起來,鄭工玄的眼眸,就好似沖了血一般。

他猛地站起,直朝著那趙姓的少年沖了過去,雖然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任何的力氣,但是他的神色,依舊像是一個保護自己領地的獅子。

「呵呵,還挺厲害么,你給我滾一邊去。」趙姓少年在鄭工玄撲來的剎那,一抬腿,直接將沒有任何力氣的鄭工玄直接踢到在地上。

而同樣要衝過來的鄭亨,則被另外一個少年一腳給踢到在地上,筋骨斷裂的聲音,顯得格外的清脆。

有經驗的人,都知道鄭亨的腿斷了,可是鄭亨依舊在掙扎著站起來。

他作為哥哥,無論如何,都要保護自己的妹妹。

端陽英也掙扎著站起來,他們一家,在這一刻,都要保護自己最小的親人。

鄭小璇的眼睛,已經開始有些泛白,那趙姓少年的手掌,還在不斷的用力。

「趙兄,快放開這小孩,剛才進來的時候,程叔已經說了,絕對不能夠在鄭鳴被誅殺之前,傷了他們的性命,這是左軍哥交代的事情。」

王浩泓對於趙姓青年,越加有些看不慣。不過大家同仇敵愾,所以他也只能夠勸阻。那趙姓的少年聽到王浩泓最後話語中的左軍哥,終於停下了手指。

他一揮手,將鄭小璇直接摔在了地上,他用手指著鄭小璇的身體,哈哈大笑道:「殺了她,我怎麼捨得殺了她,我不但不殺她,等鄭鳴死了之後,我還要培養好她,讓她當我的侍妾丫頭。」

「哈哈哈,你們誰都不要跟我爭,我一定要讓那個人後悔,我一定要讓他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鄭工玄和鄭亨的眼眸中,除了怒火,還是怒火。這一刻,要是怒火能夠燃燒,他們就將整個京城,直接燒成碎粉。

可惜,他們的修為已經被禁止,他們沒有任何的力量。

「你們這些壞人,等我二哥來了,他一定會狠狠的教訓你們!」鄭小璇的眼淚,不斷的掉落下來,她用小手指著那些狂笑的人,大聲的說道。(未完待續。)

ps:今日還有一章,票票,我要瘋魔了! 西風勁吹,迎面猶如刀!

李小朵迎著寒風,大踏步的朝著前方走動。天地無盡蒼茫,對於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鹿鳴鎮的李小朵而言,這條路,實在是很難走。

可是這條路無論如何難走,李小朵都要走下去,老爺被帶走了,夫人也被帶走了,小小姐也被帶走了。

他們是因為二少爺的事情被帶走的,雖然李小朵不知道二少爺究竟又惹上了什麼麻煩,但是李小朵知道一點,那就是她一定要趕到若蘭山。

若蘭山,傅玉清在離去的時候,給她交代的,如果鄭家有什麼大禍,可以去若蘭山秋月軒,那裡可以聯繫上傅玉清。

當那些如狼似虎的黑蛟衛沖入鄭家的時候,李小朵想到了反抗,但是她唯一的理智告訴她,就憑她現在那三拳兩腳的手段,對付一般人還行,對付黑蛟衛,根本就是死路一條。

她李小朵死不足惜,但是她不能死,她要將鄭家遭受了劫難的消息傳給傅玉清。

在她的眼中,少夫人是一個無所不能的人,只要將這個消息傳給少夫人,少夫人一定能夠救下老爺一家。

若蘭山怎麼走,李小朵不知道,但是她卻執著無比的向人打聽,朝著若蘭山的方向前進。

這一路上,李小朵一共遇到了七次賊寇,十三次無賴流氓,而她也殺了三十一個人。

李小朵的手中,拿著的是她平常用來做飯的菜刀,只不過現在。這柄刀已經砍下了三十一個人頭。

當她第一次將人的頭砍下來的時候。李小朵自己吐得一塌糊塗。甚至她覺得她自己整個人,都要崩潰了。

之所以她沒有崩潰,之所以她強行走下去,只是因為她的心中,還有一個信念。

這也是現在唯一支撐她走下去的信念,那就是她一定要找到傅玉清,一定要讓傅玉清來救鄭鳴。

再翻過兩座山,就能夠到若蘭山。這是李小朵從一個面容樸實的農夫口中得到的答案,當這農夫手指著若蘭山方向的時候,李小朵覺得很近。

可是有那麼一句話,叫做望山跑死馬,從告別那個農夫到現在,李小朵已經走了整整一天,但是她依舊沒有來到第一座山峰的前。

早知道如此,就將少爺那一匹黑牛給牽來了,那傢伙的速度很快,有它當坐騎。自己應該能夠早一點來到若蘭山。

不,不會是早一點。應該是早很多。

平時鄭鳴不在家的時候,都是她李小朵照顧那頭黑牛,雖然老黑那傢伙很驕傲,但是李小朵相信,在這危急的時候,老黑一定會讓自己騎上它的。

要是再不讓騎,自己……自己就將那匹黑牛給了結了,在少爺家裡出了這麼大事的時候,這黑牛還傲嬌的不讓自己騎,那要這匹黑牛,還有什麼用。

緊緊的攥了一下自己手中的菜刀,李小朵忍不住撲哧笑了起來,黑牛還在鹿鳴鎮,自己想這些還有什麼用。

「哞哞……」

一陣牛叫的聲音,從外面傳入了李小朵的耳中,李小朵覺得這牛叫聲,此時顯得特別的熟悉。

黑牛,是老黑的叫聲,不對,老黑自己,怎麼可能來到這裡,應該是誰家的牛,自己聽到了叫聲,覺得熟悉,他不可能是少爺的老黑。

李小朵用力的晃了晃腦袋,目光朝著牛叫的方向看了過去,就見一匹龐大的黑牛,從遠處快速的奔跑了過來。

是黑牛,就是少爺那匹黑牛,它怎麼跑到這裡來了,看到黑牛的剎那,李小朵有一種終於見到親人,想要哭泣的感覺。

「你……你怎麼過來了!」拉著黑牛,李小朵的眼睛中,充斥著淚水,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只是讓自己的身子,緊緊的挨著黑牛。

她只有這樣,才能夠讓自己感到溫暖一點。

「哞哞!」好似理解李小朵在問自己,所以黑牛發出了哞哞的聲音,只是可惜的是,黑牛隻會發出這樣的哞哞聲。

但是這對於李小朵而言,已經足夠了,他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讓她依靠的坐騎。

「老黑,少爺現在有難,我要到若蘭山求援,你不能不讓我騎啊!」李小朵說的溫柔和順,但是她手中的菜刀,卻高高的揚了揚!

看到那菜刀,黑牛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小小的懼意,雖然它並不覺得這菜刀能夠奈何得了自己,但是它在李小朵朝著自己揚起菜刀的時候,明顯覺得自己的脖子有點顫抖。

這好似也有點不科學,自己怎麼會怕一個女人手中的菜刀。

跨上黑牛,李小朵頓時覺得自己實在是太傻了,要是早能夠騎上這黑牛的話,恐怕昨天就到了若蘭山。

山風呼嘯,李小朵就覺得自己四周的環境,在不斷的變幻,也就是眨眼的功夫,她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穿過了一座山峰,而另外一座山峰,也在朝著自己不斷的接近。

大黑牛好似要將自己多年都沒有表現出來的速度,在李小朵這個主人面前表現一把,所以速度真的很快,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就已經來到了若蘭山前。

若蘭山是一座高有百丈,佔地足足有百里的山脈,幾十座山峰之間,只有崎嶇的小路通行。

站在若蘭山下,遙望若蘭山,除了山石,就是樹木,那秋月軒,卻不知道在何處。

李小朵雖然心中一時間無從找起,但是她本人,卻沒有半分氣餒的情緒,不管怎麼說,她已經來到了若蘭山,只要她用心找,一定能夠找到秋月軒。

少夫人,是不會欺騙小朵的。

艱難的,想要從大黑牛身上下來。但是那晃到了一下自己龐大身軀的大黑牛。卻直接將李小朵的身軀。再次弄到了自己的背上坐穩。

再然後,李小朵就看到這匹黑牛,腳下好似生風一般,在那崎嶇無比的小山路上,如履平地一般的奔走。

也就是眨眼功夫,黑牛和李小朵,就已經來到了半山腰,可是在這半山腰內。卻根本見不到任何的人。

更不要說李小朵心中所想的,能夠問路的山居人家。

「黑牛,你走慢點,咱們還要找人呢!」李小朵雙臂抱著大黑牛的脖子,大聲的說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